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他们老了,死了

作者: 阮一峰

日期: 2010年1月27日

感谢 腾讯课堂NEXT学院 的赞助,腾讯官方的 前端工程师培训课程 正在招生。

腾讯课堂 NEXT 学院

一、

网上有《许倬云谈话录》的书摘。

许倬云回忆蒋经国的那一节,有一段话:

"蒋经国问我:美国的社会,工会的力量,民主制度好处在哪里,坏处在哪里;民主的意义,自由的意义。

我解释:一个水坝,拼命往上筑高,坝堤一决,水一冲击,谁也受不了。坝降低,水流缓下来,松弛堤后面的压力,这个是好事情。"

这段话说的,其实就是"大禹治水,改堵为疏"。但是,我以前没有想到,这个道理可以用于解释民主制度的作用。真是非常浅显、直观的一个比喻。

二、

当社会内部产生矛盾的时候,怎么办?有两个办法。第一个办法是高压政策,我把你关起来,不让你说话,看你还闹不闹?第二个办法是疏导政策,我跟你对话,看看能不能解决问题,即使一时无法解决,也让你心里感觉好受一些,避免双方直接对抗。

这两个办法,都可以用来保持局势稳定。但是,从长期来看,第一个办法----高压政策----是无效的。因为它并没有解决矛盾,而只是延缓了矛盾的爆发。你可以试想一下,如果三峡大坝没有泄洪孔,只是一堵实心的墙,那么结果会怎样?你真以为你能堵住长江?

三、

且慢,再想一下,在长期中,高压政策真的是无效的吗?

不,它是有效的,不仅短期有效,而且长期也有效。因为人不是水,水会越积越多,但人不会,人只会变老变死。所以,如果你把矛盾压制下去,等到那些家伙老了死了,抗争不动了,矛盾就自然不存在了!

因此,如果政府采取高压政策解决社会矛盾,它就肯定会一直拖下去,拖到你的矛盾和你的肉体,都化为尘埃。

这也是许多敏感的历史档案,一定要到当事人都死光后,才能公布的道理。

四、

作家张承志写过一本非常情绪化的小说《心灵史》,描写了晚清西北回民起义。

当时,回汉两族矛盾激烈,先是回人杀汉人。根据《心灵史》,回民首领马化龙攻占靖远县后,该县23万汉人不分男女老幼被杀得只剩下五千人;当回民攻占陕西某县城后,杀光包括出生没几天的婴儿在内所有汉族男子。

后来,清廷派出左宗棠镇压,汉人同样残酷地报复了回人。

"除了极少数逃至西安城内和秦岭深山的近千回民外,几乎所有的(陕西)回族都被屠杀或被驱赶,使昔日里清真寺遍布的八百里秦川竟无一清真寺幸存(除西安城内外);陕北一些地方本是回民重要的聚居区,但经过起义之后,回族人口已荡然无存。

甘肃的回民由于有马占鳖的投降,可以说是保存回民最多的省份。而过去丝绸古道上的一片片回回村庄,经过"左屠户"的屠杀也无一幸免,其惨状由此可见一斑。

在镇压回民起义中,清军巢杀之恶毒在人类史上也绝无仅有(仅陕西回族就有"十不存一"之说),改变甚至抹杀了回回民族在西北繁茂的人口分布,其倾族驱赶回族人民,专门把劫后余生之回民由原来的关中平原、银川平原等富庶之地而强制安插在甘肃平凉、静宁、会宁、定西及宁夏西海固和径原、隆德等山区贫瘠之处的安置策略,直接影响到了今天西北回族政治、经济、文化的发展,完全可以说,今天西北回族的贫困就是由于当年清政府民族压迫的安置政策造成的。"(摘自互联网)

这些事件发生在19世纪70年代,距今不到150年。可是,如今还有多少人耿耿于怀这种回汉矛盾和残酷屠杀呢?在汉族和回族内部,大多数人可能都不了解、甚至不知道当年有过这些事件。如此刻骨的仇恨,都能被淡忘和化解,那么还有什么矛盾不能解决呢?

