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望的生命

作者: 阮一峰

日期: 2008年2月11日

昨天的《北京晚报》上有一篇文章,报道一个得了晚期肝癌的孕妇。

读完后,我很难受。一方面是因为底层的人民,在这个冷酷的社会制度下苦苦挣扎,没有出路,只有等死;另一方面是因为,我觉得生命就是这么回事,那个孕妇只是我们所有人命运的一个缩影,或迟或早,每个人都会有这样一天。

记者昨天下午见到35岁的张旭兰时,虚弱的她挺着胀满羊水和腹水的大肚子,颓坐在床边椅子上努力呼吸,却总也喘不上气,就连上床的力气都没有了。

她的手上插满了导管,床头的仪器不时响起。

"她需要长时间输氧,可对孩子不好,所以最多连续输半小时就要拔掉。她也不能走动,那可能造成猝死。"她妹妹对记者低声耳语。

许久后,张旭兰才在姐妹、丈夫一起搀扶下,慢慢挪上床,她每动1厘米,腹中便如刀割般疼痛。

"疼得我不知抓哪儿,真想满地打滚!"她的手紧捂肚子,却碍于胎儿不敢按压。"昨晚实在没辙儿,打了一针杜冷丁止痛,才睡着了一小会儿。可不能老打呀,就怕孩子窒息。"

她妹妹背过身去擦泪。

每一个晚期肝癌患者都是上面这个样子的。你可以用他/她的名字将"张旭兰"三个字替换掉,这段描写依然完全适用。

仔细想一想,不难发现所谓"善终",只是一个虚幻的概念。死亡只有一种,就是恶死。所谓死得很安祥,不过是因为虚弱之极,表现不出来罢了。

我常常觉得,生命就是一件绝望的事情,所有乐观主义者都是浅薄的。大家都在瞎折腾。这篇报道正好勾起了我的这种情绪。(请参阅我以前的文章《生命中那些虚无的期待》。)

最后,这篇报道的作者是《北京晚报》的记者林靖。我想说,你写了一篇出色的文章,体现了记者的价值,向你致敬。

====================

肝癌晚期孕妇在剧痛中期待生产

2008年02月09日 北京晚报

bg2008021001.jpg

  本报讯 (记者林靖) 这个新年,对于临产的肝癌晚期患者张旭兰来说,是痛苦煎熬和幸福交织的期待;在她丈夫孟凡强的心里,是悲大于喜的交集;而那个即将在奥运年出生的宝宝"胜奥",在生命的开端已面临着母亲走向死亡的永久遗憾。当今晨的阳光照进佑安医院病房,孟凡强紧攥着疼得死去活来的妻子的手,却没敢告诉她实际病情,他想让这缕希望帮助妻子熬过生产这道难关。

  宝宝支撑母亲忍受剧痛

  记者昨天下午见到35岁的张旭兰时,虚弱的她挺着胀满羊水和腹水的大肚子,颓坐在床边椅子上努力呼吸,却总也喘不上气,就连上床的力气都没有了。她的手上插满了导管,床头的仪器不时响起。"她需要长时间输氧,可对孩子不好,所以最多连续输半小时就要拔掉。她也不能走动,那可能造成猝死。"她妹妹对记者低声耳语。许久后,张旭兰才在姐妹、丈夫一起搀扶下,慢慢挪上床,她每动1厘米,腹中便如刀割般疼痛。"疼得我不知抓哪儿,真想满地打滚!"她的手紧捂肚子,却碍于胎儿不敢按压。"昨晚实在没辙儿,打了一针杜冷丁止痛,才睡着了一小会儿。可不能老打呀,就怕孩子窒息。"她妹妹背过身去擦泪。

  "我妻子可爱这个孩子了,这是她的精神支柱,帮助她忍受住病痛的煎熬。刚知有喜时,她高兴得给孩子做好了小衣服、小被子,还给孩子起了名字。"听孟凡强这样说,张旭兰痛苦扭曲的脸上忽现笑容,"这孩子赶在奥运年出生,就叫'胜奥'。"

