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增长率的下限

作者: 阮一峰

上个月,我写了一篇《即将到来的中国大萧条》

那篇文章中,有一个基本的问题没有提到,那就是:

什么是萧条?怎么判断萧条已经发生了?

今天,我就来谈谈这个问题。

先看一张《中国就业情况统计表》,出自《中国统计年鉴2007》

2002 2003 2004 2005 2006
全国就业人口(万人) 73740 74432 75200 75825 76400
城镇就业人口(万人) 24780 25639 26476 27331 28310
乡村就业人口(万人) 48960 48793 48724 48494 48090

从这张表中,我们可以看到:

1)中国平均每年新增就业人口900万。(20年就是新增1.8亿劳动力。)

2)乡村就业人口一直在减少。

3)所有新增就业人口,都必须在城镇消化。

因此,以城镇就业人口(3亿不到)作为基数计算,每年的产出增长至少必须达到4%,才能消化900万的新增就业人口。如果考虑到劳动力收入的增长,那么增长率必须达到5%~6%,才能勉强应付就业问题。实际上,这个估计可能都偏低,有统计显示,中国的GDP每增长一个百分点,只能解决100万新增劳动力的就业,也就是说,解决900万人的就业,就需要每年经济至少增长9%。

结论是,保守估计,中国的年均经济增长不能低于6%,否则就会出现萧条;如果经济增长超过9%,就属于繁荣。

根据渣打银行的最新预测,中国2009和2010年经济增长分别为7.9%和7.1%,不排除进一步放缓的可能性。

===============

我之所以会想到这个问题,是因为上个周末,我收到了Peking Duck的站长Richard Burger的来信,他在讨论中国经济到底会硬着陆(hard landing)还是软着陆(soft landing)。

他的信是这样写的:

Hello sir,

I thought you might enjoy my new post about the two schools of thought on how China will be hit by the global financial crisis. One side says hard landing, the other says soft. I am praying for a soft landing, of course, and think that is more likely: http://www.pekingduck.org/2008/11/china-calamity-or-calm-wapo-vs-nyt/. Take care -

Richard Burger

我的回信如下:

Hi, Richard,

Nice to receive your mail. Frankly speaking, I never expect you would write to me.

If you are interested in my opinion, I tell you, I do NOT think those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from Chinese govnerment is the solution to the coming Great Depression. The reason is very simple: if common Chinese people still are reluctant to make consumption instead of save money in the future, every policy stimulus is useless. The only effective way to fight the crisis is to make the poor have more money to spend, but this is the last thing Chinese government will do.

Actually, I hope the crisis will bring us a revolution.

Regards.

Ruanyf
2008.11.09

(完)

留言(45条)

期待革命的看法幼稚且恶毒。
我对现状同样难以容忍,但是我很清楚革命意味着什么。
尤其是在中国。
出于对现实的不满而期待打破重塑,
是对知识分子不断思考和普世关怀义务的背弃。
所以我必须很直接地说:
Shame on You!

“Actually, I hope the crisis will bring us a revolution.”
对于无产,无希望的人来说,revolution是一个没得选择的选择。
对于有产之人,evolution才是上策。除非Gov将有产者变成无产者。

一楼的火气很大。但,别动不动就抛出个Shame on you!这么重的语句,更何况这是人家的网上之家。而且博主只是发表下个人看法。

如果你觉得博主一番话能真能在中国煽起revolution,那不正反应了社会底层人民的声音?(要相信绝大多数人会在能力范围之内,对自己的负起最大责任。你别老想着代表这个,代表那个,你代表好你自己就行了。每个人代表好自己就行了)

BTW,以我目前的处境我也不在赞同revolution,evolution是个可以接受的选择。(不错所料的话,绝大部分读者都会选择evolution,毕竟能上网,能闲暇抽点时间上这里看文章的人,是不属于那8亿人的)

一直关注着你和和菜头两人的博客,博主最近有些极端,因此少了很多的趣味性,而这点正是博主你吸引人的地方。
revolution只回在它该来的时候来,虽然我越来越确信它的到来会越来越靠前。
孔子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首先保证自己的父母妻子过上稳定的生活,然后是喜爱自己的网友们从自己的博客中得到有用的信息,然后再是时代的展望。

永远支持博主你! 加油!

