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的根源

作者: 阮一峰

日期: 2008年3月22日

腾讯课堂 NEXT 学院

近,西臧发生骚乱,网上有很多议论。我一向不喜欢谈论敏感的政治事件,但是这一次,我想来说说两件看上去没有关系的事情。

一、

第一件事情是,我读硕士研究生的时候,有一次以色列驻美国大使来访问,开了一个交流座谈会。我列席旁听。

会议一开始是大使介绍中东局势,然后是中方学者提问。只见一个老师拿起话筒,很不客气地批评了以色列政府的巴勒斯坦政策。他有一句话,我记忆犹新,他说:

"我们反对恐怖主义,但是也不能忘记恐怖主义产生的根源。"

这句话今天也适用,暴徒固然应该受到谴责和惩罚,但是这些人为什么选择暴力作为表达意见的手段,这个问题却是不能被忽略的。我们不能不深思,暴力的根源到底在哪里,他们为什么恨我们?

二、

第二件事情出自美国科幻小说家阿西莫夫的自传《人生舞台》(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2002)。

阿西莫夫本人是犹太人,对美国社会中的反犹主义有很多切身感受。但是他觉得,周围的其他一些犹太人对反犹主义过于偏激和盲目了,他们只关心和抗议犹太人是否遭到迫害,对于其他人----比如黑人----的境遇却不闻不问、漠不关心。

在一次集会上,阿西莫夫实在忍不住了,他说犹太人应该学会宽容:

"你和我都是生活在一个95%的人都是非犹太人的国度里的犹太人。我们都生活得很好。我很想知道如果我们是非犹太人,生活在一个95%的人都是正统派犹太教徒的国家里,我们会怎么样?......美国犹太人最好想象一下,今天在以色列发生的情况,如果那里的角色互换,巴勒斯坦人在统治,犹太人在绝望地扔石块,那么他们也许会比较清楚地认识那里的情况。"

我想借用一下阿西莫夫的这段话,这样说吧,我和你都是汉人,生活在一个汉族人口占90%的国家里,我们都生活得很好。现在假设情况出现变化,我们生活在一个臧人占90%的国家里,臧人在政治、经济和文化上都占有绝对的统治地位,且还在不断扩张中,我们会怎样?

请大家想一想这些问题吧。.

[注] 上文中的"臧"字并非错别字。为了避免被屏蔽,我故意选用了通假字。

(完)

优达学城

uni-app

留言(67条)


可是不管什么原因,
就应使用暴力??

希望那个时候,我们不需要用“三又”来通假“汉”字。

民族矛盾,本来就极难处理,需要双方的大智慧;在目前的高压政策下,对未来比较悲观……

我和你都是中国人,生活在一个美国在政治、经济和文化上都占有绝对的统治地位的地球上,且还在不断扩张中,我们是怎样survive下来,并且扩大我们自己的影响的?

it's all about facing the reality and adapting oneself to the changing world. no culture is superior to the other; yet the fact is, all cultures are interdependent and interwoven today. we can be easily influenced by other cultures and we can do the same to them. to maintain one's own culture is no easy task. this is the problem that every culture is facing today, not just for tibetans. but incapability to reconcile this conflict doesn't justify the violence. they should be more flexible and play strategically.

word.
不过也不是绝对这样

BTW
日志快突破1000了~ 祝贺

民族的发展也是动态的过程,你我大家都在这个过程之中.记得去云南玩儿,白族的导游说白族是汉化最早的民族,所以也是最文明的.你看白族的院墙上写着"紫气东来".我今天把这件事跟我们的保安小弟讲了,他家是河北的,他讲他家村子里老年间也这样写.同化是漫漫的,象一个维族人讲过的那样,新疆的维族喜欢用水果招待客人,汉族喜欢用茶,但不久后也改用水果了.北京的很多小吃都是清真的,宣武区还有牛街大礼拜寺,东单还有天主教教堂,德云社在天桥撂场子,保利剧院里演歌剧.也奇了怪了.从北京从来没有因宗教,民族原因发生过屠杀.
我觉得答案就在我们身边.
汉族绝对不会把猪头带进牛街,我问过为什么,同学讲,那儿的派出所里的警察全是回回.......

