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适的三个主义

作者: 阮一峰

日期: 2012年4月13日

珠峰培训

来台湾之前,我就想好了,一定要去胡适纪念馆看看。

(图一,胡适,1891--1962。)

昨天终于成行,先坐捷运,到了位于南港的中央研究院

(图二,中央研究院,台北市南港区研究院路二段128号。)

然后,按照地图,找到了西南角的"胡适纪念馆"。

(图三,胡适纪念馆入口。)

=================================================

我喜欢胡适,是从大学期间阅读《胡适口述自传》开始的。这本书让我大开眼界,意识到真正的学术不同于官方的意识形态,而是一种生动活泼、引人入胜的智力追求。

(图四,《胡适口述自传》,唐德刚整理。)

后来,我大量阅读胡适的著作,断断续续读完了四卷本的《胡适文存》和一部分《胡适全集》。在治学方法和为人处事上,都深受他的影响。

(图五,《胡适全集》,安徽人民出版社,44卷,2003年。)

在我看来,胡适的主要信念,可以总结为三个主义:实用主义、实验主义和自由主义。

一、实用主义

胡适师从"实用主义"大师杜威(John Dewey)。他完全继承了老师的主张,不提倡研究那些抽象的哲学思辨问题,而主要关注一些更实际的、与人自身相关的问题,注重实践和工具的重要性。

胡适最著名的一句话就是:

"多研究些问题,少谈点主义。"

胡适认为,具体的问题比抽象的主义更重要。

"主义的危险,就是能使人心满意足,自以为寻着治病的根本方法,从此用不着费心力去研究这个那个具体问题的解决法了。"

他主张年轻人要把自己的人生,用来解决实际的问题。

"生命本没有意义,你要给它什么意义,它就有什么意义。与其终日冥想人生有何意义,不如试用此生做点有意义的事。"

(图六,胡适纪念馆入口。)

二、实验主义

怎么解决实际的问题呢?胡适说,要用实验的方法,强调证据。

"大胆的假设,小心的求证。"

"有几分证据说几分话,有七分证据不说八分话。"

更重要的是,不要迂腐和迷信,要敢于怀疑。

"读古人的书,一方面要知道古人聪明到怎样,一方面也要知道古人傻到怎样。"

"世间有一种最流行的迷信,叫做'服从多数的迷信'。人都以为多数人的公论总是不错的。"

"要用自己的头脑独立思考,不要轻易受人惑,不要轻易相信别人的理论,哪怕是我胡适说的话。"

"我这里千言万语,只是要教人一个不受人惑的方法。被孔丘、朱熹牵着鼻子走,固然不算高明;被马克思、列宁、斯大林牵着鼻子走,也算不得好汉。我自己决不想牵着谁的鼻子走。我只希望尽我的微薄的能力,教我的少年朋友们学一点防身的本领,努力做一个不受人惑的人。"

(图七,胡适纪念馆陈列室。)

三、自由主义

胡适认为,一个有用的人必须思想自由,而一个强大的国家只可能是由无数自由的个人组成。

"现在有人对你们说:'牺牲你们个人的自由,去求国家的自由!'我对你们说:'争取个人的自由,就是争取国家的自由;争取个人的人格,就是争取国家的国格!自由平等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得起来的!'"

"把自己铸造成器,方才可以希望有益于社会。真实的为我,便是最有益的为人。把自己铸造成了自由独立的人格,你自然会不知足,不满意现状,敢说老实话。"

"我们所要建立的,是批评国民党的自由和批评孙中山的自由。上帝我们尚且可以批评,何况国民党和孙中山?"

"反自由不容忍。"

在胡适看来,中国的封建礼教和专制主义,是自由的大敌。

"中国社会最爱专制,往往用强力摧折个人的个性,压制个人自由独立的精神;等到个人的个性都消灭了,等到自由独立的精神都完了,中国社会自身也没有生气了,也不会进步了。"

"中国的教育,不但不能救亡,简直可以亡国。"

"明明是男盗女娼的社会,我们偏说是圣贤礼仪之邦;明明是赃官污吏的政治,我们偏要歌功颂德;明明是不可救药的大病,我们偏说一点病都没有!"

