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模式与自由主义经济学

作者: 阮一峰

日期: 2006年10月 7日

感谢 腾讯课堂 NEXT 学院 的独家赞助

腾讯课堂 NEXT 学院

济学中,有一个最基本也是分歧最严重的问题,那就是:政府是否应该干预经济?

一部分经济学家认为,市场机制存在种种缺陷,会导致资源配置的浪费和无效率,政府必须对经济加以管理和干预。这一派经济学家的观点被称作"凯恩斯主义"(Keynesianism)。

另一部分经济学家认为,市场机制本身是有效的,很多情况下市场失效是由于制度和法律的不健全造成的。政府的首要职责是保证市场机制正常运行,而不是干预经济。这一派经济学家的观点被称为"新古典主义"(Neoclassical economics)。

最极端的新古典主义认为,只要市场机制可以发挥作用的地方,政府都应该退出。这就是自由主义。

伟大、最有名的自由主义经济学家是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他对20世纪经济学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是公认的学术领袖。如果评选人类有史以来最伟大的10位经济学家,我认为,他一定名列其中。

弗里德曼是最坚定的自由主义者,坚信市场机制是最好的解决方法。他甚至认为,政府对人类福利更多地起到破坏作用,而不是建设作用。

今年年初,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退休,弗里德曼写了一篇纪念文章,毫不掩饰地说:"如果中央银行不存在的话,今天我们所有人的日子都会好过得多。"(当然,随后他笔锋一转,写道:"格林斯潘先生管理美联储期间取得的成绩,改变了我这种看法。")

天的《华尔街日报》网站上,登出弗里德曼的一篇评论《香港模式的夭折》。

在这篇文章中,弗里德曼公开对香港的未来表示悲观。原因是香港政府不再奉行自由主义经济政策了,转而将对经济实行干预。众所周知的是,香港经济之所以会起飞,就是因为香港是一个自由港。

弗里德曼写道:

香港自由放任政策的成功是鼓励中国大陆和其他国家放弃中央集权控制、更多依靠私有企业和自由市场的重要因素。其结果是,这些国家也都尝到了经济高速增长的甜头。我认为,中国的最终命运取决于大陆向香港路线靠拢的速度是否比香港向大陆路线靠拢的速度更快。

面说说我的看法。

我也觉得香港的未来不太乐观,但是我觉得,这与是否执行自由主义经济政策无关。因为香港的起飞是有其特殊原因的。

香港背靠13亿人口的中国大陆,1949年后的很长时间里,她是这13亿人口与外部世界交流的主要窗口。大部分人员和物质的流动,都要经过香港转口;中国公司进入外国市场,或者外国公司进入中国市场,都要以香港作为跳板。正是这种独特的历史背景,造就了香港经济的起飞和繁荣。

随着中国大陆日益开放,香港的窗口作用越来越弱。越来越多的生产要素(商品、资本、劳动力等等)直接流动,不再以香港作为中介。于是,香港的经济地位一落千丈。香港,区区一个弹丸之地,本身市场容量很小,600万人口,又没有能源和原材料,这些因素都注定香港不可能成为制造业中心和物流中心。香港又在高科技产业上毫无优势,唯一有优势的是服务业(比如金融)。但是,香港劳动力成本和房价都是内地的数倍,这使得香港的经济竞争力大打折扣。(顺便说一句,如果上海的房价和香港接轨,那么上海的竞争力也就不存在了。)

所以,对香港经济起决定性作用的是"中国因素",其他因素都不重要。

今为止,自由主义政策取得成功的实例,都发生在一些较小的经济体中。香港是其中最频繁被提到的。

可以这样说,自由主义在经济学理论上可以做得很完美,但是在实践中迄今为止还是很不理想。经济学毕竟是一门实证科学,所以争论还在继续。

不过,我认为凯恩斯主义一定不会是人类未来的方向。毕竟,如果我们承认,每一个个人都是自由、理性和平等的话,那么等级制的管理迟早会从人类社会中消失。

后,必须指出的是,弗里德曼今年94岁。一个94岁的老人,能写出这样的文章,保持这样的思维能力和活力,依然坚定相信自由主义,这些都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完)

附:

Death Of The Hong Kong Model

香港模式的夭折

Milton Friedman

It had to happen. Hong Kong's policy of 'positive noninterventionism' was too good to last. It went against all the instincts of government officials, paid to spend other people's money and meddle in other people's affairs. That's why it was sadly unsurprising to see Hong Kong's current leader, Donald Tsang, last month declare the death of the policy on which the territory's prosperity was built.

这种情况终于发生了。香港的"积极不干预政策"太好了,以至于无法持续下去。它同政府官员支出他人金钱和干预他人事务的所有本能背道而驰。香港现任行政长官曾荫权(Donald Tsang)在上个月宣布放弃推动香港走向繁荣的积极不干预政策也就是意料之中的悲哀了。

The really amazing phenomenon is that, for half a century, his predecessors resisted the temptation to tax and meddle. Though a colony of socialist Britain, Hong Kong followed a laissez-faire capitalist policy, thanks largely to a British civil servant, John Cowperthwaite. Assigned to handle Hong Kong's financial affairs in 1945, he rose through the ranks to become the territory's financial secretary from 1961-71. Cowperthwaite, who died on Jan. 21 this year, was so famously laissez-faire that he refused to collect economic statistics for fear this would only give government officials an excuse for more meddling. His successor, Sir Philip Haddon-Cave, coined the term 'positive noninterventionism' to describe Cowperthwaite's approach.

