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做饭技术革新运动

作者: 阮一峰

日期: 2011年8月18日

珠峰培训

这一周,我在读南京大学历史系高华教授的文集(下载链接)。

书中提到,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国内曾经有过一场"做饭技术革新运动"。我对这个运动充满好奇,就去查了一些资料,结果大开眼界,它简直比荒诞小说还要离奇。

这个事件充分说明了,在专制制度之下,欺上瞒下、全民智昏可以到达一种多么骇人的程度。

================================================

"做饭技术革新运动"大事记

阮一峰 整理

(图片说明:六十年代的公共食堂)


1959年5月

辽宁省黑山县宣布,发明了玉米"先蒸、后磨、再煮"的做饭方法,大大提高出饭量。

这种方法先将玉米蒸到五分熟,然后将半生不熟的玉米拿去磨,磨成粉状后再拌水做成馍,最后再将馍蒸熟。以前,1斤玉米只能出馍1.5--1.7斤,而新做法能出馍2.5--2.7斤。

报道称,食用了增量法制作的玉米面后,"群众红光满面,生产劲头十足"。

1959年5月13日

辽宁省委在黑山县三台子乡召开推广"玉米食用增量法"经验介绍现场会。

会议由副省长仇友文主持,各市县的财贸部长、粮食局长和部分县委书记、县长,以及各人民公社党委书记,主任、管理区总支部书记、食堂炊事员等共500多人参加。在会上,大虎山卫星公社党委书记王玉林介绍了"玉米食用增量法"的经验,黑山县委书记王树森介绍了全县推广这一经验的情况。

与会人员参观了"玉米食用增量法"的操作过程,亲口品尝新法做出的各种饭食。经过听、看、吃等一条龙实践,与会人员一致肯定和赞扬"黑山经验",要求省委立即在全省推广。

会后,中共辽宁省委发出通知,在全省推广"黑山经验","要求各级党委和人民委员会立即指定一名书记或市长、县长挂帅,把推广'玉米食用增量法'当作当前关心群众生活大事来抓。在城市和乡村的一切集体伙食单位中毫不例外地积极推广这一经验。"同时,辽宁省委还要求各地"在学习和推广黑山县'玉米食用增量法'的基础上,不断地加以改进和提高,创造出更多更好的做饭方法"。

(图片说明:大跃进时代的稻田)

1959年6月1日

中共辽宁省委专门报告中共中央和毛泽东主席,认为"玉米食用增量法"是重大技术革新,在政治上、经济上都有很大意义。

报告认为:"玉米食用增量法"可以提高出饭率百分之五十--八十,并且做出来的食品好吃、容易消化、营养价值也大为提高。真正做到"吃饱、又节约"。这是玉米食用方法上的一个重大革新。

报告总结了四条经验:

  (1)节约了大量的粮食。仅黑山县一年就可节约粮食7375吨。全省每年预计可节约粮食35万吨,"不动一镰一锄取得了大丰收"。

  (2)大大提高了玉米饭的质量和营养价值。"玉米食用增量法,使苞米淀粉颗粒部分转化为糖,胚部的脂肪和米仁油因受热而游离,就散发出一股苞米所固有的芬香。所以,吃起来,好吃、营养价值大、抗饿"。

  (3)讲究卫生,好消化,饭食花样多。这种做饭方法既卫生,"又容易消化,老年人、小孩、病人(尤其是胃病)吃了不出毛病。可以减少胃肠病,不习惯的人吃了也不烧心,不胃酸"。

  (4)巩固了集体食堂,鼓舞了群众积极性。由于群众对食堂的"玉米食用增量法"很满意,劳动积极性提高,出勤率增加了30%.现已达到100%。这对于巩固集体食堂、巩固人民公社都有积极的意义。

最后,辽宁省委认为:

  "玉米食用增量法"是一种重要技术革薪,是一种科学的做饭方法,无论在政治上或经济上,意义都是很大的,"

毛泽东阅完报告后立即作了批示:"同意转发全国各地研究试行。"

(图片说明:大跃进时代载重156吨的汽车)

1959年6月3日

中共中央发出(59)520号文件,将辽宁省委的经验报告转发给各省、市、自治区党委,要求各地参照辽宁省的做法进行研究和试行,建议各地对别的粮食也进行试验。

1960年1月

上海市川沙县推出旨在提高"出饭率"的"先进烧饭法",将原先粳米一斤的"出饭率",从2斤提高到2斤8两。

1960年2月26日

辽宁省委又向中共中央递交了《中共辽宁省委关于开展做饭技术革新运动的报告》。

报告总结了几个月来辽宁省贯彻中共中央(59)520号文件精神的情况,进一步肯定了"粮食食用增量法"的可行性。报告指出:不但玉米可以增量,而且其他粮食也可以增量,只要经过:泡、烫、榨、发(酵)、磨,都能增量。

