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岛事件30周年纪念及其启示

作者: 阮一峰

日期: 2009年12月10日

1.

今天是"美丽岛事件"30周年的纪念日。

30年前的12月10日,一群要求实现民主政治的知识分子在台湾省的高雄发动游行,随后被捕。这个事件拉开了台湾政治变革的序幕,直接导致了民主进步党的成立。

在今天这样一个纪念日,我想写一些我对这个事件的想法。

2.

我先简单介绍一下"美丽岛事件"的经过。

1979年,台湾处于国民党政府的威权统治之下,许多党外的进步知识分子感到非常苦闷,要求开放党禁,实现民主政治。

6月,台北市议员黄信介决定要创办一本《美丽岛》杂志,作为宣传民主思想的喉舌。他是杂志的发行人(出资者),请来了施明德作为总经理,因此杂志社实际是由施明德来运作的。

(图一 黄信介的照片)

(图二 黄信介被捕后的照片)

施明德绝对是一个传奇人物,他读中学时就以推翻国民党统治为己任,18岁考入陆军炮兵学校,目的就是学习军事知识,为发动军事政变打基础。21岁,他在金门担任炮兵军官时被捕,罪名是策划台独活动。在严刑拷打中,牙齿全部脱落,他22岁开始就是满口假牙。后来,施明德被判处15年有期徒刑,直到1977年刑满出狱。

(图三 施明德在七十年代的照片)

(图四 1980年3月18日,施明德出庭)

施明德加入杂志社后,就积极以《美丽岛》作为舆论阵地,开展反对国民党政府的宣传活动。他说得很明白,《美丽岛》就是"没有党名的政党",矛头直指台湾党禁、报禁和30年不改选的"万年国会"。

8月,《美丽岛》杂志创刊号问世,引起台湾岛内轰动,发行量一举达到10万份以上,创下了台湾杂志史的空前记录,成为了网罗台湾党外人士的中心。这引起了国民党政府高度关注。

(图五 《美丽岛》杂志的创刊号)

(图六 《美丽岛》杂志的发行通告)

9月8日,杂志社在台北市中泰宾馆举办盛大的创刊酒会,但是会场外突然来了一群"抗议"人士,以及随后赶来的大批"维持秩序"的警察,使得气氛变得很紧张。

(图七 创刊酒会的会场外,突然来了许多"抗议"群众)

(图八 许多警察在创刊酒会外"维持"秩序)

随后的三个月,这本杂志越来越像一个"没有党名的政党",在全台开出了11个读者服务处,但是相继遭到不明人士的恐吓骚扰,黄信介家中也收到了恐吓信。党外人士与当局的矛盾不断激化,整个台湾的政治气氛已经慢慢到达了一个大爆发的临界点。

(图九 《美丽岛》杂志高雄服务处)

(图十 《美丽岛》杂志高雄服务处)

3.

11月30日,杂志社向当局申请于12月10日在高雄举办纪念"国际人权日"集会游行,不出意料地遭到拒绝。施明德决定不理会当局的态度,照常举行集会游行,并准备了一些木棍,以应付可能的镇压。他们还派出宣传车,沿街号召民众准时参加。

12月9日,国民党当局突然宣布,高雄市次日将举行"春元七号冬防演习",禁止任何示威游行活动。这个决定很明显是针对《美丽岛》杂志的。

12月10日的白天,大批军警布署在高雄市的街道上,实行交通管制,禁止车辆入内。

晚上6时,《美丽岛》杂志服务处外,已经聚集了五、六百个民众。由于原定的集会地点被警察包围,施明德引导队伍转向另一个开阔地点进行集会。一路上,群众逐渐加入,手持火把、木棍开始游行,最后达到了数万人,人群高喊"打倒特务统治!"、"反对国民党专政!"等口号。

(图十一 游行队伍的照片)

(图十二 游行队伍的照片)

游行队伍遭到了警察的阻拦,双方爆发了严重的冲突。军警用催泪弹、电棍强行驱赶人群,群众还以石块和棍棒,两方都有流血。一直到次日凌晨2时30分,游行的队伍才散去,局势趋于平静。

(图十三 军警和游行群众发生激烈冲突)

当局事后宣布,当天共有183名军警负伤,群众受伤者无法统计,整个事件中无人死亡。这是二二八事件以后,台湾三十多年来最大的暴力冲突。

4.

