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赫鹏《英国侵略西藏史》

作者: 阮一峰

日期: 2008年3月28日

腾讯课堂 NEXT 学院

最近,西藏是热门话题。我突然想起来,我有一本荣赫鹏(Francis Younghusband)的《英国侵略西藏史》。

bg2008032801.jpg

1904年,英国侵略军占领拉萨,荣赫鹏上校就是英军的司令官。该书是他的回忆录,出版于1910年。1934年,孙旭初将此书译成中文,在国内出版。1983年,西臧社会科学院将其列为《西臧研究参考资料》丛书的第三卷,在拉萨重印出版。我有的就是这个重印本。

bg2008032802.jpg

我是怎么会有这本书的呢?

说起来,这与一篇小说有关。许多年前,我在《小说月报》上读到格非的短篇小说《相遇》,讲的就是1904年英国侵略西臧。小说本身很迷人(可惜还没上网),但是真正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反而是格非的创作谈。

他说,在贡嘎机场下飞机后,离拉萨市区还有100多公里。公路一边是高原山脉,另一边就是雅鲁臧布江,远远的,可以看到山谷里扎结着各色的经幡。司机告诉他,这条路就是1904年英军为了进入拉萨,而开辟出来的道路。格非一下子就产生了一个想法:就是在这条路上,西臧和外部世界相遇了。

这就是小说《相遇》的由来。我就是因为读了这篇小说,从而知道了小说依据的原始材料----荣赫鹏的《英国侵略西臧史》。

bg2008032803.jpg

在写这篇网志的时候,根据我对英文世界的了解,我想该书的英语原版十有八九已经上网了。果然,我在Google Books上找到了全文。不过,该书的原名是《印度与西臧》(India and Tibet),讲的是它们之间的历史关系,最新一次再版是2002年12月。

中译本是1934年翻译的,用的是浅近的文言文,而且没有注解,我读起来很吃力。虽然努力了多次,但是从来没有读完过全书。下面是第十九章《拉萨印象记》(Chapter XIX - Impressions at Lhasa)的一些摘录,每一句话都值得仔细读。黑体部分是我加的。

==================

西 藏 的 寺 院 各 自 成 一 市 镇 , 皆 以 坚 固 之 砖 石 筑 成 , 各 有 无 数 房 舍 、 厅 堂 及 禅 院 。 街 市 虽 湫 隘 不 洁 , 而 寺 院 则 皆 宽 广 。 各 寺 建 筑 , 大 抵 同 一 格 式 , 房 顶 作 宝 塔 形 , 梁 柱 皆 木 制 , 遍 加 油 漆 , 刻 有 种 种 奇 特 之 偶 像 。 哲 蚌 寺 中 僧 侣 约 八 千 乃 至 一 万 , 依 余 推 测 , 当 分 为 四 种 宗 派 , 各 有 长 老 , 各 居 别 院 , 且 各 有 不 同 之 组 织 。

拉 萨 各 大 寺 僧 侣 , 就 外 表 言 , 殊 不 足 使 人 欢 爱 。 彼 等 形 貌 多 粗 鲁 笨 拙 , 虽 偶 有 少 数 僧 侣 比 较 雅 洁 而 和 蔼 , 然 甚 少 神 清 智 爽 道 貌 岸 然 者 。 余 对 彼 等 一 般 之 印 象 , 不 过 污 浊 卑 贱 而 已 。 ... ... 此 辈 藏 僧 诵 读 经 典 之 能 力 殊 伟 大 可 惊 , 特 于 经 典 之 真 实 意 义 , 大 都 不 求 甚 解 耳 。

... ... " 藏 人 作 喇 嘛 之 主 要 目 的 , 不 过 藉 此 争 夺 名 利 。 至 于 寻 求 宗 教 真 理 , 从 事 救 人 济 世 , 则 绝 非 若 辈 所 愿 为 。 若 辈 所 希 求 者 , 无 非 逃 避 现 实 人 生 之 苦 痛 , 而 享 受 今 生 与 来 世 之 逸 乐 生 活 耳 。 " 为 众 生 服 务 之 说 , 在 藏 僧 心 目 中 , 实 不 值 一 顾 也 。

此 辈 喇 嘛 道 德 上 之 素 养 , 亦 无 好 评 。 终 身 不 娶 之 僧 侣 贵 族 , 大 都 另 有 所 欢 , 而 低 级 军 人 僧 侣 生 活 之 放 荡 , 尤 不 堪 问 。 普 通 迎 神 赛 会 之 场 , 直 是 人 欲 横 流 之 所 。

寻 常 僧 徒 之 就 学 于 寺 院 者 皆 须 刻 苦 努 力 。 各 僧 徒 因 欲 博 取 学 位 , 多 有 工 作 垂 二 十 年 者 , 每 年 须 经 一 度 之 考 试 。

藏 人 教 学 多 用 问 答 体 。 依 余 判 断 , 问 答 教 学 法 实 即 含 有 玄 学 论 战 之 意 味 , 东 方 人 士 每 好 为 此 , 往 往 引 起 热 烈 之 争 辩 。 凡 欲 参 加 辩 论 者 , 事 先 当 熟 读 各 种 课 本 及 参 考 书 , 否 则 瞠 目 不 知 所 对 。 问 答 内 容 常 以 下 述 之 哲 理 教 人 , " 汝 须 重 顿 汝 足 , 以 震 毁 地 狱 之 门 , 汝 须 重 拍 尔 手 , 使 全 世 界 一 切 邪 魔 闻 声 逃 避 。 "

西 藏 僧 侣 , 除 研 习 经 典 及 各 种 宗 教 仪 式 外 , 亦 须 兼 治 生 产 事 业 , 其 中 经 商 者 最 多 , 务 农 者 亦 颇 不 少 , 余 则 或 畜 牧 牛 羊 , 或 制 造 佛 事 用 品 , 或 漆 画 佛 象 , 而 缝 工 , 木 工 、 石 工 、 鞋 工 , 亦 多 以 僧 侣 为 之 。 高 级 僧 侣 生 活 极 安 适 , 各 有 私 人 第 宅 或 庵 堂 , 且 有 雇 用 仆 役 七 八 十 人 者 。

低 级 僧 侣 生 活 殊 恶 劣 , 其 穷 苦 之 状 " 有 非 言 语 所 能 形 容 者 。 " 各 僧 徒 须 自 谋 生 计 , 课 业 又 过 于 繁 忙 不 容 更 事 生 产 , 其 受 诸 寺 院 之 些 微 俸 给 , 与 得 自 施 主 之 少 许 供 应 , 绝 不 足 以 供 给 其 日 用 所 需 。 彼 等 惟 饮 茶 不 须 付 资 , 但 无 佐 饮 之 品 , 常 两 日 不 能 得 食 , 其 惨 苦 有 如 此 也 。

