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绍兴晚报》的"每月悲情"

作者: 阮一峰

日期: 2008年12月 3日

腾讯课堂 NEXT 学院

天,我发现《绍兴晚报》有一个"每月悲情"栏目,专门刊登来自火葬场的报道。

所谓"每月悲情",就是每个月报道几个送到火葬场的死者。因为大多数内容,都是晚报在火葬场的业余通讯员写的,所以看上去不是很正式,但是给人一种特别真实的感觉。

比如,有些死亡写得有点像"黑色幽默"

2007年11月17日,鉴湖镇一个老太太因为遇车祸不治身亡,在市殡仪馆被火化。据人说,这位老太太是早上去念佛经的路上被车撞倒的。去年也有一个老太太,早上赶去念佛,被火车撞死。家人一定要注意老人们的出行安全。

再看这一条

2008年2月4日,袍江马山派出所在所辖亭渎村河道内发现一名男性尸体,后经调查,死者周某,系东湖水产村人,18岁,排除了他杀可能。据说,没有人会想到周某会想不开。

还有一些简直像是古代的"劝世篇"

11月19日,安昌镇一名吸毒致死的男子在市殡仪馆被火化。这名男子只有37岁,以前是一家公司的副总经理,自从染上了毒瘾,工作也丢了,家产也败光了,终因毒瘾过深,引发其他疾病,离开了人世。这种惨痛的悲剧大家一定要引以为戒----"远离毒品,珍爱生命"。

有几条冷静得就像在写"寻物启示"

54岁的湖北妇女叶某患有间歇性精神疾病,上个月随打工的家人来到绍兴,孩子们在打工之余陪她去市第七人民医院看病,医生说她的病根治不了,希望平时子女们要多照看她。10月1日那天,该女子失踪了,10月4日上午,她的遗体在暂住地附近的池塘里被发现。

还有一些写得就像小学生在煽情

死者姓张,35岁,生前在绍兴县福全镇某轿修厂打工,平时心脏不太好,妻子前几天回了趟老家办些事情,4日晚上张某一个人睡在福全的出租房内,不料再没有醒过来。妻子得知消息后即刻赶回绍兴,整天以泪洗面,在火化前她曾经多次来过殡仪馆,每次来了都是趴在丈夫遗体上又是亲又是搂的,让人不忍多看。

当天是送丈夫上路的日子,化妆师为死者化完妆,换好衣服后,遗体停在了4号告别厅内。妻子情绪再次失控,亲属们拉也拉不住,她扑在丈夫遗体上,捧着他苍白的脸,满脸泪水,哭啊哭啊,忽然,她深深地吻住了他的脸,泪水融化了他的妆,丈夫脸上的朱红,染红了妻子的唇......

有的人,你觉得死得好冤

7月25日,钱清派出所接到报警,在104国道边的南洋道口河里有一具女尸,尸体已经腐烂,估计死亡多日。据家属讲,死者是22日傍晚失踪的,而22日傍晚刚好风很大雨很猛,估计是被风吹落河里淹死的。

还有的死亡,让你觉得世界很不公平。4000元还不够有些人吃一顿饭,但是对于另一些人来说,这就是生命的全部价值。

12月13日上午,殡仪馆3号告别厅内传来两个10岁左右孩子的哭声,死者是他们的妈妈。他们一家四口是从安徽老家来到绍兴打工的。两个孩子说,妈妈每天工作都很辛苦,经常加夜班,他们为了让妈妈下班能吃上饭,两人便学着蒸饭给妈妈吃。而爸爸则整天不工作,天天打牌,输了便回家打妈妈。

前些天,爸爸打牌将妈妈辛苦积攒下来的4000元输掉,妈妈一气之下投河自尽。在殡仪馆,两个孩子哭着说:"我们一辈子也不会原谅爸爸。"在场的工作人员感叹,这样的家庭真的太可悲了。

当然,死亡总是让人感到难过的。

3月中旬,市殡仪馆内哀乐低回。死者是绍兴人,57岁,因突发心脏病不治身亡。死者的女儿在为父亲读悼词时,哭着说:"我的父亲一生勤俭朴实,为了家庭他辛苦地劳动,为了能让我上大学有足够的学费,父亲白天黑夜地干活,从不为自己的身体考虑。而今,父亲走了,却留给了我一生的遗憾,我还没来得及为您尽孝啊,我亲爱的父亲!"

