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劳的错误(John Law)

作者: 阮一峰

日期: 2006年6月 9日

腾讯课堂 NEXT 学院

1

约翰·劳(1671-1729,John Law)是18世纪欧洲的一个金融家,以推行纸币而闻名。

当时,欧洲各国货币还是采用金属本位,市场上不是金币就是银币,总之没有纸币。因为欧洲人民都觉得跟黄金白银相比,纸币太不可靠了。但是,劳先生说"不,纸币是一个国家繁荣的最好方法。"他的信念就是,"要繁荣,发纸币"。

他是苏格兰人,但是苏格兰议会拒绝考虑他的建议,反而将他驱逐海外。于是,劳先生在欧洲诸侯之中推行纸币。卢森堡大公对他说,我的国家太小,实行不了阁下的宏大计划,我也是欧洲最穷的国王,经不起失败破产的打击;不过我觉得法国人会对你的计划感兴趣,你可以去法国碰碰运气。

劳先生来到法国,正赶上1715年法王路易十四去世。这个死去的国王生前喜欢奢侈品,倡导高消费,搞得法国财政濒于破产的地步。在他死后掌管法国的摄政王奥尔良公爵,为了还清他哥哥生前留下的财政窟窿,伤透脑筋。

他先使用传统伎俩,宣布重铸货币,金币面值不变,但是含金量减少20%。这样一来,政府债务立刻也跟着减少20%。接下来,他又采用一招,宣布4000旧金币加上价值1000金币的公债,可以在铸币厂换回5000新金币。于是,政府债务又神奇地跟着降低。

但是,哪怕是这样明目彰胆地掠夺人民,法国财政还是被债务压得奄奄一息。更糟的是,因为货币价值经常变动,贸易已经极度萎缩了,法国经济危在旦夕。

这时,劳先生出现了,他说纸币可以带来繁荣,可以轻松的还清债务,让我们推行纸币吧。奥尔良公爵立刻听从了这个建议,授权劳这个英国人组建法国历史上第一家银行,发行纸币。在开业初期,劳先生坚守承诺,任何他的银行发行的纸币都可以立刻兑换相当于面值的金币。老百姓因此相信他的纸币是有价值的,争相持有,而金币的价值因为政府朝令夕改,反而还不如纸币。

可是,到了后来,法国政府顶不住增发纸币的诱惑,纸币泛滥成灾。终于在1720年的某一天,人们发现纸币的面值已经超过了全国金属硬币总和的1倍还多,于是纸币崩溃了,不得不全数被折价收回,重新流通金属硬币。无数人遭受巨大损失,法国差点爆发革命。劳先生逃到了意大利,这位曾经的全法国最大的红人,1729年无声无息地死在威尼斯的一个贫民窟里。

2

发行纸币这个观念本身并没有错,从那时起再过200年,纸币就要大获全胜了。那么,劳先生为什么会失败呢?他的错误又是什么呢?

用今天的眼光来看,劳先生错在纸币发得太多,没有足够的准备金,是不能发行那么多纸币的,否则只能产生通货膨胀。

但从本质上,劳先生的根本错误是他没有认清货币和财富的关系。他错误的认定货币可以带来财富,而没有想到货币其实只是财富的结果。他的代表作是1705年出版的《论货币和贸易》(Money and Trade Considered),下面我从里面摘录三句话,看看他的思想到底是什么。

* 一国的实力和财富,与人口、军火和外国商品的数量有关。这些东西依赖于贸易,而贸易又依赖于货币。(National Power and Wealth consists in numbers of People, and Magazines of Home and Foreign Goods. These depend on Trade, and Trade depends on Money.)

* 没有货币,再好的制度也不能动员人民、改进产品、促进制造业和贸易。(The best Laws without Money cannot employ the People, improve the Product, or advance Manufacture and Trade.)

* 如想和他国一样强大富有,就必须拥有与该国数量相等的货币。(To be Powerful and Wealthy in proportion to other Nations, we should have Money in proportion with them.)