由此可见,时间是最强大的解决矛盾、淡忘痛苦的武器。

五、

历史能够经受得起漫长的拖延,但是我们经受不起。要在高压政策之下生活一辈子,这是何等的痛苦?

前几天,在一家五星级酒店的33层餐厅吃单位的年夜饭。我端着自助餐的盘子,站在幕墙玻璃前,看着不远处黄浦江上黯淡的灯火。冬夜的寒风凛冽,街上没有多少行人,室内厚厚的地毯上,落满了轻柔闪烁的背景音乐。我突然非常的伤心,想到一年就这样过去了,忍受和厮混,未尽的人生也许都是如此,真是情何以堪。

那一夜,未来在夜风中飘荡,风中没有答案。

(完)

留言(76条)

哎呀,刚好我来看了,经常关注你的博客,很喜欢。

多多的写,我多多的看。

期待民主。

一峰忍受了,但没有厮混,大家都看到了,独立思考的人的世界里不会有厮混的。

与人斗其乐无穷.

阮大哥,自从看了您的文章,写的真是太好了,给了我很多启迪,谢谢,希望您能够长久的写下去

其实侬现在的苦楚只是在山腰间,等到有了下一代,看看这个生存环境,教育环境,侬会更不爽的。呵呵

阮先生您好,

人生的低潮总会有那么几次,给以时间,它总会退去的。

至于自由是什么,我昨天在小说搏击俱乐部 the fighting club上看到一句话,失去所有的希望就是自由。我觉得这句话很有道理。
再说痛苦,电影阳光美少女 the little miss sunshine 中的一个片段
Frank: … anyway, he gets down to the end of his life, he looks back and decides that all those years he suffered, those were the best years of his life, coz it made him who he was. All the years he's happy? You know, total waste; didn't learn a thing. So, if you sleep until you're 18, ah…, think of the suffering you're gonna miss, I mean, high school? High school, those are your primary suffering years, you don't get better suffering than that.

Dwayne: You know what? F**k beauty contest, life is one f**king beauty contest after another; you know, school, then college, then work; f**k that! And f**k the air force academy, if I want to fly, I'll find a way to fly. Just do what you love, and f**k the rest!


希望这两个例子能对您的心情有所帮助。

祝身体健康!

阮哥,其实你并不孤独,人群中到处都是你的同类。这一点也很重要

无言,只有默默地支持一峰兄。

对我们的gov,我们的人民都已经丧失了信心。。。

“想到一年就这样过去了……”我很想知道你理想中是个什么样的过法。

生活很残酷,没有天鹅绒。

人是会死的,可是还有新人。现在的年轻人都已经意思到这个问题了,他们会慢慢反抗。
再说统治者也会更替,我还是乐观的

看了你的例子,搜索了一遍,清朝对回族的这种野蛮的屠杀,不止一次,http://www.china-review.com/sao.asp?id=1965 ,即时在建国后gcd也曾用过类似的方式,新疆也许就是这样政策的延续

偶尔的伤感每个人都有那么一下下,
相信未来比今天好的想法支撑着我们活下去。

一定时期是无效的,对愚民是有效的

我不是很明白。为什么回民先杀汉人 然后汉人报复 杀回来,这样就只批判清朝廷了,非常的搞不懂,回人一开始杀了多少汉人。。。先动手的 我不知道博主想用这个示例来说明点什么?

人从来都是这样子
事情放在那里,得看你看到的是哪里。
这个社会已经很糟糕了,我会想:改变的时刻就要到来了

引用汗青小卷的发言:

我不是很明白。为什么回民先杀汉人 然后汉人报复 杀回来,这样就只批判清朝廷了,非常的搞不懂,回人一开始杀了多少汉人。。。先动手的 我不知道博主想用这个示例来说明点什么?

