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新世界》读后感

作者: 阮一峰

日期: 2011年3月28日

腾讯课堂 NEXT 学院

最近,我在整理以前的旧文章

突然想起来,十年前,我曾经写过一篇英国小说《美丽新世界》的书评,还未发表过。现在就把这篇旧文章贴出来,内容似乎一点没有过时。

==============================================

《美丽新世界》读后感

作者:阮一峰 / 2001.12.7


1931年,欧洲一片混乱。大萧条处在高峰期,到处是找不到工作的穷人,中产阶级面临破产,各国政府摇摇欲坠,极左或极右的思潮纷纷出笼。为了对抗危机,越来越多的人相信一个集权的政府将是必要的。

这种想法让一个37岁的英国人很担忧。他从飞速发展的汽车工业身上,预感到一旦集权的政府上台,未来的国家机器将不再用警察和军队来维持统治,取而代之的是各种高科技手段。统治的目标将是经济繁荣,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人类也将被改造。

他写了一本预言小说,提醒人们关注这种危险。这本薄薄的十多万字的小说,一经发表,就轰动了世界。随着时间的流逝,其中的预言不仅没有过时,反而历久弥新,变得更有现实意义了。这个英国人就是小说家阿道斯·赫胥黎(Aldous Huxley,1894--1963),这本小说就是著名的《美丽新世界》(Brave New World)。

小说中的"美丽新世界"有高度的物质文明,所有一切都是自动化的。人们不愁吃穿,享受着最舒适的生活,每天下班以后,可以乘坐私人的超音速飞机,去世界各地度假旅行。经济繁荣和享受生活成为整个社会唯一的哲学理念,也是唯一的宗教。第一个采用流水线生产的亨利·福特被视为新的上帝,他生产出第一辆"福特"T型车的1908年被采纳为新的纪元元年(小说的故事就发生在福特632年,也就是公元2540年)。

阿道斯·赫胥黎这样推理:人类认识到了科学带来的巨大生产力,享受了流水线生产出来的丰富的物质产品,也同时发现了这种生活模式的脆弱性。人类社会中的种种不稳定因素----大到战争动乱,小到失恋生病----都会影响到物质生产,进而在不同程度上使人类社会发生混乱和倒退。于是,为了保证社会的稳定和繁荣,保证各种物质能够源源不断的生产出来,实现人类的幸福,就有必要消灭这些不稳定因素。

"美丽新世界"的设计者认识到,改造社会的基础在于改造人。以前诸次社会革命,之所以成果不大,就在于它们对人的改造还不彻底。"美丽新世界"将利用先进的科学技术,在四个方面彻底改造人。

(1)杜绝有先天缺陷的婴儿,建立万无一失的优生体系。人的生产采用标准化的工业过程。人类的出生地不再是医院妇产科,而是类似高级养殖场的"人类孵化中心"。为了防止父母的不良基因遗传给新生儿,胎生被取消,人是直接在孵化车间里被创造的,身上只含有优良的基因,所有对社会稳定繁荣不利的基因都将被去除。

(2)并不是所有的工作都需要高质量的人来完成的。如果让有才干的人去干低级工作,他势必会感到非常痛苦,这就为社会不安定埋下了隐患。低等人的活只能让低等人去干,因为他们不会觉得在做牺牲。所以对人进行识别和分类是免不了的,识别工作从胚胎时期就开始了,不同等级的胚胎将接受不同的培养,并且用各种手段强化胚胎之间的差别,以便适应将来不同岗位的需要。比如,在胚胎发育的后期,等级越低的胚胎就供氧越少,最早受到影响的是头脑,然后是骨骼,这样就确保了这些胚胎无论在智力和体力上都是低人一等的。

(3)只给人分类是远远不够的,还必须让每个人安心接受自己的等级,热爱自己的等级,忠于自己的等级,这样才能避免等级之间的冲突。这必须靠宣传和教育来实现。在"美丽新世界"里,每个人从婴儿期开始就接受精心安排的说教,哪怕睡眠的时候,都会有一只喇叭对着你的耳朵,低声细语,反复灌输各种教条。一旦人在思想上接受了社会现实,认为发生的一切都是合理的,就不会有自觉的动力去改进社会,那么社会不稳定的因素就消除了一大半。

