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马粒之的捐款(二)

作者: 阮一峰

日期: 2010年8月 8日

腾讯课堂 NEXT 学院

根据马书柱的统计,截至昨天(8月7日)下午,捐款共计399865.05元。

这个数字大大超过预期,已经能够支付预计30万元的手术费用了。马书柱写了一封公开信,感谢所有关心支持他的朋友。

接下来的问题就是,这笔钱怎么用?经过我与马书柱商量,由我起草了一份《捐款使用说明》。我想征求大家意见,这样安排是否合适?

====================================

捐款使用说明(征求意见稿)

为了不辜负大家的信任,我们将严格按照下面的方案使用捐款。欢迎捐款者以电话、邮件、或上门探访的形式,进行监督。

一、用途

捐款只用于下列三类支出:

  甲、 马粒之病情复发(2010年5月)以后,产生的所有医疗费。

  乙、 2010年7月至手术结束后一年(假定那时病情已稳定)期间,每月3000元的生活费(包括房租、水电、食品等)。

  丙、 因马粒之生病而欠下的各类债务,一次性列支3万元。

二、说明

  1. 甲类支出将提供明细账目和发票(无法拿到发票的小额支出除外)。

  2. 乙类和丙类支出,直接从捐款中列支,不再提供明细账目和发票。

  3. 除了上述三类费用,其他费用一律不从捐款中列支。

  4. 将来若有剩余,全部捐给慈善机构,用于其他白血病儿童的治疗。

2010年8月7日

==============================

总的原则有两个:一是保证捐款不被滥用和挪用,二是保证透明,杜绝黑箱操作。由于马书柱一家实际上已经破产了,一无所有,所以我主动提出,将部分捐款用于改善他们的日常生活(即乙类和丙类支出)。

我希望,通过这样的安排达到三个目的:

  1)救马粒之的命。

  2)对捐款者有一个交待。

  3)为将来的民间自发救助行为,树立一个先例。

令人担心的是,我咨询了一些医生,他们都认为马粒之的情况不乐观,小朋友是癌症复发,即使骨髓移植,也不能保证一定能治愈,生存机会很可能不超过50%。

于是,就产生了一个问题:如果治疗不顺利,捐款不够怎么办?现在我也不知道,到时候再说吧。万一真的出现这种情况,也许不得不请求大家第二次捐款。

由于骨髓移植越早越好,所以马粒之有可能这个月就要动手术。现在就等中华骨髓库的通知,马书柱前天还打电话去催。一旦有最新进展,我会在网志上通报。

各位捐款的朋友,欢迎你们以各种方式与马书柱取到联系,监督和了解捐款的使用情况。这是你们的权利,请不要放弃。为什么中国的慈善不发达?一部分原因就是捐款的使用没有监督机制,捐款人的爱心被滥用。让我们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改变这种状况。

附:

马书柱的联系方式

  * 住址:上海市浦东新区南泉路1111弄峨山小区20号503室

  * 手机:13671623478

  * 电子邮件:68280388@qq.com

  * Blog:http://68280388.qzone.qq.com/

(完)

留言(50条)

建议参考“宜农贷”(http://yinong.creditease.cn/index_ynd.shtml)的形式,将善举持续地,长久地坚持下去。当然需热心的,有组织能力的人士牵头……

阮先生

現在事情已經不小

單單這些,或者已經可以構建一些莫須有的故事

先生還是盡快結束這個事情吧

在全世界,這類個案多不勝數,大部門的政府會擔負責任

在中國,這類個案還是多不勝數,先生的責任只是呼吁政府擔負這個責任

先生已經做了不少,再下去就沒有必要

引用峰粉的发言:

先生還是盡快結束這個事情吧

先生已經做了不少,再下去就沒有必要

我觉得做的很对
开始做了就做到底
这也是对捐款的人负责
至少我信任博主
也因为博主的帖子而捐款

考虑那么多大的事情干什么
能不能不要什么事情都一副冷漠理智的态度?

