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知道的深圳八卦岭小印刷厂

作者: 阮一峰

日期: 2010年3月 6日

腾讯课堂 NEXT 学院

上一篇网志《"熔模铸造"图解》发出后,读者emi有一段很长的留言。

那是触目惊心的文字,为了让更多的人看到,我决定以单独一篇文章的形式,重贴一次。

===========================

我所知道的深圳八卦岭小印刷厂

作者:emi

去年,我参观了深圳市福田区八卦岭的一些印刷工厂。

那里就是城市里的工业区。印刷厂就设在许多有十几二十年楼龄的老房子里,租金通常是25-30元/平米。

那些印刷厂,通常属于私人或私人合伙所有,一两台印刷机的生产规模,面积100平米至500平米,大一些的为800平米至1000平米。为了节省成本,几乎没什么工作经验的工人也能上岗,并且上岗后基本没有岗前培训,直接干活。

上周,我又去那里,正好是春节后新开工的时间。在楼道遇到一个小伙子,也就十八九岁的样子,举着一支手,其中一根手指被切掉了一截,血一路滴滴嗒嗒往外滴。听说他是新招的工人,被切纸机斩断了手指。切纸机是一种靠重力切断的设备,几百张纸一次切断,何况血肉之躯呢。我想起,在那些印刷厂的生产间里,见过不止一个手指秃秃的工人。

在这些厂里,不仅新招的工人,就连老工人也是没有劳动合同的。所以,发生生产事故后,厂里最多付点医药费,止血包扎一下而已。而这个新招的工人,他除了恳求厂方不要因此将他除名之外,是不敢提任何要求的,因为否则他连一日三餐和住的地方也没有了。(这些工厂的工资很低,但是包吃包住。吃是一日两餐,就在车间里随便找个地方吃。工作时间是早八点到晚八点,中间休息一两小时吃饭上厕所等。住的地方我没去过,但据说是十几人一间的大通铺。)

据了解,这些工人都有一笔押金在厂方手里,这是他们进厂之前,必须要向厂方交纳的,厂里就是靠这笔钱控制工人流失的。为了不损失这笔钱,工人只好听任厂方摆布,让加班就加班、说推迟发工资就推迟发工资、不可以自已提出辞工,还要小心翼翼不能被厂方辞退......

自已提出辞职,厂方就会扣掉那笔进厂押金。若因自已原因被厂里辞退,也是拿不回那笔押金的。因此,对于每月工资千元左右的工人而言,选择权是非常有限的。说到这里,上面那个被切到手指的工人,他的简单包扎医药费也有可能要从自已的进厂押金当中扣除的。

另外,为了节省成本和招揽更多业务,很多印刷厂把办工区的卡座出租给那些跑业务的个人。每个位子每月800-1000元租金,电话网络费用自理(我想,这一招应该是跟出租汽车公司学来的吧)。这样做的好处,一是印刷厂不用养业务员,二是还会有一笔租金收入。

那些业务员由于自负赢亏,所以什么都敢答应,成交价越高越好。同时,由于他们坐在印刷厂里办公,也会给客户造成一种假象,以为自已找到了厂家,必然便宜又放心,以为不会吃亏挨宰。其实,印刷业报价涉及的因素和计算非常繁复,普通人根本没办法清楚分辨,只能模模糊糊被迫同意对方的报价。那些对业务较熟悉,较能说服客户的业务员,收入状况非常不错。

那些业务员通常会虚报一倍甚至两三倍报价,所以只要一个月接到一个单子,几百块钱的卡座租金便简直不在话下,收入也有了保障。但是,这样一来,整个行业显得乌烟障气,非常混乱。

至于那些开印刷厂、赚了些钱的小老板,他们工作之余做什么呢?无非就是打麻将,赌博。所以,我去不少印刷厂,常能见到麻将桌上散乱的牌张、红着眼睛熬夜后中午才来上班的这些人。

【相关文章】

* 《纽约时报》:珠江三角洲,每年4万根手指被切断

(完)

留言(35条)

原来去广东一个地方(忘记名字)出差看我们的订单,
进度赶不上,公司让工人加了三天三夜的班,大门锁起来,不让跑。吃的,住的,都非常恶劣。

國內這種企業N多

说真的,不敢想象深圳关内还有这样的工厂。。。。。


我们的政府在哪里?

