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德里克·史密斯的《俄国人》

作者: 阮一峰

日期: 2010年5月 6日

腾讯课堂 NEXT 学院

1971年,38岁的赫德里克·史密斯(Hedrick Smith),来到了莫斯科。

他是《纽约时报》的记者,担任莫斯科记者站的站长。

当时,前苏联正处在勃烈日涅夫时代。

此人推翻赫鲁晓夫,通过政变上台。他反对赫鲁晓夫的自由化改革,对内实行严密控制,镇压反对派,对外实行全球扩张,与美国争霸。在他的统治下,苏联社会一片死气沉沉,腐败风气猖獗一时。

就是在这种环境里,赫德里克·史密斯待了四年。

他的一举一动,每天都被苏联情报机构监视。尽管如此,他仍然想方设法,接近普通民众,与他们面对面交流,了解苏联社会真实的一面。

1976年,他回到美国后,将所见所闻写成了一本书,名为《俄国人》。此书迅速成为畅销书。

我国的有关部门,在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这本书,意识到它是进行反苏宣传的有力工具。所以,当年就进行了翻译,于1977年内部出版发行。

中文版的下载地址:上册下册Emule下载

=======================

但是,我真正想推荐的,其实不是这本书,而是下面的这篇书评。

你读完下面的文章就会知道,这本书带给我们的真正启示是什么了。

书评的作者,使用了"犬儒主义"这个哲学名词。我先来解释一下,什么叫"犬儒主义"。简单说,它指的是一种生活态度,具体表现是,不相信任何价值,只相信自我利益,觉得社会生活只不过是一场游戏,所有人都在逢场作戏。在某些场合,它也当作玩世不恭的代名词。

=======================

前苏联的犬儒主义(转载)

作者:HP

美国记者赫德里克·史密斯(Hedrick Smith),在他那本写于1976年的书中,向读者讲述了勃烈日涅夫时代弥漫于苏联社会的犬儒主义。

史密斯发现,在苏联,实际上已经很少有人相信共产主义。

首先,苏共领导人自己就不相信。史密斯引用一位莫斯科的科学家的话,"我们的领导人,把共产主义看作一种象征,用来判断其它人是否忠诚。"(勃烈日涅夫的侄女柳芭发表回忆录,其中写到,勃烈日涅夫当年曾对自己的弟弟说:"什么共产主义,这都是哄哄老百姓听的空话。")

一位高级编辑说,当政的这些苏共领导人是没有信仰的人,"是一些对一切都无所谓的人。他们所要的是权力,纯粹是权力"。

这位编辑还说,社会上的几乎所有人,都不再相信官方的意识形态,而且对各种事情也并非没有自己不同的看法。但是一到正式场合,他们却照旧举手拍掌,重复着官方的陈词滥调。人们明知这一切是毫无意义的,是逢场作戏,"可是你必须去玩它"。

史密斯认识一个苏共少壮派官员。看上去此人是矛盾的复合体。一方面,在和朋友谈话中,他批评时政,攻击腐败,俨然是个改革家;另一方面,他又对本国的政治感到自豪,为自己能身处权势集团而踌躇满志。他清楚地知道斯大林时代的恐怖,也不愿意再回到那个时代,但与此同时,他又对斯大林靠强权建立起一个庞大的红色帝国而十分骄傲。一方面,他很乐意向别人显示他的思想解放,根本不相信官方的教条。另一方面,他又对自己善于掩盖个人观点,在党内会议上以善于发言著称而得意。

其实,这正是苏共新一代官员的一种典型----无信仰的、犬儒式的机会主义者。"可见,"史密斯总结道,"个人只要服从听话,不公开向意识形态挑战,不管信也好不信也好,都不是关键问题。"

由于正式场合都是逢场作戏,社会看上去毫无改变的希望,许多俄国人就产生了看破红尘的态度,物质主义开始泛滥。人们这样想:"人只活一世,而这一世是短促的。所以多享受一点生活吧!"