杀 生 行 为 , 原 佛 门 所 不 许 , 惟 西 藏 各 喇 嘛 皆 喜 食 肉 , 不 能 一 日 或 缺 , 每 岁 最 后 三 月 中 , 拉 萨 市 上 , 例 须 屠 宰 牛 羊 五 万 余 头 , 此 一 事 实 殊 堪 注 意 也 。 藏 人 用 刑 极 残 酷 , 如 挖 眼 、 斩 首 、 鞭 扑 等 不 胜 枚 举 。

喇 嘛 制 度 究 竟 是 否 完 善 , 余 实 不 能 无 疑 。 佛 教 有 倡 导 和 平 之 功 用 , 自 是 千 真 万 确 。 如 果 藏 人 信 奉 回 教 , 则 吾 人 欲 入 拉 萨 , 当 不 如 此 其 易 也 。 即 如 蒙 古 人 民 昔 日 好 战 之 风 , 今 亦 大 部 衰 竭 。 充 满 和 平 意 味 之 释 迦 佛 象 , 所 在 皆 是 , 不 无 重 大 影 响 。 此 类 释 迦 佛 象 , 或 刻 诸 崖 石 , 或 雕 塑 共 和 平 之 化 生 , 或 制 成 铜 像 , 或 嵌 诸 庙 宇 私 宅 之 神 龛 , 对 于 一 般 人 民 , 实 有 催 眠 与 麻 醉 作 用 也 。

如 上 所 述 , 佛 教 在 蒙 藏 一 带 , 实 曾 孕 育 和 平 。 然 兹 之 所 谓 和 平 , 实 不 过 苟 且 偷 安 , 清 净 寂 灭 而 已 。 佛 教 和 平 炔 禺 之 义 人 人 皆 能 体 验 。 一 般 人 民 大 抵 多 以 慈 悲 为 怀 , 对 于 一 切 人 间 世 , 一 以 和 平 为 依 归 。 此 种 思 想 实 不 无 危 险 性 , 盖 一 方 面 可 使 民 族 向 上 , 同 时 亦 可 使 民 族 堕 落 也 。 一 民 族 有 用 之 热 情 与 精 力 , 宜 使 之 充 分 发 展 者 , 每 因 佛 法 之 催 眠 , 化 有 用 为 无 用 。 民 族 活 动 性 与 责 任 心 亦 因 麻 醉 作 用 而 变 为 苟 且 偷 安 , 自 暴 自 弃 , 此 尤 佛 教 最 大 之 流 弊 也 。

藏 人 主 要 观 念 , 实 不 外 自 求 心 灵 之 解 脱 , 只 要 能 自 谋 解 脱 , 更 不 欲 过 问 他 人 事 矣 。 实 际 上 藏 人 心 理 上 犹 充 满 原 始 宗 教 邪 魔 外 道 之 色 彩 , 故 自 信 非 竭 毕 生 精 力 , 不 能 自 谋 解 脱 。 藏 人 意 想 中 之 精 灵 世 界 , 仍 充 满 邪 魔 , 稍 失 修 持 , 即 惧 为 魔 鬼 所 吞 噬 。 各 个 庙 宇 乃 至 各 个 家 宅 皆 充 满 魔 鬼 之 神 像 , 睁 目 露 齿 , 引 颈 伸 手 作 攫 人 状 , 其 狰 狞 可 怖 匪 夷 所 思 。 对 于 天 堂 之 信 仰 , 藏 人 实 极 模 糊 , 而 对 于 地 狱 之 信 仰 , 则 几 可 支 配 大 部 藏 人 之 生 活 , 每 见 愚 妇 愚 夫 , 因 欲 逃 避 地 狱 之 恐 怖 , 尝 自 动 幽 闭 暗 室 中 , 数 年 不 见 天 日 , 惟 以 小 穴 日 送 饮 食 一 次 , 藏 人 对 于 地 狱 信 念 之 深 , 由 此 可 以 想 象 。 愚 夫 愚 妇 咸 以 此 为 死 后 逃 避 魔 鬼 之 不 二 法 门 , 彼 等 对 于 死 后 之 观 念 , 舍 此 更 无 任 何 积 极 之 表 示 。 惟 有 一 事 , 颇 饶 兴 趣 , 即 藏 人 想 像 中 之 地 狱 , 气 候 极 寒 冷 。 如 果 地 狱 气 候 温 暖 , 则 藏 人 将 趋 之 若 鹜 矣 。

如 上 所 述 , 西 藏 之 宗 教 , 实 际 上 已 流 为 邪 魔 外 道 。 惟 于 黑 暗 之 中 , 亦 尚 不 无 一 线 光 明 。

... ... 觉 康 寺 最 初 庙 宇 系 纪 元 前 六 百 五 十 年 修 建 , 嗣 后 陆 续 添 修 , 结 果 院 宇 林 立 , 杂 沓 错 综 , 毫 无 建 筑 学 对 称 之 观 念 。 吾 人 但 见 椽 柱 如 林 , 漆 画 雕 刻 , 光 怪 陆 离 ; 然 其 布 局 后 计 , 毫 无 美 术 观 念 。 且 到 处 尘 垢 堆 积 , 供 奉 之 牛 油 , 因 腐 坏 发 出 奇 臭 , 佛 坛 用 品 如 烛 台 香 炉 之 类 , 多 以 纯 金 制 成 , 式 样 亦 精 美 , 然 其 位 置 殊 凌 乱 无 章 。

惟 念 此 一 古 刹 , 历 史 悠 久 , 香 火 繁 盛 , 游 客 众 多 , 以 致 户 限 为 穿 , 廊 道 渐 圯 , 数 千 年 来 , 四 方 善 男 信 女 , 不 惜 跋 涉 关 山 , 备 尝 险 阻 , 以 求 顶 礼 膜 拜 于 慈 悲 活 佛 之 前 , 则 其 本 身 当 亦 具 有 特 殊 之 魔 力 与 绝 大 之 光 辉 也 。

余 所 谓 喇 嘛 制 度 潜 在 之 法 力 , 即 于 此 见 之 。 彼 蒙 古 人 民 来 自 辽 远 之 荒 原 , 西 藏 人 民 来 自 深 邃 之 山 谷 , 似 皆 欲 于 礼 佛 时 寻 求 此 种 潜 在 之 法 力 也 。 余 偶 于 僻 静 处 , 遥 闻 寺 僧 喃 喃 诵 读 经 典 , 鼓 声 隆 隆 , 角 声 嘹 亮 , 间 以 铙 钹 声 及 钟 罄 声 , 音 韵 悠 然 , 始 悟 此 种 潜 在 法 力 , 来 源 有 自 。 一 般 说 来 , 音 乐 较 语 言 更 适 于 神 灵 关 系 之 表 现 , 角 声 、 钟 鼓 声 、 铙 钹 声 、 喃 喃 诵 经 声 , 交 响 并 奏 , 遂 使 此 种 忧 郁 性 之 民 族 深 为 感 动 , 因 而 发 挥 其 皈 依 之 热 忱 。

