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胜利之死

作者: 阮一峰

日期: 2007年3月30日

腾讯课堂 NEXT 学院

天前,新华社播发了一则报道。100多字的导语非常平静,但是仔细一读,却是一桩骇人听闻的事件。

新华网郑州3月19日电(记者李钧德)河南省周口市公安局七一路派出所的多名民警仅仅因为熟人委托和一顿酒饭,就栽赃陷害一名无辜群众,将其带到派出所轮番殴打,而后又将其从楼上扔下,伪造成跳楼自杀的假象。在有关部门的关注下,目前,造成这一恶性案件的6名警察已被周口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

我在网上搜索了"七一路派出所",结果搜到了意想不到的东西。

周口市川汇区七一路派出所民警写给周永康部长的信

尊敬的周永康部长:

  您好!

  我叫姚夏荷,是河南省周口市七一路派出所的一名警察,警号068295。我是一名遵纪守法、尽心尽责的普通民警,却遭受到周口市检察院惨无人道的刑讯逼供,无端身负罪名,遭受追捕,亡命天涯,恳请您救救我!

  事情要从2004年9月20日说起,那天有我所民警冷飞、孟军伟、刘青锋、王海宇(女)和我当班(其中轮到刘青锋值正班)上午八、九点钟,出警人员将一名戴茶色眼镜的男子和一名稍胖的中年妇女带到所里,听他俩在所里争论,依稀觉得双方好像是因争着接某个店面而发生的矛盾,见没安排我做什么,就在下班时间去接放学的孩子,吃过中午饭将孩子送到学校后就返回所里。到二楼值班室看见刘青锋在进行接处警登记,屋里坐满了人,于是我就到四楼自己的宿舍,过了一会,听见"咚"的一声,忙打开门往楼下看,发现地上躺着一个人(当时我并不知道他是谁),我带上门下至二楼,在值班室看见刘青锋就对他说"快拨120",这时也快到下午上班时间了,所内人员陆陆续续来了,在二楼我听别人说说:坠楼者是上午那个戴茶色眼镜的人(后得知是李胜利)。120车把坠楼者带到医院,后经抢救无效死亡。当天晚上,周口市督察科人员就深入所内进行调查,后来川汇区检察院、周口市检察院也先后介入此事。自事件发生至2005年10月份,听别人说此事属高空坠楼而死,被定为"9.20"事件,我单位为此多次召开会议进行剖析、讨论。

  2005年11月份,听说案件性质发生变化,被改定为刑讯逼供致人死亡,周口市检察院接连逮捕了八个人。冷飞、孟军伟、李立田、王海宇等人涉嫌犯罪被捕入狱,并依次传唤,调查所里干警及有关人员,所里开始人心惶惶,怕被检察院传讯,因为此前听看门张师傅讲述过他在接受周口市检察院调查时遭到的刑讯逼供。所以在2005年12月周口市检察院办案人员找我时,我便不愿见他们,当时想:我所见到的情况已向前期调查人员做过陈述。周口市检察院通过我们分局政委李凤丽、副局长兼所长张良反复做我的工作,让我去见他们,并许诺不会对我采取任何措施,这起案件不牵连我,只是让我去印证情况。我自己心里清楚自己没有啥事,此次出警我没去、事件处理我不在场、更未参与,只要实事求是讲,检察机关也不会不讲道理吧!于是在张良所长的陪同下来到他们的办案地点周口市检察院溪源宾馆,可我用最坏的心里打算也没有推测出他们会这样对我。