  怀孕八个月发现患肝癌

  医护人员又来给张旭兰输液,孟凡强把记者带出病房,才说起其妻的病情。"去年初我们感觉身体没问题,就想要个孩子。6月份妻子检查出怀孕,但她每天仍干着繁重的家务活,还毫无怨言地伺候半身不遂的公公和患有心脏病的婆婆。今年1月6日晚,她腹部剧烈疼痛,起不来床,去镇医院检查,后又去固安县医院和廊坊市医院检查后,都怀疑她肝部异常。她住院3天,所带的钱快花光了,只好回家养。但她仍剧痛不止,疼得无法入睡,持续近1个月,实在挨不过,2月1 日又去县医院做彩超检查,结果为'肝内多发实性占位'。医生怀疑是肝癌,建议她转到北京佑安医院。"

  原本为妻子怀孕而兴奋的孟凡强,几乎被这一晴天霹雳打到。但他不肯相信,向亲友借了7000元钱,2月3日携妻进京。当晚检查后,佑安医院就给张旭兰下发了病危通知书。"肝癌晚期!"孟凡强这才信了,他背地里痛哭了好几天,直到泪流干,再也哭不出来。

  孟凡强没敢告诉妻子实情,怕她承受不了,病情恶化得更快。他也不敢告诉双方父母,直到5日回家给妻子筹救命钱时,才婉转地告诉了4位老人。年老多病的老人们哭了几天几夜,吃不下饭菜,但他们无力挽救张旭兰的生命。

  根据村委会证明,孟凡强父亲患脑血栓,其母患心脏病,全家都已入低保。孟凡强说,他曾在北京当了五六年保安,因父母生活无法自理,只得回家和妻子一起伺候老人,无法再打工挣钱。而张旭兰的父母以赶集卖布头为生,她的3个姐姐、1个妹妹也都是务农,家里生活也困难。

  下周迎来孩子降生

  "根据目前的监测,孩子的胎心正常。"佑安医院妇产科医生告诉记者,肝癌晚期患者生孩子的情况极少见。张旭兰已孕36周多,而37周就足月了,鉴于其病情,医院考虑在孕37周对她终止妊娠。至于采取自己生还是剖宫产,医院将组织专家会诊确定。但无论何种方式,出现大出血、并发症的危险性都很大,医院将尽全力保证母子平安。

  由于张旭兰需输血清和白蛋白,光这两样每天就花费1000多元。"医院说肝移植需花费30多万元,我们承受不起。至于剖宫产,要是出现情况,妻子很可能都下不了手术台,可她虚弱的身体能自己生吗?我们心里害怕呀。医院表示可尽量保住孩子,但这至少也需要3万元。妻子已经一个月没怎么吃东西了,有时连喝水都吐,加上用药,如果孩子出生后有事还得再筹1万元去儿童医院治。可我们实在筹不出钱了,因父母长年患病,家里已欠下近十万元债务,这次妻子看病,亲友能借的都借了。希望好心人救救他们母子吧!"孟凡强带着哭腔请求着。

(转载自新浪网

(完)

珠峰培训

stuQ

留言(25条)

whether life is full of desperation or hope is just a state of mind. sometimes sickness can be a blessing in disguise. you never know. it depends on how you look at it. anyway, life is sacred, no matter how painful.

btw, we only live once. imho, to live as an optimist and spread the happiness and hope to people around you does more good to the society than an pessimist. :-)

前辈 你太有才了 很多内容我很喜欢 谢谢!

版主对癌症非常的关注,当然这也是人类的恶疾,尤其在今日的中国。但这时候的这种报道已是家常便饭,因为又有人想在福利基金的账户上看到数字的飙升。这也是21世纪以来中国媒体的新招术。
想当初弱势群体名词的出现让某些人心惊肉跳,刺耳刺目,今天这个词除了能让大家捐款自助还能做的就只剩下一点心理慰藉了。
什么时候不再整天讲弱势群体、河蟹的时候也许就是张旭兰这样的女子,这样的家庭不再无助的时候。

我也曾经劝说自己要对这个世界乐观,但是现实和痛苦让我不得不觉得无望。经常思考着无钱医治的患者和光鲜社会的反差。

胎儿在25周就有80%的几率可以存活,象她这种情况,就应该及早作刨腹产这样最起码有利于对孕妇进行止痛。36周的胎儿已经完全具备刨腹产以后存活的能力了。没有必要再拖的。

引用Yo!的发言:

whether life is full of desperation or hope is just a state of mind. sometimes sickness can be a blessing in disguise. you never know. it depends on how you look at it. anyway, life is sacred, no matter how painful.

btw, we only live once. imho, to live as an optimist and spread the happiness and hope to people around you does more good to the society than an pessimist. :-)

Sorry man. I, as a sober person, can't agree to drug myself with your so-called "optimism". The dark and ugly facts are just out side your window, and they are never "bless" for the point of mine, a human being. It may be a bless from some thing called "God" or the heartless mother nature (yes it is heartless!), but not from me. So don't paint the window with your "optimism", it won't help. Ask yourself, ask your heart.