言简意赅,意味深长,赞一个

汉族没扩张,比重从建国时大于95%到现在的90%!

喇嘛不是信佛吗? 怎么不学甘地!

有些事和尚抵制起来就显得可笑和滑稽。

如果西藏脱离国家,跟尼泊尔有什么两样,跟伊朗有什么两样。政教合一的国家和中世纪的国家有什么两样。达赖跟霍梅尼有什么两样。

我认为中国的少数民族政策总的来说还是不错的。
很多国外对西藏和新疆的批评是定在文化侵略和环境资源破坏方面。
文化侵略一方面是源自于有意识的无神论政治强势力,而另一方面则不是政治的有意识过错,比如欧洲也抱怨美国文化的侵入对传统文化的破坏。
环境资源破坏,则完全是由于目前的经济政策和民主监督政策造成的。

让我们理解暴力根源的目的是什么?
对于那些被举家灭门、活活烧死的普通民众来说,3.14那天他们面对的只有恐怖。

楼主的论调有点讨厌说真的,不就是影射政府不自由吗?为什么会偏偏在这个极端敏感的时期发生这样的暴力事件。略微有点常识的人都能看出来是场被操纵的阴谋,幕后主使也很明显是哪些人。国家的对少数民族的政策还是很照顾的,哪个少数民族学生在学校里不都是牛b哄哄的,楼主还有这样论调真让人怀疑是不是被洋鬼子的自由论调忽悠的。对于西藏问题,作为政府采取的手段是唯一的选择,主权问题无谈判,任何人想搞分裂都必须坚决灭掉,无论哪个国家都会这样做。最后想说一句,无知的愤青 就是sb的表现。

“我们反对恐怖主义,但是也不能忘记恐怖主义产生的根源。”

我反对恐怖主义,特别反对向无辜平民使用暴力。
如果两方都爱打,那就打去,没人爱管你。
但是走在路上的老百姓有什么错?
为什么要伤害他们?

换作你是那些无辜被伤害的人,
你还能这样说么?

我想说,无论恐怖主义的根源是什么,
我都要反对。

恐怖主义,从根本上说,
是一种十足的懦夫行为,
如果是男人,就应该光明正大,
一对一站出来干,
打仗打不过人家,
把目标对准人家的老弱妇孺,
算什么英雄?

这和两个小孩子打架,
被打败的那个去欺负打赢的那个的吃奶的弟弟,
本质上没有区别。

无耻!

况且有很多恐怖分子,并非心中装着正义,
而是装着“古兰经”中真主许诺给他的多少个处女吧?
恶心!

和尚说真的就是社会的寄生虫吸血虫,不生产不劳作,不产生价值,不对社会产生推动,远离社会超然存在,笑纳百姓的劳动成果却没有一丝回报。即使得到成正果也只是他个人的事情,对社会对其他人没有任何好处,纯粹是吸着民脂民膏干自己的好事,凭什么他们那么爽,盛唐时期为什么会驱逐僧人很说明问题。现代社会文明程度高了,信仰自由不干涉,那你们和尚就该继续保持你们的超然,远离政治。做和尚没有做和尚的觉悟还想干涉政治,不敲你敲谁。西藏要进步就应该清洗西藏的和尚,不超然的就请超度吧。

古人绝对没想到通假字几千年后还有这种妙用...话说现在为了anti屏蔽已经出现很多{通假字}了.

