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伦敦市长Boris Johnson

作者: 阮一峰

日期: 2008年8月29日

珠峰培训

还记得奥运会闭幕式上,那个挥舞会旗的伦敦市长吗?

他的名字叫做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我觉得整个仪式中,他给人印象最深----上台的时候,他的西装居然没扣上!除此之外,走路的时候,他东张西望,竟然还将手插在口袋里!一点也不庄重,显得散漫和随便。

他的这种表现,引发了很多批评。一个网友就这样说:

不符合英国绅士和贵族的形象。让他自己看看这张照片,跟在罗格后面象个什么?小丑?仆人?小偷?跟想象中的英国绅士形象相差太远,咱不说你,你自己觉得这样能代表英国形象吗?

昨天,这位市长先生在最新一期的《观察家》(The Spectator)杂志上发表文章,为自己辩护。他在当伦敦市长之前,干了十几年记者,所以很能写,大家看下去就知道了。

他这样描述当时的情景:

We only had a few seconds left to get ready.

留给我们准备的时间很少。

There were 91,000 people in the stadium and (allegedly) about 1.5 billion watching apathetically at home.

体育场里有91000名观众,(据称)还有15亿人在家里看电视直播。

I advanced to the little plastic sign on the red carpet saying 'Mayor of London', and as we waited to be called to the centre of the arena I decided I had better spruce myself up.

红地毯上,有一块小牌子写着"伦敦市长"。我走到那里,等着轮到我们进入体育场中央,我觉得最好让自己显得精神一点。

Now the crowd were roaring and waving their red light sabres, and hastily I got out my wallet, mobile, keys, and all the other clobber that might impair my flag-waving performance, and handed them to a chap on my left.

人们发出欢呼,挥动手中的红色光棒。我急忙将钱包、手机、钥匙和其他零碎都掏出来,交给左边的一个小伙子,不能让它们影响我挥舞旗帜。

I rolled my shoulders like Rocky, and rehearsed the agenda again in my head. What could possibly go wrong? Take flag, get red circle out to left, wave four times, hand flag to flag-bearer. Piece of cake.

我像电影《第一滴血》里的洛奇那样,转动肩膀,又在脑子里复习了一遍流程。有可能出错吗?拿过旗帜,然后走到场地的左上角,挥舞四次,接着将旗帜交给旗手。真是小菜一碟。

Just as I had it taped, just as I was in the zone, I became aware of a chap beaming and pointing at his midriff. Then another chap was pointing at me, jabbing his finger in the direction of my stomach. Was I too fat? Was I insufficiently Olympian?

我一边默想,一边等候入场。这时我发觉,一个小伙子笑起来,还指着他的腹部。然后,另一个小伙子升出手,指着我的肚子。我太胖了吗?我不够资格参加奥运会?

'Button,' said the chap. 'Do up button.'

"扣子,"他说,"扣上它们。"

I looked and saw that my fellow performers on the podium all had their jackets done up, and so did my charming Beijing counterpart, Mayor Guo. I reached instinctively for my middle button, and then thought, sod it.

我一看周围,主席台上,我的同胞都扣着外衣扣子,风度翩翩的北京郭市长也扣着。我本能地抓住中间那粒扣子,心里想,糟了。

I checked swiftly with the chap from the 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 and no, there is no Olympic jacket-button protocol. Open or shut: it's up to you.

我急忙询问国际奥委会的工作人员,有没有关于扣子的规定。谢天谢地,没有。扣不扣,你自己决定。

I was going to do it my way, and on the matter of jacket buttons I was going to follow a policy of openness, transparency and individual freedom.

于是,我就按自己的想法做了。在扣子这件事上,我的政策是开放、透明和个人自由。

I am sad to see that some Chinese bloggers are now attacking me for my 'lack of respect', since there was no disrespect intended. It's just that there are times when you have to take a stand.

我很难过地看到,有一些中国的网志作者攻击我"缺乏尊重"。我从心底里没有任何的不敬,我只是觉得,有些时候你必须有一个立场。

没想到啊,原来他不扣扣子是故意的,而且还上升到了个人自由的高度。看来他是不赞成将奥运会搞成一本正经,所以故意让全世界看到一个不那么正经的形象,真是有个性啊!

他还讲了他见到了胡锦涛主席。这一段很好玩。他说,接见之前的几个小时,他一直在背一句普通话。有人告诉他,胡主席听了这句话,会很高兴。结果握手以后,他脱口而出:"Renshi ni hen gaoxing."胡主席微笑着回答:"Thank you very much."