报告认为:这个规律,对进一步挖掘粮食潜力,保证人民吃饱、吃好和更多地节约粮食,都具有重大意义。

(图片说明:大跃进时代的玉米)

1960年3月初

中国科学院、粮食部、卫生部等有关单位召集有关人员和研究专家,专门召开了以"粮食食用增量法"为主题的研讨会。

与会人员普遍认为:

  "从现有的实际推广经验和研究资料看来,增量法确实是一个先进的方法,是广大人民群众革新烹调技术的一个伟大创举,也是计划用粮,节约用粮,吃得饱,吃得好,吃得省,吃得卫生的极为重要的措施,值得大力推广。"

此前,中国医学科学院、粮食部粮食科学研究所、辽宁省粮食科学研究所、辽宁省卫生防疫站、第四军医大学、中国医学科学院陕西分院、上海第一医学院、中国医学科学院湖北分院和武汉医学院,以及浙江省卫生实验院等众多的科研机构,已经先期参与了这项研究工作。各研究机构总体上持肯定态度,从而为"粮食食用增量法"的推广增加了筹码。

1960年3月25日

中国医学科学院营养学系发布了一份《关于主食增量烹调法的科学研究资料》。

该研究资料从三个方面说明了主食烹调增量法的优越性:

  一是从淀粉胶粒膨胀的角度阐明了"粮食食用增量法"可以多出饭的科学道理。

  二是肯定了"粮食食用增量法"能够节约粮食,对人体健康是良好的。"长期吃的结果证明,粮食节约下来了,大家满意,干劲十足。"

  三是"粮食食用增量法"可以更多地保存营养成分。

最后的结论是:

  "主食增量法是具有很多优点的,无论从广大群众实行的效果或是从科学的观察上看,都证明了它可以节约粮食。营养可口,保证健康。因此各地推广增量法的群众运动应当坚持进行下去,不断巩固、提高。"

(图片说明:大运进时代的棉花)

1960年4月1日

中共中央发出(60)300号文件,转发了《中共辽宁省委关于开展做饭技术革新运动的报告》和《中国医学科学院关于主食增量烹调法的研究资料》。

文件强调指出:

  "粮食烹调增量法,是增加粮食消化比重的方法,它不仅对节约粮食有现实的意义,而且对人的消化系统也有好处。"

  "各地要大力推行试验"。

1960年4月

河南省贯彻中共中央(60)300号文件,达到登峰造极的程度,最先树起了一面"红旗"。

河南的做法是将原粮煮到六七分熟,比"黑山经验"又多煮二分熟,然后从汤中捞出,再用水磨将原粮磨成糊状,并将酵母放在面糊中,发酵后再蒸熟。据报告称:传统做法1斤玉米最多只能蒸出2斤馍,采取增量法后1斤玉米可以蒸出5斤馍。

1960年5月

全国各地的"粮食烹调增量法"纷纷问世,层出不穷。

主要代表有四川邛崃县的"火米(蒸谷子)增量法"、蒲江县的"三开一煮法"、重庆的"冷水发饭法"、北京密云县的"烫面"、"双蒸"、"水磨"法、兰州市的"水发面蒸馍法"、西安市的"碗蒸馍增量法"和"纯面增量法"、河南鲁山县的"煮后干磨汤面增量法"、湖北省的"一炒、一泡、一蒸做饭法"、武汉市的"蒸米做饭法"......辽宁省抚顺市更是技高一筹,"用土超声波使油水乳化",创造出"油水混合"的"食油食用增量法"。

所有这些方法,无不贴上"出饭率高、易消化、营养好"等标签。

(图片说明:大跃进时代的猪)

1960年6月

北京、上海、天津等大城市和辽宁、河南、安徽、山东、江苏、内蒙古、四川、江西、陕西、广西等省已有50%至90%的集体食堂采用了增量法。

其中辽宁省成绩最大,城市集体食堂有90%左右采用了增量法,农村集体食堂也达到80%,城乡饮食业100%采用了增量法。

各地的经验总结报告雪片似地飞向北京,仅辽宁省就有一百多种"粮食增量法",其中"经过省、市、县鉴定和日常使用,有普遍推广价值的为三十三种"。

介绍几种如下:

  ----玉米增量法。增量方法有二:一是先把玉米洗干净放在锅内煮至五、六成熟后捞出晒干,然后磨成玉米面,在和面时先拿出四分之一的面掺上少量的水,搅成稀糊,倒进比做饭用面五倍的水,煮成面糊,再把面糊倒出放凉,与剩下的四分之三面放在一起搅匀,加上适量的苏打粉上笼蒸,这样每斤可出六斤左右的馍。二是先把玉米洗干净放入锅内,加上比玉米多六倍的水,把玉米煮至六、七成熟时,用水磨成糨糊,加上酵面,发酵后加上适量的苏打粉摊在笼上蒸,每斤玉米可出五至六斤馍。

  ----大米增量法。首先把大米放在盆里,用超过米两倍的开水烫米后将米盆盖好,一个小时后把泡好的米捞出放在锅内,加上比米多四倍的水煮,在煮的过程中切忌搅动,以免饭糊和影响出饭率。当米煮到露头的时候,再将烫米水依次加入锅内,直到做成干饭为止。这样每斤大米可做出六斤左右的干饭。

  ----麦子面增量法。先将应做饭的面称好,再称出比面多两倍半的水,用比面多一倍的水烧开,将70%的面烫熟后放凉,再将剩余的水、面放在一起加上酵面搅匀,发酵后再加上适量的苏打粉,然后将面摊在笼上蒸,每斤面可蒸三斤到三斤半的馍。

  ----玉米芯(即去掉玉米粒后的玉米棒子)蒸馍的办法。先将玉米芯整理干净,用碾子碾碎,磨成细面,然后按照用玉米面做馍的操作规程,每斤玉米芯面可出二斤半到三斤的馍。据说这种馍吃起来味美香甜。

  ----双蒸法。办法之一是将米放进罐内干蒸20分钟,然后加水,每斤米加水3斤3两,用猛火蒸40分钟即可。办法之二是将米干蒸半小时后分装入罐,加上凉水,1斤米加4斤水,用猛火蒸1小时即可。双蒸法能使每斤米出饭5斤,比原来能增加40%以上,且饭粒不烂,味道好。

  ----温水泡蒸法。先用温水泡米半小时,捞起装入罐,每斤米加开水3斤3两,用大火蒸30分钟后,停火10分钟,再加大火蒸10分钟即成,每斤米出饭5斤至5斤2两。

  ----夹生蒸饭法。先将40%的米放入蒸笼干蒸40分钟,取出吹凉,将另外60%的米掺入捞匀,每斤米加开水5斤,入笼猛火蒸45分钟,每斤米可出饭5斤。

  ----炒蒸法。先将米炒成金黄色,淘净入罐,每斤米加水6斤4两,猛火蒸,一气呵成,每斤米出饭5斤。

  ----加水蒸饭法。先将大米洗净入罐,照平时蒸饭方法放水先蒸20分钟后,再加水一倍蒸45分钟,每斤米也可出饭5斤。

各种粮食增量法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比平时做饭时多加水。所谓粮食增量法其实就是做饭加水法。可是,河南遂平县委却这样解释粮食之所以能增量的"科学原理":

  "为什么能增加饭量?各种粮食如玉米、高粱、绿豆、小豆麦、大米、小米等,经过先煮后磨再蒸,每斤粮食能增加出饭二斤以上,是因为粮食胚乳经过水浸煮沸,淀粉颗粒受热膨胀、分裂、体型扩大,重量增加;同时,粮食中的蛋白质经过水浸煮沸,其颗粒也膨胀、凝固,体型扩大,重量增加;粮食胚部含有的脂肪和部分蛋白质,经过热处理,脂肪油滴集聚,蛋白凝固,经碾磨充分游离出来,增加了重量。因此,这些质量的变化是化学的化合作用,决不单是水分的增加。有的人把粮食食用增量法说成是'只增加几斤水',这是完全错误的。"

并且,还能增加营养:

  "旧的做饭方法由于面磨得比较粗,粮食中的蛋白质、脂肪等不能充分地被人体吸收,而采取增量方法做出的饭,淀粉经过水浸煮沸,部分转发为葡萄糖,能供给人们更多的热量和营养;蛋白质经过水浸煮沸,一部分变成凝固的蛋白质,还有一部分转化为氨基酸,这两种东西营养价值都很高。"

这些脱离实际的研究报告,在各级领导的授意下,经过有关部门的精心炮制和文人墨客的层层润色,逐级加工上报,结果是各省"粮食节约"数以万吨计,而农村因饥荒饿死人现象有增无减。

[参考文献]

* 蔡天新:三年困难时期"粮食烹调增量法"的历史反思,成都大学学报(社科版)2010年第4期

* 高华:大饥荒中的"粮食食用增量法"与代食品

* 百度百科:做饭技术革新运动

* "做饭技术革新运动"的历史教训

* 罗平汉:违背自然原理的"粮食增量法"是怎样出炉的

(完)

一灯学堂

优达学城

留言(56条)

有兴趣可以看看杨继绳的“墓碑”

竟然有这种事!