事件发生后,国民党当局决定严厉镇压。

12月12日,蒋经国亲自慰问在事件中受伤的警察。随后,政府宣布查封《美丽岛》杂志社和各地的服务处,逮捕所谓的"首谋分子"。

(图十四 《美丽岛》杂志社被查封)

1980年2月20日,黄信介、施明德、林义雄、姚嘉文、陈菊、吕秀莲、张俊宏、林弘宣等八人,遭军事检察官以叛乱罪提起公诉,其余三十七人则被移送一般司法机关侦办。

(图十五 黄信介被押解入法庭)

1980年4月18日,警备总部军事法庭判决施明德无期徒刑,黄信介14年徒刑,其余姚嘉文、张宏俊、林义雄、林弘宣、吕秀莲、陈菊等六人12年有期徒刑,另有一些人士1至3年的有期徒刑。

(图十六 "美丽岛"案件法庭宣判)

有文章称,蒋经国起初有意杀掉一批人,但是被捕的党外人士得到了来自海外铺天盖地的声援后,他发出"不能有死刑"的指示。

值得一提的是,当时国民党政府新上任的"新闻局长",是37岁的政治新星宋楚瑜,他是那一届"内阁"中最年轻的"阁员"。在他一手操纵下,政府开动了一切宣传机器,宣称《美丽岛》杂志社表面上是杂志,实际上是一个阴谋组织,有计划的、有预谋的进行"叛乱"活动,鼓吹暴力。《美丽岛》杂志的领导者都为匪首及阴谋分子,而群众都为非理性暴民,整个事件中警察则是"骂不还口,打不还手"。

美国的《新闻周刊》和美联社发表报道,指出台湾官方媒体在撒谎,"美丽岛事件"本质上是一次对政治反对派的镇压。宋楚瑜立刻召开新闻发布会,以强硬的语气驳斥《新闻周刊》和美联社记者的报道,并宣布取消其在台湾的采访权。

(图十七 1980年3月20日晚,台湾"新闻局长"宋楚瑜对美联社的"不实"报导提出抗议,宣布取消美联社在台湾的采访权。)

另一方面,当年29岁的马英九正在哈佛大学攻读法律博士,他在其担任主编的《波士顿通讯》上抨击美丽岛事件受刑人,将这个事件称为"丑剧"、"逆流"。他写道:"依事实来看,政府凭着证据逮捕美丽岛事件肇事的首恶份子,完全是合乎法律的行为。我们希望治安当局对证据确凿的暴徒,本勿枉勿纵的原则,一律依法办理。"他还痛批参与"美丽岛事件"的台湾民主人士为叛乱集团,抨击为美丽岛案被告求情的余英时与陈若曦,同时建议政府该严格管制言论,台湾不该有美式言论自由。

5.

"美丽岛事件"使得台湾民主运动陷入了最低点,党外势力的骨干基本郎铛入狱,党外运动元气大伤,被迫转入低潮。但是,谷底也是攀爬的起点,绝望之中也孕育着希望。虽然民主运动遭到重创,但是这个事件使得党外人士第一次有了一个团结的核心,并且培养了一大批日后的骨干,更重要的是,它唤醒了人民。

整个审判过程备受国际瞩目,得到了广泛的报道。每一个被告都在镜头前提出了许多无可回避的政治问题,这使得大众开始认真思考自己的切身处境、政治制度的真谛,以及台湾社会的未来,为变革打下了群众基础。几年之后,当党外人士重新集结、卷土重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凝聚了更大的政治力量,并且怀着更坚毅的决心,最终将台湾的民主化推向了不可逆转的道路。

1980年底,台湾恢复选举"中央民意代表",美丽岛事件受刑人家属有多人参选,其中姚嘉文之妻周清玉、张俊宏之妻许荣淑、黄信介之弟黄天福都以高票分别当选"立法委员"及"国大代表"。

1986年,民主进步党宣布成立。

1987年,台湾解除了长达38年的戒严令,同年开放党禁报禁。

1990年,李登辉上台后,开始对"美丽岛事件"政治犯颁布特赦令。但是,施明德却撕毁特赦令,坚持要求无条件释放,李登辉不得不宣布当年判决无效。此时,施明德的绝食时间已经长达四年零七个月,接受了狱方3040次强迫插胃管灌食。

2006年,美丽岛主犯之一陈菊回到高雄市,当选为市长。当年事发地的捷运车站,被改名为"美丽岛站"。

(图十八 《美丽岛》杂志社的旧址,现在是一家眼镜店)

6.

