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翻译Paul Graham了

作者: 阮一峰

日期: 2009年12月28日

珠峰培训

这些天,我总有点魂不守舍。

典型表现就是,非常烦躁和空虚。宁愿坐在电脑前,一遍又一遍扫雷,也不想干正经事,网志也不知道写些什么。不过有一件事,我想最好还是现在说一下,不要留到明年再宣布。

话说今年8月份,我翻译完More Joel on Software,已经精疲力竭,对这种通过长时间击键,将英语改写为汉语的廉价体力+脑力劳动深恶痛绝,再也不想干了。

交稿的时候,出版社编辑问我,还想不想翻译其他书。我说,不想了,除非你们有Paul Graham的书。此人的上一本书是五年前出版的,我觉得不太可能再引进了。

但是,几星期前,图灵公司的傅志红编辑写信告诉我,他们买下了Paul Graham的文集Hackers and Painters的简体中文版权,询问我有无翻译意向。

我一秒钟也没有停顿,立刻一口答应。我还能有什么其他回答呢?我是他的粉丝,翻译Hackers and Painters是我一直以来的心愿。

下面,我就告诉你,我为什么那么想翻译Paul Graham。

他1964年出生于英国,在康奈尔大学读完本科,然后在哈佛大学获得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1995年,他创办了Viaweb,帮助个人用户在网上开店,这是世界上第一个互联网应用程序。1998年夏天,Yahoo!公司收购了Viaweb,收购价约为5000万美元。

此后,他架起了个人网站paulgraham.com,在上面撰写了许许多多关于软件和创业的文章,以深刻的见解和清晰的表达而著称,迅速引起了轰动。2005年,他身体力行,创建了风险投资公司Y Combinator,将自己的理论转化为实践,目前已经资助了80多家创业公司。现在,他是公认的互联网创业权威。

但是,在我眼里,除了程序员和创业导师,他更像一个思想家。网络技术将如何影响这个世界的未来,没有人说得比他更深刻。说实话,我在网上看了这么多人的文章,在思想方面,他的文章对我影响最大。这也是我热爱他的原因。

让我来随便摘录几段他的话,大家看看,说得多精彩。

* 最纯粹、最抽象的设计难题之一,就是设计桥梁。你面对的问题,基本上就是如何使用最少的材料,跨越给定的距离。(Five Questions about Language Design)

* 软件最大的好处,就是让一切变得简单。但是,做到这一点的方法,是正确设置缺省值,而不是限制用户的选择。(The Other Road Ahead)

* 如果你只知道设计软件,而不知道如何部署它,那么你不能创业。(The Other Road Ahead)

* 在任何一段历史中,人们都会把某些荒谬的东西当作正确,并且深信不疑,以至于一旦你出言质疑,就有被排挤或者被暴力伤害的危险。我们自己的这个时代,要是不同以往,当然令人欢欣鼓舞。但是就我所知,它并没有任何不同。(Taste for Makers)

* 根据经验法则,一个国家的名字前形容词越多,它的统治者就越腐败。"某某社会主义人民民主共和国"(Socialist People's Democratic Republic of X),可能是地球上你最不想生活的地方。(A Plan for Spam)

* 看上去,这是一个残酷的世界,也是一个乏味的世界,我不太肯定哪一个更糟一些。(Why Nerds are Unpopular)

* 当你踩水的时候,你把水踩下去,你的身体就会被托起来。同样的,在任何等级制社会中,那些地位得不到公认的人,就会通过虐待他们眼中的下等人,来突显自己的身份。我读到过这方面的文章,讲述为什么美国的底层白人是对待黑人最残酷的群体。(Why Nerds are Unpopular)

* 许许多多不创造任何财富的人----比如本科生,记者和政治家----一听到最富有的5%人口,占有全社会一半以上的财富,往往会认定这是不公平的。一个有经验的程序员,很可能也持有同样看法。因为最顶尖的5%程序员,写出了全世界99%的优秀软件。(How to Make Wealth)

* 我偶尔会读到一些文章,讲述如何管理程序员。说实话,其实只要两篇文章就够了。一篇是如果你本人就是程序员,应该如何去管理其他程序员;另一篇则是你本人不是程序员的情况。后一篇文章也许可以浓缩为两个字:放弃。(Great Hackers)

* 不管什么时候,黑客真正想工作的地方,只有10到20个。如果你的公司不是其中之一,你所能得到的一流技术高手,不是数量多少的问题,而是一个也不会有。(Great Hackers)

* 竞争者不过就是对着你的下巴打一拳,而投资者则是一把抓住你的下身。(How to Fund a Startup)

* 对于做产品的公司,等你需要咨询公司帮你出主意的时候,就是你开始走向灭亡的时候。(How to Fund a Startup)

