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ilip Pan 访谈

作者: 阮一峰

日期: 2008年8月28日

感谢 腾讯课堂 NEXT 学院 的独家赞助

腾讯课堂 NEXT 学院

1.

今天,我听说有一本2008年6月的新书,受到广泛的好评。

Out of Mao's Shadow: The Struggle for the Soul of a New ChinaAmazon网上书店的介绍)。

作者简介:

菲利普·潘 (Philip Pan,潘公凯)

2000-2007年期间,《华盛顿邮报》驻北京记者站站长,现任《华盛顿邮报》驻莫斯科记者站站长。

他毕业于哈佛大学,主修政治,任校报执行编辑,还花了一年时间在北京大学学习汉语普通话。在为《华盛顿邮报》工作以前,潘为《洛杉矶时报》(Los Angeles Times)、《波士顿环球报》(Boston Globe)、《亚特兰大宪报》(Atlanta Journal and Constitution)和《泽西日报》(Jersey Journal)写过文章。他为《华盛顿邮报》工作是从1995年作为实习生开始的,四年间报导过政策、犯罪和法庭方面的新闻;后成为正式记者报导移民和移民社会方面的新闻。2000年9月起作为《华盛顿邮报》驻北京记者开始了中国行,2003年12月起任《华盛顿邮报》驻北京记者站站长。

2003 年,潘因为2002年报导的一系列描述中国民工受虐待文章获得李宾斯顿(The Livingston Awards)年度国际报导奖青年记者奖,2005年,潘因为2004年一系列报导中国个人对抗权威政治体系的文章,获得奧斯本艾略特亚洲杰出报导奖(Osborne Elliott Prize for Excellence in Asian Journalism)和美国海外新闻协会(Overseas Press Club)的鲍勃•威康西丁奖(Bob Considine Award)。

2.

上个星期,美国公共电视台PBS对作者进行了专访(视频文字稿MP3),内容关于他的新书,以及如何看待今天的中国。

这个采访很值得一看。我认为,Philip Pan对中国的情况非常了解,而且有清醒的认识,谈到了许多根本的和重大的判断。

比如,主持人问:"对于中国的内部事务,美国能够做什么?"

他回答:

"That's a very tough question. ...There is a concern, and I think a legitimate concern, that the more we push for change, we, meaning the United States government pushes for change in China, the more of a backlash there is by the hardliners. It gives the people in power who want to resist change, an excuse to, and it gives them not only an excuse, but it gives them an enemy. They can use this to rally the public, this is another reason they've been so successful."

(插一句,这篇日志中的英语部分,我不翻译了,只提供原文。最近,我每次张贴与政治相关的内容,都会有无数"爱国青年"跳出来,对我"教育"一番,或者辱骂一番。我已经有点厌倦了。所以这一次,请你们看懂英语以后,再来发言吧。)

3.

主持人问:为什么中国政府甘愿不惜成本,一定要成功举办奥运会?

他回答:

Part of the answer is that the priority isn't really with the Olympics. Their priority really isn't the west. They want to use this Olympics to send a message to their own people, most of all. They want to demonstrate to the Chinese people that their government is legitimate, that it has been successful, and that world approves of the government.

And when I say "this government", I mean the one-party system, in effect. You know, communism as an ideology is dead, essentially. But the Communist Party needs something to justify its continuing rule. And using the Olympics was part of their strategy, I think.

They're worried about what the Chinese people think of the Party. They don't want the Chinese people to know that there are other voices. They want to present a united front, that this is an effective government, that everyone is happy with it, that this political system, a one-party political system merged with capitalism, can be just as effective as a democratic system in the west. And they want their people to believe that.

4.

主持人问:既然中国的制度已经变成非常彻底的资本主义,为什么这个党还自称为共产党?

他回答:

I've asked them that. They have long answers about ideology and all that, how this capitalism is only a temporary phase, that they're using this to achieve real communism. But there are aspects of the political system, I think, that recall communism. I don't know if it's the communism that Marx might have envisioned. But it's still a one-party state. They still have a propaganda bureau. They still control the press and the television stations and the radio stations.

They're not willing to let go of that legacy.They need that in order to stay in power. They're worried that if they allowed checks on the market forces, that if they allowed workers to organize, that their own political power would be threatened.

上面的回答妙!我都没想到这一点。

5.