(图八,胡适的卧室。)

四、人生态度

胡适用自己的行为,积极地实践上面三个信仰。

"要怎么收获,先那么栽。"

在为人处事上,他包容异己,乐于助人。

"我受了十年的骂,从来不怨恨骂我的人。有时他们骂的不中肯,我反替他们着急。有时他们骂得太过火,反而损害骂者自己的人格,我更替他们不安。如果骂我而使骂者有益,便是我间接于他有恩了,我自然很愿挨骂。"

"待人时要在有疑处不疑,做学问要在不疑处有疑。"

胡适的一生,历经晚清、民国、日本入侵、中共崛起等多个历史动荡时期,即使在最黑暗最困难的时候,他也对未来抱有信心,从不放弃和动摇。

"我们要收将来的善果,必须努力种现在的新因。一粒一粒的种,必有满仓满屋的收成,这是我们今日应该有的信心。

我们要深信;今日的失败,都由于过去的不努力。

我们要深信;今日的努力,必定有将来的大收成。

佛典里有一句话:"福不唐捐"。唐捐就是白白的丢了。我们也应该说:"功不唐捐!"没有一点努力是会白白的丢了的。在我们看不见想不到的时候,在我们看不见想不到的方向,你瞧!你下的种子早已生根发叶开花结果了!"

(图九,胡适的会客厅。)

胡适很喜欢引用范仲淹的一句名言:

"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1962年年2月24日,中央研究院召开第五次院士会议。胡适不顾自己刚刚心脏病出院,参加了上午的会议,并且在晚上6点半出席了庆祝酒会。

在酒会上,他发表了即席演讲。不料讲到一半,突然脸色发白,倒在地上。送到医院后,终因心脏病突发,宣告不治,享年71岁。他用自己的生命实践了"宁鸣而死"。

(图十,胡适去世当天的照片,可以看到他面容憔悴。)

(图十一,胡适突然倒地,溘然长逝。)

=========================================================

离开"胡适纪念馆",走出中央研究院的大门,马路对面就是"胡适公园"。

(图十二,胡适公园。)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排喷水池,后面小山上的白色建筑就是胡适的墓地。

(图十三,胡适的墓地位于土山之上。)

拾阶而上,就可以看到胡适、江冬秀夫妇的合葬墓。

(图十四,胡适墓的入口。)

墓穴后面是蒋介石的题字"智德兼隆"。

(图十五,胡适夫妇的墓碑。)

墓穴的右面,是胡适大儿子胡祖望的墓(2005年去世),以及二儿子胡思杜的纪念石。(胡思杜1948年从美国留学回国后,没有选择去台湾,而是留在大陆,迎接共产党。1950年,他在香港《大公报》发表《对我的父亲----胡适的批判》,公开表示与胡适划清界线。1957年反右运动中,他被定为右派,多次批斗后,不堪羞辱,上吊自杀。)

(图十六,胡适的两个儿子的墓碑。)

天色将暮,阴沉闷热的天空飘起了雨。静寂的墓园,再无旁人。入土将近50年的胡适先生与他的一位忠实读者,在这个亚热带岛屿的偏僻角落,一起默默地听着黄昏的雨声。

(完)

贝米钱包

腾讯课堂

留言(63条)

QQ邮箱里订阅看不到全文,所以跑过来了,居然抢个沙发。

能推荐一些胡适的作品吗?

看您的文章收获很多

阮老师写的很好,很动情!
胡老的许多观点,现在仍然很正确!
特别是教育观点"中国的教育,不但不能救亡,简直可以亡国。",现在看来也很正确!
不过有一点,不知道是不是我理解有误:
胡老有"多研究些问题,少谈点主义。";
阮老师说:“在我看来,胡适的主要信念,可以总结为三个主义:实用主义、实验主义和自由主义。”;
既然胡老说“少谈点主义”,作为胡老的忠实读者,是否可把总结的三个“主义”换个词呢?

非常感谢!

最喜这句,深有同感:

我喜欢胡适,是从大学期间阅读《胡适口述自传》开始的。这本书让我大开眼界,意识到真正的学术不同于官方的意识形态,而是一种生动活泼、引人入胜的智力追求。

我考虑什么时候付费呢。

这个文章很简单,但令人莫名的感动!

不错。
其中一些思想应当成为我们社会的目标。

阮老師居然來台灣了~~

只專程來旅遊的嗎?

很高興能看到你的分享阿!

世界原本是这样的,却不幸被权力扭曲。

如今待要回到本来,竟要费尽几多周折。

阮兄去台湾了啊, 会不会写一篇台湾游记呢?

引用马猴的发言:

这个文章很简单,但令人莫名的感动!

同感。看到末尾突然有种感动。

阮老师,跟你的blog好久了,你blog我几乎每期必看;
写的真好,我想你一定是一位大师,好想听你上课啊。
谢谢了,提供这么好的文章。谢谢!

儿子比老子早死了5年,不知是不是报应

胡适是充满希望的改革者,佩服他看清中国模样依然有信心,我愿欺骗自己道中国人不会让他失望。

引用kakashi的发言:

阮老師居然來台灣了~~

只專程來旅遊的嗎?