楼主,现在这样的结果,究竟对谁有好处?对谁有好处谁就是暴力的根源。

我们现在的少数民族政策应该还是不错的吧,我们读大学时同学有土家族、回族、藏族的学生,他们比我们汉族学生真的享有许多特权,同学们对他们都很照顾,学校里对他们也都特别客气。由此可见一斑吧?当然对暴徒和分裂分子又不一样,这个是高压线,就是汉人碰了也是一样下场。我想也没有哪个国家会对分裂分子客客气气的吧?另外巴以冲突和我们的情况不具有可比性,巴以冲突固然是宗教种族矛盾,但也是国与国之间的矛盾,和以色列一向滥用武力分不开。我们对西藏应该不是整天坦克压境+频繁空袭+修筑隔离墙+定点清除吧?

作为一个长期在西方社会生活的华人,可以更加贴近的观察这个社会的有缺点。我觉得阮先生很多观点颇受美国自由主义价值观地影响,所以很多看法,不敢苟同。我并不想辩论,只想推荐徐明旭先生写的一本书,《阴谋与虔诚:西藏骚乱的来龙去脉》希望阮先生看完这本书以后,再来回过头来看看自己的这篇文章。

实在是不知道真相到底是什么,也不知道该相信谁。开放采访吧,多种声音也许会共同给我们一个近似的真实。

这位说的即是,老百姓都会照顾双方的习惯,通情达理都是好邻居。极少数人为了个人的目的,调拨族群矛盾,跟陈水扁似的。知识分子讲道理,喜欢上升到意识形态的高度,这样不好,放平了,也没那么大的矛盾。世界搞乱了,就是知识分子搞各种主义给搞乱的!

引用220volt的发言:

民族的发展也是动态的过程,你我大家都在这个过程之中.记得去云南玩儿,白族的导游说白族是汉化最早的民族,所以也是最文明的.你看白族的院墙上写着"紫气东来".我今天把这件事跟我们的保安小弟讲了,他家是河北的,他讲他家村子里老年间也这样写.同化是漫漫的,象一个维族人讲过的那样,新疆的维族喜欢用水果招待客人,汉族喜欢用茶,但不久后也改用水果了.北京的很多小吃都是清真的,宣武区还有牛街大礼拜寺,东单还有天主教教堂,德云社在天桥撂场子,保利剧院里演歌剧.也奇了怪了.从北京从来没有因宗教,民族原因发生过屠杀.
我觉得答案就在我们身边.
汉族绝对不会把猪头带进牛街,我问过为什么,同学讲,那儿的派出所里的警察全是回回.......

如果你真的能用暴力来获得自由
那么西zang 你独li吧

请用你的头脑想想 为什么他们去攻击普通的老百姓?我们汉人对藏民怎么了?我们哪对不起少数民族了?我们隔离他们了?我们歧视他们了.我想做为一个有良心的人都知道答案.
看来LZ还是对西化的民族概念很受用,对我们祖国的实际情况缺乏理解

我决心买传统纸质版的书,我说的是卡尔唯诺的.今天是头一次进入你的网站的,你的网站我将删除,永不进入.

一直在看博主的博客,从你这里学到了很多知识(注意,不是思想),你广博的学识和勤奋的精神令人由衷敬佩,同时忧国忧民、悲悯苍生的知识分子情怀也令人感动;但另一方面,也可以深深地感受到你在思想方面亲西方、唯西方的倾向,也许经过多方面的了解,你认为西方的思想和方法是解决国内诸多问题的一剂良药吧。
这并不奇怪。
我会继续经常拜访你的博客,也相信有很多网友会继续访问你的博客,因为“我决不同意你所说的话,但是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的宽容必将成为我们这个越来越文明的社会的基本共识。
但是我还是要罗索一下,对博主的思想上的倾向提个小小建议,不能忧国忧民就不求方法,虽然德先生赛先生还远未在中国的大地上扎稳脚跟,但是动乱和敌视只会让我们离美好目标越行越远。就算西方提供的方案是出于好心和正义(且让我们最厚道地设想),也很有可能因为不了解我们这片古老的土地所背负的沉重的历史,而提供缘木求鱼的解决方案。
时代在发展,得益于信息化,共赢在这个时代成为可能;因此并不是只有敌对、并不是只有否定,才能促进进步。
让我们一起期待中国更美好的未来。

喜欢先生的这篇,想转载下,谢谢,会注明转载地址的!