真正令人吃惊的现象在于,半个世纪以来,他的前任一直在抵制征税或干预的诱惑。尽管英国的经济制度曾颇具社会主义色彩,但作为英国殖民地的香港却实行了自由放任的资本主义政策,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英国人郭伯伟(John Cowperthwaite)。郭伯伟于1945年被派往香港从事财经工作,并在1961-71年期间出任香港的财政司,他已于今年1月21日去世。郭伯伟支持自由放任的经济政策是出了名的,他甚至拒绝收集经济统计数据,担心这会给政府官员以增加干预的借口。他的继任者夏鼎基(Philip Haddon-Cave)提出了"积极不干预"一说,用以描述郭伯伟的做法。

The results of his policy were remarkable. At the end of World War II, Hong Kong was a dirt-poor island with a per-capita income about one-quarter that of Britain's. By 1997, when sovereignty was transferred to China, its per-capita income was roughly equal to that of the departing colonial power, even though Britain had experienced sizable growth over the same period. That was a striking demonstration of the productivity of freedom, of what people can do when they are left free to pursue their own interests.

他的政策取得了巨大的成果。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香港是个非常贫穷的小岛,人均收入仅为英国的四分之一左右。到1997年香港回归中国时,香港的人均收入已同英国基本持平,尽管英国在同期也经历了高速的增长。这充分证明了自由的巨大生产力,证明了当人们能自由追逐自己的利益时他们能取得什么样的成就。

The success of laissez faire in Hong Kong was a major factor in encouraging China and other countries to move away from centralized control toward greater reliance on private enterprise and the free market. As a result, they too have benefited from rapid economic growth. The ultimate fate of China depends, I believe, on whether it continues to move in Hong Kong's direction faster than Hong Kong moves in China's.

香港自由放任政策的成功是鼓励中国大陆和其他国家放弃中央集权控制、更多依靠私有企业和自由市场的重要因素。其结果是,这些国家也都尝到了经济高速增长的甜头。我认为,中国的最终命运取决于大陆向香港路线靠拢的速度是否比香港向大陆路线靠拢的速度更快。

Mr. Tsang insists that he only wants the government to act, 'when there are obvious imperfections in the operation of the market mechanism.' That ignores the reality that if there are any 'obvious imperfections,' the market will eliminate them long before Mr. Tsang gets around to it. Much more important are the 'imperfections' -- obvious and not so obvious -- that will be introduced by overactive government.

曾荫权坚持说,他只是希望政府在"市场机制明显失调时"不会袖手旁观。这里忽略了一个事实,就是如果存在"明显的失调",市场将会在曾荫权采取措施之前很久就把它们消除了。更重要的是,过于积极的政府反而会带来明显的或不太明显的"失调"。

A half-century of 'positive noninterventionism' has made Hong Kong wealthy enough to absorb much abuse from ill-advised government intervention. Inertia alone should ensure that intervention remains limited. Despite the policy change, Hong Kong is likely to remain wealthy and prosperous for many years to come. But, although the territory may continue to grow, it will no longer be such a shining symbol of economic freedom.

半个世纪的"积极不干预"使香港的富裕程度足以消化大多政府滥用权力的不当干预。仅仅是惯性就会使干预的影响依然有限。虽然改变了这个政策,香港在今后多年里仍将保持富裕繁荣。不过,尽管香港经济将继续增长,但它却不会再是经济自由的象征了。

Yet that doesn't detract from the scale of Cowperthwaite's achievement. Whatever happens to Hong Kong in future, the experience of this past 50 years will continue to instruct and encourage friends of economic freedom. And it provides a lasting model of good economic policy for others who wish to bring similar prosperity to their people.

不过,这无毁于郭伯伟的成就。无论香港的未来会怎样,过去50年的经验将会继续指导和鼓舞追求经济自由的人士。这也为希望给其人民带来同样繁荣的决策者提供了一个良好经济政策的持久样板。

(Editor's Note: Mr. Friedman, the 1976 Nobel laureate in economics, is a senior research fellow at Stanford's Hoover Institution.)

(编者按:本文作者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为197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他是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的高级研究员。)

阮一峰的网络日志

留言(4条)

自由主义经济学家,斯密也算一个吧~

我也觉得香港不乐观,感觉香港没有什么优势~

"不过,我认为凯恩斯主义一定不会是人类未来的方向。毕竟,如果我们承认,每一个个人都是自由、理性和平等的话,那么等级制的管理迟早会从人类社会中消失。"

但他的想法令人感动,凯恩斯除了是一位著名的经济学家外,还致力于推动社会伦理的进步.他认为:"经济学不仅仅是'科学',而是伦理学的一种应用,经济学家首先应该具有文化和道德观。" (不记得原话了.)


推荐三联出版社的那本,作者罗伯特·斯基德尔斯基.作者也很有意思,他是个在中国哈尔滨长大的尤太人.为了撰写该书,花了整整三十年,且成了半个经济学家.

引用youdu的发言:
自由主义经济学家,斯密也算一个吧~

斯密是古典经济学家,今天我们谈到自由主义经济学往往更多地指弗里德曼那一派。

看到三时,就想写回复了。看到四时,觉得不用写了。

不过,关于未来,阮兄还是理想了些。人类历史向来由经验而不是什么理论决定,如果有什么理论可以作为指导,那么也只是因为它符合了以往绝大多数的经验。自由、平等和理性,向来只是人性的一部分而已。即便是美国,基层民众的非理性也远远超出我过去的想象。即使是欧洲,削弱福利而增进国家竞争力的举措也一再遭到抵制。

人、人性,与这个人构成的社会,是如此的复杂。我们不知道的还有太多。轻言未来,当为明日所笑。

另,94岁坚持己见,这不是很正常的么……

我要发表看法

«-必填

«-必填,不公开

«-我信任你,不会填写广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