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中国的污染已经到了极限

作者: 阮一峰

日期: 2007年9月 2日

珠峰培训

上个星期,《纽约时报》刊出了长篇报道《中国的污染已经到了极限》(As China Roars, Pollution Reaches Deadly Extremes)。

nytimes22.jpg

原文的副标题是:"审视中国史无前例的环境危机带来的全球影响和政治挑战,以及全人类为之付出的代价。"(A series of articles and multimedia examining the human toll, global impact and political challenge of China's epic pollution crisis.)

我原想翻译全文,无奈报道太长,译了三分之一,还是不得不放弃。如果可以看懂英语,我推荐大家阅读原文,作为中国人,应该知道这些事情,而且报道的后半部分相当精彩。

除了触目惊心的事实,作者在文中还问了一个重要的问题:

只要中国共产党想做,它什么都能做到,那么它为什么解决不了环境污染?

回答是:

For the Communist Party, the political calculus is daunting. Reining in economic growth to alleviate pollution may seem logical, but the country's authoritarian system is addicted to fast growth. Delivering prosperity placates the public, provides spoils for well-connected officials and forestalls demands for political change. A major slowdown could incite social unrest, alienate business interests and threaten the party's rule.

对于共产党来说,政治上的代价太大。降低经济增长速度,减轻环境污染,这是合乎逻辑的想法。但是,这个国家的政治当局追求经济增长速度已经上了瘾。只要经济保持繁荣,就可以减轻公众的不满,为官员提供腐败的土壤,遏制政治变革的呼声。如果经济增长速度显著放慢,就将引发社会不稳定,打击商业利益,威胁党的统治。

还有:

China's authoritarian system has repeatedly proved its ability to suppress political threats to Communist Party rule. But its failure to realize its avowed goals of balancing economic growth and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is a sign that the country's environmental problems are at least partly systemic, many experts and some government officials say. China cannot go green, in other words, without political change.

中国的统治者已经反复证明,它能够有效地镇/压政治上的反对力量。但是,它无法实现经济增长和环境保护的平衡的事实,说明了一点,那就是这个国家的环境问题至少有一部分是制度性的。许多专家和一些政府官员都承认这一点。换言之,政治制度不改变,中国的环境问题就无法解决。

《纽约时报》上还有大量的图片,我全部转载。

1.

China's industrial growth depends on coal, plentiful but polluting, from mines like this one in Shenmu, Shaanxi Province, behind a village store.

中国的工业增长依靠煤。这种能源虽然储量丰富,但是污染严重。图中的小店背后,就是陕西神木的一个煤矿。

nytimes05.jpg

2.

A worker pauses to shield his eyes while moving coal in Ningxia Province.

图中是宁夏的一个煤矿,一个工厂在铲煤途中停下脚步,护住眼睛,防止煤屑进入。

nytimes21.jpg

3.

Smoke rises over a coal mine near Pingru in Shanxi Province.

山西省平鲁煤矿扬起漫天风尘。

nytimes04.jpg

4.

Water filled with coat dust at a coal company in Ningxia Province.

宁夏一个煤矿的周围河流已经完全变黑了。

nytimes12.jpg

5.

Migrant workers construct part of a bridge that will connect Ningxia and Inner Mongolia.

农民工正在为连接宁夏和内蒙的一座桥梁施工。

nytimes09.jpg

6.

Construction in Bai Sha Town in Henan Province.

湖南省白沙镇的工地。

nytimes07.jpg

7.

Construction for the 2008 Olympics in Beijing, where official are trying to reduce air pollution.

北京2008奥运会的工地。中国的政府官员们正试图减轻北京的空气污染。

nytimes11.jpg

8.

Traffic in Guangzhou. Expanding car ownership has played a major role in China's pollution problem.

图中是广州的交通状况。私人轿车的推广,是中国环境污染问题的一个重要原因。

nytimes10.jpg

9.

Only 1 percent of China's 560 million urban dwellers breathes air considered safe by the European Union.

在中国5.6亿城镇居民中,只有1%的人可以呼吸到符合欧盟标准的安全空气。

nytimes03.jpg

10.

This family of migrants moved to Ningxia Province from Inner Mongolia so that the father could work at a nearby factory.

这个家庭从内蒙搬到宁夏,只为了家中的父亲可以在附近工厂找到一份工作。

nytimes08.jpg

11.