一直关注着你和和菜头两人的博客,博主最近有些极端,因此少了很多的趣味性,而这点正是博主你吸引人的地方。
revolution只回在它该来的时候来,虽然我越来越确信它的到来会越来越靠前。
孔子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首先保证自己的父母妻子过上稳定的生活,然后是喜爱自己的网友们从自己的博客中得到有用的信息,然后再是时代的展望。

永远支持博主你! 加油!

你得好好跟奥巴马学
用chenge代替revolution
用yes we can代替I do NOT think they can

好好跟外国人学吧 中这些事我们自己解决就行了 你不爱参与也请不要泼冷水

Financial crisis is not so horrible as you think. China will have a revolution? No, it's just your dream. Told you a rule, if and only if the people have food to survive. They wouldn't change their way of life, such as revolution. Maybe a revolution in a peace way, if you want to call it revolution.

我们对于政府和执政者还是给予更多的信任和肯定吧,就像教育一个孩子一样

至于是否发生萧条,我也认同你的“即将到来”

中国的就业人口的统计数据实在是不靠谱。可信度不高!

TO 三一兄:
革命Revolution作为名词,又分两个概念;
1、政治概念,是指在一个国家管理方面的一种变化,通常导致一个不同的政治体制,并 时常(只是时常,并非绝对!) 伴随使用暴力或者战争。
2、一般概念,指一种改变了人们做事情方式的非常重要的变化。

“中国的改革开放是二十世纪末最伟大的事件”,“是人类历史上一场伟大的和平革命”---意大利著名记者、作家、东亚问题专家费尔南多·梅泽蒂先生http://www.gmw.cn/content/2008-10/20/content_850259.htm

革命并不一定非要采取暴力方式,尽管我本人也比较喜欢improvement或reformation。但是你看中国喊政改喊了这么多年,有什么切实有效值得人民乐观的举措吗?与虎谋皮、让它自宫是不太现实的事情。
另外跟“ah_song ”唠叨一句:人家都把你当个屁了(请参考林书记经典语录),你还把人家当小孩,I服了U!

革命暴露了愤青的本来面目

我觉的哈,也许笔者也不希望是暴力的革命,而只是希望是一场变革.

引用songlin的发言:
revolution只回在它该来的时候来,虽然我越来越确信它的到来会越来越靠前。
表示赞同.

而对于


引用johonsons1的发言:

if and only if the people have food to survive. They wouldn't change their way of life, such as revolution.
说的是实际情况,但是呢,我觉的也许这跟长时间的"文化"有关,你看,一般情况:在中国,要去世的母亲,最后时刻,告诉孩子的总是,"少惹事,平平安安的过日子",因为,不是法制国家---不好意思,又扯远了

竟然以为峰兄支持暴力革命的同学,不懂英语就算了,没有看过峰哥以前的博客,就乱评论也太随意了。峰哥希望用英语写作就少了无聊的人的想法,又破灭了。

如果盼望革命到来,那楼主打算为革命做什么贡献?

to 崔骄峰
你可以说这里的一些读者不懂英语,但你不能说收信人不懂英语,以下是他对博主回信的回答:I can’t go quite as far as my fellow blogger and hope for revolution. I hope for more money and opportunity to reach the huddled masses without a revolution that could leave everybody worse off. (If someone could answer the question of who would fill the power vacuum I might be persuaded to hope for it.)——看起来他也理解成暴力revolution,而且并不太希望发生这样的事情。

TO ah_song:

问题是他们在改吗?看看目前全国性的暴力事件!看看这次“林大人”的酒后表现!