(4)人在日常生活中还是会产生很多烦恼和痛苦,必须找到办法来消除它们。最常见的烦恼有两种,一种是性压抑,另一种是衰老。性压抑是人类社会稳定的大敌。为了使每个人性欲都能得到充分的满足释放,"美丽新世界"提倡性的泛交,男女之间不再有夫妻关系,而只有性交关系。至于征服衰老,这"并不是因为要保证老年人的健康,而是因为老年人总喜欢消极退却,相信宗教,靠读书和思考混日子。他们会思考",这是对社会稳定的潜在威胁。所以必须"给他们保健,不让他们生病,人工维持他们的内分泌,像年轻人一样,给他们输入年轻人的血液,保证他们的新陈代谢永远活跃。因此他们就不会老。"

除此以外,"美丽新世界"还提供一种安全的麻醉药,叫做"唆麻"(soma),这种麻醉药"具有基督教和酒精的一切好处,却没有两者的坏处",一旦产生了各种烦恼,只要服了这种药,就会立刻昏昏大睡,醒来以后所有不愉快都会忘得一干二净。

"美丽新世界"的设计者明白,社会稳定的关键在于控制人的思想。思想自由是最大的威胁。新思潮的出现,往往是社会革命的前奏。允许一个人自由思考,接触各种思潮,将是极具有破坏力的。于是,"新世界"里不允许思想自由,因为这种自由的副作用实在太大,将有可能将人类幸幸苦苦创造的物质毁于一旦。在"美丽新世界"里,各种有害思想都象病菌一样被排除在外。人们不再需要宗教,因为没有什么可祝福和祈祷的,人们也不再信仰上帝,而转而信仰亨利·福特。国家用快乐和消遣作为思想的替代品,思想的空白被各种各样的娱乐和感官上的刺激所填补。

写到这里,"美丽新世界"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大家也就一目了然了。这是个极度繁华的世界,又是个人地位极度卑微的世界。人丧失了思想的功能,只是作为社会的附庸而存在,社会财富不仅是人享受的对象,更成为了人为之服务的主人。幸福本来是人生追求的一种目的,现在却反过来成为人的枷锁,这不能不引起我们的深思。

赫胥黎写作这篇小说的时代,二十世纪的科学大爆炸才刚刚开始。七十年过去了,小说中的许多预言已经实现(比如克隆技术),而且人类社会的某些发展似乎也正朝着小说中的方向前进。也许现在我们还说不上来,理想的社会应该是什么样,但至少《美丽新世界》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反例,不理想的社会可能是什么样。

对于这样的社会,尽管它有那么多的好处,我们的回答也仍然象书中"野蛮人"(指来自"美丽新世界"以外的人)的回答一样:

"我不需要舒服。我需要上帝,需要诗,需要真正的危险,需要自由,需要善,需要罪恶。"

"实际上你要求的是受苦受难的权利。"

"那好,"野蛮人挑战地说,"我现在就要求受苦受难的权利。"

"你还没说要求衰老、丑陋和阳痿的权利;要求害梅毒和癌症的权利;要求食物匮乏的权利;讨人厌烦的权利;要求总是战战兢兢害怕明天会发生的事的权利。要求害伤寒的权利;要求受到种种难以描述的痛苦折磨的权利。"

良久的沉默。

"这一切我都要求。"野蛮人终于说道。

(完)

留言(44条)

最吸引人的是那个思想家的流放岛,在那里一定很有趣。
但是总统放弃了去那里的机会,而选择做总统,他告白的那一段是全书最精彩的部分。

我觉得《美丽新世界》是哲学问题,简单地否定这样的世界是莽撞的,这牵涉到人类对科学的恐惧,生命终级的追求,世界观等多方面。

这样的世界让我想起了电影《千钧一发 Gattaca》

还是保留痛苦比较好吧。

那我们追求的是什么啊

不论大刘以什么动机来写 SF,他说:"科幻是种生活态度",很对,
现在深入社会开始被生存后,很少有人可以享受到科幻这种心态了...

10年之前啊!

留个脚印。
你的blog是用Movable Type建设的吗?

