乞丐之死背后的器官交易

作者: 阮一峰

日期: 2007年7月27日

珠峰培训

太可怕了,看完下面的报道,简直让人毛骨悚然。

我早就说过,这个国家是世界上最黑暗的地方之一,底层人民过着非人的生活。他们没有被当作人对待,而是被当作猪狗一样的畜牲对待。

==================

(前文略......)

  从2006年11月9日到11月15日,仝革飞被王朝阳等人拘禁在行唐县上方乡上方村南废弃旧变电站6天。

  据王朝阳供词,因为弄车跑运输赔了,债主盈门,逼着他想别的发财路径。通过手机上网时,他发现网上有很多寻找肾源的信息,浏览这些信息,他找到了广州人陈少琳( 音),陈少琳又把王介绍给当地医生江紫翼。通过江紫翼,王朝阳联系到武汉同济医院的博士后研究人员陈杰。

  王朝阳告诉陈杰,他在法院和监狱都有熟人,在2006年11月15日,将有一名犯人被执行死刑,待死刑执行后,陈杰可直接过来取肾。于是,陈杰又联系了武汉医生蒋继贫、王海灏,北京世纪坛医院医生李国勋,并让一个名叫笑晨( 音)的人先期和王朝阳联系。

  2006年11月14日,陈杰从武汉赶到行唐,住到了行唐县牛仔王大酒店316房。另外几名医生相继赶到石家庄,王朝阳租了一部桑塔纳把医生们接到行唐,让他们次日凌晨4点在酒店楼下等他。

  14日那天晚上,王朝阳买来3支手电筒,他往仝革飞身体内注射了一些兽用麻醉剂,15日凌晨在变电站"把仝革飞弄死"。法医鉴定"仝革飞系被勒颈致机械性窒息死亡",但仝的家属称"仝革飞头颅上有钝器击伤的痕迹"。

  2006年11月15日凌晨4时左右,王朝阳如约弄来两部车,接医生们前往离县城约20里地的那处废弃的变电站。到达目的地后,医生们在一间屋里作准备,王朝阳和一人去抬仝革飞。

  借着手电筒的光线,器官摘除顺利完成,"大约花了20分钟"。其间发生了一个小小细节----王朝阳7月3日在法庭上供述说,"正切割时,仝革飞突然抬起手臂抓了一个医生的臂膀一下,有名医生踩住仝革飞的胳膊,很快就弄完了。"

  "王朝阳联系器官买主时只提到有肾源,可医生们摘走了仝革飞的双肾、一肝、一脾、一胰腺共5个器官。有3个器官还在县公安局刑警队,我们要求把这些器官和我哥一同下葬,可公安局的人说要等到庭审结束后才能交还。"仝革飞的弟弟仝辉宇说。

  这一切完毕后,陈杰付给王朝阳1.5万元。

(后文略......)

=======================

该文刊登在今年7月16日出版的《南风窗》杂志上,点击查看全文后续报道

[相关链接]

* 《八个案件八句话》

(完)

QCon

腾讯课堂

留言(8条)

这个世界。。。。

几年前,我在从武汉返乡的火车上听到同济医科大学的一硕一博之间的聊天,其中讲到了器官移植,尽管没有涉及买卖的黑幕,但也得知了中国器官来源的充足。
这次裘法祖又在浪边,又一次包庇学生。

北京世纪坛医院就在西客站边上。中国的医生太可怕了,有的跟杀人犯一样。

触目惊心

外国人都争着来中国弄器官呢。死刑鬼是最好搞的了,其他更本不敢想。。。

我很伤心,怎么能这样做,那些人的良心哪里去了?黑心呀!……

永远都是看不见的比看见的多,看不见的比看见的可怕和狰狞。
但是,最糟糕的是,看见了也无能为力。

这就是中国人所谓的白衣天使!!
比法西斯更为可怕!!

我要发表看法

«-必填

«-必填,不公开

«-我信任你,不会填写广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