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唐家岭

作者: 阮一峰

日期: 2009年11月 8日

珠峰培训

1.

前天的《华尔街日报》推荐了一本新书《蚁族:大学毕业生聚居村实录 》

中国的大学毕业生跟蚂蚁有何共同之处?新书《蚁族》描绘了北漂大学毕业生的生活,他们就像蚂蚁,头脑聪明,但作为个体微不足道,只有在群落中"聚族而居"才能获得力量。

这本书采访了600个北京的低收入大学毕业生,根据他们的经历写成。其中大多数人的月收入不足2000元,他们在北京郊区租下简陋的房屋,像蚂蚁一样挤在一起。

网上有此书的前三章,读完后第一个感觉就是很真实,没有任何夸大,很多大学毕业生的生存现状确实如此;其次,就是感觉很震撼,你知道有人在咬牙忍受,但是亲眼看到他们怎样忍受,还是令人十分动容。我很推荐此书,国内难得有这样直接反映社会现实的调查著作。

2.

书中主要写了一个叫做"唐家岭"的地方,"(它)是个小村庄,距天安门广场20公里,本地村民大约3000人,但外来人口已超过50000人,其中多数是来自全国各地的毕业生。这些学生住的都是当地农民修建的五六层高的楼房,每层12间房,每个房间在10平米左右,两三个人挤一间。最多有七八十人共用一个厕所和厨房。整个社区由许多小街小巷组成,小理发店、诊所、杂货店和网吧遍布其间。"

我一时好奇,就在地图上搜索它的位置。下图中,箭头A所指的地方就是唐家岭。

再放大一点。

书里说:"这是北京市海淀区最靠边的一个村子,隶属西北旺镇,是典型的城乡结合部。再往西一点,就是昌平区的地界。"地图上的位置,与书中的描述是一致的。

从地图上看,唐家岭离北京市中心并不远。根据Google的数据,它距离天安门广场25.9公里,距离清华大学8.7公里。即使是公共汽车,在不堵车的情况下,从市内到唐家岭也就是一个小时的车程。

3.

唐家岭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书中有一个片段,很形象地写出了一个大学生对唐家岭的第一印象。

洪建修一大早被领上城铁,往北坐了两站,在西二旗下车换乘公交,到目的地时,已是中午。

到站下车,他清醒了:"那哪里是北京啊,真是脏乱差!"

他看到狭小的街道上,车辆来回穿梭,裹起一团团的尘土,笼罩着一旁各种各样的小店,有的店招牌已经挂了很久,来一阵风便摇摇欲坠。租房的小广告贴满了电线杆和目力所及的墙壁;抬起头,还是大大的广告牌,写着"招租"二字。没走几步路,不知从哪儿飘来的一个白色塑料袋缠在了脚底。

跟着别人在蜿蜒的小巷子里绕了五分钟,来到他未来的屋子里,洪建修一下就愣住了--房里只有一张硬板床。空荡荡的屋子里,什么别的摆设都没有。这样的一间房,二百八十块一个月,他和一个同来北京的朋友合住。

屋里没有卫生间,他每天都不得不去一个公共厕所--"熏死人不偿命",洪建修说,在里面待五分钟再出来呼吸新鲜空气,就知道什么叫做幸福。"没想到北京,也有这么垃圾的地方。"

北京的夏天热,他怕热。三十多度的气温,他花四十块买了个电风扇,"呼呼呼"吹出的都是热风。怕走电字,他给电扇定了时,每晚只开一小时。

可洗澡是个难题。楼里没法洗,外面的浴室又远又贵--要四块钱一次。他平时就随便拿凉水冲冲,直到房东在卫生间弄了个公共浴室,才能"凑合着洗洗"。洪建修每天都要洗澡,怕出汗,洗完了就躺在床上不动,可还是热得睡不着觉。

最可气的是他的同屋,每天倒头就睡,还爱打呼噜。烦啊,洪建修"直想踹他"。

可哪能真踹,白天还要和他一起出去找工作。

4.

百度有一个"唐家岭吧"。我从里面找了几张照片,请大家欣赏一下唐家岭的"市容"。

5.

大学生们为什么要住在唐家岭?

首要的原因当然是房租便宜。根据前面的引文,每月只要280元,就可以租下一个床位,前提是你能忍受与他人合住一屋,而且没有任何家具,也没有卫生间,上厕所要去一二百米以外的公共厕所。不过,就算是配备厨卫的单间,每月的租金也只有六七百元。

除了房租的原因以外,书里还提到了一些其他原因。

唐家岭的生活环境算不上好。然而其优势也是明显的。首先,这里生活成本远较市内低。而遍布于这条街道的二元店、三元店里,很多生活日用品都可买到。就是吃食,譬如牛肉面,别的地方卖五元,这里卖三元。

更重要的是,这里离中关村、上地软件园都在一个小时的车程范围内。从2006年,北京公交降价以后,拿着公交卡,只要花上四毛钱,他们就能够坐上一两个小时的车,到需要去的地方。

6.

