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里,你终究会真正地失败

作者: 阮一峰

日期: 2009年9月 4日

珠峰培训

湾的《天下杂志》最近有一篇好文章,陈文茜的《这里从不拒绝有理想的人》。

我很喜欢文章中的一段话:

在台湾这个社会里,你有一个理想,你跟别人说你的理想时,对方会给你理想的回馈,所以当你很相信“理想”这件事,你终究不会真正地失败。

我觉得,我渴望的社会环境就是这个样子啦。你在做白日梦,其他人走过来不嘲笑你,而是帮助你实现白日梦。台湾到底是怎样的社会,这个不重要。我感叹的是,中国大陆缺的就是这种环境。

在中国,当你很相信“理想”这件事,你终究会真正地失败。

原因一:这里的生活压力非常沉重,房价高涨,环境污染严重,社会保障缺失,每天都是求生的拼搏,哪有时间去想不现实的事情?

原因二:这里的社会充斥着功利主义的价值观,各种选拔、考核、分配制度,无不采用非常现实和功利的标准,谁不现实,谁就没机会。只要有聚会,别人总是问你在哪里工作,要是你回答在大公司工作,对方肯定会点头说这工作不错。

原因三:这里有一个对个人的自发行为充满敌意、无所不在、无所不管、难以对话、简单粗暴、视异端为洪水猛兽的政府。

在这里,哪怕你成功了,你也只是一个很“现实”的成功者,你没有办法成为一个很“理想”的成功者。

在这里,相信理想的人,终究会真正地失败。

====================

附:

这里从不拒绝有理想的人

作者:陈文茜

原载2009年7月29日出版的台湾《天下杂志》第427期

台湾这个社会让我最感动的事情,就是当你很相信“理想”这件事,你终究不会真正地失败。

比如说,八○年代,我先看着高信疆、王拓、黄春明那批相信乡土文学的人不断写作,像林怀民在他爸爸是大县长、内政部长的旗帜之下,却坚持要跳舞。

你看明星咖啡屋老板的回忆,林怀民每天为了要买周梦蝶的旧书,就老早跑去。周梦蝶说起来也是悲惨的时代人物,他就坐在明星咖啡屋的门口卖些旧书和禁书。路边行人匆匆,重庆南路口,时代就这样辗过,就把一个大诗人辗在那样一个墙角里。他曾经三天一本书都没卖出去,所以饿昏掉了。

可是因为他坐在这里,台湾这个社会的故事不会只到这里,它的故事就会在周梦蝶的旧书摊继续。旁边有个明星咖啡屋,然后偶然与巧合,就会让一些年轻人走上二楼,点一杯咖啡混一整天。然后黄春明《看海的日子》在那个时候写出来,林怀民也在那个时候完成他的小说,确定他的艺文人生,最后终于走上他的编舞之路。周梦蝶也不会只是旧书摊一个老人,他会成为文化界不断歌颂的名字,他的诗最终还是被保留下来。

比如说我要做《文茜世界周报》,当时找中天电视的董事长周圣渊,我跟他说台湾不应该故步自封到这个程度,应该要有一些国际新闻,我跟他谈,如果大家都考虑收视率的问题,很担心这个事业能不能成功,那我就把我的主持费用砍一半,结果他就说,那就把制作费增加一倍。我跟他的谈话只有五分钟,这个节目就决定了。

也就是说,当在这个社会里你有一个理想,你跟别人说你的理想时,对方会给你理想的回馈。

最近我更发现,台湾真有一些怪人,会做一些比我们这些人做的都还要稀奇古怪的事情,比林怀民跟黄春明还要荒唐。像“熏衣草森林”的詹慧君那个女孩,三十岁就觉得她不要再上班,要去山上种花,问题是她连花也不会种,搞到邻居好心疼,大家就都跑来帮他种。在台中县的新社乡,很多人去支持,在网络世界里互相串连,窄窄山里头一条小路的熏衣草森林就开始有络绎不绝的游客。

