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诗歌

作者: 阮一峰

日期: 2011年8月 7日

今天这篇是关于我自己的,我想了结一个心愿。

上个世纪90年代,我很喜欢文学,曾经写过不少诗。中学就开始写,直到大学毕业参加工作。

多年来,这些诗就抄在笔记本上。我总想整理出来,但是一直没有动手。上个月,终于下定决心,把它们输入电脑,做成网页。

网址:http://www.ruanyifeng.com/poem/

===================================

抄一首在下面。


学会李白

阮一峰 / 1999年12月28日

夏天还未结束的时候
长安城的树叶开始飘落
这让一个唐朝的诗人感到
有抒情的必要

学会李白,就是学会
用一种唐朝的心情
去看一片夏天的树叶
然后开始作为诗歌,庄严的旅程

那是在长安
在雪花,酿酒和王权的时代
诗人有许多话要诉说
他渴望被爱
被一千年后作为读者的你倾听

我是一片唐朝的树叶
在夏日淙淙的溪水中
漂流,感受着阳光
李白将我拾起
夹在他的诗集中
我静听他的歌声,无视
一千年的战争与和平
直到被你打开

你会爱上唐朝的那个夏天
爱上绿水环绕的长安城
在那个夏天,李白为一片树叶歌唱

只有一个诗人
才会让你愿意生活在古老的唐朝
那里午后有安静的阳光

写一封信给唐朝的诗人
告诉他们,我学会了李白
一千年里,没有声音能阻止我
听见那个夏天
他在前面大声唱歌

(完)

珠峰培训

stuQ

留言(29条)

阮先生,之前你报道过的天使湾的庞小伟也十分热爱诗歌,这次我一个小团队参加了天使湾创业之夏的活动,可惜的是最后一关没过,在面试完出完结果后,离开天使湾公司时,庞小伟先生送给了我一本他前几年写的诗集。

您们或许有更多的交流哦~

有才的人真是不少呀,阮兄即一位。

此刻
一块木头
正想念着
另一块木头

第一块是你,第二块是谁?呵呵

先生写的诗歌,如果连起来读,都是一篇篇好短文。

我一直对现代诗歌没什么兴趣,自己也根本没有这个天赋。
但高中时候,有一次午觉刚醒,迷迷糊糊的拿起笔就涂鸦图了一篇。
自此才相信,原来真的有“妙手偶得之”这么一回事。

阮兄真是多才多艺。

古体诗比较爽,写了一些,现代诗除非极有意境的,不然感觉味同嚼蜡

感觉人人心中都有诗...阮哥,以前还不知道写诗呢。

我还记得小时候抄过许多诗词,至今还想不明白为什么要这么做

河北网通上午访问不能,翻墙过来看。

很有雅致啊。貌似以前我也写过,不过都是随笔写的,也没有留下来,有些遗憾啊

北京联通下午访问问题,还以为被封了呢,现在居然可以访问了,情何以堪。。。

作品挺多的挺好的,诗歌一如心情,只属于某个时期,用诗歌来记录是个不错的主意。

如果下次看到阮先生的音乐专辑,我不会觉得惊讶

都很高雅!

我高中的时候,班主任(语文老师)已经将你的《学会李白》介绍给我们了,我还是因为这首诗而关注阮先生的。我已经忘记了那是2001年还是2002年时的事了。

回忆起来,过去的时光好像总是与路有关
与许多的门有关
旧影像里,是自己穿梭来往的身形
面目不清,流动成波光粼粼的样子

谢谢,将你生命中最柔软和隐秘的部分与我们分享。

比起这首,我更喜欢那首《南方的福克纳》。

《经过海鸥岛屿》也很有味道,只是为什么停笔不写诗了呢?

也许是东方跟西方的思维不同,中国的诗歌讲究言有尽而意无穷,相较于那些鸿篇巨制般的西方史诗,中国除了个别诗篇之外,都是轻鸢简掠的小诗!不过诗歌的情感和艺术还是相通的,就和音乐一般可以跨越国界,哈哈。

我喜欢“雨夜,梦”

好意境

好诗!

梦回唐朝

大解

那时我隐藏得极深 知道李白在放歌

就回避了他的时代 没有出生

若干年后有人说 时候到了 可以出面了

我来后就发出了不太满意的哭声

错了 错过了 倘若我生在唐朝

大袖飘飘立于船头 肯定会遇见李白

我拱手让道:“谪仙兄请”“解兄请”

待米酒喝到一斗 他将举杯邀明月

我去寻找第三人

那时宝石在天上闪烁 而墨迹落在宣纸上

绝句渐渐定型 我醉了 有长风和流水作证

我醉了以后 拔剑而起 直指苍穹

而现在 说起这些已经晚了

李白已去千年 我乃一介小后生

岂敢与太白同饮

我只好重新设计这样一个结尾:

李白醉酒而去 错把我当成了汪伦

2010.6.9.

最喜欢开头的四句:
夏天还未结束的时候
长安城的树叶开始飘落
这让一个唐朝的诗人感到
有抒情的必要

第一次到阮先生的这个博客,很是喜欢,
是通过搜索《禅与摩托车维修艺术》相关文字找到这里的。
这个博客让我感觉到,你正是波西格所欣赏的那类人:追求良质的人

有才之人,有很多喜欢的东西都是在你这发现的,谢谢!

引用AnLuoRidge的发言:

梦回唐朝

大解

那时我隐藏得极深知道李白在放歌

就回避了他的时代没有出生

若干年后有人说时候到了可以出面了

我来后就发出了不太满意的哭声

错了错过了倘若我生在唐朝

大袖飘飘立于船头肯定会遇见李白

我拱手让道:“谪仙兄请”“解兄请”

待米酒喝到一斗他将举杯邀明月

我去寻找第三人

那时宝石在天上闪烁而墨迹落在宣纸上

绝句渐渐定型我醉了有长风和流水作证

我醉了以后拔剑而起直指苍穹

而现在说起这些已经晚了

李白已去千年我乃一介小后生

岂敢与太白同饮

我只好重新设计这样一个结尾:

李白醉酒而去错把我当成了汪伦

2010.6.9.


看见你的诗真的很震撼,现代诗能达到这个水平,已经使我不能用言语来描述了。谢谢你

我从软兄的散文开始看,从2004年到现在一片不拉。可以说是走过了软兄过去的十多年,你的文章以前都是抽看,一般看看那些自己感兴趣的标题。自从今年十月换工作之后,很闲。因此把你的文章每一篇都仔细研读,感觉你的每一篇文章都有一个统一的风格,和别人的很不一样。具体一点,就是说话简明,表达清晰,直达问题核心。善于将自己的情感流露在字里行间,用通俗的情感,优美的文字表达自己的意见,是一个很有吸引力的人。你的博文我是倒着读的,从2015年到2004年,一点一点的看着你文字间的时空,情感变化,此时真的想说:人生能有几个十年!!软兄十年前能想到自己能有这样的变化?从你文字的含量来说,感觉06年左右是你文字的巅峰时期,以后就没有什么长进了,之后的文章大多是社会阅历增长而增加的成熟度。这些都是纯属个人意见,完全是胡扯~。快进入新的一年了,不知道软兄想不想写一篇散文,期待。。。

我要发表看法

«-必填

«-必填,不公开

«-我信任你,不会填写广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