人类最终回归自然

我认为中国现在就按这个路子走,1984是不太可能了

给人以思想自由,另外要有宽容,每个人都有选择的自由,可以选择堕落。。。

This is China.
This is the USA.

人类最终会灭亡,淡定吧。。。

还真的有soma这种药,镇静止痛的,俗名是muscle relaxer.

这是更高层次的文明,一个统一完整的意识,代替单个意识个体。
请参考基地系列中盖亚文明的设定吧。

谢谢你的分享,写的非常好。

还没看过 很想去看看 那就先不看你的评论了 免得先入为主 呵呵~

我还是愿意活在现在这个世界,尽管充满矛盾

我记得美国曾经拍过这么一部科幻片,就是讲述这么一个世界,那时候人们被分成高低等级,有一个低等的年轻人偶然机会下意外伤害了一个高等年轻人,于是他就利用高等年轻人的指纹和眼虹膜,过着他从来没想过的美好生活。。。直至低等年轻人被发现,那个世界的统治者更加严谨高低等人的界限。。。那些低等人永无享受“天堂地狱”--人间应有的生活。。。

各个大小非不就是领导及其子女的合法权力换来的钱嘛

只是很会隐藏换了个名字不引人注意

余秋雨就是小非都算不上

这些钱都套现后,领导都是富人

再公开财产,反正都转移到国外了,无所谓

就算中国垮了,他们依然是富人

美国的没收独裁领导收入的法规非常好

没有痛苦何来幸福?

在這本書面前,我只能覺得自己的想象力蒼白無力。

人类本身的不完美,就决定了无法生活在完美的环境中
缺陷+适应缺陷的环境,才是永远的幸福
可惜这都是不确定的,主动生活才是~

痛苦教会了我们思考,看来思想已经被启蒙,当然还没有发现代表性的人

野蛮人挑战地说
~~这个翻译不妥当,可以说:野蛮人毫无惧色/野蛮人毫不退缩

你写的真的很好,我一直在看,还有那个 卡尔维诺中文站, 卡尔维诺是我第一个读完的作家(当然看网页太累了我都是看书的)。

我觉得太多人已经在美丽新世界里面了,放弃思考(的痛苦)换取一种所谓的好玩,所谓的平稳,甚至是同时放弃了自己最为一个个体的存在,就比如是一个alpha plus或者是beta,只有作为集体的意识而没有自己的思想,这种对于思考的放弃和吃soma其实是差不多的。

没看懂啊。。。

那最后谁是统治阶级啊??以及成为统治阶级的approach?

没用的,人能自我发觉


结果就是人只能越低等越稳定,只有对自我,自身,周围无任何意识的人才不会痛苦,这样的人是行尸走肉,对新世界越安全,人反正越低等也无所谓什么痛苦,死就死,死对低等人是解脱,最后那些高等的人只能自己互相繁殖,而且高等的人之间也会互相竞争,最后变成也要执行上面的政策,高等人也要成为低等人,最后社会瓦解,不存在。

最后变成高等人要自己互相竞争,痛苦变成从低等人转到高等人身上了

将所有人都变成低等人就是社会的最终结果。

当然,这个过程很漫长,高等人有一个缓冲阶段,等低等人都死完,就轮到高等人了

禁止偶像崇拜,禁止其他人能凌驾于其他人之上,禁止偶像行为,禁止作秀,使人看不到其他一切,没有自我意识,没有感情,就不会痛苦,死就死

不能解决这个,所有人都会面临回到上面问题

缓冲阶段很漫长,所以所有人都痛苦,中国的渐进改革就是这个类似的过程,改革了30年,牺牲了2代人,被改革的人就是痛苦的人,而那些改革中可以套利的人就是幸福的人,他们改革后新的社会凭借旧的套利依然可以幸福,所有的痛苦都给渐进改革其他的人承担了。


我们需要一个养老机构,把这些渐进改革受害的人养起来,这样痛苦或许可以得到稍微弥补

这个机构是自助式的,不被别人拖累,也不拖累别人,双方需要拖累的,由组织提供公共服务解决,公共服务就是由国家对渐进改革造成的受害者进行改革后制度成功后的心灵安抚和补偿