  到地方后我才明白他们想逼我做伪证来证实两点:一、9月20日那天中午冷飞、孟军伟、李立田、王海宇等人在憨牛拉面馆接受另一当事人吃请,我作为蹭饭者也在场,还带着孩子;二、回到所里后,我曾询问过两个中学生。而他们说的这两点我都从未经历,我从未和王海宇在一起吃过饭,我也从未在憨牛拉面吃过饭。当我把这些真实情况向检察院主要办案人员王万春、赵玉坤等人说明时,却遭来他们的侮辱和谩骂,他们说我态度不老实,吃人家饭还不承认,不要脸。然后开始对我进行令人发指的刑讯逼供。他们给我带上沉重的脚镣,双手反剪砸上背铐,几个人不间断地辱骂、恐吓,并对我进行体罚,不让坐下来,不让睡觉,眼皮刚一合便遭到他们大声呵斥,而他们做这些行为时却毫无顾忌就在旁边房间的张良所长和我的丈夫(也是一名警察,警号068244)。他们已经不是把我作为一名证人来对待,当我丈夫和张所长无法忍受向他们求情时,他们立即厉言厉色"这是给她脸不要脸,你们一边去。""今天一定整治好她,那几个不都乖乖的了。"我的心冰凉到了极点,随着时间慢慢移动,我的手被铐出半指勒痕,感到一阵专心的痛,我的双脚麻木,头晕目眩。当时只有一个意念支撑着我:事实终究是事实,我不能出卖自己的良心,我不能背叛法律。然而他们的讯问更是令人难以置信,他们竟借张良所长和我丈夫向他们求情时有意将想得到的情况透露出来,让他俩转告给我,并让我按他们预先定好的话说:包括在哪儿吃的饭、喝得啥酒、卧室碍着谁坐的。我的内心痛苦的挣扎着,我还是不愿出卖自己的良心。这时检察院更是变本加厉,他们在对我折磨了两天一夜后,又开出了刑事拘留证。他们晃着拘留证说:"你说不说,再不说就把你扔到监狱去,把你和那些坏女人、烂女人关在一起。"这时,我已经两天一夜眼未合,饭未进,而外面我的八十岁的老母亲,身患绝症也从老家连夜赶来。我的丈夫更是跪在我面前说:我已经找过市局许大刚局长,把这里的情况如实地告诉他,说检察院在对证人进行刑讯逼供,他们在犯罪,请许局长出面制止,许对此漠不关心,他也救不了咱们,你人不能进监狱呀,想想你的老母亲还有咱们幼小的孩子,你就按他们的意思说了吧,事情总有真相大白的时候。面对张良所长那带有愧疚的目光和丈夫焦虑不安,憔悴不堪的脸,想着老母亲在宾馆门口寒风中瑟瑟地坐着,想着那可怜的娇儿在邻居家不是呼喊着妈妈,我的心在滴血。我无奈地妥协了,终于按他们的意思,学着他们的话,配合他们做完了笔录。

  2005年12月10日,我被取保候审,第二天我就把情况反映到市局局长许大刚那里,可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食无味、寝无眠,精神抑郁,神情恍惚。永远忘不了那扭曲的证言、忘不了冰冷的手铐、沉重的脚镣,天天噩梦连连。不能想在市检察院溪源宾馆所经历的灾难,一想起就悲愤泉涌,那种孤独无助、无奈、冰冷、心灵被扭曲......如同一张巨大的黑幕向我压来,我害怕得要死,觉得传说中的地狱也不过如此。

   2006年9月,省检察院通知见我,因为我心里的无法承受之重,由丈夫带着我写给许局长的材料去见省检察院领导们,并把去年他在市检院溪源宾馆讯问我时见到的情况给他们详述了一遍。并对周口市检察院对姚夏荷实施的刑讯逼供提出控告,请求省检察院法纪处郭处长等人依法追究办案人员责任。省检察院法纪处郭处长等人也认为姚夏荷在此案件中确实是证人身份,不应以犯罪嫌疑人对待。然而出乎意料的是:9月21日市检察院又电话通知我丈夫,让我于9月22日下午3点去见他们,22日上午我丈夫去检察院见他们时他们说:"你跟省检察院说我们给姚夏荷戴手铐、脚镣了,该戴!别给你们脸不要脸,想整治你们还不容易,明天我们就对姚夏荷实施抓捕。"害怕再次遭受整治,害怕突如其来的灾难再次降临,想着这次若要见他们,不迎合他们说就会被扔进监狱,迎合他们说良心就受煎熬,我真的被逼得无路可走了,我们夫妻都是警察,并且是农村孩子历尽十年寒窗,考入警校而成为一名警察的,我们接受了正规的教育,我们终于法律、严格履行法律,深知法律的严肃性,相信法律的公正,然而我们夫妇却无端受整治又申诉无门,现在都不能在病床前照顾年高患病的母亲,不能照料刚入学校的幼儿。我们怀着最后一线希望千里迢迢来到首都北京,恳请领导能过问此事,让我们能过正常人的生活。

  求您救救我吧!
  
