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怀疑的价值

作者: 阮一峰

日期: 2009年2月 2日

感谢 腾讯课堂 NEXT 学院 的独家赞助

腾讯课堂 NEXT 学院

昨天,我说我想推荐二部电影。

一部是故事片《Gran Torino》,另一部就是今天想说的纪录片《Religulous》,中文名为《宗教的荒谬》。

如果你去查词典,里面是没有Religulous这个词的。它是由主持人比尔·马赫(Bill Maher)创造出来的,意为religious(宗教)和ridiculous(荒谬)的合成。比尔·马赫就是想探讨下面这个问题:

为什么有人相信那些荒诞的宗教传说?

据说,世界是由上帝创造出来的,圣母玛丽亚生下耶稣的时候还是处女,人死后灵魂会升入天堂......这些东西真的有人相信,而且是很多人相信。比尔·马赫走遍美国,采访不同的信徒,请他们解释为什么。这就是纪录片《Religulous》的主要内容。

它的可看性非常强,根据wikipedia的资料,该片是去年美国票房最高的纪录片(2008年10月上映),在历史上所有纪录片中排名第7位。如果你想了解美国社会中的宗教状况,这部纪录片是必看的。

==========================

下面,我想谈谈我的感想。

我觉得,从思想层面看,这部作品的价值并不大。

因为,我认为比尔·马赫将宗教和宗教传说混为一谈了。宗教传说是荒唐的,但是宗教本身是有其合理性的。你不能因为"创世纪"的传说是荒唐的,就推定基督教也是荒唐的。宗教传说不等于宗教精神和宗教情怀。很多人相信宗教,不是因为相信上帝创造了一切,而是因为他们需要精神的安慰和寄托。

《圣经》是不是真的,与基督教应不应该存在,完全就是两回事。《Religulous》犯的错误就是,好像相信基督教就等于相信《圣经》中的每一句话。所以,我觉得这个片子不是很深刻,批判深度不够,最多只是社会风俗的记录而已。

========================

但是,比尔·马赫在片中说了一段很精彩的话,这才是我今天真正想说的东西:

My big thing is I don't know.

我的问题是我不相信。

That is What I preach. I preach the gospel of I don't know!

这就是我要传播的东西。我所散布的福音,就是我不相信!

I mean that's what I'm here promoting--doubt. That is my product. The other guys are selling certainty, not me.

我就是在推销怀疑!这就是我的产品。其他人出售的是让你相信,我出售的是让你怀疑。

我觉得这段话说得好极了!

怀疑是一切科学的起点。因为只有你怀疑了,你才不会盲从;只有你不盲从了,你才不会犯前人的错误;只有你不犯前人的错误,你才会做出新的东西;只有做出新的东西,你才能创造一个更美好的世界。

我的网志其实就是在做这件事:我在推销怀疑!

这个网志的一个目的,就是我想示范,独立思考是可以做到的,而且一点都不难。我不在乎别人认为我说的是对是错,我只希望你看了我的文章以后,自己也开始独立思考,开始用理性批判的精神进行怀疑。因为怀疑现行的秩序,这正是通往民主与科学的唯一道路。

我始终认为,中国人最落后的地方,就是思想太落后。大多数中国人的思想境界,还停留在封建时代。如果思想没有实现现代化,专制和愚昧就永远在这块土地上有市场。如果我们要建立一个民主和科学的新中国,那么第一步就是要改造人们的思想。而改造思想的第一步,就是传播怀疑。

如果大多数人不相信别人告诉他们的话,学会用自己的大脑,判断眼前发生的一切。凡事先想一想为什么,学会用不同来源的信息比对真伪,学会用逻辑的法则判断不同主张的合理性。那么,谎言就会无法生存,专制的基础就会动摇,中国发生变革的时刻,也就到来了。

[延伸阅读]

* 如何变得有思想?

(完)

阮一峰的网络日志

留言(46条)

圣经的话是不是真的,和基督教的合理性有着最重要的关系,是基督教立教的基础。没有哪个宗教会承认自己的核心信仰只是神话。而基于虚无的神话而立的宗教就变成谎言了,这是任何宗教势力都决不能承认并容忍的。

说到底,宗教集团和政治集团一样,只为金钱和地位而立。“神圣”只是愚民的手段而已。

这正是这部片子给大家指出的。

"I don't know"翻译成“我不相信”不对吧.应该是“我不知道”。agnostics

阮兄真的以为,只有中国人才是这个样子么?你真的以为,中国现在的样子,只是因为缺少独立思考么?