我觉得,整篇访问中,最精彩的还是下面这一段:

BILL MOYERS: What you describe is a fusion of capitalism and authoritarianism that can resemble a mafia organization. That's a criminal enterprise.

PHILIP PAN: It is a criminal enterprise, in parts of the country.

BILL MOYERS: The government?

PHILIP PAN: The government. ... They've been able to manage patriotism and shift that into nationalist support for the party. You know, if you love your country, you must love this political system. You must love this party, as well. And they've been able to do that.

Captalism + Authoritarianism = Mafia,难道不是吗?

(完)

阮一峰的网络日志

留言(55条)

也许我们的视角被封锁,但正如最后一句所说....
i love my country,though it has a terrible system

爱国青年呢?

第一段塑造假想敌这点也适用于美国政府,呵呵
关于olympic与合法性的关系很准确,partty的惯用手法了,不过我想说的是塑造这种强大的外部形象以增加gov的合法性是离不开诸国的配合的,bush再怎么谈人权不是来参加了么。
partty是黑手党,但同为黑手党的同样包括开幕式上即席的诸君啊,政治+经济首脑,这种场面就像是在宣布这个世界是任由权力瓜分的。

引用david的发言:

也许我们的视角被封锁,但正如最后一句所说....
i love my country,though it has a terrible system

改一个词,你说的其实是这个意思:
i love my government,though it has a terrible system

阮兄这招好,最近我也饱受爱国愤愤的垂青,恼火不已。

criminal enterprise是本文的亮点

绝对的权利就是枚至尊魔戒.拥有者在无所不能的同时也被其所侵蚀.

引用david的发言:

也许我们的视角被封锁,但正如最后一句所说....
i love my country,though it has a terrible system

our country is sabotaged by the"system",so what will you do??

阮兄谦称没有想到的部分,部分“新左”在批评现regime的统治方式时倒是很早就提到了,呵呵。这也是我越来越觉得可以从有些新左汲取营养的原因。

另外,BILL MOYERS是美国很资深的新闻人,年轻时曾担任肯尼迪和约翰逊的新闻秘书,是个死不改悔的自由派,能被他专访,本身也是潘公凯的成就表征了。

一个政党在放弃其初建的宗旨之后为什么还能存在呢?一个放弃了其初建的宗旨却不愿意承认的政党其实是一个已经没有了灵魂的政党,他的存在,已经完全和这个党没有关系了,维系他的力量在于这个党内个体的利益,正是这些利益还在撑起过去的那张虎皮,他知道自己虚弱不堪,所有不敢开放言论,所以要政治封锁。

阮老师啊。我这大一水平真的看着吃力。麻烦业余翻译一下吧。不贴出来的话,就给我邮过来吧

第四点太具讽刺意义了!一党专制反倒变成了社会主义的特征,变成了其代表 这点讲得很好!
不过不赞同第五点 可能是因为不了解黑手党的运作机制
基本上第五点的逻辑就是
Capitalism+Authoritarianism = Mafia
G have both characteristics
and Mafia is a criminal Enterprise
so G is also a criminal enterprise.
逻辑上看来不可信

PS:看你的博客有些时候了,想谢谢你~觉得一直以来收获很大,不用甩别人杂说~

此君的观点果然精辟、到位!

针对奥运会方面,真是拨云见日:国外很多媒体以及我都以为是中国政府想向世界证明自己的强大,其实傻了。

针对 Captalism + Authoritarianism = Mafia,然也。Mafia的最大理想就是 legitimate 自己。

另外说一句,不管我们中国人怎么徜徉在璀璨悠久的古文明里自我陶醉,在现代文明上,我们还远落后于西方,这就是为什么在西方教育体系下走出来的聪明人,在政治、经济、社会学范畴,可以站在比我们高的位置,用较宽的视角,来认识问题、总结问题。

至于“爱国青年”(应该包括网特、被洗过脑的、脑生锈的一干人等)部分,想开点,不要与他们一般见识。人生苦短,即便是“厌倦”这样的负面感受,对他们,也要吝啬付出。

我觉得有些重点阮老大没有划出来,不过潘的确说的都很好。其实每个国家都有那样一个真理部存在。

不知阮老大看过《袋鼠法庭》一书没?到处都是黑手党。所谓民主社会,或许只是比和谐社会更隐蔽,更少纰漏的说辞而已。到现在为止,我们没有真正了解过其他国家的情况,我们发现了我们gov的不好,并且假想别的gov不会有这问题。但是事实并没有得到求证。

想想看,潘这篇文章出现的目的是不是也包含了维持一下美国人民的优越感呢?