A cloud of exhaust at a coal-fired steel factory in Shanxi Province. At a facility like this, smoke of any color other than white is toxic.

山西省一个钢厂的烟囱正喷出滚滚浓烟。像这样的烟囱,除了白烟以外其他颜色的烟都是有毒的。

nytimes15.jpg

12.

A worker moves bags of cement at a factory in Ningxia. China now produces half of the world's cement and flat glass.

宁夏的一个工厂中,工人正在运送水泥。目前,中国的水泥和平板玻璃的产量,已经占到了世界的一半。

nytimes02.jpg

13.

Workers at Shuizuishan Tianhe Ferroalloy Company produce a silicon steel alloy in Ningxia.

宁夏石嘴山天河铁合金有限公司正在生产硅钢。

nytimes18.jpg

14.

Construction of a floating bridge will allow more traffic between Inner Mongolia and Ningxia's steel and power plants.

内蒙和宁夏交界处正在修建一座浮桥,这样宁夏的钢铁厂和内蒙的电厂之间就可以有更多的物资运输。

nytimes14.jpg

15.

Pollution and algae blooms caused by runoff have poisoned China's lakes.

污染和水藻使得中国的湖泊变成有毒的地方。

nytimes06.jpg

16.

Boats wait to pass through Zhihugang Gate, which give them access to the Yangtze River.

船只正等待通过江苏省直湖港的船闸,进入长江。

nytimes19.jpg

17.

Mine workers move coal to be processed in Shenmu, which is one of the biggest coal-producing cities in China.

煤矿工人正在陕西神木市运煤,这是中国最大的产煤地之一。

nytimes01.jpg

18.

A man stands before a vast pile of coal at a mine near Shangmahuangtou, in Shanxi.

一个煤炭工人站在山西省上马黄头村附近的巨大煤堆前。

nytimes16.jpg

19.

Piles of coal in Xiangcheng, in Henan Province, which will supply the area's power plant.

河南省项城市的煤堆,这里的煤主要供当地电厂使用。

nytimes20.jpg

20.

Trucks move in and out of the Wujiata coal mine in Shenmu. One of the largest mines in China, it operates 24 hours a day.

卡车在陕西省神木市吴家堡煤矿进进出出。这是中国最大的煤矿之一,一天24小时运作。

nytimes13.jpg

(完)

一灯学堂

留言(34条)

so ,you look a little bit unhappy to see my words.please keep all different voices!do you understand this is also the human rights?

老外不了解中国啊,现在的中国人的忍耐力是前所未有的,是无极限的,即使身边死人都可以忍耐,环境污染算什么?

Ruan删了什么?

好文章啊,写出来总比没有写出来好。

什么叫杀鸡取卵?竭泽而渔(抽干了水塘捉鱼)?这就是了。

此文是收费的,如何阅读?

引用wangtwo的发言:
此文是收费的,如何阅读?

已经换了一个链接,现在应该可以了。

要是还不行,就用英文标题在Google里搜,很容易找到的。

引用atlas的发言:
老外不了解中国啊,现在的中国人的忍耐力是前所未有的,是无极限的,即使身边死人都可以忍耐,环境污染算什么?

连岳的Blog里,就有人对这篇文章留言:这是美国人的极限,我们中国人是没有极限的……

无语啊!

首先感谢你的资料,今天我忽然意识到博士生导师一直强调学好外语的重要性,可以说是在此受教了。
其次,昨天在与著名经济学家林凌教授的交谈中,他还特别提到了中国环境污染问题。可以说目前在这一问题上的若干影响因数,形成了非洲角马群与狮子的关系,当中国的角马们没有深刻意识到环境污染的严重性,已经影响到种群的生存时,狮子捕猎个别角马是不会引起角马群的任何动作的。
再次,环境污染问题是社会问题,世界问题,跟国家政体、种族、人种没有太大的关系,将综合问题简单化、政治化必然不可能有利于问题的解决,最终会导致社会一方力量责任的倾斜而引发更大的反弹。当然政府应该主动承担更多的责任,肩负起引导社会力量防污、治污的经济效应,遵循政府主导,依靠社会力量,按市场规则办事这一原则。
最后,再次感谢!