据说在唐家岭,外来人口有几万人。那么不难想像,每天早上上班的时候,公共汽车站是多么拥挤和混乱。

一辆辆公交车缓慢地朝车站驶来,那些等车的人有如潮水一般沿着公车行驶的方向挤去。人们用力敲打着车门,又喊又叫地看着司机,希望汽车停在自己身边。

车子还未停稳,无数的年轻人便将车门团团围住;车门一开,人们立刻连冲带撞向车里涌去。靠近车门的人使出浑身力气只想再往前挪动一寸;中间的人一手弯曲着往前推,而另一只胳膊护在身后,杵着后面人的脖子,为自己挤出一点呼吸的余地;有的人嘴里还塞着早餐,一边咀嚼一边向人堆里蹭,以便寻找突破口;而身后还有许多人看着黑压压的人群望洋兴叹,对目前这趟车已经不抱太大希望。原本空空的车,瞬间已是人贴人,车里的每个人都变成了压缩饼干,叫嚷声乱成一片。车门处的人尽力抓住可能抓住的任何东西,以免一时大意被挤下车。

北京公交公司聘请了三个壮汉作为安全员,他们唯一的工作便是努力将人杵进车中,然后把随时会被挤爆的车门用力关上。

7.

在"唐家岭吧",有一篇文章叫做《搬离唐家岭,五点感受》,写出了生活在那里的亲身感受。

1) 环境脏乱差,胡同里、街上垃圾随意丢弃,还有一些土路,下雨更是泥泞难行;没有像小公园、小广场那样休闲娱乐的公共场所,外边没有一个合适地方让你坐下来休息一会;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群,加上街头小贩摆摊及过往车辆,稍不注意就可能被车刮伤,逛一圈拖鞋就得刷洗一边,因为鞋上沾满了沙粒尘土。村南边垃圾遍地,好像是垃圾场似的,村西的臭水沟味也很呛,所以一般是不适宜外出转转的。

2) 交通不方便,有好几条线路,车发的也比较多,但是还是很不方便;人确实多,但是黑出租车、黑公共车更是"锦上添花",有时故意堵一会给自己捞生意,加上街上小商小贩摆摊挡道,车辆通行的速度慢如蜗牛,人流疏导不了,越来越多。上班时候,上车更像打仗一样,还不一定能上去,夏天挤出一身臭汗,可是这已经算是幸运的了,还有更多人在等下一辆,下一辆还是人满,还在等下一辆。记得返程回来时有个售票员说:同志们,下一站我们就解放了!诙谐中带着一丝无奈。早高峰的时候有很多人无奈地选择步行、自行车或电车、去地铁车站或坐其他线路。公交刷IC卡4折,人们都不差钱,不差那点公交费,就是上不了车、刷不上卡。

3) 大家都建楼房,一家比一家高,只为图利益,地基有些是很不牢固的,因为很多是普通平房加盖的地基,新盖的有的达六七层,地基也是值得商榷的,很可能超过地基承重。还有一些防火的措施也是没有的。安全隐患很大,望大家选择时慎重一些。

4) 野蛮式收水费加上暴力,而且针对外地人(本地人也用水呀),明显的地方歧视主义。虽然收的钱不是很多,但是征收方式不合法,用在哪里不知情、不透明,做为消费者起码知情权没有,强买强卖违纪犯法。好多有异议的人被无情地暴打,人权是没有的,法制社会在这片土壤坏掉了。疑问:这里人们都是刁民吗?

5) 房租价格节节攀高,带卫生间与厨房的月租一般500-800,加上水电费、网费、暖气费一般是700-1000元,比清河、上地等地的楼房一点也不便宜,那里楼房里客厅、厨房、卫生间比这里大,没事时候出去转转环境也好。

8.

我转贴这些内容,只是希望大家记住,我们的首都北京,并不只是中心商务区CBD那样的高楼大厦、金碧辉煌、夜夜笙歌,在距离市中心一小时车程的范围之内,还有像唐家岭这样的地方。

许许多多的年轻人正在那里默默忍受。对于他们来说,拥挤嘈杂、尘土飞扬、遍地垃圾的唐家岭,才是他们生活在其中、每天触摸到的、实实在在的北京。

9.