这一段我就不译成中文。(懂英语的同学,别错过黑体部分。)

'Who are we going to see?' whispered Seb Coe as we were ushered into the VIP sanctum of the Bird's Nest stadium, a place of thick snowy carpet and a horseshoe of white armchairs. 'We're gonna see Hu,' I whispered back. 'Who?' 'Hu.' Before I could elucidate further we were shaking hands with the Paramount Leader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general-secretary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and Chairman of the Central Military Commission, the 65-year-old Hu Jintao. For the last couple of hours I had been practising a phrase I had learned from my brother Max, who speaks fluent Mandarin. 'He'll love it,' said Max. 'It means, Very pleased to meet you.' So it was with great excitement that I took the hand of the Chinese leader -- a kindly-looking man with glossy black hair -- and blurted my line. 'Renshi ni hen gaoxing,' I gushed, scanning his face for approval. 'Thank you very much,' he said, which was pleasing, though I think he said the same to Seb. We also met Jiang Zemin, the former paramount leader, and Hu's predecessor. The workings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are of huge importance to geopolitics, and far from clear. Why is Jiang still knocking around? How did he become less paramount than Hu? Who knows? And Hu knows.

他还说,这个场景让他想起了一个笑话。上个世纪80年代的时候,英国外交大臣叫做杰弗里·豪(Geoffrey Howe)。一天,他会见苏联领导人勃列日涅夫,他说"How are you?"勃列日涅夫马上说:"不,不,你才是Howe。"(No, no, you are Howe!)......哈哈哈,太好笑了,我差点一口水喷出来。

I would remind you that Geoffrey Howe is said to have greeted Brezhnev with the words 'How are you?', to which the Russian brilliantly riposted, 'No, no, you are Howe!'

看了这篇文章,我对这位伦敦市长发生了浓厚的兴趣,就去wikipedia查看了他的条目。果然,这个人很不简单。

他大学毕业后,先去咨询公司工作,但是觉得那里太闷了,干不下去,于是改当记者。(Try as I might, I could not look at an overhead projection of a growth profit matrix, and stay conscious.)当记者以后,他专门写一些讽刺性的政论,极富喜剧天才。就是因为他太喜欢搞笑,电视台还请他去当综艺节目嘉宾主持人,他客串了几期,居然获得了英国电视奖(British Academy Television Award)的提名。2004年,他出版了第一本小说《72个处女》(Seventy-Two Virgins),内容关于一个倒霉的议员,不幸卷入了恐怖分子刺杀美国总统的阴谋,据看过的人说,此书令人捧腹。

2008年,他宣布竞选伦敦市长,不可思议地竟然选上了。我猜想,这可能同赵本山担任北京市长的感觉,有点类似。总之看起来,伦敦市民也是很有喜剧精神的。

2008年5月6日,新市长第一天上任,竟然是骑着自行车去办公室的。

最后一件关于他的趣事是,2008年8月21日,他到北京的"英国之家"召开记者招待会。由于他以前也是记者,所以同台下很多人都认识,可以直接叫出名字。台下的英国记者也把他当作哥们,直接称兄道弟,一伙人嘻嘻哈哈就把记者招待会开完了。

现在回过头来,再看他在闭幕式上的举动,就显得很自然了。他的个性就是不喜欢那种刻板的、严肃的、压抑个人自由的体制,所以哪怕在奥运会,他也要提醒和证明这一点----个人必须有选择的自由。

我觉得这样也很好,没有人规定奥运会一定要是一个官方的、庄重的场合,办成民间的、轻松的风格,有什么不好呢?Google公司宣称它发现了10条真理,其中第9条是"不穿西装,不代表你不专业"(You can be serious without a suit)。总有一天,我想大多数人都会接受这一点:内在的东西才是最重要的,只有形式主义者才喜欢穿得西装笔挺。

(完)

一灯学堂

留言(45条)

其实可能这事无关专业,国人理解"入乡随俗"而已.如果涛哥和咱哥们没扣扣子而他扣了的话...

其实也不是就中国人认为他不庄重,英国人也有很多认为很丢脸的。世界上正统保守的人还是多数的。

英国是一个以丘陵为主要地形的国家.所以英国人适应小圈子生活.
英国人诚恳,善良,这是英国人种的性格特征决定的.在中国没有推广性,真要推广的话涉及到国家完整性的问题(够委婉了吧)
这些比较常识,我不会在自己的博客上写的.作为这篇文章的一些补充而已.

