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笔记(六):阿弥士人(Amish)

作者: 阮一峰

日期: 2006年10月 7日

腾讯课堂 NEXT 学院

50. 阿弥士人

门诺派团体中,最有名的要算是阿弥士人或阿曼门诺派教徒。

为躲避迫害,阿弥士人于18世纪迁入宾夕法尼亚州,后来他们在那里的子孙被称为宾夕法尼亚的荷兰人(德文中的"德国人"发音与英文的"荷兰人"近似,故被误解)。他们后来散布到俄亥俄州和其他中西部各州,以及加拿大。他们现在主要居住在宾夕法尼亚州的兰开斯特县。

阿弥士人是出色的农夫,尽管受到现代工业社会的影响,仍保持着传统的农耕生活方式。他们在宾夕法尼亚兰开斯特县用传统农业技术经营的家庭小农庄,是全美单位出产最高的农庄之一,而且没有化学污染、土壤退化等现代农业的通病。

最保守的阿弥士人仍乘坐马车,而不坐汽车;用马匹耕作而不用拖拉机;拒绝使用收音机、电视和电话。他们衣着异常朴素,衣服不用纽扣而用钩子。男人蓄须,戴阔边黑帽,妇女穿朴素长裙,头戴无边有带软帽。他们每两周在教徒家中聚会礼拜一次。他们禁止与教外人通婚。

美国电影《目击者》部分展示了门诺派阿弥士人的生活方式。当剧中的约翰·布克(哈里森·福特饰)问阿弥士人为何他们的上衣不用扣子而用钩子,他们答道,扣子更多是为了招摇,不如钩子朴素。

阿弥士人的宗教信仰有时会与主流社会发生冲突。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一个叫做鲁迪的阿弥士入被征入伍。他被逼迫穿上军装,列队操练。但不久,良心的谴责使他脱下军装,要求退伍。军官威胁说,如果次日早晨他不穿上军装报到,将按临阵逃脱罪被判处死刑。次日,鲁迪来了,穿着黑色阿弥工传统服装,头戴黑色帽子。面对这个为了信仰而不要命的人,军官只好让他退伍。

很多阿弥士的祖先来自德国,他们的日常语言常是高地日耳曼语。所以,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他们的反战主义再次引起猜疑。美国国会为此举行了听证会,最后确认他们是为了宗教信仰而反战。

阿弥士人的教育方式也与美国的法律发生冲突。宾夕法尼亚州法律规定强制教育至16岁,但阿弥士家长只同意让子女受教育到14岁,认为更多的教育将不利于维护传授他们的传统价值观。1955年,州政府做出妥协:阿弥士人儿童可以在自己的学校里读到14岁,然后进入一种专门设立的职业学校,由阿弥士教师向他们讲授农业知识,直至法定的16岁。

有关教育冲突的最著名官司是一个"威斯康星诉约德尔"(Wisconsin V.Yoder)的案子。威斯康星州格林县的两家阿弥士人由于没有送孩子上高中而面临拘捕。一个叫鲍尔的律师到县法院控告州政府侵犯阿弥士人的宗教自由。地方法庭认为,虽然州政府侵犯了阿弥土人的宗教自由,但普及教育涉及全体公民的长远利益。这一利益大于少数人的宗教权利。鲍尔没有罢休,上诉到威斯康星州最高法院。州最高法院推翻了地方法院的裁决,理由是能够压倒少数人宗教自由权利的所谓"全体人民的利益"是不存在的,阿弥士人有选择8年教育的自由。

威斯康星州政府不服,向联邦最高法院上诉。1972年,联邦最高法院做出有利于阿弥士人的判决,指出,现代中等教育所教授的内容和价值同阿弥士人的宗教生活方式有尖锐冲突,强制实行的教育法规侵犯了阿弥士人的宗教自由权利。

最高法院的判词说:

"我们不可忘记,在中世纪。西方世界文明的很多重要价值是由那些在巨大困苦下远离世俗影响的宗教团体保存下来的。没有任何理由假设今天的多数就是'正确的',而阿弥士和类似他们的人就是'错误的'。一种与众不同甚至于异僻的生活方式如果没有干涉别人的权利或利益,就不能仅仅因为它不同于他人就遭受谴责。"

We must not forget that in the Middle Ages important values of the civilization of the Western World were preserved by members of religious orders who isolated themselves from all worldly influences against great obstacles. There can be no assumption that today's majority is "right" and the Amish and others like them are "wrong." A way of life that is odd or even erratic but interferes with no rights or interests of others is not to be condemned because it is different.

[参考链接]

1.1972年5月15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关于"WISCONSIN v. YODER"一案的判词

留言(2条)

当初在林达先生的书里看到这个案例时,的确很激动。不过后来渐渐的明白,主流社会对于小团体利益的容忍,不是没有代价的。而妥协,也是在主流的绝对优势基础上,并没有我当年想象的那般理想。

美国人占尽天时地利人和,尚且要用200多年磨合。我们呢?

您阅读的范围之广,程度之深, 让我非常佩服...

希望能交个朋友, 我是英语专业, 现在在深圳从事外贸工作.
msn info@engdash.com

我要发表看法

«-必填

«-必填,不公开

«-我信任你,不会填写广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