藏 人 虽 以 闭 关 自 守 著 闻 于 世 , 然 其 天 性 固 非 不 喜 社 交 者 也 。 藏 人 贸 易 之 才 干 实 与 生 俱 来 , 无 问 男 女 , 无 问 僧 俗 , 皆 从 事 于 商 业 , 而 女 子 之 经 商 者 尤 较 男 子 为 多 。

无 论 如 何 , 藏 人 对 我 显 然 深 怀 疑 惧 , 且 因 吾 人 征 服 印 度 , 对 我 反 感 愈 深 。 然 藏 人 见 我 统 治 印 度 手 段 之 和 平 , 与 印 人 所 享 自 由 之 权 力 , 乃 至 医 院 学 校 之 设 施 , 又 复 大 为 感 动 。 藏 人 之 旅 居 大 吉 岭 者 即 对 享 有 上 述 之 权 利 , 且 在 政 府 机 关 中 , 亦 间 或 担 任 低 级 职 务 , 故 极 愿 归 服 英 人 之 统 治 。 觉 康 寺 中 且 曾 塑 有 女 皇 维 多 利 亚 之 神 像 焉 。 凡 此 种 种 , 藏 人 亦 大 体 承 认 , 惟 转 念 同 样 之 英 人 曾 覆 人 家 国 并 人 领 土 , 又 不 禁 为 之 栗 栗 危 惧 , 以 为 英 人 之 在 印 度 者 或 有 两 种 不 同 之 典 型 , 其 一 和 平 而 炔 禺 , 又 一 则 暴 戾 而 凶 恶 也 。

综 观 西 藏 民 族 之 特 色 , 吾 人 所 可 得 而 言 者 , 即 彼 等 尽 自 外 柔 顺 而 内 狡 狯 ( 被 征 服 民 族 大 低 如 斯 ) , 尽 自 多 污 垢 而 耽 逸 乐 , 彼 等 之 宗 教 亦 尽 自 腐 化 坠 落 , 智 能 上 及 心 灵 上 皆 少 进 步 。 然 根 本 上 , 藏 人 绝 非 毫 无 仁 慈 及 社 交 性 之 民 族 , 至 其 宗 教 情 绪 之 强 烈 , 更 不 待 论 矣 。 对 于 不 德 之 行 亦 非 毫 无 约 束 。 某 喇 嘛 因 娶 一 尼 僧 , 遂 断 送 其 政 治 生 命 。 政 府 大 臣 中 之 较 有 资 产 者 常 自 动 不 受 俸 给 。 藏 人 相 互 间 , 常 表 现 亲 爱 之 精 神 与 强 烈 之 友 谊 。 藏 人 潜 伏 之 天 性 大 足 以 为 善 , 特 期 特 正 确 之 指 示 以 发 扬 光 大 之 耳 。

关 于 中 国 人 士 应 付 藏 人 之 态 度 , 余 特 别 留 意 考 察 , 盖 余 本 人 亦 奉 命 治 理 印 度 一 士 司 , 职 权 颇 似 驻 藏 大 臣 , 故 对 于 中 国 驻 藏 大 臣 接 待 其 藩 属 之 态 度 , 颇 感 兴 趣 。 中 国 当 局 之 专 横 倨 傲 殊 令 人 触 目 惊 心 。 百 年 以 前 , 曼 宁 曾 批 评 " 中 国 官 吏 倨 傲 而 不 谦 逊 , " 余 今 兹 亦 有 同 感 。 凡 英 官 之 治 理 印 度 者 , 对 于 造 访 之 印 度 绅 耆 , 例 须 请 其 就 坐 , 乃 中 国 驻 藏 大 臣 则 虽 摄 政 来 访 , 且 不 许 其 就 坐 。 摄 政 及 诸 协 摆 、 诸 国 会 议 员 、 各 大 寺 主 教 , 皆 须 席 地 盘 坐 室 隅 , 而 驻 藏 大 臣 及 其 僚 属 乃 高 踞 上 座 。 其 接 送 藏 人 之 态 度 , 尤 属 倨 傲 无 礼 , 妄 自 尊 大 。 英 官 接 见 印 度 绅 耆 或 高 级 官 吏 时 , 例 须 起 身 迎 迓 , 而 驻 藏 大 臣 接 见 藏 官 时 , 则 踞 坐 不 动 , 仅 稍 颔 首 示 意 而 已 。 送 客 时 亦 仅 回 首 语 舌 人 日 : " 令 彼 等 去 " 。 吾 英 人 因 对 待 亚 洲 人 士 态 度 高 傲 , 每 受 指 摘 , 有 时 固 属 实 情 , 然 英 人 对 待 亚 洲 人 士 之 高 傲 , 究 不 如 亚 洲 人 士 相 互 骄 傲 之 甚 也 。

中 国 官 吏 应 付 其 藩 属 之 态 度 , 另 有 一 点 , 与 英 人 大 异 其 趣 。 吾 人 在 藏 所 见 中 国 官 吏 , 绝 少 能 操 藏 语 者 。 除 少 数 在 藏 服 务 时 临 时 娶 有 藏 妇 者 外 , 余 人 绝 不 关 心 藏 人 事 。 若 辈 巍 巍 然 凌 驾 于 藏 人 之 上 , 对 藏 人 利 益 则 漠 不 关 怀 , 从 不 设 法 增 进 藏 民 之 幸 福 , 如 英 国 在 印 官 吏 之 所 为 。 余 在 新 疆 时 亦 曾 观 察 当 地 中 国 官 吏 之 行 为 , 与 此 间 毫 无 二 致 , 彼 等 常 欲 保 持 无 上 尊 严 之 面 目 , 拘 拘 于 繁 文 褥 节 , 常 着 大 礼 服 , 相 互 敬 礼 有 加 。 在 彼 等 心 目 中 , 藏 人 不 过 野 蛮 民 族 , 故 不 妨 加 以 藐 视 , 彼 等 常 欲 早 日 脱 离 此 一 蛮 乡 而 返 其 文 明 之 故 国 。

此 种 情 形 , 自 为 藏 人 所 不 满 , 故 对 中 国 官 吏 衔 恨 刺 骨 , 而 又 深 受 中 国 当 局 之 威 胁 , 居 常 惴 惴 。 余 意 藏 人 之 所 以 稍 能 脱 离 野 蛮 生 活 者 , 亦 因 接 触 比 较 文 明 之 中 国 而 受 其 保 护 。 原 始 之 藏 人 , 野 蛮 好 战 , 不 断 侵 入 中 国 。 西 藏 之 文 化 与 宗 教 , 皆 来 自 中 国 , 余 巳 言 及 , 佛 教 流 入 藏 土 , 实 因 文 成 公 主 远 嫁 藏 王 之 媒 介 , 并 非 直 接 由 印 度 传 入 也 。 经 典 及 其 他 古 物 , 固 多 来 自 印 度 , 然 佛 教 之 创 立 于 西 藏 , 实 皆 文 成 公 主 人 格 感 化 之 力 也 。