善终的老人还是存在的,只是机会比较少而已。。。并不是不能向这个方向努力的。

引用Yo!的发言:

whether life is full of desperation or hope is just a state of mind. sometimes sickness can be a blessing in disguise. you never know. it depends on how you look at it. anyway, life is sacred, no matter how painful.

btw, we only live once. imho, to live as an optimist and spread the happiness and hope to people around you does more good to the society than an pessimist. :-)

I read again and can't stop my fury on you. Sorry to say this but, YOU ARE HEARTLESS! It is not "no matter how painful". No, it is never "sacred" if we don't struggle, and it is never a "bless" when it comes to taking people's life. Neither the nature or the "God" cares any bit of human life. Instead, we are dispensable as shit, unless WE DO SOMETHING, instead of being "optimistic".

Listen, does your "optimism" stop the scream and cry? Does it stop the pain and desperation? It is you, but not the suffered, feel good with "optimism"! You may do whatever to peace your heart. But I choose to clear the ugly, instead of painting them as beauty.

it is very noble that you guys are not only sympathetic but also empathetic. i have no doubt about that.

by "being optimistic" i meant not to give up even in the worst adversity.

optimism doesn't serve us meals at the dinner table yet it can cheer us up and keep our heads up high when facing the most difficult situations in our lives, which are unavoidable.

i'm not an optimist myself. but again, i don't think people should ever lose heart.

引用Yo!的发言:

it is very noble that you guys are not only sympathetic but also empathetic. i have no doubt about that.

by "being optimistic" i meant not to give up even in the worst adversity.

optimism doesn't serve us meals at the dinner table yet it can cheer us up and keep our heads up high when facing the most difficult situations in our lives, which are unavoidable.

i'm not an optimist myself. but again, i don't think people should ever lose heart.

Yes... Very likely I misunderstood your message.

My apology.

本身肝癌就会有出血倾向,引起高血压,加上怀孕,真是死结。最好的情况看来只能保住孩子了。

一方面是因为底层的人民,在这个冷酷的社会制度下苦苦挣扎,没有出路,只有等死;另一方面是因为,我觉得生命就是这么回事,那个孕妇只是我们所有人命运的一个缩影,或迟或早,每个人都会有这样一天。

有时候我会觉得人民就是国家机器圈养的家畜……

对奴隶来说,生命本身就是残忍。

底层的人民在这个冷酷的社会制度下苦苦挣扎, 在中国?
想像一下你住在一个犯罪率第一高、失业率第二高的城市,而且有毒废物比任何城市都多,是不是很悲惨?对底特律居民来说,情况就是如此。该城市名列福布斯「全美最悲惨城市」首位。

  据福布斯网站报导,悲惨就是指非常不愉快和精神痛苦。最常用来衡量悲惨程度的经济指标是悲惨係数,它除了经济指标还包括失业率以及税率。

  福布斯扩大了这些悲惨指数,他们增加了四项指标:通勤时间、天气、犯罪率、有毒废物排放。

  根据这些指标,他们比较了全美150个最大都会地区。结果是,底特律是全美最悲惨城市,其姐妹城市弗林特名列第三。第二名是加州的Stockton。

  犯罪率与失业率息息相关。我们的前三名最悲惨城市证实了这点,这三个城市从失业和犯罪率来看均列入全美最差8大城市之列。

  而全美最大两城市纽约和洛杉矶也都进入最悲惨城市排行榜。纽约排第四,洛杉矶排第六。纽约有全国最长通勤时间(36.2分鐘)和最高税率 (10.5%)。而洛杉矶虽然拥有最好的天气状况,但其通勤时间、垃圾污染、和税率都很糟糕。而空气质量还没有被包括在悲惨指标内,洛杉矶的空气污染是最严重的。

  上榜城市最令人吃惊的是北卡的夏洛特,排名第9。该城市过去10年经济发展很快,但失业率比10年前上升了50%。而犯罪率是10大城市中最高的。

肝癌晚期孕妇顺利产下一子 暂时无生命危险

2008年02月11日 08:55 来源:京华时报

  “生了个儿子,3斤7两!”昨天下午5点,大夫走出手术室对张旭兰的丈夫说。1小时前,忍受了一个月疼痛的肝癌晚期高龄产妇张旭兰被推进北京佑安医院手术室进行剖宫产。当晚7点40分,虚弱的母亲产子后被推出手术室转入ICU病房。