我欣赏独立思考的人。只是这世界上,哪怕只是试图去独立思考的人,只怕都是极少数。这和是否中国人无关,我觉得,也和中国的现状,没有太大的关系。

你觉得美国人的独立思考如何呢?所谓言论自由的国度,所谓媒体是第四权力的国度。纵然是信息极度发达的今天,真正愿意用自己的头脑,而不是人云亦云的,又有多少呢?

独立思考是一种精神上的奢侈品,想要获得它,你要付出许多许多的代价,至少是时间上和精力上。而回报,却只有想要它的人才能感受得到。

可是I don't know与I believe明明就是不矛盾的。我不知道神是否存在,但我相信他存在。这是可以同时成立的。

换个例子,我跟朋友约明天下午去某地喝咖啡。我不知道他明天到不到(因为明还没来),但我相信他会到。所以我也欣然赴约。

我觉得信仰本身就是独立于理性之外的事,不是通过理性就可以证明或推翻的。不管是证明神存在还是神不存在,都是很荒谬的。我们不知道,只能选择信与不信。

另外,阮老师似乎将无神论等同于独立思考了。不知阮老师是否有信仰基督教或任何宗教的朋友。起码当初让我对这个宗教刮目相看正是因为学校里一堆Ph.d教授都是虔诚的信徒,人家开始做学问的时候我可能还没出生,所以我不敢说他们信都是被牵着鼻子走。

I don't know是我不知道,并非我不相信,二者的区别不可以道里计。

盲目的信与不信都是盲目的,怀疑的精神不是只针对信徒,也针对无神论者。

楼上已经有人说了,我再重复一下:我不知道不等于我不相信,不可知论和无神论是不一样的。虽然你貌似一贯喜欢按你自己的方式曲解,跟你说了也没什么用,只是希望你的读者看到这些评论可以留神一下。

中国人还缺少怀疑吗,我觉得中国是全世界最有信任危机的国家,中国人对任何人都有戒心。很明显信任其实很重要。在一个有信誉的环境,大家过得都比较舒服。也许这里你要说的怀疑是对于权威的怀疑,而相反在中国,大家对于权威的怀疑却不够,但绝对不是没有。要说独立思考,中国人没有独立思考吗?没个人心里都打着自己的小九九呢。越想越觉得你说的不一定,也许这也是一种怀疑吧。呵呵!!我相信中国人决对不缺少“怀疑”,但如果你要给怀疑这个词重新定义的话,那就另当别说。

我们不缺正在改造别人思想的人和自己思想正在被改造的人,这两种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其实就是同一种人

嘿嘿,阮兄实际上是在推销90年前的“德先生”和“赛先生”。
这两位先生啊,咋就这么难请呢?

Reasonable doubt is a good thing. People may get inspired and stimulated by a certain degree of doubt towards existing theories or rules; yet too much doubt and suspicion only reflects, on one hand, one's insecurity, and on the other hand, one's arrogance.

When it comes to religion (especially Christianity), a quote from Saint Augustine would serve my purpose, "Faith is to believe what you do not yet see; the reward for this faith is to see what you believe."

It takes guts to be truly religious. Not everyone is brave enough to take that step.

阮先生,我不知道你在这里把I don't know翻译成“我不相信”是什么意思和什么目的。know有“信”的含义也是“确信”,而不是“相信”吧?这两者差别之大就不用我来阐述了。

将无神论和独立思考、不盲从划个约等号实在太不负责任。

记得你不久前的一篇文章才说自己的博客已经成为有影响力的传媒,觉得自己应该更谨慎,更具责任感,那么写这样的文章实在有悖你自己的一些准则。

希望你对基督教有更深入的,亲自地来体会到它,然后如果你有话要说,那再说,而不是站在很远的地方,片面地来评论。

因为对基督的信仰是非常私人的事,任何力量都无法强迫你信,必须要自己发自内心地完全接受,所以这才是真正的独立思考和不盲从。

论到独立思考、不盲从乃至社会责任感和勇气,已经是基督徒的远志明、余杰、王怡、李和平等等这些知识分子已经做出非常美好的见证了吧?

而上面有网友提到的教授和更多不知名的人们更是在不同的时间、地点,以不同的方式处理着不同的事件,但最终都会作出美好的见证。

向阮兄推荐一个人,贺卫方教授,他的视频在百度上可以搜到。
像你这样的人,怎么能不用黑莓手机呢?很不解。

阮兄,我相信您一片赤诚之心;我也怀疑您夹带私货。
I dont know.