我觉得楼主特蠢,还有支持楼主的人,都不用用脑子,典型的弱智,你们了解西藏历史吗?还看卡尔维诺的作品,不嫌丢人.不理解卡的作品很容易脱离现实,连最根本的东西都失去,还何谈文学?我觉得有些理科生没有那脑子,就别看文学,多丢人啊!

事实就是如此,我们不可能脱离任何的意识形态,不同的意识形态,总会有千差万别的误解,对于现实,对于中国,是,中国现在并不民主,但不是像楼主这种愚蠢的连起码的常识都不明白的人,说出如此观点,我觉得特可悲,你怎么知道西藏人民反对汉族,你为什么不看看内蒙古自治区呢,你为什么不看看宁夏回族自治区呢?
对于西藏的文化国家没有进行保护吗?大藏经,不是国家文化部亲自整理的吗?还谈什么民族主义,真觉得你好恶心!民族主义给世界带来多大的灾难,你看不到这一点吗?看卡尔维诺白看了?你什么东西你!原来西方殖民主义者没有侵略西藏吗?西藏当时站在什么立场,楼主脑子真是愚蠢到家了!

大多数藏人根本就不反对汉族,可以通过汉人对于藏獒喜爱这个事例就能发现出来,汉人与藏族同胞关系很融洽,知道马俊人的事吗?我们这还有一位西藏来的人呢,不了解事实真相就胡乱说的人,真是卑鄙可耻!!!!!!!!!

你怎么就不知道国家一点也不尊重藏文化?很多藏族文学家怎么产生的,他们为什么能写那么优秀的文学作品?真恶心你,你要去外国,就滚到那边去,快点滚,别在中国呆着,汪精卫是你的榜样,还有那些聒不知耻的人。

我想借用一下阿西莫夫的这段话,这样说吧,我和你都是汉人,生活在一个汉族人口占90%的国家里,我们都生活得很好。现在假设情况出现变化,我们生活在一个臧人占90%的国家里,臧人在政治、经济和文化上都占有绝对的统治地位,且还在不断扩张中,我们会怎样?

请大家想一想这些问题吧。.

说这话的人根本就是造谣,我原来在少数民族地区生活过,自治区主席都是一把手,真正有实权的都是当地少数民族,而且很多优惠政策,都是为照顾少数民族而设的.

我想问你一下,如果西臧没有文化地位???大藏经为什么国家还要花大力气修缮,为什么班禅国家还要支持.为什么很多西臧高僧收汉人为徒?为什么现在臧传佛教与很多汉族佛教交流现在为什么这么热切,你不是造谣是什么!!!!!!!!!!!!!

民族这个概念被推到面子上来,多是真正别有用心的人搞的,民族还能凌驾于正义,公平,智慧么?

可惜您假设的问题可能出现,不可能出现的原因是因为汉族人就像会蜕皮的蛇,总是在革新自我。Z人应该学会开放的适应世界而不是让别人适应他们。

我一直觉得阮同学不适合涉及政治类的东西,因为总觉得你思想里有些偏激又很单纯的东西,我十分喜欢看你推荐书籍
关于暴 乱,其实根源很复杂,不止是因为恨意,还有一个群体行为对个体行为影响的问题,这是一个社会学问题也是一个心理学问题,你可以去看一本书,名字叫《乌合之众》……我只能说我个人认为那些暴乱的人们不一定都对政府有深刻恨意,他们的任何堂皇理由也无法抹杀他们中相当一部分实际上在那刻是愚昧且残忍的,掩盖不了他们伤及无辜的罪过

别以为自己站在真理一边
按你的话说他们就不能宽容我们


我实在看不出楼主的文章中有哪一句话是赞赏暴力的...