  手术室外的焦急等待

  昨天上午,记者来到佑安医院住院一部二层妇产科的病房,四处都是暖暖的粉色墙壁和一张张幸福的脸,但在孟凡强眼里,只有他妻子没有血色的瘦弱面庞和逐渐消失的生命。为了不让张旭兰精神上背负太重的压力,家人始终没有告诉她已患了癌症。大夫告诉张旭兰的丈夫,为了孩子着想,医院决定下午给张旭兰进行剖宫产,孟凡强不知道妻子这一去还能不能回来,因为他的妻子已是肝癌晚期的病人。“她太坚强了,这几天都是靠用杜冷丁来止疼的。”

  下午3点半,一切准备就绪后,35岁的张旭兰被推进了手术室。在她被推进去的一刹那,张旭兰的大姐张旭梅“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她说,她要为妹妹祈祷平安。孟凡强则很镇定,一直安慰家人,甚至还露出了难得的微笑,他说:“我感觉没事儿。”1小时后,手术室传来消息,张旭兰产下一名男婴,3斤7 两,大人也平安,正准备缝合。“我就知道我妻子能挺过这一关。”孟凡强歪倒在墙上,背过脸去抹眼泪,“终于能放松一下了,我不敢倒下啊,我倒了,家就完了。”

  由于要对婴儿进行更好的观察治疗,晚上6点半左右,婴儿被转到北京军区总医院附属八一儿童医院。

  晚上7点40分,张旭兰被推出手术室,转入ICU病房,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高龄产妇被查出肝癌晚期

  孟凡强和张旭兰都是河北省固安县渠沟乡北罗垡村的人。在北罗垡村村委会开出的证明上,写着孟凡强的父亲患有脑血栓,生活不能自理,母亲又有心脏病和肺气肿,家庭生活困难。孟凡强说,每年家里7亩多地的收成,加上自己打零工挣的钱,年收入也超不过5000元,还有一个12岁的女儿,根本是入不敷出。

  去年,张旭兰看奥运会就要来了,就特别想再要一个“奥运娃”,孟凡强也没有反对。“当她知道怀孕后可高兴了,给孩子做了好多衣服,当时就取了名字叫‘胜奥’,谁想到竟得了这个病。”孟凡强说。今年1月初,怀孕已经八个月的妻子开始“胃疼”、呕吐,辗转了多个医院后,最终在2月3日住进了佑安医院,当天医院就诊断为肝癌晚期,并下了病危通知单。这一晴天霹雳般的消息,让孟凡强哭红了眼。

  大年初二,得知母亲病情的女儿来医院看望妈妈,懂事的她一直对着妈妈笑,在本子上写下:“妈妈,赶快好起来吧,一定要坚持呀。”

  当病友和社会各界人士得知张旭兰的情况后,都伸出援助之手,就在张旭兰进行手术时,还不断有好心人送来钱。孟凡强在一个小本子上记着“70岁大爷,1000元;胃病大妈,1000元”的字样,仅仅几天时间已收到了46500元的捐款。张旭兰红着眼圈费力地说:“如果钱用不了,就给那些比我更需要的人。”

  医院竭力延长产妇生命

  张旭兰用生命换来儿子的降生,却不能看着儿子长大成人了。亲自参与手术的佑安医院李宁院长说,张旭兰患的是原发性肝癌,且肿瘤比较大、比较多。像张旭兰这种怀孕晚期又是癌症晚期的病人非常罕见,对治疗造成很大困难。手术比较顺利,孩子降生后产妇没有出现窒息、大出血等症状。

  产子后,医院免费为张旭兰打了价值一万元抗肿瘤的自杀基因针,可以阻止肝移植后复发转移。医院现在一是想保住孩子,二是想创造条件进行肝移植。如果癌症没有肺转移,也没有血管侵犯,进行肝移植后,张旭兰有可能痊愈,但是现在已经有血管侵犯,院方只能争取尽量延长她的生命,“至少能让孩子叫上一声妈。”李院长说。(穆奕 周宇)