后来复制到了新竹县的尖石乡、苗栗的明德水库附近,熏衣草森林现在成了苗栗县最大、最漂亮的景点,还可以办婚礼,有九个香草铺子。

又譬如我最近看到的另一个故事是“天空的院子”,是南投县竹山镇八百公尺山上一个老房子改建的旅馆。有个年轻人,连两万块都没有,可是他一心要弄房子,就找了他当医生的表哥一起。两个人买了睡袋、收音机、手电筒,跟一点点吃的东西就住在山上,要了解这个房子。

改建需要钱,谁给他们钱?于是他们开始去找银行,跑了十六家银行,每一家当然都说NO,可是到了第十六家银行,一个资深的银行协理说,我一辈子在银行工作,我支持你,还帮忙去说服那个分行,给了一千多万的贷款。房子弄好之后,第一个月收入只有八千块,他们不放弃,不断地开车上山、下山,找到可以认同他们理想的顾客。后来年轻人写信给苗栗县、南投县、台中县所有的文化局局长,请他们来看一下这个很值得推荐的老房子。

其中南投县文化局长看了信后亲自去,刚好在日月潭办了一场很重要九二一的纪念活动,马修连恩等国际歌手都在那边演唱,就带了他们在百年的老宅住了一晚。

大家就一直在那四合院里面唱歌唱到天亮,然后听天空院子的年轻人讲他们如何开创这个百年老宅的故事。

我喜欢慢慢搜集,台湾从大时代到个人的变化,这些人就是跟父亲、母亲走不一样的路。他们常常觉得,我三十岁就要追梦。天空的院子是二十六岁的年轻人,他就觉得我人生的价值要不一样。他觉得幸福本身就是一个重大的经济产值,这可能是赵耀东本人不是很能理解的事情。

而台湾这个社会就是不会拒绝真正有理想的人。就算现在苦,就像周梦蝶在这个社会的某个角落,但这个社会最感动人的是,所有的悲剧都是分号,它不会是句点。所有的理想在这个社会里头,他就会找到他的知己、找到他可以继续持续的一些路。

(完)

优达学城

腾讯课堂

留言(57条)

沙发

庸俗实用主义泛滥 囧rz

抢沙发的行为可以理解,全部内容就是沙发二字让人不解!

好无奈!但是阮兄不要太悲观了。

呵呵,理想,似乎很遥远,似乎又在心底。

想起几年前在和一帮球友喝酒聊天时,一个此后再也没有见过的球友说:“当你二十岁的时候谈理想,别人会说你有志气;当你25岁的时候谈理想,别人会笑而不语;当你30岁的时候还谈理想,别人会骂你是sb。”
纵然如此,我还是相信,人,还是需要一些理想的

真的存在所谓理想吗?

说的太好了,希望阮先生的理想也不要动摇。

理想是灵魂的一部分,完整的人都应有。

阮先生,真是这样的吗?

在中国,还是有一批现实的理想主义者。他们也许会成为推动社会变革的巨大力量。我们要反对的,不是一个人、一个社会,而是人性与这个社会中存在的恶,并同时发现善的一面。

这个政府如何先不说,但我有理由相信它会改善~~~

追随你的理想吧!只要不放弃总会成功的!

我很喜欢看你博客,我想说几句。

目前中国大陆这个社会确实是这样,没别的可说的。没常识跳跃式的山寨发展造成了今天这个畸形的社会。

可是往往我们做的只能反求诸己,然后不断向外画圈。

国家确实有国运,人只有短短不到一百年,黄金时间又有多久。
想好了自己怎么去生活。

现在文明社会还是有很大的自由,不过随之的还有国内特有的新的种种枷锁。

适时适当的妥协,永远不放弃自己的理想。

如果你实在不喜欢国内的环境,建议你想办法出国。可以上网看看哪些学校有适合你的专业,申请需要哪些条件。你英文底子好,又有学术背景,我想你应该是能够申请到奖学金的。

别被悲观打败,即使是一刹那的悲观,要尽快消解,只有相信梦想,我们才会取得最后的胜利。无论台湾还是美国,如果处在金字塔的中低层,甚至最底层,也要习惯面对绝望。困境永远都在,生活不会无端改变,梦想不会突然实现,朋友不会从天而降,人生就像磨刀,持之以恒的磨砺,才有一点劈开黑暗的机会,如果内心的锋芒消失,就等于放弃了自由。