楼主举例的重点在于,如此的仇恨都会被轻易的遗忘。而不是您所理解的批判清廷。
可能是您太执着于民族之争了。您说是回民先动手,那么回民起义前的大小磨擦是谁先动手的要不要理清楚呢?

为什么不用脚投票呢?你认为你可能改变这个国家吗?完全不可能的话就用脚投票吧。

心灵的风雨飘摇最难熬。
能说些什么呢?
等民主这种话说不出,怕是等成了白骨还未见到。

引用Bill的发言:
为什么不用脚投票呢?你认为你可能改变这个国家吗?完全不可能的话就用脚投票吧。
谁能单凭个人能力改变这个国家?为什么执政党如此害怕个人发出的不同意见的声音?不断的封堵?

想想真有意思。
几乎所有的非五毛,恐怕都或多或少,在某个时间点,某个氛围,报有和小阮同样的“悲凉”的情绪。

然后呢?

就完了吗?

下面该怎么办呢?

有多少人,有多少中国人,在这种看似看不到出路的
“空间,心灵空间”里,找不到出口。

解决方法:
1)向前想吧。恐怕再悲观的人,都会同意1百年,五百年,甚或1千年后,中国人民能得到当家作主的权利。
那么,设想我们现在已经处于了那个时代,我们已经得到了民主。
那么,那个未来时候的我们,回想我们现在这个“黑暗”时代的时候,会有什么想法?
就好比,我们现在回想满清末期时代时,会有什么感触?

想象一下,在满清时代的,面对仿佛永远不会结束的专制的你,你应该抱有什么想法?

再设想一下,如果给你一个时光机器,让你能够和满清时代的你通话,但是不能见面,你会和过去的你说些什么呢?

再设想一下,当满清时代的你,听到了来自未来的自己的话语之后,会有什么想法呢?

上述各种想法会如何,感兴趣的自己设想一下吧。

被高压的这一代会教育他们的后代继续抗争,所以矛盾不会因为他们的老死而消失。换了你,你会不会甘心?你会不会教育你的后代要怎样怎样?

峰兄,单位年夜饭,很容易让人产生悲凉情绪,尤其是人际关系复杂彼此兴趣不投的单位,还要在一起装样子,这对每一个自由分子,都是无奈的时刻。

所以,试着换种方式看世界,再不如,拥有一段感情或者拥有一个孩子。也许,眼中和世界会有所不同。四十而不惑也。

中国的现象,如果用理科化的眼光去分析,会得出一片黑暗的结果。但如果以社会化的眼光去分析,会得出不过是历史的一瞬的感悟。

世界没有无原无故的爱,也没有无原无故的恨,不过如此。

记得孔子见到老子,孔子急切地表达自己的政见。可老子,不出声,只是笑笑而已。

人心都是相似的,它只是在不同的天空及政府之下,以不同的方式表达罢了。

呐喊过,彷徨过,可生活还是要继续。白白葬送的人数不胜数,当下的现实中,也未必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放低姿态,除了向前进,没有别的办法。

难道所有非五毛的宿命就是要和五毛比命长,看谁被拖死吗?

昨天看电视时,突然听到幸福这个词,恍然之下,才发现自己现在几乎已经遗忘了幸福,幸福到底是什么?

引用纷纷纷纷的发言:
被高压的这一代会教育他们的后代继续抗争,所以矛盾不会因为他们的老死而消失。换了你,你会不会甘心?你会不会教育你的后代要怎样怎样?
不会。虽然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但是我并不愿意我的后代去承受这份痛苦,正如今天回民的祖先做的那样。 至于承受这分痛苦的代价,想想今天的新疆吧。。。。

未来在夜风中飘荡,风中没有答案

在纷扰的世界,在给自己的心留一块净土和乐土。然后,在疲惫和苦闷的时候对自己说:我的心,是自由的。
问候阮兄。

不仅回汉矛盾如此,想一想历朝历代的民族矛盾不都是如此?都在人们的生活琐事种淡忘,特别是元朝初年的种族清洗.....看的出阮兄很悲观,很多人都是如此.....

