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 Taiwan

作者: 阮一峰

日期: 2006年9月16日

腾讯课堂 NEXT 学院

bg060916_02.jpg

bg060916_04.jpg

bg060916_03.jpg

bg060916_05.jpg

更多图片:

* 链接一
* 链接二
* 链接三

(完)

附:

施明德致陈水扁公开信


陈总统扁哥:

势让我必须写这封信,对我是一种极大的煎熬和残忍......。

即使是提笔的此刻,沐浴着温热的晨曦,我仍然难舍二十几年来于公于私都难于切割的关连。

在"美丽岛大审"中,你是最年轻的辩护士,我是"江洋大盗"。所有被告都轻易找到辩护律师,只有我几乎没有人敢替我辩护......。那幕历史剧连续上演到今天。我们都是重要演员。

1992年国会第一次全面改选,第二届国会成立,我是首任"总召",你任"干事长",人民对我们何等期待!

2000年3月,投票前一周,林义雄、叶菊兰陪着你和我见面。当时,外界猜测我会弃你不顾。晤谈中,我只要求你保证,担任总统后应:第一,"台湾已是主权独立国家的地位,绝不可退却"。第二,"台湾人民有决定自己命运的权利,绝不可放弃"。

你当着林、叶两人的面,信誓旦旦的保证,迄今检视,在这方面,你守住了道,令人欣慰。

当时你还跳跃式的保证,当选后你将效法美丽岛时代,成立类似"五人小组",邀请"施主席、林主席......"等党内前辈,成立"国政顾问团"。

这点,言犹在耳,你在当选后,却邀请对民主运动素无渊源,从不参与的大财团和学人组织了"国政顾问团",连当时担任党主席的林义雄都被排斥在外。这是你的政权迈向"白金体制"的第一步,也是铸成你今日处境的关键性错误。全世界领袖没有人敢如此明目张胆地和众多财团拥抱,授予决定阁员、国家大员的权力,利益输送毫不掩饰......。你本人亲昵财团,你的重臣、你的家庭和亲家,怎能不和这些财势者耳鬓厮磨?

今天国家沦落至此,不是没有肇始的。

年来许多"小人之心",以各种方式羞侮我,因为我抨击你的"白金体制",攻击你违背现行宪法的"双首长制精神",六年来让朝小野大,行政立法不断倾轧,国政空转,你的拥护者或利益分享者最常攻击我的话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失意政客"!这些"小人之心"完全不知道你我的一些互动:

2000年,当选翌日,你当面邀请我(一)回任党主席(二)组国会多数联盟参选立法院院长(三)辜老请辞后担任"海基会董事长"。我婉拒后,数日后又当面请我担任"资政"。外界也不知道,即使我们已公开不来往,你的重臣,也常常征询我这个职务那个职务接不接受?传达对我女儿的关切,及关怀我的经济状况。这些"小人之心"却无视于我"不仅力能承受苦难,更力能抗拒诱惑"的能耐,也陷你于对"前主席"不闻不问的不义之中!年初小马宴请我,笑笑地说 "你总是谈国家大事,为什么从不说说你可以接受什么?"

谢谢你这六年来不断地关爱。

也许我心中有一份温情主义,在2004年你和连宋大战,屈居明显下风时,不管连宋如何拉拢,我都不肯从背后砍你,宁愿远避美国,不愿背弃你,背弃民进党。

我的关系如此,我对扁嫂更有一番特殊的情谊。她一生的遭遇令我由衷同情,她爽朗的个性更令我感动。记得"九二一"当夜,历届主席陪着你们夫妇拍竞选广告。扁嫂一见到我就大声嚷嚷:"NORI啊!你讲要带我去看猛男秀,怎么一直黄牛啊!"一位重残者却常保持这种率直,使我一直到今天,即使 SOGO案如何喧嚷,国务机要费如何震撼,公开或私下我还是不忍批评一句扁嫂。

今年5月20日,我针对迄今仍不认罪的赵建铭开第一枪:"道歉不够,必须收押赵建铭"。从那天起,你和你家族对我也许有了恨意。但是,我还是要告诉你,最近,我常常对一些友人承认:"对阿扁和扁嫂,我犯了老革命的温情主义!"

这就是写这封信,开头我会承认,"写这封信,对我是一种极大的煎熬和残忍......"的背景。

不再重复你我和社会共知的情事。事到如今,你们为了自保,"赵建铭不认罪,陈水扁不认错"已是众所皆知。

样的事实,也使国家陷于无法突破的僵局。民主重创,道德沦丧,国政摇摆不定......,而且看不到停损点,测不到停损日。

你的聪明一定看得到,只要你在位一天,民进党还会有明天吗?台湾还会有未来吗?

只要你在位,年底北高两市的市长还能选赢吗?

只要你在位,二○○七立委能不大败吗?

只要你在位,二○○八的总统大选民进党还有希望吗?

为了爱民进党,为了爱台湾,恳请你辞职吧!

风暴延烧以来,你不只不听各界的批评,也不愿接见像我这类对你怀有老革命温情主义者的声音。你只接见六年来分享你权益的"台独大老"的鼓励和建言,你只召来仰你鼻息的"四大天王",倾听巩固领导中心论。你只对挺你的立委和名嘴摸头...。当着你的面,拥护声连连,但你可知道市井小民怎么说?

前,我到菜市场买菜,听到一个菜贩对对面摊的肉贩说:"阿花啊!发票不要丢掉,都爱收起来给总统府报国务机要费!"

昨夜停车,老收费员对我说:"老主席啊!你该给阿扁讲啦!阿卿嫂的两万伍让国家付是不对的啦!"

这些都是昔日拥护你,为你摇旗吶喊的多数小市民的真正心声!

总统是国家道德最亮的标竿。

总统是国家主权的肉身象征。

总统是稳定政局的基石。

当标竿蒙尘,当肉身污化,当基石倾斜,人民还能盼望什么?

认错鞠躬下台给一个榜样吧

扁哥,我们错了。执政后,我们没有把这个党带好,我们没有引领台湾走向廉能的社会,我们必须勇敢认错,我们应该鞠躬下台。坦承认错,会得到人民的体谅。硬拗、狡辩只会带来更大的羞侮和报应。

民主政治的可贵,在于不怕更换国家舵手!

国家最大的危机,在于人民失去了信心和信任!

给一个榜样吧!

示弱是强者的美德!

唯有真正的强者,才敢认错才敢舍弃!

平安

老战友

施明德亲笔

2006年8月7日晨

留言(2条)

今天在书店看到新出的三本译林出版的卡尔维诺,看不见的城市,帕洛马尔和一本叫做“为什么读经典“的(没看过),忽然想起卡尔维诺中文站,就上来留个言,哈,我平时都是潜水的,祝你的网站越办越好啊!

引用VonRosa的发言:
哈,我平时都是潜水的,祝你的网站越办越好啊!

谢谢,以后多交流,:-)

我要发表看法

«-必填

«-必填,不公开

«-我信任你,不会填写广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