热心市民救助肝癌母亲

京报网 www.bjd.com.cn 日期:2008-02-10 12:44

本报讯(记者林靖)本报昨天刊登了《肝癌母亲痛苦中期待宝宝》的报道后,不少北京市民打来电话,对此事感到“非常震惊”,并对肝癌晚期患者张旭兰母子的遭遇表示同情,纷纷提出想去医院看望他们,为这对可怜的母子提供捐助,尽自己的一份力量帮助他们渡过难关。  

“看到报道后,我真是太震惊了!这对母子的遭遇太惨了!”家住东四环的张女士感叹道,“这些事情怎么会同时发生在一个人的身上?要是我有这些遭遇,可能根本就接受不了。没出世的孩子挺可怜,他(她)可能出生后就见不到自己的母亲了;肝癌母亲张旭兰生产时很可能都下不了手术台,也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自己如此心爱的孩子。这真是太残酷了!我愿意捐助一点钱,帮一帮这对极为不幸的母子。”   

另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女士告诉记者,因为她父亲曾经得过张旭兰所患的这种病,最终于一个多月前、即去年12月份去世。一家人都非常悲恸和难过。“看到这篇报道后,因为我们有相同的感受,所以非常理解张旭兰的极度痛苦以及她家人的伤感和难处。我们还有10瓶人体白蛋白,这是肝癌患者非常需要的东西,可惜我父亲没有用上就走了。我们一直把这药很好地储存在冰箱里。现在,我和我母亲、我弟弟商量了一下,认为这‘救命药’是张旭兰急需的,我们愿意送给她,希望她能够挺过这段艰难的时期。”之所以不留姓名,该女士说:“我母亲说不用告诉人家姓名,因为我们有同样的遭遇,知道张旭兰非常需要这‘救命药’,我们只是想做一件好事而已。”   

82岁的北京师范大学化学学院老教授余老师也给本报打来电话,说他研究了好多年中草药,并已研制成功一种中草药,已经治愈过一些患者。“肝移植手术以及后续治疗至少需要30多万元,张旭兰一家可能难以承受。我可以免费提供这种药物,为张旭兰治疗。

产妇肿瘤突然破裂出血 经抢救暂时脱离危险

2008-02-14 08:42:05 稿件来源:京华时报

昨天(13日)中午11点10分,张旭兰因肝脏的肿瘤破裂出血再度被推进北京佑安医院手术室。手术进行了将近两个小时,该院李院长称,张旭兰暂无生命危险。

孟凡强告诉记者,早上8点钟,大夫通知他,说妻子张旭兰肿瘤破裂需紧急手术。张旭兰于11点10分被推进手术室进行手术,“她又要接着闯关了。”孟凡强说。 当12点50手术结束,李宁院长告诉他张旭兰已经抢救过来时,孟凡强“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边哭边感谢。

李宁院长说,昨天凌晨3点,监护人员发现张旭兰心率加快,且导流管有血流出,经检查后确定肿瘤破裂,随即决定手术。手术进展比较顺利,病人暂时没有生命危险。现在张旭兰只有一小块肝脏是好的,剩下的全部都长满了肿瘤,他们要尽量保住这一小块,为寻找合适的肝脏源争取时间。(记者穆奕实习生周宇)

为肝癌产妇开设捐款账号 患者丈夫重燃生命希望

2008-02-18 14:55:51

来源:北京晚报

  肝癌产妇张旭兰的身体状况进入相对稳定期,但募集到的11万元善款却所剩无几。就在丈夫孟凡强感到焦头烂额时,今天上午佑安医院表示,已联合中国初级卫生保健基金会,为张旭兰开设捐款账号。这让张旭兰夫妇再一次看到了生的希望。

  周末,孟凡强在军区总医院附属八一儿童医院,第一次见到了儿子孟胜奥。隔着病房的玻璃,孟凡强远远地看着躺在暖箱中茁壮成长的儿子,一种暖暖的感觉在他的心里流淌。医生告诉他,孩子身体状况良好,几天来体重已增加了500克。孟凡强在欣慰的同时又觉得心里酸酸的:“要是我妻子也能看到孩子长得这么好,她一定高兴坏了。”

  上周三张旭兰肝脏突然出血,经过佑安医院的全力抢救,张旭兰终于转危为安。截止到今天上午,张旭兰的病情既没有恶化也没有好转,只是有时意识不太清醒。为了给妻子治病,孟凡强已经欠下了不少外债。经本报报道后,短短6天时间,数十位好心人陆续送来11万多元善款,那一刻他们都看到了生命的希望。但张旭兰住在重症监护室里,每天的治疗费高达1万多元。周末孟凡强再次交上2万元治疗费后,兜里只剩下1万多元,儿子同样需要住院费,孟凡强面临着两难的选择。