确实,或许时光真的抚平一切,我们的暗自神伤也只是徒然。

答案在墙外飘荡,墙内风平浪静。

不是这样的!

我们在觉醒,我经常看IT界很多人的博客,文学者的博客,经济学者的博客,人们都在抗议,虽然形式不同。

而这一切,互联网就是根据地,是民主的沃土。

虽然我们与你并没有真正坐在一起,但是你距离我们是何等的靠近,你的思想与我们在一起,影响着我们,你说:"如果政府采取高压政策解决社会矛盾,它就肯定会一直拖下去,拖到你的矛盾和你的肉体,都化为尘埃......由此可见,时间是最强大的解决矛盾、淡忘痛苦的武器。”可是时间却不能磨灭我们追求自由追求民主的意志。正是因为在中国还有像你一样执着于真理的人们在大声疾呼,所以我们才获得一点点喘气的机会,请相信世界因你而不同!

目前中国最大悲哀在于经过多年初级高级和高等教育培养出来的都是迷茫的一代代人,由于长期的眼高手低他们不知到自己毕业了该作什么能做什么,心怀修齐治平的理想却不知道我们的国家最需要什么,该怎么下手帮助国家解决问题,从哪里下手解决问题。最后也只能沦为赵括之流,所以白起赢了也就赢了杀了也就杀了,因为赵括只会纸上谈兵

写的非常好,专门过来给你留言支持。

不了解你真正的生活,不知道你是真感伤,还是矫情。
只是俺觉得这世界上等着被救助的人多了去了,特别是中国这样的发展不均衡的国家,要不要给你介绍一个义工网站,加入他们,当你对时局有所不满感到无力又无可作为时,或者说你对自己追求更高层次的生活而不得时,寄情于这些事情中间,比起空悲伤来说要有意义多了。
http://www.lohcn.org/ 可以的话,也替这个网站宣传一下。

关键是,做这些事情时,绝对不耽误你思考,反而有可能加深你思考的层次,俺曾经是他们的义工,算是有点经验。

相信沉默的大多数在将来的那一刻都会已背脊对着现在的!

1义工谁都有能力做,但如果问题存在的话,仅仅靠缓和性的措施是解决不了的。
2思想的高度不是人人都能达到的,因此才需要珍惜。

对于未来,我们真不知道该怎么想,就想89年的大学生们。他们当时想的,和现在的他们想的是否还是一样的?

时间可以很快也可以很慢,因为如果一种信念达到某种程度,一定会延续下去,如果我们能够乐观的想到多少年之后,总有人能享受我们享受不到的幸福,那也是一种美好。

虽然,中国人民历来是一个逆来顺受的民族。

最后想说一句:我深爱着这片土地,以及痛恨着这片土地的所有者。

阮兄保重。

前几天,在一家五星级酒店的33层餐厅吃单位的年夜饭......
_________

阮先生令人钦佩,爱思考,且有见识、有良知。文字也好,所以,挑个小小的“刺”吧,不知道为什么,上面这句话不提“五星级酒店的”几个字似乎读起来感情上更“顺”、更单纯些,而且足以表现那种反差。

看到最后,我心中也不禁浮起一丝伤感,在现实中洗练得越来越强悍的心,却慢慢疏远了孤傲独立的灵魂。。。

也许个体是会老去,死亡,但是这些镇压与高压其实已经给历史带来了无法抹去的影响,而这种影响会随着更多的镇压与高压逐渐放大,直到临界点。就像我想左宗棠的屠杀同样也是清王朝覆灭的因素之一,所以那些死去的人并非消失在历史中,而是已经影响了历史了。

阮兄原来已经有单位了。

人会老会死
所以对抗这种利用时间淡化、抹杀一切的高压政策
我们普通人能做的就是把我们为追求民主的努力传承下去
告诉别人、教育自己的孩子
人死,精神不能消失

阮兄真是能静思,我感觉人只有静思才能写出这种文章

终于与阮兄有了共鸣!