其实没有多少新意,所有的问题都是围绕一个专权来谈的。对于奥运的批评,对于什么黑手党的提法,总之一切问题要解释原因的时候,就回到专权这个核心问题上。

够大胆,够反动.
哈哈!

引用曦的发言:

阮老师啊。我这大一水平真的看着吃力。麻烦业余翻译一下吧。不贴出来的话,就给我邮过来吧

装个Lingoes,个别不认识的词查一下即可 至于整体语句,这种采访一般不会有特别难的

突然发现没有翻译就没有爱国青年~~这里就能清净很多啊
可能因为爱国青年太爱国以至于不屑于学期他国语言~
第三段和第五段给了我一个全新的视角啊,之前完全没有想到从这样的角度看待这个问题~~~

在法庭上,证人作证的时候,法官对一些证人的言词会问:argument or fact? 如果是argument,那么证人说的这段话其证明力就极其有限,如果是fact,那么被陪审团和法官采信的程度就会大大加强。这篇Philip Pan访谈当中所引用的Pan的话语,基本上全部都是argument,当作一家之言可以接受,而如果被当作对事实的描述来信任就很难说了。当然访谈节目主持人问的就是被访谈者对一些事物自身的态度,更不用说主持人在提问方面所做的精心引导和安排了,毕竟这不是一个有关自然科学领域的访谈节目。所以说觉得Pan的话有道理的建议先想想他什么地方的看法是符合事实的,是你切切实实已经有过体验的,觉得他的话没道理的,也建议先想想为什么你认为他的话这里没道理,哪些地方与你所经验过的事实不符。被作者的逻辑完全所引导的读者是愚蠢的。单就我个人对pan的被引用的这几段访谈的观点来看,他的看法浅薄的很,当然只是个人不怎么全面了解之后的看法而已。
此外,阮先生,诲人不倦这句话相信您很了解,如果自己认为自己的想法是正确的,那么何由来谈到厌倦那些只会浅阅读的人的“慷慨之词”呢。恐怕没有人说我的想法只是说给那些能够听懂我的语言的人,听不懂的你去学习如何听懂好了,这样的态度只是一个懦夫给自己心理安慰的托辞罢了。自己都放弃主张自己的立场了,您这么多学问算是白学了。那些不懂得尊重别人的言论爱说说去好了,who care。

阮先生,其实,很希望您的blog全篇都使用英文。这样您的blog就永远都不用担心被“爱国青年”公鸡了。

中国人忘记了历史,结果被愚人的宣传迷惑了头脑。



西周
春秋
战国

西汉
东汉
三国
两晋
南北朝


五代




中华民国
中华人民共和国

前面这些Mafia是怎么灭亡的?国家不等于政权!

They've been able to manage patriotism and shift that into nationalist support for the party. You know, if you love your country, you must love this political system. You must love this party, as well. And they've been able to do that.

这一招真的很毒。不过知道文革这段历史的人也不会对此大惊小怪……

引用xfans的发言:
阮先生,其实,很希望您的blog全篇都使用英文。这样您的blog就永远都不用担心被“爱国青年”公鸡了。
couldn't agree more! A Question : so many sensitive words in your blog , how can it bypass the GFW?

有些结论虽然不愿意同意,却可以很自然地推出来。
楼主居然说没有想到?是没有想到那个问题本身么?
鄙视一个...

坐而论道,莫如体而行之!

阮兄,求求你翻译吧.
我不是非常爱国的青年但我最喜欢看你的博客了,不要不翻译啊.
因为世界上也有爱看你博客的青年存在啊!

每次阮一提及这样的话题,总会冒出很多高人。
爱国青年也好,自由分子也罢,都能在一个平台上说要说的不就很好了嘛。
总感觉有的人说到爱国青年就仿佛带了讽刺的味道,而有的人说到自由分子也总有敌视的眼光。其实大可不必吧。
什么样的政府什么样的政党都是会在其规律上去发展的吧。
我还是觉得大家用最平静的语气来学术性聊一聊就好。
归根到底我是老百姓,不损害到我的利益,谁的天下都一样。

这样的文章可以发表也算是进步了。我相信,最高领导人还是知道这些问题的,但是肯定有些人想的是如何把这样的一党特权继续下去,另一些人想的是如何使一党政权向更自由的政权过渡。

希望后一批的人多一点,如果不多,就希望更多进步思想的人可以掌握政权。

我还是比较乐观的。

Many of them are young, often underage, who have been pulled out of school because their parents can't afford to pay the taxes just based on their farm income.