引用abc的发言:

"I don't know"翻译成“我不相信”不对吧.应该是“我不知道”。agnostics

我支持这个解释。 从无知到未知是个认知的过程。至于如何认知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空话:) 祝大家新年快乐

小阮同志为了推销他的怀疑论所以才半真半假,半有意识半无意识的那么翻译I dont know。这无可厚非。我想我们也不用在翻译上较什么真。我觉得我们看文章不是要看文章所写出来的,还要看到文章所没有写出来的,那才是真正作者想说的话。
----------------------
怀疑是一切科学的起点。因为只有你怀疑了,你才不会盲从;只有你不盲从了,你才不会犯前人的错误;只有你不犯前人的错误,你才会做出新的东西;只有做出新的东西,你才能创造一个更美好的世界。
-------->我对这句话感兴趣,我觉得这句话,其内涵,可以和痴信宗教书籍的宗教信徒相媲美,不分高下。因为他们都是相信论,无条件的相信论。
呵呵,很有意思,这句话竟然出现在一个推销怀疑论的文章里。

任何一个看似理智、科学的“怀疑论”必是立基于一个唯心的、无法证明的“相信论”上的。而相反,相信论却不需要任何怀疑论来支撑。---从这点来看也可明白怀疑论实在是不能称为是“根本”,顶多只是个相信论的变种。

没有绝对的怀疑能存在
但是绝对的相信却是可以独立永存。

所以怀疑只不过是一个向相信过渡的过程罢了。

真诚祝福小阮同志能早一天跳出怀疑论的“理智科学”陷阱。
进入美好平和的相信论之中来。

到那时,你才能明白一切,一切的一切。

我的网志其实就是在做这件事:我在推销怀疑!
--
我应该相信你吗?相信你,照你说的就要怀疑你,怀疑你,那我就不应该相信你!哈哈!

阮一峰“相信”的怀疑论是一种探究世界的方式,而不是一种具体的主张。事实上它的确是“相信”的第一步,惟其有怀疑才会切实求证,有了自己的结论才会坚信。

敢问阮兄都是从哪儿得到这些好电影的消息的,尤其是纪录片。

同意楼上大部分朋友的见解:)

我觉得最后谈到的中国的落后于本文的怀疑精神无太大关系。

我个人模糊的观点是落后在于传统,传统无所谓好与坏,但是容易让人变得懒惰,缺乏思考,充满家长式的教条。

哦。思考是很累的。

因为米国有很多支持独立思考的人
而我们没有

最明显的莫过于学校的政治课程 我们的政治课程教了些什么?

米国的政治课并不会夸奖自己的制度 也是一直在质疑自己的制度存在的缺陷

我们都互相表示我们相信 但是我们谁都不相信 表面上还要表现的十分相信 这就是在我们这里表现的缺乏独立思考

公开表示支持独立思考的
我国更多的是来自民间极少数的个体 没有足够规模

引用netwjx的发言:
米国的政治课并不会夸奖自己的制度 也是一直在质疑自己的制度存在的缺陷
貌似美国的政治课程多是认为自己的制度比其他政治制度更具优越性吧。

因信而活。

不是吗?

因为相信明天不是世界末日,你今天照常生活。否则,今天一定世界大乱,人心惶惶。

因为相信老板到时候就会发薪水,你今天照常工作。否则,你会盘算着一场“谈判”,“罢工”或“跳巢”。

因为相信吃某种药品能医治你的顽疾,你坚持服用它。否则,你会放弃继续购买。

因为相信最终还得靠自己,你坚持依靠自己直到对自己绝望。否则,你一定会找个能靠的靠山。

只要仔细想想,我们每天所做的每一件事情,实际上都是植根于信心。事情的成败,也往往取决于我们的信心大小。信心大,则踌躇满志;信心小,则忐忑不安。

什么是信?圣经里说:“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之事的确据。”(希伯来书11:1)

引用anyandall的发言:


貌似美国的政治课程多是认为自己的制度比其他政治制度更具优越性吧。



美国没有政治课程。

不少信教的人都发出了自己的看法,我是不信教的。我觉得M.H和new.china举的例子都有问题。
M.H说相信与不知道不矛盾,其实喝咖啡的朋友来不来是明天的事,你只是认为朋友多半会来所以才赴约的,到了明天你的"相信"就可以见分晓了.所以这个"相信"只是一种可能性,只是比较大而已,而且这种可能性还能被事实所不断验证. 而神的存在根本无法验证,却还有那么多人相信,那只是盲信而已.
同样道理new.china说的那些例子也是将一些可以验证的可能性等同于"信",都是一些将来的可能性,只是比较大而已.
如果你们所说的信是指那种最大的可能性,那么你们相信无可厚非,就像你们举例中的生活事件那样。但是相信一种无法验证的可能性,甚至达到信仰的程度,那就无法苟同了。
我支持"不知道"这种看法,在没有验证之前都只是假设而已。在没有验证之前,我只有对"不知道"才是100%相信的。

态度决定一切,我喜欢这种态度。

这个怀疑,很大程度上是要靠事实来解释来给自己解惑。
但是,谁有事实呢?
其实世上事情十之八九,又有谁晓得当中的事实呢?
几天前在北京,同一位有意大利血统的英国穆斯林讨论widow suicide bomber的事儿。
他的观点:这个是完全不存在,被BBC同美国媒体捏造出来的东西。
我怀疑,可是我可以让自己解惑吗? 不行。

我"相信"太阳明天会升起,我"相信"吃饱了不饿,我"相信"受精卵才能发育成新个体。。。我"相信"的事情,是基于每日每时每地不断重复验证的“事实”;我“不相信”一定能中彩票的头奖,我“不相信”陨石会落在我的脚上,我也“不相信”“处女怀孕”,也“不相信”人有不灭的灵魂。。。是基于这些现象是不可能验证或从未被验证的。

宗教徒混淆对日常事实的合理“信任”和无理智的宗教“相信”,颇能迷惑一些人,不过,对Bill Maher和阮先生等有理智的人来说没用。



引用new-china的发言:
因信而活。
不是吗?

首先没人强迫你相信。

第二大伙最后都得死,是不是很荒谬?如果你足够理性,你要怎么做?就像是你小时候通过各方面的知识学习,道德教育等,为长大做准备一样,如果死是end,是否需要做准备。

死是否是end也就两种可能性:是或否。

如果选择是,那么一切都是白费,及时行乐而已,道德也是迫于舆论环境,可能某些时候是自己的良心。说到良心,道德,不知道如何验证,如何看得见,但却可以感受得到。有时候人想既然如此,活着真没啥意思,有时候人又想活着多有意思,起码挺有意思的,为啥有意思?我想也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吧,比如爱。

可是为何还有战争,为何要人杀人,人害人,人骗人?
明明够我们用的地球已经不堪重负,原因是人的内心,当然外部条件是人们懂得了一些“科学”的知识。

而实际上科学很难永远是对的,就像这山望着那山高,永远需要修正,变一下大环境科学就不准了,再变一下大环境人就承认自己的无知了。

针对布勒熊 的:

“我也“不相信”“处女怀孕”,也“不相信”人有不灭的灵魂。。。是基于这些现象是不可能验证或从未被验证的。”

还是那句话,没人强迫你信。

高水平的评论是一个高水平的网志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这里的评论有时比文章还有看头~~佩服

现在的时代,开明些的地方教徒当然不敢"强迫"别人相信了.不过看看那被奉为圭皋的充满诅咒的书,"没人"就是句假话.

第二,每个个体当然会死去,这是规律,有何"荒谬"?个体把自己的基因传递给后代,为了确保后代的生存而必须给后代让路,这是很伟大的事情.除了基因上的延续,文化上个体的创造也可以传播和延续,就是"名留青史"了.所以无论哪种意义上,个体的死亡都是生命过程中重要的阶段,而绝不是教徒编造出来愚人的破罐子破摔式的疯狂.

引用彬彬的发言:

首先没人强迫你相信。

第二大伙最后都得死,是不是很荒谬?如果你足够理性,你要怎么做?

我觉得给后代让路,牺牲自己很伟大,但实话是:我不想伟大,我还想一直走下去。实际上大多数都是被逼的很伟大,所以感觉有些得便宜卖乖。
说到文化,我们中国的文化太值得骄傲了,可是现实是在越来越强的欲望面前只是空有一个外壳而已,有时候连外壳都挂不对。
仅从现在社会的诚信就可见一斑,我只希望文化可以真正地传承下去,至少让人们可以更加向善,至于个体的"名留青史",我想真正名留青史的人应该不会在意是否能够名留青史吧。
关于你提到的“诅咒的书”我真的不太好说,因为我站的角度不一样,只是我希望你了解真信徒出发点是爱,以及信仰和宗教是有区别的。

