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诗歌)

作者: 阮一峰

日期: 2010年6月21日

腾讯课堂 NEXT 学院

哪位朋友能告诉我,下面这首诗的作者是谁?网上查不到。

======================

作者:不详

一路上我们都没话说
我们眼睛里看的会不会是同一片云朵

岁月变成沙漠
喧哗变成寂寞

你是你
我是我

虽然可以彼此诉说忧伤
但是我们的痛苦却一直沉默

(完)

留言(23条)

似乎是卫西谛写的。
参见这里
http://www.xici.net/u931633/d20703021.htm

其实,所有的美丽都会随时间漂走
其实,所有的花朵都会被风雨带走芬芳
剩下的只有静静飘摇的旧时光
倒影着一苑黄花一苑恋人的不胜忧伤

当所有的风景都被换成黑白两色
是否还有人向往着彼岸的灯火

一路上一路上我们都没话说
一路上一路上我们眼睛里看的会不会是同一片云朵

风熄了,草长了
岁月变成沙漠

烟消了,梦醒了
喧哗变成寂寞

你是你
我是我

虽然可以彼此诉说忧伤
但是我们的痛苦却一直沉默
===================================
没找到~

我只知道图是秒速五厘米

好诗!

BTW:秒五的图似乎变形了

这么矫情的诗

引用特深沉的发言:

似乎是卫西谛写的。

感觉不是他写的,因为他的影评一点都不抒情。

哎呀,原来我喜欢矫情的诗,原作者到底是谁?

现在搜:“虽然可以彼此诉说忧伤 但是我们的痛苦却一直沉默”这句话,第二条就是这篇文章了……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d1a54901000bvx.html
顺便看到这个,有点相似。待考。

卫西谛写的,证据在这呢
http://www.mov8.com/dvd/freetalk_show.asp?id=20090

汗,跟一楼的是一样的

这只能是一首歌,需要外在音乐赋予它情感和旋律;它没有自己的这些内容,不能成其为诗。

不是卫西谛写的
貌似是歌词翻译过来的

我找到的是这个版本:

夜的呢喃 梦的倾诉

當所有的風景都被換成黑白兩色
是否還有人嚮往著彼岸的燈火
一路上一路上我們都沒話說
一路上一路上我們眼睛裏看的會不會是同一片雲朵
風熄了草漲了 歲月變成沙漠 煙消了夢醒了 喧嘩變成寂寞
你是你我是我
雖然可以彼此訴說憂傷 但是我們的痛苦卻一直沉默


日本indie band 『advantage Lucy』的作品


虽然每个人有自己的感觉,但是实在看不出这种诗有什么感人之处……

tuise的说法有道理,尽管我也不知道这诗的感人之处,但是我想它和阮哥的一些个人经历有关系,就像我喜欢最早的黑白色的五号足球,仅仅是因为我在足球场上进的第一个球就是用这种球踢进的,这种事大部分除主人公外很难理解。

阮老师,我搜“当所有的风景都换成黑白两色”,出现这个链接,日文歌:http://www.songtaste.com/song/512109/

“抱歉,发生意外情况,阻碍了 Google 阅读器完成请求。”

每次点击 阮一峰的网络日志 的订阅 就显示上述文字,然后其他RSS也读不了了。

怎么办?

引用happley的发言:

“抱歉,发生意外情况,阻碍了 Google 阅读器完成请求。”

每次点击 阮一峰的网络日志 的订阅 就显示上述文字,然后其他RSS也读不了了。

怎么办?

用https访问google reader

一点诗的味道也没有,读起来倒像是歌词

我在google reader上分享了这个贴,然后一个网友 M.Y. 找到了一个链接:
-------------------------
有个导演叫 弗朗索瓦·特吕弗,有另外一个导演叫 让-吕客·戈达尔。他们很小就认识,一个朋友见过他们十五六岁时候合影的照片,说”像神一样”。后来,他们共同创造了”新浪潮”运动,成为世界顶级的电影大师;再后来,他们互相指责分道扬镳;再再后来,弗朗索瓦·特吕弗死了。

戈达尔为特吕弗传写序,在开头写道:

是的。弗朗索瓦死了,我还活着,但这又有什么区别。我们都不停得述说着忧伤,但是我们的痛苦却一直沉默。

阮兄的格调就是这种淡淡的忧伤

一年前的留言,我看到了。我的。想起了常建。想起了禅院。在想:阮兄最后能怎么样,是不是也像很多人一样,归于平凡,归于尘土。
思想者是痛苦的。我们都不停得述说着忧伤,但是我们的痛苦却一直沉默。

这个是LucyvanPelt的Nico歌词的翻译版本吧
http://zine.mmiao.cn/music/Miao_28_Nico.MP3
至于是谁翻译的 那实在不知道了 下面有提到日文歌曲 应该是翻唱的版本

我要发表看法

«-必填

«-必填,不公开

«-我信任你,不会填写广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