我(只代表我,所以不用“我们”)认为政府和执政的人起码让我们看到你们愿意往好的方向变吧?你看到了?我只看到现在国营企业里还在用上班时间学习“科学发展观”。我觉得,即使要学习,学习马克思原著更能让人思考

to 三一 :
revolution 不过是个big change,evolution 不过是个small change ,奥巴马说要change(我估计次贷危机这个烂摊子还要再来8000亿,这是必须的,8k估计快花完了吧,如果按照郭凯的规模总计3w亿的说法),希望他change成功。
不合理的东西当然要change,管change大小,有什么好怕的。
不想revolution,那么见到不合理的就要吼,否则迟早change到你的头上。

一 阮一峰并没有写“革命”
他只是写revolution
所以其他人不得以颠覆政府的意图和危害国家安全的罪名相加
二 政府已经加大投入扩大内需 防止经济下行过快

新华网北京11月9日电 国务院总理温家宝5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部署进一步扩大内需促进经济平稳较快增长的措施。

三 黑猫白猫,只要抓住老鼠就是好猫。
国家无论处于何种政治体制之下,只要人民生活富裕和平,就是好的。如果境况相反,就是不好的。

今天的一切,历史将来自有评价。

那有没有这么一种可能性,之前的城镇就业人口快速增长,有很大的原因是因为10%以上的增长率。而现在增长率下来了,往城镇转移的就业人口相对也自然会减少。
现在不期待revolution,不能确定其能带来更多的好处。有句话挺好的,当脑白金的销量不能支持其广告费的时候,咱们国家democracy的时机就到了。

很明显:(75825 - 73740)/(2006 - 2002) = 665 (万)

那“1)中国平均每年新增就业人口900万。”您是怎么看到的呢?

文章写的很好,但请严谨一些,谢谢。

中国的GDP每增长一个百分点,只能解决100万新增劳动力的就业,也就是说,解决900万人的就业,就需要每年经济至少增长9%。
-----------
能这么简单的乘以9吗???

民众手里没有枪,革命是不可能的,博主的意思是改革吧,更彻底一点的改革。但是寄希望与中国政府有点不切实际!

很多人对现实已经开始绝望了,不用看新闻,看看身边平时发生的那些事,只有无力和绝望了。如果手里有武器,说不定真会革命!

阮兄:
今天在学校图书馆翻到一本《2006-2010下一个大泡泡》,赫然发现你是第一译者。
看了一下内容,有一次被震惊,Dent预言的还真准,谢谢你翻译了这本书,让我受益匪浅。

目前的制度环境对某些群体来说是有利的
他们会自动放弃享受的这些利益吗

分配制度的不公正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创新的积极性
缺少创新动力的经济增长必不能长久持续

很是悲观 看不到有什么可以改变现在这种情况
天天都不能避免接触到这些不公正,不合理的事
时间久了 为了让自己好受些 还真得变的一样麻木不仁

that email from richard was apparently a mass marketing one. u shouldn't hv taken it seriously.

revolution,用法很多,只是容易让人产生歧义的词,谨慎一点比较好。
而且,这些事情不是很simple, 也不是楼主简单认为的only way.

3)所有新增就业人口,都必须在城镇消化。
這個太主觀了吧。 如果只有一個縂的統計的話。

發生革命
除非沒有其他選擇。
革命 並不是老百姓的追求吧。
只求穩定。。哪怕生活差一點

能把您的觀點解釋的清楚一點嗎?
基礎工程建設 沒效的原因是觀念問題?能解釋在清楚一點嗎。。是不願意花錢 還是不敢花錢 還是不能花錢?還是 別的什麽?
關於最後一點 給make the poor have more money..您這是什麽意思?我不認爲你可以就這麽 make the poor have more money..