上不起学不是因为交不起税吧。。。

引用dindant的发言:
Many of them are young, often underage, who have been pulled out of school because their parents can't afford to pay the taxes just based on their farm income. 上不起学不是因为交不起税吧。。。

这是作者拐了一个弯而已。把学费与tax联系在一起了。
-------------------------------------------

博主,这种书哪里能买到,最好是盗版(正版太贵)。
电子版也可以呀

引用老陶的发言:
我觉得有些重点阮老大没有划出来,不过潘的确说的都很好。其实每个国家都有那样一个真理部存在。 不知阮老大看过《袋鼠法庭》一书没?到处都是黑手党。所谓民主社会,或许只是比和谐社会更隐蔽,更少纰漏的说辞而已。到现在为止,我们没有真正了解过其他国家的情况,我们发现了我们gov的不好,并且假想别的gov不会有这问题。但是事实并没有得到求证。 想想看,潘这篇文章出现的目的是不是也包含了维持一下美国人民的优越感呢?

我们发现了我们gov的不好,并且假想别的gov不会有这问题。
-------------------------------------------------
没有假象别的gov没问题。 假设美国政府也是mafia,但美国的mafia不像中国的mafia这么没人性。所以我们要一个好的mafia

“爱国青年”是有不少,

但还是不喜欢你写某件事的风格,和CCTV有点像。

引用oupx的发言:

阮兄,求求你翻译吧.
我不是非常爱国的青年但我最喜欢看你的博客了,不要不翻译啊.
因为世界上也有爱看你博客的青年存在啊!

如果借助字典还是看不懂,那就只好用Google Translate了。
http://www.google.cn/translate

阮先生,以后写文章干脆全篇都用英文,这样既可以酣畅淋漓地表达您的观点,也可以不必忍受某些人的无端指责,这次的实验不是挺成功么,请坚持下去!

引用Roxhaiy的发言:

阮先生,以后写文章干脆全篇都用英文,这样既可以酣畅淋漓地表达您的观点,也可以不必忍受某些人的无端指责,这次的实验不是挺成功么,请坚持下去!

确实有这样的打算,我越来越觉得用中文写blog没意思。以后我可能会全部改用英语写。

另外,我发现有些人似乎对我本人和这个地方很不满。如果你不喜欢看,可以不看,没有人请你看,你也没有为此出过一分钱。我就搞不懂有些人嘴里骂骂咧咧,可以又不肯不看。……我早说过了,这些东西是为我自己写的,有没有读者我无所谓。

引用老陶的发言:

我觉得有些重点阮老大没有划出来,不过潘的确说的都很好。其实每个国家都有那样一个真理部存在。

不知阮老大看过《袋鼠法庭》一书没?到处都是黑手党。所谓民主社会,或许只是比和谐社会更隐蔽,更少纰漏的说辞而已。到现在为止,我们没有真正了解过其他国家的情况,我们发现了我们gov的不好,并且假想别的gov不会有这问题。但是事实并没有得到求证。

想想看,潘这篇文章出现的目的是不是也包含了维持一下美国人民的优越感呢?

其实文章没有提到什么新的信息,几年前以来这种说法都是主流,特别对于在美国的中国学者. 在这个世界上的很多角落里都有善良和自私的人,美国在这方面也差不多,像是那么多没大脑的人支持奥巴马,还有被全球暖化的说法所蒙蔽,以及 911 阴谋论的争端还有赚钱的左派势力. 美国也有精英和愤青,政治相对清明和政治黑暗的地区.但是美国至少在表面上看来是自由的.而且白杏们也没有那么多被压迫的感觉.美国人本身也比较勤快,中国人有点太过于老实而缺乏奋斗精神. 黑帮式的政治是一种策略,你可以用它来做好事,也可以用它来做坏事,这取决与你.很多情况下舆论控制是让人不爽但是必要的(相对于目的). 我还是觉得控制舆论就是控制了选票.所以谁当选只是剧情,因为....(打码) 很多中国人做事缺乏原则,这是中国对于权利的制衡难以成功的原因.其实江南士大夫们倒是蛮有原则的,就是能力不行.中国没有足够多的理想的执政者.