中国的污染问题的确很严重~

不过这篇报道的可信度不高啊~

通篇都是作者的感性认识~

既没有对具体污染事件的深入剖析~

也没有对相关人物的采访~

还开篇就上升到政治制度的“高度”~

难以令人信服~

为什么深切怀念小时候的生活?
正式因为再也找不到那些可以游泳的河流,望不见清澈的夜空 ……
江南小镇里可供交通的水路几乎都受污染的,难以想像西北地区的情形。

老美光喊有屁用!先把从战争中发的横财分给中国老百姓应急!他腰不疼?那么多中国老百姓!没有财商!没有资本!没有技术!没有的太多!谁有实力改变着一切!时间说了算!你我最多无能地!无奈地!呼喊乱叫!屁用!屁都有臭味!我们喊的连味都没有!我无能地转身!去做一个人民教师!给孩子们说点有用的!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吧!保护环境,人人有责!
如果富余,捐助上不起学的孩子,吃不饱饭的孩子吧!

美国政府只是为了压制我们的发展.
他们真的会为中国人民考虑吗?看上去像!实际不是!!!
我们的政府就一定在考虑自己的人民!但是势单力薄,捉襟见肘!
有人一味认为是体制问题!那是以偏盖全了!极端是大脑!!!
为什么不考虑历史的原因!我们的昨天是我们今天困难的结果之一.
没有哪一种体制是完美的!我们现在的不是!美国的也不是!
美国人天天推行他是那套制度!可目的是让他们的人民过的更好,不是为了让中国人的 或者伊拉克人的生活更好!
我们的生活只有靠我们自己去改变!!!热爱这个国家吧 做些可行是事!
那些外国古人欠了我们多少 他们的子孙又说我们的不是 但又不伸手慷慨地帮助我们!!!!!!!!!他们居心叵测!!!!!!

你敢说你没用过塑料袋 没用过一次性筷子 甚至含汞电池
我就用过 可是怎么处理这些东西 怎么解释我们的行为
我就吐过痰 ,是我愿意吗? 不是! 真的是忍不住了 是什么原因
是因为身体不健康 是中国人的体质不好! 哎 真的好难!
偌大的国家 天文数字的人口 还要应付这里那里的贸易技术......
壁垒,要是换个外国领导人打死他他都不敢竞选 别说是在自家是农场度假了!!!

cdjal 很支持你的说法.如果可以了解到你的更多观点 我会很荣幸!
感谢一峰的引述 在此我声明我所表达的绝对不是针对某个人 只是对当前他国政府政策上的一点点激动的表述!

you look so pessimism to face all our country's current problems.

So surprise to know you are a Dr.. Actually, calling to become an expert to handle all kinds of cases.Please tell me: behind your sigh,have you got any good idear to tell us ?

引用Ruan YiFeng的发言:

连岳的Blog里,就有人对这篇文章留言:这是美国人的极限,我们中国人是没有极限的……
无语啊!


Hello,everyone
Sure!We don't have to be pessimistic about the future of our country.Of course,we also need to come up with more feasible solutions.Don't complain a lot.Don't take time to complain.Complaining can not solve any problems.
Thanks
http://hi.baidu.com/bedoo

前不久在南方都市上看到
“林毅夫表示,中国应该把资源的价格提高到合理的水平。他说,去年我国GDP占全球总量的5.5%,但能源消耗占世界总量的15%,钢材消耗占30%,水泥消耗占54%。”

@bedoo
no,complain can do a lot, it just extraordinary not enough here in china, need more.

对,抱怨得太少了,以至政府为所欲为

看到这篇文章我心情很沉重.

这是美国人的极限,我们中国人是没有极限的……
呵呵, 很好笑! 不知道仁兄敢不敢喝碗煤炭水, 敢不敢跳入煤炭河游泳. 不知道仁兄知道不知道太湖蓝藻爆发时, 无锡人不敢喝自来水, 不敢洗澡. 时至今日, 无锡人仍然不敢饮用自来水. 没有极限, 与天斗, 与地斗, 与人斗, 其乐无穷! 完完!