"美丽岛事件"对台湾民主起到这样大的推动作用,我认为不是偶然的,它的经验教训可以归结为这样几点:

首先,政治制度出现了巨大的危机,是事件爆发的前提条件。1979年,美国与台湾断交,与大陆建交,这对台湾造成了空前的冲击,一时间人心惶惶,民众对台湾的地位和未来感到迷茫,台湾的政治制度客观上需要变革,扩大统治基础,而社会上普遍的人心压抑也需要一个发泄口。这是"美丽岛事件"发生的前提。所以说时机很重要,如果政治制度很稳固,这个事件是不可能发生的,或者说反对派根本无力动员群众。

其次,统治集团内部要有人支持政治变革。当时的国民党内部,其实有很多人支持或同情党外人士,比如桃园县长许信良就因公开参与党外人士活动而被免职。

再次,媒体宣传不可少,或者说革命要有舆论准备。《美丽岛》杂志本身能够创办出来,就是有一定言论生存空间的表现。后来,整个审判过程被广泛报道,更是唤醒群众支持的关键。试想如果所有言论都被控制,对国民党威权统治的质问得不到曝光,那么《美丽岛》终究也不过只是"一小撮"知识分子在书斋里的牢骚话罢了。

第四,必须要有国际环境的配合。美国的压力对"美丽岛事件"就非常重要,如果不是美国干涉,审判过程就会变成和以前一样的秘密审判。

第五,必须要有一个领导核心和相应的组织机构。施明德一个人单打独斗,根本没有效果,只有当他以杂志社为工具,团结其他党外人士,并且能够发动群众的时候,他才具备了动摇政权的力量。

最后,革命运动的成果往往都会被别人窃取。就像"辛亥革命"的成果被黎元洪、袁世凯、段祺瑞窃取,"美丽岛事件"在政治上的最大受益者,其实也不是黄信介、施明德,而是陈水扁、谢长廷、苏贞昌、张俊雄等辩护律师。当年30岁的陈水扁是一个成功的海商法律师,与党外运动并无关系,当别人请他为黄信介辩护时,他犹豫再三,事后还向黄信介的家人收了20万元的巨额辩护费。后来,他以此作为政治资本,逐渐控制了民进党,而真正的元老施明德、许信良、林义雄等人都因为他的排挤,先后退出民进党或被除名。

(图十九 "美丽岛"案件的十五人辩护团,前排左二是苏贞昌,前排左四为谢长廷,后排左三为陈水扁)

7.

上面的几点,其实讨论的都是革命的一些技术细节。但是人类整个的历史就是一部不断追求自由、追求解放的历史,从这个角度看,这些细节的有和无并不重要,因为自由是挡不住的,它总有一天要到来。

(完)

珠峰培训

stuQ

留言(57条)

我爱台湾。
不知道我们要像台湾那样还要过多长时间、流多少血、死多少人,我们面对的可是打败了国民党的尚黑,它是会开枪的种。

阮兄:
深刻 清醒 真实 醒人目 开人眼

施明德真是条好汉硬汉

致敬!

学习了~

施明德好Man

看到了希望吧,大陆也在慢慢积累

如果说台湾从美丽岛事件到迎来民主政治的春天,花了差不多近10年时间;大陆则需要更长的时间,甚至过程更加曲折和艰难。。。

好文,希望更多人看到!

理想主义者往往为机会主义者作嫁衣。但,理想主义者才是真正不朽的,而机会主义者,时间会让他现出原形。

正是大多数中国人认可了黑暗的存在,接受了黑暗为
他所不能改变的事实,黑暗才会这么长久的存在下去!

我们不需要暴力推翻,我们只需要不认可,并且充满希望,
在心中最深处勾画没有黑暗的美好未来。

小阮所总结的以美丽岛事件为导火索,所引发的台湾民主
进程之中,所必须要有的一些“技术因素”,希望能
为未来中国的同样进程提供一些借鉴。
这个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还是那句话,不,宇宙规则不是那样的,
宇宙的规则就是:没有规则!

宇宙的规则只不过就是:我们的心,我们所有人的心,创造了
我们的现实!