物质主义的泛滥进一步冲掉了残存的理想主义。许多人为了一点点物质利益----为了一次出国机会,为了分得一套房子或搞到一部新汽车----甘愿放弃自己的独立政见。这样,当局无须再采取大规模的恐怖措施,就足以控制住它治下的广大人民。

少数勇敢的持不同政见者,依然在发出他们的声音。起初,他们赢得了广泛的尊敬,虽然敢于公开表示这种尊敬的人不多。然而令人惊异的是,到后来,当局对异议人士泼污水,很多人竟然也认同政府的行为。

史密斯对此大惑不解。一位名叫瓦连京·图尔钦的异议人士对他解释说:

"第一,诚实的人使得那些沉默的人,由于没有大胆说话而有负罪感。因而,他们感到不得不攻击前者,使得前者看上去不那么高尚,这样才能使自己显得不那么堕落。"

"第二,根据他们自己的经验,他们觉得每一个地方的每一个人,都是在演戏。他们好像妓女一样,因为自己是妓女,便认为所有的女人都是妓女。他们认为根本不存在真正的诚实,根本没有人真正追求真理。那些异议人士,很可能就是一些撒谎的骗子。"

"这种犬儒主义给当局帮了大忙。由于人们普遍互不信任,利用这一点,就能把不听话的异议人士排斥于社会之外。虽然人们可以到西方去旅行和收听西方的电台。但只要普遍存在着这种犬儒主义,他们就会认为那不过是另一派的欺骗性宣传,所以也就不必当真了。这种犬儒主义提供了极权国家今天的稳定,以代替斯大林时期的大规模恐怖。"

正如一位数学家所言:"提倡玩世不恭是控制社会的基本方法。"

(完)

留言(36条)

总是想会有事情发生,但是事情何时会发生呢?
想起温家宝的一句话,以后的政治会更民主,这是自感无力还是充满信心呢?

希特勒说:任何时候都要把群众的注意力固定在伟大的最终目标上.
——所以,关注能理解的小而具体的事情,才不会被政客骗!

最终还是看分配给p民的利益,是否满足。

很像《1984》。

这好像是那套外国人丛书中的一本吧,那套书不错。作者几乎都是记者,当时我觉得记者真是个了不起的职业

何其相似

这个HP就是胡平吧

这书评貌似比这本书更有名,我以前好像在哪读过。

”提倡玩世不恭是控制社会的基本方法。"

TG就是不懂这一套,让大家看看低俗的网站,发发牢骚不是更有利于统治吗,最好让大家有自己的房子,看那些房奴工作多努力,多老实啊!

一针见血,牛奶灌顶般的透彻

我更感兴趣彼时的老大哥是如何从死气沉沉的犬儒主义社会风气中解脱出来,造就1991年的史实。这样,对当下身处兲朝的我们在行动和思想准备上或许更有借鉴意义。

问题摆在那儿了,大伙儿都看到了,心里也清楚得跟明镜似的。可是,我们最缺的是有效的行动!

感谢美国记者铺陈了一段史实,正如曾看过的一句话:“历史越远越清晰。”

我的一位忘年交说,希望在死之前看到向美国一样的民主。他60多了。

你去研究政治。。。
你去研究经济。。。
你去研究教育。。。
你与研究医疗。。。
你去研究社保。。。
不管你研究前苏联。。。
万恶之源一。。。。。。

一个被说了很多次的老问题又再一次被提了出来:

我们能看透现下,我们也能通过《苏联人》等这些历史信息来看透历史与我们目前的境遇是何等相似。可是,我们就是看不透我们如何能如那些过来的历史一般摆脱现下的黑暗?

我们就是看不透。

这个老问题要被反复说到何时才能让人醒悟?