   姚夏荷
   2006年9月25日

我又看了一些其他材料,发现这个事情果然很奇怪。

李胜利死亡的时间是2004年9月20日,几天后报纸上就有了公开报道。

男子派出所坠楼死亡 家属怀疑死者曾遭警察毒打
  
   NEWS.SOHU.COM  2004年09月25日07:02  来源:河南报业网
  
    昨日下午,在周口市某医院殡仪馆,36岁的周影霞和家人哭成一团,她至今不敢相信:丈夫李胜利20日早上出门时,还是一个精壮汉子,到晚上已是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
  
    早上活生生晚上尸骨冷  
  
    据周影霞介绍,她和大她1岁的丈夫李胜利原都在工厂上班,因企业效益不好均已下岗十多年,平日全靠给别人打小工养家糊口,加上女儿正在读高中,日子一直过得紧巴巴的。
  
    前几天当李胜利听说周口市区一店铺要转让,便想接手下来做生意。当与店主谈妥价格后,19日,李胜利带着东拼西凑的一笔钱前去交易,不想店主却改变了主意。20日上午,李胜利出门时告诉周影霞,他再到那家店铺去交涉一下。
  
    不料到了晚上10时,李胜利也没有回家。这时一个熟人打电话给周影霞的一个亲戚:他在某医院看到了李胜利的尸体。亲属赶到医院,经辨认那具血肉模糊的尸体果然就是李胜利。在场的周口市公安局沙南分局七一路派出所的民警告诉他们:上午9时许,李胜利因与那家店铺人员发生摩擦,该所民警接到报警后将双方带到所里讯问,不料下午2时许,李从派出所4楼跳了下去,当场摔死。
  
    家属怀疑死者曾遭民警毒打
  
    李胜利的哥哥告诉记者,检察官在让他在尸体鉴定书上签字时,曾经告诉过李胜利的伤情:7根肋骨折断,肺叶底部有两处长约8厘米的裂口,心、脾、肾有创伤,脑颅骨骨折9厘米,膀胱出血等。
  
    李胜利的家属不相信派出所的解释:一个好端端的人为何去跳楼?为何李死后警方不通知他的家人?为何派出所没有对李胜利做讯问笔录?为何死者身上有大面积青紫伤和皮下淤血、眼眶乌青?为何死者衣服上有多处皮鞋印?
  
    在殡仪馆停尸房内,记者看到了李胜利尸体果然浑身是淤血和青紫伤。其家属提供的李死时所穿的一条裤子上,交叉重叠的脚印十分明显。
  
    公安局称死者是自己跳楼
  
    在七一路派出所,记者敲遍办公室门而不见一个所领导。在周口市公安局,副局长周奇告诉记者,目前有关部门正在对李胜利事件进行调查,确切死因尚未弄清楚,他向记者提供了沙南分局写的一份"调查报告"。
  
    该报告称:20日上午9时许接110指令后,七一路派出所副所长冷飞、民警孟军伟赶到一店铺,发现李胜利正和1男1女争执,遂将3人带到所里讯问。正准备登记时,两民警因接警外出,李胜利等3人被留在值班室后他们曾在值班室争吵。下午2时许,有人叫:"跳楼了!"民警才发现李从4楼跳下摔在地上,便送往医院急救,数小时后不治而亡。李的家人之所以未及时到场,是因为警方联系不上他们。
  
    沙南公安分局负责人告诉记者:该局经深刻反思,认为发生该事件说明个别民警责任心不强,管理上有问题,工作没有做到位。目前该局已将该事件通知到辖区各派出所,要求举一反三,杜绝类似事件再发生。副所长失踪联合调查组介入
  
