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100万美元更重要的

作者: 阮一峰

日期: 2006年7月27日

昨天新语丝上有一篇文章,谈到了庞加莱猜想。这是一个很难的数学猜想,100年来没有人能够证明。美国的克莱数学研究院,悬赏100万美元解答此题。

文章里这样写道:

"2002年和2003年,俄国数学家佩瑞曼(Grigori Perelman)在一个存档网站上贴了两篇论文,给出了庞加莱猜想的证明草稿。他甚至都没有提及庞加莱猜想,因为他认为他证明的是一个更广泛的命题,庞加莱猜想不过是其中的一个推论而已。他的论文不是用期刊发表所要求的严谨格式写成的,因而十分晦涩难懂。正当数学界期待他给出更详细正规的证明时,不按常理出牌的佩瑞曼却如隐士一般从人间蒸发,不再回应。"

这段话有几个意思:(1)佩瑞曼解开了庞加莱猜想;(2)他的证明没有写成论文,所以他拿不到奖金;(3)佩瑞曼本人对奖金不感兴趣,无意将证明写成论文,反而从学术界消失了。

我们无法知道为什么佩瑞曼不想要100万美元,文章作者提出了一种猜测:

"也许论文的潦草正反应了天才是如何与常人交流的。佩瑞曼可能认为他根本不需要为那些在他看来显然的结论详加解说,读者如果愚笨到不能填补他的证明空白,那不是他的问题,与其耗费时间纠缠于那些烦人的细节,不如去做些更重要的事。"

我觉得这种解释非常合理,那就是在佩瑞曼看来,自由比奖金重要。

将一个创造性的学术思想,写成一篇严谨而且合于规范的论文,证明其中每一个细节,列出所有的注解和参考书目,再去投稿,等待审稿,然后修改,这真是很枯燥很辛苦很没有创造力的事情。佩瑞曼也许会这样想,既然我已经把问题解决了,何必再在上面浪费时间呢,为什么我不去干那些更重要的事呢?

这说明,在他心里,生命的意义在于干自己想干的事,而不是那100万美元。

不妨对比一下,最近网上流行一段顺口溜,其中有一句是:

"毕业以后才知道,买一套房子也是远大的理想。"

姑且不论房价高是不是合理,我只想问,难道人生的意义就在于买一套房子吗?辛苦工作20年,还清按揭贷款,难道这就是人生的目的吗?

佩瑞曼可以放弃100万美元的奖金,我们也可以想到,人生不必为了那房子而活。

有一套自己的住房,固然很好,舒适、自由、有某种安全感。但是,如果房子成了生活的目的,那就不如不要了。

好几个月前,我读到下面这段话,一直无法忘记:

"......但活着本身并没有可说之处。任何人都能通过这样或那样的方式活下去,甚至贫民窟里游手好闲之人。重要的是活得精彩......"

".....But mere survival is a so-so aspiration. Anybody can survive in some way or other, even the skid-row bum. The trick is to survive gallantly..."

是的,你总是能够活下去的。何必把房子当作奋斗目标呢?世界上有无数间房子,但你的生命只有一次。

正因为生命只有一次,所以应该尽量去体验更多的生活。有人说过:"当你年老时,你唯一后悔的正是那些你没有做的事。"所以,去做那些你想做的事吧,100万美元固然诱人,但如果代价太高的话,那就算了吧,毕竟我的生命不是为它而活。

珠峰培训

stuQ

留言(9条)

“有一套自己的住房,固然很好,舒适、自由、有某种安全感。但是,如果房子成了生活的目的,那就不如不要了。

是的,你总是能够活下去的。何必把房子当作奋斗目标呢?世界上有无数间房子,但你的生命只有一次。

正因为生命只有一次,所以应该尽量去体验更多的生活。有人说过:‘当你年老时,你唯一后悔的正是那些你没有做的事。’”

连连鼓掌,说得好极了!

让我想起许多年前,我跟一个朋友说:“活着其实是很容易的,难的是怎么样活得有内容,有点超越性的色彩。”朋友不以为然:“活着很容易吗?看多少人在为生存挣扎?”我说:“除了那些温饱还没解决的人,更多的人是想要的太多了,他们的自由被那些物质目标束缚住了,本来他可以降低一些要求嘛。”他就笑话我不知道柴米贵啦等等。

现在我的看法依然没变。“鹪鹩巢于深林,不过一枝”,人的基本需要其实不多,三餐温饱足以提供精力和体力,何需满汉全席呢?有再大再豪华的卧室,睡觉的时候能占据的也不过是那长不到两米宽不到半米的地方啊,如果路不会太远,又何须小汽车呢,步行不是很好吗?

满足了基本需要,人就从饥饿啊寒冷啊等威胁里解脱出来了,就是说人就自由了,可以做些真正喜欢干的事了。如果再继续去追求些物质目标,就很可惜了,等于把本来可得到的自由又交出去了。

强烈的赞同
我刚刚从里面跳出来,把一套房子作为人的目标实在是太无聊了,
如此人生就充满了被动,痛苦,
应该符合自己价值观的事,金钱也不过是达到目的的一种手段。

说的好极~安贫乐道也不是所有人原所为的。

尤记《滕王阁序》中一句:君子安贫,达人知命。

恣意的享受精神的畅游,比封闭的忙碌要有趣得多。

拒绝荣誉 俄罗斯数学奇才破解"千年难题"后消失

文章来源: 新闻晨报 于 2006-08-17 23:17:35


8月22日,素有“数学界诺贝尔奖”之称的“菲尔茨奖”将在西班牙马德里揭晓。然而,关于奖项最大的疑问,不是获奖者是谁,而是他会不会来领奖。这个“数学猜想”的焦点人物就是俄罗斯数学家格力高里•佩雷尔曼。科学界普遍怀疑,这个终结了七大“千年难题”之一“庞加莱猜想”的数学奇才即便得奖,也不会来领奖。

