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画《春天来了》

作者: 阮一峰

日期: 2009年4月14日

个星期,上海的气温终于回暖了,有了春天的气息。

这让我想到了一幅油画,袁庆一的《春天来了》。

自从读大学的时候,在《中国当代美术史 1985--1986》(高名璐著,上海人民出版社,1991)一书中,看到了这幅画,我就一直无法忘记。

(图片说明:油画《春天来了》。作者袁庆一,1960年生,湖南人,1984年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舞美系。1987年留学日本,现居法国。)

它是1984年的作品,据说在1985年的《国际青年年美展》上展出时,曾经备受瞩目。但是,如今也无声无息了,就连上面这张图片,都是我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它翻拍自一本80年代黑白印刷的杂志,可能是目前网上唯一留存的影像了。

=====================

油画的画面很简单,就是一个青年的侧身。

他身上穿着毛衣,一旁的暖气炉已经盖上,这表明冬天刚刚过去。屋内的陈设非常简朴,近端是一张木桌和两把椅子,远端的另一间房间里则是一张单人床。除此之外,屋里就没有其他东西了,显得空荡荡的。种种迹象都在暗示,这个青年的物质条件很艰苦。

但是,我们注意到,木桌上放着一本打开的书的一只苹果。这仿佛就是他一天的食粮。

阳光从外间的窗户中照进来,在地板上投下明亮的影子,让观众禁不住遐想,室外一定是明媚的大好春色。青年站起了身,不再埋头读书,凝视着阳光照进来的方向,若有所思。

油画的标题是《春天来了》。是啊,春天已经来了,可是他为什么不愿意走出房间呢?他到底在犹豫什么呢?

我问自己......

P.S.

顺便说一句,另一幅我念念不忘的中国当代油画,就是朝戈的《敏感者》

UPDATE (2010.6.10)

新闻摘录:

"2010年6月7日,翰海2010春季拍卖会上,由海外征集的袁庆一1986年作油画《春天来了》以2374.4万元成交,该画的起拍价为120万元。

这件作品参加了当年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前进中的中国青年美术作品展"。此展览被很多美术史家认为是"85新潮"美术运动的起点,这张画也成为20世纪中国美术史上的一件经典作品,几乎每一本有关80年代艺术的专著都收录了这件作品。此次拍卖能够从海外征集到此件作品,实属难得。"

(完)

珠峰培训

stuQ

留言(17条)

朝戈的敏感者我非常喜欢,高中时代第一次看到就被震到了。
然后开始喜欢席勒的画。

翠绿叠青、花香鸟啼、和风暖日、扬帆远足、谈情说嗳……
对于某些人来说,春天并不仅仅是这些,还意味着与之完全相反的东西。
像春与冬一样距离那么近,像爱与恨一样并行不悖。

每年的春天只有一次.

每个人的春天也只有一次.

时光不应该在蹉跎中度过.

第一次看到《敏感者》,非常喜欢,谢谢。

好像今天已经很难找到这样的绘画了

谢谢分享

记得几年前我辞职申请出国留学时正是冬天,后来匆匆忙碌于考试,做申请,联系学校,写材料等等,大概一星期也难得走出门一次。就这样等到事情差不多有眉目,畅然走出门时,竟发现光秃的树都已经发芽长出很多新叶了,感叹这个冬天怎么这么快就过去了啊,呵呵!

上海的春天总是很短暂的。

小阮,这幅图片我能转载吗?

定期看你的日志,受益匪浅。谢谢。

少有研究经济的如此感性。

这张照挺古老的

我在瀚海看到它的时候很震惊,安静的让世界窒息@春来了,好美!

是否把寓意扩大了?
1、凝视的方向不是阳光照进来的方向,恰恰是桌子上的书本。
2、物质条件艰苦说不过去,地板上明显是高档的木地板。

引用gaby的发言:

2、物质条件艰苦说不过去,地板上明显是高档的木地板。

80年代铺水磨石才是高档,铺地板都是穷人家。我上小学时学校有两层,我在二楼,地板就是画中这种木头地板。钢笔掉下桌子,如果笔尖朝下的话会直接立在地板上,令我记忆至今。

袁先生26年的期盼终于成真,我们的春天何时来临,真想说《春天来了》!

谢谢介绍这幅画作,在艺术史中也几乎消失了的图像。今天的艺术很少能有这张80年代作品中的那份沉静,那份耐心,那份质朴。

我要发表看法

«-必填

«-必填,不公开

«-我信任你,不会填写广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