俄国著名作家契诃夫在小说《醋栗》中,写过一段有名的话,我把它摘录出来,作为结束语:

幸福的人之所以感到幸福,只是因为不幸的人们在默默地背负着自己的重担。一旦没有了这种沉默,一些人的幸福便不可想象。这是普遍的麻木不仁。真应当在每一个心满意足的幸福的人的门背后,站上一个人,拿着小锤子,经常敲门提醒他:世上还有不幸的人。

[相关链接]

* 《北京唐家岭:另类"廉租房"市场》(2009年11月5日《中国经济时报》的报道)

* 《北京唐家岭"超载"调查》(2009年8月16日《中国青年报》的报道)

(完)

一灯学堂

优达学城

留言(112条)

蚂蚁,这个形容再贴切不过了,一个人就是一只蚂蚁,不止在北京

不容易。

看到你写“唐家岭”,真是让我惊讶,因为我就正住在这。。。
写的不假,但其实在“唐家岭”的消费也不便宜,现在也涨了,唯一能让大家还呆在这的就是房租便宜。。。

西安10年前也是这样,东西八里庄,大学遍布的地方。房租80元,都是居民自建的三层小楼。脏、乱、差。不过就在三环左右,算是很近了。在那个地方,孕育了很多大学生的成长梦想。
不知道如今怎么样了。
很多朋友都曾住过回龙观那么偏僻的农村。条件好了,收入增加了,就搬到市区里了。
也有很多人住在地下室,400元一个月,单间。
慢慢来吧,日子得熬,得找机会。

我5年之前刚刚到北京的时候,和20个人挤一个3室一厅。上班要2个小时,所以隔一天睡一天的公司办公桌。唉,都是这么过来的。

我有一次在slashdot.com上看到美国人讨论软件外包,有一个人说:

“我在上海的时候,看到晚上7,8点钟,办公楼都是灯火通明的,好像到处都有人在加班。我就想,我们怎么可能跟这样忍受低待遇和高强度工作的人来竞争?这样下去,所有的软件都会外包到中国去的。”

我想所谓中国经济的奇迹,其实不是靠某人人的英明领导,而是千千万万中国最最普通的人,忍受最艰苦的劳动而创造出来的。

1个小时?1个小时能到知春路就不错了

顺便说一句,回龙观可比唐家岭好多了,我们几个同事,2500合租过精装的3室一厅呢。

把回龙观当农村,实在是有点out了。

其实每个城市都是这样

觉得字里行间透露着一种优越感。
这种生活状态,我觉得,真的没有任何值得吃惊的。。。

或者说,对我这个中国人,而不是老外来说,
能打动我,让我感慨的,不是现在的生活条件如何艰苦,
而是未来如何的无望。
条件再差,只要希望在,我们都能欣然接受,不是么?

看了wsj的文章,还不错,那边提到了“挫折”。

挺让人怀念的地方,我2005年从那里搬出来,那时人还没这么多,那儿的人挺友善,就是每个月收水费有点。。。。。

有一张照片里满是20出头的年轻人,他们就是这一大群蚂蚁的生力军

延伸阅读:
张鸣:高校大跃进的困局与危境
http://www.ideobook.com/318/university-corruption/

按时间衡量的话
住的短不可怕(经验)
可怕的是住的长(麻木)
当然这个时间自己掂量

北京周围的城乡结合区域有好几个类似的聚居点,西郊杏石口路一线的几个村子比如最大的南平庄就是和唐家岭一样的地方。这些聚落的里住的人主要是外地来北京谋生或者毕业不久收入不多的年轻人,有些渐渐收入多了就会搬出去,有些不如意的就成了那里的“长租人口”。

海淀、朝阳、通州、丰台,哪里没有这样的“唐家岭”?哪里有需求哪里就会有供给。从02年踏入社会那天,起起伏伏,有的人混出来了,买了商品房(那也是前几年,如今的房价恐怕啃老都啃不动了);有的人保持迟缓进步,譬如鄙人,从2002年的月薪2000,到2003年的月薪3000,到2008年的月薪6000,到2009年又退回了月薪5000,居住当然一直是租房状态,不过目前的租金也是涨幅惊人;有的人(我的一个老乡),又退回到了“农民自建楼”。。。真不知道生活的意义是什么

没有足够强的归纳能力,借用别人的模型,觉得目前的北京确实进入所谓的M型社会:富翁与穷人都在大量增长,中产坍陷。楼市是个很好的观察切入点,五六万一平的所谓豪宅热买,刚需的万元房也热卖,一万五至两万的中产房滞销。写到这,发现自己连刚需的万元房也买不起,哈哈。如果能回到五年前,一定要告诉当时的自己:贷款买房,不谈恋爱。

