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G副总裁的辞职信

作者: 阮一峰

日期: 2009年4月 9日

上个月,AIG保险公司干了一件犯众怒的事。

该公司在接受了政府1800亿美元的援助之后,居然要向高管支付4.5亿美元的奖金。一时间,美国舆论哗然,奥巴马总统发誓要阻止这件事,国会通过特别法案,要征收90%的奖金税。

但是,就是在这样的一种氛围之中,《纽约时报》刊登了一封AIG高管的辞职信(实际上是抗议信)。这封信引起了巨大的争论,在中国我看到不少人说这封信写得好,这不禁让我想来评论一番。

为了避免产生先入为主的印象,请先看这封信,再看我在信后的评论。中译是由一个台湾朋友翻译的(此链接被屏蔽),我根据大陆的语言习惯做了少量的修改。

==================

再见,AIG

【简介】

以下的这封信是2009年3月24日发出的,发信人是AIG集团金融产品部的副总裁Jake DeSantis,收信人是Edward M. Liddy,AIG的CEO。

原载:2009年3月25日《纽约时报》

译者:(台湾)George Lee

【正文】

DEAR Mr. Liddy,

亲爱的 Mr. Liddy,

It is with deep regret that I submit my notice of resignation from A.I.G. Financial Products. I hope you take the time to read this entire letter. Before describing the details of my decision, I want to offer some context:

我很遗憾地在此递交辞呈。我决定从"AIG 金融产品部"(译者注:后文简称AIG-FP)离职。我希望您能抽出一些时间,将整封信看完。在我详细叙述辞职的理由之前,请允许我说一些心里话:

I am proud of everything I have done for the commodity and equity divisions of A.I.G.-F.P. I was in no way involved in -- or responsible for -- the credit default swap transactions that have hamstrung A.I.G. Nor were more than a handful of the 400 current employees of A.I.G.-F.P. Most of those responsible have left the company and have conspicuously escaped the public outrage.

我对于自己在 AIG-FP 的商品与权益部门所做的一切,感到自豪。导致AIG大幅亏损的 CDS 交易,我没有以任何形式参与,或是应该对此负责。现在 AIG-FP 的400多位员工中,和此事有关的人员屈指可数。大部分应该负责的人都早已离职,而且显然躲过了如今外界公众的咆哮。

After 12 months of hard work dismantling the company -- during which A.I.G. reassured us many times we would be rewarded in March 2009 -- we in the financial products unit have been betrayed by A.I.G. and are being unfairly persecuted by elected officials. In response to this, I will now leave the company and donate my entire post-tax retention payment to those suffering from the global economic downturn. My intent is to keep none of the money myself.

经过了12个月的辛勤工作----其间公司多次跟我们保证,我们将在2009年3月获得年终奖----现在,我们这些 AIG-FP 部门的员工,感觉自己被公司出卖了,而且还遭受到政府和国会的不公平对待。作为对此的回应,我准备离开公司,并且把我得到的税后奖金,全数捐献给因为这次金融风暴受害的人。对于这笔钱,我一分钱都不留。

I take this action after 11 years of dedicated, honorable service to A.I.G. I can no longer effectively perform my duties in this dysfunctional environment, nor am I being paid to do so. Like you, I was asked to work for an annual salary of $1, and I agreed out of a sense of duty to the company and to the public officials who have come to its aid. Having now been let down by both, I can no longer justify spending 10, 12, 14 hours a day away from my family for the benefit of those who have let me down.

在做出这个决定前,我已经为公司奉献了11年高质量的服务。但是如今我没有办法在这种不正常的环境下继续善尽我的职责,而且公司也不再为此付我薪水了。和你一样,我也被要求以年薪1美元的代价工作,而且我也同意了,因为我认为我不只对公司有责任,而且也对提供援助的政府有责任。但是现在两者都让我失望了,我没有办法再每天花上10个、12个、甚至 14个小时,不陪伴家人,却为了让我失望的人的利益继续工作。

You and I have never met or spoken to each other, so I'd like to tell you about myself. I was raised by schoolteachers working multiple jobs in a world of closing steel mills. My hard work earned me acceptance to M.I.T., and the institute's generous financial aid enabled me to attend. I had fulfilled my American dream.

你和我从来没有单独见面或交谈过,所以我想和你谈谈我自己的一些背景。我的父母都是学校教师,我是在钢铁厂里长大的,那些厂如今都倒闭了。我努力学习,被麻省理工学院录取,靠奖学金读完了大学。我在自己身上实现了美国梦。

I started at this company in 1998 as an equity trader, became the head of equity and commodity trading and, a couple of years before A.I.G.'s meltdown last September, was named the head of business development for commodities. Over this period the equity and commodity units were consistently profitable -- in most years generating net profits of well over $100 million. Most recently, during the dismantling of A.I.G.-F.P., I was an integral player in the pending sale of its well-regarded commodity index business to UBS. As you know, business unit sales like this are crucial to A.I.G.'s effort to repay the American taxpayer.

1998年,我作为一个债券交易员,加入了AIG。随后,成为了商品和权益交易部门的主管。在危机发生的的数年前,被提升为商品部门的业务开发主管。在这段时间内,我的部门持续盈利,大部分的年头都能获利超过1亿美金。最近,在 AIG-FP 解体的过程中,我也是主要负责把声誉良好的商品指数部门卖给瑞士银行的人。如你所知,类似这样把业务单位卖掉的交易,对于AIG的生存、以及将来偿还美国纳税人的援助,是非常必要的。

The profitability of the businesses with which I was associated clearly supported my compensation. I never received any pay resulting from the credit default swaps that are now losing so much money. I did, however, like many others here, lose a significant portion of my life savings in the form of deferred compensation invested in the capital of A.I.G.-F.P. because of those losses. In this way I have personally suffered from this controversial activity -- directly as well as indirectly with the rest of the taxpayers.

显而易见,我的薪资报酬主要来自于我们部门的高盈利。我从来没有从现在导致公司巨额亏损的 CDS 交易中领过1分钱。而且,我和许多 AIG-FP 部门的同事一样,在这些亏损的 CDS 交易中,损失了不少毕生积蓄,因为我们都把推迟支付的工资,投资在 AIG-FP中。如同广大的美国纳税人一样,我们从未从CDS交易中获利,却深受其害。

I have the utmost respect for the civic duty that you are now performing at A.I.G. You are as blameless for these credit default swap losses as I am. You answered your country's call and you are taking a tremendous beating for it.

我对你目前在AIG的角色,抱着崇高的敬意。因为在CDS交易上,你和我一样无辜,而且在国家需要你的时候,你勇敢地站出来响应政府的号召,但是现在却因此而饱受抨击。

But you also are aware that most of the employees of your financial products unit had nothing to do with the large losses. And I am disappointed and frustrated over your lack of support for us. I and many others in the unit feel betrayed that you failed to stand up for us in the face of untrue and unfair accusations from certain members of Congress last Wednesday and from the press over our retention payments, and that you didn't defend us against the baseless and reckless comments made by the attorneys general of New York and Connecticut.

你也相当清楚,这个部门内大部分的员工都和这些巨额亏损毫无关联。你没有站在我们一边,让我感到相当失望。上周三,你面对国会议员和媒体关于我们年终奖的不实指控、以及后来纽约检察官发表一些无事实根据的评论的时候,却没有办法挺身而出为我们辩解。我们AIG-FP部门的同仁深深感觉自己被背叛了。

My guess is that in October, when you learned of these retention contracts, you realized that the employees of the financial products unit needed some incentive to stay and that the contracts, being both ethical and useful, should be left to stand. That's probably why A.I.G. management assured us on three occasions during that month that the company would "live up to its commitment" to honor the contract guarantees.

去年10月,当你知道这个年终奖的发放计划时,我猜想,你认为AIG-FP部门的人员需要一些诱因才能够留下来。而且,这个年终奖,既合乎道义又有实际效果,应该得到执行。这大概就是公司在那个月里,先后三次跟我们保证会履行诺言,发放年终奖的原因。

That may be why you decided to accelerate by three months more than a quarter of the amounts due under the contracts. That action signified to us your support, and was hardly something that one would do if he truly found the contracts "distasteful."

这大概也是你决定让这些年终奖提早3个月发放的原因。这个决定让我们感受到你对我们的支持,这一点都不像一个真心认为这些合约"难以接受"的人会做的事情。(译按:AIG CEO 在被炮轰的时候,曾经这样形容这些年终奖合约。)

That may also be why you authorized the balance of the payments on March 13.

最后,这大概也是你在3月13日最终授权支付这些年终奖的原因。

At no time during the past six months that you have been leading A.I.G. did you ask us to revise, renegotiate or break these contracts -- until several hours before your appearance last week before Congress.

在过去6个月你领导AIG的期间,你从没有要求我们修改、重谈、或是放弃这笔年终奖,直到你出席国会听证会的数小时前。

I think your initial decision to honor the contracts was both ethical and financially astute, but it seems to have been politically unwise. It's now apparent that you either misunderstood the agreements that you had made -- tacit or otherwise -- with the Federal Reserve, the Treasury, various members of Congress and Attorney General Andrew Cuomo of New York, or were not strong enough to withstand the shifting political winds.

我想你刚开始的想法是,既然这些年终奖原则上没错、在财务上也说得过去,那么应该给予尊重。但是这个做法现在看来在政治上不讨好。那么显然,你要么是误解了同联储、纽约州检察官、国会议员、财政部之间的成文或不成文的协议,要么就是不够坚定,无法抵挡这些政治压力。

You've now asked the current employees of A.I.G.-F.P. to repay these earnings. As you can imagine, there has been a tremendous amount of serious thought and heated discussion about how we should respond to this breach of trust.

