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海油CEO的公开信

作者: 阮一峰

日期: 2005年7月 7日

腾讯课堂 NEXT 学院

这两天,中国海洋石油公司CNOOC 对美国加州石油公司Unocal的收购,成了美国的关注焦点。

《亚洲华尔街日报》上天天都有报道。大多数美国国会议员都对这项交易持反对态度----众议院曾以398票对15票通过了一项不具约束力的议案,以有可能损害美国国家安全利益为由对中海石油的竞标表示了担忧----因为中海油的股东是中国政府,他们不愿意中国政府控制美国经济。

bg50706a.jpg

我在这里倒不是想谈这次交易本身。今天,我在《华尔街日报》的网站上,看到中海油CEO傅成玉致美国投资者的公开信。我很惊讶,这封信写得非常好,很有说服力,显得很专业,完全是西方投资者熟悉的语言和语气。在其中,根本看不到任何一丝它来自一个发展中的共产党国家的色彩。

我由此感到,中国经济已经日益融入美国的体系了,接受它的规则和方法,讲它的语言,像它那样思考。中国与美国早已是同呼吸,共命运了。

对于像我这样的中国青年来说,面对的是一个世界舞台,要学会向世界展示自己。

===============================================

中海油CEO:美国为何担忧?

傅成玉

两周前,本公司──中国海洋石油(中国)有限公司(CNOOC Ltd., 简称:中海石油)向美国加州联合石油公司(Unocal)的董事会送交了以全现金方式善意收购要约。在今年早些时候应美国加州联合石油邀请与其展开对话之后,本公司与美国加州联合石油即就双方可能实施的合并进行了深入谈判。我们提出收购要约的原因是,美国加州联合石油达70%的油气储量靠近我们开展业务的亚洲市场,因此是一个非常适合本公司业务的收购目标。本公司已在纽约和香港证交所上市,因此对公司所有股东都负有诚信义务。我们相信,与美国加州联合石油的合并将给包括美国许多大型机构投资者在内的本公司股东提供巨大的增长机会。

美国加州联合石油在亚洲的能源储备主要是天然气。它的探明储量多数已通过长期合约方式安排供亚洲地区使用,主要供应泰国和孟加拉国的天然气市场。美国加州联合石油还在以印尼东加里曼丹近海地区为主的一些地方拥有数量非常可观的天然气资源,它们都是未预订储量,这里开采出来的天然气可被加工成液化天然气(LNG)。LNG的营销均由印尼国有机构进行,所以中海石油对此没有直接影响力,但预计这里出产的LNG将主要在亚洲市场销售。

我们还相信,中海石油和美国加州联合石油合并后,通过开发美国加州联合石油在墨西哥湾和其他油气产区的生产潜力,我们甚至还能向美国市场提供更多的油气产品。中海石油去年的油气产量增长了7%以上。过去3年中,本公司的储量替代率平均达到了213%左右,处于业内最好水平。

在中国和世界其他地方的众多能源项目上,本公司已经与许多世界主要的油气公司结成了合作伙伴。例如,我们已经与雪佛龙公司(Chevron)签署了参与澳大利亚高更(Gorgon) LNG项目的谅解备忘录,这一项目建成后将向中国和美国提供能源。当然,我们有时也与这些大公司展开竞争,如在收购美国加州联合石油这件事上我们就与雪佛龙公司存在竞争。这是因为我们两家公司都试图给出最优厚的价格来收购一项优质业务。我坚信,出价最高的一方将在竞购中获胜。鉴于本公司的出价较雪佛龙公司迄今为止提出的股票加现金收购出价高11%左右,也就是说多出20亿美元,因此我们双方的竞购除满足我们自身利益外也将使美国加州联合石油股东受益。无论如何,本公司的全现金收购使美国加州联合石油股东们可以将更多实实在在的美元放进自己的口袋,而不必再担心股市的波动和不确定性会使自己受损。

近年来中国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已学会重视财务管理和公司治理。但人们认为中海石油在这方面要显著领先于中国多数企业。我们是一家上市公司,公司董事会8名董事中的半数是非执行独立董事。我们的母公司自1982年成立以来一直在中国油气工业的发展方面扮演著排头兵角色。它有著投资级的信贷评级,资产负债表上的净现金额为正值,是一家盈利状况出色的企业。

此外,本公司是由一批专业人士经营的。包括本人在内的公司管理团队都是在油气生产行业一步步成长起来的。我们的处事方式也非常国际化。过去20年中本公司与其他大型石油公司建立了一系列合资企业。我本人在获得南加州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硕士学位后,有13年与跨国石油公司共事的经历,其中包括许多美国石油公司。当我负责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Cnooc)与菲利普斯石油公司(Phillips)在华成立的一家合资企业时,我手下的外方员工与中方员工各有200人。这是一段非常有用的经历,一想起我在这家中美两国员工组成的公司与众人同舟共济的岁月,就难掩心中骄傲之情。因此我非常高兴中海石油与美国加州联合石油已开始讨论我们提出的收购要约的诸多优势,我希望双方能在近期达成共同认可的协议。

