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美术界的现状

作者: 阮一峰

日期: 2008年1月26日

珠峰培训

bg2008012501.jpg

最近,我一连读到两篇访谈。一篇是《吴冠中谈中国美术》,还有一篇是旅美画家左映雪对中国当代艺术的观感

这两篇访谈对中国美术界的现状提出了尖锐的批评。吴冠中先生批评了"官本位"现象,他说管理中国美术的美协和画院,简直就像妓院一样,谁给钱就为谁服务。左映雪先生批评了"钱本位"现象,他说当代中国艺术家,根本没有艺术追求,只关心怎样更多地赚钱。

我本人对艺术一窍不通,也不了解美术界。但是,我非常认同他们的批评,因为现在的中国社会就是他们说的那个样子,"官本位"和"钱本位"就是社会的核心价值,公平正义和人文追求都被丢到垃圾桶里去了。美术界只不过是一个缩影而已。

中国社会真的像妓院一样,人人争相出卖灵魂给魔鬼。到处都是实用主义的心态:灵魂是不值钱的,要它干嘛;或者,反正灵魂是保不住的,那就一定要卖个好价钱。

==================

吴冠中先生访谈摘录

▲ 现在美协机构很庞大,就是一个衙门,养了许多官僚,很多人都跟美术没关系,他们靠国家的钱生存,再拿着这个牌子去抓钱。很多画家千方百计地与美协官员拉关系,进入美协后努力获得一个头衔,把画价炒上去,这种事我见多了。

▲ 你问问那些加入美协的人就知道了,进美协要靠哪些东西----根本不是看作品好坏,这个机构变成诈钱的机构了。

▲ 美协、画院的活动就是搞展览、大赛、评奖。大学扩招成了他们来钱的机会。我每天家里收到的杂志,都是些乱七八糟宣传自己的,这样搞就跟妓院一样了,出钱就给你办。

▲ 现在,画院偶尔给政府完成某个项目,画一些历史画,画家就忘了艺术是什么,就去打工了,出来的产品往往都是垃圾。

▲ 美协、画院每年都搞采风,一大帮人都去采风,大张旗鼓的,电视台、报纸记者跟着,拍几个集体画画的镜头,花好多钱玩一趟。真正的采风不是这样的,你悄悄去民间采风,体验风土人情,了解民生疾苦,是很艰苦的。

▲ 现在掌权者都是办活动的人,很麻烦,他懂一点艺术,可总搞政治。

▲ 权力都在外行手里,他们拿了这个权力瞎搞,不是现实主义的都是洪水猛兽,统统被打倒在地。

▲ 我觉得人事派别之争是主要的,艺术之争是表面的。这些争论、斗争导致了几十年里中国美术实际上没有什么发展和创见,美术成了政治的工具。

▲ 你画得好,市场可以承认你;你画得不好,你可以选择进入体制混一辈子。有的人左右逢源,既在体制内拥有权力,又享受市场的好处。但在这样一个泥沙俱下、垃圾箱式的环境里,艺术家泛滥,空头美术家、流氓美术家很多,好的艺术却出不来了。

▲ 这几年,中国的美术馆、博物馆越建越多,硬件越来越好,但你收藏了很多垃圾,许多东西是走后门凭关系送进去的。现在一些国外美术馆,经常有中国人主动送画,回来就宣传炒作自己。

▲ 我们以为非洲艺术很落后,后来我到非洲一看,他们吸收了很多西方现代艺术,反而比我们现代很多。我们的人为障碍使我们落后了。

==================

左映雪先生访谈摘录

▲ 画家们急功近利,作品充斥着浅薄、媚俗、剽窃和装疯卖傻,艺术批评则充满着不切实际的胡吹乱捧。

▲ 从上海到北京一路走来,那些自以为是的中国当红艺术家们,小人乍富般的表现让我感到极度的沮丧和失望。

▲ 画画对绝大多数中国画家而言已不是精神和心灵的需要,而是谋求名利的敲门砖和装点门面的金字招牌。

▲ 画家们最大的关注就是钱,他们只关心画能否卖出去,能卖什麽价,打探谁的画又卖了多少钱。

▲ 他们不发掘自己内在的东西,并在风格上抄袭他人。

▲ 中国当代艺术名家有鲜明的商业化共性,他们题材相似,趣味相似,画法相似,形象上都相似。

▲ 个别画家的画引起西方注意,拍出好价格,大家就竞相模仿,自己也不断重复。

▲ 那些画充斥着政治符号。他们的画看一张就够了,他们都用漫画风格调侃中国人:卡通化、漫画式、政治化、调侃政治人物、近似於歪曲式的夸张,并自称为后现代。

(完)

一灯学堂

留言(13条)

quote: "中国社会真的像妓院一样,人人争相出卖灵魂给魔鬼。到处都是实用主义的心态:灵魂是不值钱的,要它干嘛;或者,反正灵魂是保不住的,那就一定要卖个好价钱。"

呵呵,这种现象在哪个时代到哪个社会多多少少都有吧。。。不过这样的generalization很危险。。。而且语气听起来有点消极。。。

吴冠中老先生的采访我看了,他的看法和韩寒一样---美协、作协都应该取消。我也这么认为!