* 对于那些他们真正关心业绩的企业,欧洲人实际上能够容忍解雇工人。但是不幸的是,目前他们唯一真正关心的企业只有一家,叫做"社会"。(Why Startups Condense in America)

* 我实际上很担心自己变得"流行",那样的话,我就会小心翼翼,不再像以前那样敢于说蠢话。这种事情发生在许多人身上,我真的想避免它。(A comment in Lemonodor)

他的更多思想,请看我以前翻译的《未来的互联网创业》(),《为什么在经济危机中创业》《学历证书的终结》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Hackers and Painters的中译本《黑客和画家----Paul Graham文集》将在明年下半年问世。

对于我来说,翻译完这本书以后,在翻译方面,就再没有什么心愿了。乔伊斯的《都柏林人》、《一个青年艺术家的肖像》和塞林格的《九故事》、《木匠们,把房梁抬高些》都有很完美的中译本,不需要我来译,而卡尔维诺的小说集我倒是想译,但是我不懂意大利文,估计出版社也不会来找我。

(完)

一灯学堂

优达学城

留言(86条)

好有目标的新年。做爱做的事,是幸福的,期待大作。

一个不出思想家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

期待你的作品,加油!

下到了英文电子版,
初步的想法是,我要和你同步翻,等你出书了然后和你比较下自己翻译的差距

给个建议,用开源项目的方式管理翻译:翻译一章之后,草稿可以放网络上,让读者帮你审核和修改。

引用天山的发言:
给个建议,用开源项目的方式管理翻译:翻译一章之后,草稿可以放网络上,让读者帮你审核和修改。
估计因为版权问题不会开放所有章节,china-pub上的书都是几样章

我记在豆瓣里了,期待你的翻译....

哈哈 不错啊 Paul Graham 的确很牛啊 最初接触他是因为他网站上的lisp文章 有啥问题大家可以交流 我也痴学了几年CS,不过版权到是个问题 ..

刚买了阮一峰老师的书,不过还没收到
最后一句”而卡尔维诺的小说集我倒是想译,但是我不懂意大利文,估计出版社也不会来找我。“我喜欢:)
BTW,能否推荐一些书,元旦,春节可以看

我只想知道一件事——

你的扫雷成绩怎么样啊?

乔伊斯的《都柏林人》、《一个青年艺术家的肖像》和塞林格的《九故事》、《木匠们,把房梁抬高些》都有很完美的中译本
请阮兄介绍一下译者的版本。

又认识了一位大师!
等到一峰翻译完了再拜读吧,呵呵

他有BLOG吗?

景仰
嘿嘿,和Erwin 可以赛跑下了。

引用必填的发言:

我只想知道一件事——

你的扫雷成绩怎么样啊?

我很弱的,高级从来没有低于过150秒,大部分时候在180秒以上。

引用pass的发言:

乔伊斯的《都柏林人》、《一个青年艺术家的肖像》和塞林格的《九故事》、《木匠们,把房梁抬高些》都有很完美的中译本
请阮兄介绍一下译者的版本。

《都柏林人》是孙梁,《一个青年艺术家的画像》是黄雨石。塞林格的《九故事》、《木匠们,把房梁抬高些》都收在浙江文艺出版社的《塞林格作品集》中。前者是多人合译的,后者的译者是吴劳。

然后,我简单说一下,对这两个大作家的看法。

塞林格能把一个平常的故事讲得感伤无比,我觉得世界上没有其他人有这种本事。而乔伊斯无疑是作家中的宙斯,他的小说经得起一遍一遍地看。

正好刚看完这本书,最喜欢里面关于why nerds are unpopular一章。书里有趣深刻的观点很多,但是书中PG同志关于编程语言的部分切以为很是biased,不可全信。

阮兄干这么多有意思的事情,想必一定是个精力充沛的人了,敢问你一天睡几个小时啊?

其实当时傅志红只是说了一个大概,好像名字都没说出来。我就猜到你说的是Paul Graham,说的是这本书。

那天到O'Reilly北京办事处转了一圈,好多年没有去了,不料还是那几个老朋友,物非而人是,真是无限感慨啊。顺便把这本书版权搞定。

说实话,几年前这本书出来的时候,我还真不敢引进。作者用的是死语言,在国内名气不大,书名看上去还和什么美术有关系……

当然,现在形势完全不一样了。是不是可以说,我们在黑暗里一直摸索着,也算在天边见着些亮了呢?

根据经验法则,一个国家的名字前形容词越多,它的统治者就越腐败。“某某社会主义人民民主共和国”(Socialist People's Democratic Republic of X),可能是地球上你最不想生活的地方。(A Plan for Spam)

很欣赏这段话~~~

引用图灵刘江的发言:

那天到O'Reilly北京办事处转了一圈,好多年没有去了,不料还是那几个老朋友,物非而人是,真是无限感慨啊。顺便把这本书版权搞定。

啊,原来是这样!