此 外 , 中 国 当 局 对 于 防 御 外 侮 之 工 作 , 昔 曾 大 有 造 于 西 藏 。 一 七 九 二 年 征 讨 廓 尔 喀 之 役 , 中 国 将 军 跋 涉 关 山 , 备 尝 险 阻 , 军 功 之 显 赫 , 实 为 世 界 各 国 所 震 骇 。 自 中 日 战 役 以 后 , 中 国 在 藏 威 权 减 削 不 少 , 旅 藏 三 年 之 川 口 曾 如 是 云 云 : 依 吾 人 观 察 , 则 早 在 中 国 战 役 以 前 , 中 国 已 丧 失 其 宗 主 国 应 有 之 权 威 , 此 盖 有 事 实 证 明 也 。 惟 过 去 军 功 战 迹 之 余 威 , 迄 今 偶 尔 回 溯 , 犹 足 以 服 慑 藏 人 , 将 来 是 否 尚 能 再 立 同 样 之 军 功 , 则 殊 不 易 言 耳 。

中 国 当 局 尚 足 以 影 响 藏 人 , 固 无 疑 问 , 惟 余 个 人 则 确 信 中 国 当 局 所 采 手 段 , 不 如 吾 人 之 实 际 而 有 效 。 西 藏 为 中 国 保 护 国 , 克 什 米 尔 为 印 度 保 护 国 。 中 国 驻 藏 大 臣 须 拥 兵 数 百 以 自 卫 , 本 年 且 增 至 二 千 , 而 英 国 驻 在 克 什 米 尔 之 道 尹 则 不 烦 一 兵 一 卒 , 甚 且 并 英 印 兵 士 亦 无 须 常 设 。 西 藏 警 察 , 皆 以 华 人 代 藏 人 , 而 克 什 米 尔 之 警 察 则 皆 以 当 地 人 民 充 任 。 克 什 米 尔 面 积 有 八 万 零 五 百 方 里 , 人 口 亦 不 亚 于 西 藏 , 其 地 邻 接 西 藏 与 土 耳 其 斯 坦 , 且 透 过 其 藩 属 而 接 近 阿 富 汗 , 距 俄 国 领 土 才 十 二 哩 耳 。 然 全 境 之 统 治 , 及 邻 近 小 国 治 安 之 维 持 , 悉 由 克 什 米 尔 民 军 担 任 之 。 英 人 惟 担 任 军 事 长 官 , 至 下 级 兵 士 及 警 察 , 绝 无 以 英 人 或 印 人 充 任 者 。 然 此 种 民 军 , 绝 不 至 违 抗 英 政 府 命 令 而 侵 犯 其 邻 国 之 领 土 , 如 一 八 八 六 年 藏 人 违 抗 中 政 府 命 令 而 侵 入 锡 金 也 。 一 八 九 O 年 中 政 府 代 表 西 藏 与 英 人 缔 结 条 约 , 而 藏 人 否 认 之 , 此 种 情 事 , 又 非 克 什 米 尔 人 民 所 能 想 象 者 也 。 中 藏 两 族 同 为 亚 细 亚 人 种 , 又 信 仰 同 一 之 宗 教 , 而 吾 人 与 克 什 米 尔 种 族 既 殊 , 信 仰 亦 不 一 致 , 揆 之 常 理 , 中 国 在 藏 威 权 , 宜 较 吾 人 在 克 什 米 尔 之 威 权 更 为 优 越 。 乃 征 诸 事 实 , 适 得 其 反 。

吾 人 对 于 拉 萨 中 国 当 局 , 力 求 保 持 友 好 之 关 系 。 中 国 在 藏 宗 主 权 , 条 约 中 已 予 以 具 体 之 承 认 , 交 涉 过 程 中 , 余 亦 极 力 设 法 与 驻 藏 大 臣 表 示 好 感 。 吾 人 之 方 针 与 政 策 , 绝 不 欲 取 中 国 而 代 之 , 吾 人 亦 无 意 吞 并 或 保 护 西 藏 。 吾 人 但 求 藏 方 保 证 , 不 许 其 余 列 强 获 取 优 越 势 力 , 彼 邦 秩 序 当 切 实 负 责 维 持 , 并 许 吾 人 享 有 普 通 商 业 利 益 而 已 。 凡 此 种 种 当 不 致 引 起 中 国 之 反 感 与 嫉 视 , 余 对 中 国 驻 藏 大 臣 敬 礼 有 加 , 期 能 ( 事 实 上 已 能 ) 博 取 其 诚 意 之 合 作 。 余 两 人 在 共 同 利 害 上 , 实 应 切 实 合 作 也 。

( 完 )

留言(47条)

http://www.amazon.cn/mn/detailApp?qid=1206644043&ref=SR&sr=1-1&uid=168-6189225-1851406&prodid=zjbk379627
 3月31日,在曲米辛果藏军前线指挥官拉丁色、朗赛林与荣赫鹏等英方代表谈判时,英军偷偷包围了队形密集的藏军。荣赫鹏等人与拉丁色、朗赛林见面后声称:“既然要议和,为表示诚意,我们先将子弹退出枪膛,也要求你们下令将火枪的点火绳熄灭!”荣赫鹏命英军士兵将步枪子弹退出一发,但士兵们旋即推动枪栓将另一发子弹顶入枪膛。当时藏军不了解步枪构造,误认为英军枪膛内已无子弹,便按协议将土枪点火绳全数熄灭。后英方下令开火,但待命的藏军却无法打响火绳枪。在机枪和大炮的密集扫射和轰击中,英军对藏军进行了残酷的大屠杀。数分钟内藏军即被英军射杀400多人,西藏谈判代表数人亦被杀害,鲜血染红了曲米辛果泉水。英军又乘机攻占古鲁,追杀藏军数百人。1000多藏军在曲米辛果牺牲