吴冠中是中国美术界的脊梁,骄傲。更大的骄傲在于老先生的自我批评的勇气。他的批评在我看来是’狠铁不成刚’的批平。话说的过一点都理解。并不见的都正确。中国媒体就是这样,很高深的关乎民生话题不敢深说,演艺圈又若不起就拿艺术圈来娱乐,时不时放出一老先生乱咬一通,博得没脑子知识范围狭窄又不会独立思考的酒囊饭袋们的话后谈资。
要知道‘妓女"要靠自己的本领赢得‘嫖客’们去嫖。漂亮活好服务好呢的客人就多就有回头客。买卖公平不存在强买强卖。纯市场经济。无疑市场经济是建立一切公证秩序的开始。非常好。
老先生说的‘美协和画院就是一个衙门,养了许多官僚……从中央到地方,养了一大群不下蛋的鸡’我是绝对的支持此观点。细想一下等等不也是些‘不下蛋的鸡’,不单如此还多数买卖信息中饱私囊,不知道作了多少见不得人的勾当。好象每人敢在国内媒体公开讲,比较一下别的行业我绝对为艺术圈有这样甘言的人感到骄傲。


左说的有一定道理,但我基本不那么认为。他雾里看花。他典型的非此即彼。

中国是这样,比如那些有文革话题的卡通化、漫画式、政治化、调侃政治人物、近似於歪曲式的夸张作品。其实这个如果串联一下中国的近代史特别是49年以后的历史就非常清楚。比如文革,这本来是国家应该建一个文革博物馆,但却把这个任务推向了社会。中国人就是缺少反思精神,盲目自大,只愿意做着天朝美梦,不愿意承认自然资源匮乏地大不物博的现实。这些各式各样作品的出现从侧面也说明国家进步了,人民开始有一点自由表达的权利。但毕竟正式场合还是不存在言论自由到处都会有各种的执法违法现象,所以还有各种黄色幽默红色幽默的创造。这是中国人自我解压的一种方式。
另外我也觉得艺术家喜欢钱没什么不好,他们无非直接一点说出来罢了。大家都喜欢钱任何事都用钱去衡量反而可以漫漫建立诚信社会和公正社会。用钱衡量总比用权是巨大进步。
浅薄、媚俗、剽窃和装疯卖傻的做品肯定会随着时间的沉淀沉淀,中国任何的行业都缺少原创精神,卫星导弹电子元件衣服鞋帽到处一样,金融资本更是如此。艺术行业已经是最最具有原创精神的地方了。至少我知道这个行业不管他是否有原创的能力但人人都认为原创为最基本宗旨。

左同志回到中国,‘朵到在长白山脚下的山村和矿井找到了自己的净土’。‘这一次,他在库罗斯画廊共展出六幅油画,希望长白山的僻静村落和年代久远的矿井,能为人们带来不含喧嚣之声的中国画面’我还真从网上看了一下他的画,仅仅是有点技术而已。要知道艺术最重要的在于创新,他这样画跟500年以前有何区别?达利、梵高已经在那儿了。他们不是不能超越的,而是完全可以超越的。但象左同志还在重复前人的老路,是永远也不可能超越的。我们这个时代完全超越了他们的时代。整个世界每天发生如此多的波澜壮阔的事情,中国在进行着‘大约进’似的前进。你了解电脑、科技、手机、ipod,而梵高根本没见过。我们有我们的语言。我们创造我们的语言。左同志没有语言。他视中国巨变如盲文。‘年代久远的矿井’十之八九是小日本侵华的罪证,但我想左同志怕着眼点表现力还停留在最低级‘小资’水平上。还梦想着到东北找到30 年前的中国农村风景去给老外看无‘喧嚣之声’的中国画梦想得到20年前老谋子拿着‘红高粱’给老外的梦罢了。
东北大地,曾经多么富庶的地方,如今工厂倒闭无数工人下岗,全国充斥东北小姐,那长白山下的小煤矿早以无法养育这片土地的生灵,环境污染,资源破坏,一党独裁,无官不贪。全国矿井每年死伤数万。左同志不具备艺术家的多愁善感热情奔放敏锐思想基本性格,我为左同志自己还把‘画’理解成‘考生水平’而悲哀。他连浅薄、媚俗的水平都还不到。‘喧嚣之声’就是中国的当下声音。他竟然把中国当下之声视为否定。他更本不具备艺术家的基本素质。充其量就是一个‘手艺人’而已。可以肯定左同志即使在国外也处在国外主流艺术圈之外。

阮大侠,如果你不了解中国美术界,最好不要去了解,只会徒增
烦恼。没有信仰的时代,这是一个小丑出尽的时代。了解这一点已足够。

说得太好了,一针见血

那么以上各位是否支持一竿而起, 重造中国呢?

现在文艺频道晚间播的 "现代艺术之旅" 感觉挺不错的 :)
(题外话,呵呵)

诸位:

请不要过度悲哀,你们的处境已经很好了!

在新加坡,我们有自封为多元艺术家的,不学无术的文化骗子,成功的把文化垃圾宣传成旷世杰作,这才是悲哀!

所谓多元艺术家,就是什么都骗的骗子,你们肯定没见过。所以不用太悲哀,待看了新加坡的垃圾,你们就会庆幸自已的遭遇,是比上不足,已下有馀!

艺术本是骗术

如果那些画匠为了钱而画,别人看他的作品就会闻到一股铜臭味

那个年代的画家不是穷光蛋?哪个年代的富人是画家了?

在人群中看着同类,出卖肉体与灵魂去换取物质上的享受与精神上的需要,他们告诉我这就是我们的追求,我告诉他我他吗来到这个星球就玩这个?他们又反问我不玩这个玩啥?我想想也确实如此

我要发表看法

«-必填

«-必填,不公开

«-我信任你,不会填写广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