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吉尼亚·伍尔夫《达洛卫夫人》(Mrs. Dalloway)

作者: 阮一峰

日期: 2006年8月 6日

弗吉尼亚·伍尔夫的《达洛卫夫人》情节非常简单,就是写了一天的事情。从达洛卫夫人早上买花、筹备晚会写起,一直写到子夜晚会结束、宾客离去为止。

就是这一天里,达洛卫夫人时时刻刻在对自己的生活感到怀疑。表面上的上层社会华丽舒适的生活方式,与内心的空虚交织在一起,使达洛卫夫人有一种难以言说的绝望。

请看下面这一段。早上,她看到镜子中的自己,突然百感交集。我相信很多人都有类似的感受。

她将胸针放在桌上,心中突然一征,仿佛在她沉思的时候,一只冰冷的魔爪趁机抓住了她。她还不老,刚刚跨进了人生第52个年头。还有许多的岁月等着她去过。六月,七月,八月!每一个还几乎都是完整的。就好像想抓住天上落下的雨滴一样,达洛卫夫人(走到梳妆台旁)一下子纵身进入了这个时刻的核心,将它刺穿。这个时刻,这个六月的清晨,所有其他清晨的压力都涌来了。她再一次看着镜子,看着梳妆桌,看着那些小瓶子。(当她凝视镜子的时候,)在这一瞬间,她看到了整个的她自己,她看到了一个女人精致的粉红色的面孔,这个女人今天晚上就要举办一场晚会。这张面孔就是克莱丽莎·达洛卫夫人的面孔,也就是她自己的面孔。

Laying her brooch on the table, she had a sudden spasm, as if, while she mused, the icy claws had had the chance to fix in her. She was not old yet. She had just broken into her fifty-second year. Months and months of it were still untouched. June, July, August! Each still remained almost whole, and, as if to catch the falling drop, Clarissa (crossing to the dressing-table) plunged into the very heart of the moment, transfixed it, there—the moment of this June morning on which was the pressure of all the other mornings, seeing the glass, the dressing-table, and all the bottles afresh, collecting the whole of her at one point (as she looked into the glass), seeing the delicate pink face of the woman who was that very night to give a party; of Clarissa Dalloway; of herself.

广告(购买广告位)

留言(13条)

I'm just curious, normally do you read the whole book or just some sections? are you reading one book per day?

我在搜索世界是平的这本书,搜到您,您的博客内容太丰富了,视野很开阔,恕我以前没听说过您,
我对雪国的看法和您相同,我还是最喜欢茨威格
把您的博客和我的做了链接,不知可否?
希望经常看到您精辟的思想
吻落无声在天涯
http://haitao24.tianya.cn/

在百度
http://hi.baidu.com/foot

巧啊,前两天在书展上终于找到她的英文书了(其实书店里应该也有,只是以前没认真找)!有两本 --- 除了《达洛卫夫人》,还有一本 Waves,有空可以看了,嘻嘻。

你引的这一段孤立起来看不太能理解。

说实话,我其实不是很喜欢她,不过可能女生会喜欢,呵呵。

喜欢海明威的人不一定会喜欢伍尔夫和福克纳,有点像喜欢梵高的人不一定喜欢鲁本斯。
不妨碍伍尔夫的伟大,却逼得偶之流边写着伍尔夫的paper,边读金庸。

心情郁躁不安的时候 阅读伍尔芙的文字 心中触礁的漩涡就逐渐变作柔软而温和的缓缓溪流 并一步步走近并触摸到内心与灵魂的核心 直到隐秘而真实的自我渐渐浮出水面 于是便对她与她的文字肃然起敬

您好:
我想写弗吉尼亚·伍尔夫《达洛卫夫人》这篇论文,您知道在哪能买到原著吗 谢谢

这本书对女性情感的描述相当细腻,一直想探究下克拉丽莎的心理,用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归结为超我和本我的冲突不太合理吧,可这种自我分裂该用何种心理学派分析好呢

引用撒哈拉里的鱼的发言:
这本书对女性情感的描述相当细腻,一直想探究下克拉丽莎的心理,用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归结为超我和本我的冲突不太合理吧,可这种自我分裂该用何种心理学派分析好呢

不用这么复杂吧,建议还是从伍尔芙的个人经历入手分析。

从个人经历入手说明作品和作者关系的文章很多,我是想从心理学角度分析文学作品中的女性人物,可又苦于资料不全,希望得到指引,你这的东西真丰富啊,以后会常来.

楼上有人说女生可能会喜欢达拉为夫人,天晓得最近的文学课都快把我们逼疯了,一点儿都不好看啊。以前有个UBC的博士说我的文风很像Woolf,真是让我扼腕。。。难道我就那么情绪化么?
读得很烦人呢。。。

同学,你的阅读量真是广,我上次搜索到你的博客的内容好像是语言学呢。。。
佩服之极!

sorry,记错,应该是关于“情歌”

我要发表看法

«-必填

«-必填,不公开

«-我信任你,不会填写广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