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和自由(续)

作者: 阮一峰

日期: 2007年5月 9日

腾讯课堂 NEXT 学院

昨天,我谈了一点对自由的看法。我说:

人生的最终目的应该是实现他人的自由,只有一切人都享有自由的时候,你才会真正享有自由。

结果,我意外地发现大家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有不少朋友并不认同我的看法。

阿三说

每个人是谁?不是你吗?不是我吗?为什么要首先想到别人?这种被偷换为"大河无水小河干"的关系,是绝对的把集体主义,强加于个人之上。我想,我们首先要关心在大众之内的"我"的自由,再去想"世界上3亿受苦受累的劳苦大众,再去解放全人类"。

flyisland说

谁是"其他人",为什么"我"会跟"其他人"对立起来呢?实际上"其他人"就是由其他的"我"组成的,两者是不能剥离的,不能脱离这个去讨论另外一个。每个"其他人"都是另外一个"我"。当提倡"我"要追求自我,就是在保障"其他人"追求自我的权利。如果以为"其他人"争取自由为理由,限制了"我"追求自我的权利,正式丧失自由的开始。

我承认,这是很有道理的质疑。当我说"只有实现他人的自由时,你才会享有真正的自由",这句话确实有点模糊不清。很自然的问题是"你怎么知道你的行为会导致他人的自由?",以及"他人是否需要你去为他们争取自由呢?"这就像孔子说的"子所不欲,勿施于人"。

但是,其实并不存在矛盾,让我来解释一下。

我是学经济学的。经济学中有一条基本原理,"每个人都争取个人利益最大化,那么整个社会就会实现社会利益最大化。"这是不错的,还可以由此推论"一个人应该关心自己的利益,甚于关心他人的利益,这样对整个社会最有利"。

但是,我必须提醒大家,这句话----"每个人都争取个人利益最大化,那么整个社会就会实现社会利益最大化"----不是无条件成立的,它是有前提的。经济学只考虑在约束条件下的人类理性行为,换言之,经济学其实只考虑在一定的法律、道德和制度条件约束下的个人行为,至于那些法律、道德和制度是否合理,经济学就不管了。

而我所说的"争取自由"中的"自由",恰恰就是指"个人在法律、道德和制度下的自由"。这时,只有所有人都享有这种自由的时候,你才会真正享有这种自由。

只有所有人都有人身自由,你才会有人身自由;只有所有人都有言论自由,你才会有言论自由;只有所有人都不会因为民族、种族、性别、宗教信仰、年龄、身体残疾等原因遭受歧视时,你才不会遭受歧视。

再举一个更现实的例子,最近同性恋问题很热门,那么毫无疑问地,只有所有人都有同性恋自由时,你才会有同性恋的自由。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只有争取他人的自由,争取所有人的自由,才会有你自己的自由。你为他人呐喊,就是在为你自己呐喊;他人的自由被剥夺时,就是你的自由在被剥夺;如果你保持沉默,那么当有一天你遭受到歧视和迫害时,也不会有人来为你呐喊。

P.S.

还有一条留言。alltoohuman说

至于"为他人争取自由",如果不论它被当作口号滥用的情形,这种动机本身是很高尚的。但我以为它的直接根源与"追求个人自由"不同,不是挣脱束缚的欲望,而是一种推己及人的"平等"追求,更准确地说是"优势群体"对平等的追求。自己享有某方面的自由,就希望别人也有,这跟赈灾捐款本质上似乎是一样的。

我不得不说,你的眼光真是敏锐啊。我的主张的实质就是"平等主义",被你看出来了。

经常看这个网志的朋友都知道,我有很强烈的平等主义思想,过去如此,一贯如此,将来还将如此。

(完)

优达学城

uni-app

留言(21条)

everybody is allbody, allbody is everybody.

说句题外话,楼主对最近温总理提到的"在中国不懂农村和农民就不懂国情" 有什么看法?现在的青年,特别是出身城市的青年是不是对农村太漠视了?五谷不分不再是什么让人羞赧的事情?!楼主对农村问题怎么看待?我不知道搂主的平等主义具体何指,城乡的平等是否还是一片缥缈无踪?
农民的自由在那里,该怎么争取和获得?

平等比自由还更象是件触手可及的事!!更具操作性的事,我觉得是如何创造机会平等的规则!!

从理论上来说,一切人的自由是不可能的。快乐来自与他人的对比。

鼓吹(追求)一切人的自由,听起来很美,实际上很幼稚……

赞同davidpeng的说法“听起来很美,实际上很幼稚……”
某些时候,追求自由,并非追求一个结果,而是一个公平、公正的交流的方式和手段。最为明显的是,利益集团的相互斗争时候的表现。
“虽然我不赞同你的话,但是我强烈捍卫你所要表达观念的权利。”说白了,就是矫情。

引用笑吾的发言:

说句题外话,楼主对最近温总理提到的"在中国不懂农村和农民就不懂国情" 有什么看法?现在的青年,特别是出身城市的青年是不是对农村太漠视了?五谷不分不再是什么让人羞赧的事情?!楼主对农村问题怎么看待?我不知道搂主的平等主义具体何指,城乡的平等是否还是一片缥缈无踪?
农民的自由在那里,该怎么争取和获得?


我不了解农村问题。

但是,我相信民主制度和言论自由能够找到解决方法。

你这叫迷信“民主制度和言论自由”。你是搞经济的,也算是搞科学的。对一个东西都不了解,就言之凿凿地说“相信”能解决?我服了YOU。

说得好!

博主说得好!支持您!

博主说了半天就是想为别人争取制度规则下应有的权利吧..为什么要扯上自由..