    据介绍,事件发生当天,周口市、川汇区两级检察机关和纪检监察部门便介入此案进行调查。目前,技术人员已做完尸检工作,联合调查组对死因尚未做出结论。
  
    令人吃惊的是,记者提出要采访派出所副所长冷飞、民警孟军伟时,周口市警方都婉言拒绝了。七一路派出所值班民警和市区两级公安局多位负责人告诉记者,副所长冷飞失踪了,现在局里都找不到他。
  
    检察机关等尸检结果调查真相
  
    本报周口讯本报 昨日以《与人发生口角壮男死在派出所》为题,报道了发生在周口市七一路派出所内的一起当事人"坠楼"死亡事件。记者昨日从有关方面了解到,周口市、川汇区两级检察机关正在紧张调查,尸检报告尚未出。
  
    周口市公安局及沙南公安分局的有关领导说,鉴于检察机关和纪检监察部门介入了此案的调查,他们目前只好回避,事件的真相要等尸检报告出来以后再说,并且将适时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调查结果。据周口市川汇区检察院的有关领导介绍,事件发生的当天下午,检察机关的有关领导和人员就赶到了现场。几天来,市、区检察机关加班加点,对该事件全面进行调查,一方面调查了解事发当天七一路派出所民警的值班情况,一方面固定证据,对尸体做技术解剖,以便综合查明当事人的死亡原因。目前,尸检报告还未正式出来。下一步,检察机关将加快调查进度,争取早日查个水落石出。
  
    昨日,记者试图采访到当时与死者李胜利发生争执、而被一同带到派出所的一男一女,但因种种原因,未能如愿。截至昨晚记者发稿,从检察机关获悉,事发时的两名值班民警已有一名到案接受询问。(本报记者)

到了2005年5月,这个案件已经被全市通报了。可是根据最上面新华社的报道,正式批准逮捕是在2007年3月。那么我们不禁要问了,在这将近2年的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全市公安机关集中整顿纪律作风出"硬招"
  
民警违法违纪案事件一一曝光
  
晚报记者 周平 通讯员 党玉民 朱一文
  
2005年5月8日 6:46  
  
  中华龙都网讯:在5月6日召开的全市公安机关集中整顿纪律作风强化队伍建设动员会上,市公安局"自曝家丑",通报了20起民警违法违纪案事件。除了本报昨日报道的项城市公安局办案民警殴打残疾人案,记者对其他案事件进行了采访。今日,本报选取其中的17起案事件,以"关键词"的形式予以报道。

    关键词:玩忽职守
  
    案件:2004年9月20日9时57分,沙南分局七一路派出所接到110指挥中心派警,称川汇区人民路市中心医院家属院西100米路北周口移动分公司收费厅有人闹事。七一路派出所副所长冷飞带领值班民警及时赶到现场,将闹事人李胜利、吕留生一起带到派出所,做进一步调查。中午12时许,吕留生先行离所,但李胜利没走。下午2时30分左右,李胜利从七一路派出所四楼跳下。下午5时50分,李胜利经抢救无效死亡。处理结果:11月29日,李大兰被撤销七一路派出所指导员职务,冷飞被撤销七一路派出所副所长职务。

(完)

留言(20条)

冰山一角...

天空为什么是蓝色的?No way. Your view is always overcast. Honestly you are not supposed to live there. Why don't you think of going to a better and democratic world like US. Or you can change your blog name to Bad News Portal of CHN.
Your blog is thoughtful but I still suspect your motivation. Sigh...

引用Niko的发言:

Honestly you are not supposed to live there. Why don't you think of going to a better and democratic world like US. Or you can change your blog name to Bad News Portal of CHN.
Your blog is thoughtful but I still suspect your motivation. Sigh...

这位朋友好生奇怪,你是建议站长眼不见心不烦吗? 你以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很潇洒吗?

这不就是罗生门现代版吗?真相,不是当事人是永远不会知道的。历史就象是个biao子,爱咋捏咋捏。

引用qiu的发言:

这不就是罗生门现代版吗?真相,不是当事人是永远不会知道的。历史就象是个biao子,爱咋捏咋捏。

我的感觉就是一句话:都是黑社会。

少见多怪,现在都这样,我们这里比以上的还历害呢.