像一峰老师致敬

觉得这个方案可以接受。

当初汇钱时,心里也存了帮助马书柱解决生活困难的意思,而第乙、丙两个条款落实了此事。

对于“甲”的落实,账目的准确、及时、清晰是关键,这一点非常重要。

目前没有其他第三方介入,那只能靠马书柱的自觉了。

谢谢博主。

没有更多的语言。
只想说支持。
一个小生命来到这个世界。
靠大家的力量。
让这个小生命走的更远。

对你的做法和提了的方案对你表示致敬,大人小孩若不加强营养旧病没好新病又来了,另外你对善款的去向做到了严格监督让所有捐助人无后顾之忧,对于你以后说可以还要求助我想大部分人还会支持,最起码我支持你的做法。

感谢阮先生的努力。民间捐款,哪怕不通过国家机构,也该有个模式。这是一次成功的尝试。我原先总想多帮一些生病的孩子,但是考虑到获取信息的困难就作罢了。我也害怕捐出去的钱被孩子的家人拿去乱用了。到目前为止,给马粒之小朋友的捐款是信息最透明的一次。我知道钱花在哪,也知道捐款总数和孩子的病情发展,所以才会尽己所能的多捐钱。我也同意,基于马先生家的生活状况,用捐款改善基本生活是无可厚非的。破产因病而起,家人已经尽力,若是今后还有必要,第二次捐款也很正常。

引用峰粉的发言:

先生還是盡快結束這個事情吧

其实,我也想尽快结束。这种事情做起来很麻烦,而且责任重大,非常耗费精力。

但是,很多朋友因为看了我的文章而捐款,我总得给大家一个交待吧,我必须对得起大家的信任。

支持阮一峰先生做事始终如一的态度。

建议帐务公开(甲类支出)是否可以公开到网上。成本低,而且效果好。网友可以方便的看到自己捐的款花在了那里。但公开内容必须清晰、准确,哪些有发票,哪些没有都要标清楚。

我没有捐款,只是提出建议。

望马粒之小朋友能早日康复。

希望国家有关部门注意一下阮一峰的影响力,他能够筹集40万捐款说明他的拥护者很多,应该对他本人及拥护者加以引导,不要让他们做出破坏社会治安和社会稳定的事情。

引用爱国教主的发言:
希望国家有关部门注意一下阮一峰的影响力,他能够筹集40万捐款说明他的拥护者很多,应该对他本人及拥护者加以引导,不要让他们做出破坏社会治安和社会稳定的事情。

你是典型的腹黑族啊,别的不说,看你的留言就知道你没捐款,而且还在这里瞎叨叨。。首先,有关部门管马粒之小朋友的死活了吗?你还找有关部门调查阮老师,真服了你了。

引用爱国教主的发言:

希望国家有关部门注意一下阮一峰的影响力,他能够筹集40万捐款说明他的拥护者很多,应该对他本人及拥护者加以引导,不要让他们做出破坏社会治安和社会稳定的事情。

你们五毛周末都不休息的吗?真是无孔不入

引用爱国教主的发言:

希望国家有关部门注意一下阮一峰的影响力,他能够筹集40万捐款说明他的拥护者很多,应该对他本人及拥护者加以引导,不要让他们做出破坏社会治安和社会稳定的事情。

头上三尺有神明,即便是没有良心,也该思量下报应二字。

谢谢博主所做的一切。希望会有更多有一定公众影响力的人士采用这种方式帮助别人,给政府也树立一个榜样。

@爱国教主:

能够筹集40万元捐款,不完全是我的原因,很多来自于其他渠道(比如,《青年报》对马书柱就进行过报道),我个人的影响没有这么大。

老实说,我原先的估计是捐款不会超过10万元。

说实话,看到第一篇求助的时候,当时心里犹豫了一下,毕竟见到的太多了,不止一次在各种场合和其他一些有一定知名度的个人网站和博客看到过这种捐款,我非常支持博主的观点,我们国家必须尽早建立起来针对弱势群体、儿童的重大疾病和灾害的国家全免救治,仅仅靠一次次个人的呐喊和号召还是太微弱了,如果建立这种机制,更可以有效化解社会愈演愈烈的矛盾……