从上面的言论可以看出,劳先生是一个赤裸裸的货币至上论者。他以为货币和财富是一回事,创造货币就等于在创造财富,事实却不是这样。重要的不是创造货币,而是创造财富。否则,任何国家只要开动印钞机,一切问题就都解决了。

3

最近半年中,国内股市大涨,从1000点涨到了1700点。于是,我在一份公开发行的出版物上看见这样奇怪的言论:

"牛市的出现,极符合当前利益。中国目前正面临未富先老的尴尬处境。中国老龄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发布的《中国人口老龄化发展趋势预测研究报告》指出,中国从1999年就进入老龄化社会。发达国家的老龄化时,人均GDP已经达到5000到1万美元以上,也就是先富后老;而中国目前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才刚刚超过1000美元。中国太需要一波牛市,让人民赶快富裕起来,让中产阶级尽快形成。只有这样,才能走出未富先老,寅吃卯粮的困境。"

我简直太震惊了,劳先生在300年前犯过的错误,居然现在还有人在犯。股票价格的涨落,只反映了货币数量的增减,与一国总财富的多少并没有关系。倘若单单股票上涨就能源源不断地创造社会财富,那么全国人民就不用干别的了,专心炒股就能过上富裕生活了。

进一步说,一国资产价格的变动,与实际的国家总财富都是没有关系的。股市如此,房地产市场亦是如此。

300年前,劳先生认为,只要多发纸币,国家就能繁荣,结果法国落入了经济崩溃的深渊;想不到300年后,还有人糊涂到相信,资产价格的上涨就等于国家财富的增加。

(阮一峰,2006年6月8日)

留言(13条)

公开发行的出版物上的言论都不能看

轻则被洗脑 重则发神经

基本同意楼上的观点。有一小小的部分,还可以看一看

说的基本没错,可是股市如此低糜,而国家GDP 又连年攀升
岂不是让人民无法侍从,是该相信还是该怀疑

John Law 不是一项法律吗?

讀這樣的狗屁言論(是指作者引用的那段)、還不如焚書坑儒好。
可是又想、這樣的文章之所以會產生正是拜歷史上最新的一次焚書坑儒所賜。
呵呵。世界就是這樣的矛盾。

这篇文章清晰平实,让我明白了货币与财富是不同的,以后便不那么容易上当了。

我虽不懂经济,不善理财,但我更不贪婪,盲目。
我一向认为,那些大妈、大爷都可参与的投资,定没有那么高明。只有劳动才能创造幸福生活。

我正在写关于约翰-劳的一篇文章,查阅了一些资料,这篇文章也给我一些启示,非常感谢!但作者第2点略微有点断章取义,把约翰-劳的观点简单化了!

纸币->货币->商品->资源 就这个顺序 纸币在实际上是最表层的 危机时刻最没用的就是纸币 这位仁兄就是只看衣服不看人的代表了。。。

纸币——贸易的媒介,经济运转的润滑剂,约翰.劳是个天才!他的确造就了法国的繁荣,问题在于国王的不负责任的贪婪。如今,没有纸币,试问如何完成交易?不能交易,谁去创造财富?虽然,纸币亦正是造成经济波动的麻烦,那都是政府不负责任的行为造成的。

劳没有错
在当时 国际贸易依赖于金属货币
而金属都被用作战争包括后来的工业产业
想要带来贸易 就必须发明一种货币 足够信任的货币 大家认同的货币
笔者注意
“他错误的认定货币可以带来财富,而没有想到货币其实只是财富的结果”
有误
他认定的是货币可以带来贸易 并且货币并非贸易结果 试问没有货币 你拿什么让别人信任你 你拿什么进行贸易
再者 法国的经济崩溃是当时的执政者 自己偷印了极大数量的货币造成的
劳已经极力控制纸币的印刷 在之前他也做得很好

无疑地 劳是一个金融数学天才 他也没有滥用他的天分 在当时他只能做这些
要是当时的执政者好好听他的话 或许就会让已经成型的金融复苏笼罩整个欧洲 会为欧洲带来一个盛世

而300年后的错误 也幸亏还有一部分人能够清醒的认识到

历史事实是由于当时君主制度下,由于摄政王大私印纸币大约三十亿里弗而远远超出了市场承受力。导致经融泡沫。股票贬值。错主要在于当时的君主制度。

刚好学到 droit bancaire (银行法):En France, la faillite de John Law en 1772 a ralentie le développement de l’activité bancaire. 在法国,John Law 1772年的失败延缓了银行活动的发展。网上搜资料就找到了您的日志,非常讲感谢!

我要发表看法

«-必填

«-必填,不公开

«-我信任你,不会填写广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