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集《生命的肖像》

作者: 阮一峰

日期: 2008年5月11日

珠峰培训

2005年12月,辽宁教育出版社引进了摄影集《生命的肖像》,作者是德国摄影师瓦尔特·舍尔斯(Walter Schels)。我今天才看到,非常震动。

bg2008051023.jpg

这本摄影集专门拍摄死者。每个人拍摄两张照片,一张是垂死的时候,另一张是过世的那一天。两相对比,效果非常强烈,你会感叹活着和死了是多么不同,你会追问自己到底什么是死亡!

在序言中,作者这样写道:

1991年,我58岁的父亲身患癌症。

他临终前的一星期,母亲和我守在他的医院病床前。有时我们两个人一起陪床,有时轮流陪。医生给他打了吗啡,不过也可能是因为他的病已经很重,总之在这一个星期里,他没有再醒来过。

那是仲夏天气,在拂晓的黎明里,护士们让我们回家去睡一会儿。半个小时后,父亲去世了。

我没有再去看父亲。我没法解释为什么。我甚至不能说是因为我看到了会害怕。那年我26岁。可能只是因为我没有明白,他最后的面容仍然是他的一部分,就像我记忆中他急促的呼吸;他抽动着的放在被单外的手指。

今天,当我们在制作这本书时,我才意识到,我多想看看他最后的面容。

记录下死者最后的面容,这就是这本《生命的肖像》的主题。

舍尔斯感到,我们这个社会有一个严重的缺陷,就是将那些垂死的人们排除在社会之外,仿佛他们已经不是人类了。他用这本摄影集,提醒人们关注这个问题,关注那些默默的、痛苦的、等死的人们。我们每个人都会有这一天。

下面就是书中一部分的照片。

===================

1. Edelgard Clavey, 67岁

bg2008051001.jpg

第一次拍摄:2003年12月5日

Edelgard在八十年代初就离婚了,从此一直独自生活。她没孩子,从很小的时候起,她就积极参加新教的活动。距离去世还有一年的时候,她得了癌症,此后一直卧床不起。当病入膏肓,她感到自己是社会的负担,真心希望死去。

Edelgard Clavey

第二次拍摄:2004年1月4日

"死亡是对一个人的考验。每个人都不得不独自经历整个过程。我非常想死。我想变成光明世界的一部分。但是,经历死亡却是困难的。死亡是一个我无能为力的过程,我影响不了它。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我的生命是别人给予的,我不得不过完我的一生。现在,我要把生命交回去了。"

2. Maria Hai-Anh Tuyet Cao, 52岁

Maria Hai-Anh Tuyet Cao

第一次拍摄:2003年12月5日

Maria说:"死亡一点都不可怕。我拥抱死亡,它并不是永恒。死后当我们见到上帝,我们都会变得美丽。我们只是听从召唤回归尘土。"

Maria Hai-Anh Tuyet Cao Life Before Death

第二次拍摄:2004年2月15日

Maria对死亡的看法,深受宗教的影响。她深信她已经在冥想中看到了死后的生活。她希望,当她死时,灵魂和肉体能够完全分离。死前的大部分时间,她都在脑海中不断准备这个过程。

3. Elly Genthe, 83岁

Elly Genthe Life Before Death

第一次拍摄:2002年12月31日

Elly Genthe是一个坚强、乐观的妇女,她总是自力更生。她经常说,如果她不能照顾自己,那么她宁愿去死。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面对死亡,看上去很勇敢,高度赞扬医院的服务和职员。但是,几天后我再次见到她,看上去她的意志正在变得衰退。

Elly Genthe Life Before Death

第二次拍摄:2003年1月11日

死前的最后几个星期,她会一连睡上一整天。醒着的时候,她总是看到花瓶中爬出小人,她相信这些人会杀死他。这时,如果有人握着她的手,她就会喃喃自语:"把我弄出去,待在这个地方我的心跳会停止。救救我!我不要死!"

