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9年的校史

作者: 阮一峰

日期: 2006年8月 3日

腾讯课堂 NEXT 学院

今天,学校BBS上有人提到,校档案馆的网站上有1989年学校大事记,颇有可看之处。我看了一下,果然很好看。

当年,我年纪太小,没赶上那一波。而现在,年纪好像又有点大,要是再发生这种事,必然觉得是本科生的"瞎胡闹"。当然,现在的本科生像小孩一样,很难想象他们会做出影响历史的事情。

1989年算得上是不平凡的一年。但是,我觉得现在其实比1989年更考验人。忍受金钱的诱惑,远比反抗政治压迫,更困难。

=========================

四月十七日

我校设置了胡耀邦同志悼念厅。校党委、行政、各总支、民主党派及群众团体送了花圈。

四月十八日

我校以全体市生员工的名义向中共中央胡耀邦同志治丧办公室发出唁电,表示对胡耀邦逝世的深切哀悼。

四月十九日

校园里贴出"上海高校联合会"号召各校学生去外滩、人民广场游行的通知及"重新评价86学潮"等十几张大字报。学校约有600名学生陆续出校门,各系和有关部门领导先后去复旦、外滩、人民广场等地劝说学生返校。学校在校园内张贴并广播了学校《关于坚决维护校园正常教学、生活秩序》的通告。

四月二十一日

我校以校长办公室名义,再次播放、张贴《关于坚决维护校园正常教学、生活秩序》的通告。

四月二十二日

我校组织师生员工观看了胡耀邦同志追悼大会的电视实况转播。

五月三日

财政部刘积斌副部长在给我校校情况汇报上批示:"上海财大在学校党政领导各级干部、辅导员、教师等的共同努力下,取得了学校局势的稳定。对此,部领导向你们表示敬意",要求学校继续努力,按照社论精神,做好学生工作,坚持复课,恢复学校正常的教学秩序。

五月十七日

上海有20多所学校的部分师生上街游行。

我校召开各总支(直属支部)书记和有关处室负责人会议,传达了16日下午教卫党委会议精神,重申:游行要按法律程序经过登记,对不合法的组织不能轻易承认等。

中午,中山北一路校区的研究生集合队伍,一部分自行去游行,一部分到国定路与本科生会合组成了2000人左右的游行队伍,去外滩、人民广场等地游行。

下午,校学生会主席、研究生会主席去上海市展览中心参加全市高校学生与市领导的谈话。

五月十八日

上海有学生在外滩市政府门前静坐请愿,有些学生绝食。

上午,我校按原定计划举行了校运动会开幕式和艺术体操。10点,有些学生自行离开运动场,运动会被迫中止。约有1000名学生去卫滩和人民广场游行,少数青年教师也参加了游行。

下午和晚上,校、系领导去外滩、人民广场做学生工作。校后勤部门给学生送去食物,并派出车辆接回学生。

五月十八日

我校给中共中央、国务院发了电报,要求党和国家领导人能尽快采取措施,以缓解局势。

五月十九日

校党政领导和部分系处干部两次去外滩做学生工作。

五月二十日

校党政领导召集了校系有关干部开会。与会同志一致表示坚决拥护中共中央、国务院在5月19日召开的中央和北京市党政干部大会提出的"紧急动员起来,坚决制止在首都已经发生的动乱,迅速恢复各方面的正常秩序"的号召。会后,在校党政领导带领下,与会同志清理了校内的各种大、小字报。

我校召开了全体中层干部、离休干部和民主党派负责人会议传达了中央领导同志在"5.19"大会上的讲话精神。

国定路广播台因播放中央领导同志的讲话,被个别学生砸了玻璃。

下午五时,我校向校系领导班子传达教卫党委下午的会议精神。

五月二十一日

中山北一路校区的少数学生企图占用广播台,被值班同志制止。

中山北一路校区有200名学生到国定路校部,与国定路的学生约700人上街游行。

部分学生在学生活动中心自发成立了"高自联上财分会",起草了《高自联上财分会的六点宣言》。

五月二十二日

打着"上海工人联合声援团"旗号的近百人在中山北一路校区大门口进行纠缠,要求进入我校串联,被我校值班人员坚决阻止。

五月二十三日

有近千名学生去新客站游行、集会。

市"高自联"组织的各高校分会的头头四十多人在我校中山北一路校区4505教室开会。

市"高自联"作出次日(5月24日)在全市堵塞交通的决定,并布置我校分会去堵拦大柏树一带的交通。由于学校的及时工作,"高自联"这一决定在我校未能执行。

五月二十四日

校党委领导找参加"高自联上财分会"的研究生党员谈话。

我校召开中层干部会议,传达5月23日市委召开高校党政领导会议精神,要求采取切实措施,防止"空校罢课"情况的发生。我校相应作出了在此期间学生请假的具体规定和要求。

五月二十五日

我校召开校系和有关部门负责人会议,传达5月24日晚上市教卫党委会议精神。

我校约有200名学生去外滩游行。其中有部分学生下午参加了由20多所高校和社科院在人民广场举行的集会。

五月二十六日

我校贴出《关于迅速恢复我校教学秩序的通告》。

五月二十七日

校长、副校长及有关部门领导分别同研究生和本科生对话,要求学生认清形势,尽快复课,不再做任何出格的事情。

"高自联"上财分会的部分头头宣布退出该组织,也不再参加该组织的一切活动。"高自联"上财分会自行消亡。

五月二十八日

我校对中国企业发展研究所《致厂长、经理公开信》一事作了调查。 我校约有30多名学生,参加了所谓"环球华人大游行"。

五月二十九日

我校召开总支书记和有关部门负责人会议,传达中央办公厅下发的中央领导同志的讲话和教卫党委5月27日的会议精神。

"市高自联"在复旦大学开会,通过了"高自联公告"宣布要实行所谓"空校运动"我校部分学生在宿舍楼散发空校通告,并用电喇叭呼叫学生罢课回家。

五月三十日

我校本科一至三年级的教学被迫终止。期间,各级干部和广大教师为维护教学秩序,做了大量工作。我校反复强调只要有一个学生就要坚持上课。

五月三十一日

我校发出《致学生家长书》。

六月二日

我校教务处在校门口贴出学校六月中旬安排考试的通知。

六月三日

北京发生反革命暴乱。六月四日在党中央、国务院领导下一举平息。

校长金炳华、党委书记叶麟根去市委开有关稳定上海的会议并立即将会议精神向学校领导班子和各系、各部门负责人进行了传达。

学校有少数学生在国定路与政立路口、四川北路与同心路口拦截车辆、设置路障。校、系领导到现场做工作,至大部分学生被劝回。

六月九日

我校召开中层干部会议,传达学习中央有关会议精神通报上海交通阻塞的情况,并布置了下一步工作。

国定路校园有四、五十名学生拿着花圈分三批去人民广场参加"高自联"策划的所谓"追悼"大会。(我校学生未进入会场中心)。

六月十二日

我校教学秩序开始恢复正常。

留言(2条)

现在其实比1989年更考验人。忍受金钱的诱惑,远比反抗政治压迫,更困难

及其怀疑这个历史是经过后期撰改的,因为太冷静,站对了队伍。
有所谓的历史真相吗?

我要发表看法

«-必填

«-必填,不公开

«-我信任你,不会填写广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