怎么办?研究历史?研究人家的转换手法转换机理转换时机?

no,no,no

没用的,没有一座桥是相同的,那只是别人做的题目的答案,并不是我们的答案,我们必须要靠我们自己去寻找我们自己的答案。

实际上,并不存在什么答案,所存在的只不过就是我们每一个人的“心念的转换”。

当你越是以,看不透找不到答案为理由,而与当下共舞,同流合污,自我沉沦,你就越是帮了倒忙。

答案就是:你,要转变你的心念,不去与当下认同,不去与黑暗认同,不要嘴上唱高调,可内心深处却仍然为着自己的现下的利益而处处阿谀逢迎,然后搞得自己还像个受害者一样骂娘.

当你从内心深处选择去认清现下,并在种种小事情上实际去脱离你所不喜欢的现状,去选择一个你认为是好的东西,只用通过这样你首先转变自己的心念,当你的心念越来越脱离现状,现状越来越不能满足于你的心念,那么,到了最后,现状,中国的现状将为了迎合你的心念而改变,具体怎么改变?答案自会显现.

没错,中国之所以是现下的模样,只不过就是因为它符合大多数中国人的心念要求.而这大多数中国人之中,就有你.要改变,首先要改变自己.

踢走黑暗的,永不是对黑暗的愤怒,而是对黑暗的理解和原谅和爱,
只有爱,才能带来真正的转变.
去向往光明吧,当你陷入对黑暗的增恨,你才就真的是中了黑暗的圈套.

何其相似。

学者徐贲题为“当今中国大众社会的犬儒主义”的文章对此现象做了很精准的分析。不过,在一个连法律都不能保障公民自由和权利的社会,人们也只有通过嘲笑、讽刺、正话反说、反话正说去消解虚伪的鸡犬主义,同时在社会生活中要准备另外一张面孔,迎合dang的需要,打造盛世太平的和谐景象。

最关健的一点,每个人的个人利益都牢牢地于dang的统治需要联系在一起,所以人们不得不做出姿态宣誓要奋力创造出共产主义的理想乌托邦——中国人的心灵都饱受“集体主义病”、“世俗生活和精神生活的分裂病”的双重摧残。

ps:有那么多所谓公共知识份子,俺只看徐贲、许允仁(笔名)

趋利避害是基本人性,不必苛求。

东方式专制主义冰冻三尺之寒,理想主义者怕是有点着急。

总觉得,彻底的唯物主义,是产生机会主义思想的温床。

G的“兲朝”,这两字有趣。

xxx主义的恐怖早在1920年左右就有人看到会出现了。同时也有著名的反乌托邦的小说出现,《我们》,可是一切没有被避免。因为那是历史的必然阶段。昨天曾发生过的事情和现在正在发生的,也早有人预料到,可现实依旧。我还是认为改变是一霎那的事情,而那一霎那需要太多太多的积淀,就像所有的偶然中总有着一分必然性。我们还没有到变的时候,只是希望变了之后的20年能比叶利钦上台之后20好很多。反观,俄罗斯今天,所谓变了,是真的变了?从我遇到的俄罗斯人,捷克人身上,我嗅到了浓浓的家乡味,后来发现,是xxx主义遗留的味道,这种味道没有150年或者大战争超级大灾难,如何能够洗去。

听起来勃烈日涅夫的时代和古月哥的时代咋这么相似

中国现在的犬儒主义是一种逃避和自我麻木,这个是所有人的自然反映。有一部分人意识到这样下去不行,要通过自我反省和对别人布道的方式来唤醒他人。但是,这个过程是被zf极力打压的,宣传的规模和打压的规模都是成正比的。zf不怕人们犬儒,但是害怕人们意识到自身的问题。

我同意laoguo的一部分,就是如果你没有勇气去宣传别人脱离犬儒面对现实,改变现实;那么就请拿出勇气面对自身,改变从自我做起。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大部分人如果能做到前2步,基本上天下就自然太平了。

和我现在所处的时代,一样一样的。苏联是怎么突破的?