上海讲应该是硬盘人

曾经路过唐家岭,感觉到处 乱哄哄

引用xkx的发言:
觉得字里行间透露着一种优越感。这种生活状态,我觉得,真的没有任何值得吃惊的。。。

阮的很多东西都有这个毛病

说不幸,只怕中国还轮不到资格

我差点就在这租了,但实在忍受不了...公司至今还有不少人在这里租房,一个月300,而她们的月收入是2W...为什么?因为要在北京买房。

我就住在唐家岭,感觉还可以,北京这种地方很多

唐家岭还行吧

北漂吗 大家都不容易的 再说离软件园并不远走路也不过半小时

两三站地而已

我就在这个地方住,感觉还可以 相对来说 最起码比和别人合租居室的要好 而且北京有好多这样的地方 大家都没钱 就都将就着过了呗。。。。。。好像你的图片的n年前的吧,现在不一样的,虽然还有很多弊端。。。。。。

大学生的798,多年后会有人去描述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

这个地方好熟悉呀!!!!!!!!!!!

"幸福的人之所以感到幸福,只是因为不幸的人们在默默地背负着自己的重担。一旦没有了这种沉默,一些人的幸福便不可想象。这是普遍的麻木不仁。真应当在每一个心满意足的幸福的人的门背后,站上一个人,拿着小锤子,经常敲门提醒他:世上还有不幸的人。"
这段话说的真好,但是现实中又有哪个幸福的人背后有这样一个人呢.没经历过那样的不幸就不会对经历那样不幸的人有感觉

我满怀心酸的来参拜,因为我在北京也曾经这么生活过

引用再见的发言:

阮的很多东西都有这个毛病

两位感觉如此敏锐 佩服佩服啊

能从无,感觉到有,好厉害。

我在唐家岭往南的清河镇一带住过近两年的时间。那儿房租虽然贵些,不过要比唐家岭好很多。每天骑自行车到中关村上班,至少免去了挤公交的劳顿。现在想来,我还是很幸运的。

无论从那方面来讲,这都很正常

根本不用跑到回龙观那么远,清华旁边就是华北地区最大的电子垃圾集散地后八家,也是海淀最大一片贫民窟。清华东门出去走路10分钟就能到。刚毕业的大学生一样不少住的,当然更多是农民工。事实上北京的四环和五环之间,塞满了类似的贫民窟,东南西北各个方向都有。这本书调查了曾经被认为是天骄的大学生,让另一些天骄们感同身受了吧?其实更多的农民工可能比这还要糟糕得多——他们至少还花得起几百元租房,农民工连这条件也没有。

其实这种地方的存在是好事,至少提供了低工资在北京就业的可能性。怕就怕政府官员看了报道为了面子,呱碴跑过去取缔,那才是端了饭碗,惹了麻烦。

附上我上次逛完八家村写的文字 http://blog.impanda.org/?p=158

唐家岭离软件园走路不到20分钟,走路去上地三街也就40分钟。 如果不是因为公司比较近,我也不会在那里住。

生容易,活容易,生活不容易啊

除了当政者的作为,不可能有任何的原因改变目前的情况.

从回帖人看,阮兄的网志的读者数量大得惊人!Amazing!这么多回帖者说自己在唐家岭住过,由此推算,没在唐家岭住的读者更是多得不知多少倍!!
阮兄也算得上是有影响力的人了,值!
要是党允许阮兄创建个什么合法组织的话,我愿在陕北闹个分部。估计难。
1984

我一如既往的忽悠大家移民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

北京的城乡结合部基本都是这种情况,刚毕业的大学生也只租得起这种地方的房子。这基本是一个严重超载的城市...

引用ablmf的发言:

顺便说一句,回龙观可比唐家岭好多了,我们几个同事,2500合租过精装的3室一厅呢。

把回龙观当农村,实在是有点out了。

非也非也,回龙观附近农村也很多,比如刚刚拆迁的回龙观村,地铁龙泽站南面,八达岭高速西面就是,住着6万人,今年年初拆迁,找房子那个疯狂啊

是啊。一个小时的车程就如此差距。
一个天,一个地。让人吃惊。

推薦南都周刊前幾個月有個系列“城中村”
http://www.nbweekly.com/Print/Article/8650_0.shtml
可惜還沒有人寫過北京城中村。也許它流動得太快,今天還是高樓中間縫隙里得小村,明天就會被推翻變成另一座高樓。

唐家岭那个地方,我总是从高速上望见。我感觉和清河,上地差不多在一个纬度上。那里的房子已经要10000多一平米了,年轻人只能忍耐。

北京的唐家岭,是全国各个大城市大学毕业生聚居村的一个缩影。尽管这样,千千万万的大学生还是义无反顾的涌向大城市,为什么?