理论上切纸机切掉手的机会是没有的,因为它的原理,是切纸时,需要一只脚踩住一个开关,然后左右两只手同时去按两个按钮,裁刀才会落下来。
楼主给出的配图上,可以看到这两个按钮和脚踏板的位置。

可能有千分之一的切纸机,会产生切掉手指头的机会吧,反正我是没有听说过。
还有一种可能,是一个人的手指头放在刀下,另一个人动用三肢启动开关,让刀落下来,这种机会也是极微小的。

比较容易让手受伤的是另一种机器,叫作啤机。
劳动合同确实很多工厂是没有的
加班也比较普遍,通常一天是12小时吧,超过12个小时的倒是很少,因为要两班倒。机器成本比人工贵多了。

印刷厂把办公区租出去,确实有这样的事情,不过并不是很大的问题。

印刷报价高一点,其实是很难做到的,因为现在竞争很激烈,并且那些客户都是经常要做印刷业务的,会同时找好几家报价,然后压价。

很少有一锤子买卖。

印刷报价的毛利润,一般在30%,但其实风险非常大,客户有可能做文件错了一个字,印出来就是印刷厂的责任,然后就要重印,这个单就赔定了。

我去过一家印刷厂,办公区挂了一个大大的标语:印刷是高风险行业。

开印刷厂的小老板,确实都非常辛苦,一天工作时间绝对在14个小时以上,有空打麻将的不是太多。大型印刷厂的老板相对来说轻松一点。

我在北方一家国营印刷厂开过5年印刷机,后来在印刷设备厂商做技术工作。

虽然看上去很残酷,可是从经济学上看,也许并不是那么难以接受。就如同最低工资和禁止童工,好的初衷不一定能达到好的结果。

1. 血汗工厂很多,可是仍然有很多人从农村外出打工。为什么?因为相比较而言还是工厂里的收入要高,城市里能接触到的东西也多,因此总的来说打工的生活水平可能相对高些。
2. 反过来讲,如果这些企业都正规化运营,恐怕一个也不能盈利。如果民营经济都垮了,我觉得对任何人,包括普通消费者和打工一族,都是有百害而无一利。
3. 回想改革开放以前,没有血汗工厂,没有私营经济和黑心资本家,可是那样真的好吗?或者说,血汗工厂和黑心资本家真的是问题所在吗?

我认为,真正的问题症结不在于血汗工厂本身,这是资本原始积累必然付出的代价。真正的问题应该出在教育,医疗,社会保障体系,政府腐败等方面,而所有这些问题的根源都指向同一个问题:政治体制。中国目前几乎所有的问题,归根到底是个政治问题。要解决这个问题,只能是逐步向民主化改革,逐步放开舆论。

对现行制度不满的同时,要问what is the alternative?大多数时候是没有更好的alternative,那么你再不满也是白搭;少数时候有好的alternative,但受各种当前条件的制约而无法实现。这个时候单单抱怨也是没用的,还不如脚踏实地用实际行动改变生活。这样的人多了,变化自然会快起来 。

资本主义国家即时在原始积累时期的血汗工厂,也还有工会最大限度来保障工人的利益,而我们的工会,是站在剥削阶级的一方!

常常失忆、moonykily、x 、simon,严重地支持你们,你们的观点都是很客观的,而且立足于国内的现实。
确实是这样,我们不能光抱怨,而要想一想,怎么样才能以付出最小代价的方式,取得进步。暴力革命,成本非常高。渐进式改革,应该是不错的选择。

simon 同志,国内有独立工会的那一天,就是多党制开始的那一天。想想波兰。我们伟大光荣正确的党是傻子吗?人家正在吃肉,你要夺人家的碗,人家会愿意吗?