  ●绝顶聪明——数学最高奖“大热门”

  8月22日,第25届国际数学家大会将在马德里召开,同时,四年一度的“菲尔茨奖”花落谁家也将公布答案。据《自然》杂志在线新闻报道:“因世纪难题‘庞加莱猜想’的证明,俄罗斯数学家佩雷尔曼可能会赢得本年度的‘菲尔茨奖’。”

  “菲尔兹奖”只颁发给发奖年开始时年龄在40岁以下的中青年数学家,佩雷尔曼今年6月刚满40岁,今年是他最后一年有资格捧走数学界“圣杯”。然而,科学家普遍相信,能称得上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之一的佩雷尔曼很可能会对奖项说“不”,或者什么也不说,因为他根本不会出现。国际数学家大会早已向他发出了邀请,但至今未得到他的回复。

  科学界之所以会有这样的猜测,是因为佩雷尔曼实在是一个与众不同的数学奇才。2003年春季,他应邀在纽约大学柯朗研究所演讲时,报告厅里挤满了记者和慕名而来的非专业听众。佩雷尔曼演讲的热情大打折扣,他拒绝回答记者提出的“有何应用”的问题,并大声制止为他拍照的企图。对包括《自然》、《科学》这样声名显赫的杂志的电话采访他也不屑一顾。

  结束了美国大学的巡回演讲后,他回到圣彼得堡的老家,自此他只做了有关这个话题的很少几次演讲。2003年年底在加利福尼亚州召开了两次以他的工作为主题的研讨会,他也没有到会。他曾通过电子邮件回答数学问题,但是一些数学家报告说后来他甚至连这种交流方式也停止了。后来人们干脆找不到他了,他曾经工作过的圣彼得堡斯捷克洛夫数学研究所的同事们说他最近已经辞职,他们也不清楚他在哪里,在做什么。


数学奇才佩雷尔曼
  ●特立独行——“他需要的只有数学”

  1996年,佩雷尔曼作为十位得奖人之一,获得了四年一度的欧洲数学协会颁发的杰出青年数学家奖,但他表示了拒绝。当年,他在访问美国时还曾获得在美国大学工作的机会,但同他的许多同胞相反,他很快返回了俄罗斯,过起隐士般的生活。

  他不向杂志投稿,回避聚光灯,他做的很多事情,都不易被人理解。就连他公布研究成果的方式也与众不同,他选择了网上而不是“具有世界声誉的学术期刊”发表论文。

  “佩雷尔曼是个特别天才而非凡的人,他选择了那样的方式”,克莱数学研究所所长詹姆斯•卡尔森评论说。哈佛大学的阿瑟•贾菲表示:“他拒绝炫耀浮华和过度崇拜。他把这一点发挥到了极致,尽管人们觉得这有点疯狂。”而《自然》杂志这样总结他:“他需要的是数学,而不是奖赏、金钱和职位。”

  ●“千年难题” ——庞加莱猜想

  “庞加莱猜想”对普通人来说或许是个陌生的名词,但对无数数学家来说,这却是令他们追寻了一个世纪的命题。1905年,法国人亨利•庞加莱提出着名的猜想:在一个三维空间中,假如一条封闭的曲线能收缩成一点,那么这个空间一定是三维的圆球。后来,这个猜想被推广至三维以上空间,被称为“高维庞加莱猜想”。

  美国克莱研究所在2000年5月将其列为“七大千年难题”之一,并为破解每道难题悬赏百万美元。

  1961年,数学家汉密尔顿证明了五维以上的“高维庞加莱猜想”;1981年,瑟斯顿提出了“几何化猜想”,高屋建瓴看待“庞加莱猜想”;1982年,米歇尔解决了四维的“高维庞加莱猜想”。而佩雷尔曼的贡献是,他为最终解开这一猜想提供了完整纲领。经过该领域专家几年的验证,数学界正在形成共识,“庞加莱”不再是猜想

原来买一套房子真的需要二十年的时间。而在二十年里害怕失业,因为怕还不起房贷。

那也就是说,我的想法是愚蠢的。

那换个想法,我现在已经过得很幸福了。

我现在有关于素数分布的证明,可以说能证明所有素数分布问题的猜想.联系:cqz660310@tom.com

昨晚看NUMB3RS第三季关于棒球球员那一集,其中有个小男孩的数学头脑十分之好,用其对虚拟棒球队计算公式来赚钱。CHARLIE说,其实你完全可以来学校当教授,甚至你可以把你的成果写成一本书出版。但是那个年轻人笑笑的说:我不关心数学界的评价,我只是用它来赚钱而已。呵呵,这一点倒是和你談到的佩瑞曼如出一致。

他认为他证明的是一个更广泛的命题,庞加莱猜想不过是其中的一个推论而已。
:))

我是一介布衣,庸碌无为。
现在想到给父母养老,妻儿幸福,居所却是不可承受之重呢。
我可以珍惜我的自由,最终还是向我所鄙薄的房子面前低了头。
我有什么道理不照顾家人的感受,有什么理由不为了他们做一些自由上的牺牲?

也许我只是用家庭捆绑了自己,聊作无能软弱的借口吧。

我要发表看法

«-必填

«-必填,不公开

«-我信任你,不会填写广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