五六年前在西安念书,西交大周围的黄埔庄啊,沙坡啊,南门出去的那条路上也有。就跟图片上的地方一样,黑漆漆乱糟糟的,都是本地农民自建房,加盖N层,每层割成一个个小间,租给同居的、考研的、刚毕业的大学生。

上海交大闵行校区周围新盖的高层小区里,几乎都有群租房,金榜六期,好地坊还有博士新居,好多套房子,都是被二房东割成N间,租给大学生的。房租便宜,靠学校近,吃的也便宜。

唐家岭哇 太压抑了 理发 吃饭 小店 拥护 交通困难 周遭落寞 刚漂的时候还行 时间长了 就要搬出去了

偶在这里2年了,努力,希望可以早点搬离这里

从照片看比深圳的城中村好多,至少空间大一些,不会像蜂巢一样。

这种现象太常见了,估计大家把北京想的太那个什么了,对比才这么明显,其实这种现象每个地方都有。

其实CBD里也有着太多太多的蚁族,看看每天早上国贸地铁站里的滚滚人流就晓得了。

活该,非要挤要北京

这样的地方那个城市都有。

拿出来也说明不了什么事儿。

唐家岭只是西安千万个城中村的一个而已,西安人民活的更不咋的。

我现在也在那,公司刚起步,只能从各个地方想办法省钱。比起照片里来,现在的唐家岭已经好了不少了,一些基础设施正在完善。

曾经和同学在那里住过。

这个我收藏了。唐家岭我去过

我觉得唐家岭挺好的啊,经常中午去那里吃东西,周围很多IBM、MS、百度的员工,还有老外也在这里吃。
有的租户就是这些公司的员工,小夫妻月收入2、3万,住着700元一个月的房子,省钱在北京买自己的房子,不是挺好啊,都是打工的嘛
其实唐家岭比室内很多城中村好很多了,北大北边圆明园那片,西直门动物园后边,钓鱼台西边都有大把的城中村,我觉得比唐家岭差远了。
阮同学少见多怪了,其实全世界除了中国和南非以外,各大城市都有贫民窟,有贫民窟的城市是常态,没有的是特例。
南非是因为种族隔离,所以没有产生贫民窟,中国嘛,我猜是户籍、暂住政策等因素吧

引用cff的发言:

我现在也在那,公司刚起步,只能从各个地方想办法省钱。比起照片里来,现在的唐家岭已经好了不少了,一些基础设施正在完善。

没有感觉出来有什么变化,上个月刚去过,理发厅的音响是在是太大了,太嘈杂了,这本书有提到土井村,感觉比唐家岭要好一些,虽然更远些,但是要安静的多。 博主没有必要同情,这是选择,当然国家也需要在住房上面多出台一些政策,来保证不同的人群的居住,否则一直这么下去,真不是办法。

每个城市都有这样的角落,为那些底层的人歇歇脚。

引用红叶枫了的发言:
我一如既往的忽悠大家移民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
我想去吖,可是去不成啊!

海淀的六郎庄差不多啊!

前三章的下载地址:

http://www.xun6.com/file/e3b9a5818/%E8%9A%81%E6%97%8F.pdf.html

不用注册的

深圳梅林关P民一枚,同感。

扪心自问一下:为什么要死守这些大城市?!

为了机遇?什么机遇?进外企的机遇?每个月顶多20K薪水的机遇?!你觉的会过上好日子?!

记住,打工的人永远都做不了皇帝!


你要想从贫民成为富人或者富豪,那么就赶紧去做生意,而且不要到北京、上海、广州这样的发达城市,因为这一类的城市比较透明,不利于公司的发展。

再记住,水至清则无鱼!


我刚搬离这个地方,方便啊,便宜啊,那也是相对而言,现在住的的地方虽说是小区,其实也好不到哪里去。看到这篇帖子还是很有感触,毕竟在这个拉杂的地方住过一年多,在下暴雨的天气里,也曾趟着污水,全身湿透的去上班,为的就是不被扣工资。。。

看着这人流挤公交车,让我想到了玉兰苑

延伸阅读:看看唐家岭的黑车多么嚣张,本人亲身经历《Do you have balls?》http://www.douban.com/note/46088727/

引用amanda的发言:
看着这人流挤公交车,让我想到了玉兰苑

玉兰香苑是吧,呵呵,每天早上公交也是挤到爆,还有肆无忌惮的黑车。。。所谓的张江高科。。。哎。其实和唐家岭没什么大的差别。

我现在住的地方和唐家岭也差不多,其实很多地方都是这样的。

话说这个地方比圆明园我朋友以前住的那种鸽子笼强多了。

不过我还是奇怪为什么要住这里,可以去租两居中的一间大的,4个人合住每个人和这价钱也差不多,至少位置好些,能做饭洗澡。

其实哪个城市都有不同的活法。以前刚毕业的时候还在西直门的学生公寓住,6个人一个房间,一个月250.由于地理位置好,而且和宿舍一样。很多刚毕业的朋友住一起,也没什么不好的啊。一样开开心心上班。