不过既然是大跃进和文革,那其实啥事也不惊奇了~

智昏一直都在延续

有的时候我们现在的时代与那个年代也有几分相似
可以理解

引用jeffrey的发言:

竟然有这种事!

不过既然是大跃进和文革,那其实啥事也不惊奇了~

估计您至少是80后。

引用不纯粹文人的发言:

有的时候我们现在的时代与那个年代也有几分相似
可以理解

没错,时代不断进步,每个时代都会出现被后来人认为是多么搞笑的事情,哪怕是我们现在这个时代。

以后的人会嘲笑我们什么呢?

1)那时候的人真有意思,一家买那么多套房子,就为了多搞点纸币。吃着有那么多化学添加剂的有毒食品,喝着矿泉水,呼吸着粗燥的空气,住在水泥笼子里,无法理解。

2)竟然认为人只是个物质的存在,死后就没了,真不可理喻。

3)通过货币这种奇妙的东西,来把明天的钱大肆借来用。

4)生产那么多粮食,然后却又使劲浪费,一些食物从超市买来,放进冰箱,然后过几天再扔掉,一面是地球上不断有人饿死,一面是粮食不断浪费,不可思议。

其实应该问的问题是:这个科学原理,为什都是当官的在解释?
另一方面则是,专制社会用不着科学。

一亩地出多少粮食应该按照一整年的阳光含有的能量计算,一锅米出多少饭就应该按照米中的能量加上柴中的能量。煮饭时多加的水和空气中的二氧化碳结合,在多添柴的作用下生成碳水化合物,副产品氧气收集起来吹到灶下可以助燃,生成的二氧化碳再通入锅里继续参与反应,一斤米至少出几十斤饭,钱老没得炸药奖绝对是西方人的阴谋。

引用cc的发言:

其实应该问的问题是:这个科学原理,为什都是当官的在解释?

呵呵,现在进步了,当官的不解释,直接说 “反正我信”。解释的任务交给了 “砖家”。

哈哈,太好了,这个应该在现在推广,让购买力无限下降广大群众少花钱,也能吃上饭

这个时代同样重复过去的故事。
不过我们选择醉生梦死中忘记这些。

只有专制、独裁时期才会有的现象吧?

这样做饭方法也太麻烦了。

有一个更简单的:
一大锅水,打一个鸡蛋,就能煮一大锅鸡蛋汤,够好多人吃的。

我对节约粮食、节约水、节约能源持不同态度,如果真的短缺,应该靠市场来调节,价格自然会走高,可是实际情况是,这些东西的价格是被政府控制的,粮食那么便宜当然不会珍惜,至于水和能源,都是垄断经营,垄断的特点就是要制造“水荒”、“能源荒”来维持较高价格,从而获取高利润。

高华的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写得很好!

引用jlake的发言:

这样做饭方法也太麻烦了。

有一个更简单的:
一大锅水,打一个鸡蛋,就能煮一大锅鸡蛋汤,够好多人吃的。

是够好多人吃,大家都吃不饱就是了。精神满足法。

哎,那个时代,扯淡地很啊

一直留意阮兄的文章,

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一下,您何以有这么充裕的时间用于写作?想毕对时间管理一定是有所见地,不妨讲讲,

我曾经还在一个纪录片里看到50年代末(还是60年代初),好像是哈尔滨的食堂里发明了全自动化的菜品输送机,估计也是这个技术革新的一部分

现在的cctv10里面不就是搞很多类似的发明吗

比如农民造飞机

一点理论技术都没的农民不把自己摔死,就是奇迹

引用laoguo的发言:

以后的人会嘲笑我们什么呢?