  在孟凡强的心里,妻子是个善良、坚强的人,最让他感动的,就是自己在北京当保安的6年里,妻子一人照顾老人,操持家务,始终没有怨言。可如今,他却不得不做最坏的打算,因为现实已经压得他喘不过气来,“放弃”这个词已经挤进了他的脑海。尽管出于被迫,但这一点仍然让他感到非常沮丧,十几年的夫妻感情咬噬着他的心。

  孟凡强红着眼圈说:“如果有一天我们真撑不下去了,将来我会拿北京晚报给儿子看,告诉他我们经历了怎样的一个过程;告诉他他的妈妈是一个坚强、勇敢的人;告诉他在妈妈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我们曾经遇到过多少好心人。”

  就在孟凡强愁眉不展之时,幸运再次降临。今天上午佑安医院的张文中表示,为张旭兰开设了捐款账号,专款专用,全部捐款明细都将在佑安医院的官方网站上公示。到目前为止,账号上已有近两万元的捐款。上午得知这一消息后孟凡强十分兴奋,连声说“我不放弃,我不放弃”,他说他要陪着妻子继续走下去。

  开户行:中信银行北京安贞支行

  户名:中国初级卫生保健基金会账号:711301182600036897

肝癌产妇肝脏移植手术成功

2008年02月23日17:05 北京晚报


  本报讯 对于张旭兰的丈夫孟凡强来说,昨天真可谓是“三喜临门”——基金会拨款20万元用于妻子的治疗,儿子顺利出院,妻子又顺利地接受了肝移植手术,直到妻子被推出手术室,他还在回味这一切是不是真的。

  肝脏移植手术成功

  16个小时、4875千克、10000毫升,这些数字无一不与肝癌产妇张旭兰的生命息息相关。从昨天下午3时40分开始,佑安医院数名专家为张旭兰进行了历时16个小时的肝移植手术。目前张旭兰的身体情况平稳,今天上午9时左右,她被转入重症监护室严密观测。

  昨晚11时许,记者在手术室外见到孟凡强时,他正坐在走廊里静静地等着,座位下烟头丢了一地。已经一个多月没睡过踏实觉的孟凡强虽然面露憔悴但毫无倦意,凌晨1时、3时、5时……每次手术室有动静,孟凡强都是第一个冲上前;每当医生进出手术室,他都要仔细盯着看能否找到有关妻子手术情况的线索,一分一秒对他来说都是难熬的。

  今晨8时整,佑安医院10层手术室的大门被慢慢推开,“张旭兰家属。”护士的一声喊让孟凡强像弹簧一样从凳子上弹了起来,抖落等候了16个小时的疲惫,冲向大门。“手术结束了,好肝已经换上了。”当李宁院长从手术室走出来亲口告诉孟凡强这个好消息时,他的脸因为太过紧张反而僵住了。

  后期治疗费仍是难题

  “手术可以用惊心动魄来形容。”李院长拖着疲惫的身躯向孟凡强简单描述着这16个小时的经过,“出血量太大,我们给她输了10000毫升血,光止血就用了6个小时。”院长向孟凡强展示了张旭兰被换下的肝脏,一个硕大的肝脏摆在孟凡强面前,着实吓了他一跳。

  经过16个小时的努力,由李院长亲自操刀,与其他专家配合完成了肝移植手术。由于是整体肝脏移植,手术难度较高,实施重达4875克的肝脏移植手术在佑安医院尚属首例。

  李院长表示,今天的手术只能算完成了“万里长征”第一步,还不能肯定病人已经度过危险,接下来张旭兰还面临肾功能衰竭、排异反应等多种术后状况的发生,医护人员会严密观测。然而当记者问到张旭兰的后期治疗费用如何解决时,李院长摇摇头说:“还不知道呢。”

  肝移植手术从昨天下午3时40分开始,孟凡强却是在上午才突然得知手术即将实施的消息。昨天上午,还在为治疗费犯愁的孟凡强突然接到佑安医院来电,医院表示特向初级卫生保健基金会申请拨款20万元,用于张旭兰的肝移植手术,肝源也已经找好,让他速往基金会办理领款手续,以便下午正式手术。