关键是靠自己计划。和对一个城市的了解。

都说北京贵,可是北京一样有便宜又好吃的饭馆,一样有便宜又好看的衣服卖。我朋友刚毕业一个也800也一样在北京活得很好,甚至还能存钱买个相机什么的。

对一个城市的了解不是看最不好的,不是看个别的生存状态。而是要看自己的适应和迅速融入到能力。

最开始就是这样的,年轻的时候再艰苦也没感觉,有些苦总要受的。当然没必要比谁最艰苦,可是真没必要拿这个说事儿。

引用Harry的发言:

玉兰香苑是吧,呵呵,每天早上公交也是挤到爆,还有肆无忌惮的黑车。。。所谓的张江高科。。。哎。其实和唐家岭没什么大的差别。


是的,挤车太恐怖了,不知道这种情况什么时候可以改善?

引用ps的发言:
我差点就在这租了,但实在忍受不了...公司至今还有不少人在这里租房,一个月300,而她们的月收入是2W...为什么?因为要在北京买房。
这位老兄太夸张了吧?

正常呀,深圳,上海哪没有,我刚从深圳回来```也这样``

唐家岭我现在这里住,已经住了一年了,环境总结是脏、乱、差没错,房租确实比较便宜,相对于上地和西二旗地铁旁,确实这里是大学生村,正是大量的廉价劳动国,让“made in china”走向了世界,而不是某些人宣传的在XX的正确带领下中国经济创造了奇迹。要解决问题,必须需要有一个有效的尊重人权、尊重民生的制度才行,否则,问题永远解决不了,中国也永远只是世界工厂而已,民众永无安居乐业之时。

无论如何奋斗,但是你永远也看不见希望,买房没有户口,将来孩子的教育肯定是麻烦事,还记得阮老师的一篇文章:http://www.ruanyifeng.com/blog/2009/09/idealist_must_die_in_china.html,赞赏。赶紧逃离这个国度。

深圳白石洲更牛逼

去年我在永丰乡的大牛坊住过,和文中所讲很像,不过比唐家岭更偏。

虽然没亲身住过唐家岭,但对那里还算熟悉,作为曾经工作在北京上地区域的北漂一员,我相信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心里很充实,他们怀揣着自己的梦想,并不感到孤单。

我正住在唐家岭,阮兄写的真是太好了,对唐家岭的描述真是到位,但是现在的唐家岭比照片上的好像又差了不少。。。。房价涨了、物价涨了、卫生差了。。。

司空见惯寻常事
风吹蚁族衣衫湿
作为文中提及过的一个地方的一员
过来概叹一下。。。

N年的事,,,生活不易,谁以为人都愿意住这样的地方,

我就住在这里 反正就弄回事 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看法 我看 还行

我毕业后也在唐家岭住了2年, 现在准备离开北京回老家了.

唉, 北漂的生活真是艰辛啊, 我这辈子也忘不了.

其实看看你写的东西,再看看那些照片,挺贴切的,你们这些北漂的真挺辛苦的,不过你不觉得一个村子只有3000左右的人能制造的垃圾会到用"遍地"的程度吗?相信外来人口要比本地人多了去了吧!本地人都在家里吃饭,垃圾顶多出现在家门口,可是你看看马路上,是不是那些小商小贩卖的东西的包装物,那都是谁在消费他们的东西?都是速食的人群吧,都是在这里租房的住户吧,如果所有住户都在注意卫生,这个环境不会到现在这种程度。我看每月收点管理费,起码让垃圾少了很多,你想想外来人口50000,能制造多少的垃圾。

05,06年在永丰屯住过 那里人还少点呢 不知现在怎么样了
有时坐车路过唐家岭 中国新闻周刊有期专刊(向下的青春)就提到过唐家岭
北京很多这样的地方 海淀的六郎庄 福缘门 六里屯...

一个城市有平民窟是正常的 但这么多高知人群也挤在贫民窟就很不正常了

加油,蚁族

唐家岭的房东们素质都很差,把租房条件说的天花乱坠,其实什么标准都达不到,你不满意,也没有办法,搬走可以,房租定金不退,声称:你不住,有的是人住!

人道何在?这就是某些北京人的素质?黑心钱挣得太容易了啊!