以上言论也反映了我的矛盾思想,一方面担心暴力个梦成本高昂,一方面担心(也是必然)执政党不肯让出既得利益。

何去何从?

引用moonykily的发言:

中国目前几乎所有的问题,归根到底是个政治问题。要解决这个问题,只能是逐步向民主化改革,逐步放开舆论。

这才是真相。虽然残酷却也是真相。 更加残酷的是,我们党走到了今天,似乎就此驻足,不愿朝前了。这让很多的希望,都变成了绝望。

引用jo的发言:
说真的,不敢想象深圳关内还有这样的工厂。。。。。 我们的政府在哪里?

政府在1949年

引用Timesand的发言:

以上言论也反映了我的矛盾思想,一方面担心暴力个梦成本高昂,一方面担心(也是必然)执政党不肯让出既得利益。

从未见有利益集团会主动放弃既得利益的,除非有更大的利益,所以担心也是白搭

看到还有那么多的农民工生活在水生火热之中,好痛心啊!身边也有很多人生在福中不知福,对比之下人真是可怕的生物,人之初性本恶啊~

moonykily 说得好。

我小时候是在复印机纸厂里渡过的,“常常失忆 ”说的机器确实是的,根本不可能会有切到自己手指的机会,脚要踩住气门,二手同时按下按钮才会切下铡刀。

他们没有其他选择,有什么办法?
我还希望不要加班勒。

几位认为“根本不可能会有切到自己手指的机会”的仁兄请先读完博主给的链接再说。

还有x仁兄您认真的自问“what is the alternative?”了吗?
一个好的解决方案是不会从天上掉下来的。alternatives要靠自己创造。有个螂臂挡俥的G匪挡在我们追求幸福的到路上就能让我们停止前进吗?理应压过障碍继续前进才对。

有点危言耸听的意思,尤其中间一段什么押金之类的好像工人成了黑煤窑的工人一样被逼无奈。

事实上深圳普工很好找工作,没听说什么押金的,所谓吃饭住宿的问题也没此文章那么夸张,我们厂是9人一个两房一厅的住宿,随来随走。

这种文章很容易制造愤青。

PS:哦,我也是个工人,不是食肉者,谢谢。

我看网友"切莫一叶障目"就像他的名字一样,已经被一叶障目了。你每天都能吃上肉不代表别人也和你一样。你让我想起晋惠帝的一句白痴名言,“时天下荒饥,百姓饿死,帝闻之,曰:‘何不食肉?’”(资治通鉴卷八十三)展开翻译成白话就是:“天下发生大的饥荒,很多百姓饿死了,晋惠帝听说这件事后,问大臣:‘百姓怎么会饿死啊?’大臣回答:‘百姓没有馒头吃啊。’晋惠帝奇怪的问:‘没馒头吃,为什么不吃肉糜呢?’

押金,是这样的,我07年在义乌,饰品配件厂。押金一个月,走的时候,被无理扣去半个月工钱,住宿是一个房间六张高低床,睡满的话就12个人,在我呆的半年中住了6个人,员工流动性很大,没有合同,夏天很热,我夏天一个夏天基本没穿衣服,晚上不睡寝室,12点过后,楼顶凉快了,睡楼顶,扔张凉席躺下就睡。一天至少12小时。规定时间是早8:30-晚9:00但是干到晚上12点是常有的事,无加班工资,如果到12点就夜宵补贴5块。

哦工资是1300一个月(包吃住),外加全勤奖,全勤就是指一个月一次假都没请过,不过厂里规定一个月只放两天假。每天没日没夜的工作,即使每个月1300,你都没时间花。每个月发工资的时候那会计算工资,鬼都看不懂,总之怎么能给你少发工资就怎么给你算。