对于中国的政治和社会,我不想多说,如果作者二三十年后再回来看自己的写的对于中国的看法,会觉得当初很幼稚

我个人觉得,作者是在推广“Critical Thinking”的__方法论__,在学术界和商界,这是常规。但对于细小的,隐蔽性高的,缺少量化的事物却不容易做到。

我要补充的是,还需要强调__反馈__的作用,特别在博主关心的领域,个体的行为主要是集体行为的反应;为了向积极的方向发展,个体还需要更多的__工具__,不管是自己用还是协作。

最近,Obama政府好像在推行open government的政策,如果我没记错,理解错。在IT界,确实早已有人在研究,请见:
× 出版界,传媒界牛人Tim O'reilly的Web2.0应用的观点What good is collective intelligence if it doesn't make us smarter?

× 视频:Policy Talk by Tom Steinberg

@iotioa,观点过时不要紧,理论总是在修正的。保持积极心态。

真的觉得博主这个博士没什么文化,莫非国内大学的博士都是如此?

我认为比尔·马赫将宗教和宗教传说混为一谈了。宗教传说是荒唐的,但是宗教本身是有其合理性的。

宗教和宗教传说不是一回事?那他们有多大的差别?有没有相关的文献证明这一点。如果,我意淫一点的猜测,博士想说的是宗教和信仰吧。

要不然,博士就是想说,我编个故事逗你玩儿,故事是假的,但逗你玩儿是真的。

My big thing is I don't know.

我的问题是我不相信。

That is What I preach. I preach the gospel of I don't know!

这就是我要传播的东西。我所散布的福音,就是我不相信!

===================

相信阮先生也算看过不少英文书吧?但还不至于know和believe理解不了吧?先生你很清楚你所面对的读者群,你所说的“怀疑”,和在古拉格群岛里住着的老革命党人与作者谈天的时候所说的一样:“你是搞科学的(大意),要怀疑一切!”,而这句话如果没有错的话是印在“革命的导师”所写的书上的,这么说来,要查找这句话的准确定义,再加上读者的一点点好奇,则又回到了起点:对“导师”的作品进行不同的解读,而这,对于一个陌生人来说,在他们熟悉的城市很快就会迷失.. 而在迷失的时间内,他本可以看看传记,看看写实小说,看看其他的人站在更高的高度,更精确的角度写下的话,事实上,早先就有人做过类似的试验了,人类知识的积累就是如此。将一部分感到疑惑的人用自己的引导,导向一个不会危及自己的方向不愧是一个好方法,因为他只需在有效的时间内延长,延长,不断地延长,只要时间足够,能够让他在他所在的时间内获得利益与荣耀,后人的事,随他说去吧!

阮先生很清楚自己在说什么,或许,这里不止阮先生一个人,也许后面还有一个强大的团队来扮演先生你的角色

作者已经说了,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所以,大家说的都是没错的,至少针对某些人来说

怀疑是个很好的开始,但不能只是一味的怀疑。怀疑的最终目的还是要分辨是非,得出结论,选择信或不信。所以,

回XY --- 引用 “而神的存在根本无法验证,却还有那么多人相信,那只是盲信而已.”

有很多例子可以反驳你说的这一点,不过,我想说的是:既然神的存在根本无法验证,那就是说你既不能证明他存在,也不能证明他不存在。

既然你不能证明他的不存在,那为什么选择相信就是盲从,选择不相信就是理智?

恭喜博主,以上评论都证明了你的推销成功了

引用xxx的发言:

真的觉得博主这个博士没什么文化,莫非国内大学的博士都是如此?

其实这也大体是我的看法。不过呢,我是觉得现在博士差不多就这样的。我一个朋友也是混到了博士,理工科的,但是与他交谈,就感觉是跟一个暴躁的人在交谈一样。一直找不到原因,他小时候就是一个待人很淡漠、脾气也很刁钻的人。

感觉中国的博士圈子大概物以类聚了吧。。。不像西方那么起点比较正常。

怀疑到最后你就知道,其实就是那么回事。

引用存疑的发言:
阮一峰“相信”的怀疑论是一种探究世界的方式,而不是一种具体的主张。事实上它的确是“相信”的第一步,惟其有怀疑才会切实求证,有了自己的结论才会坚信。

其实有个相反的方法,就是相信。证明相信的东西,最后结果证明是不对,那么不相信。

我要发表看法

«-必填

«-必填,不公开

«-我信任你,不会填写广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