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实味的《野百合花》

作者: 阮一峰

日期: 2012年1月15日

珠峰培训

1.

去年12月26日,南京大学历史系高华教授患肝癌去世,享年57岁。

他是中共党史专家,我读过他的许多文章(比如"做饭技术革新运动")。听到他去世的消息,我很难过,决定好好读一遍他的代表作《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

此书是目前国内唯一的系统研究"延安整风运动"的学术著作,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但是,因为与官方观点截然相反,只能在香港出版。我认为,如果想要真正理解中国共产党和毛泽东,此书是必读的。

(插一句,网上还有高华教授的一些讲座录音,可下载。请自行搜索关键词"高华"+"有关红军长征研究的若干问题"、"谈谈抗战历史的几个问题"、"国民党在1949年失败的原因"、"毛泽东何以发动文革"、"再探林彪事件"。)

2.

"延安整风运动"为什么值得研究,并且极其重要?

高华教授这样写道:

"延安整风运动是毛泽东运用其政治优势,彻底改组中共上层机构,重建以毛为绝对主宰的上层权力再分配的过程。同时,延安整风运动又是毛泽东以自己的理念和思想,彻底转换中共的"俄化"气质,将中共改造成为毛泽东的中共的过程。

毛泽东在整风中运用他所创造的思想改造和审干、肃反两种手段,沉重打击了党内存留的五四自由民主思想的影响和对苏俄盲目崇拜的气氛,不仅完成了党的全盘毛泽东化的基础工程,而且还建立起一整套烙有毛泽东鲜明个人印记的中共新传统,其一系列概念与范式相沿成习,在1949年后改变了几亿中国人的生活和命运。"

这就是说,1949年后,直到现在,我们所处的政治制度,我们接受的革命教育,我们习惯的思维模式,很大程度上都源自"延安整风运动"。

一个证据就是王实味的《野百合花》事件。它反映了一个理想主义倾向的知识分子在延安的遭遇,揭示了1949年后,整个中国自由主义知识阶层的命运。同时,这个事件还能让我们看到,历史上真正的延安是一个怎样的地方。

下面是我根据《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一书整理的。

3.

王实味,作家,1906年生于河南省潢川县。

1926年,他在北京大学读书期间,加入中国共产党。不久以后,因为追求党内女同学,他与支部书记发生矛盾,被说成"小资情调浓厚,革命意志和组织观念十分淡薄,入党动机卑鄙"。北大支部最后决定,将其开除出党。

1937年10月,31岁的王实味来到延安,进入鲁迅艺术学院的马列学院编译室,参与翻译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他个性耿直狷介,看不惯顶头上司陈伯达种种谋上压下的表现,导致与领导关系紧张。

1941年9月,马列研究院改名为中央研究院,王实味转入中国文艺研究室作特别研究员,不再翻译外文著作,有了一定的创作自由,开始写文章了。

1942年3月,他将自己对延安生活的感受,写成了5000多字的杂文《野百合花》,发表在中共中央机关报《解放日报》的文艺副刊。这篇文章为他惹来杀身大祸。

4.

《野百合花》的开头,王实味写道,国民党统治区的爱国青年怀着抗日热情来到延安,却发现延安中央大礼堂的舞会在通宵达旦地举行,一派"歌啭玉堂春、舞回金莲步的升平气象"。

他说,在路上听到两个延安女青年的对话。

"(某领导)动不动,就说人家小资产阶级平均主义,其实,他自己倒真有点特殊主义。事事都只顾自己特殊化。对下面同志,身体好也罢,坏也罢,病也罢,死也罢,差不多漠不关心!"

"哼,到处乌鸦一般黑,我们底××同志还不也是这样!"