现在,你要求 AIG-FP 部门的同仁缴回这些他们应得的年终奖。你可以想像,我们对你破坏了大家对公司的信任是多么怒火中烧,怨声载道。

As most of us have done nothing wrong, guilt is not a motivation to surrender our earnings. We have worked 12 long months under these contracts and now deserve to be paid as promised. None of us should be cheated of our payments any more than a plumber should be cheated after he has fixed the pipes but a careless electrician causes a fire that burns down the house.

既然我们大部分员工都是无辜的,罪恶感当然不是让我们缴回年终奖的动机。我们勤奋工作了12个月,现在理应按照合同被支付薪酬。这就好像一个水管工修好了水管以后,一个粗心的电匠却把房子烧毁了,水管工不应该被责怪一样,我们这些员工也是无辜的。

Many of the employees have, in the past six months, turned down job offers from more stable employers, based on A.I.G.'s assurances that the contracts would be honored. They are now angry about having been misled by A.I.G.'s promises and are not inclined to return the money as a favor to you.

过去六个月当中,许多部门内的同仁,因为这份年终奖的缘故,拒绝了许多比 AIG 更稳定的工作机会。 AIG高层一直不断保证,这笔年终奖会如期支付。同仁们现在因为被骗,而感到非常愤怒,不愿意为了帮你的忙就把奖金缴回公司。

The only real motivation that anyone at A.I.G.-F.P. now has is fear. Mr. Cuomo has threatened to "name and shame," and his counterpart in Connecticut, Richard Blumenthal, has made similar threats -- even though attorneys general are supposed to stand for due process, to conduct trials in courts and not the press.

现在唯一让他们缴回奖金的动机其实只有恐惧。检察官已经放话,威胁要公布所有得到奖金的"可耻的人的姓名"。可是,检察官的正确做法,理应是在法庭上处理案件,而不是诉诸媒体。

So what am I to do? There's no easy answer. I know that because of hard work I have benefited more than most during the economic boom and have saved enough that my family is unlikely to suffer devastating losses during the current bust. Some might argue that members of my profession have been overpaid, and I wouldn't disagree.

所以,我该怎么办?这不是轻松的决定。我知道,在此前经济繁荣的时候,由于我的辛勤工作,我的生活要比大多数人过得优渥,我也仍然有足够的储蓄让我的家人不至于在这次风暴中受到毁灭性的打击。有些人可能会批评我们这行业的人报酬过高,我对此没有异议。

That is why I have decided to donate 100 percent of the effective after-tax proceeds of my retention payment directly to organizations that are helping people who are suffering from the global downturn. This is not a tax-deduction gimmick; I simply believe that I at least deserve to dictate how my earnings are spent, and do not want to see them disappear back into the obscurity of A.I.G.'s or the federal government's budget. Our earnings have caused such a distraction for so many from the more pressing issues our country faces, and I would like to see my share of it benefit those truly in need.

这就是我决定把税后奖金100%地捐出来、帮助受到金融风暴打击的人的原因。这不是什么避税花招;我只是希望,我最低限度能够对自己的红利奖金应该怎么使用做主,而不是听任这些钱消失在AIG 复杂的帐务中,或是消失在政府预算中。我们的年终奖吸引了太多大众的注意力,让大家没办法把目光放在需要帮助的人身上。我希望能够尽点力量,帮到那些真正需要帮助的人。

On March 16 I received a payment from A.I.G. amounting to $742,006.40, after taxes. In light of the uncertainty over the ultimate taxation and legal status of this payment, the actual amount I donate may be less -- in fact, it may end up being far less if the recent House bill raising the tax on the retention payments to 90 percent stands. Once all the money is donated, you will immediately receive a list of all recipients.

3月16日,我收到了公司支付的税后年终奖,总计$742,006.40。因为目前相关税务和法规还不确定,所以我实际捐赠的金额可能会小于这个数字。事实上,很可能是远小于,如果国会现在关于这笔奖金的90%惩罚性税法通过的话。总之,当我把这笔钱尽数捐出以后,你会立刻收到收款对象和捐款明细。

This choice is right for me. I wish others at A.I.G.-F.P. luck finding peace with their difficult decision, and only hope their judgment is not clouded by fear.

这个决定对我来说是对的。我祝其它AIG-FP的同仁好运,希望他们能够心情平和地在这个困难的处境下做出决定,但愿他们不要被恐惧的阴影围绕。

Mr. Liddy, I wish you success in your commitment to return the money extended by the American government, and luck with the continued unwinding of the company's diverse businesses -- especially those remaining credit default swaps. I'll continue over the short term to help make sure no balls are dropped, but after what's happened this past week I can't remain much longer -- there is too much bad blood. I'm not sure how you will greet my resignation, but at least Attorney General Blumenthal should be relieved that I'll leave under my own power and will not need to be "shoved out the door."

Liddy先生,我也祝你好运,祝你能够实践把红利退回给政府的承诺,也祝你能够继续把AIG整顿好,尤其是那些不好处理的 CDS 交易。短期内,我会继续帮忙确保没有什么问题发生,但是在这周发生的事情以后,我没办法再留下来很长时间了,因为有太多嫌隙和不信任。我不知道你将如何看待我的离职信,但是我想纽约检察官应该会感到欣慰,因为我是自愿离职的,而不是如他所威胁的让他"扫地出门"。

Sincerely,

Jake DeSantis 敬上

==================

【我的评论】

首先,我必须承认,Jake DeSantis先生非常聪明,写了一封看似非常有力、能够博取同情的抗议信。当然,这不奇怪,搞金融投机的人总是很聪明的,要不然他们怎么能拿到"远比大多数人优渥"的薪水呢?要是他们不聪明,又怎么能把整个国家拖入泥潭、让我们所有人跟着一起受罪呢?

但是,我就不明白了,如果DeSantis先生真的那么聪明,他为什么就看不出一个简单的事实呢?那就是,他拿到的年终奖,不是AIG的钱,而是政府的钱。如果不是美国政府援助,6个月前AIG就已经破产了,他一分钱都拿不到,早早就失业了。换句话说,他口口声声遭到背叛的"年终奖合同"其实早不存在了,如果知道自己的钱会被用来支付奖金,纳税人还会同意援助吗?纳税人凭什么向他提供742,006.40美元的年终奖呢?奖励他把整个国家搞垮了?......所以我觉得,他用到了"背叛"这个词,实在太可笑了。我不确定,他到底是不够睿智呢,还是故意混淆视听。

DeSantis先生声称自己从未介入那些导致亏损的交易,所以对公司的困境毫无责任,不应该被惩罚。那么我要问,那些因为金融风暴失去工作或住房、对未来感到绝望、不知道明天在哪里的贫苦人们,又有什么责任呢?他们做错了什么,要受这样的惩罚?难道是他们要对金融风暴负责吗?

DeSantis先生还强调,自己是一个具有爱心的人士,响应政府的号召,愿意接受1美元的年薪,并且还要把年终奖全部捐给金融风暴的受害者。真是太感人了,但是我仔细一看,怎么就不是那么一回事呢。首先,他真正的报酬除了1美元之外,还有742,006.40美元的奖金。原来在他看来,奖金不是报酬。其次,他真正捐的钱比这个数额少得多,因为国会准备征收90%的奖金税,他真正能捐的最多只有十分之一的钱,何况还有检察官威胁要公布姓名,那么捐款简直是保护自己利益的最佳策略了。

总之,我觉得太不可思议了,在明摆着的事实面前,DeSantis先生居然能够写出这样义正词严、振振有词的抗议信,还向《纽约时报》投稿。他是不是太狂妄自大了?或者因为没有拿到742,006.40美元的奖金而懊恼不已,昏了头,把世人都当作傻瓜了?

不错,DeSantis先生可以声称自己也是金融危机的受害者,但是让他愤愤不平的遭遇,同其他人相比,简直就不值一提。他确实是一个受害者,不过,是一个比其他受害者舒服得多的受害者。

《奖金税法案》的提出者之一、来自佛罗里达州的民主党议员艾伦·格雷森有一句话,可以送给DeSantis先生自省:"任何人都无权利用纳税人的钱致富。任何人都不应从严重的错误中致富。"

最后,我还有一些话想说。我觉得,就是因为有这样私欲膨胀、贪得无厌、将个人利益置于社会公共利益之上、并且因此获得高薪奖赏的金融从业者和这样的一个行业,我们这个社会才像现在这么糟糕。金融证券业是一个鼓励投机、奖励贪婪的行业,人人都在不顾一切地追求利润,动用所有社会资源为私利服务。当经济繁荣时,投机的暴利被少数人攫取,而一旦经济发生危机,他们种下的恶果就要由整个社会来承担,尤其是主要由社会中的弱势群体来承担。这是不公平的,也是有害的。有句话说"危机毁灭了一切,但也创造了一切",我对这次金融危机的期望就是,它至少可以改变一些事情,不要危机结束以后,一切又回到原来的样子。

(完)

珠峰培训

stuQ

留言(82条)

刚看了"郎咸平:美国为何只救助金融行业 不救制造业", 事情的确很严重啊

我对AIG不了解,不知道这个机构是如何运作的,只能泛泛谈些不同意见,供阮兄参考:

如果AIG业务很多的话,通过CDS,CDO这种运作的部门是有可能和这位副总裁负责的业务完全无关的,他确实付出了辛勤工作,而这种辛勤工作本身是应该得到回报的,如果只是因为他在AIG的身份让他无法获得奖金,这是不合理的。

举个不恰当的例子,安然事件中安达信倒闭,安达信的咨询业务也得更名为埃森哲继续运作,如果因为安达信倒闭,牵连到埃森哲的业务,不能为埃森哲员工发放工资奖金的话,这显然也是不公平的。

我同意阮兄说的“纳税人的钱不是用来致富的”,但我觉得,你将它们说成“私欲膨胀、贪得无厌”是有点过了,在奖金事件中,经常听到的是:如果不发这笔钱,我们留不住最好的人才。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才在这次奖金事件中流失,我想说得是,如果AIG在未来若干年都无法咸鱼翻身有盈利的话,公众的道德指控,是不是让这些员工,永远无法拿到奖金?