那房屋盖得歪七扭八的,毫无安全性可言,哪怕来个3级地震,死的人比汶川地震都多,哪位网友说外来人口只有5万人?

他们收水费,每月都得收个百八十万的!唐家岭的外来人口不低于8万人!北京市政府的领导们,没事来这逛逛吧,此生难忘!

虽然这群房东们上着税款,但也不能为所欲为啊!

唐家岭怎么了?最起码给我们提供了一个住的地方,环境不是那么差,人多。唐家岭北站没有那么挤的。再说了贵的房子能住的起吗,靠那点微薄的工资支付昂贵房租,可笑

不再蚁族 对自己加油·

你去唐家岭买3块的牛肉面看看
唐家岭是乱,可比住在清河2室一厅一共住10多个人的强多了
我去清河我朋友那里玩,房租500一个月,连10平都没,隔壁放个屁都能听的见

509不是换车了吗?

少扯!!!!!!!这里就是天堂!!!!!!
便宜~~~
实惠~~~
很适合生存!!!!

请注意,文中描绘的虽然比较接近于现实的唐家岭,但是却不知你们为何要这么关注,是否为了名利之分?

当然,能得到社会关注是好现象,至少代表了大城市综合发展的不和谐,更说明大城市人流的涌入是多么巨大,带来了建设生产力,同时也带来了城市压力。

对于唐家岭而言,不满、愤懑、依赖,这些情感都是混杂一起的。但是正是由于你们的关注,让这个本来可以让我们以廉价房租用来栖息的地方发生了巨变:由于将要拆迁,我们不得不增加了很大一部分租房成本以及四处奔波之苦。要知道,这对于很多人来讲很不公平,只是因为他们的微薄收入难以支付其他地方的高额房租!!!最终可能会延伸成为这样一个现象:很多人为了生计和节约成本,不得不搬往航天城、史各庄、永丰乡。。。。。。这些地方,从而又促成了一个个新的“唐家岭”的诞生。也不知道这是好是坏???

3年前,每月5000元,在当时的北京,我完全有能力供一个房子,但是目前呢,虽然到达了缴纳个税薪酬,却只能在四环买个一平米!!!可笑!可悲!!!

与其关注我们,为什么不去关注ZF政策呢?房价水涨船高的原因真正是什么???答案就是:ZF卖地的副作用!去年一年ZF卖地净赚600多个亿!!卖给开发商价格很高,他们是商人,也不能赔钱做买卖,最终ZF卖地的价格在涨,房价也就一直在涨!!

也许这种现象才能真正值得关注吧。

引用stupy_hange的发言:
请与其关注我们,为什么不去关注ZF政策呢?房价水涨船高的原因真正是什么???答案就是:ZF卖地的副作用!

有理,ZF是靠卖地赚财政收入的,这是根源..

上面那位stupy_hange说的太好了!

唐家岭,我在那里也呆了两年之多,上面的情形和我在的时候还是一样,一点都没变,街道、商铺、处事的方式等等都没有变,我离开北京有三四年了,想想以前在那样的环境下求生存真的是没有必要的,花钱买罪受吧,北京确实是一个大都市,刚刚毕业的时候和许多北漂的人一样,希望在那里有所发展,希望能有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我不是一个逃兵,我现在回到江苏了,在离家附近的地方自己开门做生意,半年的收入比在北京一年挣得还要多,社会经济是同等发展的,在哪里都是挣钱,生活,何必跑去那里受这罪呢何况还是在一个安全没有保障的地方去.......希望大家能够静下心来仔细的想想,你去北京的理想是什么

我在唐家岭住了2年零一个月,房租600/月,从来没变。感觉良好,我一点儿也不觉得唐家岭有什么错。村民虽然刁蛮,但也有讲理的。作为北漂的我们,为什么选择住在唐家岭?为什么有更好的地方而不去住?听闻有消息说政府改造唐家岭,不知是真是假。倘若真要改造,我有几个问题跟大家聊聊:1、改造后的唐家岭能否容下现在的这么多"蚂蚁"?2、房租是否还象现在一样便宜?如果容不下现在这么多人,那这些是不是又需要到别处“集结”?3、如果条件改善了,而租金未提高,这种事情可能吗?如果可能,那我们这些人还有没有可能在唐家岭租到房子?。
其实我觉得,唐家岭造就了一种平衡:他的脏乱差和他的租金。如果有人想要打破这种平衡,势必会在别处建立新的秩序

我租住再朝阳区大柳树得官庄,一点也不亚于此啊。

我虽然是中专毕业,但是当时是因为家里得原因。

现在 我有自信成为“蚁族”

梦想在任何地方都可以实现~~何必一定要在北京?