减少各类专家的直接出场次数,所有专家的服务都被打包提供自助服务,不需要什么人说教

减少专家的价格,专家提供自助服务应该价格可以做到很低廉。

减少能让人产生不舒服,不幸福的场景,人员,让这些人消失,不能消失不提供场所和媒体给他们展示,如果非常展示,我可以选择屏蔽这些人

而不是我喜欢看这个,你塞进另外一个,我不喜欢,你天天让你看恶心你,就堵你面前,让你没脾气

人是有自我意识的,你这种不断挑衅,不断侮辱,不断恶心,没用的。人是有自我意识的,没有自我意识的不是人,是行尸走肉

我对心理干扰那些人不是很欢迎,他们自作聪明

我觉得搞错了,不是人有问题,而是社会有问题

这个人不去改造社会,设计社会,去改造人,设计人

明显就是把简单问题复杂化,把复杂问题简单化,把问题的根源搞错了

这个人为什么不去设计一个更加复杂的社会,而却去设计人

人是活的,有意识的,你去设计改造人,完全是以一个居高临下的姿态,除非这个设计者自身不是人,是另外一种生物去管理控制另外的生物,类似人设计一个猪圈养猪。你知道猪喜欢干什么吗。

社会适应人,比人适应社会更合理,

美丽新世界是一个世界,而一个固定规则的世界是迟早崩溃的,因为你这些规则是限制别人迟早会限制到你自己头上,设计者设计出这些规则是要进行规则套利,维护某些既得利益者

如果设计一个多元社会,不同的人在不同的社会那才是人性的真实

设计者明显智力地下,混淆是非,缺少研究事物本身的能力

这个书是有问题的,我认为这样的社会不会成功,也不可能存在

迟早崩溃,迟早设计者和统治者自身遇到社会让他们痛苦,难受
最终修改这些规则

人的生产能力一般远大于其消耗能力

社会是否需要这么多人都变成无意识的生物去拼命生产,我认为是有问题的

你生产什么?

低等人也不可能能生产出什么,这个社会的高等人需要低等人的体力还不如好好研究出机器,机器的体力又大又快,加上智能,完全可以取代那些低等人,这样也没必要把那些人搞成低等人

