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眠矿底的172名矿工

作者: 阮一峰

日期: 2007年8月21日

2007年8月15日夜间,山东新汶华源煤矿发生溃水事故,洪水涌入矿井,井下172名矿工被淹死

《新京报》报道说,这些矿工本来是有机会逃生的。

发现透水后,不少工人区段曾打电话上报,但是井上当时无法判断事态趋势,未立即要求工人上井。矿上部分工人反映,煤矿管理者实行的是准军事化管理。

"很多人养成了习惯,上面的人不命令行动,就不敢行动。"一位同样不愿透露姓名的矿工说。

一位老家在新汶的网友留言感叹说,矿工遇到洪水也不敢逃生,可想而知平时过的是什么生活!

矿上的职工太可怜了,做人没有尊严,人与人之间严重不平等。我老家在新汶,每每回家听到矿上的亲戚谈起所谓 的军事化管理,感到的是悲哀。社会应该关注社会底层的职工,当遇到洪水都不敢逃生,平时要忍受多大的压力。 希望有人披露一下黑暗的现代矿工生活。

另一位网友则留言披露了一些当地的内幕:

我知道新矿集团的每一个矿长正当的公开的收入每年都在百万以上,老郎的年薪实际达到600万以上,他的二儿子一年依靠集团公司收入不低于1000万(看看他的那个奔驰S600就知道了)。他的大儿子是新矿集团下辖最大的煤矿的经营副矿长,正当收入不到几十万,但是灰色收入惊人,不比他老爸少。他的弟弟、外甥、侄子、等等一大家子,只要是有点亲戚关系的,从近到远对应着职位由大到小。整个新汶矿业集团,其实就是他们家的私人企业,做的所有的管力措施,包括3S、2S以及现在的准军事化管理,不就是为了让职工们学得麻木,不敢说真话,听领导的话,就像是他们的狗一样活着。

新矿的一般下井一线回采工人收入在1800到2000左右,加班很多的话会拿到25 00到3000,那属于很少的个例,因为一般人不可能有体力加那么多班。可是领导呢,一个井下工区的区长一年收入如果少于10万包括奖金,那他就属于愣子级别的,也做不了多长时间就会下台,因为你没有钱来孝敬上一级领导。整个新矿集团就是这样,撑死当官的,饿死下井的。你想想一个正式的一线下井工人,还不如在局大院办公室里一个天天上网聊天的小姑娘拿钱多!

最后是一位参加救援活动的矿工的留言,他说很多矿工就是因为害怕丢掉当天的30元工资,而没有能够及时逃出来:

我是新矿的一员,我是井下工作的工人,我是家庭的支柱,我是七旬老父的惟一儿子,这171人都和我一样~~不同的是我是这次抗灾的参与人员,我三天没睡觉了~~他们却在被救援,永久沉睡~~~这171人,很多都是有逃生的机会,但是他们放弃了,他们在等上层领导是否撤除的命令,因为他们怕万一私自放弃了工作任务,就会被摸杠,当天近30元的工资就会没有,30元!没错,是30元夺走了他们的生命,一个月冒着生命危险,就因为这900元!900元!也没错!能卖40KG猪肉的价钱丧送了一个又一个百十斤的汉子~~指挥部里,没有人会说是因为通知下的晚,没有人说是管理的责任,没有人说早就知道隐患!他们不会说他们的工人工资是900 元,他们只知道这个月今年的工资、奖金、风险抵押金没有了~他们每个人可能损失了几百万,矿长可能损失了上千万!!!