如果那样,想想这些员工会怎么做,我想肯定有部分人会想:倒就倒吧,咱是人才,换个地方照样做,还有奖金拿。可是AIG能倒吗?既然不能倒,用什么留人才?

即使AIG倒闭后,受损失最大的不是这些员工,因为瘦死的骆驼还是比马大。公众的道德指控,最终砸得是自己的脚。

当然,我的上述推断只是基于,这位VP的业务和AIG带来的麻烦业务毫不相关,不知道AIG具体是怎么设置业务划分的。

阮兄,您觉得这个平衡点怎么掌握?

在危难中愿意支撑危局的人,今后应享受到更多的好处。这是大多数人相信的道理。
至于这个享受在什么时机值得商榷,或许AIG可以许诺,支撑危局的人退休时可以收获一大笔,但实际效果有多大的不同?AIG还是靠纳税人的钱站起来的,拿这笔钱最终还是要承担道德风险,尤其在一个敏感时机披露的话;并且在当前这种道德压迫下,公司毁诺,难道遥远的未来就值得相信?
这场危机涉及政治,政治的含义就是尽量达成妥协,世上没有绝对的道德,只有各种方案的选择和争论。

如果说在那家公司工作过就是罪人,就要苦行赎罪的话,人也就跑光了,公司也就倒闭了。纳税人的损失更多。政府出钱救助它,是为了不让它倒闭,而不是囚禁它的员工去服苦役。
在这个问题上,过失最大的应该是CEO,一开始承诺员工(可能是个过高的承诺),然后又撕毁承诺,并不能给出诚恳可信的解释。
此前,既然公司有罪,对问题部门有管理职责和执行职责的高管自然就有罪,但罪不及其他。以“出身”来搞连坐,和文革何异?
既然此地萧条恶劣,有能耐的人一走了之便是,公司很快倒闭,看看谁更倒霉——是跳槽的人才,还是美国的纳税人。
人总是容易大骂比自己经济/名望层级更高的人,站着说话不腰痛。但是,你又要求人家怎么做呢?拿和你一样(甚至更低)的工资,夹着尾巴做人,可能大多数人就满意了,今天把高管踩在脚下了。

我跟博主的看法和判断完全一致,我看完除了嘲笑,丝毫不感动,我不可能感动,因为这种事儿在国内这我见多了,就是咱们这里的“饭碗论”、“家里上有老下有小”这类的说辞,这就是他所有文字后面想表达的本质。
估计是演戏演多了,自己都信了。

补充一点,这个副总不值得同情,就目前的文字来看,他倒也不应该被问罪。就好比贩毒集团里面的会计一样,前提是他的确没有参与过。

看了您的文章“通货膨胀将持续十年”,觉得很精辟,我对经济不太懂,想问问09年货款买房合算吗?

AIG在经济泡沫时期为所谓高风险实际上很安全的业务做保险业务.
于是在风险变成灾难的时候他们根本就跑不掉,
只能一而再再而三地将国家支付的援助都填进他们之前所做的错误业务选择的无底洞中.
他们不承担自己的责任反而责怪金融危机.
而金融危机,在偶个人看来,他们应该承担绝大部分的责任,
没有他们的炒作和操控,实体经济哪有那么快就坍塌下来.

信中的 水管匠,和电工 的例子用得好.

房子被烧了,不应指责水管匠.

坏事是其他人干的,他只是拿自己的薪水有什么错?

建设一个世界很不容易,毁坏它却很容易。人人都有自己的权利,每个人的权利都应该获得尊重。每个人都应该有说话的权利,每个人也应有用脚投票的权利。

以前看过许小年关于金融危机的视频(CCTV),看完之后感触最深的是金融危机是不可避免的。

他的大意为这个世界是不完美的,没有完美的制度,只有贪婪的人类,金融危机迟早是会发生的。历史上的历次金融危机就说明了这点。

看完你写的文章后,我终于明白他为什么能上cctv了。

怎么说呢,如果拿1美元的工资,年终发奖金是应该的。要不然,一年让他白干嘛,但是究竟发多少,可能要调查一下了。据我理解,金融行业是不是工资少,奖金多的格局,和一般人的工资多,奖金少的状况相反。因此,一般人理解AIG的奖金为发了工资之后的奖励,其实不是,只是奖金包含了工资的一部分在里面。这位副总裁捐出去了所有奖金,那么他这一年就相当于白干了。

说来说去也就是个政治正确而已。

一事归一事,假如说合同明确了要给奖金,那就按照合同做,如果合同的法律效应也可以只是因为公众看法而随意修正,那合同根本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基本同意,但我觉得阮兄的指责似乎过于严厉了。
他并没有为自己在这场金融危机中的责任狡辩,只是像一个讨薪不成的农民工一样,希望有个体面的离开(虽然钱来自政府,但他也要生存。更何况或许还“拒绝了许多比 AIG 更稳定的工作机会”。有点愤懑也是在所难免),于是就写了这封别有目的的信。

不是学经济的,不是很了解。我感觉这位高管不会讨得什么同情,也不至于像阮兄说的这么严重吧。
一个小孩,父母许诺说我给你买个车,结果负债,跟别人说是自己工作的关系需要钱,把钱要给孩子买车,别人死活不同意(谁也不会同意),结果父母不给买了,孩子委屈哭了几声,说是父母给自己的许诺,我没有任何的错,为什么不给我买车呢,,哇哇大哭。就是个孩子呗

引用张明明的发言:

看了您的文章“通货膨胀将持续十年”,觉得很精辟,我对经济不太懂,想问问09年货款买房合算吗?

爆发金融危机后,那篇文章完全不准了。从通货膨胀一下子变成了通货紧缩。

原则是,通货紧缩时期不应该新增负债。所以,我建议你再观望一阵,等到经济复苏后在开始买房。

引用汉生的发言:
他确实付出了辛勤工作,而这种辛勤工作本身是应该得到回报的,如果只是因为他在AIG的身份让他无法获得奖金,这是不合理的。

我并没有说1美元的报酬是合理的。我只是在问,他难道觉得纳税人应该给他发72万美元的奖金吗?72万美元是太多了,还是太少了?他是不是觉得拿了72万美元,是很大的亏待呢?

引用汉生的发言:
即使AIG倒闭后,受损失最大的不是这些员工,因为瘦死的骆驼还是比马大。公众的道德指控,最终砸得是自己的脚。

你真的觉得AIG会倒闭吗?我的看法是,AIG的核心业务非常有竞争力,只要不碰那些黑洞似的金融交易,只靠人寿保险业务,完全可以活得好好的。

说实话,让金融投机分子离开公司,公众和AIG不会真正受损,只会受益。

引用纯银的发言:

既然此地萧条恶劣,有能耐的人一走了之便是,公司很快倒闭,看看谁更倒霉——是跳槽的人才,还是美国的纳税人。

我的看法同你相反,你觉得这些人之所以获得高报酬,是因为他们有独特的才华?还是因为金融市场不完全竞争、信息不对称导致的?

我觉得,离开谁,地球都照样转动。让那些“人才”离开AIG吧,纳税人不会受损的。他不想干,会有其他人想干。君不见想投身金融、将毕生精力奉献给投机事业者,大有人在。

引用Ruan YiFeng的发言:
我的看法同你相反,你觉得这些人之所以获得高报酬,是因为他们有独特的才华?还是因为金融市场不完全竞争、信息不对称导致的?

他们到底是不是人才,有没有独到的价值,这个问题我就难以证明了。而70几万美金是否太多,恐怕是太多的,但这也是CEO定的,没看出来他去强取的迹象。因此不必就这个数字来否定他的行为。

什么叫“他拿到的年终奖,不是AIG的钱,而是政府的钱”?这钱AIG不能自由支配吗?以你这个逻辑,今后可以不可以说“他拿到的年终奖,不是AIG的钱,是AIG的银行贷款,所以同样不能支付”,从而得出结论:一个资本主义社会里,员工的薪资支付与否不以合同为准,而以公司有能力支付的资金来源为准。员工有这个义务吗?
最后更荒谬的是你指责金融证券业追逐利润和追求私利,辛苦你帮我找找,有不追逐这两样东西的资本主义企业吗?

AIG与员工有约,后来毁约了。Jake针对的就是这件事。至于“他拿到的钱不是AIG的钱而是政府的钱”,这笔钱是政府提供给AIG让后者使用到任何可以自我挽救的地方。而此时践约支付曾经向员工许诺下的酬劳,就是自救的方式之一。

感觉阮一峰的火气比较大了

如果他就是那个水管工,有什么理由不让他得到自己的报酬呢?如果不能证明这个水管工对房子被毁有责任,又有什么理由不给他报酬呢?

到底70多万美金的这个报酬有多高,是否搞得令人生厌,其实也不好说。这个网页(http://www.careertoolkits.com/engineering/average-engineer-salary.html)看到2002年美国工程师平均年薪6.5万,其实这个副总裁的年收入也就是工程师的10几倍。拿上百万年薪的人在美国也为数不少啊!

话说回来,就算70多万美金的确高的令人生厌,那么这是不是一个不履行合同的理由呢?

