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咸平的普通话

作者: 阮一峰

日期: 2006年3月16日

腾讯课堂 NEXT 学院

中国人的创造力从来都是不缺的。

想当年,希拉里.克林顿的回忆录被偷偷修改;Google曾经因为能够搜索出"有害内容",而不能访问,我记得《纽约时报》评论说:"谁能想到搜索引擎也会被屏蔽";去年更是有规定,中国的每个网站必须有政府颁发的许可证,违者关闭,这个世界第一引起了全世界一片惊叹。

最新的成就是上海"第一财经"频道的《财经郎闲评》节目被关闭,理由是朗咸平教授没有拿到电视节目主持人必须的普通话上岗证书。

bg60316a.jpg

我看过不少期这个节目,也在现场听过他的演讲,觉得他的普通话完全没有问题。我很认同他的一句话:一亿人的富裕致使十二亿人更加的贫穷。他没有说出的下半句是,不幸的是,这个国家的权力是掌握在那富裕的1亿人手里的。

==============================

"财经郎闲评"电视节目停播

英国《金融时报》马利德(Richard McGregor)北京报道

2006年3月14日 星期二

中国已停播引起争议的经济评论家郎咸平的电视节目,以他没有达到国家电视广播普通话水平为由,终止了收视率极高电视节目"财经郎闲评"。

郎咸平于2月底录制了最后一档节目,他被告知他没有政府颁发给所有电视节目主持人的普通话水平证书。

政府为关闭郎咸平的"财经郎闲评"节目,竟采用这种富有创意的官僚手段,说明当局目前急于控制有关敏感经济问题的公众辩论。

中国使用这类证书,目的是确保标准普通话(而非众多方言)主导媒体,并促进国家团结。

一般情况下,这种规定不会适用于郎咸平。郎咸平出生在台湾,是香港的金融学教授,中文流利。

郎咸平2004年在上海有线电视台推出财经评论节目后,立即引起轰动。

但不同寻常的是,郎咸平并非因批评政府过度控制经济而引起争议的。中国许多支持市场经济的经济学家,有时冒着丢掉职业的风险,都曾提出这种批评。

相比之下,郎咸平是因抨击贱卖国有资产给私营企业家而著称。他说,国有资产的出售是幕后*作,价格极低。

郎咸平对出售国有资产的抨击,触及了中国的敏感问题。最近几年,一些企业家财富积累速度很快,其中涉及的腐败现象令人日益感到忧虑。

2005年初,主管大型国有企业的政府机构下令禁止管理层收购,那主要是由郎先生引发的论战造成的。最近,这方面的规则稍有放松。

许多遭抨击的企业家,早就试图压制郎咸平的评论。此前,上海电视监管部门一直在抵制这种压力。

中国许多所谓的"新左派"人士热情支持郎先生对出售国有资产的批评,尽管郎咸平称从未请求他们支持。

昨晚记者无法联系到郎咸平,但他的助手和上海的电视制片人证实,节目停播的借口是郎咸平没有普通话水平证书。

过去一年中国新一轮的审查潮,一直把矛头对准批评政府的人士,他们通常被归类于"自由派"。

尽管政府已经意识到,不断扩大的贫富差距是个严重的问题。但无论批评者带有哪种政治色彩,过分突出这一问题明显使政府感到不快。

留言(9条)

太神奇了,谁能想到居然用这一招?这,大概也算得上一种“智慧”罢。看上去真像个“冷笑话”……

“事实胜于雄辩”,中国的实际情况最能说明问题,这是任何人,任何政府机关,任何媒体都不能“关闭”的......

早就应该让这只乌鸦闭嘴了!!!关得好!!!

上海领导不许我揭社保基金黑幕:郎咸平遭封杀真相

《亚洲周刊》最新一期纪硕鸣/郎咸平披露,年初他在上海的财经电视节目突遭中断,藉口是普通话不标准。现在他道出真相,上海市委某些人见他打算追问社保基金等弊案,立即下令对他实行全面封杀。

最近,上海因社保基金被挪用揭发出官商勾结的腐败大案曝光,香港中文大学教授郎咸平也打破沉默,披露今年初上海市委有关领导下令封杀他《财经郎闲评》电视节目的内幕。

郎咸平指出,节目被封杀就与年初曾安排播出揭露上海社保基金存在的问题有关。该持续一年半不间断的纯财经节目被腰斩,完全是因为上海市委主要领导见郎咸平的辛辣评论直指官商间腐败,始下令停播,甚至节目组也全部解散。半年后,郎咸平在接受亚洲周刊访问时曾回应节目被封杀的原因称:「说我普通话不标准是假,封杀内容才是真。」不过,详情仍没有透露,而这次才首次道出真相。以下是访问的主要内容:

为什么你至今才站出来为自己说话?

最近上海市屡屡揭出腐败大案,令我感到身负责任,是说出真相的时候了,让中央和公众看一看上海体制内官员和民间堕落势力是如何互相勾结、如何猖獗、如何误国误民。上海文宣官员这种客观上袒护腐败分子的动作,伤害广大上海市民利益的做法,我绝对不能再容忍,因而在此作出披露。

当初为什么沉默呢?

当时我判断局势未到宣布的时机,所以忍隐不发,默认「普通话说得不够标准才关节目」的理由。

内情究竟怎么回事?