我不喜欢革命,但我送阮一峰一段话:
这次革命并非爆发在一个贫穷的国家里,反而是在一个正在极度繁荣的国家里。贫困有时可以引起骚乱,但不能造成伟大的社会激变。社会的激变往往是起于阶级间的不平衡——《法国革命史》

Actually, I hope the crisis will bring us a revolution.
顶这句。

to 阮一峰

观点是否有说服力要看论据是否可靠, 推理是否严谨。

这篇文章在这两点上似乎都有些欠缺。

在论据方面, 中国官方的统计数据可靠性一向是受人诟病的。投资银行业内一些对中国经济预测的模型其实都不依赖于中国官方公布的数据。这点相信你也听说过相关的报道。

渣打银行的预测更可以说非常的缺乏权威性。渣打连一家国际性银行的标准都尚未达到, 在投资银行这个领域更是三流角色。投行的预测报告那么多, 你何必偏偏选了这家呢...

推理方面, 我想数据之间的相关度和因果关系是两个概念。好比你说的GDP增长跟就业人口之间的关系。可以稀里糊涂的说GDP增长消化了新增就业人口, 也可以貌似正确的说新增就业人口促进了GDP增长。这里面的来龙去脉, 不是短短几段文章能够讲清楚的事情。

我觉得多些思考是好的, 但结论不要草率的下。你很勤奋的获取信息, 这点我很钦佩, 但是我不建议把不成熟的观点草率的公布出来。这一方面可能会误导一些看不明白的读者跟着盲从; 另一方面可能会让另一些看得明白的读者对你文章观点的可靠性产生质疑。

另外再罗嗦一句, Richard的那封信, 我不知道是否一封私人信件。如果你已征得他的同意公布出来, 可否在文中注明, 以免大家误会说写给你的私人邮件会莫名其妙的曝光; 如果没有征得同意, 那似乎这样公布出来也不是很妥当。

我想这就是为什么中国辛亥近百年之后仍没有公民,法制,三权分立的概念吧。×民们当了5000年的X之后还有为那些高高在上的老爷们担忧,还要稳定压倒一切,让国家机器像压路机一样压过公民权利,也许他们都是利益即得者吧,还是那些骗人的教育真的如此成功?博主不过是想警示大家现在平改革最后的机会即将被错过,没有人会希望流血,世界大战爆发。但是现在看来由于大多数人的的偏见,无知和冷漠极少数人的努力恐怕要白费了。

BTW 这次就别删了吧?一个关键词都没有,不用草木皆兵吧?

虽然我正学工,但对美国历史很感兴趣,尤其是建国以来体制逐步变化的部份,请教阮兄推荐一些书来读,英中文均可,谢谢

对于博主前面关于中国经济增长下限的说法比较赞同,但是后面说政府投资无法帮助中国经济走出萧条的说法我不是很赞同,中国政府一直是一个很强有力的政府,中国经济仍然带有浓重的计划色彩,从历史上中国经济的几次波动和调控来看,政府如果想让经济从萧条中回暖,是完全可以实现的,真正应该关注的是政策的时机和力度的问题,因为很可能这样一个强势政府的经济干预会让经济的波动更加剧烈,而不是平缓经济波动。至于内需的问题,是一个长期的问题,并不是给人民更多钱,或者更平均地分配财富这么简单的一个问题。

舞雩风先生应该听说过混沌现象吧,再完美的的计划也赶不上变化,再加上国家资本主义自有的体制缺陷,中国经济调控更有可能使得危机越陷越深。要说经济控制的成功最好的例子(说mao和苏X联是惨重的失败没人不同意吧!)就是几十年前的国家社会主义德国吧?但结果呢?