许多的创业佳话都是如此幸福,如此动人.像我一样整日挣扎在题海之中,为高考奋斗的中学生,我真感到无奈与无助,但我毕竟也有理想,那就是考上明牌,而且,我不愿相信也不会相信,我会失败的很惨,总有强者,为什么不让自己去做呢?就算是现实的成功者,我也很乐意去做

支持lz出国,能走的都走吧

与阮兄同勉~

畸形的制度产生畸形的人情,纵然民间有善,那也只能是靠自己运气去碰

我们现在最大的理想就是去造成这样一种社会。

出国或许能成为独善之道,但是,难以想象,如果台湾人过去也这么做的话,会有今天的结果。

阮兄 不要太悲观

还有 发一个与主题无关的求助 我想做一个小网站 不知道 用 wordpress 可不可以 是不是wp 只可以 做博客 希望高手 指点一下 我是门外汉 thebaroninthetrees@gmail.com

谈下我的想法 1台湾当时的社会氛围不一定如陈说的那么好,她只是举了两个典型的列子,我相信,没有实现自己的理想的人是占多数的。但有一点是肯定的,理想的实现,是需要认准方向后坚持不泄的。记得乔布斯好像说过“do what you love and then你必须得相信些什么,你的命运…(后面忘了) 2我想不只是上海,台湾以及世界大多数大都市也一定存在,房假过高,社会风气有些问题的状况,总是会有些问题的。 还有就是理想的选择问题,这个问题很大了,就不谈了。想说的是理想和现实能不能找到一个差不多的结合点。

在理性的思考面前,没有什么悲观与乐观。这样简明的文章博主引来,再看看下面留言的那些,真是对牛弹琴的好笑。

哎 今天第一次发现这里
LZ的话 很现实 理想有的时候只是我们的借口 逃避现实的借口

就像化学反应一样 没有反应条件的时候 也是徒劳一场

“所有的悲剧都是分号,它不会是句点。”

喜欢这句话。

除了无奈就是绝望。。。。在一个所谓关乎国家经济命脉的大国企里待了快二十年,做技术工作,能接触国企里的最高层,那些当年真正的天之骄子,早被社会所吞噬,觉得所有一切国家的无望。。。

所以,这是我喜欢罗永浩的原因,因为他相比很多人来说,他保有理想,他努力成功,他是分号而不是句号

一步一步来吗,莫急莫急。

我喜欢胡志强的那篇,特别是那句话:
This is not the end.

每个人都有很急进的想法,当现实是急不了的时候。大家就会用“慢慢来”这个想法来安慰自己,来劝慰大家。
但是,我相信社会是多元化的,要急进同时也要冷静地促使社会改良得快一些。说句老实话,愿意维持现状的人还是占了大多数的。

台湾过去也是一个专制的社会

不可能有这么好

其实夸大其词

这女人就是粉饰国民党的太平

同时,我也想告诉阮兄,在将来,当你依然有一个理想,你跟别人说你的理想时,我的反应是,你的理想真不错,我有能力的话,一定会帮你实现。我个人是很欣赏有理想并且坚持理想的人。当然,这个理想一定是要向善的,呵呵。

失之太偏。

理想始终是属于自己的,又何必看着别人的呢?

出国,也许可以改变个人的命运,但对于国家和社会,反而是一种逃避和放弃。不过正是因为没有留得住人的社会环境,大陆失去了很多有理想的人。

说得太过绝对了。

台湾比起我们大陆真的要民主许多,正因为权势在那边受到了媒体与大众的有效监督,政府才会成为真正的人民政府,处处为人民着想,在这种大环境下,台湾人的理想与创造性才会被无聊的延伸开来..

