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转变和对策

作者: 阮一峰

日期: 2011年3月15日

腾讯课堂 NEXT 学院

谢国忠的最新文章,写得太好了!


标题尤其好,《政府要做的,就是少从家庭部门刮钱》

我越读越激动,忍不住要长篇转载他的言论。

==============================================

一、什么是中国发展模式?

中国发展模式的核心,就是拉动固定资产投资,短期内对GDP产生巨大的影响。

当投资完成以后,国内需求却不足以支持这种投资。因此,出口成了关键。

二、为什么政府从家庭部门刮钱?

为了给更多的投资进行融资,政府必须不断增加收入。通过税收、收费和房地产销售,地方政府增加了收入,但却削减了家庭的收入与购买力。

投融资的紧迫性,降低了政府在诸如教育和医疗卫生等方面的公共支出。

除了收入,地方政府一直在最大化借贷,进行超额固定资产投资。这推动了过去几年货币的巨额增长,从而导致了今天的通胀。

通货膨胀就是对穷人的掠夺。

三、为什么中国模式无法维持了?

中国模式依赖全球出口需求。如果发达国家经济不增长,中国的出口就无法维持过去的高速增长。

如果中国的出口增长在最近十年放缓到每年10%,那么经济增长率就会下调一半。

四、中国经济转型的关键

必须增加内需。

中国必须制定目标,使消费占GDP的比率每年增加一个百分比。

关键在于增加家庭收入在经济中所占的份额,降低大项目(如住房、教育、医疗等)的价格。

五、政府必须立即着手的三个转变

1. 把个人所得税最高边际税率从45%削减到25%

中国的个人所得税主要落在了中产阶级白领身上。高收入人群根本不怎么缴税。他们拥有自己的企业,负担其个人开销。他们的个人所得税率就等于企业所得税率,也就是25%。过高的税率只会削减新兴中产阶级的消费能力。不降低税率,促进消费只能是空谈。

并且,中国应将增值税率从17%下调到12%。在中国,增值税就是消费税。17%是世界最高的此类税率。高消费税与投资最大化模式是一致的,都把收入从家庭转移到了政府。如果政府真的希望改变发展模式,增值税就要降到合理的水平才能鼓励消费。

2. 把储蓄利率提高两个百分点,消除负实际利率

中国的中产阶级都是储户,而国有行业和企业都是借贷者。负实际利率就是一种中产阶级税。这对经济发展不利,而且极不公平。

过去八年,中国存款的实际利率几乎为零。这样就少付了储户相当于超过GDP13%的利率,2010年约为5万亿元人民币,这是国有企业全部利润的2.5倍。没有任何其他国家对待储户像中国这么糟糕。

中国国有行业是最大的借贷方。中国的利率政策不应该是一种把钱从中产阶级手中抢到富人和权贵手里的抢劫行为。

3. 把房价调低到全球平均水平

也就是每平方米的价格不应该超过两个月的税后收入。

政府已经讨论了三年房产价格降温,但却几乎没有任何效果。

市场最终冷却了下来,但这是因为通胀迫使货币从紧。但是,房产价格还是太高了。降温不足以使之成为中产阶级的消费品。

六、房地产市场的对策

经济适用房只是政府用来减少社会不满情绪。即使这项策略成功了,也难以促进社会和谐。

房地产市场的真正目标,应该是中产阶级能够买得起商品房。

很多人争论说房价是市场现象,政府干预无法起作用。这种论调是不正确的。政府拥有所有土地,土地成本和税收占了全部售价的一半以上。中国房地产市场是政府的产物,而不是自由市场的产物。

控制房价的一种简单方法就是控制投机。高资本收益税将抑制投机需求。政府应该征收50%-90%的资本收益税,而不是征收房产税。这能够直接针对炒房者,而不会影响最终的房屋使用者。为什么执行就那么难呢?

七、医疗改革的对策

医疗体系的不确定性给人们带来了恐惧和担忧。人们永远无法知道会花多少钱。实际上,如果一个人患了重病,那么他或她的家人就只能任由医院摆布了。正是这种担忧吓得人们不敢再花钱。

政府控制的系统并没有为人民服务。我怀疑国有制度内的改革将是不够的。最好是能引入竞争机制。应该允许私人资本进入这一领域。当政府控制不起作用,我们应该给市场一个机会。

八、教育改革的对策

中国教育体系非常昂贵。教育支出不是来自学费、书费等这些正式项目。其他非正式项目的花费要高的多。穷人家的孩子在学校里属于弱势群体。

近期,高校招生有一些创新。我担心,无论这些改革在理论上听起来有多好,偏离严格标准化入学考试只会给不公平开后门。恐怕一些改革的建议实际上也就是为了实现这一目的。如果中国的大学录取受制于金钱和关系,那么人民也就被剥夺了子女前途的最后希望。

九、政府继续刮钱的后果

中国经济再平衡很容易,政府要做的就是少从家庭部门刮钱。

如果无法很快做到这点,中国可能在未来10年内经历滞胀。国家稳定可能会受到威胁。

(完)

留言(44条)

耶鲁大学陈志武教授讲述中国人为什么勤劳而不富有

我相信不是高层不知道这些对策 而是牺牲既得利益者的对策无法施行
日益庞大的政府开支很难从富人获得 只能加大对穷人的掠夺 我对未来还是很悲观 那根稻草迟早会压下来的

一旦形成了搜刮文化,再想撼动是何其之难!