五年来我一直纳闷,此书为何没有简体中文版。今天才知道,竟然只要“到O'Reilly北京办事处转了一圈”就能解决。

看来我真的和此书有缘。这么好的一本书,五年中版权竟然一直没卖出,莫非真的在等我来翻译……

期待阮老师大作,看了您的介绍才开始知道有Paul Graham这个神人,喜欢他特立独行的思想,我赶紧去找英文版看。

非常不错,期待阮兄的翻译!
其实我一直想问阮兄一个问题!
我拜读了阮兄很多文章,觉得阮兄,对编程有很深入的理解!
怎么不走软件开发的路线??

引用Ruan YiFeng的发言:
我很弱的,高级从来没有低于过150秒,大部分时候在180秒以上。

那还是练习得太少,呵呵。

哇,这家伙当思想家也不会差,真厉害,为什么有这样的牛人,总是叱咤风云横跨N个领域,让普通人怎么活啊。

语言真的很精辟,有哲理味。

不错的想法。

引用Erwin的发言:

下到了英文电子版,
初步的想法是,我要和你同步翻,等你出书了然后和你比较下自己翻译的差距

刚刚看了你翻译的《软件随想录》,收获颇丰。希望你再接再厉,尽快推出这本书。

赞一个,阮老大再推佳作

非常支持你!!!!!!!!

刚看完您的译作《软件随想录》,对我影响好大!期待您的PG译作啊,我也喜欢!!只是不要像《软件随想录》等那么久就好了,不过也没关系,有个盼头!呵呵,谢谢!!!

非常期待,博主加油!

比起读了很多便的Joel On Software的博客文章,对这本书有更多的期待,等您的翻译啦

请问阮兄有他blog的全文RSS地址吗?
在他blog我只找到一个不是全文输出的。
谢谢!

阮老师,偷懒转了你引用部分的几段话,请见谅,若不行我马上撤下。

PG是Lisp最大的吹鼓手。

期待哦,我都有些等不及了,^_^

支持你

果然说的话有深度

题外话
阮兄的网站有无备案,会不会被封啊

阮一峰,你好,具体什么时候开始看你日志已经记的不太清楚啦,每次看完之后,就有种思想开阔的感觉。
很受学习。。。!

跨过这个高峰,天下再无山可越了吗?

一直在等这本书。最近正想从台湾买繁体版,已经都快买不到了,只有少数网上有,但好像贵的离谱,所以在犹豫中。

我个人倒是认为,这种书的中文版反而意义不大了。
* 读者的语言环境和理解水平受到大众媒体影响,对商业的理解参差不齐。A lot of guesswork for domestic startups.
* 很多理念性的,或是跟context有关的东西,一旦翻译成中文,不但通过中文难以搜索到有用的,可以用来证明或推导的相关信息;而且会冲淡了一些无法描述的逻辑。
* 最好是有类似创业经历并擅长写Essay的CEO翻译的。否则还不如协作翻译。
* 以前的书籍还在序言中指导阅读,现在很少有。很多翻译书籍都看不出来是译者为了赚钱糊口,还是像朋友般的指导。

加油! 阮老师!

原来阮老师烦躁的时候也在玩扫雷,
我积累的烦闷已经让我扫雷高级到80s了。

敬仰的很啊~~~~

身在95%当中,这几段话恐怕没我什么事吧?


阮老师,请你在淘宝开个店

然后把你已经出版或者快要出版的书签上你的名字,然后用你喜欢的价格卖给我们

因为,这是一个崇拜方式

* 对于那些他们真正关心业绩的企业,欧洲人实际上能够容忍解雇工人。但是不幸的是,目前他们唯一真正关心的企业只有一家,叫做“社会”。(Why Startups Condense in America)

這句話原文是這樣的
European public opinion will apparently tolerate people being fired in industries where they really care about performance. Unfortunately the only industry they care enough about so far is soccer.

Why Startups Condense in America", May 2006

對於他們真正關心業績的企業,歐洲的公眾輿論似乎能夠容忍雇員被解雇。不幸的是,他們唯一稱得上關心的大概只有足球了

阮老师,问一个问题,你是怎样安排好自己的工作时间和翻译书籍的时间不冲突?

引用BountyHunter的发言:
你是怎样安排好自己的工作时间和翻译书籍的时间不冲突?

鲁迅说的,别人喝咖啡的时间,我在做翻译。

引用test的发言:

请问阮兄有他blog的全文RSS地址吗?