如果允许工人组织独立工会就好了。当然这种情况下,工人又需要领导,领导又可能借用无辜的工人达成自己的目的,改善了这一拨工人的境遇,反过去压榨另一拨工人。

每次来这个博客,都觉得很有喜感。

工人就算打官司也很少赢的
因为他们没有多余的钱去“疏通”关系

我在八挂岭做过3年,主要开啤机,不过后道的机器基本上我都经常见到,你说被切纸机切了一根手指,那我告诉你,那是不可能的事,因为要操作机器时是要两只手同时加脚一起才能开动,就算切也不可能只切一根手指,我想问的是你到底有没有真正了解过印刷,就你去了一次就说得那么的恐怖!还有你所说的关上门不让下班,那也是根本没有的事,我平时常常到其他的厂去抄更(就是自己这边没事就到别的厂打临时工),所以大部分做后道的师傅都知道认识,就从来没没有听说发生过这样的事!至于吃和住的,我就随便在这里说说吧 `吃是大部分不包的,都是到工业区饭堂买的,住都是在泥岗和二路,说什么大通铺,那也是不靠谱,不是有句话说,没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吗?你去看清楚和查清楚了在说,交什么押金什么的,那更是不可能的,就是新来刚去上班的时候,不包吃,要自己掏钱吃饭,那不叫押金吧,何况钱是在自己身上。

引用x的发言:

这个时候单单抱怨也是没用的,还不如脚踏实地用实际行动改变生活。

敢问一声,你所指的实际行动是什么?楼主的“不满”,“抱怨”不是实际行动么?

我们能做些什么?
我已经不敢想象了,因为好像什么都做不了。

我是经常去那一片地维修机器的工程师.楼主所说的那种情形,有一些只是猜测,实际情况是有所出入,但小企业的生存艰难,那是不争的事实!也根本没办法去支付高工资.一个小厂一年下来,要是不跑税的话.连买个单车的钱都赚不下来!

瞎扯,切纸机,是需要双手按两边的按钮+脚踩一个按钮才能开启的,另外切纸机的刀片前面有红外感应,怎么切掉的手指,神经啊,净瞎扯

LZ一派胡言。

我在八卦岭十年了,楼主完全是靠想写出来的,呵呵,劲瞎扯,劳动局就在二路,现在工厂都招不到工人。谁还收得到压金,劲扯。基本别机和切纸机都会买保险。不然一出事故一赔就是二三十万,直接可以把你厂封了。而且别机和切纸机机长都要学个一二年才能当机长的,生手谁会要你,只能打杂,印刷机机长就更不用说了,最少四五年的经验。

@retiredyo:

同意这位兄台的说法。本人虽没有做过印刷工作,但经常有印刷业务,对印刷企业还是有些了解,本楼主就是一个盲。

简直就是扯淡!老子在八卦岭那么长时间了会不知道?麻痹,朋友们要真想去就要现场看过才知道,这家伙简直就是抹黑深圳

中国的二流水准和三流水准的作家太多 ,但是终究大家是靠自己的经历和实际考察的结果得来的文档才予以发表 。 虽然没有出名 ,但是读者能够看到自己看不到的一面 ,我们只能说 , 这些作家的天时,地利 ,都不和 。 但是我们会对其赞扬 。

但是,一篇毫无事实 ,毫无深推的糊弄文章 , 可以糊弄无知读者 ,或是满足笔者空虚的幻想欲望 , 仅此而已 。 剩下的就是大片的谩骂 。 还不如趁早删之 。

楼主的人文主义情怀令人动容和尊重,但是这些文字确实是有些夸大其词,我住在八卦岭及附近多年,虽然这里早年多工厂,至今环境卫生等不是很好,但是楼主所说的情况真的是闻所未闻。被楼主的技术类文章吸引,但是其他的文章确实跟本人所见所闻大相径庭。难道只是为了哗众取宠,博一个关心底层民众的印象?但从楼主的大量文章中可以看到楼主博学广识,并且长期笔耕不辍,应是境界开阔之人,所以更加疑惑,怎会有这样的文字??

我要发表看法

«-必填

«-必填,不公开

«-我信任你,不会填写广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