非圣人不能为之,但是圣人不常有!

我想提的是中国特色。
谢国忠老师的分析看法非常正确,一针见血,但是没有考虑ZF行为。往往最终沦为空谈。
中国有没有阶级?肯定有!
西方经济学在中国不能完全适用,我觉得有两点,一是中国不是完全的市场经济,二是没有充分考虑中国政府的特殊性(中国特色)。所以老百姓都觉得对的总是不能落实执行。因为如果执行,就会伤害无产阶级中某个阶层的利益(中国只有无产阶级?),恰好他们掌握着决定政府行为的权利。。。。。。
所以,我们老百姓需要的是中国特色的经济学--政治经济学--才能作出准确的经济分析和预判;老百姓需要影响经济走势,就还需要与之对等的话语权。

没有仔细看,但是把最高税率从45%调到25%这一说,不靠谱。为什么降税率而不是提高起征点呢?我看是屁股问题而已。

进一步思考:andy这些难道都是很高深的理论吗?不是的。天朝养着的这些知识分子,都看不到这些问题和对策吗?不是的。政府高层也有精英,对这些问题都没有思考吗?不是的。那么,是什么导致了今天的局面?恐怕就不是经济学能回答的了。答案你们都懂的。好了,既然如此,你们是不是很绝望。我早就不报任何希望了。阮先生,这些转变和对策,我现在就可以告诉您,一个都不会实现。

阮老师,我以前很仰慕的你,但今天看到你激动的模样,觉得你平时是不是思考得太少了。陈志武叙述的几点里,根本没有提及要做到以上几条,最重要的是做什么?

“减员增效减成本”!

中国党政人员庞大,庸人辈出,政府管理成本庞大,机构效率低下。

假若党政人员不削减,用于他们自身的各种支出不受到严格控制,不学习先进国家的优秀管理制度,那么是永远做到全民共同富裕的。

这些,似乎是无法在和平的状态下实现的。

关于政治制度,我比较倾向日本的市町村地方自治体系,日本市町村和县一级的政府机构设置相当简略,部门数均不会超出十个。

知易行难。
各项政策与执行从来就不是向全体国民倾斜的,实际上,并非最高决策者不知道应该如何去做,而是利益集团的影响力要远远大于那剩下的99%的国民。这从连续4年的房产空调可见,从连续20叫喊的医疗改革可见。

有这个体制在,我觉得要实现这样的措施是十分困难的看.我对中国未来十分悲观.由于民众普遍犬儒,几十年内平和的过渡只可能是高层实权派有人要推动民主,可是看看五不搞.哎

谢 文精彩,摘选精粹
此类文最怕尺度,难于拿捏。本文可谓游走于刀刃之上,有庖丁解牛之势。
希望阮兄能在微博多推荐此类文,共习之

屁民可以用脚投票

赚的钱够吃饭就行,别存钱,别多干

多余的钱买粮食囤起来

花钱修一个储存室,囤积各类东西

减少对市场的直接依赖

前两天和一对瑞士夫妻聊天,人家那个社会,对比一下,就像我们生活在不是一个星球上,我对中国的现有体制改革持悲观态度,国家只是想混一天算两个半天,哪里民怨最大,做做样子而已,并没看到真正改革的决心。说房地产价格下降,年年说,年年涨,并不是不能做到,而且做了,政府财政收入就大幅下降,政府考虑的是自己的利益而不是老百姓,政府应该是和百姓在一条船上的,但是在中国,我感觉不到这一点。

“少从家庭部门刮钱”是个好的愿景,但标题好,不代表论述也一定好。
没看原文,单以摘录而言,有不少瑕疵。

“如果中国的出口增长在最近十年放缓到每年10%,那么经济增长率就会下调一半。”
连续7年放缓10%,就已经下调一半了。这是计算上的小问题。

“正是这种担忧吓得人们不敢再花钱。”
现在的情形,老百姓不敢花钱也许反倒是好事。
货币供应量这么大,老百姓若放开来花钱,买什么涨什么。实际所得的物质利益,并不会增加。

房价的论断也是如此。
文中也提到存款都是负利率,M2/GDP长期接近200%,钱拿着就是不停贬值。
除了买成房子,你还有什么办法保住自己的钱?