4. Beate Taube, 44岁

Beate Taube Life Before Death

第一次拍摄:2004年1月16日

Beate接受乳腺癌治疗已经四年了,但是我们见到她的时候,最后的化学疗法也已经没有作用了。她知道自己快死了,甚至还亲自去看了墓地。

Beate Taube Life Before Death

第二次拍摄:2004年3月10日

Beate感到,如果死亡时丈夫和孩子们在场,她根本做不到撒手而去。当她死时,她是完完全全一个人----她的丈夫在厨房里煮咖啡。他后来对我说,他很失望那时不在她身旁,握着她的手。但是他知道这是她一直在说的,独自死亡对她更容易。

5. Rita Schoffler, 62岁

Rita Schoffler Life Before Death

第一次拍摄:2004年2月17日

在罹患癌症之前,Rita已经离婚17年了。但是一旦她明白自己将要死亡,她立刻就知道要做什么:她要再见到他。那场婚姻已经过去很久了,他们的关系完全破裂:她不许他看孩子,两人如同陌路。

Rita Schoffler Life Before Death

第二次拍摄:2004年5月10日

她打电话给他,告诉他她快死了。他们上一次说话,是将近20年前的事情了,但是这一次,他说他马上就会过来。"我真不应该需要这么久,才学会宽容和遗忘。尽管发生了那么多事情,我仍然喜欢他。"此前的几个星期,她一心等死,但是现在她说:"我多想能够再一次地开始生活啊......"

6. Heiner Schmitz, 52岁

Heiner Schmitz Life Before Death

第一次拍摄:2003年11月19日

Heiner很健谈,表达能力强,头脑敏锐,并且不乏深度。他在广告业就职。当他看到自己的脑部MRI扫描图后,他很快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他的时间不多了。

Heiner Schmitz Life Before Death

第二次拍摄:2003年12月14日

Heiner的朋友不想让他难过,试着让他别去想那些事。他们和他一起看足球赛,就像往常一样,带着啤酒香烟,甚至在病房里开个小型的派对。Heiner苦笑说:"他们中有人在离开时,甚至说'早日康复'、'伙计,希望你不久后重新回来!'。但是没有一个人问问我的感受。难道他们不明白?我就要死了!"

7. Gerda Strech, 68岁

Gerda Strech Life Before Death

第一次拍摄:2003年1月5日

Gerda不能相信,癌症将她好不容易积攒的退休金一扫而光。她告诉我:"我的整个人生就是工作、工作、再工作,没有其他任何东西。"她在一家肥皂厂的装配流水线上工作,独自将孩子拉扯大。她啜泣着说:"这难道是注定的吗?难道死亡不能等一等吗?"

Gerda Strech Life Before Death

第二次拍摄:2003年1月14日

在一次探望中,Gerda说,"没多少时间了。"她很惊慌。她的女儿试图安慰她,说:"妈妈,有一天我们还会团聚的。"Gerda回答说:"那是不可能的。你死后不是被虫子吃掉,就是烧成灰。"女儿央求道:"你还有灵魂呢?"母亲用一种谴责的语气说:"别跟我谈灵魂。现在上帝又在什么地方呢?"

8. Roswitha Pacholleck, 47岁

Roswitha Pacholleck Life Before Death

第一次拍摄:2002年12月31日

"真是荒唐透顶。我居然在这个时候得了癌症,在我人生中第一次觉得生命开始的时候。"在我们初次见面时,Roswitha这样告诉我。几个星期前,她住进了这家医院。她说:"这里的人都是真正的好人。我很享受在这里的每一天。在此之前,我的人生并不快乐。"

Roswitha Pacholleck Life Before Death

第二次拍摄:2003年3月6日

她没有苛求任何人,甚至也包括她自己。她对每个人都很平和。她很欣赏在这所医院中得到的尊敬和同情。她说:"在思想上,我知道我快死了。但是谁知道会发生什么呢?也许会有奇迹出现。"她发誓,如果能够活下去,她愿意一辈子在医院里当个义工。

9. Peter Kelling, 64岁

Peter Kelling Life Before Death

第一次拍摄:2003年11月29日

Peter Kelling以前从没有得过大病。他是一个在社保局工作的公务员,有很高的道德标准。但是有一天,他被确证患了肠癌。我见到他时,癌细胞已经扩散到了肺部、肝和大脑。他低声说:"我只有64岁,我不应该像这样浪费时间。"

