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山之石,不可攻玉

作者: 阮一峰

日期: 2009年7月17日

珠峰培训

一篇日记。

1.

这些天来,我一直感到很烦闷。

上海连日的高温,酷热无比,白天都不能出门。每到中午,整个城市都处在暴晒之中。

2.

由于7.5事件,政治局势变得更紧张了。

表面上看似乎一切平静,但这是高压之下的平静。为了维持这种"平静",政府可以不顾一切、不惜一切。

3.

季羡林和任继愈在同一天去世,媒体称他们是大师。学术的门槛真是越来越低了,放眼当代中国,知识界哪有大师。

我对目前文科知识分子的判断:不学无术者;识时务者,与当局合作,名利双收;灰心者,噤若寒蝉,自甘边缘。

4.

网络封锁继续在升级。继twitter和facebook之后,Friendfeed和Picasa也被屏蔽,就连我一直看的网络电视Tvu也没了。

大家都有点麻木了,连抱怨也懒得说了。我甚至对"翻墙"都提不起兴趣了。这堵墙越造越高,把我们都关在里面。总有一天,中国的互联网会成为像以前教育网那样的局域网。

5.

在读一本书,里面提到"四项基本原则"。"第一,必须坚持社会主义道路;第二,必须坚持无产阶级专政;第三,必须坚持共产党的领导;第四,必须坚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这是实现四个现代化的根本前提。"(邓小平)

在我读中学的时候,要是你不知道这四个原则,你是要留级的。可是,现在没有人再提了,为什么?

因为在实践中,当局已经放弃了社会主义道路和马列主义,并把剩下的二条原则合并为一条:坚持一党专政原则。如果这个党的唯一原则就是坚持一党专政,那会发生什么事?

6.

继续在翻译More Joel on software这本书。

有一篇的题目叫做Up the tata without a tutu。看不懂。

好不容易,从网络字典查到了意思。

tata,a womans breast。例句,Her tatas were huge。

tutu,Female private part, i.e hoo-haor vagina。例句,She didn't have any panties on, and when she bent over we all saw her TUTU!

天哪,怎么有这样的句子,叫我如何翻译!

7.

Up the tata without a tutu。

起初,我觉得"举而不坚"是很贴切的翻译,但是没法用在正式出版物中。

后来看到《水浒传》中有"鲁智深醉打山门,虽有气象,却无法度",觉得"虽有气象,却无法度"这八个字也不错,但是好像太抽象了。

最后,想出一句"他山之石,不可攻玉",虽然同原意有差距,但是在译文中勉强能用,也就算了。

8.

做完这一篇翻译,感觉轻松了一点。

又是一天过去了。

(完)

一灯学堂

留言(35条)

坚持一党专政

和清朝坚持一族专政很象

只不过这个族是可以流通的

Up the tata without a tutu
没有前后文,不确定这是肯定还是否定的语气。但从文中看,似乎是表示否定。
那我也来译一句:没金刚钻,别揽瓷活!:)

联系原作者不可以吗 : )

如果这个党的唯一原则就是坚持一党专政,那会发生什么事?
其实已经发生了,就是当下。自从胡赵仙去之后,D国似乎就再没有涌现像样的兼具理想主义和实干精神的政治领袖,而且随着D内民主(仅限D内)不断发展,这种希望是越来越小了。D国目前唯一的理念就是统治下去,一方面玩命地发展经济,手段无用其极,不管是大撒胡椒面,还是数据注水;另一方面加紧控制和弹压。因为大家都明白,现在的D谁也代表不了,只能代表D自己,如果经济停滞,其统治的合法性将不复存在,后果可想而知,苏联和苏共就是前车之鉴。为了江山永固不被清算,也只能一条道跑到黑了。

“我对目前文科知识分子的判断:80%是不学无术者;15%是识时务者,与当局合作,名利双收;5%是灰心者,噤若寒蝉,自甘边缘。”

敢问阮先生属于哪个部分?

阮先生是文科知識分子嗎?樓上你問的問題真是奇怪?
阮先生專研的程式設計跟文學翻譯這跟文科知識分子有牽扯?
發問前,先想想這問題適不適合...。

刚刚看了原文,又查了下网络字典,找到一个例句:

The rule in costume was the frilly tutu, the short, stiffly-projecting skirt worn by every ballerina.
服装一律是有褶边的短裙,即每一个女演员所穿的用硬壳撑起来的短裙。

所以这里的tutu应该不是Female private part的意思(否则似乎有点不通?)。

不过本人也想不到有什么能上正式出版物的译法。:)

It's a made up phrase, meant to remind you of the colorful expression "Up shit's creek without a paddle," which means, in a lot of trouble with no way to get out --Spolsky 20:38, 17 December 2008 (UTC)

Retrieved from "http://local.joelonsoftware.com/wiki/Clarifications_and_Explanations"

引用侬的发言:
“我对目前文科知识分子的判断:80%是不学无术者;15%是识时务者,与当局合作,名利双收;5%是灰心者,噤若寒蝉,自甘边缘。” 敢问阮先生属于哪个部分?
阮先生当属5%

What is tata, tutu? I totally can't understand.