我英文不好,我是用GOOGLE翻译看的,嘎嘎

最后一条倒是经常被法国人挂在嘴边的,一个政党没有自己的党大楼,确实还是蛮地下的呢,哈哈

美国的总统就不想贪吗?一定想,谁不利己为先.只不过美国有两个PARTY,你指责我,我指责你.所以才会好点.

呵呵我记得老早就有人说过,西媒也会发揭自己govt黑幕的文章,区别在于,揭中国govt黑幕的话,他们会质疑中国govt的合法性。

引用Ruan YiFeng的发言:

另外,我发现有些人似乎对我本人和这个地方很不满。如果你不喜欢看,可以不看,没有人请你看,你也没有为此出过一分钱。我就搞不懂有些人嘴里骂骂咧咧,可以又不肯不看。……我早说过了,这些东西是为我自己写的,有没有读者我无所谓。

既然这日志就挂在互联网上、既然每篇日志的下面自动链接着要大家发表看法,就没有请不请之说,难不成这些个赞赏的人就是你请来的吗?或者是花多少钱请来的吗?原谅我这么说,但你给了我这样的说辞。“有没有读者无所谓”那说明你并不看重日志下评论,那又何必为有不同的意见而说出这样没水准的话呢?一切事物都有两面性,你既然有这样的观点,就一定有不同观点的人存在,难不成这里就只有一种观点,那跟CCTV有什么区别?
LZ其实是很自恋的人。顺带说,我其实很喜欢LZ大部分的文章,但以后我也不想再来这里了。

《狮王争霸》中黄飞鸿超级经典的一段话
黄飞鸿言:“李大人,正所谓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现在,这个金牌在我黄某人手上,并非我赢了,大人为大显我民神威而办的这场狮王争霸,劳民伤财,死伤这么多人,其实,在世人眼里,我们都输了。以小民之见,我们不只要练武强身,以抗外敌,更重要的是广开言路,治武合一,那才是国富民强之道,区区一个牌子,能否改变国运,还望大人三思,这金牌,送给您作纪念吧。”

引用柳絮的发言:

既然这日志就挂在互联网上、既然每篇日志的下面自动链接着要大家发表看法,就没有请不请之说,难不成这些个赞赏的人就是你请来的吗?或者是花多少钱请来的吗?原谅我这么说,但你给了我这样的说辞。“有没有读者无所谓”那说明你并不看重日志下评论,那又何必为有不同的意见而说出这样没水准的话呢?一切事物都有两面性,你既然有这样的观点,就一定有不同观点的人存在,难不成这里就只有一种观点,那跟CCTV有什么区别?LZ其实是很自恋的人。顺带说,我其实很喜欢LZ大部分的文章,但以后我也不想再来这里了。


开放心态太稀缺了。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普遍现象。但从文字反映出的情绪看,正如这里所针砭的时政一样,很多人也不能太能容忍多一个批评者出现。
以语言作为屏障,希望过滤批评的声音,更像小孩子赌气的做派。好像在宣称,“你不懂英文,你不配和我辩论”,其实这实在不应该成为一种特权。且不说英文的普及性,就传达的精神来讲,这与先生们一直希冀的开放言论,也是背道而驰的。

阮一峰应该多学习一下西方史,表老是以为自己知道真相。人分三六九等,阮大概在第7-8等左右,会英文的中国民工。还是当不了盎格鲁萨克斯人。

西方媒体最喜欢记者“爆料”,这个潘公凯的存在正好符合西方媒体所要寻找的东西,所以自然就会受到推崇,得了诸多奖项。要我说,不过嗤之以鼻。这样的负面报道我在国外看得太多了。

比如开幕式红衣少女的报道,西方媒体称做fake child policy;刘翔退赛,西方媒体叫liu is out of the hurdle。。。

西方媒体是不公正的,他们的言论是不能完全代表事实。楼主既然写了有争议的事实,当然要对别人的谩骂有所准备。难道您也想要这里变成一言堂么?

任何媒体都是gov的喉舌,这个在哪国都一样,都是为gov服务的,反华言论在美国有市场,那自然会有人报道,这没什么。看看就完了。

另:这家伙描述中国民工受虐待文章就获奖了??这也太离谱了,美国就一切都好?没看过卓别林大师的《摩登时代》??任何国家都一样,经济发展初期不可避免的,况且中国的崛起让美国感到压力了,自然会拼命从各个方面打压你!美国的月亮不一定圆,中国也月亮也不一定缺!