任何事件的发生都是有缘由的,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我只想说的是,人没有感情,只有所谓的理性,只有所谓的思考,只有所谓的个人理性,人算是什么样的人,有意义吗???中国当前没有真正对话性的空间,既便是现在网络空间里.
因为中国当下没有真正独立能把真理阐明空间。对于这一点,我们应该从当下现实出发,看看这些歹徒的暴行,看看那些无辜的受害的人们,看看一些舍己救人而得不到真正公平对待的人们,真应该从现实出发,以现实,以现在的我们生活的现实中出发,以我们内心去感受自己现实生活,而不是脱离于现实,个人主义的去思考,表现上脱离国家能有正确的思考,其实恰恰错了,反而不得不依靠西方人的观点去支撑自己的思路,我觉得这很可悲。恰恰中了西方人所谓的民主式的圈套。任何人脱离当下环境想独立思考中国的现实,其实是很可笑的。其实我想这和当前我们精神空间有直接的关系,因为我们精神世界愈来愈萎缩,从很多诗人自杀便可以看出,但是,对于楼主思路,我却看出点眉目,所以没有必要和你说更多的想法。
对于西 藏这个事情,已经昭然若揭,可是为什么外国却偏要掩盖事实真相呢???为什么那么民主环境新闻媒体还要不得不做政治的附庸呢?

还有我觉得,所谓的民族主义是狭隘的,这种主义恰恰是受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去煽动。中国还不像美国有那样那么强烈的种族种义,其实根本没有。
倒是有一些人(狭隘的民族主义者或者愚蠢的人),包括西方别有用心的政体想给中国传播这样民族主义,虽然他们在自己国内,吃尽了苦头,但是却明明知道这,是损己伤敌可以利用的工具,所以总是支持态度去对待。(这不总是支持藏独吗)
我觉得真正的优秀的文化,不是狭隘的民族主义,不是岐视不同民族文化,而是包容,而是看到对方文化的优秀,就像很多喜欢文学的喜欢俄罗斯民族文学一样。国家政策不也是地直在扶持和保护少数民族文化吗,像新 疆的折花刀,被一个当地的人,努力的把这样文化保存了下来,电视上还做了报导。

我觉得博主很偏见,对于这样恐怖事件,恰恰拿着西方所谓民主的脱离国情态度去对待这样的事情,但是我根本看不出你哪点单纯和幼稚来。

为楼主说句公道话,我与楼主素不相识,今天偶然看到他的日志而已。

虽然楼主这篇短文的主旨在于反思暴力的根源,但其实从字里行间可以看出,楼主并不支持藏 独,更反对暴力。 3.14事件以来,评论的人和文章多入繁星,数不胜数,但是论点不外乎两种,人尽皆知。 楼主却想到了他人所没想到的,于是写出来,呈现给世人另一种视角,也提醒大家思考问题背后的问题。 因此,这篇日志完全不是表达任何政治立场,也不是炫耀自己的知识或阅历,如果针对这两点批判日志,那就弄错对象了。

在此,也谢谢楼主拓展了我的思路。 不过对于楼主“暴力根源何在”的疑问或反问,我也想问:中国56个民族,为什么几乎所有其它少数民族(包括人口较大的蒙古族、回族、满族等)等都能与汉族和睦相处呢?

引用Eve的发言:
我也想问:中国56个民族,为什么几乎所有其它少数民族(包括人口较大的蒙古族、回族、满族等)等都能与汉族和睦相处呢?

