爱因斯坦的私生活(二)

作者: 阮一峰

日期: 2005年4月28日

腾讯课堂 NEXT 学院

这次旅行以后,两人的关系出现了一些变化。"如果过去是他需要她,一个年长些的女子、顾问、拉拉队长、培养者和信徒,那么在未来将是米列娃需要他了。"

爱因斯坦正在一步步走进宇宙的最深处,探索时空的奥秘,并不愿意为一个孩子花费多余的心思。米列娃则因为怀孕、以及爱人不在身旁,而变得情绪暴躁,离群索居。她没有通过7月底的毕业考试,和导师的关系也在恶化,她的科学生涯就此永远结束了。

此后,爱因斯坦一直对米列娃保持着不冷不热的态度,他可能觉得一个即将出生的孩子会对他的事业产生拖累,而宁愿不去想它。从米列娃的怀孕到分娩,他都不在她身边。

1902年1月,爱因斯坦的第一个孩子出生了,是一个女孩。但是,这对年轻夫妻似乎都没有做好为人父母的准备。他们放弃了抚养权,把孩子送人了。从此,这个孩子再也没有了下落,历史学家认定她很快就死了。

======================================

米列娃产后变得忧郁,她想和他尽快结婚。但是爱因斯坦依然是不慌不忙,一付镇定的样子。虽然这时他的经济状况已经稳定下来了,但是他们的感情上还是存在问题。他的父母依然强烈的反对这门婚姻,他对米列娃的忧郁也有了一些厌烦和警觉。看到他不急于做出决定,她的心中不由充满了不安全感。

在她的催促下,考虑到她为他做出的牺牲,爱因斯坦最终还是同意结婚了。1902年10月,他们成为了法律意义上的夫妻。

年老以后,爱因斯坦在一次采访中承认,他对这次婚姻有一种"内心的抗拒",之所以结婚更多的是因为责任,而不是爱。在他们相遇6年以后,他对她的爱正在冷却,对她的负面看法正在上升。他这样评价米列娃,"她非常渴望学习,也非常聪明,她有某种天生的洞察力,但并不善于形成概念。她完全不是心胸狭小,而是不相信别人,不善言辞,而且抑郁。"

但是,至少在刚刚结婚后,爱因斯坦不是这样认为。他也曾对幸福的婚姻充满期待。他给朋友写信报告说:

好了,现在我是一个已婚男人了,和我的妻子一起过着非常快乐、舒适的生活。她对一切都照顾得很好,烹调出色,而且总是令人感到愉快。

当米列娃回娘家时,他给她写信:

现在,快点再回到我身边来,三个半星期已经过去了,一个出色的小妻子可不能再让她的丈夫一个人待着了。家里的一切并不像你想象的那么糟,你很快就能收拾干净的。

======================================

20世纪的最初十年对爱因斯坦来说,是忙碌的十年,对现代物理学来说,则是决定性的十年。他一个人就改变了宇宙的面貌。等到这个十年快结束的时候,他在物理学家的圈子里已经非常出名了,科学世界已经完全的对他打开了。

但是,米列娃却被留在了这个世界的外面。她被排斥在他科学生活的外面,两人交流的时间越来越少。

她凄楚的给朋友写道,爱因斯坦只要有一点点空闲的时间,都花在和孩子玩上。而她则好像是他的母亲,和他的科学生活距离遥远。

1909年,他少年时遇见的那位旅馆老板的女儿安内利,从报上看到他的名字,给他写了一封信。爱因斯坦立即给予了热情,也许是太热情的回复。安内利的回信被米列娃看到了,她把这件事捅给了安内利的丈夫。

爱因斯坦对此深感愤怒,随后又转为冷淡,他们两人的关系出现了巨大的裂痕。

1911年,米列娃出现了若干精神分裂症的早期症状,这使爱因斯坦不再对他们之间的婚姻抱有任何希望了。

======================================

1912年的4月,爱因斯坦回了一次柏林。他母亲现在住在那里。他遇到了他的堂姐埃尔莎.爱因斯坦。埃尔莎比他大3岁,4年前离了婚,现在独自一人带着两个女儿生活。他们两人小时候就认识,现在又重逢了。