It's a made up phrase, meant to remind you of the colorful expression "Up shit's creek without a paddle," which means, in a lot of trouble with no way to get out --Spolsky 20:38, 17 December 2008 (UTC)

字典未必可靠,尤其是外语字典。字典传达不了语言里细微的语感的差别。

光看题目,一点头绪没有。于是去看了全文,然后得出很邪恶的意译:取自男生的棒球用语:“你上到第几垒啦?是‘本垒打’还是‘全垒打’啦?”恩,意思是邪恶了点,不过如果带入到这里,意思大概就是

“上到了本垒,却发现无全垒可奔”...

怎么讲?Joel在这篇文章先讲了个故事,很久很久以前,他还在另一个公司工作的时候,老板让他建一个带数据库支持的网站,可惜当时没有任何成熟的数据库和其他工具现成可用。虽然如此,他的公司还是花了大价钱买了一家数据库的产品,当然是非开源的。Joel的噩梦从此开始,那个产品不停的崩溃,而且由于它是非开源的,Joel无法debug,也无法找到到底是Joel的code出了毛病还是那个该死的产品出了问题。更糟糕的是,Joel必须把这个网站建起来,否则他就会丢掉饭碗。如果,这个产品是开源的话,Joel至少还有机会花上一周整晚的时间debug他人的code,找到错误的原因,进而解决它。可惜,他现在毫无机会。最后,他说:“Whereas, without the source code, you are up the proverbial tata without a tutu. ” -- 恩,使用没有源代码的工具,就像等你上到本垒后才发现找了一个没有全垒可奔的“女朋友”(那样无奈)。注意,你在上本垒前(熟悉和使用这个工具)已经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现在你毫无希望地发现此路不通。

个人认为,“他山之石,不可攻玉”翻译的问题在于有点误读Joel这篇文章的思想。在Joel文章的后面,提到关于做重要任务时选择工具的重要性。对于非开源的工具,可以选择如Oracle,Visual C++这类大公司出品,经过其他人实际无数次实践的产品;也可以选择那些开源的产品,即使这些开源产品有问题,你也能(在最后实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去开源产品中找到问题的原因。无论如何,你得选择一个值得信赖的工具来进行软件开发。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前提是这个石值得你信赖。Joel在最后做了下他软件公司的广告,给出了选择他公司出品软件的3个理由:有用,开源以及包含客户修正结果的持续开发 -- 很明显,从客户的角度来看,Joel的fogBUGZ也属于“他山之石”的范畴,但从Joel的角度,他当然希望说服他的客户:我是“可以攻玉”的。

最后给出我的乱译,止增笑耳:没有全垒的本垒打 :)

他山之玉,不可攻石。

石女的石。

石道姑說:那時節俺口不說,心下好不冷笑。新郎,新郎,俺這件東西,則許你「徘徊瞻眺」,怎許你「適口充腸」。(《牡丹亭》第十七出)

从知识分子这个词的来源来看,这四个字根本不是为了夸人,是为了划分和整人而生的。

有学识的人乐在自己的领域,根本不需要政治生物给他们装上知识分子的帽子。

何玉?
何石?

攻?

哈哈

哈哈哈

对于工科知识分子呢?90%都是庸庸碌碌维持生活并时常抱怨的技术民工?

对anywhere兄佩服得十体投地!

引用路人甲的发言:
阮先生是文科知識分子嗎?樓上你問的問題真是奇怪?阮先生專研的程式設計跟文學翻譯這跟文科知識分子有牽扯?發問前,先想想這問題適不適合...。

阮先生是经济学专业,对计算机编程、软件和社会民生也很关注,怎么不算是文科知识分子呢?

再说了,阮先生对文科知识分子的三个比例划分判断,我看不仅适用于文科,可以适用于所有的知识分子。

引用tata的发言:

What is tata, tutu? I totally can't understand.