不同意bedoo的观点,这里引用的绝大多数是事实报道,不是评论。
不去想解决问题,只去分析文章的攻击意图,不是正确的正视问题的态度。这样的化,如果是中国人写的就没有问题了是吧。

大家好,不知道这篇文章的报道数据是否确凿属实!!如果是,那么中国的污染确实已经到了极致!既然污染已经如此严重,以上诸位也给了这篇文章的很多的评论。但是,能否思考一下,作者到底是以什么样的动机和角度写了这篇报道?我们作为中国人每一个个体应该怎样去面对这个问题?假设一个从没有到过中国的外国人,看了此报道?问我们:Oh god,really? Is it true???,我们此时如何回答??难道只是抱怨,抱怨作者的用词,抱怨中国政府的体制???除此之外呢???we should react! how to react?

我每天在城市里走路上班,总是能闻道浓浓的汽车尾气味道,还有一些公交车,每当起步的时候屁股后面总是冒出来浓浓的黑烟,私家车挤满了马路,连自行车都借用人行道行驶,我真不知道这样的环境下还能活多久,这竟然是获得过联合国人居环境奖的成都呀!

我早就想,中国该不该大力发展汽车工业,众所周知,中国人多地少,如果14亿人,人人有一辆私家车,且不说空气的污染,单是土地就会给占用殆尽吧,留给子孙后代的是无穷的工业垃圾,我们却真的正这样做呢。

唉,为了一时的经济发展,拔苗助长,拼命隐瞒真相,毁了整个中华民族的未来。


6.

Construction in Bai Sha Town in Henan Province.

湖南省白沙镇的工地。
是“Henan”河南,不是湖南

有些翻译是错的,比如For the Communist Party, the political calculus is daunting. 这句话的意思应该是:“而就共产党来说,(所涉及到的)政治(问题)错综复杂,让人望而却步。”

此处calculus是“错综复杂”之意。

绝大部分人翻译的时候都不知道这个字的意思,只会绕道而行。

这里,“political calculus”中的“calculus”基本意思是“计算”。意思就是说,计算一下这么做划算不划算。而说到“political calculus”,直译过来是“政治成本效益计算”,就像一个数学式子,各种因素进行运算,看结果是盈利还是亏损。政治上,各种因素包括政治资本、政治成本、政治风险和政治利益,把这几项进行运算后,看结果是利益值是正还是负。如果是正,则所进行的政治活动就值得,而如果是负,则表示会亏损。

所以说,这里的“calculus”还是其基本意思:计算。但需要引申。

您好像是长期居住MG这种地方吧,写自己的国家应该是痛心的语气,而不是你这种冷眼旁观。中国污染严重是事实,但是在吃不饱饭饿死作先择,请问您如何看呢?MG等等等等的国家从中国掠夺之后再大肆评论这个国家是如何的差劲如何没前途,请你在网上转发MG等国的消息时也切身为改变中国现状作些努力吧。

引用冷眼观的发言:
中国的污染问题的确很严重~ 不过这篇报道的可信度不高啊~ 通篇都是作者的感性认识~ 既没有对具体污染事件的深入剖析~ 也没有对相关人物的采访~ 还开篇就上升到政治制度的“高度”~ 难以令人信服~
同意,这报纸莫名其妙的去访问郭敬明,就够让人质疑他的专业性了

anyway,国家应该重视,国民也要从生活点滴做起保护环境。

对于图片的真实性没有怀疑,事实上也存在着这样的情况,谁不想自家好?那又能怎样呢?那么多人要吃饭,钱少,那么多地方要花钱,提供帮忙的,眼睛还窥视着家里的好东西!

事实上在目前的中国确实看不到解决问题的方法,就比如我的老板,他在金融上和环境上都可能在干着掠夺和破坏的勾当,但是假如将他赶出中国,无数银行的坏账如何解决?千万人失业谁来负责?光是某些ZF部门损失的“支持”和“捐助”对政绩造成的影响,就够很多人头疼了。。。

虫族就是这个命运。
看看港巴、湾巴、鼻屎国、倭番,宇宙国,照样有大量赤贫人口;香港贫民照片大多数来这里的人都应该看过,日本无家可归者也有耳闻,鼻屎国不允许外国人在贫民区拍照录像。虫族的社会进化程度不如白鬼,基本还是人吃人的社会,根本不顾底层死活。
21世纪了,以前的科幻小说都是机器人在干活,现在实际是东亚黄虫在干活,20亿生物电池。

我要发表看法

«-必填

«-必填,不公开

«-我信任你,不会填写广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