直接把这些就算是因为事故的低等人养起来

我认为人有能力生产出这个社会,让社会有能力养活所有人,社会需要的是完善制止作恶的人

人是有理性的,对于喜欢对其他人施加暴力作恶的人要让这些人尝尝暴力作恶的滋味,直到他们害怕,这些人对社会的危害远大于什么低等人,物质

我认为物质完全足够,毕竟不奢侈消耗物质并不会需要很多,很多物质都是循环利用的,人一生创造的价值远大于其消耗的

充分发挥这些人的自主比制造一个什么新社会还搞一个美丽的虚伪修饰词要实际的多,人性的多

美丽新社会,鄙视,我认为是丑陋邪恶社会

是低等动物才会衍生出的社会

高等智力动物是绝对不会出现这样的社会的

设计者和统治者首先要认识到自己也是他们的一分子,要有长远眼光

这种作恶的社会,也许不会清算到他们头上,但一定会将他们的子孙一下子全部清算掉

做事只看眼前的设计者和统治者迟早遇到问题他们无法解决,需要重新推翻完全重来

那个时候就是他们痛苦和他们的子孙痛苦的时候

建议好好考虑设计宗旨

人是有智慧的,有自我意识的,只有有自我意识的人才是完善的人,高等的人,才会让社会更发达更完美

你这种把人都变成低等动物的设计者和统治者,迟早自己和子孙在以后的高等人规则套利下,竞争失败成为规则边缘人,也成为低等动物和低等人,被直接送去低等区间

我是不认可这种社会

这种社会不是解决问题,是限制,压制,管制,甚至通过批量灭绝的犯罪手段迫使其他人屈服,受害,受难

你们这些设计者和统治者迟早遇到被其他执行此路线的设计和统治者按照你们自制指定的全部被清除掉

中国历史上的皇族早期一般都不灭族,失败了,就被养起来,到了后来有人开了先例,王朝灭亡了就对先朝王族全部诛杀

这些人诛杀别人迟早也被别人诛杀他们和诛杀光他们的子孙

因为你的制度设计有问题

邪恶迟早得到清算,而不是什么美丽新社会

再次鄙视这个无耻的组合词

它不能代表我

一个没有自我意识的人,他的智力绝对无法开发,发挥,是一具行尸走肉,也不会使这个美丽新社会更美丽,

所以泯灭人性的社会只会不断自我崩溃,自我毁灭,形成循环

中国的封建历史就是这个循环

这个美丽新社会也不会例外

这个社会没有底限

尤其是最后一段,野蛮人的话是对谁说的?它凭什么有这个资格?能决定野蛮人一切人的完全可以无须理会野蛮人的任何话。按道理,有权力给它这么多苦难的人,完全可以否认自己对野蛮人许诺的任何承诺和一切。即便野蛮人要求得到这些苦难,那个对话的有权力的人也可以不认帐,不承认,不保证。野蛮人说自己愿意承受,它也没有资格选择,它说自己愿意承受和不愿意承受,谁会把它当一回事。谁能保证他得到了这些就能获得什么?

社会就不能让临时失败者有一个疗伤养老心灵疗伤的地方吗?我认为他们都是正常人,科学需要不断反思自我,才能决定自己是否哪步出了问题,所以研究科学(或者学问,问题)的人容易得
抑郁症。因为经常容易怀疑自我,我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导致问题无法解决,该往哪里研究,是否需要坚持下去,尤其是研究到后面很孤独没人能帮忙,没人能理解,所以搞研究的人很容易出现抑郁。因为这些问题都是对科学和自我之间的反思,搏斗

本人也喜欢研究问题解决问题,因为你要学习一个东西经常遇到其他不懂问题,而你又跳不过去,不能不学,所以当出现一些交叉问题,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自己又难以定夺的时候,深入研究问题的来源和起因,就是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

当这些问题很多而且不断建立在其他不懂问题上时,人就容易产生抑郁,我到底要不要坚持下去,我这是对的还是错的,而且外界往往会产生大量反对意见,你这么大了,还不自立,你搞了这么多年,还没成果?你读大学还不如一没读书打工的?各种问题都来了,制度不仅不帮忙,周围的人不仅不帮忙,可能个个都来一脚,断水,断电,断粮,断经济,

这些问题很多,我研究透了,就能成为我的一个优势,社会提供一些合理制度,我就能持续下去

现在好,一个美丽新社会,完全是灭绝人性的

不说了,我相信有无数人和我一样,只是表现不一。这些人就是需要一个养着他们疗伤的地方和制度。

之所以固执,就是因为这些问题涉及到自己的研究和信仰不能别人一说就动摇,很多问题需要坚持,如果你不坚持说明你缺乏对科学的尊敬和理解,遇到别人一说你是错的,你就放弃了,就算是做学生,也经常对答案到底是哪产生激烈争论


做学问,尤其是理工的人都必须这样。除非你是学术混混,靠综合别人意见过日子。不象学文的,怎么说都有理。


希望设计者和统治者能明白这个。

我相信全国很多大学生(出名大学和不出名大学,有前途的和没前途的,成功的和失败的)和研究者,存在大量这些抑郁,非常固执,偏激,彷徨,容易逃避不做选择的心理受伤者

因为这个行业就是对人的思想灌输各类知识,各类定理,多如牛毛,是非观非常重要,科学和学术不坚持就是造假,而坚持又是压力,不仅自己压力,信仰压力,信念压力,人的生理极限压力,压力大,社会又不适应,

受了这么多思维辛苦,体力辛苦,反复纠缠,反复思考,很容易使人疲惫万分,崩溃,信念摇摆,人不能否认自己,你辛苦研究的东西,别人随便一句轻佻的否定,是谁也受不了,但人又要面临经常怀疑自己的研究和问题到底是对还是错的纠缠,所以怀疑,摇摆,固执,偏激,我相信全国很多人都是这样

他们都应该是战士,遍体鳞伤,无人安慰,无处安慰,无力安慰,无条件安慰

没有人懂

这应该是民族伤痛,调查一下,我相信大部分都有这个,只是有的表达不出来,不愿意表达,还没崩溃

本人sina blog私密发了一篇这个补充的,欢迎有心人去理解

我的天,ssdt,你竟然能一次性连续发这么多评论?