所有你所能总结出来的技术要点,都早被GCD所悉心研究的
透透的。光考虑(当然不考虑也是不行的)技术因素,只认为
必须要有技术因素才行,没有那些技术因素的外部环境存在,就难以改变黑暗现状,所以就失望悲观厌世,自暴自弃,同流合污。
不,宇宙的原理不是那样的!
宇宙的原理是冲破一切外部的条条框框,在最不可能的情形之下,可以制造出神奇,只因为我们“想要”!

所以,让我们一起去“想要”吧,如同傻子一样去渴望看似
最不可能实现的东西。

     你们共产党与我们老百姓【最新版】

你们的办公楼奢甲一方,
你们的上班可以打麻将,
你们的出行有警车做伥,
你们的公车总横冲直撞,
你们的家人大多在西方,
你们的小蜜们也很嚣张,
你们的住房有国家保障,
你们的工资总快速增长,
你们的吃喝有公款支持,
你们的娱乐有奸商献上,
你们的权力每天都膨胀,
你们的衙门总高高在上。

我们的供房得象奴隶一样,
我们的单车得给你们避让,(单车指自行车)
我们的工作越来越累,
我们的工资越来越少,(工资指实际工资,非名义工资)
我们的医疗越来越贵,
我们的食物越来越毒,
我们的苛税越来越增长,
我们的日子越过越紧张,
我们的冤屈已无处申张,
我们的权利早被党遗忘!(党指中国共产党)

我们的民工被驱赶像牲口一样,
我们的矿工每天都在面对死亡,
我们的父母被无情的炒掉,
我们的孩子就业也很紧张,
我们知道你们虚伪的模样,
请不要把我们当傻子一样!

你们的言语都是酒后失当?!
你们的行为都是一时荒唐?!
你们的孩子都是精英栋梁?!
你们的腐败都是个别现象?!

华南虎照完全只是正龙拍虎不当?!
煤炭矿难完全只是矿主非法经营?!
有毒奶粉完全只是奶农利欲熏心?!
贵大之死完全只是玉娇精神分裂?!

股市内幕交易你们视而不见!
银行呆坏烂帐你们都喊冤枉!
你们的处分不过是换个官当!
国家的损失全部要我们买单!

你们的政策不考虑我们的利益,只因为,
你们的权力完全源自强取豪夺,
我们的选举不过是一橡皮图章。

我们没有过高的奢望,
我们一直也都很忍让。

你们说我们都已经小康了,到底还想要怎样?!
我们说我们和畜生不一样,除了吃喝拉撒睡,还有一点点思想,以及对公义的渴望!
这不也曾经是你们的诉求?!

你们若要问我们还缺什么?
我们一定回答是圣雄甘地![经典]


——摘自《何健语录》,欢迎转载,谢谢支持!

小阮,我发表了两条评论,千万不要把重要的第一条评论漏了。谢谢。

也许有些话你现在,now,还一时接受不了,不能认可。
不过没关系。

总有一天,这些会被当作平常真理被大众所接受的。

长知识了!希望更多的人看到!

阮兄,

对于中国的政治前途,我持悲观的看法,中国大陆执政党的性质就决定了不太可能出现“美丽岛事件”,中国大陆走不了韩国、台湾的路,甚至连俄罗斯也不如。当下中国的现状离Democracy和Liberty渐行渐远,周围的朋友和同事对于Human Rights十分冷漠,没有几个人知道今天是Human Rights Day。

自由是挡不住的,但更需要生活在极权统治下的人们去争取
当那些为我们说话的良心犯被囚禁,我们又做了什么

共和国还很不共和

本质是美国对台湾的影响足够大到让台湾执政党有“humanity”的底线。有了这个底线, 就有了火种, 然后的燎原就不可阻挡。

现状是越来越多的人面对现实,选择犬儒。

关于辛亥革命的成果被人窃取的说法不对,成果是不能窃取的。当时清政府的倒台是墙倒众人推,当时只有只有袁世凯有实力任总统。这是力量较量的结果

各位有无注意到(图十六 “美丽岛”案件法庭宣判)中第二排施明德的表情?相对当时在庭的所有同党。

别简单看被满口牙打掉、绝食四年七个月的人,就一口一个Man,一口一个好汉、硬汉。建议阅读杨小凯的《牛鬼蛇神录》中“黄文哲”之死这一节。其间是那些政治狂热份子在极端的政治高压状态下的心理变异的生动描述!