1)那时候的人真有意思,一家买那么多套房子,就为了多搞点纸币。吃着有那么多化学添加剂的有毒食品,喝着矿泉水,呼吸着粗燥的空气,住在水泥笼子里,无法理解。

2)竟然认为人只是个物质的存在,死后就没了,真不可理喻。

3)通过货币这种奇妙的东西,来把明天的钱大肆借来用。

4)生产那么多粮食,然后却又使劲浪费,一些食物从超市买来,放进冰箱,然后过几天再扔掉,一面是地球上不断有人饿死,一面是粮食不断浪费,不可思议。

当代“不能说的话”。

引用野草博客的发言:

只有专制、独裁时期才会有的现象吧?

难道现在不是专制、独裁时期吗?这个体制难道不还是毛体制吗?余英时先生说中共改革的目的是为了巩固和加强其一党专政的独裁统治。

好像不只是专制、独裁的问题,还有愚昧的问题。尤其是专制、独裁者愚昧的时候,对这种社会的危害尤为严重。
就算是民主社会,当民众愚昧的时候,同样会造成可怕的后果。而事实是,我们人类中没有不愚昧的人,只有人愚昧的程度和方向的差异而已。民主社会不过是可以用观点不同的、愚昧的人互相牵制,减轻某个或某些愚昧的人造成的危害。

我曾坐在高高的谷堆旁边,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 .
妈妈说那种饭她吃过,体积是大,但是不经饱.而且根本没有营养!虚的嘛!
我是80后, 农村的, 家里孩子加我三个. 80年正好是我们那集体转单干的时候.最初的几年还是很困难,小时候米是有得吃, 但是经常没有油炒菜, 经常只用一点点油炒一大碗菜..我们那叫"煎锅子".
那时哪个家里能拿出1000块现金, 那已经是大富人家了! 冰棍5分三分的都有,学校开运动会家里给1毛2毛零食钱都不舍得花.太懂事了! 五六七岁就下田拔秧苗,割谷子,做饭! 在我们那一代人的心里,有的是对父母的同情,直到现在.
如今的孩子物质极大丰富,但比起我们那时,肯定少了点什么.

各省、市、区党委:

  辽宁这个经验[1],可供你们研究和试行。并请你们研究,别的粮食是
否也可以采用辽宁对包米那样的做法。在研究、试验和推广任何新办法的时
候,一定要预先防止主观主义和命令主义。

                    中  央
                  1959年6月3日
                 根据毛泽东手稿刊印。

身在天朝..我们一直被幸福,被幸福...被感谢伟大的ZF.

新政权的根基 是建立在无数枉死的白骨之上的~

除了这个做饭技术 再看看那时的大炼钢铁、灭四害…… 哪一样不是脱离了地球引力、荒唐透顶,玩人民于鼓掌、置他们于冰炭……

彼时、当下无不同~

现在还是不会煮饭呢。。

可以在过几年回头看现在的。。。
大学的评优,高铁运动,借读费,社保。。。生活在闹剧里。。

引用hello的发言:

这个时代同样重复过去的故事。
不过我们选择醉生梦死中忘记这些。

您不需要选择醉生梦死,如果您想要忘记,那么就去接受之,接受/理解/承认其“进化途中的合理性”之后,您才可能不被其所控,才能真正忘记他。

今天增一个呀,明天增一个呀,后天也会增到许多优秀的粮食

一斤米加二十斤水煮开,可出饭二十斤.....稀饭

现在看起来好笑,那个时候全国上下深信不疑。不同的历史阶段,人的思想认识水平不一样。不过,不得不承认,西方资本主义经过几百年的发展调整,现在已近非常稳固完善了,至少不会出现这种荒谬的事情了。

就差发明永动机了

引用Roc的发言:
智昏一直都在延续
nod,从卡尔维诺顺道过来,支持一下。

这不是当年的“炒作”吗,如今同样盛行啊

荒谬的时代 唉~

引用amandakwok的发言:

有兴趣可以看看杨继绳的“墓碑”

这本书里详细讲到了这种做饭部分,我爷爷也前也会这种方法,人吃了之前可扛饿一个星期,但其实是肚子胀,而并没有达到补充人体营养的功能。


怎么不提1949~1978水利建设的大发展,钢材的大增产,人口数量井喷啊。。。?

在被封闭,被强权的国际形势下,落后的农业技术一时养活不了那么多人,再加之还债和自然灾害。在落后愚昧尤其是刁蛮的地方,出现不可理喻甚至残酷的事情,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出现也是正常。

多做多错,干活的人都知道的道理。《愚公移山》,智叟一定会嘲笑的。

---------------------------

欧美近代史也有很多荒唐事啊。剥印第安人的皮、贩卖黑奴;1929面对饥饿的人群,倒掉牛奶怎么不提啊。

麦卡锡末代走出来的阿甘及其女友不也充满了荒唐吗?