"说得好听!阶级友爱呀,什么呀----屁!好象连人对人的同情心都没有!平常见人装得笑嘻嘻,其实是皮笑肉不笑,肉笑心不笑,稍不如意,就瞪起眼睛,摆出首长架子来训人。 "

"大头子是这样,小头子也是这样。我们的科长,对上是毕恭毕敬的,对我们,却是神气活现,好几次同志病了,他连看都不伸头看一下。可是一次老鹰抓了他一只小鸡,你看他多么关心这件大事呀!以后每次看见老鹰飞来,他都嚎嚎的叫,扔土块去打它----自私自利的家伙!"

"我两年来换了三四个工作机关,那些首长以及科长、主任之类,真正关心干部爱护干部的,实在太少了。"

通过这段对话,王实味说出了,延安青年知识分子中普遍存在的失望和激愤。

然后,他进一步指出,延安存在一些不合理的现象,比如"害病的同志喝不到一口曲汤,青年学生一天只得到两餐稀粥"、"颇为健康的'大人物'作非常不必要不合理的'享受'"、"食分五等,衣着三色"......

写到这里,王实味已经从表达年轻人的不满,转为批评延安的政治制度了。他得出结论:中国专制主义的旧传统已严重侵蚀了中共的肌体,即使在延安,"旧中国的肮脏污秽也沾染了我们自己,散布细菌,传染疾病"。

仿佛还嫌这样说不过瘾,他笔锋一转,将批评的矛头直指毛泽东独创的名言"天塌不下来"论。

"有一种民族形式的理论,叫做'天塌不下来'。

是的,天是不会塌下来的。可是,我们的工作和事业,是否因为'天塌不下来'就不受损失呢?这一层,'大师'们的脑子绝少想到甚至从未想到。"

高华教授解释了,为什么这段话闯了大祸:从四十年代初开始,毛泽东就愈来愈喜欢讲"天塌不下来",在形势紧张,中共面临困境时,毛爱谈"天塌不下来";在闻知党内外有不满意见时,毛更爱说这句话:"有意见,你让人家讲吗,天又不会塌下来!","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天塌不下来!","我劝同志们硬着头皮顶住,地球照转,天塌不下来!"

王实味完全没有意识到这样直接批评的后果,继续满腔热血地慷慨陈辞:

"我们须要以战斗的布尔什维克能动性,去防止黑暗的产生,削减黑暗的滋长......要想在今天,把我们的阵营里一切黑暗消灭净尽,这是不可能的;但把黑暗消灭至最小限度,却不但可能,而且必要。

如果让这样发展下去,则天----革命事业的天----是'必然'要塌下来的。别那么安心罢。"

最后,他还书生气十足地声明,自己放言直谏绝非为争个人利益,甚至对延安的等级制度表现出善意的理解,认为"对那些健康上需特殊优待的重要负责者,予以特殊的优待是合理的而且是必要的。一般负轻重要责任者,也可略予优待"。只是处在当前"艰难困苦的革命过程中","许多人都失去最可宝贵的健康的时期",为了"产生真正铁一般的团结","负责任更大的人,倒更应该表现与下层同甘共苦(这倒是真正应该发扬的民族美德的精神)。"

5.

《野百合花》发表后,在延安引起轰动。

各学校、机关纷纷仿效,办起自己的内部刊物,说出人们真实的感想。王实味的工作单位中央研究院,95%的工作人员同情、支持王实味的观点,研究院领导成为大家批评的目标。延安大学也出现了民主"一边倒"的局势。在3月26日全体党员大会上,与会者控诉了"个别领导同志,以主观武断的态度处理问题,缺少民主精神,以'尊重组织'、'尊重领导人的威信'等为借口变相地压制民主,以致造成一部分同志不敢讲话和不愿讲话的现象",会议"打破了过去大家畏缩不敢发言的空气,充分发扬了民主",有人甚至提议,应以清算的方式,明确责任问题,"是非属谁。责任属谁,根究到底,必须得出正确的结论"。

已经奉命停课,或即将停课转入整风的各学校,和已转入整风检查阶段的各机关,都不同程度地出现了动荡的局面,青年知识分子普遍要求"揭盖子"和割领导的"尾巴"......