2003年的肖家河,我和老婆一起住过一个小屋子,冬天的暖气真的很足,而且除了上厕所,都挺方便的,嘿嘿,房租150一个月,还是月付,房东人很好,天天帮着修东西和打扫卫生。快乐的年轻时代,这些地方靠着西山,周末出去玩玩很舒服的,总比通州那些地方强很多

唐家岭“改造”,醉翁之意不在官方的理由,在于土地生财,西北旺镇撂荒那么多珍贵的土地,资源浪费,百姓贫穷,并且不顾百姓的痛苦,先拆了再说,重拆不重安置,重利益忽略民生,机器一响,来了拆党,苦了百姓(包括蚁族),肥了官方。

唐家岭村民,真的是我们通常意义上说的村民吗唐家岭村民,真的是我们通常意义上说的村民吗?真的有这么弱势吗?如果没有接触到他们,你们是绝对想不到,这些所谓的村民是怎样获取暴利的!说村民,到不如说是地主,古代的俗称。现在应该叫暴发户。很多村民,往外出租的房子都有70到80间,大家想想600左右平均一间,这是多少收入!而且据我所知,这是不收税的,呵呵!看报道说是徒步去的信访,这真是一个天大的笑话?这些村民哪家没有车,而且都是好车!(当然可能几百户户左右的村民当中也有那么一两家,但是这个有车比例应该在95%以上)。再说说补偿,他们要的不是补偿,而是希望要个暴富,成为千万富翁(这个富翁是创造不出任何价值的,只是寄生虫那种)!最后想说,他们真的不是村民,是暴发户,是这个社会新兴的寄生虫阶层!

2004年毕业,我来北京工作,租的第一间房子就是在唐家岭,房租400,屋子倒还大而且干净。厕所公用,没有淋浴,街道狭窄拥挤,商铺狭小,环境吵闹,当然更痛苦的是生活迷茫和无助的寂寞。住了大概半年,就搬出去了。很庆幸自己摆脱了鬼地方。

后来听到唐家岭要拆迁的消息,就时常回忆起那段苦日子,有些难以置信,自己竟然从噩梦般的地方走过来了,但是更多的是些许温馨甚至还有怀念。我很怀念那时,那时容易满足,记得找房子之前在那里吃了一碗四块钱的朝鲜冷面,感觉很满足。晚上去街上买些小东小西,也感觉很满足。也经常想起隔壁住着的潇洒的女孩,剃了光头还会吸烟的女孩,很会照顾自己并享受生活的女孩,还记得她当时老问我“你挣了钱为什么不给自己买些家居用品呢?”。还有一个女孩子,出门之前要花上一个小时来打扮,我还清楚记得她打扮时的情景。还记得往西一直走就到了一个中国管理软件学院的地方,我在夕阳西下时在漫天的火烧云下乘凉。

哦,那时南边中关村软件园还在建设之中,大片的荒地,没有草。前几天,正好和老板去中关村软件园办事,看到园区已很干净整洁,很多公司入驻了,花木扶疏,绿草茵茵,着实怀念起了住在唐家岭的日子。

现在,我感觉,那段苦日子是催我向上的动力。

不知道此书作者,在唐家岭住过没有,我的建议是,如果在唐家岭没有住过两年以上的人,你是没有发言权的。唐家岭不是怎么样的好,一些内容也确实如作者所言,但还不至于如此。

第一次去北京,在圆明园周围一个我忘记了名字的村子里住了一晚!从桃园宾馆(好像记得是这个名字)旁边一个巷子里穿过去。才知道他们不容易!

我住在山西太原市的城中村北张村,哪个城市哪个国家没有这样的地方!年轻的大学生社会很畸形,好好奋斗吧!

我刚来北京的时候住过那里,生活的情景比文章中描述的有过之而无不及。

谢谢您的文章,去北京是很多大学毕业生的理想,我的身边也有这样的一些人,相信这篇文章多少会给这些人一些帮助吧!

我们都生活的不容易

刚看了您写的《人类简史》读后感,就想推荐再读一读大前研一的《M型社会》,搜了一下发现这篇文章也有评论提到了M型社会。于是读了一遍这篇文章,这7年前的文章。
唐家岭,如今我就住在唐家岭的东边,回龙观。之前有坐车路过唐家岭,西二旗。
我来北京时是2011年,也是床位,350一个月,只不过实在皂君庙。
现如今床位已经没有了,然而唐家岭还是那个唐家岭,原住在唐家岭的2000月薪族大概现在都搬去沙河了吧,实质上并没有改变。

我要发表看法

«-必填

«-必填,不公开

«-我信任你,不会填写广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