历史的愚昧不能忘怀,记住的目的是不能再造去创造美好,不是你自我感觉良好的地方,不是用来嘲笑。高高在上嘲笑的,只不过是一群心态扭曲的人。

如果当下诸位能改变西北边远贫瘠地方,一省?一市?哪怕是一县一乡,我都能对你们顶礼膜拜。

对饥荒年代的一些不得已的做法嘲笑算啥本事,改变世界才是真本事。有经济学背景的,帮助中国躲过金融强权威胁(危机)才牛逼。
(粮食增产了,做法不也变了吗?肚子的问题诸位不必担心,有的时候老百姓比自以为是的所谓知识人聪明)

总之,做人要坦荡,对任何国家和民族都要一样,希望这里也看到揭露老美的丑恶文章。

---------------------------

微观看,对于世界任何角落专制每时每刻都存在——工人之于老板不是么,诸位也来愤慨一番,去掀老板的桌子。

如果读书把人读成高高在上教条的废物,不失为可悲的事。

---------------------------

伦敦街头暴乱与火是真实民主诉求形式,而一人一票则是形式上的。暴乱的社会成因没有解决,暴乱前后及其当时局面的控制,算专政还是民主?

如果只是低头看粪便不愿抬头看世界,无聊的笑声就不会绝。


不反对说过去的事情,反对高高在上愚昧的心态。

引用[0,1]的发言:
不反对说过去的事情,反对高高在上愚昧的心态。

别装逼了,那些事情就是愚昧,中国人一直都落后,但这样荒唐愚昧的事情只出现在毛时代,这是毛或者说毛代表的那个党造下的罪孽。毛对中国人民犯下的累累罪行,罄竹难书。人家说你过去吃屎很愚昧,你别用“那张三过去也吃过屎”这样的句式或思维来回应。


张三吃屎了,你也得说。做人要坦荡,不能只说一面。可能,在有选择的逻辑和事实之下,中国人集体自杀才是正途。

----------------------------

西方精英倒是比你们这些国产(抑或镀金的)+内销经济学精英实在,人家承认人性恶。所以也就没必要讨论恶的存在多么不可思议,无论何地何时恶都会存在。

恶的存在与否显然不是问题关键。恶成为显性问题的时候在中国自古至今的道德家那里尤其是问题。

阴阳互存,天地万物才能生长。善恶皆存也是自然而然。一个时代如果只有恶,如何工农业发展能倒个,高端人才不顾性命回国效命,且科学成就斐然。

----------------------------

对于知识分子,尤其高端的知识分子,如果躲在门内眼界自毁。去看大千世界吧,那里营养丰富。奉劝看世界辨阴阳虚实,善恶不能独表一面,而况只盯着中国人或所谓落后民族之恶,其追求就让人看不懂了。

全球化无论从鸦片战争还是从入世算起,经历不少年了,我们的精英心胸还是那么渺小,不可思议。

----------------------------

君不见房子紧缩的时候,我就见过不少人拿了一间20左右平米的房子装修,还啥功能都有了——见过一个香港设计师还做过这事。据说还有抽屉一般的出租屋。

当人们住在抽屉样的合租屋(不只是中国大陆,其他地区和国家也有)里的时候,我们何必嘲笑那个时代

人的心不能解放无异于坐井观天,像苍蝇追逐秽物不去包容却嘲笑祖人不是本事,靠骂别人吃屎也解决不了问题。

有的时候让自己先抓完狂再来说事情,对人对己都好。

----------------------------

说明一下:到这里来,原本是看到一两篇计算机了文章,觉得不错就收藏该博客网站。尔后看到其他文章,有话就讲了几句,并非想改变什么。非五毛。

换个角度理解:这个可以用来减肥哦,既能吃饱,还不增肥

引用[0,1]的发言:

……

还没明白啊,那个时代的荒唐是超出了人类所能容忍的底线,绝不仅仅是“前进中的曲折”或者说“人性的恶”这么简单,这是因为毛创造的那个制度是全人类有屎以来破坏性最大的制度,这一方面,放眼古今中外,只有金胖子能出其右。

