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行政管理费

作者: 阮一峰

日期: 2008年6月 3日

珠峰培训

1.

今年第四期的《炎黄春秋》上,有一篇文章《中国财政支出结构的过去、现在与未来》

我第一眼看到,就决定一定要转载。因为它说出了我一直想说的东西----政府的财政支出太不合理、太黑暗。

2.

根据文中的数据,中央财政支出的前三项分别是:行政管理费、经济建设费、和文教卫生社会保障支出。其中,行政管理费占总支出的比例,高达26%。

下表是1982-2005年中央财政支出与行政管理费的明细。

年份 财政支出(亿元) 行政管理费(亿元) 比重(%)
1982 1964 135 6.9
1983 2285 142 6.2
1984 2815 185 6.6
1985 3339 235 7.0
1986 3780 307 8.1
1987 4103 336 8.2
1988 4636 407 8.8
1989 5327 540 10.1
1990 5790 602 10.4
1991 6479 635 9.8
1992 7392 739 10.0
1993 5957 1004 16.9
1994 7503 1401 18.7
1995 9155 1739 19.0
1996 11776 2439 20.7
1997 11919 2639 22.1
1998 13716 3189 23.3
1999 16326 3831 23.5
2000 19416 4993 25.7
2001 22752 6012 26.4
2002 25884 6720 26.0
2003 28806 7528 26.1
2004 32837 8656 26.4
2005 39173 10378 26.5

从中可以看出,25年间中央财政支出大约增加了20倍,行政管理费却增加了将近77倍,比重从7%不到,提高到超过26%。

3.

所谓中央财政的"行政管理费",大致包括如下的支出:

1)所有国家公务员和党政干部的工资;

2)党政机关运作的费用,包括公车支出和兴建政府大楼;

3)民主党派的补助支出;

4)外交支出;

5)公安、安全、司法、法院、检察院等机构的支出。

除此之外,还包括一些非常规支出,比如每年3月北京召开"两会"的费用。

总之,通俗地说,行政管理费就是政府花在自己身上的钱。这是中国财政支出中最大的项目,超过了经济建设、教育、社会保障等全民性的支出。因此结论是,中国政府行为的首要目的,就是为了让自己获益。

4.

我们不妨比较一下,其他国家公务支出占财政支出的比例。

  ■ 德国(1998年)2.7%

  ■ 埃及(1997年)3.1%

  ■ 英国(1999年)4.2%

  ■ 韩国(1997年)5.1%

  ■ 泰国(2000年)5.2%

  ■ 印度(2000年)6.3%

  ■ 加拿大(2000年)7.1%

  ■ 俄罗斯(2000年)7.6%

  ■ 美国(2000年)9.9%

  ■ 中华人民共和国(2000年)25.7%

德国的GDP要大于中国,但是德国政府管理国家的费用,只占财政支出的2.8%,几乎是中国的十分之一。因此可以推断,中国政府的日常运作,必定具有两个特点:1)效率低下、人员冗余、办事手续繁琐;2)充满了惊人的浪费和贪污。

5.

2005年,中央财政的行政管理费大约是10000亿元。由于中央财政和地方财政基本上是1比1的规模,所以假设地方财政的行政管理费也是1万亿。因此,全国当年的行政管理费总支出在20000亿元左右。

文章称,在这20000亿元的支出中,最大的项目是"三公"----公车消费、公款吃喝玩乐和公费出国。

据估计,全国一年的公车消费为4000亿元,公款吃喝玩乐2000亿元,公费出国3000亿元。

这三者相加,达到了9000亿元,几乎占去了行政管理费的一半。这些费用的大部分,都是可以被省掉的。

6.

