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别了,绝色台北

作者: 阮一峰

日期: 2007年8月12日

腾讯课堂 NEXT 学院

bg2007081201.jpg

半小时前,我在和菜头的Blog上意外看到绝色台北去世的消息。虽然有心理准备,但还是感到非常震动。

我急忙找到了她的丈夫的原文:

给长期以来关心絕色台北的各地朋友,她还是于2007年8月11日下午四时四十二分蒙主宠召暂时离开我们了。

感谢你们这段时间的加油打气,但是她自七月九日住院以来状况初期时好时坏,尽管医生已要我们有心理准备,但是在克服了恼人的发烧问题后及映慧为了希望保持清醒忍着疼痛停用吗啡和安眠药,我们一度满有信心觉得是大家的代祷发生无比大的力量,但随即而来的一次因为吃药喝水噎到使得她吞咽困难,自此开始她的病情急转直下,只能吃半流质的食物、食欲大减让她体力尽失,却让癌细胞乘机坐大,她的呼吸愈来愈喘,氧气需要量愈来愈大,疼痛程度也让她无法再拒绝吗啡的诱惑,直到八月十日上午护士一度无法量到她的血压,医生发出病危通知我们家属,她就呈现弥留状态直到今天下午,感到欣慰的是她走的很安详,或许是高剂量的吗啡作用让她似乎没有太多的疼痛,心跳及呼吸都慢慢慢慢地停止下来到值班医生宣布她死亡为止,她仍顽强的和死亡抗战了近二十八小时。

她在六年多前罹患癌症后虔诚信主,因此我们预计在遗体火化后会在台北信义会救恩堂进行追思礼拜。

我并不认识江映慧女士,只是很久以前从网上了解到她的遭遇后,就一直很关注。

下面是她的自述:

江映慧, Jocelyn, 网名绝色台北, 土生土长的台北人, 于2001年5月发现第三期乳癌, 腋下淋巴27颗受癌细胞转移性侵袭, 手术后接受9次高剂量化疗, 并25次放射线治疗。2004年7月, 癌细胞转移至腰椎第三节, 再次接受6次化疗, 25次放射线治疗, 并于腰椎灌入骨泥以支撑脊椎结构。2006年12月, 癌细胞转移至两肺, 纵膈腔, 子宫, 脊椎及骨盆等多处骨骼, 再度接受15次纵膈腔放射线照射, 并12次化疗。生命有时尽, 期望能在有限的生命里尽情的体会世界的爱和美丽。平凡的本身, 有时就是一种极大的幸福。

她去世前一个月的日志(2007年6月29日),是这样写的:

昨天刚做完第27次的化疗, 致命的肺积水成功的控制下来了, 大面积的肿瘤也有缩小的趋势, 算是好消息, 化疗到此一个段落, 休息一阵子评估后会再决定接下该怎么做。

新居环境还算清幽, 晨起能听到鸟鸣, 偶而还有几声远方的犬只吠叫, 空气不错, 颇有点鸡犬相闻, 大隐隐于市的味道。现在走路还是容易喘, 出门还是得倚靠轮椅, 期待能在体力恢复一些的时候请妈妈推我到公园逛逛。

要在大台北地区找到一个合意的居住地是很不容易的事, 特别是我对环境的要求还不同于常人, 神真是一位听祷告的神, 我张口求一个居所, 祂就在很短的时间内赏赐了我一个安然居住的处所,一切交托给祂, 还有什么不安心的呢? 天天祷告, 靠主得胜!