我不是所谓的“爱国青年”,也看得懂这个程度的英文,关于节选pan的这几段访谈,一点都不觉得信服,Authoritarianism从来就是cn gov的最核心问题,但是老是围绕这个问题打转来树立自己的核心论点恐怕过时了不说,对我们而言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参考价值。长期保持这种观点来分析我们的问题其实从本质上讲和那些“爱国青年”的奋不顾身有什么区别?

Captalism + Authoritarianism = Mafia这个等式真的很傻很天真,留下这样的等式真是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

ps.那些鼓吹全英文来过滤读者的人应该好好检讨一下自己讲话的高度和心态,看懂英文与否真的无法judge一个人的学识和品质,相比之下,说话的态度反而可以,这不正是你们去分辨“爱国青年”的基本工具吗...

其实看看评论蛮有意思

还是有不少恶劣的爱dang shabi在胡说八道,满嘴跑火车。

引用Roxhaiy的发言:
阮先生,以后写文章干脆全篇都用英文,这样既可以酣畅淋漓地表达您的观点,也可以不必忍受某些人的无端指责,这次的实验不是挺成功么,请坚持下去!


支持用英文写作。虽然英文是英语国家初一的水平,但总可以避免中文是中文是高三的尴尬。

引用柳絮的发言:

既然这日志就挂在互联网上、既然每篇日志的下面自动链接着要大家发表看法,就没有请不请之说,难不成这些个赞赏的人就是你请来的吗?或者是花多少钱请来的吗?原谅我这么说,但你给了我这样的说辞。“有没有读者无所谓”那说明你并不看重日志下评论,那又何必为有不同的意见而说出这样没水准的话呢?一切事物都有两面性,你既然有这样的观点,就一定有不同观点的人存在,难不成这里就只有一种观点,那跟CCTV有什么区别?LZ其实是很自恋的人。顺带说,我其实很喜欢LZ大部分的文章,但以后我也不想再来这里了。



引用1984的发言:

呵呵我记得老早就有人说过,西媒也会发揭自己govt黑幕的文章,区别在于,揭中国govt黑幕的话,他们会质疑中国govt的合法性。

确实说了很没品的话,很让我失望,阮先生应该道歉。
我认为应该广开言路,因为真理越辩越明。用英语写和GFW有什么区别,做人要言行一致。只有不自信的人才会有这种想法。

愤青们虽然有其可憎之处,但比起"财经节目”的某些“专家”来说还是好的。至少一不睁眼说瞎话,而是出于自己真实想法。二对这片土地充满感情,其情可勉。他们或许缺乏智慧与经历,但也不必如此攻击他们。大家要抱着“独立之思想,自由之精神”来消化信息。

最后说一句


引用Ruan YiFeng的发言:

改一个词,你说的其实是这个意思:i love my government,though it has a terrible system

他的意思也许是i love my country,though it has a terrible government
您可能因自己的 而曲解了他的意思。

我英语不好,邪恶的CET-4刚过,但凭借各种翻译工具,英语BOLG平时照看不误的。话有些重,但望阮先生能明白本人的心意。

引用pixel32的发言:
中国人忘记了历史,结果被愚人的宣传迷惑了头脑。 夏 商 西周春秋战国秦西汉东汉三国两晋南北朝隋唐五代宋元明清中华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 前面这些Mafia是怎么灭亡的?国家不等于政权!

这个评论应该是比较符合国情,且客观的表达!

a fusion of capitalism and authoritarianism that can resemble a mafia organization
------------------------------

这句形容的再恰当不过了,呵呵

如果不爱这个国家,如果不爱这个国家中普遍意义上的民众,如果不是为他们的生存和前途忧虑揪心,那么作为一个懂英语、看西方媒体、接受西方文明熏陶的知识分子价值何在呢?是作为自我炫耀还是自我娱乐呢?济世的情怀已经在当代士人中失传。
开放和宽容是民主理性的原子,而楼主的态度和他所批评的政党颇有共通之处。文化的集体无意识比什么样的教育和理性都更强大。

“这些东西是为我自己写的,有没有读者我无所谓”

真这样你就不会写了。

还是用中文好,免的你陷入自怜自艾之中。

“楼主的态度和他所批评的政党颇有共通之处”

呵呵

我要发表看法

«-必填

«-必填,不公开

«-我信任你,不会填写广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