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承志《北方的河》

作者: 阮一峰

日期: 2007年3月19日

天重读了一遍张承志的《北方的河》,上次读还是在高中里呢。那时候很喜欢张承志,简直有点迷他。

后来长大了,读书多了,渐渐就看出他的问题来了。他的热情绝对大于理性,表面上是革命浪漫主义,实际上是有点宗教狂热。老实说,我觉得,张承志是红卫兵式的革命理想主义和修道士式的殉道精神结合在一起的产物。

从小说本身来说,《北方的河》还是很不错的,是第一流的文学作品。下面是小说的开头和结尾,那是张承志将近25年前写的,我很怀疑他现在是否还这样想。我当年是相信他的,现在已经不了,不过还是希望他是对的。

小说的开头:

对于一个幅员辽阔又历史悠久的国度来说,前途最终是光明的。因为这个母体里会有一种血统,一种水土,一种创造的力量使活泼健壮的新生婴儿降生于世,病态软弱的呻吟将在他们的欢声叫喊中被淹没。

小说的结尾:

最后的这个夜晚正在悄悄地流逝着。他用炽热的爱情和不安宁的生命等待的一天正在降临。

窗口渐渐变得亮了起来,东方现出了晨曦。 

(完)

广告(购买广告位)

留言(1条)

后来——在爬上山顶的那个时刻,你看见了黄河。                      

  他突然听见那姑娘尖叫起来:                 

  “快看!黄——河!”                    

  他浑身一震,忙转过头来。解放车正登上山顶。这一定就是那座黄土高山,你全忘啦。他轻轻地责备着自己,屏住了呼吸。陕北高原被截断了,整个高原正把自己勇敢地投入前方雄伟的巨谷,他眼睁睁地看着高原边缘上一道道沟壑都伸直了,笔直地跌向那迷朦的巨大峡谷,千千万万黄土的山峁还从背后像浪头般滚滚而来。他激动地喃喃着,“嘿,黄河,黄河。”他看见在那巨大的峡谷之底,一条微微闪着白亮的浩浩荡荡的大河正从天尽头蜿蜒而来。蓝青色的山西省的崇山如一道迷朦的石壁,正在彼岸静静肃峙,仿佛注视着这里不顾一切地倾泻而下的黄土梁峁的波涛。大河深在谷底,但又朦胧辽阔,威风凛凛地巡视着为它折腰膜拜的大自然。潮湿凉爽的河风拂上了车厢,他已经冲到了卡车最前面,痉挛的手指扳紧拦板。

  这个记忆他可没有遗忘。这个记忆他珍存了十几年。他一直牢牢记着,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伙子目瞪口呆、惊惶失措地站在山顶,面对着那伟大的、劈开了大陆、分开了黄土世界和岩石世界的浩莽大河的时刻。

我要发表看法

«-必填

«-必填,不公开

«-我信任你,不会填写广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