大饥荒绝不仅仅是饿死个把人那么简单,是饿死了数千万啊,你能想象吗,这是全人类有史以来最可怕的一场大饥荒,而这完全是人为的。是人祸。

在这样的罪恶面前,我是不能平静,在你这样为这些罪恶辩护的人面前,我是抓狂。妈的,你才平静,你全家都平静。

俗话说,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为过去这段荒唐历史做任何辩解都是对当下中国的极端不负责任。为了那些悲剧不再重演,必须要把那段历史说清楚,搞明白。


首先你必须明白,1960~62年饿死多少人并没有定论。

不是你抓狂了你就有了良心,良心在我心,我知——其实,“知人知面不知心”,我知也就够了——不需要你抓狂的担心。反对那个时代,首先把自己身上乱盖帽子的文革气息除掉,才有资格,并也才有足够的智慧面对。

论辩,不要提到家人,这基本的文明要懂,ok?

-------------------------

我是一个比较追查事实的人,在可能的情况下,我会对不同地方不同身份层次的人询问那个时代的事。我询问的结果每个省不一样,甚至一个县不同地方不一样。

注:我询问,一定强调亲眼所见,而并非道听途说。这个在我们自己的家乡的谣传就很广,但我遇到同学问询事情,并非道听途说那样夸张。容易听信谣言的民族,强调亲眼所见比金子还贵。

希望更多的人去询问还活着的那些时代走过来的人。多问不同的人,你的良心更能洗礼。

有一点,是事实:全面饥饿。即便城里也是定量供应。向我倾诉饥饿和很苦的劳动(水利建设等)那是最多的。而真正所见到的死亡并非每地都有。有的地方有,那是不同姓的强权斗争所致。

更夸张,那个年代也有不少地方领导带头瞒报私藏粮食(谁举报谁全家饥饿没人管,没人敢举报)。所以这样这样村庄不但没死亡,相对轻松点躲过不辛自然灾害。

-------------------------

如果还记得上世纪80年代的事的话,那个时代的农民饱经60年代的饥饿并没有记恨毛,反到能理解。

归罪某一人某一党很容易,但事实远了。我们追责的话,到底是谁责任——其实这一直是一个问题。需要有兴趣的人去深究。

-------------------------

你们眼里朝鲜这个邪恶的流氓国家,你们知道他们上世纪80年代农业情况和人们生活水平吗?什么时候开始饥荒一次次的饥荒,诸位知道吗?苏联解体后几年。

现在的农业依赖工业,但一个国家被封闭之后就很惨,没有石油就没有农药化肥。中国前30年同样的体制,但也就特殊的三年出问题了,不单是人祸,也是外界条件必然造成的。如不其然,文革更会造成大饥荒,然而没有。

-------------------------

不要把经历过大风大浪,生与死考验的人想象的比你愚蠢——自认聪明,是一厢情愿的事。

-------------------------

还是那句话:愈要明白,愈要放开眼界与心胸。

还有,同样的地方发生外人看来同样的事,当地人归因并不一样。

还有,请不要忘记文怀沙现象。

大饥荒时代饿死了多少人的确有争议,但争议是3000万还是4000万的问题,大饥荒大量饿死人在学术界是没有争议的。这方面的论文,国内的文章就足以证实。

你调查了你周围的那些老人,我也有我的调查,但是我和你不同的是,我不会因为我的调查结果是大量饿死人,就会推导出中国大量饿死人。我得出这个结论主要靠的大量学者严谨的研究论文。

金胖子是的国家是黑暗的,愚昧的,邪恶的,这是没有什么好讨论的。全世界都知道,就你这样的傻比假装不知道。

傻逼的人从来都是傻逼,即便他经历了大饥荒也是一样。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比如文怀沙,又比如余秋雨。


你看到的学术界我看到不一样,《炎黄春秋》走出来的就是学术界?
(不管如何,全面饥荒和一定数量的饿死,这一点是无庸置疑的。对于过往的历史,单纯追求新鲜的数目没有多大意义。大饥荒的事实谁也不能改变,在还原到那段历史,我们看看到底什么原因造成的,这个才应值得辩论的:前面两次所述,至少我表明了我对你们某些人的归因、归责过于偏狭和单一提出了异议,当然还有对高高在上嘲笑心态表示不能接受。)
(大批死人埋得住吗?信阳事件埋得住吗?如果你已经走访多地,且答案相反,我无话可说,如果没有,不愿意接受活着的那些人描述的现实,而相信纸上备受争议的演算,我也无话可说。)
(据说,按照《炎黄春秋》的算法来算美国1929的人口,也是死了几千万。)