以公车消费为例。2004年中国大陆各级党政机关公车约有400万辆,年费用4085亿元。每年各级政府采购汽车的数量,以超过20%速度递增。

"公车",顾名思义应是仅限于公用。但普遍现状是,领导人员用三分之一、家属用三分之一、司机用三分之一,即所谓"三三制"。除了公车私用,维修保养和保险费用,也都是公款支出。

《人民日报》2005年1月26日报道,据了解,甘肃省一个县的公务用车少则89辆,多则362辆;要养活全省公务用车,一年花费8.07亿元。公务车每公里成本费6至8元,是市场成本的8至10倍,使用效率只有市场运营车辆的十分之一。

再看看其他国家的政府是如何用车的。

  ■ 韩国首都首尔市已把"官车"数量砍到只剩4辆,市长和3位副市长各1辆。没有紧要公务,市长也须乘地铁上班。

  ■ 美国纽约市长布隆伯格、英国伦敦市长利文斯通也都是每天乘地铁上下班。

  ■ 瑞典政府高官工作时可以使用公车,下班只能开自己的私车,首相也只能开私家车上下班。瑞典警方在周末可以拦住任何公车,检查其是否执行公务。

  ■ 德国一位女议员因为用公车送丈夫到大学上班被曝光而不得不辞职。

  ■ 丹麦的公务员出差只能坐公共汽车,出差地如果没有公交车,才可以乘坐出租车。

  ■ 意大利西西里岛有个倒霉的市长,他和夫人出去私人旅行,让司机用公车把他们送到港口,旅行回来又让司机接了一次。不料被人告上法庭。市长公车私用,补回汽油费都不行,不但丢了乌纱帽,还被判入狱六个月。

  ■ 芬兰可以说根本就没有公车一说。除总统以外,芬兰整个公务员系统中,只有总理、外交部长、内务部长和国防部长4个人享有固定的专用公车待遇。而且他们也只能在上班时间使用专车。亲友揩油之事闻所未闻。虽然贵为一国元首,芬兰总统常常骑自行车出门。

7.

试想一下,如果将这些不合理的行政管理费节省下来,用于民生,可以造福多少人!

但是,在中国这是不可能的。政府支出根本不接受监督,财政支出的详细预算和决算都对社会保密。所以政府才敢为所欲为。

经济学中有一条基本假设:任何组织的首要行为目的都是利己的。这一点在中国政府身上体现得特别明显,它的本质就是一个特别贪婪的利己组织。

[延伸阅读]

* 中美政府建筑比较

(完)

一灯学堂

留言(34条)

阮兄,喝醉了吧,说这话可是要抓进去的,我先闪了。

你现在才明白?

我没看错,ccp的改革是,首先保证自己利益不会受到改革,除非绝对有必要,否则能不改就不改,实在不行,不改就做不下去全盘皆输,就稍微改点,但是也只是改下面的地方的

如果是别人,那动作是剃刀式的,ccp有个特点就是掩耳盗铃,为了痛苦,往往是能拖就拖,最后给个缓冲,缓冲一到,剃刀式大上大下解决。

比如退税问题,宏观调控问题,油价涨价问题,燃油税问题

这个退税,其实就是涉及到自己,所以尽量拖,搞些什么结构性通胀之类的词,掩饰自己。最后实在拖不下去了,还用一些什么偏紧,偏快,在cpi上作假等,如果按照越南那样算,早就超过25%了

去年那是实在拖不下去,所以所得税什么的,全部升,还有人民币升值也很快,把所有压力一下子释放,现在看不行了,又赶忙回调

但这个只会再次加速热钱,最后还是要调回去


中国现在这个状况就是资源扭曲,所有国企想集中套现,把这个状况烂摊子全部扔给股东,然后经济狂跌,让这些人集体在通胀中为历史欠账买单


宏观调控,不直到调控死了多少

燃油税这个,只要不出台,油价的补贴就会补到经济崩溃为止

但是只要出台,费改税,就要施行,因为不可能多重收费
费改税
地方财政会又缩水,中央财政拿不出更多钱,这样中央和地方矛盾就会更加突出

这样地方和中央的经济又出现分税制的矛盾

分税制可以说快破产了

返还机制是不可持续的

地方政府其实就是类似美国州

不管是大部制还是大村庄制,都是精简政府

这涉及到裁员

地方政府实际上已经破产,起码有几万亿坏帐

现在银行商业化,地方政府等于断了奶,很多地方政府其实就是靠卖地维持,这个也是不可持续的,很多地很快就卖完,所以地方政府实际上没活路了

党政不分实际上就是靠冗余党员维持稳定,“免费"劳动力,一旦经济上不能提供,党员就分崩离析

你提那个什么韩国,德国,没用,ccp根本无动于衷的

最主要是体制本身的问题会造成他不得不自己改革,否则就会出现系统性问题

不切断自己的胳臂就会全身毒发身亡

石油太狠了,中国去年一年所有上市企业的利润总和的一半被石油涨价所侵吞,如果油价放开,那恶性通胀是不可想象的

所有社会主义都是靠资源补贴自己,中国更可笑,补贴自己就算了,还出口补贴老外,本来全国有价值100万亿资源可以维持个50年,中国资源不算价格,都是低价,现在这样算下去,10几年就完蛋了