水管工跟房子被毁的业主索要工钱,而且这个工钱当初定得还比较高,那么水管工的确让人生厌。但是,我们应该肯定水管工索要工钱的权利,尽管这是个富有的水管工!

看完你的没逻辑没道理的评论,只觉得你整个的批评都出于这样想法:凭什么在大家都受罪的艰苦时期,你要拿那么高的奖金。
我不能接受这样的想法,就像是要让我放弃自己的年终奖金去安慰受苦的美国人民一样。我无法接受。因为与我无关。
而你在这里说,就算与你无关又怎样?那些美国老百姓也没做错什么,凭什么他们要受惩罚?
也许确实如果没有政府的救助金,AIG已经垮了。但这样的情况下DeSantis 就可以早点换别的工作,而不是在这里白白辛苦一年到最后来落得千夫指。就算他没有换别的工作,他也可以在家陪着家人开心,而不是白白辛苦一年到最后来落得千夫指。
DeSantis的信很明显就是在指责CEO的背叛而已。我不明白为什么你不能理解,难道是你自己在没有任何信任没有任何诚信的环境里呆久了,已经完全忘记诚信代表着什么了?

至于你说742,006的奖金过高,这笔钱到底是不是过高,到底是不是物有所值,是如何界定的?
这样假设好了。如果他们的工作其实只值300K,根据之前的合约他们却可以拿700K。那CEO为什么不跟他们重新谈判,跟他们说,兄弟们呀一起形势好大家多多分红,现在状况糟糕,大家都做点牺牲吧,拿500K怎么样?
你觉得员工会拒绝吗?就算不考虑道义,人家多半也不会拒绝,毕竟还是能多赚200K。那为什么CEO不去跟他们重新谈合约,而是几次三番的保证他们一定能拿到这笔钱,而且还提前发放呢?
那如果员工拒绝500K的提议,那说明什么呢?只能说明人家在别处可以拿到更多的。也许你会很愤愤不平,你眼中的对社会没什么贡献的人为什么能拿那么多。可问题这不是你说了算的,价钱是市场说了算的。

我觉得每个人都应该承担自己的责任,同时收到回报。 如果整件事和这位副总没有关系,那么谁能要求他来承担不属于他的责任呢,拿走他的回报呢?

要求没错的人受罚,还不许他抱怨,这就是目前的政治正确么?

“他拿到的年终奖,不是AIG的钱,而是政府的钱。”

嗯,胡core拿的不管什么钱,不是政府的钱,而是中国纳税人的钱,按你这个逻辑,他想拿这个钱来给自己的孙女买台奔驰,要全民投票通过才行?毕竟中国还有那么多人连个奔驰的轮胎都买不起?

文章最后的义正辞严更是令人齿冷,嘲笑人家故作姿态,你自己又好到哪里去?还痛斥别人“将个人利益置于社会公共利益之上”,有趣,不然呢?要反过来么?牺牲小我成就大我?你可以指责金融监管机制的不健全,或者更积极一点,提出某种哪怕是理想化的建议来也行,就算没人会采纳,好歹也被这样打嘴炮强一点。

我是不同意阮兄的看法的,政府把钱给了AIG,AIG就有权利支配,否则就不要把钱给AIG,让AIG倒闭不是更好。如果这样下去,AIG还怎么经营,今天发奖金不行,后天投资一个业务,大伙在发一顿牢骚,还投资不投资了。这种企业管理的事情还是要交给企业家去做。
我认为这个副总没错,不论他做过什么,是否导致了AIG的亏损,如果有合同规定给他发奖金,那就要发,否则签合同干什么。至于你说的没有政府的钱,AIG早就垮台了,事实上我认为如果AIG倒闭了,这位副总找到的新工作不会比现在差。你还不要不服气,这个社会就是这样,做总裁的上哪里都做总裁。倒霉的不过是底层的员工而已

我觉得你的火气有点大了,不知道为什么,呵呵

引用特情人员的发言:

我是不同意阮兄的看法的,政府把钱给了AIG,AIG就有权利支配,否则就不要把钱给AIG,让AIG倒闭不是更好。如果这样下去,AIG还怎么经营,今天发奖金不行,后天投资一个业务,大伙在发一顿牢骚,还投资不投资了。这种企业管理的事情还是要交给企业家去做。


没错。AIG无论“将要”破产到什么程度,只要这一点还没有成为事实,就没有改变合同效力。政府的钱既然给了AIG,那么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AIG是可以随意支配这笔财产的(美国人在这一点上也是很明白的,“制裁”的方法采取的就是建立新法),而作为员工,是有权为自己的工作取得报酬的。实际上我想这笔资金是保持公司人力结构健全的一个重要手段,我们没有理由要求每一个员工都有仁慈的大爱,在金融危机中不顾自身利益一心为民,更何况是对那些确实没有致力引发此次金融危机的人——如果这一点是事实的话。AIG垂死挣扎了这么久,对内对外都是欠债累累,两头的偿还都同样重要,“AIG-FP部门的人员需要一些诱因才能够留下来”。我们希望政府花那么多纳税人的钱,救起来的是一个能够迅速恢复健康的公司,而不是一个人才流失,人心涣散的依然半死不活的公司。

我不认为在金融领域工作的人较其他行业的人优等,应该得到更多的回报。目前的危机就是这些与钱打交道的人们出了状况,波及全社会。当他们把经济概念与数字玩弄于股掌之上,向政府、寡头、大众兜售着美丽钱景时,他们与蛊惑二字的距离有多远?
与雷曼兄弟相比,Jake DeSantis是幸运的,因为AIG不可以倒,因为大家不敢想象它倒了以后的世界是什么样的。所以,做坏事也要做得足够大,投鼠忌器的结果就是安然无恙。
目前的状况早已不是惩恶除害就可以解决问题了,而是所有的人在一条破船上。这也是G20的原因。必须有人补船,有人摇橹,有人添柴,。。。大家共渡难关。所以,自己没有参与XX事情,不能成为任何人不承担责任的借口。
至于Jake DeSantis说自己因为承诺的奖金没有跳槽,那他是幸运的,而AIG是不幸的。它只能通过钱来留住这些人,而没有任何责任和义务。这让我想起一个词:豢养。
美国民众也是在万般为难下通过的救助作恶的金融业。至于AIG用它来做什么,大家无权干涉。但如果没有监督,谁保证金融界不会把他们习惯做的事情再来一遍。
当一个社会金融业的人比实体经济的人待遇高出10倍百倍时,它临经济危机很近了。就像昨天,今天,,,明天呢?

呵呵,阮老弟逻辑有点混乱了。

回应你说的正确的部分:
1. 政府援助款不应当作为“奖金”发放,毕竟“奖”金是赚了钱才奖么。不过政府自己更应该收到职责,发放援助款时咋就不明确应用范围。

回应你说的不正确的部分:
1. 这个高管不是亏损部门的,他就不应该受到道德谴责。
2. 他是受害程度低的受害人,也是受害人。被一个人强奸是强奸,被十个人强奸也是强奸,性质不会应程度不同就改变。
3. 你把他称为私欲膨胀、贪得无厌、将个人利益置于社会公共利益之上,这个就胡扯了吧?

支持公义是对的,但是也要有的放矢,不要夸大其辞。

引用Taknana的发言:
看完你的没逻辑没道理的评论,只觉得你整个的批评都出于这样想法:凭什么在大家都受罪的艰苦时期,你要拿那么高的奖金。我不能接受这样的想法,就像是要让我放弃自己的年终奖金去安慰受苦的美国人民一样。我无法接受。因为与我无关。而你在这里说,就算与你无关又怎样?那些美国老百姓也没做错什么,凭什么他们要受惩罚?也许确实如果没有政府的救助金,AIG已经垮了。但这样的情况下DeSantis 就可以早点换别的工作,而不是在这里白白辛苦一年到最后来落得千夫指。就算他没有换别的工作,他也可以在家陪着家人开心,而不是白白辛苦一年到最后来落得千夫指。DeSantis的信很明显就是在指责CEO的背叛而已。我不明白为什么你不能理解,难道是你自己在没有任何信任没有任何诚信的环境里呆久了,已经完全忘记诚信代表着什么了?
你完全曲解了阮先生的意思,你的思想深度还不及阮先生的一半!

顶你!牛人!