  “我当时都傻了。”几天前筹不到治疗费的孟凡强一度打算放弃,准备带着妻子孩子一起回家,然而医院的来电如同雪中送炭。领取基金、术前准备,直到昨天下午3时40分妻子被送进手术室后,他掐了掐大腿才相信了这个事实。

  期盼母子早日相见

  安顿好妻子后,孟凡强又马不停蹄地来到军区总医院附属八一儿童医院,带着妻子生病前买的婴儿服装和亲手缝制的小褥子,迎接出生仅12天的儿子孟胜奥出院。看着别人家都是父母一起来接孩子,孟凡强又有些心酸。“孩子穿上她买的衣服,裹上她缝的褥子,也算她来接了吧。”

  下午4时40分左右,孟胜奥被护士长送到孟凡强面前。入院12天来,小胜奥的体重由1850克增至2050克,除了体质较弱外,身体各项指标正常。护士长叮嘱着照顾婴儿的注意事项,孟凡强都仔细地听着。护士们还为小胜奥送上两盒奶粉和一本育婴书。孟凡强小心翼翼地双手接过孩子,目不转睛地盯着怀里的小宝贝,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昨晚8时许,小胜奥安全抵达老家河北固安,由姑姑先行照顾。孟凡强说,孩子还将在近期返京接种疫苗,如果到那时母子的身体都发展顺利,孩子就有可能和母亲相见。

国家是不是应该多关注这些弱势群体呢????

肝癌晚期孕妇产子续:母亲首次见到满月孩子

2008年03月13日 08:46:38  来源:京华时报

昨天上午,刚刚满月的小胜奥来到北京佑安医院注射
疫苗。注射完毕后,父亲孟凡强带着他走进重症监护室看望妻子,小胜奥与母亲首次见面。一个月前,肺癌晚期孕妇张旭兰顺利生下孩子,随后被送进ICU病房。

昨天上午8点,小胜奥在阿姨和姐姐的陪同下来到佑安医院,准备注射乙肝疫苗和乙肝防疫球蛋白。小胜奥的身体状况良好,已经从出生时的1750克长到了2400克。疫苗注射完,稍做休息后,父亲孟凡强换好一次性的隔离服,抱着小胜奥进入重症监护室。他紧紧地抱着孩子,生怕孩子摔到地上。监护室里的张旭兰还插着呼吸机,见到自己的儿子,她的眼睛马上湿润了。

“这是你的儿子,看看吧,可好了。”孟凡强抱着孩子对妻子说。由于张旭兰仍然不能动弹,在短短3分钟的见面里,她只能一直不停地点头。目前,张旭兰的病情也在好转中,她的肝功能和肾功能都在迅速恢复。

10点30分,小胜奥在家人的陪护下返回固安的家中。(记者穆奕)

肝癌晚期孕妇产子续:产妇病变离世

2008年03月17日14:20 北京晚报


  本报讯 今晨4时35分,肝癌产妇张旭兰因肝功能硬化导致心率紊乱,经抢救无效,最终还是撇下襁褓中的儿子和深爱她的丈夫走了。经历了剖腹产、肝移植等大手术,见到了自己拼着性命保住的儿子,感受到了众多北京人的关爱,张旭兰走时没有带着遗憾。

  病情突变产妇离世

  昨天下午2时,孟凡强照例在重症监护室门前等着探视,却看到医生护士正在抢救张旭兰。张旭兰因突然出现呼吸减弱、心跳暂停等症状,经过佑安医院医生全力抢救,才暂时度过危险。直到心电监护仪显示正常,孟凡强才松了一口气。

  然而,昨天傍晚6时和今晨3时,相同的险情再次发生,张旭兰再也没能挺过去,最终于今晨4时35分停止了呼吸。

  今天上午,佑安医院刘晋宁大夫告诉记者,今晨3时,张旭兰出现第三次心跳减慢,大夫不停按压但一直未能像前两次一样恢复心跳,4时35分左右,张旭兰停止心跳。刘大夫解释说,剖腹产前张旭兰的呼吸和肾功能已经出现严重衰竭,即使做了肝移植手术,但由于呼吸和肾衰竭时间过长,还是回天无术。

  丈夫毫无心理准备

  今晨,强打精神的孟凡强说,妻子成功接受肝移植手术后,精神状态日渐好转。上周五,张旭兰清醒时还手握圆珠笔,把想说的话写在纸上,通过这种方式和丈夫对话。

  “我想说话。”

  “感谢好心人。”