呵呵,其实我看博主根本压根就不能真正理解佛教,真正佛学的意义,当然,我们不能排除佛教的消极意义,我记得中国研究佛学的一位教授说过,真正有意义的宗教是随着时代发展而进步的,佛教也是如此。
真是如此,佛教与汉传佛教才能相互交流,也正是如此,才能去伪存真。就像南宋时期,有一位济颠和尚,很多同道之人,却说他扰乱佛规为佛们耻辱,但是他的师父,灵隐寺的主持却说,他可是一位得道之人,不可小看他,南宋当时正是黑白颠倒的时代,而济颠的疯,却恰恰反于那个时代的讽刺。也正是如此才能被后人看出他是真正的得到高僧。就像藏传佛教,虽说有糟粕,但是里有很多优秀的文化在里面。难道说西方人文化就没有丑陋地方吗?看看一二次世界大战确都是西方人挑起的。所以尼采说过上帝死了,宗教对于人的灵魂是有积极作用的。
宗教并非完全是麻醉人的工具,文学从根本上离不开宗教的,看看西方文学名著吧,看看西方真正优秀大作家吧,博尔郝斯,里尔克,歌德,雨果,等等数不胜数。
再看看中国的传统古代文学作品,红楼梦,王维,杜甫,李商隐,都被佛教感染着。

你对藏传佛教有多少理解呢???
佛教对于那时的西方很陌生,所以在近代中国有一位得到高僧,他曾是普陀寺主持,太虚法师,他想把佛教发扬世界,想把那时污浊的世界变成佛国净土,可是别人说他是旁门邪道,唯有弘一法师却是对他很理解,还把太虚法师多年未完成的一桩心愿给了了,就是用佛学里的最重要的教义谱写歌曲让广大僧人学唱铭记于心。当然,西方对于佛学我感觉还是很陌生,最近几年,才渐渐的影响到美国,包括一些艺术家。还有,中国有一位得道高僧,因为看到中国当时落后,想用佛学让中国变成强大起来,他想去日本学佛,后来他的朋友对他说,你应该到西藏学,西藏最正宗的,因为它直接来源于印度,后来他成为中国佛教协会的副会长,朱德和他成为最要好的朋友,在文革被批叛,那时突然圆寂。其实他自己了解自己,佛家真正得道高僧修为到最高层次时候,可以知生死。这个事是唐师曾先生说的。其实藏传佛教里,外道最多,所以才有所谓的,道貌岸然者,所以才有所谓的,被西方人称之为野蛮的僧侣,可是真正得道高僧肯定存在的。就像古董中,伪的最多,真品却藏于真品中。这是一个非常普通的事俗道理。
对于这个荣赫鹏,我觉得他倒是非常虚伪,衣冠禽兽,被西方所谓文明包装着自己却做起侵略别人的勾当。中国近代不就是半殖民地社会吗?这让我想起印度的甘地,他是非常伟大的人。也正是他才让印度独立,英国人聒不知耻的曾经说过,莎士比亚和印度,让我们挑选哪个,他们说宁可抛弃印度,也要莎士比亚。英国在印度那里略夺那么多财富,所以我觉得甘地是伟大的人。印度文化深深影响着他,(其实这包含了佛教东西)现在印度有很多愚昧落后地方,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印度真正精神品质正是从印度宗教里得来的。
我觉得荣赫鹏虚伪,同时对于藏传佛教无知,在近代西方人一点瞧不起中国文化,因为他们是侵略者,但是也正是中国传统文化,才有了毛泽东,才有了周恩来,才有了朱德这样的伟人,有了鲁迅,有了老舍,有了陈省深,有了钱学森这样伟大的学者。也正是如此,把在朝鲜战场上,把当时的美国人打得落花流水。
是不是楼主也对荣赫鹏对于这样的见解也觉得很对呢,那就太可悲了。因为你真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同理,也是如此,西藏民众英勇行为,和自身的文化分不开的。是做亡国奴呢,还是宁可玉碎也不能瓦全。看看下面的话,一看就是谬论,如果真是这样,为什么西藏民众还要拼死守护自己的家园呢?
一民族有用之热情与精力,宜使之充分发展者,每因佛法之催眠,化有用为无用。民族活动性与责任心亦因麻醉作用而变为苟且偷安,自暴自弃,此尤佛教最大之流弊也。

呵呵,你也不过如此。

你加黑体是体现荣赫鹏的自大,无知,虚伪,还是在说明你对于藏传文化的无知呢.
傣族你了解多少呢,布依族你又了解多少呢,云南壮族你又了解多少呢?

博主不过是引文以参考,并不代表认同其观点。楼上诸位过虑了吧!

晕,谁说博主承认这种观点了,楼上的你才多疑了吧.
我是觉得,荣赫鹏的这种嘴脸够恶心人的,据然楼主还要加黑提醒,人家算是多虑吗?

本人只是提出疑问.我也知道博客不可能把自己观点冒出来,因为他也怕授人以柄,呵呵.我只是个假设,难道看不出来吗???

风起云涌就靠几个一样的文章,这些文章靠几个简单事例的白描就说英人狡猾。有没有这次开枪事件的前因后果和档案?

从你对藏传佛教的愚昧和维护就知道你这个人偏听偏信

人家转载是人家的自由。你的例子一点说服力都没

我认为喇嘛就是描述的那样。

引用王老高的发言:
。。。。。楼上诸位过虑了吧!
纠正一下 不是“诸位” 看不出来吗 就一个人嘛~~ “风起云涌”~~ 还真是涌的厉害啊~ BTW 涌哥 少安毋躁 我们都是中国人 记住 毕竟我们都是中国人 至少这儿的人没有想卖国的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观点 观点你可以不同意 可以批评 甚至严厉批评 但是 很讨厌你这种方式~~ 这又不是BBS 灌水有用吗~~

我认为“风起云涌”这个人:蛮横无理、自大愚蠢、自以为是。

路见愤愤不平,要说几句。

引用风起云涌的发言:
看看一二次世界大战确都是西方人挑起的。所以尼采说过上帝死了,宗教对于人的灵魂是有积极作用的。宗教并非完全是麻醉人的工具,文学从根本上离不开宗教的,看看西方文学名著吧,看看西方真正优秀大作家吧,博尔郝斯,里尔克,歌德,雨果,等等数不胜数。再看看中国的传统古代文学作品,红楼梦,王维,杜甫,李商隐,都被佛教感染着。
你笑得“呵呵”,是想挤出一点温和一点宽容,实际你却表现得与此相反。 你举的这些例子,除了想让人知道你知道这几个名人,不像是要也不像能够证明其他什么观点。
引用风起云涌的发言:
在近代西方人一点瞧不起中国文化,因为他们是侵略者,但是也正是中国传统文化,才有了毛泽东,才有了周恩来,才有了朱德这样的伟人,有了鲁迅,有了老舍,有了陈省深,有了钱学森这样伟大的学者。也正是如此,把在朝鲜战场上,把当时的美国人打得落花流水。是不是楼主也对荣赫鹏对于这样的见解也觉得很对呢,那就太可悲了。因为你真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你也许爱国,你也许就是愤青,不过你最好还是先多读两本书,知道一些历史才来论历史。我仅看你“落花流水”云云,就知道你议论发得再多,再议论风生再风起云涌再风生水起,也高明不到哪里去。
引用风起云涌的发言:
你加黑体是体现荣赫鹏的自大,无知,虚伪,还是在说明你对于藏传文化的无知呢.傣族你了解多少呢,布依族你又了解多少呢,云南壮族你又了解多少呢?
还是那话,你好像只是想说明你知道这三个少数民族。
引用风起云涌的发言:
晕,谁说博主承认这种观点了,楼上的你才多疑了吧.我是觉得,荣赫鹏的这种嘴脸够恶心人的,据然楼主还要加黑提醒,人家算是多虑吗?
一个“晕”字不能证明你的高明,只能证明你的故作高明。