再看跟进的第二篇报道,感叹是缘分吧,河南南阳唐河,我的老乡,天下之大,机缘巧合吧。做为一个北漂打工之人,捐助100,聊表心意,祝愿马粒之早日康复。

这次捐款在国内算是很成功和透明的了,感谢博主,细节末枝必是些劳心费力的事情,你的博文并未体现,但也可以想到,辛苦了。

说起捐款,也想到一些话题,其实汶川地震时候捐款,就料到了会有一部分必然被损耗掉,就当捐100能有50到灾民手里也算认了,可是后来通过各种途径、网络了解的现实,发现可能连50%都保证不了……

去年,我以前大学同宿舍的兄弟春节回家,没买到座和一帮民工老乡挤在一起聊了一路,有一个人说在北京给红十字总会的某个会长家里打工,人家住的是别墅,其夫人没有上班,天天就在家里养几条狗玩,有自己的保安,有做饭的,有打扫的……

哎,言多无用,反正我宁可相信民间的个人,再也不信那些所谓的组织。

苏菲的抉择
辛德勒的名单

阮同学,以后你又如何面对蜂拥而来的求救信做出选择呢?

@爱国教主
阁下来群嘲的,叫5毛党党魁好一些

引用为谁潇湘的发言:

建议帐务公开(甲类支出)是否可以公开到网上。

已经公布了,而且有明细。

致敬一下。我们个人就捐献了这点钱,但是阮同学耗费的精力和金钱可远远高于个人。
如果有民间机构可以总结这些成功的案例,建立一套民间互助的指导方案就好了。

非常感动!谢谢前辈!

引用爱国教主的发言:

希望国家有关部门注意一下阮一峰的影响力,他能够筹集40万捐款说明他的拥护者很多,应该对他本人及拥护者加以引导,不要让他们做出破坏社会治安和社会稳定的事情。

这位五毛,在这个国度没有一个人可以置身度外,包括在体制内的你。假如有一天你家被拆了,你的孩子爱人患绝症了,你还会说出这种话么?

一人捐100块,4000人就是四十万,可以救助一个活生生的生命。集众之力,真是不错的。有人讲到其他孩子的求助,想起那个在退潮时海边救搁浅的鱼的小孩,那么多的鱼肯定救不过来,也没人在乎,但是被救的那条鱼一定在乎,因为是自己的另一个重生。谢谢阮一峰。

每次在炎热夏天经过拥挤的马路,就感觉到生命的脆弱。
活着,应该做些什么。

马粒之是幸运的,遇上了阮先生和众多热心人的无私帮助。可要是更多的人向阮先生求援,还会有现在的效果吗?阮先生并非慈善家,号召力亦有限,我想之后再遇到类似的求助,阮先生未必能够承受。

中国缺乏完善的慈善捐助体系,人们捐款出于冲动多于理性。救济款多是靠平时一点点积累的,而不是迫在眉睫之时靠人们那股因怜悯产生的冲动短时间内聚敛起来。阮先生说得对,只有靠全社会的救济才是最根本的解决方法。可是,面对臃肿的政体,我们又只有先学会在荒诞世界中的生存之道,然后等待。

支持阮一峰!

为民间个人捐款树立一个榜样!

谁改变了谁的命运?

手术成功的话,阮将改变了马粒之的命运;
但与此同时,马粒之也将阮捆绑上了民间捐助的战车,或许若干年后回过头来看看,这只是个故事的开始。

除非,阮在博客严正声明:以后不再接受及发布任何求助信。

引用沧海寄余生的发言:

建议参考“宜农贷”(http://yinong.creditease.cn/index_ynd.shtml)的形式

一句“非法营运”,一个有关部门,你懂的。

不懂阿?要讲政治侬晓得伐?

引用爱国教主的发言:
希望国家有关部门注意一下阮一峰的影响力,他能够筹集40万捐款说明他的拥护者很多,应该对他本人及拥护者加以引导,不要让他们做出破坏社会治安和社会稳定的事情。

