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是这样被打死的

作者: 阮一峰

日期: 2007年2月 5日

珠峰培训

个月,国内媒体普遍报道了一条新闻"山西一记者被煤矿主打死"。我当时没注意这条新闻,我们这个社会不正义的事情太多了,都见多不怪了。今天,我偶然读了详细报道,不由大吃一惊,这件事与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被打死的这个记者,名叫兰成长,事实上他不是记者,是为报社跑业务的。他原是山西省太原市《现代消费导报》的"安全文化调查员"。《现代消费导报》规定,你只要交1000元,就为你办一个报社的工作证,然后你每月向报社上交3000元。兰成长完不成这个任务,只能离开《现代消费导报》,去了《中国贸易报》山西记者站,在那里也不是当记者,每年也有十几万的创收任务。

记者怎么创收呢?就是去煤矿搞检查。兰成长跟同伴说:"只要找到煤矿老板,亮亮证,对方至少得给1000块钱。"

2007年1月10日上午,兰成长来到大同市浑源县一个手续不全的小煤矿采访。他对看门人说:"我们接到举报,你们煤矿手续不全,非法开采,找你们老板了解情况。"打电话找到煤矿老板以后,老板让他们等着他回来。

煤矿老板来了以后,要求兰成长拿出正规的记者证。但是,兰成长没有记者证,只有报社的工作证和介绍信。老板不由大怒,三天里,他已给了五拨记者钱,分别是:2000元、4000元、5000元、3000元、2000元。现在又来了一个假记者讨钱,这还了得,于是下命令打死他。

兰成长结果就真的被打死了。

看了这样的新闻,我们能说什么。打人者固然凶恶,但是更凶恶的是我们这个吃人的社会;死者固然不幸,但是更不幸的是那些地底下的煤矿工人,不法煤矿主和丧失新闻道德的煤体沆瀣一气,再加上官商勾结,他们还能指望谁来为他们说话呢?

(完)

优达学城

腾讯课堂

留言(3条)

作为一名传媒人士,我深表无奈。我从业近5年,基本没有记者证。在圈内混着。如果以记者证为例子,大部分人都是合同制,没有这个本本。
这种事情,太多了。权利寻租。话语权等等。
谁让你不幸生在中国???
另外,年底了。注意安全。听周围人说,最近又有入室抢劫的。周围朋友的事情,大抵是可信的。

引用阿三的发言:

作为一名传媒人士,我深表无奈。我从业近5年,基本没有记者证。在圈内混着。如果以记者证为例子,大部分人都是合同制,没有这个本本。

 中华人民共和国新闻出版总署令

  第28号

  《新闻记者证管理办法》已经2004年 12月9日新闻出版总署第4次署务会通过,现予公布,自2005年3月1日起施行。

  新闻出版总署署长 石宗源

  二○○五年一月十日

  第一章 总则


  第一条 为规范新闻记者证发放、使用及管理,保障新闻记者的正常采访活动,维护新闻记者和社会公众的合法权益,根据《国务院对确需保留的行政审批项目设定行政许可的决定》,制定本办法。

  第二条 全国新闻机构使用统一样式的记者证,证件名称为新闻记者证。

  新闻记者证是我国新闻机构的新闻采编人员从事新闻采访活动使用的有效工作身份证件,由新闻出版总署统一印制并核发。

……

  第十三条 新闻采编人员从事新闻采访工作必须持有新闻记者证,并应在新闻采访中主动向采访对象出示。

这个政治体最大的原罪就是限制言论、审查新闻、统一思想和意识形态,言论和新闻是将国家公民连结凝聚起来的情感纽带,它承载着我们对现实的价值观,最后形成观念默契,人与人之逐渐变得公开、信任。但言论和新闻被限制、审查之后,国家被割裂,我们每一个被限制在自己的生活圈子,对国家失去整体上的认知,社会的阴暗面被掩饰,人与人之间无法公开沟通,国家的概念消失,人变成一个生物学上的,而不是社会学上的人,生物学上的人只是动物,食色繁衍而已。那些利益背后的人,你们以为自己站在食物链顶端,但是这是一个人吃人的食物链,这条链是你们造的,将来这条链必将会反噬你们,永远不要纵容恶,因为恶一旦存在,它便可以吞噬每一个人,我们在等待这一天,人民不会忘记,那些被罪恶体制吞噬和践踏的个体生命,我们在等待这一天,这一天你们会被自己亲手铸造的食物链吞噬,你们是民族的罪人,你们必将在同一天走上断头台,这一天就是民族清算日,这是为了纪念死在这个体制下的千万英魂。

我要发表看法

«-必填

«-必填,不公开

«-我信任你,不会填写广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