我两大概生活在两个不一样的中国。你决意做一个(我认为)偏狭的人,请继续,那是你的自由,我不想改变。

--------------------------

我关注的不是别人是不是傻逼,我关注的是背后规律和道理,以及对现时的启发。任何事不会凭空出现,你在骂他们傻逼而拒绝思考的时候,我表示沉默。

--------------------------

以上三次文字都是一口气写就,难免辞不达意,但已经把我想说的说了,不必再说了。

引用[0,1]的发言:

以上三次文字都是一口气写就,难免辞不达意,但已经把我想说的说了,不必再说了。

这是至今为止,看这个博客的最大收获。。感谢[0,1] 。。偏狭的人只看到自己愿意看的,带着偏见选择材料,人皆如此,无可避免,但若不能适时承认内心的狭隘就无可交了。。

你读过张彤禾的 Factory Girls 了么?

[0,1]被洗脑已久,不用指望说服他,有些事情,只能等爸爸和偏见都死掉才能平息争论。

A和B争论,不争A和B的background,单看这里.哪个有建设性?哪个是蛮骂?哪个是成熟?哪个是偏执?历史在记录每一笔,没有色彩,内容却很丰满.

支持[0,1]的观点,时下的讨论多了些主管臆断和谩骂,少了些对事实和逻辑的坚持

关于学术界的看法,我不甚明了,但眼前家里的几位老人可以佐证。我奶奶是文盲,没有受到学术界看法之左右,呵呵。
60年左右,上海西北郊区,苏嘉沪地区,也算鱼米之乡,我爷爷当船工,太饿了,回家吃糠,好几次吃得差点胀死。我奶奶说,插秧的时候,干部要求水田里插满,结果密密麻麻,根几乎全烂了。每亩一千斤粮食放卫星(话说有些地方亩产几千上万可不得饿死人吗),没人吃得饱,村干部可以揩油一把,吃得稍好。每天吃“无油白煮菜”,籼米都没得吃,饿极了就在出工分的时候顺点毛豆芋艿(极难得)。
解放前家里有上海的亲戚来乡下,吃的很满足(跟现在比当然也是很穷,没得吃),在市区穷人是挨饿的,当然解放后反过来了。
还有重要的一点回忆,就是解放前一个村(还没有大队生产队之类的)大概也就保长、甲长几个负责收税和征兵的地方官员,当官的很少,特别是乡下。解放后阿猫阿狗都是干部,权力大,欺负人。

每个人都是被自己的信念体系所支配.
先有了某个信念,然后根据这个信念,再寻找支持自己信念的证据,
有意思的是,你总能找到证据还支持你的无论什么样的信念.

在[0,1]看来,外国列强的封锁才是造成中国那几年失败/死人的主要原因,是外国的金融大鳄在搞垮中国。
在另外的网友看来,是中国自己的愚昧和专制造成了那几年以千万计的死亡,
在[0,1]看来,美国也死过几千万,那你怎么不恨资本主义的贪婪呢?

难道上述各个网友的论点事实没有证据吗?当然有证据,这个世界上最不缺乏的就是证据。
上次一个网友还找到了很多证据,说迈克尔杰克逊没死,而是装死后隐居了。
还有的网友找到大量证据说世界是被秘密政府几千年来控制的。
你再怎么反驳又有什么用呢?人家有证据。

所以,说到这里,我只想说一句话:先有信念,然后自然证据就会被找到来支持你的信念。

我们难以改变每个人的信念,每个人只能自己改变自己的信念。
无论你具有什么信念都没关系,
这个地球有个进化的轨迹,而生活在这个地球上的人的信念也要符合这个地球的信念的进化轨迹,
如果你的信念与这个地球的信念格格不入,那你就只有离开这个地球,就好比各个世界的独裁者最终都慢慢的,或是正在离开地球一样。
最终你会转生到另外一些能够支持你的信念的星球上生活。

那么这个地球的信念是什么?
很简单,只要以历史的眼光,长远的眼光,看看地球上主流信念的变动过程就行了。

引用autoxbc的发言:

一亩地出多少粮食应该按照一整年的阳光含有的能量计算,一锅米出多少饭就应该按照米中的能量加上柴中的能量。煮饭时多加的水和空气中的二氧化碳结合,在多添柴的作用下生成碳水化合物,副产品氧气收集起来吹到灶下可以助燃,生成的二氧化碳再通入锅里继续参与反应,一斤米至少出几十斤饭,钱老没得炸药奖绝对是西方人的阴谋。

搞笑 绝对搞笑

我要发表看法

«-必填

«-必填,不公开

«-我信任你,不会填写广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