粗体部分显示出英国人的睿智,一眼就能看穿一个民族遮掩下的老底子

正如日本人从大炮上晒裤衩一眼洞穿中国海军不堪一击一样

英国人准确的预言了乾隆皇帝的傲慢和无知以及这个帝国的虚弱和攻击下将很快垮台

所以英国人再次描述喇嘛的确显示出极其准确的本质,任何维护和什么佛教的博大精深在这里都显得苍白无力,自欺欺人,不是一个量级的讨论和描述,所答非问

盲目的爱国主义正是一些粪青和脑残人士的丰厚土壤和温床

建议说藏传佛教好的,看看“藏传佛教的吸阴大法”这个文章

看不穿一些邪教本质还拼死维护狡辩的人不知道是脑残了还是怎么的

我怀疑那个什莫“风起云涌”得是个卖书的。

请教峰哥,我在谷歌图书上查Mao: A Biography。
http://books.google.com/books?id=fsEnEiDDticC&pg=PP1&dq=Mao:+a+biography&hl=zh-CN&sig=9Zd5fEN8rpt_XqQlAY7XnFSXzY0#PPA163,M1

发现不全,想知道在什么地方可以看到这本书word版或pdf版的全本。

细品黑体字,确实是一针见血之言。不得不佩服百年前的英国人,把问题看得如此透彻。

to风起云涌:不必旁征博引东拉西扯,有理不在话多。能用几句话说说你的观点吗?

“风起云涌”
其实很明白,他老人家根本没观点.谁看懂他要说什么了吗?

本人只想认清事实真相,对于了解的能说一点就说一点,不懂的决不乱讲,荣赫鹏一看就是根本不了解西藏宗教。博主倒是狡猾,只是把字体加黑让网友们随声附和。我觉得博主如果你有见解你就有本事说出来,为什么不敢站出来说呢?还有你封了我的IP,不让评论,为什么呢?那么胆小?我觉得太好笑了,你这样的人。
我所讲的是,不像这位伪善外国人如此误解藏传佛教。
藏传佛教中的红教活佛转世最近转到台湾了,活佛是一个几岁大的小孩。这事都在新闻报导了,这说明什么呢,证明了博主原来观点是错误的。西藏的文化不是封闭的。
不懂的人还乱说的人,我觉得大脑才有问题。因为不会思考。只会受人利用。

其实藏传佛教并不像有的网友那样歪理邪说,里面有很深哲学思想,他和汉族佛教从根本上是同源的。只是大家并不了解藏传佛教,我也正在学习和探究中,不像有的人不懂的瞎说,对于有一位网友所说的吸阴大法,那可能就是网上以讹传讹,确切的说,那是藏传佛教里密宗双修,但是,这样修行是非常危险的,这是真正看过佛学的人说的关于密宗双修说的话:

里面结合具体事例对各类密宗修证方法及层次都有详尽通透的论断。

双修一有差池就会犯杀害不变光佛的恶业,将入金刚地狱。

双修与空行母
  怀师:西藏的红教讲究男女双修,美国也有很多人教人交媾的技巧,收费贵得很。真正的红教双修,讲的是气脉成就。关于双修,各个派别争论很多。有的说,开始时就要双修,为了了欲,等这一阶段过了以后就单修了。有的认为,先把气脉修习到一定程度,再用双修使气脉达到最高的成就。有一派认为,完成许多修行成就后,最后一次男女双修得到报身成就,达到色身的转化。报身也叫色身。
  双修的对象有很严格的条件,很难找到。比如男的找女的双修对象,最好是年轻的,除非对方已经达到空行母的境界。有的说,女性双修对象的眉心、喉处、或者心窝要有一颗红痣。这里讲到,移喜磋嘉的男伴就有这么一颗红痣。另外,要家庭教养好,有见地,有智慧,有道德,心地善良,慈悲好施。
  所谓空行母也有两层意思。西藏一般学密宗的人,以为空行母都是在虚空中飞来飞去的,这是有形的,其实空行母就是见了空性、明心见性、没有欲望、一切空、一切为度人帮助人的人。西藏黄教白教许多人单修,拼命修法,希望空行母来帮他。哎呀,梦中空行母来啊。我就骂他们,你们是在意淫,梦交,若要真正的空行母现身,除非你修持、智慧、福报、功德到了相当的程度才有可能。空行母有时现很凶的姿态,而且很丑陋,有时现比天仙还美的姿态。她还会对你有各种各样的测验。如果你还有善恶丑美的分别心的话,空行母一个耳光把你打扁了。你在定中,如果空行母低头这样看你,你就千万不要碰了,空行母对你已经生气了,说你修行不对。如果背对着你,更不能碰了。换句话说,她警告你不要动双修的念头。
  宗喀巴大师创立黄教,主张单修,禁止双修。但是,他也承认,要想得法报化三身成就,只好等到自己这个肉体毁坏,中阴身时双修,这是另外一个秘密了

对,中国封建朝代是落后愚昧的,也正是这样才被西方列强侵略,才有了日本侵华罪行。但是,我们更应该看到中国传统文化除了落后愚昧的,还有照亮自我灵魂的部分。比如像红楼梦这样的著作,比如中国传统灿烂的诗歌文化,还有那绝美的宋词元曲。我们应该更加学珍惜,拿破伦战败后被囚禁在一个小岛上,看到了中国的孙子兵法之后竟然拍案而起,说到早看到此书,不至于我现在如此竟地,在西方很多商业大公司都把孙子兵法列为商战很重要的学习典籍。这说明我们先人智慧,被西方人认可了,连美国李约瑟博士都赞叹,中国古代曾经是科技最发达国家,毛泽东之所以能够让中国人从此站起来,这和他受到中国传统文化熏陶是分不开的。

本人从不愤(粪)青。
我只是爱理性思考问题,所以愤(粪)青这个词我还是很陌生的,倒是有的人我看到很愤(粪)青的一面,因为不懂乱说,没有理智,只会受人利用。

我是举例子,然后思考问题,这叫蛮横无理?我写这些评论是边思考边写的,如果不思考,很愤青,不懂乱说,受人利用,那才叫愚蠢(加脑残),我只是独立理性的思考问题.我觉得,做什么事情,发表什么看法,是要思考和了解的,不了解胡乱说的人,才是不理性,不理智的,不理智不理性的人不是愚蠢自大,蛮横不讲理是什么呢,这样的人只会受人利用,那多可笑啊!难道不是吗?

