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和自由

作者: 阮一峰

日期: 2007年5月 8日

天,我转贴了《陆定一晚年的几点反思》。其中大多数是对现行政策的批评,这些其实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只是不说而已。

但是,有一个地方对我有触动,让我改变了想法。

陆定一谈到"自由"的时候,这样说:

传统"自由主义"的核心原则是"自我",即"自由"是受个人自我利益的驱动,而在法律限定条件下的自由飞翔。马克思认为,此时人类并未达到真正的自由,通过革命,将会建立起一种新的对自由的核心原则。这种自由,将是"每一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

这段话澄清了我的一个错误想法。

我一直认为,人生的一大目的就是追求自由。受《富爸爸,穷爸爸》一书的影响,我在网志上也公开说过:"财务自由是一个人最大最重要的自由。"

但是,我在这里犯了一个错误。当一个人追求财务自由的时候,他其实不是在"追求自由",而是在"追求个人利益",也就是"追求自我"。所有追求个人自由的行为,多多少少,都可以被看作在追求个人利益,这其实不配叫做"追求自由",本质上只有一种动物本能,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只有为他人争取自由的行为,才能被叫做"争取自由",就像马克思说的"每一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

搞清了这一点,我感到豁然开朗。"自由"是一个高贵的字眼,但只有在脱离个人利益的时候,"不自由,毋宁死"这句话才有了真正的涵义。那些追求个人利益的人生,表面上可能会实现自由,但实际上只是把自己禁锢起来,因为如果其他人都不自由,你一个人怎么可能有真正的自由呢?人生的最终目的应该是实现他人的自由,只有一切人都享有自由的时候,你才会真正享有自由。

(完)

珠峰培训

stuQ

留言(21条)

自利是人之本性,改变不了
心里装着别人,唯独没有自己,自他人之由。

说得好.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追求民主.确实没有所有人的自由就没有我们自己的自由.

但我认为应该有一种脱离于各种社会关系的自由,一种心灵和境界的自由,感觉像是一些从各级显物质中解脱出来的高微物质。

他没有告诉我什么是自由,或者是自由应该是什么样的。按照他的分析,仍旧是物质决定意识,正如昨天我所引用的:“消灭私有制度,大力发展生产力,提高人的素质,解决人与社会和自然界异化的矛盾”,这几个条件要完全达到,才有他所谓的自由。
但是,这种观点正确吗?如果依靠人的意识(觉悟、思想等),而没有任何依靠,那么,自由是什么?且不是一切都无所依靠的自由,无的放矢的自由,或者是陷入虚无的自由?
我只对什么是自由感兴趣。
另外,王小波早就反批过,他的这种"每一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楼上的说,先有每个人的自由,才有个人的自由。那么,每个人是谁?不是你吗?不是我吗?为什么要首先想到别人?这种被偷换为“大河无水小河干”的关系,是绝对的把集体主义,强加于个人之上。
我想,我们首先要关心在大众之内的“我”的自由,再去想“世界上3亿受苦受累的劳苦大众,再去解放全人类”。

我也考虑过这个问题,富爸爸所谓的自由其实是物质化的自由。是资本主义对人的物化,如果每个人都以此为终极人生的目标,那么社会就太可怕。我不认为实现财务自由(你不用工作也可以维持你希望达到的生活水准)就是终极幸福和自由。

我想人在满足基本的生存需求以后应该有更高的目标。刚读到一本书《基业常青》,这本书提到了什么样的企业才能基业常青,我想人类社会之所以能够进步也正因为这个。企业在满足基本的“生存需求”(盈利)以后应该有更高的目标。这个才是促使基业常青的根本原因。

我想个人也一样。

只有为他人争取自由的行为,才能被叫做“争取自由”
因为如果其他人都不自由,你一个人怎么可能有真正的自由呢?

谁是“其他人”,为什么“我”会跟“其他人”对立起来呢?

实际上“其他人”就是由其他的“我”组成的,两者是不能剥离的,不能脱离这个去讨论另外一个。每个“其他人”都是另外一个“我”。

当提倡“我”要追求自我,就是在保障“其他人”追求自我的权利。如果以为“其他人”争取自由为理由,限制了“我”追求自我的权利,正式丧失自由的开始。

其实在根本上“我”是无法为“其他人”争取自由的,只有自己想去争取自由的人,才可能获得自由。自由怎么可能由别人提我们争取而来呢。

“自由”,其字面意义应该是“免于束缚”。束缚对利益有所损害,那么争取自由自然也就是争取利益。所以“争取个人自由”不该被排除在“争取自由”之外。

至于“为他人争取自由”,如果不论它被当作口号滥用的情形,这种动机本身是很高尚的。但我以为它的直接根源与“追求个人自由”不同,不是挣脱束缚的欲望,而是一种推己及人的“平等”追求,更准确地说是“优势群体”对平等的追求。自己享有某方面的自由,就希望别人也有,这跟赈灾捐款本质上似乎是一样的。

至于“其他人都不自由,一个人不可能真正自由”这句话,我觉得很含混。到底什么是“真正的自由”?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有彻底的自由,事情总得分出缓急,没道理放着自己的急迫要求不理,先去帮别人争取更高级的自由。再说,人最需要哪方面的自由,从来都是冷暖自知的。

这是很危险的思路,也不是真正自由主义者所提倡的那一种自由。按柏林为自由做的分类,这是积极的自由,即为了某种所谓的大的利益而为他人设计的自由,你是否有这种自由?以及这种自由会导向什么样的社会?或者说,我们现在的社会就是因为这种想法所建立的,这也是我们的传统,最终就建成了某一部分人比另一部分人更自由的社会,或者是一部分人比另一部分人更仁/更和谐的社会,诸如此类,它们的出发点毫不例外地都是:为他人争取、为他人服务。

反而倒是自私自利,每人管好自己,而社会自然成就为更好的社会,这也是传统自由主义的主要观点,即每个人是理性的,他们做自利的事,最终对整个社会是最有利的,看不见的手在这里发挥作用。

一个很简单的反问:不论为了多么高尚的目的,你是否有设计他人生活的权利?