前面的意思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不是改变体制改得了的,这是血统问题.除非你搞地区特殊化(这里也和上面一样委婉.)英国什么时候政治不是这种样子?法国政治什么时候不是一塌糊涂?

中国人不太了解这种英国上层出身背景人士的"show"的精神。

在英国(其实这点上,在中国也一样)一个出身差的人,最在意的就是所谓礼仪:西餐的规矩、西装的牌子、衬衫的袖扣……—— 因为你一旦出了错,别人就会笑你“土包子”,而你,身为一个土包子,最害怕的就是别人说你土。贵族(家里有血统,有钱,自己是名校毕业)出身,那就不同了,你出牌不按牌理,别人会说你“特立独行”,“怪”,最多说你是“小丑”,而你,身为一位贵公子,这些“贬抑”之辞,你可以完全不 care,尤其是当你刻意想通过这个特色来出位,来树立知名度。Boris Johnson 很早就立志从政,一直不顺,当他最终找到自己的“定位”之后,在保守党那么多仪表、背景都在他之上的一干“精英”之中,他冒出了头。

(李光耀出席重大场合常常都是一件敞口的茄克:从没有人会笑他不懂社交礼仪。)

如果在网上搜索一下“布灵顿俱乐部”,你会发现更多关于这个Boris Johnson的逸闻(原载于三联生活周刊),相比之下,他的其他经历以及在奥运会闭幕式上的表现已经算相当的温文尔雅了 :)

这家伙确实很有意思的
貌似现在很多国家都喜欢这种“小丑型”的政治领导人。
就像小布什,亲民型的政治明星 很受欢迎,如果再出点丑(非丑闻),那更无敌了。

呵呵,果然少了很多人看有关Jiang&Hu的less paramount leader的问题,哈哈哈,Who knows? Hu knows.
和这个相比,Boris怎么可能算的上是出丑呢,某些丑简直可笑的无里头得非常咧。

我喜欢这个伦敦市长

内在的东西才是最重要的,只有形式主义者才喜欢穿得西装B挺的。

引用Free的发言:
内在的东西才是最重要的,只有形式主义者才喜欢穿得西装B挺的。
其实这个论调在中国并不是非主流,我倒是觉得现在普通的中国人太随便了,不懂得保持庄重而优雅的礼仪,使得很多在国外的中国人被人看不起。

引用伦敦市长的语言“Renshi ni hen gaoxing”.呵呵,这伦敦市长太逗了,第一天当市长,竟然骑着自行车上班。有个性。

引用Alvan的发言:

如果在网上搜索一下“布灵顿俱乐部”,你会发现更多关于这个Boris Johnson的逸闻(原载于三联生活周刊),相比之下,他的其他经历以及在奥运会闭幕式上的表现已经算相当的温文尔雅了 :)

俱乐部的人也就趁年轻疯一疯,从政了也就都循规蹈矩,老成持重了。

引用Justupid的发言:
(李光耀出席重大场合常常都是一件敞口的茄克:从没有人会笑他不懂社交礼仪。)
我就看李光耀不懂礼仪,自己干完了儿子接着干,是不是还让孙子继续干啊?有这么懂礼仪的吗?

我们开始吃肉了,城里人流行吃窝窝头。

这才是真正的英国绅士嘛

你在上厕所的时候,喜欢别人问你“吃饭了吗?”?

在这样一个场合,做些不适合场合的动作,我觉得不好。

虽然我也喜欢英国的表演。

原来Boris Johnson也是非主流啊?

随意没有什么不好的,各人有各人的风格嘛,我就觉得他很可爱~~

这人很可爱哎```

没有仔细看闭幕式上他的表现,但有看之后的访问
言语之间,觉得这个人很赞
呵呵,这篇文章我转了~

骂他纽扣和插口袋事件的多数是英国人,他们觉得很耻辱,网上他们骂翻了天,但是这就是英国人,他们挑剔一切.尤其是面对中国这次开幕式闭幕式的压力.中国人谁注意这个呢,我只注意到北京市长那旗挥的好费尽.