在这个世界里,一切都预先被原谅了,一切皆可笑地被允许了。--《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

http://blog.it.sohu.com/readwriteweb/archives/7211

GOOGLE游行,介绍给你,呵呵。

咱现在是拼命往高筑坝

"历史能够经受得起漫长的拖延,但是我们经受不起。要在高压政策之下生活一辈子,这是何等的痛苦?"

"一年就这样过去了,忍受和厮混,未尽的人生也许都是如此,真是情何以堪。"

阮先生:
非常敬佩你。
说点自己的体会:
历史的发展有它自己的规律。人的力量是有限的,要影响历史的发展是很难的。一位学者说得好:“尽人事,听天命。”你已经做了很多很好的事,没有白白地来到人间、来到中国,可以无愧于我们的人民了。当然,希望你不断努力,祝愿你做出更多的事。
中国通向民-主的道路真是漫长、曲折。但是,“老大哥”已经给我们做出了榜样,“反动派”也变成了”灯塔“;现在的中国比30几年前,四、五十年前还是有很大的进步(你恐怕没有经历过那些年代吧?)。毛老人家说的对:“前途是光明的”。不必过于伤感,为我们的国家,为我们的人民,珍重吧!很多人都期待你做更多的工作。

樓上有許多網友勸導阮兄開懷,我倒覺得,在當下中國,一個有良知的人,幾乎不可能實現真正的快樂。

同意楼上的说法。

一个在北京中国中心学中文的朋友告诉我,他的中国史老师曾经作为民权运动的领导者之一,在文革期间被关了七年。
这位老师现在北京一个类似租界式存在的美国学校里教一群美国人许多中国人难以获知的细节。
曾经对他的美国学生们感叹道“下辈子我不想再做中国人。因为做一个中国人实在太悲伤了。”

如果不是对着一群外国人,这话要如何说得出口呢。
倘若是对着同胞的话,这话要如何说出口呢。

(责难其不爱国之类的也就算了吧……)可是,有时候,确实很悲伤阿。

了解真相的人,肯去探究思考的人,总是比较容易难受些。谁让真相多半不好看呢。

但是,也没法因为这样就闭了双眼醉生梦死。

我们已经选了去看了。便没法回头。退了再退,再不济可以做到哪一步?最后实在受不了一了百了出国了事,不敢以己度人,但是我想自己的话,哪怕就是入籍了,也一样是中国人。自己的国家一天是这个样子,那悲伤就不会消失。

一峰,你已经做得非常好了。影响了多少人?改变了多少人?在可以的范围之内,你已经做了可以做的事情。

感谢你做的一切。

或许就是因为做了这么多才感觉茫然?前路漫漫茫茫之感,我也时时难受,可想想我所能做的也只是尽力而为,总好过苦陷悲伤。

何况,并不是一个人。如果可以的话,也许可以影响更多的人。

写得十分拖沓。因为,我也茫然。

最后以菜头的话结束——

“然而此时此刻,在这漆黑的比特海上,我只想高歌一曲。听我沙哑的歌声在水面上

四下散播,于是你知道我们不曾分散,仍然在一起。”

默默承受。。。

偶然看到的一段刘瑜访谈,
“《出版人》:有的读者看过《民主的细节》后,出现悲观的情绪,你自己呢?你希望读者怎么看这本书?