如果不放开,这个制度是不可持续的
全世界做空中国,中国用同样的资源,还沉迷于低利润也忍着做,利润太低,甚至还不如别人金融资本的利息,如果利润低到别人借钱的利息可以支付囤积所有物资买空全世界赌中国要把这个物资涨价到世界水平,中国肯定会轰然倒下

承受这个价格,金融资本大赚,这就是买空中国的收益

不承受这个价格,就要补贴,国库很快就会倒下,就和这个石油补贴一样,已经做大的世界工厂的低级工厂在资源囤积面前会海量破产,这是ccp不能忍受的


从ccp准备回调纺织退税就可以看出ccp的底牌很低


ccp现在是囚徒困境


而且最近还又要回调退税,

先富带后富其实就是通胀,富人肯定会资金出逃的

中国未来只会更惨,不会更好,全民大锅饭,彻底结束了

奥运会是中国人民大闹吃大锅饭的最后一年

想到了动物庄园

这还只是账面上的,要知道以前根本没有审计。现在有,但也没多大作用。

太悲观了,难道末日来临?

有办法吗?有办法吗?

有没有可能吧管理费用降到5%。

不公款消费怎么拉动经济

或许是黎明前的黑暗。大家挺一挺吧。

还降到5%

你那个行政费用未必是透明的

今年周天勇不是说了,地方政府和中央税收其实一共是9万亿,9万亿没有合理预算,都花到不知道哪里了,gdp才多少?

鉴于地方政府的长期欠涨和不可持续性,地方政府陆续破产,指日可待


可能有的已经破产了,比如宁夏,重庆什么的,公务员轮流上班都只能发30%工资,欠涨一塌糊涂,岗位严重超标

税收不减,压力不减,企业倒闭

税收一减,公务员下岗,党员发不出工资,影响ccp执政稳定,


大政府想什么都抓,禁止搞什么私人组织,工会等类似美国的行业协会,小团体来完成的任务,而这个权力不受限制,浪费严重

所以大政府让路,没有人完成的东西势必需要小团体出来,这样利益集团和民间各种团体会纷纷出台

社会成为盘根错节的黑社会,邪教等盘踞
人民最终愚昧,不是入这教就是那协会

资源太少,大家为生存抢饭

小团体利益割据
谁最狠最不要脸最无耻,最能煽动,抢夺群众,势力最大,谁最后就生存坐大

最终国家解体


越南就是社会主义样板

有了资源,一切好说,没了资源,一切难办

资本主义也未必好多少,说到底就是人多了

谁人最多,谁坚持不下去,谁倒下


是黑暗前的黎明

不是黎明前的黑暗;`)

一人坐大,天下为奴

反正搞的就和印度差不多,搞些什么愚弄他们的东西,让他们相信来世可以过好日子

这样提高什么营养,粮食变成了鸡蛋猪肉,粮食压力,资源压力顿时没了狠多

少部分人寄生在这些奴隶身上过着舒服的生活

这才是人类的最后模式

总是看到人类用粮食变能源

什么时候能把能源直接变粮食,那就厉害

水稻基因太复杂

如果有某些单细胞的海藻之类,只要搞清楚几万个基因构造,人工合成未必不是办法

这样多修点发电厂人就可以吃饭了

中国政府是不可持续的

这个比一直上升

中国全年所有企业利润大概就2万亿,一旦企业大幅度利润下滑

这个庞大的政府现任人员和开销将被做空

税收无法养活

庞然大物轰然倒下

做空中国政府及政权完全可以在老外全面精心构造

这个制度不变革,中国ccp等迟早被自己压垮

无限制,不受控制发展,就和大象最后把自己压垮一样

改革30年,一夜回到解放前(狠有可能,按照格林斯潘的口气,超过50%)

苏联还有资源,卖资源再崛起,中国呢,没拉


不可能再次原始积累再次崛起

呵呵 阮兄真是勇气可嘉啊

所谓有道德勇气

是不是想跟郎咸平先生比肩呢?