不是旅游,是来交流的。今年春天都会在台湾。

引用wind的发言:

能推荐一些胡适的作品吗?

刚开始一般都看《胡适口述自传》,然后读他的《四十自述》、演讲和《胡适留学日记》。如果对国学有兴趣,可以接着读《说儒》和《中国哲学史大纲》。

引用刘永新的发言:

胡老有"多研究些问题,少谈点主义。";
阮老师说:“在我看来,胡适的主要信念,可以总结为三个主义:实用主义、实验主义和自由主义。”;
既然胡老说“少谈点主义”,作为胡老的忠实读者,是否可把总结的三个“主义”换个词呢?

确实容易混淆,我也发现了。

但是,这几个词都是既定名词,已经约定俗成了,一时真想不出怎么修改……

终于再次看到阮兄再次写点学术之外的文章了。
不知道阮兄看D5元素这个网站不?网址如下:http://www.d5yuansu.com/。
可能有你关注的。

很好,读他的书,是对他最好的纪念。那本书——《胡适口述自传》——我也很喜欢,过几年就读一遍。

最后一张照片很有感觉,一位伟大的思想者就犹如这雨中的石碑,历史的风吹雨打只是让这上面的字更显清晰。

标题与先生的“多解决问题,少谈些主义”不符。

最后一段写的真是太有感觉了,仿佛我也跨越了时空,在这阴雨时季站在了胡适先生的墓旁。

胡适先生对话,简直句句是珠玑啊!!
感谢作者,一直看你的博客!!

引用阮一峰的发言:

确实容易混淆,我也发现了。

但是,这几个词都是既定名词,已经约定俗成了,一时真想不出怎么修改……

窃以为实用主义,实验主义的主义是能读出为“方向或者目的”,如说以实用结果为方向~
而少谈主义则是少空谈。

我现在理解为什么我们的教科书上把胡适一带而过了!他们害怕他!

世間道理皆大同。

凡列举胡适的照片,窃以为这张不可不提 http://zh.wikipedia.org/wiki/File:1958-4-cks.JPG

胡适先生的自传我也是读过的,受益匪浅。

台湾有太多好去处了,有机会一定去那里多呆些天。

从阮老师的文章里学到不少东西

学习了,受益匪浅

将来去台湾自由行时,一定要去瞻仰一下胡适纪念馆。

引用阮一峰的发言:

确实容易混淆,我也发现了。

但是,这几个词都是既定名词,已经约定俗成了,一时真想不出怎么修改……

主义的概念表示某种观点、理论和主张(http://baike.baidu.com/view/440.htm).

我们所讨厌的主义(例如马XX主义),往往是把某种理论神化的结果,好像这种理论已经超越时空,成为不可置疑的形而上学.或者直白的说,我们讨厌的不是这种理论本身,而是对这种理论的神化.我们想要的是,理论面前,人人平等.


胡适的意义,在某种意义上是把这种神化的理论拉下马,把这种理论还原为某个人或者某些人提出的观点,把这种所谓主义的主观性充分的暴露出来.既然是主观的,人人可以质疑,人人可以批判.

所以,胡适也把自己的这种理论主观性明白的说出来,很有亲切感,也能打动人.

如果我们不喜欢主义的说法,可以说成是实用理论、实验理论和自由理论;或者实用观点、实验观点和自由观点.这样这种理论的主观性就是直观的了.当然,这样改了,好像不太直观.但是我觉得,这种不直观,正好是我们习惯了这种主义的毒害的一个表现.

引用刘永新的发言:

胡老有"多研究些问题,少谈点主义。";
阮老师说:“在我看来,胡适的主要信念,可以总结为三个主义:实用主义、实验主义和自由主义。”;
既然胡老说“少谈点主义”,作为胡老的忠实读者,是否可把总结的三个“主义”换个词呢?

少谈些主义和不谈不是一回事,观念上升到信念,信念再上升到理念、主义未曾不可。

版主是和台北哪所大学交流?

夏天台风季即将到来,台北炎热潮湿多雨,版主要多发文章啊!

有时候自以为了解一个人,其实还有许多的不了解。陆续看了胡适的一些书,今天拜读此文,受益匪浅。现在才知道胡思杜是自己做出的选择。我在想,若是素斐不死,是否更像父亲?喜欢读胡适的文字,他的《宽容与自由》,他的扎实与灵动的考据,他哪些家常的日记,透着温情与人性。也是因为胡适,才知道陈独秀晚期的思想转变。喜欢接近事实的胡适。

嗯,从小被鲁迅文章教导,导致没有看过胡适。。。

以后一定要看看胡老的文章,一些名言很多道理啊

胡适49年作出了明智的选择,这样的选择在于他的睿智和远见

很好奇阮一峰老师写blog的时候,对于文中引用的上述胡适言论,都是顺手拈来的么?