“飞驰火车就要掉下悬崖,我们还在车上,知道未来将发生什么!”阮兄、韩寒、罗永浩、都是勇者,他们真实的活着,他们肯定不是犬儒主义者。

不错
剽窃了

能破解这个谜团的只有时间了,,因为对现实看的越清的人越倾向于犬儒,他看见的是自己陷入了一个无边无际的泥潭,这个泥潭有文化的成分 制度的成分 邻人的成分,应了郑板桥那句大俗话:难得糊涂。那一个绝望啊!

引用浮士德的发言:

能破解这个谜团的只有时间了,,因为对现实看的越清的人越倾向于犬儒,他看见的是自己陷入了一个无边无际的泥潭,这个泥潭有文化的成分 制度的成分 邻人的成分,应了郑板桥那句大俗话:难得糊涂。那一个绝望啊!

不是看时间,而是看每个人自己,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是不折不扣,按照字面意义上的“创造者”,就如同生产线一头进入苹果,另一头就会有苹果罐头被创造出来。我们每个人,每时每刻,都在进行着这种类似的“创造”。
我们每个人,都是,创造者。
我们,创造我们的未来。

现实,真正的现实,永远是隐藏在表面的现实之下的东西。
一旦成为现实的东西,都不可改变,都成了过眼烟云。
而那在现实下涌动的“非现实”“现实前奏”,才是真正的现实,
因为,它还没有成为现实!

短视的人,才会紧跟已经成为现实的现实。

什么样的行动可能有用?甘地的?施明德的?每个人都看得到,可是都装做没看到。因为觉得看不到希望,也就不愿意去行动。

改变不了现实,就以身作则。不敢谈无愧,只能说,如此做,无悔。

循环往复,不是没人看不透,是看透了从而感觉就那样吧。有时候的确需要明知故犯!

“物质主义的泛滥进一步冲掉了残存的理想主义。许多人为了一点点物质利益----为了一次出国机会,为了分得一套房子或搞到一部新汽车----甘愿放弃自己的独立政见。这样,当局无须再采取大规模的恐怖措施,就足以控制住它治下的广大人民。”

赞laoguo!

引用于超的发言:
我的一位忘年交说,希望在死之前看到向美国一样的民主。他60多了。
我刚刚过四十岁,身体健康,即使没有意外我都认为自己死之前看不到那一天!!

去过美国的,也不见得说美国多好,正如欧洲有人说的:美国太资本主义了!

鲁迅说过:群众,尤其是中国的,永远是戏剧的看客!

别人走过的路,我们要走;别人没走过的路,我们也要走。相信吧,中国会有那么一天,让中国人开心的活在世界上的。

不管如何,别走苏联的路子就可以了。

我认为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在网上夸夸其谈的精英们,得有80%都会后悔。

-------"提倡玩世不恭是控制社会的基本方法"
的确它们都是在作秀,演戏而已,什么两会,什么人民代码.
我25了,没有投过票,还不知道票是什么样子的.虽然那票没人任何意义.都被代表了.
我希望我在有生之年能看到中国的民主!

虽然现在一无所有,但要有机会,80后的人应该会奋起反抗的.
看到勇敢的人开骂,我感到很欣慰.
现在能做的,只是多教大家翻墙.我看zf是不敢开放出版业了.

这个HP加上犬儒主义,我想应该就是胡平吧,嗯,我觉得这个人还挺不错的,我手上还有两本书,一本是北大学运文献的集子,就是他们80年竞选人大代表的,还有一本是他的几篇政论,有一篇很长,是关于霍布斯的,嗯,好久没翻这本书了

嘿嘿,真要是能沉迷于犬儒主义也不错啊,各位,人生苦短啊。像一头野兽一样活着最好。生活就幸福了。各位都是忧国忧民的大圣人啊。圣人都是悲苦不已,可笑之人。

我想问一下 这本书在哪可以买到? 我只找到了进口原版

新中国的镜像版历史,中央集权大陆性国家的必然规律

我要发表看法

«-必填

«-必填,不公开

«-我信任你,不会填写广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