没有。

引用uzlessid的发言:

這句話原文是這樣的……

啊,我又出错了……谢谢指出。

我看得太快,将soccer看成society,才出现这样的低级错误,以后一定注意。

强烈要求要你msn。也会记得买这本书。

刚看到PAUL GRAHAM,还在想是不是那个巨牛逼的,写A PLAN FOR SPAM的,GRAHAM.

原来还真是一个人...之前搞SPAM的时候,研究过他的东西, 当时还以为他就是个一般的freelancer,或者是个大学的researcher.

还真不知道他有这么牛.

也是好多年看阮一峰先生的博客了。逢人推荐,不看后悔。看了的确是很受震荡的事。

期待阮兄的译作!

@ruanyf (re http://twitgoo.com/ktbw3) 近期在读,希望能和阮兄交流下, (I have added you on Gtalk),
http://i42.tinypic.com/dwrn7o.jpg

"许许多多不创造任何财富的人——比如本科生,记者和政治家——一听到最富有的5%人口,占有全社会一半以上的财富,往往会认定这是不公平的。..."
这一段是我最喜欢的,财富的非均匀分布本来就是有其自身道理的,不合理中体现着合理!
不错的文章!

> 此人的上一本书是五年前出版的。

请问是那一本书?

很期待,最近听说某某社会主义人民民主共和国还有一条“非法翻译罪”,博主要保重身体

宁愿坐在电脑前,一遍又一遍扫雷,也不想干正经事,我现在就是这个情况,杯具啊

期待你的作品,我是你的粉丝

我被黑客这两个字吸引进来了~~~

"许许多多不创造任何财富的人——比如本科生,记者和政治家..."
我觉得这里出现本科生这样的字眼很奇怪,英文应该是Bachelor,可能翻译成单身汉更贴切

你好,想读这本书有两年多了,不知目前进度如何,可否见告?

对啊,究竟何时能够上市呢,希望阮大哥能在博客中稍微做一些透露嘛,还是很期待的啊!

To lishali:

书稿一个月前就交给出版社了,但是我的译者序迟迟写不出来,就还没交。

大概明年上半年问世吧。

已经是2011年了,很期待中译本出世。

为什么不能直接从繁体中文版翻译成简体中文呢?
除了一些术语可能不同,应该大部分内容都能通用,
在别人工作的基础上精益求精,应该能做的更好吧?

明天去书店看看,有的话就买一本.
很喜欢看您的博客,支持您!

路过,看看。他的话很好很强大。

已经出版,准备去买~

买到这本书鸟~~谢谢您~~

不过,书的194页末尾提到的“Python用户完全可以合理地质疑为什么不能写成下面这样:”
def foo(n):
lambda i: n += i

这个点实际上py已经支持了,现在通行的py版本都可以写:
def foo(n):
return lambda i: n += i

(应该是从03年5月发布的python 2.2就可以:http://www.secnetix.de/olli/Python/lambda_functions.hawk )

希望《黑客与画家》能够再版,亦希望再版时能够在这里添加一个“译者注”。

谢谢~

哈哈,看了你翻译的书,真不错,用语很贴切,喜欢!

正在看这本书的英文版,这本书一直是了解黑客文化的必读的书~支持~

看到这本书了,非常棒!!

我前些日子去上海书城,看到了这本书,想起了这本书是阮兄翻译与推荐的,我就买了带回台北。

在飞机上看完了第一章,刚踏上台北,我就觉得我的人生被改变了。
有些我过去一直没想透的想法,被Paul精辟直白的文字一语道破。

很谢谢Paul与全世界分享他的想法,也谢谢阮兄的翻译,透过文字,你们两位改变了在台北的某个人的思想与人生。

我最近正在读你翻译的这本书,刚读了三章,但印象很深刻,书中的一些观点很犀利。

本来想下载电子版,后来了解PG大神的经历感觉还得买一本书,放在床头上常读。

我看了你翻译的书,翻译的很好,准确流畅,很久没有这么畅快的感觉了,唯一的遗憾就是书的内容有点少,已经打算买你翻译的另一本书了,楼主加油,期待更多好作品。

我也是看完了这本书过来的,这本书的内容我感觉很不错,书中有些观点提醒了我,不过我可不是完全认同,我觉得您翻译的不错,我在读的过程中没有发现错误,作者想表达的意思也被译者娓娓道来,希望译者加油,期待好作品

你成功了,我手里面就是你的书

请问一下,如果想翻译书籍,是跟作者联系,然后再联系出版社什么的么?

简直就是思想的一次大颠覆, 这么传神的翻译在IT图书类起码我是第一次见到。

刚在“世相”微信看到文章,就上网找。真的是好东西。感谢译者的付出!虽然知道得有点晚,我接下来一定要买书来看。

想下pdf来着,仔细一想您翻译的书必须买纸质版,看完藏着。。

我要发表看法

«-必填

«-必填,不公开

«-我信任你,不会填写广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