刘瑜:在政治上,我愿意把自己称作一个“悲观的乐观主义者”。就是说,长远来看,我相信理性的力量——相信一个社会的政治游戏规则不是非要你死我活的,相信人类有学习的能力,“吃一堑长一智”的能力,或至少是“吃十堑,长一智”的能力——这不是说我对某个具体的领导人、或者具体的政治团体或阶层抱有多强的信心,而是我相信:首先,从利益上来说,人有趋利避害的本能——你死我活的政治游戏规则不合乎人类作为一个集体的生存和发展策略;其次,从价值上来说,用最近在和菜头博客上看到的话来说:“没有人喜欢虚伪,人人喜欢真诚;没有人喜欢欺诈,人人都喜欢诚信;没有人喜欢卑劣,人人都喜欢高尚。甚至当这一切美德都不复存在的时候,人们依然在内心深处小声表示自己的欣赏。”这就是我们对未来信心的来源。连专制者需要通过撒谎、修辞、仪式来合法化自己的统治,比如萨达姆也要把自己的投票支持率搞成90%以上,比如纳粹在集中营里屠杀的小孩也要写成“病死”而不是被杀死——说明他们内心深处也知道什么是错的,什么是对的,如果作恶总是能让人感到心虚,我觉得人类“前途就是光明的”,中国当然也不例外。

当然这种乐观只是“长远来说”,这种“革命乐观主义精神”不应该模糊我们对当下问题复杂性、艰巨性的清醒认识。比如就“民主化”来说,很多人把民主化的唯一困难看成“当权者的顽固不化”,其实民主化的问题岂止这个,人民本身甚至可以真正意义上民主化的敌人——俄罗斯人现在不就普遍支持普京搞威权政体吗?委内瑞拉的选民不是选了查韦斯上去瓦解三权分立?在非洲,民主化进程不是一次一次加深了民族主义、种族主义裂痕?菲律宾民主了那么多年不还是腐化丛生?泰国民主化之后黄衫军不总是对选举结果不服?……诸如此类,从这个角度来说,我可能比我的读者更悲观,因为我的悲观一半是针对政府,一半是针对社会。

但是,我觉得还是要有耐心,几年、几十年、甚至我们个体的整整一生,都是“历史长河中微不足道的一朵浪花”。如果你对民主的信念是相信五年后自由选举,十年后就我们的社会就变成人间天堂——那我劝你还是别拥抱民主这个价值了,你肯定会失望的。但如果你对它的信念是因为你相信,人之为人,有思考、说话、影响公共生活的权利(因为公共生活它强迫性地要影响你),而拥有这份权利事关你的尊严,而有尊严是重要的,也许你的悲观就会少一点——悲观无非是对结果成败的耿耿于怀,但如果你觉得推动人的尊严这个过程本身就是有意义的,也就不会那么悲观了,甚至会在内心深处感到安宁和快乐。事实上每一代人能够推动的历史进步可能非常非常有限,有很多代人可能完全是在原地打转,还有些代人简直是在开历史倒车——我们只能是尽量吸取前面的经验教训,让社会变得好一点点。更重要的是不要忘记,让社会变得好一点点的前提是让你自己变得好一点点,愤怒固然可以推动社会进步,但是愤怒如果不和自省相生,它可能成为另一种谄媚的形式。

喜欢

引用kuenhu的发言:

樓上有許多網友勸導阮兄開懷,我倒覺得,在當下中國,一個有良知的人,幾乎不可能實現真正的快樂。

当一个生活在清朝腐败黑暗封建社会下的,一个有良知的,
一个几乎不真正快乐的人对我们说:
“在當下中國,一個有良知的人,幾乎不可能實現真正的快樂”
的时候,在当时清朝社会下,那些感受到了真正快乐的人,是不是应该感到内疚和不好意思呢?