一时之间,延安的宣传阵地有失控的迹象。

6.

毛泽东对《野百合花》是什么态度呢?

据胡乔木回忆,毛泽东读完《野百会花》后,气愤地"猛拍办公桌上的报纸",厉声问道,"这是王实味挂帅,还是马克思挂帅"?毛当即给《解放日报》打电话,要求作出深刻检查。他感到情况不妙,担心运动将失去控制,迅速改变原先制定的利用"自由主义"打击"教条主义"的策略,决定抛出王实味作为靶子,先行将"自由化"打压下去。

1942年3月31日,《野百合花》发表后一个星期,毛泽东在《解放日报》改版座谈会上,抓住"立场"、"绝对平均观念"和"冷嘲暗箭"三个问题,向延安青年知识分子发出严厉警告:

"有些人是从不正确的立场说话的,这就是绝对平均的观念和冷嘲暗箭的办法。近来颇有些求绝对平均,但这是一种幻想,不能实现的。我们工作制度中确有许多缺点,应加改革,但如果要求绝对平均,则不但现在,将来也是办不到的。小资产阶级的空想社会主义思想,我们应该拒绝。......冷嘲暗箭,则是一种销蚀剂,是对团结不利的。"

毛泽东的上述警告赫然刊登在4月2日《解放日报》的头版。

第二天,1942年4月3日,中宣部正式发出有名的"四三决定"(即《关于在延安讨论中央决定及毛泽东同志整顿三风报告的决定》)。这个决定是"在毛泽东直接领导下",针对中研院整风出现的"自由化"倾向,特为"纠偏"而制定的。《决定》明确申明:整风必须在各部门的领导机关负责人领导下进行,不得以群众选举的方式,组织领导整风的检查委员会;在检查工作时,不仅只检查领导方面的,而且要检查下面的和各个侧面的;每人都必须反省自己的全部历史。"四三决定"的颁布不仅结束了短暂的延安之春,而且标志着自1941年10月就秘密酝酿的干部审查运动即将拉开帷幕(当时成立了以康生为首的"党与非党干部审查委员会"),整风不久将转入严酷的审干肃反阶段。

1942年4月5日,《解放日报》刊登胡乔木起草的《整顿三风必须正确进行》的社论,指斥整风已出现了"不正确的方法",再次重复毛泽东3月31日发出的警告,不指名地抨击王实味是"从不正确的立场来说话",谴责王实味等的"错误的观念,错误的办法,不但对于整顿三风毫无补益,而且是有害的"。

至此,局势完全转变,暴风雨即将来临。

7.

1942年4月7日,中央研究院开始整顿内部,有条不紊地部署反王实味斗争。很快,院内原先支持、同情王实味的干部,被骤然降临的风暴吓得不知所措,随即为求自保,纷纷反戈一击,或痛哭流涕检讨自己立场不稳,上当受骗;或义愤填膺,控诉王实味一贯"反党"、"反领导"。一些人甚至作出与王实味"势不两立"的模样,要求组织上严惩王实味。

王实味被控的罪名也不断升级,先后戴上了三项"帽子":反党分子(不久又升格为"反党集团头目")、托匪、国民党特务(又称"国民党探子")。他抵抗了几天,先是称病缺席,后被抬着担架至会场接受批斗。

1942年6月4日,在持续的精神恐惧中,王实味的书呆子气再一次发作,宣布褪出中共(来到延安前,他已经重新入党),以为就此可以摆脱一切。但是,他太天真了,党组织这个时候绝不会给他这种自由,而是要将其开除出党。

1942年6月6日,他被定为托派分子,并与延安中央研究院、中央政治研究室的其他4人,一起被打成"五人反党集团",被开除出党。即使他痛哭流悌,收回褪党声明,承认自己的言论犯了弥天大罪,跪在中央组织部磕头求饶,也丝毫无济于事。

1943年4月,康生下令逮捕王实味。关押期间,又查出王实味1927年在国民党中央党部当过3个月文书。于是,王实味头上除"反革命托派奸细分子"、"反党五人集团成员"外,又加戴一顶黑帽子:"暗藏的国民党特务"。