在同时代的大师中,胡适看得最清楚~~

“要怎么收获,先那么栽”一语道破人生真谛。

悼念胡先生!

去台湾应该看看李敖,才算不白走一趟。
可是,能看到吗?

读了阮先生不少文章,tks;

胡适老先生,理性与感性之间,其实差别很大,我现在得从理性转变到感性

引用刘永新的发言:

胡老有"多研究些问题,少谈点主义。";
阮老师说:“在我看来,胡适的主要信念,可以总结为三个主义:实用主义、实验主义和自由主义。”;
既然胡老说“少谈点主义”,作为胡老的忠实读者,是否可把总结的三个“主义”换个词呢?

少谈点主义,并非不谈主义,而是不在没必要的时候谈没必要的主义,而做到这一点的方法也并不是把“主义”一词用别的词替换掉。

我认为陈寅恪先生的“自由之思想,独立之人格”更精辟一些.

"世间有一种最流行的迷信,叫做'服从多数的迷信'。人都以为多数人的公论总是不错的。"

我找到了另外一种说法 "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里,大多数人是愚蠢的"

一向很喜欢胡适,看问题简单明确,这点好多人不如他,而且胡适对于发妻的态度也非那时好多人能比。

明明是男盗女娼的社会,我们偏说是圣贤礼仪之邦;明明是赃官污吏的政治,我们偏要歌功颂德 ,这就是神奇的兲朝

果然博主也读胡适。

也很好奇阮先生对最近韩寒的事情的看法:)

非常感动,您这样的青年学者胡帅哥最喜欢了

听过一段胡适之给梅贻琦?(记不清是谁了,他的一位老朋友)的语音,亲切又心疼。

阮兄,以前毕业论文做卡尔维诺时,就曾受益于你的卡尔维诺中文站,我在博客中表表示过感谢。http://blog.sina.com.cn/s/blog_40d5add40100crs8.html
毕业后,关注的东西有所变化,没来看你的博客了。。2年后,经历波折,重新审视自己的立场,自然又与你相遇,第一篇看的就是胡适,想也是命中绕不过这个人。。导师多次说,我们这代人离胡适那代人也不远,他的老师的老师就是胡适,就隔了两代。。今天中国社会的现实和问题,还是要回到那代人的思考上

胡適他老頭 , 清朝時擔任台灣台東的官吏 !
台東有條路叫鐵花路 !

适之先生的《中国哲学史大纲》也写得极好,他也是个很好的史学家。

前不久,我还在我们组的白板上写上胡先生的“大胆假设,小心求证”。也推荐他的《差不多先生传》给组员看。

引用阮咏平的发言:

明明是男盗女娼的社会,我们偏说是圣贤礼仪之邦;明明是赃官污吏的政治,我们偏要歌功颂德 ,这就是神奇的兲朝

振聋发聩

引用刘永新的发言:

阮老师写的很好,很动情!
胡老的许多观点,现在仍然很正确!
特别是教育观点"中国的教育,不但不能救亡,简直可以亡国。",现在看来也很正确!
不过有一点,不知道是不是我理解有误:
胡老有"多研究些问题,少谈点主义。";
阮老师说:“在我看来,胡适的主要信念,可以总结为三个主义:实用主义、实验主义和自由主义。”;
既然胡老说“少谈点主义”,作为胡老的忠实读者,是否可把总结的三个“主义”换个词呢?

此主义非彼主义。

“我喜欢胡适,是从大学期间阅读《胡适口述自传》开始的。这本书让我大开眼界,意识到真正的学术不同于官方的意识形态,而是一种生动活泼、引人入胜的智力追求。”
评:学术是智力追求,不过也只停留在“术”的层面,若是进入“道”的层面呢,或许就不只是智力追求了,而且“道”比“术”更重要哈。

“更重要的是,不要迂腐和迷信,要敢于怀疑。”
评:这个说法实际上比较片面,它容易引导人不管遇到什么都持怀疑态度,那就有问题了。在科学领域固然要有怀疑精神,但人生不仅仅只有科学,甚至人生的大部分都不是科学。比如说,中国人在圣人(道德圆满的人)面前能轻易说怀疑吗?西方人在上帝面前能轻易说怀疑吗?纵使是西方历史上一流的科学家他也不会在上帝面前轻易说怀疑。

建议阮老师能去绩溪胡适故居看看,两相对比一下。绩溪胡适故居更多的是少年胡适成长环境。中国物质条件已经有了极大的发展,感觉胡适思想更适合现在的中国。

我要发表看法

«-必填

«-必填,不公开

«-我信任你,不会填写广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