把“新世界”写在小说上,谁好谁坏大家一看,当然就明明白白。
可是
现实世界的发展往往没有那么一目了然,也就是说:
当大家也许已经处在某种类似于“美丽新世界”的社会环境中的时候,大家却还没有意识到,却还觉得一切正常。
这,才是有意思的地方。

给大家出个问题:
随着科技的发展,网络的发展,卫星定位的发展,直到有一天,到了在技术上已经能够实现给人体植入某种全球定位联网监控的皮下芯片的时候,并且规定婴儿出生后必须要统一植入的时候。
我们怎么办?接受不接受?
谁都能看出来,这种技术现在已经根本不成问题了。
我说的也不仅仅是中国政府,而是假设全球各国政府都觉得有必要给人体植入这种芯片来更好的服务/管理人类的时候。

当这一天来临的时候,当民主国家的人民需要通过全民公决来决定是否实行这一植入计划的时候;当独裁专制如中国/北朝鲜的人民被迫在专制政府的压力下接受这种皮下移植的时候。

你会怎么办?你会做何种选择?
我又能怎么办?你也许会说。
说不定到时候你会有1万个理由来让自己接纳这项移植,并将之视为崇高的爱国行为:干吗不植入?又没有什么坏处?你会说。

《美丽新世界》只是类似于一个儿童读物,提供给我们思考的开端。
而真正的现实,将使我们面临更大更复杂的选择问题,该往左还是该往右的问题。

在这个时候,
哲学的重要性就显现出来了。我所说的哲学决不是让一般人头疼的大部头著作这种人类哲学。
而是:宇宙哲学!
而是:你之所以成为你自己的:原因,目的以及过程。
这些宇宙哲学很好懂,学习这些宇宙哲学能让我们在今后世界中越来越多,越来越复杂,越来越善恶难辨的问题中,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现在有点美丽新社会的景象了没?

好!楼主不知是何许人也?真想结识之。

悲观的预言,不少荒谬都在合情理之中。世界以后会怎样?

渴望唆麻的人只有我一个人吗?

民主 文明 自由 富强 可以作为满足自我追求和社会发展的方向。
当失去进去精神时,进取者会思考如何改变。
在西方,进取者在管理者中诞生的比例更多。社会的结构决定了管理者有更多的思考资源和思考必要。社会的结构由历史的发展决定。
思考者同时也是管理者时,思考的内容自然带入了管理的思想。
被管理者的自由被部分的变相剥夺了,人与人之间不再平等。
被管理者部分丧失自主权,不能自主。发展下去产生矛盾——当人与人不再平等时,管理者将会漠视被管理者的需求,如同弱国无外交一般。管理者将会欺压被管理者。
美丽新世界就是一个管理与被管理的世界。管理者进入了狭小的思想胡同,并且幻想如何解决。在此我感觉到了不和谐并且思考不和谐感的来源。结合我的世界观有了上面的观点。
当个人意识不到自己的落后 没有独立的物质基础和正确的世界观,就容易被外来思想所左右。
西方的教育都分成了两种:精英教育和平民教育。大概是这样把?我没去过,但是符合我的世界观的,符合逻辑,我比较容易相信。
西方社会产生了阶级,并且产生了维系阶级的相关教育-精英教育与平民教育。在此基础上实现美丽新世界的构想实现的几率不小。环境塑造人的思想,人思考学习适应融入环境,人成为环境的一部分,影响其他人。互相交往的人成为圈子,圈子套圈子形成关系网。
"高质量的人"与"低等人",很明显的名词称呼,不是吗?将拥有不同的教育环境,成长基础,人际圈子。成为同一个"地方"的不同人。

——世界一直在那里 但是我所知道的世界只是 我见,我思,我想——我看不到整个世界。所以我不笑话模象的盲人,我也是一个摸世界的盲人,我之所见只是世界的一角。所以知道的越多越觉得自己无知。我不能也不想摸透整个世界,但是我坚持多摸摸。


我要发表看法

«-必填

«-必填,不公开

«-我信任你,不会填写广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