1946年,王实味的审查结论公布,他被定为"反革命托派奸细分子"。

1947年3月,胡宗南进攻延安。王实味作为在押犯,随同大队撤离延安,来到山西省兴县,关押在晋绥公安总局的一个看守所。

1947年6月,兴县遭国民党飞机轰炸,晋绥公安总局请求处决王实味,得到康生的批准。

1947年7月1日晚上,王实味被砍头,尸体扔进一眼枯井,时年41岁。

8.

1962年1月30日,毛泽东《在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说,王实味是个"暗藏的国民党探子","他当特务,写文章骂我们,又死不肯改"。

1991年2月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在经过长期取证后,作出《关于对王实味同志托派问题的复查决定》,指出:

"经复查,王实味同志1930年在沪期间与原北大同学王凡西、陈清晨(均系托派分子)的来往中,接受和同情他们的某些托派观点,帮助翻译过托派的文章。在现有王实味的交代材料中,王对参加托派组织一事反反复复。在复查中没有查出王实味同志参加托派组织的材料。因此,1946年定为'反革命托派奸细分子'的结论予以纠正,王在战争环境中被错误处决给于平凡昭雪。"

(完)

一灯学堂

优达学城

留言(61条)

做历史就应该是这种态度。历史学家们要向司马迁学习。

原来那个时候的书记已经是这个样子了……

1926年,他在北京大学读书期间,加入中国共产党。不久以后,因为追求党内女同学,他与支部书记发生矛盾,被说成"小资情调浓厚,革命意志和组织观念十分淡薄,入党动机卑鄙"。北大支部最后决定,将其开除出党。

引用dindog的发言:

原来那个时候的书记已经是这个样子了……

1926年,他在北京大学读书期间,加入中国共产党。不久以后,因为追求党内女同学,他与支部书记发生矛盾,被说成"小资情调浓厚,革命意志和组织观念十分淡薄,入党动机卑鄙"。北大支部最后决定,将其开除出党。

知道天下乌鸦一般黑吗?
全世界,只要有层次性组织的地方(小到公司,大到国家),都一样
底层挑战上层,下场都一样。

让我觉得最奇怪的是,为什么往往这些所谓揭发中国“黑暗现象”的小说,电影,甚至学术文章往往会得到外国学界的广泛关注,而中国人却乐此不疲?

历史被复原时 显得那么可悲。。

引用红酥道人的发言:

让我觉得最奇怪的是,为什么往往这些所谓揭发中国“黑暗现象”的小说,电影,甚至学术文章往往会得到外国学界的广泛关注,而中国人却乐此不疲?

我個人認為某程度是反襯出來的現象…… 揭發自己地方「黑暗現象」的作品在外國歷來也不見得少,但問題是中國出產的這類作品「不能」在中國學界得到廣泛關注,而且是中華好幾個朝代也是這樣,這樣導致的後果有: 1、中國很神秘,越神秘,人就越想知; 2、因為「不能」,所以人們心理會為作品可信性加分; 3、沒有了對質的過程,在不辯不明的情況下,大家各說各的,很多東西根本沒有驗證或考證; 4、壓抑越大,反抗越大。

而且很重要的,這類東西都符合人們心中的期待。
而且中共的人實在太多謊言、太多說話了,三不五時都有些反邏輯、反常識的言論和行徑。

从中共走列宁主义路线的那一天起,结局就已经注定了。

服务自我的组织,特点就是
1)层次性的组织结构
2)秘密主义行事

可以说,凡是秘密主义,基本上就意味着黑暗组织。
光明之下,才能有机会自我约束,自我辩论,自我改革,不断进步。
而黑暗,就是要通过秘密、造谣、信息封锁来维持黑暗的状态。
这玩意和物理法则一样。