用鲁迅先生的话来表达下自己的看法吧:超然的心,是得像贝类一样,外面非有壳不可的。

看了这么多留言,还是我帮风起云涌总结下他说了这么多究竟说了些什么:
1.博主把文章引黑体,很狡猾
2.网友附和,很SB
3.外国人伪善,不懂佛教,不懂中国文化,但我懂
4.我不是粪,但我看到的人是粪
5.我的叫举例子思考,网友那是受人利用,愚蠢加脑残
6.网友们是多么可笑,我是多么理性

太绝了,我学习了.原来除了人皮鼓,长骨作的哨子.还这样精深.

我觉得,英国人不过是白描而已.不同文化背景之间的人相互尊重已属不易,至于认同更难了.世界是多样化的.中国人的文化不需要外国人来认可是文化才是文化.同样反之同理.
平等,尊重,理性.

引用崔骄峰的发言:

请教峰哥,我在谷歌图书上查Mao: A Biography。

发现不全,想知道在什么地方可以看到这本书word版或pdf版的全本。

这是有版权的书籍,网上不会有全文的。

纵观博主标黑的部分,总结起来就是:书作者荣赫鹏认为,“1、西藏野蛮、落后,2、当时中国对西藏管理不力,=>因此最好西方通过统治或文明输入,文明开化之”
尤以博主加黑过的这句“藏人潜伏之天性大足以为善,特期特正确之指示以发扬光大之耳。”最能集中体现。
作者作为入侵西藏的执行者,为其行为寻找借口或者理由,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作为被侵害人,又怎么能耳根子这么软、说什么就信什么呢?
-
根据西方一贯以来的做法,利益,才是驱动他们做任何事的第一动力。
看看同为盎格鲁-撒克逊的美国入侵伊拉克是为了什么,得到了什么?博主,你应该知道是为了取得油田的PSA吧。
-
我看过博主另一篇讲西藏问题的博客,博主没有发表任何自己的观点(也许是为了保护博客,这我可以理解),但是你的言下之意,大家还是懂的。
但我想说,即使在目前最民主、最开放的国家,反-政府的观点可能会博得同情,但是反对自己的民族、反对自己国家的人是从不被接纳的。在博主最喜欢的美国,更是这样的,博主应该很了解吧。
-
希望博主能够接受我小小的建议:也许我们的政府还不够好,但是我们的国家永远是最好的。
你可以批评、反对、蔑视政府,但是你不能蔑视、放弃你脚下的土地,哪怕是一寸。

再啰嗦一句,“Divide and Conquer"可是西方人最喜欢使用的一招。看看印度和伊拉克。。。

为什么一些没有理性思考能力的人会以为自己是理性的呢?
风兄:
1.现下当局在西藏的行为会被lama诅咒吗?特别是最大的lama?
2.活佛转世到了台湾就是开放?为什么新闻一报道你就认为是真的?还转世到过哪里?欧美有吗?为什么以前老在西藏现在就能去台湾了?
3.毛所继承的传统文化不是照亮人类灵魂的那部分,而是反人道主义的帝王之术和谋略之术。
4.你举的例子很遗憾不能说服我,因为大多数是传说和据说。

引用希望博主能为国家考虑的发言:
因此最好西方通过统治或文明输入,文明开化之”
这个归纳实在有栽赃之意,结论也来的很巧妙

有捧杀,陷害,带帽子

然后再树立一个国家民族什么的,对这个卖国贼的观点进行人格和行为进行某种或多或少带有汉奸的引导下,进行任意批斗,侮辱

话题于是也就变了

性质问题也变了

很有煽动性和诱惑性

为了国家,为了......


正义,多少人假汝之手

我也不过是引申了一下,但没有发挥

你应该接受,不然你不会用同样的行为对待博主

在某些论坛很多左粪会蜂拥而上

左粪只需要适量引导就可以了

吸阴大法一文根本不是什么以讹传讹,这是必修(相信你没看原文),只是要搞出很多理由来搪塞愚弄你这样的低级信徒

藏传佛教根本不是正宗,没有正宗教义限制,现世佛可以不受任何限制,而且长时间政教合一把它惯着了

有西方女性逃出后的回忆甚至有多个西方的描述

只是你不懂,妄加狡辩为邪教所蒙蔽,为那些既得利益者维护,你只能算一个不明真相的群众

个人怀疑你根本达不到那个层级来评说,你说的双修只是一种托词辩护,所以你对别人修炼只是一种被愚弄的状态和辩护

引用风起云涌的发言:
朱德这样的伟人,有了鲁迅,有了老舍,有了陈省深,有了钱学森
这几个人和这风马牛不相及


如果大家不了解西藏佛教就别乱说.大家可以看看新浪博客佛学博客圈里,至少能对佛教有所了解,我看过一部电影《色戒》(是钟丽缇主演)至少那是一个了解藏传佛教窗口,还有,佛教不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吗???告诉你吧,那位和朱德是朋友的法师是文殊转世,肯定有人不信。
老舍,是北京人,地道的北京人,难道说他没有受过传统文化影响吗?
本人是低级信徒,可是对于佛教是虔诚,对于真修佛之人,是十分敬仰的。到是有的人在这不懂装懂,很可笑。
我觉得那些想引导人的人才是最应该学习的,他们没有资格去引导别人。这些人自以为是。
很多人都是不懂装懂,还胡乱狡变,中国并不民主,但是,有些问题思考,是不能被人左右的。
我觉得这里是没有可交流的,因为有些东西他们不懂还张着脑袋,胡说一番。表示自己多么懂,竟然说不得藏传佛教是歪理邪说。所以再讨论性质就变了。
愤青是愤世嫉俗,可能每一个人年少时都自高自大的愤青,但是当我们认真的向别人学习,看书学习,能够自我的冷静思考,有理智的思考,而不是有的人鼓吹的引导(先看自己有没有这个能力再说引导,你连放这个屁的资格都不够),那些话说的有理,哪些话说的是错的,心里应该有个数。我们就不是愤青了。
我觉得应该看看毛泽东选集再评论毛泽东,别不懂装懂胡乱说一番,连毛的矛盾论都理解不了,真是太没有资格说这位开创新中国的一代伟人。
在这里根本不是所说真理越辨越明,只是遇一对不懂装懂,胡狡蛮缠的很虚伪,内心却充满了愤(粪)青的人。

楼上说的何等正确,这里有的人就是虚伪,没理吧还强着说自己有理,这还能看清事实真相吗?还说当下中国当局如何,你先学会如何做人,再说吧。
我想博主看的明明白白,但是就希望把一些本来挺明晰事情,被一帮虚伪的糊涂虫搅乱你才满意是吧。
有想做达喇走狗快走吧,那正需要你这样人的。

我突然发觉博主,不是让人们明白事理,而是希望大家都认为你说的是何等正确,你指鹿为马,也即是对的。

朱德:文革被整
老舍:自杀,被同是中华文化熏陶,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红卫兵小将暴打.(用板儿带呦,不是板儿砖.)
鲁迅:幸亏死的早,要不然也得吃他弟弟的瓜捞儿.(周树人不会不知是谁吧.那是给日本人做事的.)
算了.愤愤,脑残.我无限同情.
世界上根本没有伟人.