引用吃冰的发言:
什么叫“他拿到的年终奖,不是AIG的钱,而是政府的钱”?这钱AIG不能自由支配吗?以你这个逻辑,今后可以不可以说“他拿到的年终奖,不是AIG的钱,是AIG的银行贷款,所以同样不能支付”,从而得出结论:一个资本主义社会里,员工的薪资支付与否不以合同为准,而以公司有能力支付的资金来源为准。员工有这个义务吗?最后更荒谬的是你指责金融证券业追逐利润和追求私利,辛苦你帮我找找,有不追逐这两样东西的资本主义企业吗?
我不是很赞同阮兄的评论,而支持冰的发言。

现在AIG发奖金,就好比咱中国人当老板,做生意倒闭了,但还是把预先的承诺兑现。对老板来说,就是亏的更多,欠的债更多,哪怕是找人借钱来兑现这个承诺,这在情理之中。至于这员工要不要这笔钱,那是另外一回事了。

契约社会就是应该这样。Jake DeSantis与AIG之间好比是建立了一个期权合约,只是Jake DeSantis在执行合约时,AIG出了问题,但是,Jake DeSantis有权利选择执行合约。如果AIG都能以亏损为由违约,那还有什么不能违约的呢?AIG的惨状,就是因为要执行庞大的CDS之类的合约而导致的。

Jake DeSantis 有充足理由并且合法的领这笔钱。即便是政府不给AIG注资,AIG还是有能力或办法来付这笔钱,只不过是AIG的一个小的账务处理罢了。这和政府注不注资没有多大关系。

Jake DeSantis只是表达了一个想法而已。金融危机的爆发不应该只是归绺于金融机构,这是社会大众普遍贪婪的结果,本就应该由大众来承担,这是游戏的规则。

除非这个游戏的规则,真的开始变了。

引用汉生的发言:
我对AIG不了解,不知道这个机构是如何运作的,只能泛泛谈些不同意见,供阮兄参考: ... 举个不恰当的例子,安然事件中安达信倒闭,安达信的咨询业务也得更名为埃森哲继续运作,如果因为安达信倒闭,牵连到埃森哲的业务,不能为埃森哲员工发放工资奖金的话,这显然也是不公平的。 ...
你这个例子确实不恰当,而且很不恰当,安达信的咨询业务能够令起炉灶那是企业的自救行为。如果你AIG赚钱的业务能够独立出去,进行自救,而不用花政府的钱,那难道不是最好的结果?可是这样的事情没有发生,而是政府救了你,用纳税人的钱。

套用你自己的话:如果因为美国金融危机,牵连到这个国家非金融领域的业务,导致千千万万民众不能发工资奖金甚至失去住房的话,这显然也是不公平的。

引用子皮的发言:
我不是很赞同阮兄的评论,而支持冰的发言。 现在AIG发奖金,就好比咱中国人当老板,做生意倒闭了,但还是把预先的承诺兑现。对老板来说,就是亏的更多,欠的债更多,哪怕是找人借钱来兑现这个承诺,这在情理之中。至于这员工要不要这笔钱,那是另外一回事了。
首先,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说“中国人”当老板。其次,你借别人的钱来兑现给员工的承诺,那是要取得借款人同意的。如果你说我借点钱,发了最后一次工资就散伙,那借款人看不到任何还款的希望,还能借给你吗?

说到底,拿人钱手软。别人的钱可以用来干什么事,那也是要受契约制约的。

一个股份制公司的最大责任就是为股东谋取利益。为什么经济不好的时候要裁员?那就是要最大程度的维护这些利益。说白了,员工只是雇来工作赚取更大利润的,而不是增加负担的。

在AIG的事情上,政府的救济让政府成了最大股东,那政府的利益就应该得到最大程度的保护。如果政府说,你AIG要拿这个钱,必须先把这个副总炒鱿鱼,我估计AIG董事会是不会有丝毫犹豫的。

这只是美国政府的一场政治秀,奥巴马政府怎么可能事先不知道这个薪酬计划,连奥巴马自己都说立法追讨是“违宪”。我觉得这位VP勇气可嘉,他当然有理由主张自己的权利。

只要AIG还作为公司在运作,就应当履行合约,包括对员工的合同,对客户的保险合同。正因为要履行合约,AIG才要向高盛等大银行支付数百亿美元,为何就不能向员工履行这些在金融风暴前就签订的合同?

而且,阮兄可能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留任奖金(retention bonus),这虽然也叫Bonus,但事实上与是否盈利无关,这是为了鼓励重要员工续约而作出的奖励,并不是我们所理解的业绩奖金。这次发的,就是retention bonus,在欧美企业里也是常见的事情,作为公司承诺的工资的一部份,员工当然有权获得。

引用土鳖的发言:
首先,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说“中国人”当老板。其次,你借别人的钱来兑现给员工的承诺,那是要取得借款人同意的。如果你说我借点钱,发了最后一次工资就散伙,那借款人看不到任何还款的希望,还能借给你吗? 说到底,拿人钱手软。别人的钱可以用来干什么事,那也是要受契约制约的。

土鳖说得对,A借款是受契约制约的,AIG与政府的协议早已约定在2009年以前签订的员工合同是要履行的,如果能推翻,政府的律师不会笨到不提出来。所以这是一场显而易见的政治秀。

看了这么多评语,感觉除了阮一峰和几位网友思路比较清楚以外,其他人真的被那VP绕进去了,竟然还是觉得那笔奖金理所当然可以拿。

AIG其实已经是破产了的公司,破产倒闭的公司有奖金吗?即使公司和员工有合同约定,但资不抵债了,你拿什么去发。美国政府救助金不是给你发员工奖金用的,是让你自己去造血,救自己。

还有retention bonus,本质是bonus,千万不能和工资混同。工资是法律要求必须给员工的。bonus哪怕这项bonus是经常性发放的,也要根据公司实际情况支出。

这种人大家不要同情,不是我在这里宣泄仇富。大家好好体会下阮一峰的评语,和我想的一样。

其实这里涉及两个问题。
一是体制问题。人生来就有差距,没法保证平等,可以说资本主义(私有制)就是保证这种不平等的。不要看到差距大就情绪激动,如大家都吃大锅饭,谁也不用负责任,谁也没有饭吃,就好?
二是任何体制都有弊端。对公司的放松监管有利于创新(如有限责任公司制。如果是无限责任,相信不会出现现在的问题),但是人如果滥用这种放松就会造成很大的危害。因此制度是表面,人心是基础,好的国民素质才能保证制度的顺利执行。而好的国民素质首先要求人们都比较善良,尊重人的基本权利正是一个重要的表现(当然还包括诚实、勤劳等等)。可以说这是美国获得成功的根本因素。

引用freedoman的发言:


你完全曲解了阮先生的意思,你的思想深度还不及阮先生的一半!

曲解... 呵呵 我只是按阮的逻辑推演下去而已 思想深度... 哈哈 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

提个建议,这个事情可以考虑看看美国的企业破产财产清偿顺序的规定,以及这种规定背后所体验的破产法希望保护和维护的是什么。就不会对这些问题有太大的分歧了。看了前面很多评论,包括阮先生的看法。有说从个人利益和社会利益矛盾出发提出看法的,有说从合同契约的法律效力出发提出看法的,有说从企业对于属于自己支配权之下的财产应当如何处理提出看法的。这些出发点其实都已经被归纳在破产法当中进行了全面的衡量并予以平衡了。尽管AIG实际还不是申请破产的企业,不过面临的状况已经几乎等同于一个破产企业要面对的各种问题了,只不过美国政府很努力在尽量不捅破这层窗户纸。所以我觉得从破产法的规定上来判断这位副总的说法是否值得支持更为全面一些。

引用freedoman的发言:
你完全曲解了阮先生的意思,你的思想深度还不及阮先生的一半!
那您解释一下yifeng的思想??????

捐款应该是可以避开税收的,还会获得其他减税的好处,这是美国税法的原则。

我的观点有三

第一,这位副总裁要求支付AIG公司承诺给他的薪酬是合理的。
至于AIG有没有这个能力支付是另一件事情了。(无论是不是经济危机,劳动力都应该转化成相对合理等价的货币)

第二,AIG的CEO在拿了国家的钱许诺FP部门奖金,这个事情值得商榷,正如阮先生说的,凭什么国家的救济金要拿来发奖金。(所以能在这个时候出来接受AIG的CEO本来就不是什么美差)

第三,AIG的事件绝大多数人在为前者擦屁股,包括奥巴马总统,所以我们无法将这个事情的始作俑者、贪婪者、那些坑害主义的帽子简单的扣给几个人

事实上,李迪可以要求政府对于AIG进行分拆,既然亲爱的国会不愿意付钱给能解决问题的专业人士,那么就请国会的议员们来处理CDS算了,请注意,违约敞口高达15万亿美元呦。一旦执行错误,美国三年的联邦税收就人间蒸发了,外加上新的5万亿美元的不良资产和类似高盛这类企业完全架空美联储来进行完全场外交易,信用体系作废,30万亿美元的CDO人间蒸发……

将专业问题交由政治处理的结果从来只是越来越烂。

退一万步讲,即便AIG受到政府的控股,签订的合同还是必须履行的。当然,你可以在注资前与管理层达成某种交易,例如要求重新订立合同,显然政府没有这么做。而对于所谓惩罚性税收,诚挚的告诉您,即便国会通过,最高法院依旧会把它判定违宪,因此信中所言的税收危险不过是讽刺罢了。我没有看出这些奖金有什么不道德之处。当然你可以认为这奖金太高了,但是高奖金永远等于高强度的工作、高风险的控制和高度专业的技能,既然你要求金融家们这么高的能力,作为报酬,几十万美元不过是正常的所得罢了。

当然,你可以如我所述,烦请接受不知付一毛钱的人来处理CDS或者请议员们决策。结果不必赘述,相信你也明白。纳税人希望处理烂摊子,又不想付给专家报酬,如果是你,你会做这种背着无数政治压力的工作吗?

引用paw的发言:

提个建议,这个事情可以考虑看看美国的企业破产财产清偿顺序的规定,以及这种规定背后所体验的破产法希望保护和维护的是什么。就不会对这些问题有太大的分歧了。看了前面很多评论,包括阮先生的看法。有说从个人利益和社会利益矛盾出发提出看法的,有说从合同契约的法律效力出发提出看法的,有说从企业对于属于自己支配权之下的财产应当如何处理提出看法的。这些出发点其实都已经被归纳在破产法当中进行了全面的衡量并予以平衡了。尽管AIG实际还不是申请破产的企业,不过面临的状况已经几乎等同于一个破产企业要面对的各种问题了,只不过美国政府很努力在尽量不捅破这层窗户纸。所以我觉得从破产法的规定上来判断这位副总的说法是否值得支持更为全面一些。

孩子,只是懂得法律是无法理解AIG奖金事件的,首先,你的假定本身是无理的,AIG没有破产,也没有申请破产保护,你的从破产角度来论述没有意义。

假定AIG破产,自然奖金支付需要调整。但是政府出手控股AIG的目的就是避免AIG破产,想想AIG破产后高盛等客户需要减记的资产数字吧,难道国会要新增一个10万亿美元金融救援方案,同样的,政治上的玩命。信用违约掉期部门本身可以从AIG剥离,但是为了保证流动性和信用体系彻底崩溃,国会需要AIG挺下来,于是现在的AIG其他部门才会担负起政治压力,既然AIG要负责任,那么纳税人必须买单,这不仅是责任,更是义务。同样对于不被买单者,离开是权力。

引用Ruan YiFeng的发言:

我的看法同你相反,你觉得这些人之所以获得高报酬,是因为他们有独特的才华?还是因为金融市场不完全竞争、信息不对称导致的?