在历史上,臧 族人有过自己的军队、政府、文化和宗教体系,乃至整个青藏高原从来就是属于臧 族一个民族居住的,这和其他民族是完全不同的。

我觉得大家的回复给了我很多启发。
我觉得这样的交流很好 因为理越辩越明

博主以西方观点思考问题倒无可厚非,但是如果从西方的利益出发思考问题,就是。。。
说句题外话,国际问题的发生和解决,起作用的是利益原则,而不是正义原则,请博主深思。
还有一句,反政府是推动民主的力量,但是反国家就是引狼入室的力量了。

哦,我觉得你说的没什么错.
不知道为什么有些人为那么大的火来谴责你.
假如说几句话就能够收到这么多火药的话,我觉得...这其中必定有误.我觉得这是不应该的.所以楼主勿需介意误伤.

您的文字很有倾向性,西方某些政客很欢迎先生这样的人,建议转道香港,或者欧美等国。

我不明白为什么阮一峰的思路和仇视中国的西方政客一样,在阮一峰明白“暴力的根源”是什么之前,我已经明白“汉奸的根源”是什么了!

呼吁多方位思考无论如何没错。
况且我看不出博主在支持暴力,相反,提出讨论暴力根源,是出于希望缓和暴力的目的。
如果光谴责暴力,也没写这篇文章的必要了。


我总的感觉是,在这个世界上,历史/法理上的论据基本上都是为现实政治和经济服务的,所以力量在一切冲突中起主导作用。这类事情,讨论清楚了,最后也不过是各打五十大板,分别不过是两边板子数量上的微小差异罢了。D现在的策略很清楚,前面和你谈既然没用,现在我就硬来,反正你也没几年好活了,按照ti-bet传统,转世灵童还得在西臧找,D A L A I L A M A最后不得不妥协。造成既成事实,比任何谈判筹码都有用。

59年事件的过程,决定了D A L A I几乎不可能和D达成哪怕微小的一致,——流亡臧人主体并不来自卫臧而是康臧等周边地区,——对于 D A L A I来说放弃大西臧就等于放弃了大多数他的海外支持者,他将在D眼中一文不值,反过来,D永远不会同意大西臧这种主张。结在这里打死了。

引用叹息的发言:

还有一句,反政府是推动民主的力量,但是反国家就是引狼入室的力量了。

国家是统治阶级进行统治的暴力机器。
曾经在我们国家的政治教科书上是如此说的。
而恩格斯说:国家无非是一个阶级镇压另一个阶级的机器。


引用同样忧国忧民的发言:

一直在看博主的博客,从你这里学到了很多知识(注意,不是思想),你广博的学识和勤奋的精神令人由衷敬佩,同时忧国忧民、悲悯苍生的知识分子情怀也令人感动;但另一方面,也可以深深地感受到你在思想方面亲西方、唯西方的倾向,也许经过多方面的了解,你认为西方的思想和方法是解决国内诸多问题的一剂良药吧。
这并不奇怪。

马克思与恩格斯是东方还是西方?
德先生于赛先生的思想是东方还是西方?
今天的中国是在老马和老恩的思想启蒙下而诞生的一个政党所带领的一群人民所缔造的事实面前,我们究竟是用东方的方法还是西方的方法走到今天?或许是都用上了?呵呵。

看完后觉得先生的论点并没有什么大错,不明白为什么有这么多的人表示不认同,他只是表明一种观点,并没有说谁的对错,根源不是你我或者任何一个人说得清道得明的,又何来这么多质疑的声音。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人们将爱国的情绪发展到一种偏激毫无理性的地步,经常觉得很恐怖,xx问题本来就不是那么简单的,做为中国人、汉人我们当然不希望出现任何混乱,那会造成严重的后果。因为他不是第一个,那另一面问题自然会产生,这当然有很多原因,但我想说的是,不是根源问题的本身存在,又怎么会被人利用呢。我觉得lz只是很客观发表了一些看法,并没有别的什么不对的言论,更何况对不对不来就没有定论。
PS:现在看到国内很多帖子和评论(这里还是挺不错的),真的是……套用一个网友的话来说就是愤青已经成了一种社会现象,最可怕的是他们自己都还不知道,那时间久了之后会怎么样,唉~呀~