五毛最破坏社会治安了。

向阮先生致敬

我一向反应很慢,等我准备下午去捐点钱的时候,钱都捐够了。对阮一峰和所有捐款的爱心人士以及积极关注的爱心人士致敬!
同时 ,提几个问题。一、捐献骨髓中间涉及到了给捐赠骨髓的人的误工费营养补偿等的诸多保障,我认为非常好,能鼓励更多的人去捐献骨髓。但是这笔钱真的就发到了捐赠骨髓的人手上么?骨髓库的工作人员有没有从中提成?二、是不是来回机票之类的东西都要由接受骨髓移植的人承担,那么一万多块钱的支出(包括差旅费)能不能让捐赠骨髓的人直接到骨髓库那里去采呢?至少可以多省几张飞机票吧!或者说这中间有没有因情况而异来制定一个可行而又省钱的方案,要知道接受骨髓捐赠的每一个白血病患者的家庭熬到这一步,一百块钱对于他们来讲都是他们可以生存上一周甚至半个月以上的基本生活费啊!三、关于阮一峰老师在博客中提到的批判使用伏立康唑这个药的问题,我个人从医疗角度,觉得医生选药是正确而必要的,虽然价格确实非常昂贵。但要知道,对于这种白血病的儿童来讲,自身抵抗李非常差,如果不及早控制真菌感染,那后果更加可怕,而且如果先用便宜的药效果不好再换的话,可能导致后续更高的费用和对小孩身体更大的打击。所以,对于阮老师关于医生用伏立康唑的质疑,我认为在医疗的专业角度上是站不住脚的,而且,这个也加深了公众对医生这个职业的负面心理感觉。显得对医生不够公平。

 玉树筹集的上百亿善款,和汶川的700亿善款,绝大多数走向了同一个归宿———政府的口袋。真是:善款归公,公民社会原地打转http://www.umiwi.com/article/931,

他是才华横溢的少年作家,他小小年纪便遭逢厄运,直到生命的最后时刻他一直笑对人生,他叫吴子尤。2006年子尤去世,子尤的妈妈在《我们:生命的礼赞》中朗诵了这样一篇文章,在这篇文章中,她教我们珍惜生命,用心去品尝、触摸生命,因为人生没有彩排,每一天都是现场直播…… 请看:http://www.umiwi.com/video/detail1144

马粒之小朋友的使命已经完成一部分,他就是让阮兄与他的朋友们来证明爱心的传递是可以做到善始善终的

Michael Jackson唱的好,you're not alone

从从业人员的角度来说,当然有许多不完善之处,没有具有法律效应的协议,没有明确的权责归属……

但我认为,公益的初衷就是让善款用到实处,而善款用途能满足所有捐赠人的意愿,并真实执行。

我觉得,这样公示就够了,善款使用人完全可以根据大多数捐款人的意愿决定善款用途,再根据大多数捐款人的需要公开证明单据,而不同意善款用途的捐款人,可以退还其捐款。

要合法、完全地监管一个慈善项目,是需要成本的,这也是慈善机构收取管理费的合理理由,假如一个慈善项目要零成本运行,有两个必要条件,一是有一定的时限性,这样在其中付出时间和金钱成本的志愿工作者可以衡量自己是否可以完成任务,二是用足够的信任度和沟通度来省略大量的中间环节,来使成本降到最低。

感动于大家的热心,这能向我们证明很多事情。
我觉得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世界,并不如同我们所看到,我们所以为的那么黑暗!

马粒之的后续治疗,西医的话,我觉得确实也只能如此了。

实际上,有这么多人关心马粒之的话,这股关系的力量其本身,就能改变现实。

不断捐钱用于西医治疗的同时,我觉得,可以考虑集体祈祷,来改变马粒之的现实,这是另外一个行之有效的方法。
千万别忘了,这是被科学证明有效的方法。当然了,暂时还不是中国的科学,只是美国的科学。

引用爱国教主的发言:

希望国家有关部门注意一下阮一峰的影响力,他能够筹集40万捐款说明他的拥护者很多,应该对他本人及拥护者加以引导,不要让他们做出破坏社会治安和社会稳定的事情。

居然有这心思,真想诅咒你

在这里首先要谢谢象阮老师这样的一群人,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中,还能有如此琴心剑胆,实在是难得。
我个人非常支持和赞赏阮老师的做法。每一个有良心和责任心的人,都应该这样挺身而出,主动的去做一点事情。如果有千千万万的人都这么想,这么做,这个社会就会一天天好起来。
爱多一点,灾难就少一点。

真得是非常感动。好人一生平安。

阮兄,建议等他们病情稳定后办移民去美国吧,在那里治疗好多了

引用ruanfan的发言:

阮兄,建议等他们病情稳定后办移民去美国吧,在那里治疗好多了

同意,并建议劳苦大众都移民到美国去吧,反正哪儿地大,不行还可以往加拿大匀点。
不过这大家都移到美洲去了,中国就剩下五毛和国家领导人,这有点不合适吧。再说国家领导人的子女都在外国,人家迟早也要去哪儿养老的,那就剩下五毛了,这对五毛是不公平的!多孤单哪!