17%不算最高,我所在的国家瑞典消费增值税最少20%,一般22%。但是人家收税是用在福利上,不是用来增加政府收入。钱用不到公民身上,就不应该缴税

2. 把储蓄利率提高两个百分点,消除负实际利率,
没有任何其他国家对待储户像中国这么糟糕。
--------这个就是扯了,欧美日的利息几乎等于没有
利率提高2个点,企业更难了,
其他教育投入,住房等人口高峰一过自然迎刃而解,我更关心产业升级的问题。至于出口,其实这从来都不是大头

都不是问题的核心,别指望了!

阮小弟:看到你对如此的胡说文章激动,并且结合最近一些博文所流露出的心态,我只能说很失望。你终究露出了尾巴,让我又看到了一个被收买(派遣)的“和平演变”份子。

什么是真正的“忧国忧民”知识份子?是既要“忧国”又要“忧民”。“忧国”是要研究如何打败米国的那些跨国金融财团,如何防止他们继续采用“间谍”式的手段腐化我们的政府,挤兑我们的国企和大型民企,而不是攻击我们的政府,我们的政体。“忧民”是要研究如何帮助还未成为所谓“中产阶级”的农民工们成为“中产阶级”,而不是为“中产阶级”争取利益,谋求私利。

阮小弟,从你这一段时间的博文中,我看到的大多是心胸狭隘的呐喊,背地里透出的是那些“跨国财团”鼓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声音……太失望了。

引用yevon_ou 04年的一句——“从宏观经济讲,中国是越来越象80~90年代的日本,越来越复制着日本模式。” 其中尤其是房地产与出口最为显著。

引用makefool@163.com的发言:

阮小弟:看到你对如此的胡说文章激动,并且结合最近一些博文所流露出的心态,我只能说很失望。你终究露出了尾巴,让我又看到了一个被收买(派遣)的“和平演变”份子。

五毛哥,现在物价这么贵,你们涨薪了没啊?。。。

makefool@163.com
此人用的是标准的5毛体,请大家参观欣赏。

支持一下了!我也转载了!

爷看春晚是为了看初一。
看阮老师的文章顺带看看5毛。

该涨点了, 没看到猪肉都什么价了?

我也转载了,谢谢!
这让我想起了美国、日本等国家的“国穷民富”....对我自己的生活而言,教育和医疗都很贵。就拿27次药品降价来说,到最后还是“上有政策”;我的亲人住一天院(县级医院)耗费就打到了900元以上,这还仅仅是住院和输液.......


我对楼上关于“5毛”的看法是:就算你知道你看的人观点是错误的,你首先要从中学习正确的、也应该告诉他错在哪里,为什么错,是不是因为你的立场导致的?......我觉得虽然文章能看出“倾向”,但总不能用这个给人贴标签吧?

引用makefool@163.com的发言:
什么是真正的“忧国忧民”知识份子?是既要“忧国”又要“忧民”。“忧国”是要研究如何打败米国的那些跨国金融财团,如何防止他们继续采用“间谍”式的手段腐化我们的政府,挤兑我们的国企和大型民企,而不是攻击我们的政府,我们的政体。“忧民”是要研究如何帮助还未成为所谓“中产阶级”的农民工们成为“中产阶级”,而不是为“中产阶级”争取利益,谋求私利。
1、我觉得先把“阶级”的烙印从我们生活中去除了才对。

2、gov不对,我们就不可以说说吗?难道您认为gov就不犯错了吗?指出错误只是为了让gov做得更好,而不是攻击他。

3、资本主义的根本就是为了利益,腐化gov对他们有什么利益?行事更方便更好?那更凸显出那些gov人员的品质来了。我们的企业?如果我们的企业做得好的话,还怕他们的挤兑?

F、我难免由于自己的视野极限和立场做出不公平的评论。如有不足,请见谅并指出。

建国半个多世纪,GCD完全没有从革命dang到执政dang的转变,根深蒂固的观念就是“打江山就要做江山”。GCD元老说过,
“我们的共和国是千百万烈士鲜血染成的,不能在我们手里一朝一夕的丢掉”。
“茅坑是老子挖的,你谁有别想占去。
这本质上就是黑社会宣言,这种制度下,你谈什么实质性东西都是坐而论道。

天朝,等着重启吧。

看来阮先生的博客已被真理部关注了。

中国现在越来越像万恶的资本主义了。

说这些没用的。

你让刚有钱的财主减少收入。财主愿意么?