不过,再怎么黑暗,也无法一直维持不产生光明,因为如果没有光明,连黑暗自己也不能进化,也会自我毁灭。
所以,历史就在黑暗和光明之间的互动之下,不断进步。

全是光明也不行,虽然不会毁灭,但是会停止不前,不能进化。

引用adsf的发言:

从中共走列宁主义路线的那一天起,结局就已经注定了。

其实要感谢毛泽东和斯大林和世界上的所有的独裁者。

因为,他们只不过是放大了我们每个人内心中的黑暗罢了。

如果没有他们,我们每个人也不会有机会与自己内心的黑暗对面。

你看看延安整风,如果那些底下的人一直能坚持正义,与毛泽东的策略相对抗,敢说真话的话,黑暗运动也不会被发起。

文化大革命也一样。

黑暗营造了一种让我们面对自己的恐惧的环境,
如果都在光明的环境之下,都是好好好,爱爱爱,那么我们内心中的黑暗就不会被显现出来,就不会被我们所承认,就不会因为其被揭露出来,而有机会被我们将其统合。

所以要感谢黑暗,因为他推动了我们统合我们内心中的各种各样的自己。

公司也是如此,只是不会因此被砍头、枪毙罢了……

最近也在看这本书,边看边感叹...

明足以察秋毫之末,而不见舆薪,惜哉!哀哉! 痛哉!

用显微镜去看待伟人,以个人情绪好恶去评判历史,结果还能有什么呢? 无非是细菌、尘埃与说不尽的幽怨哀叹

把chairman mao描述成扬坚,把中国革命的成功归因于权术,这绝不仅仅是对中国革命和中华文明的污蔑,这实在是对读者的智商的侮辱。

阮兄70时代生人,至今仍不能摆脱时代的胎迹,令人默然


20世纪世界两大悲剧,布尔什维克夺政,希特勒上台。
20世纪天朝两大悲剧,日军侵略,某x上台。

哪里有人哪里就有政治 哪里有政治哪里就会这样..............总是回想起一句话:“要清楚,不管是什么政府,不管它一开始是多么的理想,都有走向专制的可能,所以我们的建国者才制定宪法第二修正案,来确保美国人将来享有的自由。”

1942年4月7日,中央研究院开始整顿内部,有条不紊地部署反王实味斗争。很快,院内原先支持、同情王实味的干部,被骤然降临的风暴吓得不知所措,随即为求自保,纷纷反戈一击,或痛哭流涕检讨自己立场不稳,上当受骗;或义愤填膺,控诉王实味一贯"反党"、"反领导"。一些人甚至作出与王实味"势不两立"的模样,要求组织上严惩王实味。
-----------------------------------------
如此情形,此后历次运动屡见不鲜,在毛的面前,知识分子从来没有站直过

《红太阳》在哪里下得到啊?我没找到链接,楼主可否给个链接哇?

有链接,刚才太粗心没看到,已下到,哈哈~

楼主新年健康快乐如意^_^

阮老师,那您认为中共执政到如今,未来如何? 您同意韩寒的“改良”说吗,抑或完全对其不报希望。

祝博主龙年吉祥,万事如意~


一切还在演绎中

引用laoguo的发言:

如果那些底下的人一直能坚持正义,与毛泽东的策略相对抗,敢说真话的话。

幼稚

一种典型意义上的列宁主义的结局,可以看看《政治遗嘱》。不过国内的政治不是典型的列宁主义,也不是典型的威权主义,个人比较赞同的论述是李泽厚的这一篇。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30572

不过功利一点讲,个人关心政治未来就是为了考量是否要用脚投票,几十年内的情况都不乐观。

引用沈佳仪的发言:
幼稚

力量足够就不是幼稚了 我也觉得他们就算划清界限也不能落井下石啊

引用LungZeno的发言:

中共的人實在太多謊言、太多說話了,三不五時都有些反邏輯、反常識的言論和行徑。

所以其实根据老兄观点可以总结为当局的“言论自由”恰恰使这些言论“被自由”了,而这些所谓的“真话”也并不见得是真的。所以我看与其如此言论自由还不如别让这些所谓的“清流文人”说的来好。因为历史观之,总是这些“自由”言论带来社会许多动荡不安。

乌有之乡上也有篇讲王实味的文章,可以对比看下。《延安整风与王实味问题再研究——以供给制为中心》http://www.wyzxsx.com/Article/Class14/200912/122329.html

为什么到了1991年,还有人给他做平反?

