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记住他们

作者: 阮一峰

日期: 2005年9月 6日

腾讯课堂 NEXT 学院

五月份的时候,我翻译了1996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波兰女诗人希姆博尔斯卡(Wislawa Szymborska)的诗歌《一见钟情》

事实上,我更喜欢她的另一首诗Commemoration,但是因为不理解的地方太多,就没有公开自己的翻译。

今天,我看到了希姆博尔斯卡的诗集中译本《呼唤雪人》(林洪量译,桂林:漓江出版社,2000年1月),其中也有这首诗的翻译。我读后觉得译者根本没有读懂原诗,错误很多。不过,他对一些疑难之处的理解启发了我。于是,我找出了以前的翻译,做了彻底的修改。

下面就是我的翻译,希望大家喜欢这首美丽动人的诗。

====================================

纪念

作者:[波兰]希姆博尔斯卡

译者:阮一峰


他们在榛树丛中做爱
上方的露珠就像一颗颗的太阳,
他们的头发沾上了
森林的碎片。

燕子的心啊,
给他们一点怜悯吧。

他们跪在湖边,
梳走头发中的泥土和树叶,
鱼群游到水边,
彷佛是微微闪光的星星。

燕子的心啊,
给他们一点怜悯吧。

树木的倒影
在涟漪中冒烟。
哦,燕子,让这一刻的记忆
被永远铭记吧。

哦,燕子,你是云中的荆棘,
你是空气中的锚,
你是改进后的伊卡洛斯【注】,
你是着正装的飞天使者。

哦,燕子,你是书法家,
你是永恒的秒针,
你是鸟类中早期的哥特式建筑师,
你是天空中注视的眼睛。

哦,燕子,你是尖锐的寂静,
你是充满欢乐的丧服,
你是情人们头上的光晕,
请给他们一点怜悯吧。

【注】伊卡洛斯:希腊神话中建筑师和雕刻家代达罗斯Daedalus之子, 他用蜡和羽毛造成翼翅逃出克里特Crete岛时, 因过分飞近太阳, 蜡翼受热后融化, 坠海而死, 古代多作为绘画题材。

=============================

附:英文原诗

Commemoration

They made love among the hazel shrubs
beneath the suns of dew,
entangling in their hair
a leafy residue.

Heart of the swallow
have mercy on them.

They knelt down by the lake,
combed out the earth and leaves,
and fish swam to the water's edge
shimmering like stars.

Heart of the swallow
have mercy on them.

The reflections of trees were steaming
off the rippling waves.
O swallow let this memory
forever be engraved.

O swallow, thorn of clouds,
anchor of the air,
Icarus improved,
Assumption in formal wear,

O swallow, the calligrapher,
timeless second hand,
early ornithogothic,
a crossed eye in the sky,

O swallow, pointed silence,
mourning full of joy,
halo over lovers,
have mercy on them.

(阮一峰,2005年9月4日)

留言(6条)

感觉不少地方还可以考虑一下,念起来有点生硬,

比如:water's edge ,译成 岸边 可能更合适

依卡路斯那两句,改进感觉很不诗意,其实依卡路斯是很诗意的故事

assumption变成飞天使者,不太明白

还有那个鸟类中的哥特式建筑师,首先那个单词字典上没有,我不认识,其次中文很不简洁,燕子都知道是鸟类,所以鸟类中的感觉很多余,累赘

只是一点粗浅的感想,见笑:)

一锋兄译的还可以哦,当然译文最大的头痛是生硬了,直译的痕迹比较明显,我是非常非常的喜欢希姆博尔斯卡的诗的,她的政治诗都可以写的那么的美丽,简直让我觉得汗颜,我几乎都要膜拜她了。

To cmputa:

说说我的看法,

1. water edge译成“水边”或“岸边”都可,看译者个人喜好了。

2. 依卡路斯那句确实翻译得不理想,但我觉得这样正好对应原文。

3. assumption就是“升天”的意思,如何翻译成贴切的中文确实有难度。

4. ornithogothic是ornith和gothic两个词的组合。

对你的翻译不是太满意。感觉译文缺少了些打动人心的一些东西,原文好像还有一种意境,能够让人憧憬。
首句“made love " 译成“做爱“我觉得不妥,虽然made love 有做爱的意思,但也有“示爱”等其他意思。诗首先要有美感,从对美感的追求上,我觉得“做爱“不妥,不如改成 他们缠绵在榛树丛中

总之,感觉你这首诗翻译得没美感。

这女人获得了清冷眩晕的高潮

愿我们始终心怀诗和远方~

我要发表看法

«-必填

«-必填,不公开

«-我信任你,不会填写广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