他们一起到柏林城外的万塞进行了一次旅行,也许发生了一些浪漫的关系。爱因斯坦的感受是这样的,"当我想到我们到万塞的旅行时,我彷佛是到了天外天了。如果我能再去一次,不管什么代价我都肯给。"

但是,当他重新回到米列娃身边后,他对和埃尔莎的关系又感到了绝望。在5月底,他们两人一起旅行的一个月后,他写信断绝了这段罗曼史。

我感觉到,如果我们建立更紧密的依恋,这对我们两个人和所有其他的人都没有任何好处。因此,我今天最后一次写信给你,再次使自己听任于这一无法避免的事,你也必须同样去做。你知道,并不是心里的冷酷或者缺乏感情才使我这样说,因为你知道,和你一样,我也无望地背负着我的十字架。

但爱因斯坦显然并不是那么决绝,

如果你有困难的时候,或者除此以外你觉得需要向什么人吐露心声,那么请记起你还有一个堂弟,无论是什么问题,他都会同情你。

======================================

这种关系在近一年之后又得到了恢复。1913年3月14日,埃尔莎以祝贺爱因斯坦生日为由,给他写信。爱因斯坦很快回复了。从此,他们的通信越来越密切。7月,爱因斯坦告诉埃尔莎,他明年会到柏林来工作,这样他们就可以经常见面了。

8月,他偷偷又去了一次柏林,见到了埃尔莎。回来以后,他又开始写那些甜蜜的情书了,"我又在苏黎世了,但是再也不同以往了。现在我有了某个可以以真正的乐趣想起并为她而生存的人了。"他同时宣布,他已经搬到一间单独的房间,并且避免和米列娃单独在一起。

今天我才刚刚收到你的来信,就已经坐下来准备给你写回信了,这真有点丢脸了。但是我和你一起心满意足地度过的那些时间,给我留下的是对愉快的交谈和亲密的共餐如此的渴望,以至于我无法抗拒地要伸手去拿那些能代替现实地可怜的纸......

如果有一天我们能一起营造一个吉普赛式的小家庭,那该多么美啊。你完全不会知道这样一种只有微薄的需要、不必伟大的生活会有多迷人。谁会说我们不可能实现这样的一天?

而关于他的妻子,

她是一个不友善的、缺乏幽默感的人,她自己在生活中一无所得,而且只要她一出现,别人生活中的喜悦一下子就被控制住了!

======================================

1914年7月,爱因斯坦和米列娃大吵一架以后,正式分居。

他表示,如果要重新开始生活,米列娃必须满足以后条件:他送洗的衣物和各种衣着用品要以整齐的方式保管;米列娃每天向她的房间提供三顿饭,不准弄乱他的书桌;她必须放弃与他所有的个人关系,并且不能在孩子们面前批评他;他不会和她一起旅行或者出现在公众场合,除非是装装门面而已。

他还有以下几点指示,

你要明确地迫使你自己遵守以下与我有关的几点:1.你不要希望从我这里看到什么心软,也不要对我有任何指责。2.当你对我讲话时,如果我要求,你必须马上终止。3.在我的要求下,你必须马上离开我的卧室或办公室,不得反对。

面对这样苛刻得近似侮辱的要求,米列娃通过朋友,表示同意遵守。但爱因斯坦彷佛还嫌不够一样,进一步说:

我准备要回到我们的公寓中去,因为我不想失去孩子们,我也不想他们失去我,但只是为了这个原因。经过发生了所有这些事情以后,我们之间要维持同志般的关系已经不可能了。

他警告如果不能保持他们之间公事公办的原则,他还会寻求分居。

"面对这样的无情,米列娃如果想要保持精神正常,除了放弃这段婚姻以外,实在是别无选择。"。1914年7月底,他们达成了分居协议,为正式离婚铺平了道路。

而对埃尔莎,爱因斯坦这样说:"现在你有了我可以为你做出牺牲的证据了。"

======================================

(未完待续)

优达学城

uni-app

留言(1条)

A genius and a bastard!

我要发表看法

«-必填

«-必填,不公开

«-我信任你,不会填写广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