封杀这个节目真正的导火线是我在二零零五年前后不断在节目中提出社保基金是老百姓的保命钱,不能挪作他用,因此引起了到上海腐败势力的关注。

我在一月份的时候计划播出三集节目,第一集有关福建莆田人詹国团在上海市兴办民营医院的大弊案,第二集节目我要求中央政府引渡罪犯周正毅回香港受审,我认为其意义要比案件本身大得多。从惩治罪犯的角度,应该引渡周正毅;从威慑在港不法商人的角度,应该引渡周正毅;从爱护香港的角度,应该引渡周正毅;从树立内地严格执法形象的角度,应该引渡周正毅;从考验上海市的角度,更应该引渡周正毅。

第三集节目准备谈上海三十二亿社保基金被挪用内幕,我当时就计划解读上海滩大富豪张荣坤的致富之道。二零零二年之前的张只是一个从事粮食加工、家俱制造、默默无闻的普通商人,但这一年他突然以人民币三十二亿余元(折合约四亿美元)的巨额资金收购了「沪杭高速」公司上海段运营的九成九三五的股权,次年又投资五十亿元买下了「嘉金高速」的经营权和收益权,跻身二零零四年中国富豪前四十位。该期节目想探讨他的钱从何而来的内幕。根据当时的消息,我节目中再谈及的社保基金黑幕已呼之欲出。我向节目组上报这些节目,第一集播出后,我已经听到消息,上海有官员作出反应,一方面保周正毅,一方面就要千方百计关掉我这个节目,生怕我影响舆论。

詹国团弊案涉及哪些?

批评詹国团的节目在一月份播出,揭露詹国团这个人神通广大,搞定了上海卫生单位和公安单位的要员,事实上也搞定了上海多位官员。可以这么说,上海市几乎所有民营医院都是这人开的或者有参与的,而且他们经营作风和医疗手法之恶劣让我感到震惊。举例而言,动辄说人有性病,其他包括视病人身份收费、无病说成有病、故意拖延病情等,这些手段都可以说是见怪不怪了。读者可能要问,如此恶形恶状的民营医院如何能在上海生存呢?

消息是如何得到的?

詹国团身边的人向我举报。詹国团本人随时准备在恶劣形势下丢下这一摊子逃离上海,由于他良心不安,还常去五台山求神拜佛宽恕他的罪行,想想也真替菩萨感到悲哀,还要应付这种人渣。我当时决定捅这个马蜂窝,是认为民间也太堕落,竟然任凭地方领导打改革之名和不法商人狼狈为奸,为所欲为。民间的堕落和官员腐败是我最感痛心之事,这也是我以前在亚洲周刊发表《警惕体制内腐败和民间堕落的恶性互动》的缘由。

节目播出后反应如何?

我本来以为詹国团看了我的节目后,会连夜逃脱,上海老百姓可以因此而脱难。但是我忽略了詹国团与上海市腐败官员勾结的影响力,他不但没逃,反而搞定领导,该集节目当晚即遭到市委主管宣传官员的责难、停播,该官并警告节目组,不得谈论任何与改革有关的议题,尤其是和上海市政府和市委有关的题目。当得知我即将呼吁引渡罪犯周正毅回香港受审,以及披露上海市挪用社保基金一事,更感事情的严重性,就下令市委宣传部封杀节目,并且命令文广集团以及第一财经采取查封行动,并要他们承担所有后果。最后在二月份彻底查封该节目。

你感到有压力吗?

《财经郎闲评》电视节目被封杀后,有人为保卫上海的腐败势力,开始进一步的追击。采取文革手段,造谣诬蔑我,说我是台湾陈水扁派来的特务。事实上读者有目共睹,我在二零零一年以来,多次撰文批判台湾社会的无纪律和产业政策失败,更多次痛斥台独分子误国误岛。真不明白这些人为何能够空口白牙造谣。他们难道不能用正常的现代人心态理解一个学者的良知?我对于大陆一些丑陋现象的批评,恰恰彰显了我对这个社会的热爱。为了表明立场,我立刻在正月十五发表《新年感言》的文章:我不反对改革,但我主张反思改革路径的选择,我正式给自己定位为「改革反思派」。

学者对我口诛笔伐

当时节目被封杀、有关学者对我口诛笔伐,受到国外媒体的极大关注。在此敏感时刻,我顾全大局,拒绝了所有境外权威媒体的采访,因为我相信这些作奸犯科者必然不能长久,事实总有水落石出的一天。那时候《洛杉矶邮报》、《纽约时报》、《金融时报》、《南华早报》和亚洲周刊仍然作了大幅度的报道。

你证实了一些腐败现象,你的感受如何?

我感念中央政府对北京和上海贪污腐败大案的积极追查,我认为我有必要在此敏感时刻振臂一呼,向公众阐述当时的事实真相,让上海市民能够早日摆脱腐败分子的剥削和侵害。

至少有一点我是倍感骄傲的,那就是我一直得到上海观众和读者的支持。正是他们令我充满嫉恶如仇、反对堕落的斗志。我呼吁上海全体老百姓支持中央政府严打上海市腐败分子的做法,上海市民需要一个乾净整洁的大上海。■

http://zhaomu.blog.sohu.com/30839208.html

朗的这篇讲话也很不错的样子,可以补充一下你的blog。

朗教授的“铁三角腐败论,”真一针见血道出了中国目前的经济文化与政治的状况,以及百姓可想而知的境地。
支持朗先生!

为什么郎咸平中文网总打不开

做贼心虚

清正做人还怕别人说吗

引用草根的发言:

为什么郎咸平中文网总打不开
做贼心虚
清正做人还怕别人说吗


你一定是我党自己的同志

国庆高中同学聚会,聊到《建国大业》,席间一同学爆出“你也是共产党员吧”,对方一下子表情尴尬,张口结舌的说“就算是吧”,又一快嘴接语:咋的整,这年头是党员很丢人吗?
大家会心哄笑

我要发表看法

«-必填

«-必填,不公开

«-我信任你,不会填写广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