本公司最近已向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CFIUS)提出了申请,要求审查我们对美国加州联合石油的收购计划。我们希望能尽快与CFIUS讨论此事,并回答他们的所有问题。我们准备对自己提出的收购建议进行必要的修改,消除人们的任何担忧。

当本公司董事会授权管理层向美国加州联合石油提出收购要约时,我就甚至这既会引发人们的浓厚兴趣,也会引起一些人的担心。因此我们围绕这一交易迅速做出了一些预先承诺,以消除人们的这些担心。

人们最根本的担心是,能否确保美国人的油气资源留在美国。我在这里保证,我们与美国加州联合石油合并后将继续只在美国市场出售美国加州联合石油在美国开采的全部或绝大部分油气。有些美国公众担心我们会将美国加州联合石油在美国开采的油气运回中国,这是一种误解。将在美国开采的油气运回中国从经济角度来讲根本不合理,因为美国本身就是世界最大的能源市场。事实上,我们将增加在美国的油气生产,特别是在墨西哥湾地区。这意味著供应美国消费者的石油将增加而不是减少。值得指出的是,跨国石油公司在中国的经营很活跃,它们可自由决定将自己在中国分享的油气产量出口到哪里,当然它们也可在中国国内市场出售这些产品。

我还想就工作岗位问题发出一个非常明确的信号,我们的第二项承诺是,中海石油将挽留绝大多数美国加州联合石油的现有员工,特别是美国员工。我们认为美国加州联合石油具备有吸引力和高效运作的业务,以及高水平的管理团队。与雪佛龙不同,我们与美国加州联合石油合并不是著眼于实现业务合理化或削减成本,因此将让许多美国人保住工作岗位。

最后一点,如果CFIUS审查时对原属美国加州联合石油的油气管道、储气设施、码头或其他中游资产转交我公司之手产生任何担忧,我们都将对引发担忧的资产进行出售,或置于特别管理安排之中。中游资产在美国加州联合石油的资产组合中所占比例相对较小,包括该公司在Colonial管线22%的权益以及在Trans Alaska管线不足2%的权益。虽然其他很多外国公司热衷于在炼油厂等美国更重要的能源基础设施中拥有更多权益,但我们认为,持有美国加州联合石油的类似资产并非我们提升股东价值的核心,只要资产分拆或CFIUS批准的对这类资产的特殊管理不损害美国加州联合石油的业务,我们就能接受。

我们承诺的核心是CFIUS的审查程序。本公司最近提交了一份通报,以便CFIUS能开始就此进行审查。中海石油在准备竞购时也在自愿寻求CFIUS的审查。我尊重这套审查程序想要解决的种种担忧,并相信一次成功的审查有助于加强中美贸易关系,这对我们两国都至关重要。

我知道在美国经营一家企业是项复杂的工作。只有具备最佳管理团队的公司才能生存和发展。因此,中海石油将尽力劝说美国加州联合石油的经营管理团队加入合并后的公司。美国加州联合石油在美国有100多年的经营经验,合并后的公司将从中受益。我们十分了解美国加州联合石油的员工,并认为他们是石油行业最优秀的员工。中海石油在与其他跨国公司合作方面有20年的丰富经验,我们曾将来自不同国家的管理团队有效整合到各个跨国合资企业中去。有美国加州联合石油现有管理团队与我们的精诚合作,我相信我们将创建一家一流企业。

我知道,有关我们此次竞购的争论将会继续下去。我清楚,就某种程度而言,中海石油的竞购不仅有助于美国人民了解我公司的业务,也有助于他们了解中国企业正在发生的变化。实现这一目的的最佳方式就是开诚布公,对人们的担忧作出回应,并确保美国人民看到我们处理这种情形时认真遵守透明的股东纪律的做法。

四年前中海石油上市时,股东价值只有60亿美元,目前已升至250亿美元。我将继续致力于将股东价值带给中海石油的股东,我确信对美国加州联合石油的收购有助于实现这一目标。我们也将致力于向美国加州联合石油股东提供更优厚的收购出价,为美国创造油气生产领域的就业机会,并保证我们在这一过程中将是公开和负责任的参与者。

(编者按:本文作者傅成玉是中海石油公司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长。)

留言(1条)

难不成还要强调:石油是工业国家的经济血液,这次收购势必关系国家利益,你们碗里的我们不拿,拿的是你们桌上的。

我要发表看法

«-必填

«-必填,不公开

«-我信任你,不会填写广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