It's a made up phrase, meant to remind you of the colorful expression "Up shit's creek without a paddle," which means, in a lot of trouble with no way to get out --Spolsky 20:38, 17 December 2008 (UTC)

字典未必可靠,尤其是外语字典。字典传达不了语言里细微的语感的差别。

同学,你看清楚一点,网址是http://local.joelonsoftware.com/wiki/Clarifications_and_Explanations,这叫做官方解释。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知識分子是指運用其智力研究、反思和推測、提問以及回答有關各種不同思想問題的人士。智力勞動者的統稱。

一般說來,現代關於知識分子有三種定義。第一種定義是指以從事思想、著作以及精神生活等方面職業為主的人士;第二種定義主要來自馬克思主義,知識分子是指從事教學、律師、新聞等職業的人員,這種定義在中國大陸比較流行;第三種定義指文化知識分子,主要指具有文化、藝術方面特殊才能的人,因其才能獲得某種話語權,從而能夠以這種話語權影響公眾和其它事物的人士。

在文化大革命中,有不少的知識分子被下放去勞動改造。[1]

公共知識分子是近年在中國大陸推出的一個概念,其標準為:

* 具有學術背景和專業素質的知識者;
* 對社會進言並參與公共事務的行動者;
* 具有批判精神和道義擔當的理想者。
--------
這樣你懂對於知識份子的定義了嗎?
不是光念了大學研究所寫些社會議題的文章就能稱做是知識份子。他的名銜有其定義,不是任意扣上去的美名。
--------
請先google知識份子。

“我对目前文科知识分子的判断:80%是不学无术者;15%是识时务者,与当局合作,名利双收;5%是灰心者,噤若寒蝉,自甘边缘。”
"敢问阮先生属于哪个部分? "

阮先生的判断稍嫌偏颇。不管他属于什么科,中国的未来都寄望于他这样的人身上。阮一峰们人数可能不多,但影响不小。愿阮一峰们不断努力。我虽老朽,还是愿意和他们一起尽绵薄之力。

季羡林和任继愈在同一天去世
季老是大家,任某没听说过~~

关于“四项基本原则”,从积极的一面想:
以前坚持4个,现在已经放弃了2个半。照这么发展下去,剩下的1个半,迟早会 ...

- 孙仲德

引用匿名的发言:

季羡林和任继愈在同一天去世
季老是大家,任某没听说过~~

但是后者官大啊

昨晚看完同一本书。

我接下去读书的目标是学习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和中国近现代史,呵呵。

昨天在上海,还好啦不算热啦
可能我在南昌呆习惯了 南昌才热呢 哎

话说现在初中高中的政治课本都是什么内容?

阮兄,看你似乎每天在家里工作。没有人交流,太辛苦了。很佩服你的决心和意志。我试了一下,很辛苦而且低效。佩服你。

我怎么觉得你翻译的是”up the tata with a tutu”,而不是”up the tata without a tutu”.

引用网页打不开的发言:
但是后者官大啊
印象中任继愈也是很低调的知识分子,所以任国图馆长这么多年,也没多少人没听过他的名字。也算著作等身了吧,但生前拒绝出版任何全集的。

一直在看阮兄的文章,从那篇JavaScript闭包到现在的他山之石。我是非常喜欢到这里来坐坐的,我也同时发现一个问题,就是阮兄每当谈起政治和自由的时候就会从心底发出一股悲情与无奈或者说是绝望。

其实阮兄,世上没有乐土,或许也只有当灵魂拜托躯壳的桎梏之后才能找到真正的自由。人应该快乐的或者,光明也是需要我们去不断的发现。社会问题想想说说就可以,但是不要把他看得过于重要,毕竟人不是为社会活着,我们也不是政治家,我们改变不了太多的东西。

阮兄,祝你每天开心。

再者我想多说一句,其实我也不怎么喜欢执政D。但是我还是爱着这片生我养我的土地,我还是有一颗炙热的中国心。因为我的家在这里。

你好,我是从google buzz中某人的文章分享里看到你的文章链接,最后到达你的独立博客网站来的,这段时间时不时看看你的文章,非常受益 ,谢谢你了,谢谢。特别一些有关创业的文章,但我发现用wordpress写博客全部都没有像新浪博客的博客目录功能,所以读起来非常费力,一直不知道你有多少篇文章,每篇文章写的是什么内容。

骑虎难下?难为无米之炊?

季羡林是一陀大便而已,阮兄已经抬举他了,这家伙在学术上是不学无术的一个家伙。

至于任继愈,不咋了解的就不评价了

我要发表看法

«-必填

«-必填,不公开

«-我信任你,不会填写广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