虚弱者总喜欢篡缩于别人的光环之下,尽管虚幻,以求得温暖.
强健者则直面于人,或是崇敬,或是鄙夷,看明白了再说.

现在越来越觉得很无趣。
楼上你无知就行了,文革把中国文化彻底毁灭的一场运动,我还看了日本人拍的记录片,很多宗教寺院被毁灭。你竟能无知的把这个和那些人等同起来我服了。我真是觉得可笑了,更觉得无聊了。
其实,我们只想看到真理,得到光明,那些历史上伟大的人,是能够把人类从绝望中带出来。而且不是狂热偶像崇拜不明事非。
每一个人都并非完人,但是我们可以从别人身上看到闪光地方。毛泽东是犯过很多错误但是他的很多东西我们应该去学习的。不如人家还鄙视人家,才是可鄙和可悲的。觉得这里真无趣,越来越无趣了,不懂装懂的人让这里越来越无趣。
求知是进步动力,牛顿说过,他是站在巨人肩膀上才能看到这么多的东西。

阮一峰,你的支持者就这个水平?你就这样虚伪???真是话不投机半句多.

博主的这篇文章恰恰说明了,现在西藏进步了,这位外国人所说的恰恰是那时达赖统治的农奴制时期的西藏。

现在的西藏是光明的而原来那时愚昧的西藏是黑暗的,那些在农奴制成为奴隶的后代现在不再世代为奴,而成为了真正的人民。这就是现在的西藏。
不懂藏传佛教,不了解佛教的,不要胡乱说话,很丢人,也显得很无知愚蠢。如果你愿意丢人现眼,那也没有办法。但聪明人是不会和无知瞎说八道的人为伍的。

不好意思更正一下:
(周作人不会不知是谁吧.那是给日本人做事的.)
亲爱的 林(我这样称呼你,你不要牙痛。)
任何事情都有硬币的两面,文化革命也不例外。对于那个能领你作出埃及,横渡红海的人我们是要感谢的。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吸取教训最为重要。我不会鄙视任何人,我也不想站在巨人的肩膀之上,我只想静静的看着他们。我读过一本书讲的事早期佛教的佛塔崇拜和对菠萝提木叉的理解问题。很有意思。读书事件很好玩的事。对比几个主流宗教来看,佛家的攻击性算是小的。
牛顿老年后,终于想明白了上帝之手问题。他写了大量的关于神学文章,可惜在国内无缘拜读。
好了,这样好吗?

引用220volt的发言:
不好意思更正一下:(周作人不会不知是谁吧.那是给日本人做事的.)亲爱的 林(我这样称呼你,你不要牙痛。)任何事情都有硬币的两面,文化革命也不例外。对于那个能领你作出埃及,横渡红海的人我们是要感谢的。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吸取教训最为重要。我不会鄙视任何人,我也不想站在巨人的肩膀之上,我只想静静的看着他们。我读过一本书讲的事早期佛教的佛塔崇拜和对菠萝提木叉的理解问题。很有意思。读书事件很好玩的事。对比几个主流宗教来看,佛家的攻击性算是小的。牛顿老年后,终于想明白了上帝之手问题。他写了大量的关于神学文章,可惜在国内无缘拜读。好了,这样好吗?
周作人不就是出任了伪大学校长么,这个里面典故深了,你一言就叛徒,叛徒这个词很多时候是不合适的

不要把佛教和藏传佛教混为一谈,然后说什么善,或者藏传佛教的善
佛教是经,藏传佛教是典,典并不规范,
牛顿写了上帝就存在上帝?上帝之手现在的问题不再是牛顿那时的

牛顿那时物理还没完备,还是近代科学的萌芽,他还说时空是绝对的

正是牛顿认为时空是绝对的,所以推导出一切都是按照既定规律运行,决定论导致上帝之手

后来相对论和量子物理发现时空并不绝对,因此上帝之手的问题已经是另外的问题了(神学是否一开始就探讨上帝已经达到了顶峰,再也不需要发展?)

宗教的浅薄在于形而上,只会夸夸其谈,
宗教和科学没有区别,都是自治的,很多科学思想本身就是和神学差不多,但是唯一区别就是科学全部都需要验证

和宗教辩论没有意思,宗教本身是一个自治的系统,任何自治的系统都有一套完美的自我辩护

你看过科学的复杂度就知道其他什么神学在科学面前只是小儿科

宇宙自身最多才11维,但是人类已经在研究无限维度下的问题

换句话说,人类有可能比上帝还伟大

宇宙的创建可能只是某些规律的组合,但是人类可以理论研究无限的组合

神学可拿来对自身心灵进行抚慰,但绝不足以解决宇宙问题,创建另一个宇宙等层面(涉及到人是否可能成为另一个上帝的问题)。

大胡子有点假啊?

楼主转这本书很好。我觉得,荣写得不错,无论描述还是分析,比回贴中的某些佛教信徒强多多。

好多留言是对真相的争论
我没有资格参与讨论,我看不到历史,看不到真相,不允许被看到.
真实悲哀~

建议那个叫风气云涌的,看看“王力雄:西藏的选择—西藏与中国的历史关系”吧

那位和朱德是好朋友的法师是能海上师。

藏传佛教的确是大乘佛教的一支,和汉地的佛教同属大乘佛教。

能海上师的事迹在《能海上师永怀录》中有记载。他的法脉至今存在。比如浙江三门多宝讲寺。建议我们汉人要多多了解西藏佛教,其实这也是促进民族和谐、国家稳定的一条途径。可以网上查能海上师和多宝讲寺的事迹。

想起能海上师爱国情操、无畏求法的往事,总让我潸然泪下。至于博主的引文中对一些僧人的贬低描绘,一方面这是从一个不了解藏传佛教含义的异国外道的角度来看待,本不足为据。另外一面,藏传佛教在长期发展中确有流弊,但委实不应抹杀其教义中博大精深之处。

孙旭初 这个人 有介绍吗?我们很象想知道这个人的历史

我要发表看法

«-必填

«-必填,不公开

«-我信任你,不会填写广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