如果你回答是,那么你就对“人生而平等”投了反对票,已经认定了一部分人就是要管理另一部分人,那就没有太多好说了,CP们就是这样的高尚人士。

对我们下等人来说,能否说一句心里话:不论我们的选择多少弱智,多么傻B,也请看在大家都是人类的份上,只要我们没有影响到你们,就请别管我们?

看你的博客很久了 我就不信你不来我这里做衬衫!

还有 我觉得对自由最好从阐述,就是哈耶克了
www.ushan.cn

adpu说的明显是在偷换概念,这里的自由应该是指绝大多数人民都向往的,并且是有利于整个人类发展的一种精神。
任何事情都很难博得所有人的同意,但这不是不作为的理由。绝对的自由主义就是垄断和独裁,否则为何会有反托拉斯法?

我不怀疑搂主此文的真诚。但是,要是有人对我说:如果其他人都不自由,你一个人怎么可能有真正的自由呢?所有追求个人自由的行为,都可以被看作在追求个人利益,不配叫做“追求自由”。只有为他人争取自由的行为,才能被叫做“争取自由”;人生的最终目的应该是实现他人的自由,只有一切人都享有自由的时候,你才会真正享有自由。
那我就要警惕了。如果我自认为是个追求自由的人(谁不这么认为呢?),又同意了他的话,那么很可能他紧接着就会名正言顺地要求我,为了实现他人的自由,放弃我追求个人自由的权力。而我又实在不能不说,无论我多希望为他人争取精神自由和财务自由,我都得先为自己争取;我还不能不承认,如果我为他人争取的是诸如人身言论出版集会等的自由,那么我这么做的时候,首先是在为自己争取。

"自由"是受个人自我利益的驱动,而在法律限定条件下的自由飞翔。
在我看来,这句话的好处是界定明确,因而对判断具有指导性。
只有一切人都享有自由的时候,你才会真正享有自由。
这句话虽然激动人心,用在演讲时效果可能不错,然而却空泛可疑,易为人利用,就像“为了消除不平等,国家财产应该由全体人民共有”一样。

搂主用黑体标出来的:马克思说的“每一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
那么,我可以认为:“我(你)的自由发展也是一切人自由发展的条件”,所以,我追求自己的自由就也是为所有人追求自由了。

“人生的最终目的应该是实现他人的自由,只有一切人都享有自由的时候,你才会真正享有自由。”这也是黑体标出的。

当你去“实现他人的自由”时,你自己想来已经是自由的了?不然的话,你自己还在笼子里,怎么可能“实现他人的自由?”所以,还是得想法先解放自己对不对?楼主这么一心要解放他人,为他人的自由奋斗,不用说,天下一切不自由的人就指望你这样的了----但你自己得先出来啊!至少,别把自己撇出去呀,承认为别人就是为自己,让自己自由才有可能帮别人自由。

我老早说过,自由就是自律,因为根本无从划分个人自由的边界,彼此克制大家才会都有自由。结果反对声一片,就好像觉得我要剥夺他们什么东西似的。后来我也就不说了。

无从划分个人自由的界限?恕我不敢苟同。严复将“论自由”译成“群己权界论”,有论者指出,这道出了自由的真谛。从某种程度上说,自由恰恰在于划分个人自由的界限(譬如通过法律),而这种划分应当是适用于绝大多数(如果不是所有)人的。仅仅强调彼此克制,很容易被某些自我膨胀的人当成借口,借以侵犯他人的权利。
阮先生的意思我大致明白,不过表述可能不够严谨,容易被误解成提倡“积极自由”。

我觉得并没有很大的矛盾,“自我”是实现“自由”的前提,没有自我的意识和能力,是不可能去争取自由的,尤其是在今日之中国。只是要注意的是,我们在为自己争取自由的时候,不要去侵犯他人的自由,而是去维护他人的自由。

well done :)

我敢打赌毛太祖年轻时也是这么大义凌然的。

引用阿三的发言:
但是,这种观点正确吗?如果依靠人的意识(觉悟、思想等),而没有任何依靠,那么,自由是什么?且不是一切都无所依靠的自由,无的放矢的自由,或者是陷入虚无的自由? 我只对什么是自由感兴趣。 我想,我们首先要关心在大众之内的“我”的自由,再去想“世界上3亿受苦受累的劳苦大众,再去解放全人类”。
说的不错,我们应该先实现“我”的自由,再去想其他人的自由。 可是,等我实现自由了,我还会去想他人的自由吗? 尚且不论是要以损害自己的自由为代价。

感觉只有古时候的那先鲜有名的圣贤才是真的有大自由的。。

本身追寻自由的过程中就在被自由束缚,纪伯伦在《先知》中提出过,暂且先将最终的目的置于一旁,追寻过程本已疲惫不堪,当最终意识到这不过是一个高度抽象的谎言时,又将是怎样的感觉

看了诸位的留言,都有道理!似乎根本没有真正的自由,尤其是生活在集体中的我们。

我要发表看法

«-必填

«-必填,不公开

«-我信任你,不会填写广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