好端端的一个人进警所就死了,明明就是被打死的,还找这些人狡辩什么,进去的人就向菜板上的肉,随便怎么宰,他有什么能力?为什么警察打死人这么难判,如果是一个平常人的话早就.....?不可思议?法庭被闹成那样,权力真的这么大吗?难怪.....

我感到无法理解和痛心。为李胜利哀悼,更为河南“哀悼”。如果司法不能还于公正,我只能祈求上帝。但愿上帝让好人平安,社会多一些正义与公平。

真的感到万分的悲哀和愤怒,充斥于心底

刚看了凤凰卫视的采访报导,我愤怒,我震惊!!!

李胜利事件大概是千千万万桩民警欺压人民事件中的一桩,现在蛇鼠一窝,警匪一家已经成为中国社会的常态。在我们这里只要谁家里直系甚至旁系亲属里有个所谓的“人民的警察”的话,那你一家可以在当地尽情的嚣张保管没人敢惹你!家里没干部,警察的家庭是没有丝毫安全感的。只能每天低着头做人,祈祷上帝或者自己的老祖宗保佑每天都平安无事。我说的是事实,要不哪个网站搞个调查,保证除了那些警匪的家属都是支持我这个观点的!!!晕,怕怕~~不知道我发这个帖子会不会被警察抓起来也搞出个李胜利事件来呢?~~

干他娘的那个叫什么窑夏荷,她就是现在人民警察碍人命的代表.她还更够资格去做人世间最古老的职业:婊子.有他们这些个警察我们伟大的祖国的复兴大业明天就会实现了

刚看了凤凰卫视的采访报导,我愤怒,我震惊!!!这批警察就是就是披着警察衣服的土匪、强盗,与黑社会无异。

这个社会,让民众相信谁呢?政府不能信,执法机关不能信,太乱了!佩服李胜利的家人.警察就是就是披着警察衣服的土匪、强盗,可以说就是黑社会。昨晚看了凤凰卫视的报道,我心理非常难受,久久不能入睡.中国,怎么办?

我也是看了凤凰卫视的报道才知道这件事情的.对于哪些知法犯法,披着警察的外衣,却干着土匪勾当的这些无耻小人,就应该罪加一等.看完凤凰卫视刚换台到广州新闻频道,无独有偶就又看到一则有关警察滥用权力,将俩骑摩托的市民追击,致使市民与一车相撞造成重伤,不仅不叫120救护,反而将另一名轻伤者的手机抢去,不让其报120救护,致使一名重伤者错失救治时机而死亡.此事引起死者家属及当地村民的共愤,导致警民大冲突.现在看来,中国的部分警察素质确实是太差了.

让人愤怒,特别是河南省的警察,有大部分都是人渣,希望全国人民都关注这种事情,集体抗议,让中央一查到底,还人民一个清平的世界。


看了凤凰卫视的报道,我震撼了!在河南周口那地方竟发生这种惨无人道的事,处理结果太轻了,那8个参与者应该全部绞刑,而仅仅处理几个当事人就完了吗? 公安局长严重失职----开除,市长及书记都要因究辞职.并向受害者家属道歉.

假如本人是受害者家属,含怨2年多,我会疯掉,我会仇视这个社会,我会杀掉冷飞全家,再杀掉其余7人,最后再杀公安局长,市长.

当我看了这篇报道后,感到非常震惊,中国是个法制的国家,难道就没有为李胜利一家出头的吗,天理何在,难道我们还是一个情高与法的社会吗?希望当局要面对现在的现象了!

引用中国公名的发言:
当我看了这篇报道后,感到非常震惊,中国是个法制的国家,难道就没有为李胜利一家出头的吗,天理何在,难道我们还是一个情高与法的社会吗?希望当局要面对现在的现象了!

这位老兄真是好笑!法制的国家?当局面对现在的现象? 这简直是三岁孩童发出的话语!我踏入社会十一年,对这种事早就麻木了。这太正常了!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但突然间我又感到很悲哀!

谁来拯救地狱中的我们?

我要发表看法

«-必填

«-必填,不公开

«-我信任你,不会填写广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