中国政府现在就是个爆发的财主。

经济学家只能从经济学的角度分析自己的问题,政治问题只是一方面,如果所有的经济学家分析到最后都是政治问题了,那就不需要他们了。

说简单很简单,说复杂很复杂,水不但深,而且很急

我期待的是解决方案,而不是整天分析为什么

就目前中国的现状,是一个非常庞大的统治群体在统治一个国家,而这个群体的切身利益都在从共同的人群(你懂的)获得,如果发生改变,必然会影响这个既得利益群体的切身利益,他们不会,而被攫取利益的人群的话语权和执行权几乎没有,所以,从内部发起和从外部燃烧都没有可能,因此结论就是现状不会发生质变,或者说在可以预见的未来,现状依旧,忍得住混得好就继续呆着,否则闪人就好了,其他都没门

引用微波信号的发言:

如果所有的经济学家分析到最后都是政治问题了,那就不需要他们了。

不是经济学家分析到最后都是政治问题,而是中国的特色是,政治决定经济

引用不争的发言:

我期待的是解决方案,而不是整天分析为什么

你敢吗?

引用makefool@163.com的发言:

阮小弟,从你这一段时间的博文中,我看到的大多是心胸狭隘的呐喊,背地里透出的是那些“跨国财团”鼓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声音……太失望了。

国外财团用合法的经济手段夺取了国企的市场,只能说明国企都是酒囊饭袋;国外企业用间谍腐化了政府,只能说政府是个垃圾政府。 如果一个人只能永远在温室中生存而不能直面自然,这个人就要被淘汰,中国现在所有的企业和政府都是只能靠闭关锁国,高压,垄断来维持自己的生存,根本不敢直接面对国际政治经济大环境。关于这个问题,所有人都知道解决方案了。

在这样的政府和企业之下,中国的农民永远都会在最底层。
忧国忧民小弟们早已经忧了,剩下的是不是你这样的老大哥带个头做事情呢。 如果你做不来,那就不要叫别人是小弟了,早点去钟南山拿着参考消息养老去吧。

引用老鸦的发言:
进一步思考:andy这些难道都是很高深的理论吗?不是的。天朝养着的这些知识分子,都看不到这些问题和对策吗?不是的。政府高层也有精英,对这些问题都没有思考吗?不是的。那么,是什么导致了今天的局面?恐怕就不是经济学能回答的了。答案你们都懂的。好了,既然如此,你们是不是很绝望。我早就不报任何希望了。阮先生,这些转变和对策,我现在就可以告诉您,一个都不会实现。

您说得很精辟!

@haitaiq 你先分清楚名义利率和实际利率再说话。@makefool 你是来搞笑的吧。

@maikefool 一定是来搞笑的。我想也不会有人派遣这样水平的五毛来给大家鼓劲。

关于“政府应该征收50%-90%的资本收益税,而不是征收房产税。这能够直接针对炒房者,而不会影响最终的房屋使用者。为什么执行就那么难呢?” 按照任志强的表述,房地产主要是作为投资品而吵起来的,老百姓本身则不是。地方政府或者所谓房地产央企,是靠和地方政府合谋,最终将房地产做成一个抽血机和各级融资平台。

显然,针对投资炒房者收取收益税,方法是可行的。之所以不这么做,一定是因为某种说不出口的原因。

贫富差距现在很大很大了啊...你们没觉的么?

想到个构思;

站在孔雀前我们看它很美,
站在孔雀后面我们看到的只是屁股罢了。

国家的政体要是能都站在前面我们就不用站在后面了。反之~~

引用makefool@163.com的发言:

阮小弟:看到你对如此的胡说文章激动,并且结合最近一些博文所流露出的心态,我只能说很失望。你终究露出了尾巴,让我又看到了一个被收买(派遣)的“和平演变”份子。

“忧国”是要研究如何打败米国的那些跨国金融财团,如何防止他们继续采用“间谍”式的手段腐化我们的政府,挤兑我们的国企和大型民企,而不是攻击我们的政府,我们的政体。

我不是什么知识分子,至多, 偶尔看看韩寒,今天偶然到了这里,算个愤青而已吧。看来我out 了,好高明的5毛体,谢谢后面的朋友提醒。

原来我们的政府还要别人用手段来腐化。。。

只有一个makefool@163.com在指责阮兄,其他的都支持阮兄。makefool也不一定是个五毛,但肯定是个利益既得者,说不好是个官员呢!
我现在在印尼生活,连印尼这么个二流发展中国家,老百姓幸福指数都比中国高!我都想移民印尼。可想而知,中国是个什么样!还老自我吹嘘什么改革开放三十年,成就辉煌!都不要脸!人家一个二流国家还没改革开放,就做得比你好了!
说到底,民主是个好东西,自由是个好东西。

哎,看到这篇又想起我的学习了。
郁闷,还不理解这些个,我真的要看书学习了。

ps:很佩服也很羡慕你的博学

每个经济学家都有自己的一套说法,我也不知道谁对谁错,还是从改变自己入手吧

我要发表看法

«-必填

«-必填,不公开

«-我信任你,不会填写广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