这让我想起了舒婷的一首诗《风暴过去之后----纪念"渤海2号"钻井船遇难的72名同志》。1979年11月25日,一个典型的官僚主义瞎指挥造成渤海2号钻井船在渤海海面上翻沉,72人遇难身亡。舒婷为此写下了这首著名的诗:

谁说生命是一片树叶
凋谢了,树林依然充满生机
谁说生命是一朵浪花
消失了,大海照样奔流不息

谁说英雄已被追认
死亡可以被忘记了!
谁说人类现代化的未来
必须以生命做这样血淋淋的祭礼

不再有这种无力的愤怒
当七十二双
长满海藻和红珊瑚的眼睛
紧紧盯住你的笔

这首诗写于二十多年前。但是今天来看,中国底层人民的处境没有变好,反而变得更糟了,而且一点都看不到改善的希望。

我对中国煤矿事故的更多评论,请看我二年前写的《命比煤贱》

(完)

珠峰培训

stuQ

留言(9条)

需要自由工会啊,或者用脚投票,离开这个地方,这些底层的工人农民是中国最需要也最应该移民的人

舒婷还写过这样的诗,现在好像都看不到了...

引用atlas的发言:
舒婷还写过这样的诗,现在好像都看不到了...

上面部分是节选,网上找不到全诗,哪位朋友有,欢迎贴出来。

我了解的不是太多,看过的报道貌似都把主要原因归结与天气原因,好象有关部门之后强调了要作好关于自然灾害的应对。
感觉政府管理总是滞后性的,没做到位就没做到位,责任都那去了。
老百姓责任义务一体化了,挖煤是责任,也是义务。

以前学《包身工》这篇课文,里面提到Thoreau讲过,要当心枕木下面的尸首。今天,面对山西的煤炭,我们应该说些什么?

哦,弄错了,远不止是山西。应该是“中国生产的煤炭”。

中国的企业现在都是这样啊
不送礼什么也干不了啊
送完了再在工人那里找回来呗
克扣工人工资
不给加班
减人干活
领导随便不来工人不来一天就的100多
一天也挣不来啊


在渤海湾
铅云低垂着挽联的地方
有我七十二名兄弟

在春天每年必经的路上
波涛和残冬合谋
阻断了七十二个人的呼吸

七十二双灼热的视线
没能把太阳
从水平线上举起
七十二双钢缆般的臂膀
也没能加固
一小片覆没的陆地
他们像锚一样沉落了
暴风雪
暂时取得了胜利

七十二名儿子
使他们父亲的晚年黯淡
七十二名父亲
成为儿子们遥远的记忆

站在岸上远眺的人
终于忧伤地垂下了头
像一个个粗大的问号
矗在港口,写在黄昏
填进未来的航海日记

希望的桅杆上
下了半旗

台风早早已经登陆
可是,七十二个人被淹灭的呼吁
在铅字之间曲曲折折地穿行
终于通过麦克风
撞响了正义的回音壁

盛夏时分
千百万颗心
骤然感到寒意

不,我不是即兴创作
一个古罗马的悲剧
我请求人们和我一道沉思
我爷爷的身价
曾是地主家的二升小米
我父亲为了一个大写的"人"字
用胸膛堵住了敌人的火力
难道我仅仅比爷爷幸运些
值两个铆钉,一架机器

谁说生命是一片树叶
凋谢了,树林依然充满生机
谁说生命是一朵浪花
消失了,大海照样奔流不息
谁说英雄已被追认
死亡可以被忘记
谁说人类现代化的未来
必须以生命做这样血淋淋的祭礼

我希望,汽笛召唤我时
妈妈不必为我牵挂忧虑
我希望,我受到的待遇
不要使孩子的心灵畸曲
我希望,我活着并且劳动
为了别人也为了自己
我希望,若是我死了
再不会有人的良心为之颤栗
最后我衷心地希望
未来的诗人们
不再有这种无力的愤怒当七十二双
长满海藻和红珊瑚的眼睛
紧紧盯住你的笔
1980年8月6日

引用mlyixi的发言:


在渤海湾
铅云低垂着挽联的地方
有我七十二名兄弟

谢谢,我找这首诗很久了。现在,它总算上网了。

中国政府——腐败
相当地腐败!!
看看台湾在看看大陆!!
到底当初跟着那个党是对的??

我要发表看法

«-必填

«-必填,不公开

«-我信任你,不会填写广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