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雎》的两种英译

作者: 阮一峰

日期: 2004年1月13日

珠峰培训

《关雎》是《诗经》的名篇,"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更是千古名句。

网上有两种英译,我仔细研读,真是受益多多。

第一种译文出自英国传教士理雅各(James Legge,1815-1897)。

关关雎鸠,Guan-guan go the ospreys,
在河之洲。On the islet in the river.
窈窕淑女,The modest, retiring, virtuous, young lady: --
君子好逑。For our prince a good mate she.

第二种译文出自汉学家阿瑟·韦利(Arthur Waley,1889-1966)。

关关雎鸠,Guan! Guan! Cry the fish hawks
在河之洲。on sandbars in the river:
窈窕淑女,a mild-mannered good girl,
君子好逑。fine match for the gentleman.

前一种译文是19世纪风格,用词文雅,语法讲究;后一种译文是20世纪风格,贴近口语,简洁明了。

前者将"淑女"译成lady,后者译成good girl,生动地反映了两个时代的差异。前者用mate(伴侣)形容"女朋友",后者用了match(交友)。至于"君子",前者是our prince,后者是gentleman,我怀疑21世纪的译者会不会直接用boy?

后面的翻译,"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悠哉哉,辗转反侧",也很有意思。

前者的译文:

求之不得,He sought her and found her not,
寤寐思服。And waking and sleeping he thought about her.
悠悠哉哉,Long he thought; oh! long and anxiously;
辗转反侧。On his side, on his back, he turned, and back again.

后者的译文:

求之不得,I search but cannot find her,
寤寐思服。awake, asleep, thinking of her,
悠悠哉哉,endlessly, endlessly,
辗转反侧。turning, tossing from side to side.

两种译文都令我倾倒!表达得如此传神,可见古今中外,思慕之苦,人皆有之啊!

(完)

优达学城

腾讯课堂

留言(5条)

许译的《关雎》更胜,不妨一读。

阮兄,这一篇文章的留言太少了。我留一篇吧。
老兄,你对社会的底层关注太少了。总觉得自己满腹才华,共产党不好。可是,真让你主政一方,你能给老百姓的生活带来巨变吗?我觉得答案百分百是“否”!!
你只是个很有学问、很有才华的“秀才”,但是你有个巨大的缺点,你不知道社会底层、占这个社会大多数的老百姓的想法是什么。
我当了13年工人,深知弟兄们怎么想,他们根本不关心谁当权,根本不关心什么三权分立。他们是只要谁能提高他们的生活质量就拥护谁。当然,他们现在也非常反感共产党的腐败与堕落。但是,他们不会跟你走。因为你没有跟他们在一起生活过,你不熟悉他们,他们不熟悉你。
阮兄,你是个优秀的知识分子,曾经有一段时间,我非常崇拜你,但是,读你的文章多了,我发现,每个人都有优点,有缺点,但本质上,每个人都是一个平凡人。
我再次向你建议,认真读一读戊戌变法期间,康有为、梁启超、谭嗣同他们都做了些什么,为什么慈禧能不费一钱一弹,就能干掉他们。
我给你讲,如果不干掉他们,今天你我会痛骂他们。
阮兄,however,I'll be your fans forever!I hope so !

与上面的仁兄同感!同言!同心!

且不论上面的留言和关雎P关系都没有,
LSS连康梁的君宪都要“痛骂”,看来支持的是守旧派咯?历史没有如果,LSS又非先知、神明,如果满清行宪真的成功,你怎么知道会发生什么,又如何敢肯定“你我”都要“痛骂”之?
“慈禧干掉他们”,难道是预见到立宪会有如何如何的后果?如果慈禧反对革新,晚清的新政又是怎么回事?我看是预见到他们要政变把自己杀了还差不多。

言归正传,我个人更喜欢James Legge的译本;包括别的儒家原典,他的译本都很不错。

过去的已成为历史 我们又何必纠结于此 想想该如何尽一份力 让这个社会变得更文明 美好岂不是更好

我要发表看法

«-必填

«-必填,不公开

«-我信任你,不会填写广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