然后,7月初就病情恶化住院了。7月18日,一个网友记录了看望她的情景:

前天,突然收到癌症末期正在医院的映慧的先生的讯息,那一剎那,我突然头皮发麻,眼泪差点就流出来。
结果,是她先生跟我说映慧的病房号码。

原本昨天晚上我决定要赶紧去医院,但因我老爸身体状况不好,所以17号下午我把事情都排开,赶紧出门去关渡和信癌症医院。

搭上出租车,转换捷运,到了关渡站,我询问窗口服务人员和信医院要怎走,那小姐跟我说大门口就有接驳车。

下午炎热的天气,我在那独自等着接驳车时,心理在想是否要搭出租车比较快,因为真的太热了。

旁边一个妈妈带着两个小男生也在烈日下等车。妈妈拿起手帕帮两个孩子擦着头上的汗水,大概是幼儿园的弟弟抬头问妈妈:妈妈,那边有出租车耶,我们去做好不好?
大约小学2.3年级的哥哥对着弟弟说:妈妈生病了你知不知道,要花很多钱的,我们坐交通车好了啦。

我在旁边听了,眼睛突然被沙子迷了眼,眼眶就红了。
后来和信的接驳车来,他们母子也上车,我就明白,那个妈妈是癌症病患。
我看到两个孩子跟妈妈紧紧的挤在位子上,我真的是非常难过,孩子都还那么小。
到了医院,我上了5楼,我紧张的慢慢找着病房号码,我站在映慧房前,我心理告诉自己,等会看到映慧,绝对不能流眼泪。

进去之后,看到了映慧、她先生、他慈祥的婆婆跟她两个孩子。
看到骨瘦如柴的映慧,我当下眼眶就红了。
聊天时,映慧说她已经签了放弃抢救同意书时,我鼻子真的好酸好酸,我怕我会哭,你知道的,一个快40的中年男人哭的模样是很蠢的,所以我缓慢的说,嗯,能有尊严的,也好。

聊了半小时,怕映慧会累,就跟她们告辞。
走前映慧说,如果她发烧退了,她要回家,到时再找极米、小丫头、小凯、阿勇去他们家聚聚。
我走前,跟她先生握握手,跟映慧紧紧握着手,我跟她说:那我回去了,再见。
她说:自己保重,谢谢你专程来看我。

出了门,房门一关,我眼泪实在太沉重,流了出来。
一个护士迎面走来,看到泪流满面的我,尴尬的我跟她说:你明白的。
那护士温柔的跟我说:我明白,人生就是这个样子。
我在旁边病房门口的洗手台洗洗脸,不想眼眶红红的走出去。

我们常会因为一些事情跟家人、朋友争执争吵、呕气。
其实,有甚么好吵好闹的?
人生除死无大事阿。
难道你不明白?

映慧,请加油。
真的,请加油。

文字栩栩如生,宛如昨日,但是斯人已去,怎不令人怅然......

bg2007081202.jpg

上图为江映慧和她的两个孩子。

[相关链接]

* 江映慧的Blog:我行我歌(中国大陆访问者请使用代理)

(完)

留言(8条)

活着的人永远不知道死去的可怕
以为我们活着

说这样的话多么容易
看别人的故事感动多么容易

真正爱惜自己的生活
坚强独立
却太难了

写错俩字~~~汗

我倒是有一个疑问。
看多了如此多的悲欢离合,尤其是生死之际的。在芸芸众生中,为什么单独要关注她?类似她的病,甚于她的病,我想大有人在。
你说:“我并不认识江映慧女士,只是很久以前从网上了解到她的遭遇后,就一直很关注”,这必定有一些能够引起你的关注的地方。

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希望我们每个人找到自己的幸福。

引用阿三的发言:
在芸芸众生中,为什么单独要关注她?类似她的病,甚于她的病,我想大有人在。

她有一个内容丰富的Blog,因此可以了解她。

看到江映慧,我就不由自主地想起写下《生命留言》的陆幼青,那时我是流着泪看完全书的,我对自己说:一定要好好珍惜活着的每一天,一定要呵护身边每一个鲜活的生命!

  感觉真的好遗憾,尤其是有直观的照片相衬时...唉,没有话好说,祝安~也祝福她的家人.

《生命留言》的陆幼青

楼上的朋友也想起他了吗...我只可惜那本书无幸收藏.

陆先生予我极大影响,直到现在自己仍会嘲笑当时捕风捉影便轻易推得的"炒作"的断言..

好人来世再见啊~!

活着的人真地要珍惜啊,一定要看开

我要发表看法

«-必填

«-必填,不公开

«-我信任你,不会填写广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