我觉得,离开谁,地球都照样转动。让那些“人才”离开AIG吧,纳税人不会受损的。他不想干,会有其他人想干。君不见想投身金融、将毕生精力奉献给投机事业者,大有人在。


进入AIG可能还有得竞争,但是做到了VP级别的,您说“竞争”?没错这些VP们离开了AIG地球的确照样转,但代价是你要付两到三倍的薪水请高盛的疯子们来帮你解决问题,另外还要和布兰科费恩签署协议,高盛拥有美利坚合众国每年税收5%的权益。否则欢迎回到1940年。

没了这些专家们,AIG什么都不值,剩下的只是一堆让华盛顿无所适从数字、纽约无数无视美国而迁离的金融机构所留下的办公楼,外加让这些无耻政客哭爹喊娘的失业破产的抗议者罢了。

当时的纽约时报我也看了,看了就觉得一件事情,客观一点讲,立场不同,想法必然是不同的。 AIG这件事情在美国相当的引起轰动,这位VP他觉得他有他的立场,因为他觉得引起巨大损失的部门和他的部门是无关的,那么为什么他不能得到他应得的,这是一个美国投资经理人很典型的想法。套句老话, 他忘了什么叫做TEAMWORK, 他作为AIG一员,本身就不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也不是一个独立的部门,更何况AIG拿到的救助金本来就是政府拿来给他们救急的,也就是纳税人的钱,如果这钱是AIG贷款来的,那当然他们想怎么留住优秀员工就怎么留,别人管不着,但是这是政府的钱,你一个已经面临巨大亏损马上就要倒闭的公司员工如果在公司倒闭的前提下,任何一个部门做得再好,也根本不可能逃脱大船沉了船上的人也一同遭殃的命运。如果不是政府马上给钱,这位VP照样也是马上卷铺盖走人的一员,哪里有时间还在那里愤愤不平奖金的事情。

引用okanyway的发言:

套句老话, 他忘了什么叫做TEAMWORK, 他作为AIG一员,本身就不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也不是一个独立的部门,更何况AIG拿到的救助金本来就是政府拿来给他们救急的,也就是纳税人的钱,如果这钱是AIG贷款来的,那当然他们想怎么留住优秀员工就怎么留,别人管不着,但是这是政府的钱,你一个已经面临巨大亏损马上就要倒闭的公司员工如果在公司倒闭的前提下,任何一个部门做得再好,也根本不可能逃脱大船沉了船上的人也一同遭殃的命运。

AIG之所以没有倒闭还在苟延残喘都是政府还在花纳税人的钱的缘故,AIG管理层没有要求政府必须挽救公司,请注意是管理层,同样就是高级经理这些人,希望政府救援的是AIG的股东们,是无法容忍AIG破产造成市场混乱的财政部,是无耻的华盛顿议员们。从AIG高级经理的角度讲,你破产了,我一样到其他基金管理公司、投资银行、对冲基金任职,你破产了,我的工资奖金不过是换个地方领罢了,大不了去金融城、新宿甚至中环打工,有何不可。记住这些高级经理们,从来都是选工作,不是找工作的。

引用okanyway的发言:

当时的纽约时报我也看了,看了就觉得一件事情,客观一点讲,立场不同,想法必然是不同的。 AIG这件事情在美国相当的引起轰动,这位VP他觉得他有他的立场,因为他觉得引起巨大损失的部门和他的部门是无关的,那么为什么他不能得到他应得的,这是一个美国投资经理人很典型的想法。套句老话, 他忘了什么叫做TEAMWORK, 他作为AIG一员,本身就不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也不是一个独立的部门,更何况AIG拿到的救助金本来就是政府拿来给他们救急的,也就是纳税人的钱,如果这钱是AIG贷款来的,那当然他们想怎么留住优秀员工就怎么留,别人管不着,但是这是政府的钱,你一个已经面临巨大亏损马上就要倒闭的公司员工如果在公司倒闭的前提下,任何一个部门做得再好,也根本不可能逃脱大船沉了船上的人也一同遭殃的命运。如果不是政府马上给钱,这位VP照样也是马上卷铺盖走人的一员,哪里有时间还在那里愤愤不平奖金的事情。

我觉得这里需要争议的一点是:“这是政府的钱”这句话能不能成立。 政府此次救市的行为是注资。也就是以购买的形式处理有毒资产。在此过程中,美国政府所扮演的角色并不是干预者、管理者,而更多的是在资本主义经济框架下的一个投资者。这样看来就很清楚,无论从市场规则还是从法理上讲,政府提供的资金在完成资产购买的那一刻起,就已经不再属于政府和纳税人,而属于被注资的公司了。从权利和义务的观点看,在这个注资过程中,被注资的公司实际上没有获得权利,因而也没有相应的法律上的义务需要承担。

真不明白,为什么金融业的薪资远大于实业的薪资。

投机来的这么快。实业增涨却比较慢。

真希望能改变这种格局。

就看AIG公司的各业务部门是不是独立核算了。

引用Taknana的发言:
DeSantis的信很明显就是在指责CEO的背叛而已。我不明白为什么你不能理解,难道是你自己在没有任何信任没有任何诚信的环境里呆久了,已经完全忘记诚信代表着什么了?

你没有明白阮先生的逻辑基础“他拿到的年终奖,不是AIG的钱,而是政府的钱。如果不是美国政府援助,6个月前AIG就已经破产了,他一分钱都拿不到,早早就失业了。换句话说,他口口声声遭到背叛的“年终奖合同”其实早不存在了”

在经济规律面前,任何机构和个人都要都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即盈亏自负。金融机构因其特殊性,却违背了这经济规则。

您说“但这样的情况下DeSantis 就可以早点换别的工作,而不是在这里白白辛苦一年到最后来落得千夫指”,看到您这样的逻辑,我觉得您的想法很奇怪。

首先我觉得要想进步,合理的激励分配制度肯定是必不可少的。在这里支持DeSantis的可能都是那些已经取得不错位置的人,但是我觉得在这个世界上,毕竟还有除了政策法规以外的东西,比如道德、良心,毕竟法规政策永远不可能事前照顾好方方面面,只能是实践过程中不断完善。那些聪明的人,或许真的很无辜,是受到了少部分人的牵连,但是我想他们毕竟曾经受益过,他们理应在这种时刻承担更多的责任,奉献更多!不要说人才跳槽之类的,如果大环境不好我就不相信凭着你人才在各种数据前玩来玩去能创造出跟你薪水等价的真实财富。不要觉得自己很亏,看看那些普通大众吧,他们可能是没有你在某方面能力强,但是这种差距跟你们的现实生活上的差距成比例吗???那些聪明的人,在这种需要你们的时候勇敢地站出来吧!不论是为了大家,还是为了自己的未来!

引用chuancey的发言:

如果大环境不好我就不相信凭着你人才在各种数据前玩来玩去能创造出跟你薪水等价的真实财富。

呵呵,我相信要找到一个年薪大于1美元,奖金不必全部捐出去的工作还是不算难吧?

或许有新的启发:
http://chinese.wsj.com/gb/20090410/CWS181843.asp?source=channel

《财政部“限薪令”难言公平》

1. AIG维持运转下去,对稳定经济是有很重要的作用的。

2. 追求结果平等,这样的社会是无法正常运行下去的。甚至目前的危急情况,可以说,导火索,就是因为为了结果公平,对经济进行过多干预造成的。

引用Ruan YiFeng的发言:
我并没有说1美元的报酬是合理的。我只是在问,他难道觉得纳税人应该给他发72万美元的奖金吗?72万美元是太多了,还是太少了?他是不是觉得拿了72万美元,是很大的亏待呢?