非常好。阮兄,转一下。

每个人都是有理想的,在现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下,顶着这么多的生活压力,理想都被人认为是空想啦...
上次一个朋友和我说,就像每个人都有500万的梦想一样,所以大家都会抱着一丝希望去买彩票。也算是一种理想的寄托方式吧!
在QQ上和一朋友说我买了大乐透,明天中了的话要开自己的公司,做什么什么的,结果却被泼了冷水,还说等着到时候来投靠,感觉很讽刺。像是现在这样打一辈子的工,真的是别谈什么理想的好。

引用SS的发言:
如果你实在不喜欢国内的环境,建议你想办法出国。可以上网看看哪些学校有适合你的专业,申请需要哪些条件。你英文底子好,又有学术背景,我想你应该是能够申请到奖学金的。

这...国家的教育投资成了发达国家的教育补助。。。
就是这些实用主义着,没有兼济天下,为国为民的胸怀,注定是没有什么大的成就的。。。
实际上,我非常的乐观,但是看到很多东西,真的想要放弃。。。

每次谈到这样的问题总很多回复很多观点。
最近看了多次的《人间正道是沧桑》,我想简单地可以借用里面的话来说说:
有两种理想,一种是我实现了我的理想,一种是理想通过我得到实现,纵然牺牲掉我的生命。
当一种我实现了我的理想,那终归是个人的理想,当这个个人理想跟大部分人的理想或者说国家集体的理想是一致的时候,那么这个理想通过我得到实现,但我很大可能需要牺牲我的自由甚至生命。

当初,在上个世纪初,那么一批那个年代的70后,80后,90后正是很相信“理想”这件事,所以缔造了一个新国家政权,今天,很相信“理想”这件事,最终就会彻底失败吗?我不赞同,历史总是会重复地不断循环向前,只要继续相信“理想”并为之奋斗,那么,气候和土壤适宜的时候,成功是必然的!

转载了,多谢!

作为大学教师我感到耻辱!

教授们已经不再追求那高蹈独立的风范,他们在滔滔浊世里庸俗着、甜蜜着,他们随时可以自觉或被迫地将灵魂标上价码,挂在图书馆的门口;他们不再为学生的精神成人和品格塑造担负半点责任,他们只满足于游走在话语的街道,伪学术的河流,去换得廉价的尊崇;他们已然将自由思想的尊严和独立学术的价值抛弃在市场的荒野,像虫豸一样蜷缩在别人为他编织的巢臼中,孵化着别人的思想……

不负责任的教学环节,抽空了学生的理想与激情,个性被消磨,理想被压制当然是显而易见的,同时,大学老师师德的颓毁,学术理想的凋敝以及世俗风暴的扫荡,大学生们继承了他们老师身上所有的品德:自私、愚昧、麻木,狭隘——腐败的考试制度培养了极端的利己主义者和弄虚作假者、培养出一批批没有怀疑、没有理性、没有审美能力的庸才、工具论下的摇篮培育出技能崇拜主义者而抛弃了真正的公共利益的关怀者、无所不在的爱国主义教育豢养出大量的狭隘民族主义者——教师的奴隶化丝毫不走样地投射到学生身上,而处于弱势的学生受的伤害更深因为他们以为世界本来如此!老师是清醒地堕落着,而学生却无知地被害着!
    
  无需作更多的叙述,但愿我看到的满眼黑暗是我偏见,我的耻辱来源于我的身份,我居然在这样的地方觅食,与这样的人天天为伍,而且我个人无能为力,不能像鲁迅一样找一个悚身一摇的办法,我几乎没法苟延残喘了!我只能写这样的文字,没有深入的阐述,只是将自己看见的如实记录下来,希望“揭出病痛,引起疗救的注意”,仅此而已!

====================

忏悔吧:有罪的中国大学教师们


中国大学教师都在为物质生活而奔波,无暇顾及遥远的使命与眼前的责任,被日常俗事磨钝了青年时代脱颖而出的锋芒,消解了当初志存高远的豪情万丈。扪心自问,除了温饱之劳,我们还干了多少对学生有意义的事呢?

中国大学教师现状最堪忧的不是教师庸碌无为、不是道德普遍沦落、也不是教学水平下滑这些摆明的显象,而是隐在的三个根本问题:缺失信仰、教育方针错位、公民意识淡漠。

大学教师应担当起独立知识分子的社会责任,决不能与世无涉、与世无争,只做学者和专家。育人者必先育己,一个大学教师,若没有建树萨特存在主义介入式的普世价值观念、没有设身处地的对此在时代鞭辟入里的巴尔扎克式的洞察力、没有拍案而起的闻一多式的批评家的社会公义精神,就算不上优秀的育人者。

中国多数大学教师都患有陀思妥耶夫斯基笔下地下人似的双重人格症。说一套,做一套,玄想与操作背道而驰。讲真话结结巴巴、闪烁其辞;讲假话一本正经、行云流水。更可悲的不是人云亦云的糊涂之人,而是心中嘹亮的难得糊涂之人。试问,有几个大学教师敢于理直气壮地声明在课堂上始终讲真话而从不讲假话?