引用猪头四的发言:

国家是统治阶级进行统治的暴力机器。
曾经在我们国家的政治教科书上是如此说的。
而恩格斯说:国家无非是一个阶级镇压另一个阶级的机器。



个人觉得国家是代表里面的所有人在这个世界存活的资本,是我们的挡箭牌、一种身份,试想一下没了国籍后面的那个地方,我们将会怎么样?所以一切利用被利用应该都是相互的吧,一件事情出现了自然会有很多面的,这是没有办法的

都在地球上生活,大家应该相互理解。

有些事情可以被理解,但是不可以被原谅。
做人做事的底线是保护大家的线。

我们需要各种不同的,理性的和感性的立场。正视,讨论问题,压制和回避(zf所做)都不是好办法

起码搂住是在理性探讨问题。

就凭这点,就应该支持。

当然,作为各民族,应该维护各民族的利益。政策(包括那些照顾少数民族,人家还可以不领情的)实在是太扯淡了

没有价值的不平等政策

我们要讨论的是如何去影响这些政策。其他的mourning都是没有意义的,包括一些评论里的瞎抵制和替无辜者抱怨

这篇,让人想起9/11后的The New Yorker, 还有在 The New Yorkers说希望美国反思为什么人家要劫机撞楼的Susan Sontag。 纽约客和桑塔格都被“爱国的米国人”骂了……

原来这样的事情世界各地都可以复制的。

上面打错了,不是the new yorkers, 是在the new yorker上…………

我很喜歡您的blog,不過我想關 t-bet這件事上,您不過也只是一個根正苗紅的紅小將而已。
自由、平等、博愛,我一直以為是普世價值。也許在中國不是。

没有去过西藏的人没有发言权,没有信仰的人没有发言权.

现在的大昭寺墙上还有wen ge灭佛的大字,当初对藏人信仰的践踏他们不会忘记,那才是真正大规模的打砸抢.何止一日啊?那也是10年.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达赖走了那么多年,还有噶玛吧,在藏区却有那么大影响力,为什么?不是靠修条路,大开发,藏人就该感恩戴德的,当你天天看着公路上开的都是成排的军车,感觉就会很压抑.

我很同情藏民,打砸抢在任何一方都不对,但和谐不是一天可以铸就,政治不是玩具,但藏民也不是傻瓜,谁对自己好,谁能给自己真正期待的生活,他们明白的很.历史要回头看,没有压在头上的帽子,是非才清楚,希望大多数善良的藏民安康幸福,就是如此了.


另外我觉得楼主说十一世班禅可笑这事,我也不赞同,没有比这位班禅更可怜的了,从出生就成为傀儡,被教育该说如何的言论,

走访的地方人们都会说,这孩子长得聪明啊,讨喜啊.他也为藏民摸顶讲经,但也就是如此了,离成为精神领袖这几个字是太远了,因为从他坐床,他的沿途使命都已经被安排好,没有他自己发挥的任何余地.

在这件事上,他的立场离达赖越远,他的位置就离藏民越远,能有个喜爱的玩具,也不知道是谁说的,就不错了.

这人很聪明,也因为聪明而可悲.