局部的冲突(应该页可以叫“革命”)总是会有的,每天都在发生,所以就请以尽量客观的角度去看待吧。我也很愤。但从历时的角度来讲,这些年的矛盾冲突并不如5年前,10年前的多。只不过那时候没有如此厉害的网络,那时候zf可以控制一切传媒,现在他们恐怕力不从心。所以现在报道的多了,给了大家一种错觉,觉得社会更乱了。
逼急了的兔子才咬人,而狡诈的集团更多的是温水煮青蛙,一会儿安抚这边,打压那边,一会儿反过来。它把冲突保持在一定阀度,避免大范围爆发;另一方面,通过网络监控、国安监控、武警防爆力量建设来维持统治;第三个手段,就是以蜗牛般的速度推进政治改革。
真正问题到了难以控制的时候是很少出现的,毕竟清末伪立宪时,菜刀还可以闹革命,现在几把小枪根本没用。
而且到了危机关头,统治集团扔出几只替罪羊,草民又会高喊英明,高喊什锦八宝粥好。

革命是不会发生的,我们都期望能够推倒重来,只是当替代力量基本被打压干净的社会在革命后会是什么样的悲惨景象,没人知道,现在只好让那些把人民当屁的人乱搞了

引用联邦共和的发言:

舞雩风先生应该听说过混沌现象吧,再完美的的计划也赶不上变化,再加上国家资本主义自有的体制缺陷,中国经济调控更有可能使得危机越陷越深。要说经济控制的成功最好的例子(说mao和苏X联是惨重的失败没人不同意吧!)就是几十年前的国家社会主义德国吧?但结果呢?

你仔细看我的话,我说的就是你这个意思,前面我说不同意博主的观点,只是说中国政府有能力让经济从衰退中恢复,并不是赞同政府干预经济。

Actually, I hope the crisis will bring us a revolutio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party messed up ,people get up……lolll

仅就救市而言可能有用,但是对长期刺激经济来看的确无用,美国已经改变救市资金的用途,主要是用来解救企业,而国内还是老路,还是通过政府部门投资来扩张经济,而不管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的生路,长远来看还是无法解决广大老百姓。

革命是不大可能发生的,因为大家根本没有准备好要去争取利益,同时政府也没准备好与民分享权力

使人民增加收入的方法很多:
首先必须改革现有的便于寻租的管理体制,减少社会的中间环节,比如,出租汽车公司之类的食利阶层。
其次,控制少数自然垄断或制度垄断行业的高福利、高收入,比如,移动通信、石油、银行及电力、煤气等公用事业公司,可以加价以保证资源的高效利用,但必须补贴底层民众和限制公司内部的消耗。
还有,减少民众的教育和医疗开支
还有,减少交警罚款、火车票退票费等制度性不合理。

引用lz:if common Chinese people still are reluctant to make consumption instead of save money in the future, every policy stimulus is useless.
愤青好多.为什么revolution不可以是我们的common Chinese people对于金钱、消费和储蓄的观念上的改革呢?非要硬梆梆忘体系上面靠

“to make the poor have more money to spend”,让穷人有更多的钱可以花,帮助也不大,而且没有一个国家曾经实现过,这是不现实的,短期内,五十年内都不可能实现,穷人有钱就不是穷人了,本身是一个伪命题,强大如美国也是犯了同样错误而垮的,而GOV可以做的是尽量保证制度的公平,让勤劳可以致富让不善经营者破产,每年都有穷人变富人,富人变穷人。
我们13亿人口其中3亿占了内需消费的大部分,集中在发达城市,而3亿中有一亿是消费的中坚力量,如果这一亿人集体不花钱了,那么其余十二亿人再消费也是杯水车薪,因为如今内需已经不是解决温饱问题,消费总是自上而下。GOV也是明白这一点所以带头花钱,