上面老兄这句话,明白无误的表明了,很多人没好意思说出来的观点。

当不快乐被当作一种“应该”的时候,也许会有人突然发觉,
这和导致“不快乐”的源头,有异曲同工之妙。

原来,这只不过是一种导电现象,电能从一个地方流到另外一种地方,从热能转变成声波。

当冰箱里的压缩机拼命要减少热能的时候,它并不会察觉到,自己屁股后面,热哄哄着的。

很喜欢你的博客,喜欢你的思考。

与其对中国不报期望破罐破摔同流合污,或以憎恨方式与黑暗共振,还不如真心向往光明未来。

因为,你的向往光明自动就会提高光明未来到来的可能性。
而,增恨无奈悲凉,只不过是变相承认了,你对现下黑暗存在合理性的认同。
你的这一认同,将以物理能量的方式,带给黑暗力量。

每一个人,都在创造自己的世界,用自己的信念。

你相信黑暗存在,你就在为黑暗的存在添砖加瓦。

所以,别专注于黑暗吧。

与其专注黑暗,不如向往光明。

记得最有名的那有一个修女如何说的吗?

你们如果要我去参加反战游行,我是不会去的。
但是如果是祈祷和平的活动,我肯定会参加的。

我知道阮同志你已经把我列为黑名单,我这个评论不是为了
评论而评论,而是为了专门写给你看的。

你作为有人气的写手,真心希望你的“醒悟”能为其他人
打开一个看待世界的新窗口。

否则你这么一味删除我的评论,你扪心自问,你对得起谁?

人,并不是天生虚伪的。只有你相信人是虚伪的,你才会允许你自己变得虚伪。

是你被GCD影响了,才这么下意识的去按照共产党的思想行事。

我会永远祝福你,早日从GCD的黑暗之中走出来,诚实的面对自己。
否则,我的话语,将永远作为一个钉子,插在你的心中,让你
死也无法释怀。

放下吧,你的所谓的尊严和自傲。

诚实的面对一切。

阮大哥的生活要是厮混的话,那么我辈的人生又该如何呢,真是不要活了。
期待您写一写您的理想生活。

人往往是因为等不及,所以才选择看似能够一蹴即就的革命。
可但凡革命革的就是命,还是变革好,哪怕慢一点,即使我辈等不到。

D留言越來越長咯~~~賀喜可賀~~

我们有生之年,情况会有所改善的,一定要有这种信心。

30年以后,当西方人老无所依的时候,也许我们能体会到积攒一生的快乐。而那种快乐绝不是每个人都可以体会到的。

中国的发展远远比你思想的进步慢而已,ccp再恶心也比从前的强多了啊,这也是他为什么还能苟延残喘的原因。的确在不同年代和地区历史车轮不都是向前转的,纵观各朝更迭似乎就很少有什么本质的变化,如大规模的杀戮。时至今日,杀戮已不可能了,就连什么犯也鲜有死刑。唯一的悬念就是第一代打江山,第二代坐吃江山,第三代官逼民反的中国定律,会不会在有生之年被打破。

另外有些人动不动就拿你怎么不冲锋上阵来进行道德绑架。我想说的是,当我们需要渡河时,有人划船帮渡,有人研究桥梁设计,有人搬运造桥的钢筋水泥,哪项工作价值更大,我只想说让桥梁设计专业的去划船和让船夫去设计桥梁都很可笑。

如果采取高压政策,很可能会激化矛盾,你以为人们会默默承受吗?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等到那些家伙老了死了,抗争不动了,矛盾就自然不存在了”

=====================

我觉得这个想法很天真,可以肯定的是老一批的party leader会比我们早死很多,而他们的继任者(有可能是我们或我们的后代),却有可能并不坚定地贯彻party一贯的rule,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发生微妙的变化。

也许100年后,party仍在,但是变得和原来很不一样了。

引用GBY的发言:

最后也只能沦为赵括之流,所以白起赢了也就赢了杀了也就杀了,因为赵括只会纸上谈兵

记得在哪看过,说赵括其实是有才的,而且取得过成就之类的,只是被用到了不合适的位置。

毛老人家说的对:“前途是光明的”。
罪魁祸首就是毛,你们看看华国锋长得像谁?差点就成朝鲜第二,不过不成为朝鲜第二也好不到哪里去。你我一样没有未来,没有梦想。

我要发表看法

«-必填

«-必填,不公开

«-我信任你,不会填写广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