Peter Kelling Life Before Death

第二次拍摄:2003年12月22日

他告诉我,他整晚睡不着,思绪翻腾。他哭得很厉害,但是又不说为什么难过。事实上,他几乎什么也不说,他的沉默仿佛是对周围一切的控诉。但是有一件事,Peter Kelling一直做到了生命尽头,那就是关注本地足球队的比赛。直到他死的那天,房间门背后的图表上都记录着每一场比赛的成绩。

10. Barbara Grone, 51岁

Barbara Gröne

第一次拍摄:2003年11月11日

Barbara在一生中,一直感到自己不配活着。她是一个弃婴,出生后不久,就被母亲抛弃了。但是她靠着强烈的求生本能,养成了非常克制和自律的性格。她是这么对我说的。在经过多年艰苦的生活后,看上去生活又重新接纳了她。

Barbara Gröne Life Before Death

第二次拍摄:2003年11月22日

但是这时癌症出现了,她得了卵巢癌,而且已经扩散到了背部和骨盆。医生束手无策。突然间,她的心理阴影又重现了,那种熟悉的悲伤和被放弃的感觉。在她最后的时间,她告诉我,这种感觉压倒了她。"我所有的努力都是一场空,"她说,"好像生活将我抛弃了。"

11. Klara Behrens, 83岁

Klara Behrens Life Before Death

第一次拍摄:2004年2月6日

Klara Behrens知道她活不长了。她说:"有时我确实希望情况能好转,但是一旦病痛发作,我就不想努力活下去了。"

Klara Behrens

第二次拍摄:2004年3月3日

"我想知道有没有来生,我觉得是没有的。我不害怕死亡,我只是沙漠中无数沙粒中的一粒......"

[相关链接]

* 新浪网《生命的肖像》在线阅读

(完)

一灯学堂

优达学城

留言(14条)

几年前在南方周末上看过这套照片,确实很感慨

震撼人心!

很喜欢……第一次看到死者照片感到不恐惧……

前一个月的时候我深深地被我梦到的死刑场景困扰,感到恐惧和忧伤。死刑犯是一个犯了诈骗罪的女人。
看《黑暗中的舞者》时感到了更多的忧伤和揪心。
爸妈说爷爷在特护病房的时候他的背部开始腐烂,爸妈每次亲手帮爷爷擦身,怕护士擦得不干净。我只是记得爷爷在昏迷中的脸和身体干净得几乎透明。
上星期去美术馆看一个关于女性的展览,不知道为什么“生命感”或者说生命的美感,无论是生机还是绝望特别能从女性身上看到。这些摄影也是一样。
许多是平静的,但那些能看出生平坚强的性格的人第二张照片的平静更加令人唏嘘。她们一定恐惧和不甘。但这就是生命感吧。

恩恩人生就是奇妙
生与死相似又差异

活的挣扎
死的安详
或许死亡并不那么恐惧了

这是本美丽的书

与sunbuy一样,第一次接触到这个市在南方周末,今天再次看到,依然唏嘘不已。尤其看到这个17个月小姑娘艾尔米拉,好难过!那么美丽无辜的小生命~~看完她的故事,眼泪忍不住都流下来。又想到国内最近的阜阳肠道病毒感染事件,那些小娃娃们也是这样痛苦地死去~~无语啊!

我不会去买这本书的,没有阅读的勇气~~~很悲伤的感觉。

一开始几张还没有太强烈的感觉,但越看越感到震撼。
这本书值得一读。要鼓起勇气去读它。

对死亡的畏惧是不变的主题,你,我,他,都不得不面对。

挺残酷的!

很现实,也给人很多感触啊!

挺震撼的
我觉得 这 才是摄影真正存在的意义
记下场景
引人思考
我想我以后的摄影道路也会朝着这条道路发展下去的

我买了这本书
每一次翻开都会被震撼到
死亡虽然沉重,我们却必须勇敢的面对它!!!

我要发表看法

«-必填

«-必填,不公开

«-我信任你,不会填写广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