我想问一下阮同学(请原谅我这么称呼您),您在kindle上看中文书籍也是用破解的多看系统么?!还是别的方法?!

@yasocool:

我用的是Kindle的原生系统。

另外,只要不是图像格式的PDF文件,我全部用WhisperNet转成mobi格式。如果是epub文件,则自己用Kindlegen转一下。

几年前看过老先生的书,拍案叫绝。最近准备重读一遍

引用历史的路人的发言:

明足以察秋毫之末,而不见舆薪,惜哉!哀哉! 痛哉!

用显微镜去看待伟人,以个人情绪好恶去评判历史,结果还能有什么呢? 无非是细菌、尘埃与说不尽的幽怨哀叹

把chairman mao描述成扬坚,把中国革命的成功归因于权术,这绝不仅仅是对中国革命和中华文明的污蔑,这实在是对读者的智商的侮辱。

阮兄70时代生人,至今仍不能摆脱时代的胎迹,令人默然



要是在其它坛子上看到这样XX的回复早就忍不住喷你了,可是这里我得忍住,只是告诉你此文跟革命成功的原因没有任何关系,请不要偏题

刘瑜老师也才发了篇纪念高华老师的文章,个人觉得写得很好,在这里贴个链接:http://www.drunkpiano-liuyu.net/?p=826

弗里德曼说,政府行为其实是政治市场的产出。政治市场与其他市场并没什么不同,那些理性的个人都在为自己的最终目标而忙碌——他们按照一整套规则办事,这些规则与管理私人市场的规则完全不同。政治市场对利益集团更为有利。
中国的政治市场都有哪些人和集团,他们的博弈结果就是中国的未来。台湾为什么比内地强,比较一下统治者们就明白了。

连这里也有许多五毛了,真是无孔不入

这种认真的主儿总会得到历史的承认的,真相总会大白。
过去有一句话讲:不修当朝史。放在今天依然适用。
祝高老安息。

最近在看金一南的《苦难辉煌》,更加有颠覆性,大家可以找来看看


高华等人那种以先入为主的东西没关注过,但是阮一峰等人很感兴趣,这个无妨,但是有些人动不动就反对意见以五毛嗤之以鼻,实在有辱以自由言论为崇高道德、至高目标的公知+普世派颜面。

引用老田的话:
“(高华)把延安整风这样一个大好题材结写‘花’了,看完高华的书之后,难免有人会产生这样的想法:如果不是毛泽东这样的坏人还是有可能出现更好的社会主义和革命的。”

为了平衡言论,附老田:评高华的《红太阳升起》 全文 (二○○五年九月二十七日)
http://wrttn.me/417d4d/

http://2.gy/laotianpinggaohua

为什么作为中共中央机关报的解放日报会愿意刊登这样的文章呢,一看不就是在说毛吗,要搁现在审稿的时候就被枪毙了,这是不是侧面反映当时的媒体审查还是宽松的呢?

@atlas:

当时《解放日报》的负责人是博古,他的办党报思想与毛泽东不一样。《野百合花》发表以后,他很快就下台了。

悼念高华老师。。。

没看过高华的书,但是看了你的博客有些疑问:

1 王实味为什么要加入土共,当时可是有很多党派的,随便玩,偏偏加入土共,为什么不跟着常公混?

2 也许是学生幼稚,没看清土共,但是被土共开除了,还第二次加入,这时候已经工作很多年了吧,不能说他幼稚了吧?如果你被某公司开掉,你会厚着脸皮还要进去?