他当然觉得纳税人应该给他发钱,社会规则的最低要求就是依法按游戏规则行事
72万的奖金是早就写在雇佣合同里的
政府在用纳税人的钱延续作为法人的AIG的生命,
就是从法律上承担了AIG的合约义务
你应该质疑的是bailout本身是不是违背了自由市场的理念,导致了moral hazard。

如果这个人如他所说确实没有犯错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AIG不给市场价格,员工就会离开,就这么简单;人家的部门是创造利润的,能人都走了,所有的部门都继续亏吧。

引用Ruan YiFeng的发言:
你真的觉得AIG会倒闭吗?我的看法是,AIG的核心业务非常有竞争力,只要不碰那些黑洞似的金融交易,只靠人寿保险业务,完全可以活得好好的。

说实话,让金融投机分子离开公司,公众和AIG不会真正受损,只会受益。


你到底有没有想认真的思考这个case
人家明明是创造利润的部门

黑洞般的金融交易?
如果你花点时间仔细看看到底是什么交易出了问题(搜搜它的整个stragety和历史,它出问题的instrument)
以及是不是不能避免问题(搜搜前CEO访谈)
就知道你的bullshit是多么不靠谱

凭直觉而不是分析,怪不得经济专业毕业却搞不懂经济

引用USB3.0的发言:

真不明白,为什么金融业的薪资远大于实业的薪资。

投机来的这么快。实业增涨却比较慢。

真希望能改变这种格局。

Financial service的起薪高,是因为一般只招top学校的top学生

如果做到senior manager level,实业的收入并不低
而且实业的工作强度和Financial service根本不是一个等级

引用傻傻的博主的发言:
进入AIG可能还有得竞争,但是做到了VP级别的,您说“竞争”?没错这些VP们离开了AIG地球的确照样转,但代价是你要付两到三倍的薪水请高盛的疯子们来帮你解决问题,另外还要和布兰科费恩签署协议,高盛拥有美利坚合众国每年税收5%的权益。否则欢迎回到1940年。

没了这些专家们,AIG什么都不值,剩下的只是一堆让华盛顿无所适从数字、纽约无数无视美国而迁离的金融机构所留下的办公楼,外加让这些无耻政客哭爹喊娘的失业破产的抗议者罢了。

那些common nosense一是认为搞金融的没什么了不起,二是认为金融创新只摧毁而不是创造价值。

现在确实出了问题,系统也并不完美。但凭一些道听途说就肆意谩骂,确是庸众所为。

对于一个金融行业的高管来说,70万美元年终奖金并不算多,如果这笔奖金是以业绩考评为基础,就更无可厚非。

社会本来就是有阶级的,贫富差距也是必然和正常的事情,从博主自身的阶级来看,指责高收入阶级其实更像是简单的阶级仇恨。

赫赫,博主的可悲之处在于,人微言轻。

我相信博主自己到了年终72万美金奖金的时候,会是完全另一种态度了。

看了后面的评论,让我非常感慨。总的来说,我赞同博主的观点,AIG的高管现在不应该拿这么高的报酬。

“人人生而不平等”这个ID我非常反感,美国宪法的精神就是人人生而平等,人类社会发展的目标,也应当是尽可能的保证公平性。

不管是“契约社会”还是“离了这些专家不行”的观点,背后反应的都是人性的极端自私。契约当然应该得到法律的保证,但法律也应当反映大多数人的要求,当大多数人反对这项契约时,你如何要求维护大多数人利益的法律来保障它呢?

那一部分所谓的专家,他们的价值在于投机本领,过去之所以能够拿到那么高的薪水,正是因为他们满足了投机者的贪欲,也同时满足了自己的贪欲。而现在AIG需要的是维持公司业务的正常运营,不是继续投机。出现金融危机不正是因为这些聪明的金融专家吗?这也正是人们需要反思和改进的地方。

不管这些专家有多么抢手,有多少高薪工作正在等待他们,问题的根本在于,AIG现在需要的维持公司运营的人才,已经不值如此之高的薪水了。

俺无心置评观点,只是既然看到就提一下哈:平等可不是公平,两者更多时候是对立的。重平等还是重公平,往往体现了您的政治立场。哪个更重要,从来无定论,俺认为将来也未必会有,只会不断找平衡吧。

我对平等和公平的看法是,平等正是由公平来保证的。个人在社会中的平等地位,包括平等的人生机遇,平等的生存权利,反映了社会的公平程度。公平和平等并不是指大家的待遇都一样,而是指待遇应当和个人的价值、成绩等相当,社会不应当允许和纵容依靠强权,欺诈,不对称的信息垄断等手段获利。

我想jian指的不平等或者不公平,是指个人社会地位,待遇的不同吧。多劳多得,我想没人会认为这不公平。

引用人人生而不平等的发言:

对于一个金融行业的高管来说,70万美元年终奖金并不算多,如果这笔奖金是以业绩考评为基础,就更无可厚非。

社会本来就是有阶级的,贫富差距也是必然和正常的事情,从博主自身的阶级来看,指责高收入阶级其实更像是简单的阶级仇恨。

赫赫,博主的可悲之处在于,人微言轻。

我相信博主自己到了年终72万美金奖金的时候,会是完全另一种态度了。

顶!需要稳定的时候,就打压“仇富心态”;需要变革的时候,就鼓励“仇富心态”。 看OBAMA能CHANGE到哪里?!

引用阿生的发言:
我想jian指的不平等或者不公平,是指个人社会地位,待遇的不同吧。多劳多得,我想没人会认为这不公平。
阿生同学,俺指的是不要把平等和公平混用,多劳多得本身就是公平的体现,当然没人会认为不公平,不过它的确会造成此劳动者及其后代无法得到平等的人生机遇(教育)、平等的生存权利(医疗)等后果,所以才需要通过制度加以调节嘛。调节力度太重会挫伤劳动者积极性,阻碍社会发展,调节力度不够则会造成社会不稳定,所以需要平衡呀。

公平不能保证平等,但是不公平会造成和加剧不平等,比如您提到的“强权,欺诈,不对称的信息垄断”这些不公平现象是造成不平等的重要来源。任何社会都应当致力于消除这些不公平,这个应该是定论了,我辈理应为之努力。

我理解您的意思,您认为个人差异造成的不平等不该称为不平等,社会不公平造成的不平等才是不平等。我之所以对概念加以辨析,是因为作如是想:莫衷一是的讨论也许令人心烦气躁,欲避而远之,不过要是换个心态看,辩论启发心智,较之是非立判,对于公民社会的建设更为有益。而要令讨论发挥如许作用,则立论需严谨,概念之间,尤其是各个“好”的概念间之区别与冲突须了然于胸,不可混为一谈。

盈利部门的人是出于对 《美国宪法》的信任在AIG工作了的多余的半年,而造成问题的部门和人早已另谋高就。

如果当时及时破产清偿,无论有无奖金任何人都不会有现在的怨气。

现在是政客用大众的力量搞烧女巫运动让政府获得了干预立法的权力。
有了先例,政府获得的权力只会越来越多胃口越来越大,散户再多是不可能让它吐出来的。

美国的国本被动摇了。

美国的立国之本就是宪法的信誉。

能从欧洲式的散漫联邦没有欧洲式的断续几百年的连年内战 避免内耗结合为一体成为现在的国家,除了运气,就是建立在对三权分立能得到所有人认同的宪法的信任上。
经管有政客欺骗,财团幕后操纵,许许多多其他问题,土生土长的美国人还是相信宪法能保护自己没有时时刻刻需要为公平拼个你死我活,人和事要靠拉关系走后门,比枪杆子。

如果宪法和保障宪法执行的三权分立结构的不到信任。以邻为壑的成本不是一个多种族混居持枪人数众多的大国可以承受的。
法不容情,共产主义理想最公平,结果地球人都知道。
狐狸给两只狗熊分饼的时候总是利用“公平”。群众心里的公平比狗熊高不了多少。没人认为自己该得到少的一边,结果最后谁都得不到任何东西。

让一大大大群人没有陷入到丛林规则自相残杀的境地,能有计划的组织成正常运转的社会,是靠文化,种族,传统 和法典。

没有多数人认同的规则就没有社会,只是一帮丛林动物。

这个事如果照楼主的想法去干,不出几届美国总统就会变成美国皇帝。参议院也会真正符合它的英文原名:元老院。

各位真正错的离谱的地方是
“他拿到的年终奖,不是AIG的钱,而是政府的钱。” 根本没有政府的钱这回事 而是美国纳税人的钱。任何政府只有债务没有任何资产,只是个拆东墙补西墙的非盈利机构。只有皇帝国王这种类型才真的拥有有不属于百姓的钱。

看了半天各位不是追求公平,只是在打着追求公平的旗帜在追求奴役。

按楼主的意思发展下去,就是 犹太人在德国,华裔在印尼。群众追求公平的出发点都是很合理的,结果都是很疯狂的。

引用阿生的发言:
问题的根本在于,AIG现在需要的维持公司运营的人才,已经不值如此之高的薪水了。

阿生同学,什么才是"维持公司运营的人才"?他们的薪水该值多高?AIG有问题的只是FP部门而已.

多数人的暴政。

如果全民公投均分比尔-盖茨的财富,很可能会通过。多数人的意志不一定总是对的。

原来觉得博主一直是右倾思想,但这篇文章里又变成左倾,真是有点奇怪。
这篇搏文,更加验证了之前我对这个博客的观点:知识多而思想少。见多识广未必就能培养思想见地,思想的深度不是由广度决定的。
博主的特长还是游弋于网海,搜罗一些奇闻逸事。个人还是非常喜欢你的博客,但是评论政治需要非常深厚的思想功底,否则很容易流于浅薄。
另:前段时间在一本文摘杂志上看到了你的一篇文章。

这个问题又被博主刻舟求剑了,这个是政府的钱没错,但这些钱是需要用AIG全球40多万员工以后多年努力工作偿还的,并不是一种施舍,仅仅是为了稳定美国经济而进行的一种交换,CDS中有关抵押品的条款是完全不能够修改的吗?并不见得,或许当时AIG真地进行了破产保护反而对这个企业更有利,依照11章的规定,所有的债权、债务都可以重组,所有的CDS合同都可以重新谈判,从利益上来谈显然是更加合算的。
然而美国政府显然是背负不起这种后果的,现在来看这些通过股权置换得到的援助款大多数转移支付给了美国其他主要的金融机构,间接的支持了美国国内经济的稳定。
CDS说白了就是次级贷款的最终承保人,也是与AIG每天都在做的其他业务一样的保险的一种,只是风险大到了AIG也无法承受的程度。然而从宏观来看,这种系统风险总是需要有承担者的,公司、政府还是每一个纳税人,仅仅是这样而已。
无论自然或者社会,都会是一个风险不断积累的过程,最后再通过灾难重新回到低风险状态。有区别的只是时间、过程和被破坏的单元。

我支持你的观点,一小撮的人犯下滔天大罪凭什么让所有人来承担!始作俑者就必须接受惩罚! 补上一句:任何人都无权利用纳税人的钱致富。任何人都不应从严重的错误中致富。” 这句话适用的范围很广阿,他让我想起了一个地方ZF官员的一句话:你们来投资吧,赚了是你们的!亏了用我们的钱来承担! 我们的钱?