引用CHENQIDU的发言:
“to make the poor have more money to spend”,让穷人有更多的钱可以花,帮助也不大,而且没有一个国家曾经实现过,这是不现实的,短期内,五十年内都不可能实现,穷人有钱就不是穷人了,本身是一个伪命题,强大如美国也是犯了同样错误而垮的,而GOV可以做的是尽量保证制度的公平,让勤劳可以致富让不善经营者破产,每年都有穷人变富人,富人变穷人。我们13亿人口其中3亿占了内需消费的大部分,集中在发达城市,而3亿中有一亿是消费的中坚力量,如果这一亿人集体不花钱了,那么其余十二亿人再消费也是杯水车薪,因为如今内需已经不是解决温饱问题,消费总是自上而下。GOV也是明白这一点所以带头花钱,
不同意您的观点:1,穷人有了钱,也还是穷人,相对穷而已;2,中国现今的情况是:可能有一亿有很大消费能力的人,可是他们的消费能力是建立在12亿人没有消费能力上的,他们通过各种不合理的制度拿走了本属于12亿的钱,比如,收红包的医生、通过负利率挣大钱的银行等等。3,这些富人其实的消费能力也很有限,他们能吃多少,能穿多少?这些人日常的消费大都是进口的奢侈品,我们的国家能从中得到的恐怕就是一点点关税!更何况他们大量的钱恐怕都通过投资移民等方式跑到澳洲、跑到加拿大去了。

真是笑话,还革命,中国100年的革命(你方唱罢我登场)还不如这30年的改革。也不想想革命是多大的成本。。。

为着手进行我们的比较,我们需要以历史的眼光来检阅一个世界超级强权和一个正在崛起的经济巨人之间的关系。在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大不列颠是世界的超级强权,美国是正在崛起的巨人。于是,大不列颠独立地施行其经济政策,而美国多少以有些从属的形式调整它自己的政策。今天,美国是这个世界支配性的强权,中国是正在崛起的经济巨人。因此很自然的,美国独立地施展政策,而中国相应地调整其自身。
继续我们的比较分析,二十世纪二十年代不列颠帝国已经在衰落,军事上过度扩张,而为了给帝国的冒险埋单,不列颠求诸于货币贬值和持续的外贸和预算赤字政策。换言之,不列颠是一个储蓄不足、净负债的国家,而其他国家为其提供融资。而此时的美国贸易盈余,是一个净债权国。回过头来看,重要的一点是,当其他国家拧紧借贷的水龙头,并开始把资本抽返回国内时,不列颠帝国崩溃了。如今,美利坚帝国正在衰落,军事上过度扩张,并且以“经过历史检验的”(tried- and-true)货币贬值和无尽头的外贸和预算赤字方法来资助它过度扩张的帝国。换言之,美国是储蓄消耗殆尽的(savings-starved)的净债务国,而其他国家正在为其融资。同时,今天的中国贸易盈余,是一个净债权国。当其他的国家最终关闭对美国信贷的水龙头时,美利坚帝国也会崩溃吗?
我觉得中国经济就像上世纪的美国一样也许会迎来3-5年的衰退,但是最终站稳脚跟的国家将成为新的世界霸主

我不觉得美国式民主也适合中国,几千年的历史已经说明了这一点,中国人好内斗,如果没有统一的政党结果就会向众位的争论一样,恨不得互相掐起来,台湾的政坛就是最好的范例。慢慢来吧。。。

就中国现在的发展趋势来看,说萧条还有点操之过急,美国的金融危机对中国的金融乃至经济都会有一定的影响,但还不会是致命的打击。至少今年在危机之下还保持9%的增长率就说明中国政府还是有足够的能力去应对各种突发事件的,因此,我们不能因为一点事情就说政府的无能,毕竟世界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人,更何况的权利高度集中的一个政府机构呢?有问题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有问题之后不去解决。
危机给中国的不仅仅就是挑战,同时也给中国带来了机遇,通过这次危机,中国的国际地位得到了很大程度的提高,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最终将会看到中国在世界经济发展中的作用。中国一定会成为东方乃至世界强国,让我们拭目以待.......

我要发表看法

«-必填

«-必填,不公开

«-我信任你,不会填写广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