3 37年进入延安,“看不惯顶头上司陈伯达种种谋上压下的表现”,到42年发表“野百合花”,将近5年的时间,在土共中心待了这么久,总算看清了吧,那他怎么还不退出,还要跟着土共。这之前,他在常公核对队伍里混了才3个月,却走了,为什么走,为什么不发表个野菊花什么的?

王实味脑残吧?还是高华的书写的有问题,还是你摘要的有问题?

历史的文盲!你应该是地主后代,你去美国吧!

这本书一直在我的Kindle里啊,只是pdf版不方便看;要是能找到Kindle版本就好了。。以后得托人买一本。

题外话:博主怎么开始写起这个话题来了?

浏览了下[0,1]附的那文,“老田:评高华的《红太阳升起》 全文 (二○○五年九月二十七日)”,
我觉得这文相当不靠谱。
如果作者高华哪些学术观点,哪些依据有问题,完全可以质疑,这是没有问题的。
有你这样从家世的角度,否定别人的学术观点的嘛?
总是以作者高华父亲如何,他本人如何,因为毛而受伤,如何被反毛的个人情绪支配...
这抹黑也太没技术了吧,论事不论人,尤其是你在反对别人的时候,这点基本原则总该有吧。
你总不能因为“某人出身如何,所以他写的东西,注定是错的。”这种匪夷所思的逻辑吧。
何况从本文来看,王实味被构陷并没什么可质疑的。
至于这个个案是否有普遍意义,作者高华的整体学说是否公允...
我就不知道了... 其实我是路过的... =.=

引用fu的发言:

历史的文盲!你应该是地主后代,你去美国吧!

.............我一瞬间无言以对了......
ps.但求去美国...

引用红酥道人的发言:

让我觉得最奇怪的是,为什么往往这些所谓揭发中国“黑暗现象”的小说,电影,甚至学术文章往往会得到外国学界的广泛关注,而中国人却乐此不疲?

"为什么往往得到外国的广泛关注,中国人却乐此不疲?"......
这尼玛什么逻辑啊...

ps.话说我有理由怀疑您的blog--至少是本文--被发到 乌有之乡 之类的地方了...所以才招来这么多货...

阮兄别理那些苍蝇

引用沈佳仪的发言:

幼稚

沈佳仪同学,除了幼稚这两个字你还不能说点别的吗

人都死了才平反昭雪,中国人就这么喜欢秋后算账?

文人,和政治搅在一起都没神马好下场。除非醒目如胡乔木,幸运如康生。王实味太可怜了。

政治层面可以分析出很多很多,但从人性方面来看,哪个时代、哪个人物都一样,恃才傲物、狷狂不羁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历史总是胜利一方的

高华的延安整风的书我潦草地看过一次,觉得他肚子里是有一股气……一股反毛的气……

这说明作者是有立场的。

这说明完全地客观是没有的。

只有机器才完全客观。

所以看历史书,要多看几个版本,兼听则明,偏听则暗。

出来闹革命的,没几个不是流氓。

政治这种东西,哲学家打不过流氓,

这是政治的悲哀。

毛泽东62年的讲话原文:“还有个王实味,是个暗藏的国民党探子。在延安的时候,他写过一篇文章,题名《野百合花》,攻击革命,诬蔑共产党。后头把他抓起来,杀掉了。那是保安机关在行军中间,自己杀的,不是中央的决定。对于这件事,我们总是提出批评,认为不应当杀。他当特务,写文章骂我们,又死不肯改,就把他放在那里吧,让他劳动去吧,杀了不好。人要少捕、少杀。动不动就捕人、杀人,会弄得人人自危,不敢讲话。在这种风气下面,就不会有多少民主。”
高华把它断章取义成:【1962年1月30日,毛泽东《在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说,王实味是个"暗藏的国民党探子","他当特务,写文章骂我们,又死不肯改"。】

@暴躁皮皮:

高华教授只是引用毛对王实味的“定性”,怎么能叫“断章取义”?如果段都要全文摘录,那还能看吗 ~

引用暴躁皮皮的发言:

毛泽东62年的讲话原文:“还有个王实味,是个暗藏的国民党探子。在延安的时候,他写过一篇文章,题名《野百合花》,攻击革命,诬蔑共产党。后头把他抓起来,杀掉了。那是保安机关在行军中间,自己杀的,不是中央的决定。对于这件事,我们总是提出批评,认为不应当杀。他当特务,写文章骂我们,又死不肯改,就把他放在那里吧,让他劳动去吧,杀了不好。人要少捕、少杀。动不动就捕人、杀人,会弄得人人自危,不敢讲话。在这种风气下面,就不会有多少民主。”
高华把它断章取义成:【1962年1月30日,毛泽东《在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说,王实味是个"暗藏的国民党探子","他当特务,写文章骂我们,又死不肯改"。】

嘴上说的越好听,动起手来越是狠!他嘴里喷出“民主”,真是极大的讽刺。我看高先生说的没错,后面那段民主的言论,贴出来真是丢人显眼,体现了一个当权者木空一切,对踩在脚下人的无情讽刺。

有没有认真看过共产主义著作的?
我在德国马克思纪念馆看过一篇评论:共产主义著作通篇叙述如何利用人民如何斗争如何取得政权而没有一言半句是写如何建设和有关美学的,也许这才是问题的症结

一大批毛左把书研究了个遍,书内容全部是根据已经公布/公开的资料/档案写的,拿不出证据驳倒它,所以才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不禁也不公开。够中国特色的吧。

七绝——定数
辛亥袁贼无窃成,毛头狗肉骗行情。妖风鬼怪惑人道,上帝根除邪教清。

把历史写得越黑暗,把过去越反动的人说得越伟大,用共产党现在的宽宏(平反昭雪之类)作为自己的论据,以使自己成为当今唯一的“党史研究专家”,以争取其跟屁虫们跟贴评论,为自己制造学术上的动效应,抬高自己,这就是高华的伎俩;其伎俩再被跟屁虫们利用,作为攻击党和政府的炮弹,组成狼狈为奸的阵容,不能不引起人们的警惕。

第一張王實味的圖是錯的,他留存於世只有一張照片。高華教授在《紅太陽》之後對王實味的思考,參考新書《王實味:延安整風與思想改造》。

引用历史的路人的发言:

明足以察秋毫之末,而不见舆薪,惜哉!哀哉! 痛哉!

用显微镜去看待伟人,以个人情绪好恶去评判历史,结果还能有什么呢? 无非是细菌、尘埃与说不尽的幽怨哀叹

把chairman mao描述成扬坚,把中国革命的成功归因于权术,这绝不仅仅是对中国革命和中华文明的污蔑,这实在是对读者的智商的侮辱。

阮兄70时代生人,至今仍不能摆脱时代的胎迹,令人默然

张口一个伟人,闭口一个革命,我看贵兄才真是“不能摆脱时代的胎迹”!悲哉!

我觉得这事其实不能简单说,对于一个人的行为的评价,不仅要考虑他的动机,更多的是根据造成的结果。延安整风是在1942年开始的,那个时期,百团大战后鬼子在大后方持续大扫荡,1941年皖南事变,蒋介石把枪口也对准中共,局势多紧张可想而知。他来了这么一个《野百合花》,在《解放日报》上发了一通牢骚,不仅搅乱了延安内部舆论,还被蒋介石利用大肆做文章,搞得中共在宣传上非常被动,影响非常恶劣,说不客气的话这是扰乱军心。非常时期扰乱军心,那可是死罪啊。
他是1943被捕,被处决是1947年,当时正值内战,也是战局很紧的时候。他虽然被关也是有吃有喝的,但是他又不好好配合,还提很高的要求,满足不了就闹,最后康生处决了他。我估计也是趁主席不在,先斩后奏了

我要发表看法

«-必填

«-必填,不公开

«-我信任你,不会填写广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