还有一条留言。alltoohuman说:

至于“为他人争取自由”,如果不论它被当作口号滥用的情形,这种动机本身是很高尚的。但我以为它的直接根源与“追求个人自由”不同,不是挣脱束缚的欲望,而是一种推己及人的“平等”追求,更准确地说是“优势群体”对平等的追求。自己享有某方面的自由,就希望别人也有,这跟赈灾捐款本质上似乎是一样的。
我不得不说,你的眼光真是敏锐啊。我的主张的实质就是”平等主义“,被你看出来了。

......如果我没理解错的的话,ALLTOOHUMAN的评论没觉得你是"平等主义"....还是借"平等"之名,行"软"强迫之实..

I know what you mean, Mr. Ruan. 'No one is an island; ...don't ask for whom the bell tolls, it tolls for thee. ' Take the freedom of speech for example. If anyone is persecuted for what he said, that may happen to you, too, sooner or later. But how do we get freedom of speech? We need a constitution that endorses it, and the power to enforce that constitution. Anyone who tries to make that happen is working for everybody else.

自由是现实的,只有在现实条件许可的情况下,才有自由(思想自由、行为自由)可言。自由的实现是客观条件提升的过程!在公共资源有限的条件下,13亿中国人的自由不可能同时获得的!占有较多公共资源的人的自由越大!目前,真正称得上自由的中国人不会超过5%。

写得好!

davidpeng说:快乐来自与他人的对比。——这话有问题,我是学医的,一个很简单的例子,患病的人,不会因为自己得的不是绝症而不痛苦。此外,很不喜欢这句话透露出来的某种味道~~就象很不喜欢这一句“居高临下远眺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中航行的船是一件愉快的事情,站在堡垒中观看激战中的战场也是愉快的”

自我和自由,确实难以分割,可是你所提到的自由,我感觉并非如此。我认可所有人都是自我,并且从自我出发,才能自由,而不能直接追逐你所讲的“自由”。那样,违背了人性自私的自然规律,虽然出发点看似很高尚,却不会有好结果,属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因为,自然是“不可战胜的”。大方面,看看我国天天宣扬的集体主义的失败...小方面看看榜样和模范的落寞,雷锋都已经成了贬义词!这些都是看似高尚却违背自然所带来的结果。所以自由还是从自我开始吧,因为每个人都是自我,以此为出发点,才会成为对全体自由最好的追求!非常赞同flyisland的观点,而非阮兄的观点。

美国波士顿犹太人屠杀纪念碑上新教牧师马丁·尼莫拉(Martin Niemller,1892~1984)写的一首著名短诗:“起初他们对付社会主义者,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社会主者;接著他们镇压工会成员,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然后他们屠杀犹太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最后他们冲我而来,再也没有人为我说话了。”(First they came for the socialistsand I did not speak out because I was not a socialist. Then they came for the trade unionists and I did not speak out because I was not a trade unionist. Then they came for the Jews and I did not speak out because I was not a Jew. Then they came for me and there was no one left to speak for me.)

davidpeng说:快乐来自与他人的对比。

快乐不知如何来自和他人的对比!有对比即有高下,高者乐还是下者乐?

想起苏轼的《记承天寺夜游》, 寥寥数字,有兴趣不妨去看看。

我觉得你那“平等主义”就是“理想主义”,这和实现共产主义的难度系数是一样样的~看看你文章的跟贴就可以看到百姓百姓百条心啊,能来到你博客的朋友应该算是志同道合的,但是也很难统一思想滴

引用Ruan YiFeng的发言:

我不了解农村问题。

但是,我相信民主制度和言论自由能够找到解决方法。


最近四年几乎把时间花在西北、西南中国农村,基本上,我仍然不认为我了解祖国农村、农民;但是,超感性地认为:“民主”下的现有的可操作的方法于农村、农民甚至不是错误的,最近半年我终于敢说我有点理解什么叫“It's not even wrong.”了。

而且,我不认为我过度主观的发现只是在消极否定而已。虽然爱因斯坦早就说过,连白痴都知道所有的重点在于理解(understanding),希望我有运气再能花至少10年+的时间在祖国农村,只是为了首先成为一名比较proper的农民,然后从那个将来的农民的perspective在一定程度上理解我们的农村。

好玩的是,如果哪一天我真的能够比较充分地成为一名真正的农民的话,那个时候我应该已经真正忘记了那个时候我将持有的perspective is of a proper farmer, meanwhile my very ego will have had 2B sort of destroyed by then.

由于对平等的热衷,使自己的希望落了空,曾经赋予这个世界的大好机会因而被抛弃了。 (Lord Acton)

最近在看王小波,王小波在他的杂文中(原概念源自于以赛亚·伯林)说:自由也分为两种,消极的自由(美国)和积极的自由(英国),深以为然。两者的区别在于:消极自由”是“免于...”的自由,而“积极自由”是“去做...”的自由。作者所说的“实现他人的自由”其实也部分包含了积极的自由的思想。在现在中国集体去争取积极的自由的时候,我本身和王小波一样,更倾向于与认同消极的自由,即:每个人都有免于做他不愿意事情的自由,不愿意去杀人的时候没有人强迫我杀人,不愿意参加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没有人强迫我去革命,让我有免于被愚弄的自由,这种自由我觉得才是当下中国更需要的吧。

大家都在说要争取自由,不管是大我还是小我 都是需要争取的 我很赞同。但是人们怎样争取呢?人民需要的可能政府就不需要, 政府需要的可能人民就不需要。是人民需要更重要,还是政府的需要更重要? 怎样从中把握一个 compromise and make a deal, I believe is very critical for every government.

我要发表看法

«-必填

«-必填,不公开

«-我信任你,不会填写广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