不妨延伸阅读一下《深情呼唤中国人自己的现代思想家──发现呼延宇先生》

“今天的GCD已经不是昨天的GCD。今天,GCD不但不杀富济贫,还要‘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不但不再从肉体上消灭地主资本家,还要‘让资本家入党’。今天GCD不再搞人民公社了,相反正在搞私有化,搞资本主义。
GCD已经不再只是无产阶级的先锋队,它要‘戴三个表’,要成全民党了。GCD为了自己的生存也在改造自己,包括制度上的改造,法律建设上的努力。它已经基本上变了质,还在继续被改造。

GCD是一个有近七千万党员的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大党,要从外部不可能扳倒它,几乎是不可能的,就算能把它扳倒,以其巨大的身躯倒下来,就要把地球砸一个大坑,引发灾难性的大地震。受灾的首当其冲的就是中国的老百姓。

看着自由主义者们在反对GCD那义无返顾的大无畏的样子,使我想起了911,GCD的中国就像那纽约的世贸大楼,自由主义者们开着飞机勇往直前的向它撞去,完成了自己个人宗教般的使命,却不惜害死楼内的大量的无辜的生命。GCD既然已经在改造的过程中,我们就要给它一些时间,给它创造一些条件,加速它的改造和变化。 ”


进一步延伸阅读 :

lianhuashipin maozedong: xianweirenzhidegushi http://ifile.it/61gk9dp

野蛮的俄罗斯“反世界”_芦笛 http://ifile.it/k0im4oy

两者彼此映照来读,别有洞天!由此更能理解呼先生的理性和洞见!

施明德铁血真汉子
阮兄好文

同属中华民族,两岸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
谢谢阮兄好文!

无论如何,先谢谢阮兄的好文。
我原来也是义愤填膺。现在是犬儒主义。没办法,能怎么样呢

不为锦衣玉食,只为人间公义,挺了。
我活着,不是因为我能走能动,那是动物的需求,我有脊梁,不是因为我能站着,那是动物的想法,我活着,是因为我不同与畜生,我有思想,我希望泱泱中华大国重新屹立与世界名族之林,为中华之崛起而努力奋斗——

1.党国用的策略都差不多,就是用宣传机器肆意涂抹真相
2.残暴的国民党反动派在岛国尚且如此开放,吾泱泱大国实在是可笑呀可笑

怕的是信仰被扼杀抑或是没有了信仰,要么就是把信仰交给了撒旦

1,为阮哥担心。因为肯定有人很不开心。
2,G说得很好。
3,向“美丽鸟”致敬。

希望我们也有美丽岛这样类似的杂志。

台湾人看不起我们中国人,个人也是情有可原的:被人家看不起就有被人家看不起的地方,看看现在的“缺一那”,越来越像朝鲜!悠悠鸟几天前关了,现在大家都回去看阉割版的电影吧。

大陆的难度要比台湾大,国民党的思想文化统治比大陆做的差太多了,不过这又如何,一辈人,两辈人,一百年,两百年,自由的旗帜迟早会自由地飘扬

美丽岛事件之所以最后产生积极的效果,跟国民党制度的根子还是民主制度有关,再加上美国对台湾的政治能够施加决定性的影响,大陆这两个条件都没有,情况大不一样。掌握武力的统治者若一意孤行,对抗不会是个好办法。
我觉得万事应以开民智为先。百年前的中国为了救亡,没有时间为民主做智力和知识准备,现在我们有了。有本事的人现在就应该去当老师、写书、写文章,没本事的就好好教育自己的子女,再过一两代人,中国就会大不一样。
抛头颅洒热血的时代早就过去了,大家还是别跟现在的统治者们太计较,他们的肉身和意识形态肯定都不会活得太久。

原来民进党是这样发民起来的,的确不是偶然。

个人觉得应该把《美丽岛》这首歌的词作者演唱者都介绍一下,如李双泽,杨祖珺,胡德夫

写得真好

社会精英和大众的结合,资本和平民的合作,是台湾民主运动的得以实现的重要原因。任何的变革,民意和资源,缺一不可。

谢谢博主的这篇文章,让我知道了这件事的始末。
原来根本不知道这件事。
在中国,暂时做不了变革者,做一个布道者也是个不错选择。

写得真好,一如阮兄的风格。

我很想听听阮兄对蒋经国的评价。

大笑。美丽岛在台湾那种环境下,诚然是一个可供吹嘘民主示范。
但从现在回头去看,台湾的民主?不过是一种让政客随意玩弄的无聊东西而已。
由此可见,遵循同样文化的中国,真要搞这种东西会有什么后果。