3月29日,镜湖新区东浦镇一名11岁男孩因车祸死亡。在小男孩的告别会上,家人哭声震天,男孩的母亲哭晕了好几次,父亲则抚摸着儿子冰冷的身体,不停地说:"儿子,我可怜的儿子,老天对你不公平啊!你才11岁啊!"这一场景令在场的工作人员也不禁落泪。

怎么说呢,死亡看多以后,就觉得平常得很,生命就是那么一回事。据说,世界人口中有很高比例,是因为父母一时疏忽,忘戴了安全套,或者一时激情,才来到这个世界。对比上面的死亡,真可谓,人生就是随随便便地就来了,然后随随便便地就死了。


(完)

留言(29条)

很有意思的專欄
雖然有點黑色幽默但還挺人情味兒的
而且讓我想起之前美國的電視劇“six feet under”
也是圍繞喪葬業的故事

2008年10月15日晚9点,一名49岁的男子因为胸腺的神经纤维腺癌脑转移猝死在家中。而讽刺的是,死者是一名神经外科专家医师,而且就在10月15日上午还做了两台神经纤维腺癌的手术,而患者的病情比医生还轻。此医生做手术成瘾,治愈患者无数。在3月去北京医院检查时胸腺的癌细胞已经侵犯了上腔静脉,一般来说此程度的病情病人寿命不会超过7个月,但是在5月动了一次毫无效果的手术后不到一个月拆了线就立刻开始上班做手术。在生命的最后几个月里又做了60多台手术。医生为人谦和潇洒,喜好打保龄球和钓鱼。在生命最后时刻照打照钓不误,对于他的离世,同事同学球友钓友都感到无比震惊,认为这是“好人短命”的典范。而更震惊的是他的家人,因为它在所有人看来都显得健康开朗,而真实的病情是他15日下午才透露给他妻子的,在3月份会诊时他对自己的病情已经非常了解了。北京医院的医生说,“这真是专业人士的交谈,如果是不明真相的患者,我还得认真考虑如何向他们介绍病情而不让他们感到像被判了死刑”

死者是我的父亲。

楼上节哀。

希望能持续连载,很有阅读价值

死亡看多以后,就觉得平常得很,生命就是那么一回事。
但如果发生在自己关心的人身上,感觉是完全不同的。

正因为死亡会忽然而来,所以我们更应该珍惜生命对吧。
RYF,怎么越来越悲观?
或者是消极。

老爸每次参加追悼会我都会同去.
一次,去早了,看到大厅显示屏上滚动的信息.
细数了那天开追悼会的人,其中60岁以上的人不及四五十岁的人多.最老的92岁,最年轻的21岁.
现在四五十岁的人是很辛苦的一代人,也是境遇差距最大的一代人.

最后一段话我引用一下哈。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惟有冷酷,大自然才能包容一切。

" 真可谓,人生就是随随便便地就来了,然后随随便便地就死了。"

阮兄这么看也对。

作家方方说:人生本无意义。但真的强者,就是硬要赋予生活某种特殊的含义。

我觉得很有道理。共勉。

《命运无常》

作家方方说:人生本无意义。但真的强者,就是硬要赋予生活某种特殊的含义。

--------------------------

真没劲啊,听她这句话说得。

按理说,人死了我们应该悲伤,即使是陌生人的死。可刚才看到“小学生在煽情”那篇,我却无法抑制地大笑起来。怪哉@_@

对于死亡的思考跟人类诞生的历史一样长久 只是不知道小猫小狗是否也有类似感悟 但我记得很小的时候晚上躺在床上就在想这个问题 仿佛被笼罩在黑洞里 不能自拔

楼主是绍兴人吗,其实类似于这个栏目,杭州的都市快报好像每周都有的。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这话不仅适用人在弥留之际的状态,也适用在世的人对于死人的评价吧。

想到了“先上卟告,后上天堂”那本书
中国的报纸没有卟文版,西方报纸上的卟文和这个很像,并且已经成为一种文化,有人专门搜集和交流这个,很有趣

绍兴的火葬场就在我们学校南大门对面,我几乎经常在早晨4点左右听到哀乐,现在想想,也许那真的只是一小部分,可是我们一度觉得很厌烦,可是每一个逝去的人,他的家庭,都在经历着一段不同寻常的悲痛经历,这不是我们这些局外人可以感受到的。唉...

...不得不用贴吧的经典回复来说下最后一段
“最后一段是亮点!”
话虽如此,其实我还是不怎么喜欢随便这个词(虽然平时自己也老是用这个词)。或许对于生命这样一个宏观的词来说的确无大碍,但是我觉得有一句话同样非常正确:“既然只有一次机会,我们还是要好好珍惜啊!”

.........
人生就是随随便便地就来了,然后随随便便地就死了!
...........

楼主转载的文章对我很有启发
转载了哈!

引用pet的发言:

对于死亡的思考跟人类诞生的历史一样长久 只是不知道小猫小狗是否也有类似感悟 但我记得很小的时候晚上躺在床上就在想这个问题 仿佛被笼罩在黑洞里 不能自拔

我也是如此,现在也是如此。 对下面这句也是很感慨,再引用一下: 人生就是随随便便地就来了,然后随随便便地就死了。

很好的文章,很好的专栏。

知死知生。

哈,那我也随随便便地来看看,然后也随随便便地走了。

想起某小说里的墓地推销员。。。

enen ....

这就是十秒钟快感所创造的故事的结果。

可以拍一部中国版的《六英尺下》

阮兄是绍兴的吗?

为什么最后一句字体那么小?

我要发表看法

«-必填

«-必填,不公开

«-我信任你,不会填写广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