说笑了!

敬佩阮先生!致意一下!

在中国这样的社会,没有什么是不可剥夺的,没有什么是不可能遭遇的,好象除了移民,老百姓只有承受这一切的份了!

可是在这黑暗中,至少有这样的人存在,这样的事发生,所以还是要鼓足勇气,做能做的事,做力所能及的事。

成立机构就要归到慈善总会去,这是硬性规定的。看到手术费有了,真是松了一口气。后续大家一起关注吧。阮老师辛苦了!

我建议孩子的父亲(用资助款)多买点有营养的食品,吃得好点,
因为我们每天都是这么做的
他说这样做不太好吧

我建议孩子的父亲(用资助款)给孩子买点玩具,买孩子喜欢的
因为我们每天都是这么做的
他说这样做不太好吧

我建议孩子的父亲(用资助款)带孩子去海洋馆看看,去科技馆。。。。
因为我们都是这样爱孩子的
他说这样做不太好吧

亲爱的朋友们
你说资助款真的只能用来治病吗?
钱要如何用才好呢??
请告诉孩子的父亲!

我女朋友是医生。她跟我说过,作为医生这个职业,她自己也觉得现在普通人看病太难。

骨髓库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说。我以前在中华骨髓库做过备案的,可是去年有骨髓库给我打电话,说有个跟我匹配的,问我是否愿意捐献,我说可以的。但是,他们就后来没有联系我了。后来我打电话过去问,到底是否需要?我要做一下工作的安排。他们说病人没钱,算了。

我深感悲哀,生命都不能保证,尤其是医院里面,不管病人什么病,不管病人的经济条件,缺钱就停药。唉,也许没这个制度,会乱套,医院没法生存,但是这个制度太残忍。

来晚了,也请阮兄好事做到底,有始有终。

前几天捐了500元,聊表心意。希望滴水汇源,驱走病魔。
大家都一起行动起来吧。
爱多一点,灾难就少一点。。。

”献血的时候,别人都献一份,马书柱每次都献双份。那里的医生都已经认识他了,劝他不要这样,但是马书柱坚持抽满两份血才离开。“

其实这里说的不对,他献的是血小板,有单份跟双份之分,是根据检测指标来看的,还要根据献血者的体重,达到了这两项才可以献双份,因为他达到了才可以献双份,不是自己想献双份就能献的。

刚刚看到这篇文章,如果需要第二轮捐款,烦请阮兄再发了帖子告知如何捐,愿尽我微薄之力。

伸出援助之手
长安大学公路学院08级桥梁与隧道工程专业硕士研究生孙中阳,男,今年26 岁,家住河南省南阳市镇平县,因突发急性白血病,于2010年11月16日住进西安市解放军323医院,病情十分严重。现在每天都要上千元医疗费,因家境贫困,无力支付巨额医药费及日后手术费(据医生初步估计至少需要40万),希望广大同学们和社会人士能伸出援助之手共同挽救一个即将成才的优秀人才!您的一份爱心与贡献,就能拯救一个年轻生命!
有意帮助者请到西安市解放军323医院住院部四楼31床,亲自给他一点帮助,我们代表他的家人向您表示感谢!也可以到他的宿舍长安大学雁塔校区8号公寓楼2-40宿舍捐助。远方的老同学可以拨打他本人电话15829706061 ,谢谢大家!长安大学的学生和本科华北水利水电学院的同学以及他以前初高中的朋友请你们率先给他点帮助!

今天查其他资料无意中看到了这篇博客,不知道文章中提到的小孩子,后来康复了吗

我要发表看法

«-必填

«-必填,不公开

«-我信任你,不会填写广告链接