他的一通话跟形式主义者有啥区别啊,还不是硬要凹出个型来表达一下他咋的咋的,不过是搞政治的人的噱头而已,有必要把他说得那么高吗


这个世界,当非形式主义者和形式主义者真正互相尊重的时候,才会说得上比现在好很多吧


要真看得开,“非形式主义者”、“形式主义者”不过是两个中性词而已,谁也不比谁好,谁也不比谁差


ps:他的发言也还真看得出是英媒的风格,明明骂他的是英国人多,中国谁关心他啊,都当娱乐新闻在看,但他又不敢惹自家人,只敢发发中国人的牢骚。。。。。居然还有人真当他是在表达啥立场,估计英国人自己都不想买他帐吧

我觉得他很可爱啊
北京市长也很可爱..
哈哈哈。只是罗格看上去很紧张的

这家伙的头发很可爱
跟没长大成人的小孩一样

恐怕他不是真的出于本性而“忘”了系扣子,而是想教育“专制国家”的人民吧。

摆脱, borish 是环保主义者, 他不是上班第一天骑自行车。 他是每天都骑自行车。
骑自行车上班有问题吗? 或者说市长骑自行车上班有问题吗?
伦敦空气在英国算很差的了,比起北京的污染那还是没得比。

我是有一次搜索民主专政的词条时发现了阮哥你的博客

过去的一段日子里,我一直关注着您的文章
对你几乎表示着百分之百的尊重和赞同
但是你的这篇文章让我有些异议

其实我感觉阮哥你的思维已经走入了一条歧路
凡事追究自由与民主
心理学上可能可以称为偏执(请注意,没有要攻击你的意思)

看了你的个人资料
大约也是快四十岁的人了(不知道对不对)
按说是经历过89那个动荡时代
可能从内心最深处会有一种深于他人的对执政党的怨恨

其实我也经常写一些关于民主自由之类的东西
由于我并没有和其有切身的厉害冲突
所以写起来语气会缓和很多

简单说
假如当年的雅典闭幕式上
北京的领导人那样的着装
您又会怎么说

积怨使然

阮总能把一篇普通博文写得有理有据。 向你学习。

不用这么拘泥于“是否属于形式主义”吧。
确有人是喜欢穿西装的,因为他们同样也看重外表。
看重外表我觉得没什么问题啊。

楼上一个评论觉得很好:“这个世界,当非形式主义者和形式主义者真正互相尊重的时候,才会说得上比现在好很多吧”。 同意阿~

关于9月1日日本首相福田康夫宣布辞职一事 阮大哥没有发表个人意见

你的形象价值百万,不修边幅的人是没有影响力的。

这样看来还很舒服的感觉了,刚刚开始觉得很不喜欢他的感觉.觉得他好可爱啊!

中西差异而已,就如同开幕式进场
中国人喜欢排着队整齐进场
欧美人不喜欢这样拘谨,自然是很随意,认为这样才反映他们的个性

我喜欢,有点意思。解放,自然,回归

保守党人啊

博主能解释下黑体部分的含义吗?
看了N遍实在看不出伦敦市长要表达的意思。。HU和jiang的区别在哪里呢。看来我对政治实在不敏感啊。。-_-||

看了你的文章,我觉得这个市长挺可爱。中国就缺少这种人

我觉得他太可笑了~~跟可爱没一点关系~~~
如果胡主席或者刘淇市长敞胸露怀出席这种重大活动~我们都要晕过去了~~~
这根本一点形象都谈不上!标榜标新立异~~完全是现代嬉皮士啊 ~英国人确实很丢脸~~好东西一点没体现出来~

很欣赏这个伦敦市长!

引用V的发言:
其实这个论调在中国并不是非主流,我倒是觉得现在普通的中国人太随便了,不懂得保持庄重而优雅的礼仪,使得很多在国外的中国人被人看不起。
这个观点是有普遍借鉴价值的,对于中国人来说,对外保持庄重优雅更加重要。也许boris的风格更贴近英国的民众,就像小沈阳被形容为“通俗”而非“低俗”的观点能够解释他的受欢迎度。

其实阮一峰是说中国的政治体制严重压抑了个人的自由发展空间。

今天有一则新闻,这位市长在骑自行车下班时,英雄救美,赶走一伙了正在欺负一名妇女的流氓。

崇尚个人自由 希望我们有一天也能拥有自由

哈哈,HU knows

看我的洛阳铲~
《第一滴血》里的Rocky笑尿,Rocky是史泰龙自编自演的著名电影《搏击俱乐部》的主角吧。

我要发表看法

«-必填

«-必填,不公开

«-我信任你,不会填写广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