  “想回家看孩子。”

  昨天下午孟凡强拿出妻子写的字,笔迹看上去歪歪扭扭,字的大小也不统一,孟凡强说这是妻子拼尽全身力气才写下来的,如今这些话成了妻子的绝笔。 “她特别想说话,手使不上劲儿还在写。当时我看她精神不错,还以为她很快就会好呢。”孟凡强说,昨天下午他原本想用手机为妻子拍摄下写字的画面,没想到却留下了永久的遗憾。

  孟凡强说,前几天他看妻子连续几天情况很好,特意为妻子买了拖鞋和毛巾,想等撤掉呼吸机后给妻子擦身子,扶着她穿拖鞋下地走路。昨天下午,孟凡强还在憧憬着妻子出院回家的情形:“哪怕在家躺两天呢,也让我伺候伺候她。”然而今天凌晨,在重症监护室门前守了一整夜的孟凡强接到了噩耗,让他的梦想破碎了。

肝癌产妇遗体今天火化 好心人救急送来丧葬费

2008-03-18 15:10:54来源:北京晚报

  昨天清晨,肝癌产妇张旭兰无憾离世。昨天下午,承受着丧妻之痛的孟凡强强打精神,为妻子料理后事。然而对于兜里只剩下800元的他来说,2500元的火化费又成了难题。幸运的是,八宝山革命公墓副主任黄峭泉先生得知这一消息后慷慨解囊,以个人名义捐款3000元,支付了张旭兰的丧葬费用。

  昨天下午1时,孟凡强沮丧地给记者打来电话:“我身上只有800元钱了,可火化要2500元。”就在记者与孟凡强焦急万分的时刻,八宝山革命公墓副主任黄峭泉先生偶然得知消息,爽快地答应以个人名义捐出3000元,支付张旭兰的丧葬费用。

  昨天下午5时,孟凡强前往八宝山革命公墓,从黄峭泉先生手中颤抖着接过3000元现金,跪谢这位危急时刻慷慨解囊的恩人。由于耽误了昨天的火化时间,今天上午张旭兰将正式被送往殡仪馆火化。

真的很遗憾!为什么好人没好报呢?谢谢你发表这篇文章,我希望有更多的好人来关注这个刚刚出生的孩子,名字叫"胜奥".希望他能够快乐的成长,长大成人,回报社会.

期待更多热心人的帮助!!!!!!

RuanYifeng,你是个好人。

关于痛苦,关于乐观抑或悲观,关于生命到底有没有价值和意义,我给大家的推荐是以下几本著作:
1 《文明与缺憾》-西格蒙德.弗洛伊德
(此书价值在于剖析人类种种痛苦的来源和一些人类最基本的心理机制及运转,同时揭示从日常的行为到社会最高层面政治事件之下的人类精神动机。还有现代“荒谬”的产生和宗教“神圣”的幻灭等`````各种论证是如此的科学和客观,这是弗洛伊德展示真理和旧有思想论的不足和缺漏的精彩一击,同时大家可以看到才华横溢的弗洛伊德远不止是一位心理学家)

2.《反叛》-阿尔伯特.加缪
(加缪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最大的原因,又或者说他最大的贡献,就是以哲学的技巧,从荒谬作为起点出发,论证了即使生命是荒谬的,我们也并非一无所有,悲观和虚无主义、无政府无义、集权主义都是暴力和压迫的思想根源。简单的说:“如果我们把人消灭,那么荒谬的载体也不存在了,荒谬者于是否认了自身。如果我们继续存在,那么至少可以从一个原点出发,向着未知前进。这是生命(注意,不仅仅是人类!)至少拥有的价值。(个人自负的认为这一句可以让你们的争论到此over了)

3.《反抗死亡》-恩尼斯特.贝克尔。这本书被评为存在主义的集大成者,我还没读完。同样只是前面一小部分,我觉得用来解决两位的争论巳是绰绰有余。

最后推荐一下奥托.魏宁格的《性与性格》,该书第一章有一段对于人类知识的种种分叉交错所作的精辟阐释,本来目的是为了分析“性”的“非绝对性”,但是正好在这里给大家一个典型的案例,看看人们是怎么在知识的海洋里弄昏了头脑,与及那些无意义的语言悖论和争吵是怎么产生的,而真理,像宇宙本身,万古不变`````再次赞美这位早逝的天才。

我要发表看法

«-必填

«-必填,不公开

«-我信任你,不会填写广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