引用邪月的发言:
大笑。美丽岛在台湾那种环境下,诚然是一个可供吹嘘民主示范。但从现在回头去看,台湾的民主?不过是一种让政客随意玩弄的无聊东西而已。由此可见,遵循同样文化的中国,真要搞这种东西会有什么后果。
台湾的社会你去多就知道,和你电视里看到的混乱不一样,和谐的很呐,我们要到那样的状态不知何年!

另外我想到,像阮兄这样的思考者在现在做了这许多工作,但如果情况有变,到时也会像文中所说,革命运动的成果往往都会被别人窃取。这种情况历史上多次重演,中国的情况也未必变得多好。

自由终将降临中国,无论要付出多少牺牲,我坚信!

LS,你牺牲不?

马英九说的好。

引用花农的发言:


台湾的社会你去多就知道,和你电视里看到的混乱不一样,和谐的很呐,我们要到那样的状态不知何年!

台湾再乱那也是民主啊~大陆就真的“和谐”吗?

昨天看到吴小莉采访吕秀莲,也说到了美丽岛事件。其实我并不知道来龙去脉的,看了一峰哥的文章,突然好像把《悲情城市》再看一次。谢谢分享了。

陈阿扁是当年美丽岛事件的辩方律师。吕秀莲,陈菊,马英九,宋楚瑜,施明德……好多现在正活跃在当今台湾政坛。

挺了

阮先生做了许多有益的工作。
我们也应该做自己力所能及的工作。

引用laoguo的发言:

正是大多数中国人认可了黑暗的存在,接受了黑暗为
他所不能改变的事实,黑暗才会这么长久的存在下去!

窃以为laoguo所言甚是。

历史上,台湾是个彻头彻尾的“移民社会”,
迁移来台者,都是对既有”经济“或“政治”现状不满的人士,
本质上,后脑袋上都有一根”反骨“。
既然都是赤手空拳来台,谁也不服谁,
看起来”很乱“,但是也产生一种”恐怖平衡“。

中国刚好相反,讲究”祖宗家法“与”安土重迁“,
鼓励接受现状,并且崇拜适应性强的人,
对社会现状不满的分子,被认为”混不下去“,
挑战权威的个体,很快的被”清除出队“。
惊天动地的【无产阶级】革命,
到头来又回到【社会主义初级阶段】。

社会,不过是众人的心态与行为的具体反应,
【社会精英】可以像欧巴马一样领导潮流,也可以变成【犬儒】,
决定因素,都要看这个社会的【主流价值】为何。

对这个领域比较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去读一下我所推荐的两篇台湾学生写作的硕博论文,也许可以让你对这个事件的过程以及意义有更深一番的体会:
台湾师范大学政治学研究所03年毕业生游毅然硕士论文《从「共识动员」论美丽岛军法大审的效应---台湾民主转型的关键》下载 http://bit.ly/18oxFN​

台湾大学国家发展研究所09年毕业生林泓帆硕士论文《美丽岛事件辩护律师团之研究》下载(点界面右上角电子全文) http://is.gd/5AN4e

你们怎么不留联系方式呢.楼主不是说当时不是史明德一个人在闹革命吗。哈哈,834529357

期待这天到来

民主是在立法打架,选举是推销子弹,

看了一下留言,自以为清醒者,知民主人权者不少啊。渴望当西方价值观与颜色革命的马前卒,可气!可笑!可悲!世界上不少国家的崛起,无不起于威权时代,而今却呼唤中国放弃威权统治,走所谓民主之路,无不等于自掘坟墓

引用知行合一的发言:

看了一下留言,自以为清醒者,知民主人权者不少啊。渴望当西方价值观与颜色革命的马前卒,可气!可笑!可悲!世界上不少国家的崛起,无不起于威权时代,而今却呼唤中国放弃威权统治,走所谓民主之路,无不等于自掘坟墓

支持,看着您的评论放心了

谢谢你的总结

我要发表看法

«-必填

«-必填,不公开

«-我信任你,不会填写广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