呵呵,如果下降的话,谁去考公务员呢?

怎么办?

事实便是如此。说说也只能如此。一切还是继续。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有时候假象太多,就当真了。其实大家都在泥水里爬啊爬,心里默默祈祷自己可不可以晚点死。

美国(2000年)9.9%
2000在克林顿手里,财政还有盈余。
好奇,如果行政管理费都像2000年这么低,美国政府经常性的财政赤字哪里来?

引用Yoga Bear的发言:
美国(2000年)9.9%2000在克林顿手里,财政还有盈余。好奇,如果行政管理费都像2000年这么低,美国政府经常性的财政赤字哪里来?
公共福利

我很惊讶,这样的数据是如何披露的?
初中的教科书中写到:资本主义国家很腐败,因为他们每年都会花很多钱搞各种大选,说这是对纳税人的赤裸裸的剥削。
现在终于有人找到一套数据,告诉我们自己国家的情况了。

客观将,体制是根源,造成政府的职能和权限不同,社会就好比一个复杂运行的机器系统,政府是驾驭机器的人,只不过我们的司机什么都修,什么都关,没办法,跟机器系统有关。

知道有个什么市,由于政府规定中午公务员禁止饮酒,有督查组什么的检查,逮着立马免职,非常之狠。一段时间后,该市酒店和白酒经销商坐不住了,纷纷表示,利润下降,难以为继。先不管是不是真实的,因为毕竟晚上还是没人管。但止看着一点,不难发现,国家经济的部分动力的来源。要政府管住嘴,卷烟,白酒,餐饮(高档),目前来说,要承受巨大的转型压力,那就叫做重新洗牌吧。管住腿,那么燃料,汽修汽配,保险业要承受巨大的压力。
中国教育不好,国民综合素质不是高,公务员行业鱼龙混杂,真正适应现代化管理的很少,但很多地方毕竟不发达,不需要那么高素质的公务员来管理,虽然这不是理由,因为,今非昔比,如果想转变,是不一定要这么慢的。我是说,如果说降低公务员薪酬,能改善社会环境,那是扯淡。因为工资幅度在很多地区,是不高的。靠工资买房,在中国,不现实。很多人住的都是,一生积蓄买的房子,更有很多人住的是过去的房改房。
中国在很多方面和国外是不能放在一起比的,比如观念,文化。比如人口,教育水平。历史。有些是能比的,比如改善的决心。不要盲目的乱比一通,能说明什么?
我只祈祷,更多的投入能到教育上,不是无底洞式的补贴,是切实提高教育的质量和水平。加强社会公正体系的改造,让正义得到尊重,让丑陋受到指责和惩罚。而这些,目前只能寄希望与政府的觉悟,觉醒。欣喜的是,打开的门不会再关上了。

天朝特色就是崇尚自上而下的行政,立法则相对落后得多……

我想要拉登blog的地址!!

“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可以把这个行政管理费看作是政府维持社会安定的保护费,中国人能接受这个高价保护费这么多年,我觉得跟49年以前中国社会过于动荡有关系。

以链接的形式引用到我的blog中了


拉灯的话,有些意思。

我倒觉得,中国人能接受这个高价保护费这么多年,跟49年以后中国社会被整个洗脑有关系。

容易被和谐!!

这篇文章 你怎么就转了一半呢

以下为引用

[quote]
有些人穷惯了,一有权力就不得了,这是自小平同学改革以后就有的诟病。
[/quote]


另外,我更加想了解的是,全国人大代表的背景,政治背景。我估计有50%以上是有公务员身份的。

学习了

受教了

在我们公益行业,国家法定的行政管理费用是8%,但是事实是,每当发生“特殊”、“重要”的捐赠时,国家或捐赠人经常强制要求公益机构不收取行政管理费用,这样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行政管理费用由政府其他预算来承担,并且因为不包含在捐赠费用中,就不需要接受监督,可能远远超过8%。
就连这样的行业,也需要国家行政来养活,可想而知,更不要说那些贪污腐败了!

在中国受教育越多越没希望,最后完全被洗清了。

我要发表看法

«-必填

«-必填,不公开

«-我信任你,不会填写广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