南無 阿彌陀彿

引用风起云涌的发言:
事实就是如此,我们不可能脱离任何的意识形态,不同的意识形态,总会有千差万别的误解,对于现实,对于中国,是,中国现在并不民主,但不是像楼主这种愚蠢的连起码的常识都不明白的人,说出如此观点,我觉得特可悲,你怎么知道西藏人民反对汉族,你为什么不看看内蒙古自治区呢,你为什么不看看宁夏回族自治区呢?对于西藏的文化国家没有进行保护吗?大藏经,不是国家文化部亲自整理的吗?还谈什么民族主义,真觉得你好恶心!民族主义给世界带来多大的灾难,你看不到这一点吗?看卡尔维诺白看了?你什么东西你!原来西方殖民主义者没有侵略西藏吗?西藏当时站在什么立场,楼主脑子真是愚蠢到家了!
唉,典型的脑残型粪粪,都不知说什么好了。一上来也不细看文章内容、体会文章含义就扣帽子、挥棒子。不过复述一些主导话语的陈词滥调就以为自己有观点;接触的都是一些官方媒体的信息还以为自己有知识;根本没有现实的经验,仅凭新闻联播、焦点访谈之类的东西就以为自己了解现实;满脑子偏见还总是以为自己一览全局;摆弄几个中学政治书上的概念就以为真理在手;从没认真学习过西方的思想文化就断定人家的言论都是别有用心;从不了解也不愿了解国外的真实情况就断言人家比我们还差;缺乏基本的逻辑分析能力,满嘴只有激情的叫嚣和口号还以为自己很理性;满嘴经典的官方话语还以为自己在独立思考;智商70以下,还总是热衷于给别人上课;连自己的命运都掌握不了,还总是一副江山在手的豪迈;无限热爱D、热爱国家,可当权者连个冷PP都不给你。套某名人的经典语录送你们一句话:“人,不能无知无畏到这个地步!”

本朝各领域的大师没产几个,臭屎味儿倒是充街盈市,盖本朝教育机构的职责就是日夜不停地给一个个新出厂簇簇新一尘不染的空白大脑灌进满满一脑腔的大便,满得都从七窍里漫溢而出了,难怪大便味儿到处都挥之不去,敢情满街走的都是便便的运载工具啊!不幸的是,本人和许多人一样,脑子也曾灌满了这种脏东西,虽然后来不遗余力打扫了一番,但总还有一些污物躲在犄角旮旯里弄不干净,时不时发出点气味提醒着自己的存在,也包括刚才那会儿,呵呵……

我在网上看到这样的观点,认为现在民族矛盾的根源并非是单纯的宗教、文化、政治或者经济某一方面的原因,也不是汉族主观上的民族歧视,而是一个经济和文化相互作用的综合困境:一些少数民族因为自己独特的宗教和文化与占据主导地位的汉族文化迥然相异,他们并不愿意学习汉语、亲近汉族文化,而在当下的经济环境中,事实上少数民族不掌握汉语、不了解汉族文化就很难融入全国经济,结果是本地经济发展不起来,他们在经济地位上只能被边缘化,这又加深了他们对汉族的隔膜和怨恨,造成恶性循环,这种矛盾几乎是不可调和的。我觉得这样的分析很有道理,的确,我们看到和汉族比较融洽的少数民族恰恰是汉化程度比较深、文化和汉族比较接近的民族,而文化离汉族越远的民族,离心倾向也越强。如果本着尊重各民族的传统和文化的立场(也是一种普世价值),这种离心倾向几乎是改变不了的;而相反要想同化他们的话,更会加速这种离心倾向。所以汉族强势、扩张时他们要离,汉族弱势、收缩时他们更要离,反正死活要离,这问题是搞不好了。

阮老大,看了之前他人对你此文的评论我想说一句:节衰顺便。民众的自由民主意识太淡薄了,请不要介意;用一句老话说“光明就在前面”,至于外国人让他们偷着乐吧:‘你看 中国还是有大批的愚民的’我们的文化侵略策略是正确的,你看他们还在继续感谢我们呢。想当年中美开战耗费我们多少财力、物力都没降服的国家,现如今我们不费一兵一卒就拿下以前我们梦寐以求的东西,时不时还可摆下姿态,文化侵略真正是兵不血刃,来我们看看还有什么想要的继续拿吧。“
你看,西藏正是现在的中国,她正在被汉化,一个民族没有了自己的民族文化,虽然身仍在,实际已经灭亡了。中国的悲哀就是如此呢

这篇文章被墙了,不翻墙看不了。

我要发表看法

«-必填

«-必填,不公开

«-我信任你,不会填写广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