相信未来(食指)

当蜘蛛网无情地查封了我的炉台,

当灰烬的余烟叹息着贫穷的悲哀,

我依然固执地铺平失望的灰烬,

用美丽的雪花写下:相信未来。

当我的紫葡萄化为深秋的露水,

当我的鲜花依偎在别人的情怀,

我依然固执地用凝露的枯藤,

在凄凉的大地上写下:相信未来。

我要用手指那涌向天边的排浪,

我要用手掌那托住太阳的大海,

摇曳着曙光那枝温暖漂亮的笔杆,

用孩子的笔体写下:相信未来。

我之所以坚定地相信未来,

是我相信未来人们的眼睛——

她有拨开历史风尘的睫毛,

她有看透岁月篇章的瞳孔。

不管人们对于我们腐烂的皮肉,

那些迷途的惆怅,失败的苦痛,

是寄予感动的热泪,深切的同情,

还是给以轻蔑的微笑,辛辣的嘲讽。

我坚信人们对于我们的脊骨,

那无数次的探索、迷途,失败和成功,

一定会给予热情客观、公正的评定,

是的,我焦急地等待着他们的评定。

朋友,坚定地相信未来吧,

相信不屈不挠的努力,

相信战胜死亡的年轻,

相信未来,热爱生命。

选自《食指的诗》,人民文学出版社2000年

食指的诗,《相信未来》,我记得好像是写于1968年前后,想想那时“五洲震荡风雷激”,到处红旗滚滚,现在 better than the worst, (原文英语好像是前文化部长王蒙说的,我在看《八十年代访谈录》看到过的?)

育人必先育己。说得好!

如果没有自己的理想,没有认同帮助别人实现理想的行动,就没有资格说中国的理想环境不好。无数人替你写了句号,你也替无数人写了句号。

有理想但不要理想化

We are still working! Add oil together guys!

多元化的重要性~~

引用miffy的发言:

在理性的思考面前,没有什么悲观与乐观。这样简明的文章博主引来,再看看下面留言的那些,真是对牛弹琴的好笑。

因为我们从小生活中就塞满了各种格言警句,没有思考却以为自己懂得了思考。我们讨论的不是一个人有没有理想,有没有坚持理想,我们讨论的是社会是环境,是一种追求与向往。

引用许通的发言:

阮先生,真是这样的吗?

阮一峰就是书呆子,台湾人是福建人的分支,跟福建人的性格一致的。是非常现实的。比如孜孜不倦的经商=孜孜不倦的啃草。大多数的台湾人跟中国人一样是贱民!

《超越:台湾60年》

http://www.superlee.com.cn/?p=342

老大,我很喜欢你的这个文章。我想引用在写的一本书里,会显著标明作者及您的博客地址,您看是否可以?
谢谢。

非常同意文章的观点,这也是我感觉非常郁闷的事情!难道只有出国才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吗?

阮兄,最近我辞职开始创业,寻找自己的梦想,你的文章给了我很多鼓励,梦想本身就是闪亮的,虽然国内的环境不好的甚至恶劣,也许环境越黑暗,梦想反而显得越宝贵,加油!

说得对,但是的确很难,固然去造就这样的社会每个人都有责任,但是每个人也有自己不同的兴趣点,全部精力都耗费纠结在这片腐烂的土地上的确让人心里发凉。
放眼望去,遍地的“成功人士”尽是折腰之辈,想有尊严地成功还有别的办法吗?~~



引用fuguxo的发言:

我们现在最大的理想就是去造成这样一种社会。

出国或许能成为独善之道,但是,难以想象,如果台湾人过去也这么做的话,会有今天的结果。

我要发表看法

«-必填

«-必填,不公开

«-我信任你,不会填写广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