其实有时候人需要一种说法,这位副总裁也说了。他说在奖金事件前,公司从来没跟他们商量过要修改合同,事情发生了,负责人全把责任往他们身上兜,媒体怎么说就怎么说,也毫不为员工们辩护。公司按合同付薪酬没错,那些领薪水没错。但是如果被声讨了,确实也有道理。双方都有道理,但是他们不至于要被弄得这么难堪吧,公司负责人不该毫不为他们辩护,不应该不说他们根本没有薪水,工资都是靠分红。我想这位副总裁写这封信更多只是想为他自己和他的那些同事讨个说法。

金融业的薪酬确实很高,但我也知道他们很多人每天要工作很多时间,是很多人根本无法承受的压力。我相信很多事情是公平的,只是很多人没有深入了解很多内情。一个人成功自然有他的道理,如果只是看到人家成功了的光鲜的表面,那么注定那些只会背后大骂成功之人的人,是无法成功的,因为他们不知道成功需要很多代价。

个人感觉评一件事,要对事不对人,一件事归一件事或许才能真正算的上公平公正吧

引用吃冰的发言:


最后更荒谬的是你指责金融证券业追逐利润和追求私利,辛苦你帮我找找,有不追逐这两样东西的资本主义企业吗?

----

顶一下,恐怕连社会主义企业都少。

引用土鳖的发言:


你这个例子确实不恰当,而且很不恰当,安达信的咨询业务能够令起炉灶那是企业的自救行为。如果你AIG赚钱的业务能够独立出去,进行自救,而不用花政府的钱,那难道不是最好的结果?可是这样的事情没有发生,而是政府救了你,用纳税人的钱。

套用你自己的话:如果因为美国金融危机,牵连到这个国家非金融领域的业务,导致千千万万民众不能发工资奖金甚至失去住房的话,这显然也是不公平的。

----

政府可以不救AIG,看看是副总裁的损失大,还是民众的损失大。如果说AIG绑架了民众与政府,那么是谁造成的这一切?可以说是AIG,但我认为是政府的失职造成的。

农民的羊被狼吃掉了,是怨自己没有看好羊,也是怨狼呢?有的人永远会怨狼,因为做为弱者的他们永远没有错,永远值得同情。太阳永远需要围绕着弱者转,不然就是太阳太没有同情心。


一口气看到现在,感觉还是AntiCommonNosense和傻傻的博主两位说的比较在理全面,起码能感到他们确实是对美国政策和金融领域都有很深的认识.

事实上,感觉博主在看待"奖金门"事件的时候,是站在受到金融危机波及最严重的人民群众角度去看的,也就是希望这次政府对AIG的援助是透明的,是有效的,是不会像以前一样被金融投机份子私吞的,是希望能看到AIG是在为以前的事情赎罪(所以一看到VP能拿到74W美元的奖金就马上出离愤怒了,凭什么我们受害人受冻挨饿的你能拿这么多).

我感觉这次美国政府的应对很有作秀意味,甚至我认为整件事件从披露开始就已经处于政府的操纵下,因为无论怎么看,事件最大受益人是奥巴马政府,显示了政府对纳税人资金跟踪管理,还有奥巴马不惜违宪紧急出台的对奖金收取高达90%税金的为民出气措施,都加强了政府的公信度,增强了美国群众对奥巴马政府的认同和信心,估计事件过后奥巴马民望又能大幅上涨了.

事实上,我并不觉得作为一个AIG这样的庞然大物的核心操控手,能拿到74W的奖金是件多么难以接受的事,前提是他的确没有参与到之前的CDS交易,并且如他自叙的:
"1998年,我作为一个债券交易员,加入了AIG。随后,成为了商品和权益交易部门的主管。在危机发生的的数年前,被提升为商品部门的业务开发主管。在这段时间内,我的部门持续盈利,大部分的年头都能获利超过1亿美金。最近,在 AIG-FP 解体的过程中,我也是主要负责把声誉良好的商品指数部门卖给瑞士银行的人。如你所知,类似这样把业务单位卖掉的交易,对于AIG的生存、以及将来偿还美国纳税人的援助,是非常必要的。"
那样在AIG的生存和盈利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的话.


博主说的,"他拿到的年终奖,不是AIG的钱,而是政府的钱。"所以他不该拿这笔奖金,但问题是政府为什么要把这么大的一笔资金注入到AIG呢?目的是为了让AIG避免破产,维持良好的运作,进而实现盈利,为美国走出金融危机做贡献.为了这个目的,AIG有必要拿出一些措施,把能够为他盈利的工具--人才挽留下来,正如这位副总裁所说,他没有参与CDS,他一直在为公司盈利,他现在是在为了别人犯的错误而拿着1美元的年薪工作,但现在公司背叛了他的信任,把之前答应他的奖金要没收回去,那么愤怒,讥嘲,离开似乎都是很正常的事,就像你在一家公司工作,拿年终奖金回家过节,回来公司宣布,因为之前的总裁偷税,你的年终奖金是国家的钱,要上缴90%回去,你能服气?

博主又说,"我的看法同你相反,你觉得这些人之所以获得高报酬,是因为他们有独特的才华?还是因为金融市场不完全竞争、信息不对称导致的?

我觉得,离开谁,地球都照样转动。让那些“人才”离开AIG吧,纳税人不会受损的。他不想干,会有其他人想干。君不见想投身金融、将毕生精力奉献给投机事业者,大有人在。"
说句可能过分的话,AIG在美国国内的地位,相当于我们中国的腾讯,网易加在一齐可能差不多.像他这种副总裁,大概也就比杨致远那种程度的人差点,当然事实上他们没有可比性,不过涉及金融经济的肯定比互联网公司重要复杂得多.想投身金融,投机事业的人的确很多,但成功的很少,能做到AIG这种公司VP的人更是凤毛麟角.如果做金融的单纯靠不完全竞争,信息不对称就能发达,那么无疑74W奖金是肯定过分的.以中国目前的金融环境而言,肯定是比不上美国的完善,制度漏洞也必定很多,满北京上海的高干子弟,太子党,相信单从不完全竞争,信息不对称两方面而言,他们肯定占尽便宜,那他们不一个个都能比职业经理人能赚钱?但事实上,他们一样要出大笔佣金给职业经理人去帮他们分析.所以,一个在金融界地位比杨致远差一点的人,我想并不是那么好找,就算有,替代者还要花很多时间去熟悉AIG业务,会不会有什么额外要求,肯不肯拿着一美元的年薪,还要被美国政府收取90%的奖金税,顶着被美国群总埋怨,去给AIG收拾一大堆烂摊子赎罪,这还是个问题.
所以我认为,纳税人给的74W奖金,其实就是一笔为AIG保养盈利工具的维护费,只要这位副总裁他能够为AIG带来足够的盈利和贡献,他就值这笔奖金,AIG也应当给这笔奖金.这是为了AIG尽快从新盈利所必须的投入.

引用吃冰的发言:

什么叫“他拿到的年终奖,不是AIG的钱,而是政府的钱”?这钱AIG不能自由支配吗?以你这个逻辑,今后可以不可以说“他拿到的年终奖,不是AIG的钱,是AIG的银行贷款,所以同样不能支付”,从而得出结论:一个资本主义社会里,员工的薪资支付与否不以合同为准,而以公司有能力支付的资金来源为准。员工有这个义务吗?

别说是资本主义的企业,就是社会主义的企业也少啊。

现在挣人家90%的税就是一场闹剧,一场活生生的,上演在美国的“多数人的暴政”。

工资奖金都没有,还要挨骂,那我还干什么。换谁都不干啊。受骗了还不准说,这是公平??

看完本文,觉得阮博士在这个问题上面的观点,有点哗众取宠的倾向,或者说,有点“刻意逆向思维”的倾向,这也许跟阮博士讨厌金融行业有关吧。
我是觉得,那些钱虽然是国家救助公司的,可是,救助公司是怎么回事?不就是让公司可以继续运营下去吗?所以,公司发钱给那些高管,让他们可以留下来继续为公司工作,这本来就是救助公司的正常的一部分。另外,虽然你觉得这个人胃口太大,不知满足,但你要想想,在正常的职场当中,所有人都是这样的,应该说是人的本性。看到自己的同事,或者其他公司的同行朋友收入怎么样,就会跟自己的对比。所以,作为1美元的工资,是不保证奖金的,这点不能不算是一种风险。而现在奖金没了,那相当于自己白干了,产生情绪也是很正常的。

引用Ruan YiFeng的发言:

爆发金融危机后,那篇文章完全不准了。从通货膨胀一下子变成了通货紧缩。

原则是,通货紧缩时期不应该新增负债。所以,我建议你再观望一阵,等到经济复苏后在开始买房。

阮大哥,我是在北京上班的。2013年北京的房价对于我们一个普通的工薪阶级已经高不可及。我想上海也是差不多的。如果从市场经济的角度讲,也许你09年的建议是对的,应该观望,可惜政府搞了“救市”来刺激房地产后,情况就大大的变化了!所以在那封上海夹心层文章里的L先生买了房,贷款40万,月供2000看来,他是再幸福不过了!而这位如果听取了你建议的仁兄现在恐怕已经追悔莫及了!

我要发表看法

«-必填

«-必填,不公开

«-我信任你,不会填写广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